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道德的力量—專訪達賴喇嘛尊者

您是本帖的第 1031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道德的力量—專訪達賴喇嘛尊者
jackwu123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令狐沖
文章:1615
積分:2156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2年5月8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jackwu123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道德的力量—專訪達賴喇嘛尊者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1037&sid=df5da5d276882ec8fc4c67d83aad8c25

達賴喇嘛國際官方網站


道德的力量—專訪達賴喇嘛尊者

專訪者:朱瑞(華裔作家)

 

(201864日,印度達蘭薩拉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前幾天,您接見達蘭薩拉的各國旅人時,我看到一位俄羅斯女士,特別送您一塊懷錶。當時,您回憶起留在夏宮羅布林卡的幾塊錶,其中的一塊是沙皇的禮物,還印有皇家徽章……不過,我不得不告訴您,那留在羅布林卡的錶,還在五十年代,您出走印度後,就只剩下了錶盒。這是我在拉薩時,恰巴.格桑旺堆[1]先生告訴我的。

 

當時,中國方面炮擊羅布林卡,其中有一門大炮,直接打到噶廈辦公室,很準,首席噶倫[2]的寶座上面,出現了一個大洞,警衛喇嘛在屋裡被打死,他來自圖伯特[3]東部的康地。後來,中國方面成立了軍事管制委員會,羅布林卡那邊叫接管會,由恰巴.格桑旺堆先生負責整理您的臥室和頗章[4]裡的東西。他看到您的一塊手錶的錶盒雖然還在,但裡面是空的。恰巴先生就把您的這些東西收拾好,貼上了封條。可是,早晨貼的封條,下午就開了,當時的守門人都是藏人,告訴恰巴先生,是解放軍軍官來了,打開了封條,阻止也沒有用,人家不聽……

 

達賴喇嘛尊者並不吃驚。稍略停了一會兒,便問我有什麼問題,於是,我開始了專訪:

 

問:歷史上,圖伯特各教派之間也有紛爭,但在流亡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和睦,像達蘭薩拉的辯經院,就彙集了各傳承的精髓,還有瓦拉那西的西藏大學,聽說設有寧瑪系、薩迦系、噶舉系、格魯系[5] 等……那麼,為什麼過去會有紛爭,今天又如此和平共處,甚至相互學習?

 

答:到了印度後,各教派的領袖常聚在一起交流,這是以前少有過的。另外,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提倡宗教和諧,也更應該關注內部各教派之間的利美[6],就是我們都沒有分別,都來自那蘭陀傳承,根是一個,雖然修持方法不同。

 

過去,圖伯特的各佛教宗派之間,不同的法帽之間,比如黃帽、紅帽、黑帽[7]等,發生過一些衝突。但是,今天我們要好好協調、團結。以我個人來說,我的修持是不分宗派的,接受了不同法脈的口授傳承。從歷代達賴喇嘛的傳記來看,我們知道,像第一世達賴喇嘛,雖然是宗喀巴大師的主要弟子,但他個人的修持是不分宗派的。第二世達賴喇嘛,雖然他的父親是一位噶舉巴的咒師,但他自己的修持也是不分宗派的。而第三世達賴喇嘛,在薩迦巴的歌集裡,說他與薩迦巴有著不供的淵源。第五世達賴喇嘛也是不分宗派修持的一位大修行者、大學者……總之,在圖伯特的大成就者裡,很多人的修持都是不分宗派的。

 

當然,在他們的著作裡,會根據自己的觀點和思維,提出與其他宗派不同的理論,也會辯論,這是有的。不只在圖伯特,就是在印度,那些大學者們也會在作品裡反駁與其不同的觀點,但他們不會因此發生衝突。

 

我們來到印度後,各宗派之間的這種和睦現象,也對圖伯特境內有很好的影響。使那裡的寧瑪、薩迦、噶舉、格魯、覺囊[8]、苯波[9]等傳承之間,都比以前更加和睦了。

 

促進各宗教之間的和諧是很重要的。但是,我們也要區分敬與信的不同,對其他宗教,要保持尊敬態度,對自己選定的宗教要保持信仰,要把敬和信分開。

 

像承認造物主存在的這一教派,透過其教義,讓很多人都獲得了利益,因此,值得我們尊敬,雖然我們之間的教義和思維很不同。就是在那蘭陀[10]的傳承裡,當時,也出現了承認造物主和否認造物主之別,兩者在基本思維上也都有很大的不同,即便如此,都傳遞了慈悲、忍辱、滿足、自律等內在價值,都可以給人們帶來道德的力量。

 

問:圖伯特各傳承之間的和諧有一個基礎,就是以相似的文化為背景,都來自那蘭陀傳承,那麼,世界各主要宗教之間,沒有相似的文化背景,在這種情況下,能否達到真正和諧?

 

答:以印度來講,在佛教產生之前有勝論派[11]、數論派[12]、耆那派[13]、吠陀派[14],後來出現了佛教。再以數論派為例,又分為有神數論派和無神數論派;有神數論派認為造物主是存在的,無神數論派認為沒有造物主,雖然他們基本的教義不同,但都能允許彼此的存在。

 

再以佛教為例,又分為聲聞乘、獨覺乘、菩薩乘,而菩薩乘又分為顯教、波羅乘、密咒金剛乘等;再以宗義而言,又分為有部、經部、唯識、中觀等,而在中觀的內部,又有不同的解讀……雖然觀點不同,甚至出現過很激烈、尖銳的辯論,但大家可以和睦共存。像清辯論師[15],在《中觀心論》的自釋——思擇焰論[16]裡,就毫不客氣地質問無著[17]兄弟,說:「你們倆不去主張龍樹菩薩[18]的究竟思維,你們的見解,簡直無慚無愧!」而在克珠仁波切[19]的著作裡,在反駁對方時,引用了一些過去西藏大師的觀點時,甚至揚言把持有謬論者送去火化!但是,他們不會因為彼此觀點的不同而大打出手。所以,印度幾千年的宗教發展史,告訴了我們這樣一個事實:世界各宗教之間的和諧是可以實現的。

 

問:我記得早在七十年代時,您就提出了宇宙責任。那麼,與現在您提倡的人類一體性是否相同?

 

答:1973年我去歐洲時,提出的宇宙責任的問題。因為每個人都是人類的一份子,都想離苦得樂,而我們就要承擔這個責任。

 

從佛教的角度講,我們每天早晨發菩提心時,都要祈願一切有情眾生離苦得樂。這裡的眾生是指一切生命。但大千世界,有的生命離我們太遙遠,像鳥類、昆蟲類、魚類等,這些眾生是我們很難幫助的,最多只能為它們祈願和做回向。沒有錯,只能祈願,很難給予他們實質的幫助。而跟我們有直接關係的眾生,就是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有情——人類,是我們真正能夠給予幫助的,因為他們聽得懂、能表達,儘管大家的語言不同,但通過語言工具,還是可以交流的。所以,真正發願,能夠得到幫助的就是這世界上的七十億人類。

 

每個國家都應該負起責任,這一點,我們有共同的基礎,在這個基礎上,消除人類的苦難和增進福祉。但是,給眾生帶來最大傷害的,恰恰就是聽得懂,能表達的人類。我曾去過印度的海德拉巴(Hyderabad)省,訪問當地的博物館。那博物館前面有一個花園,一邊是野鹿,另一邊是老虎。於是,我問:「你們這樣安排,虎不會吃鹿嗎?」他們說:「不會,我們只要定時餵食老虎,讓它不餓,就不會傷害鹿。」

 

這就是動物的世界。但我們人類不同,因為「我們」與「你們」的鴻溝,去造成諸多的傷害和殺戮。在眾多不同的物種裡,真正造成極大傷害就是我們人類,我們要認知人類的一體性這個真相,要有宇宙的責任感,阻止人類之間的相互殺戮。

 

我們人類有不同的感官覺識,通常叫五根識。其實,動物也有同樣的五根識,有些動物的聽覺和視覺,比人類還要敏銳。但是,人類有一個不共的特點就是能夠思維,有識別善惡的能力,這是我們人腦的一個特徵。因為我們的思維能力非常強大,導致人們製造了許多的災難。比起其他物種,給這個世界造成最大傷害的,就是我們人類自己。

 

解決這些問題,就要認知我們人類的一體性,也就是我們都有離苦得樂的願望,而實現這一願望,是我們人類應該共同承擔的責任。我們人類有如此傑出的人腦和智慧,卻變成了貪、嗔的工具,也就是被貪嗔控制了,實在太可惜、太遺憾了。因此,透過對人類一體性這個真相的認識,從而承擔解除人類苦痛、災難的責任,即便沒有辦法幫助所有的有情,至少可以減少我們內部的互相傷害。

 

總之,和諧是很重要的。我一直強調這一點,就是防止人類內部之間的互相傷害,無論你有沒有宗教信仰,都需要這麼做。是,人類的一體性與宇宙責任的內涵是一樣的。

 

問:聽說,過去噶廈政府,每年都要派一僧一俗兩位官員,到山南地區參加鳥兒的集會,還要為鳥兒帶去一些吃的,比如卡普塞等,真有這樣的事情嗎?

 

答:這個我想不起來了,但楚西仁波切說過,在後藏的一個地方,有一片湖,每到繁殖時期,有些鵝會過來產蛋。當地的宗本就會派一個人,特別去照看這些蛋,說不定他會偷吃一些啊(笑)。

 

以前,在西藏,的確有這種的傳統,非常普遍,就是我們不去獵物,拉薩政府浪子夏[20],還有一個「封山禁魚」的禁令,就是包括捕魚,也是不允許的。但是,廓爾喀[21]會去捕魚,因為他們是外國人,我們沒有辦法阻止。不過,在默朗欽波期間,因為權力交給了哲蚌寺的糾察師,他們的權力很大,不管是誰,只要違法都會管的。

 

問:三十多年來,您一直堅持與當代國際科學家對話,有哪些重要意義?

 

答:主要有兩個意義。

 

第一,科學家研究的物件是物質、色法等可以看得到的事物。但是,通過佛學與科學的對話,希望他們能透過看得見的物質,達到更深層的對心靈的研究。現在,越來越多的科學家在研究人腦,如果真正深入瞭解的話,就要接觸心識,所以,我希望當代科學家們的研究範圍能擴大到心識範疇。

 

第二,慈悲心是很重要的,可以改善免疫系統、說明人腦的發展,這是有宗教仰的人都知道的。但是,如果沒有宗教信仰,或者有宗教信仰,但不是打心眼裡認同,這就要科學的佐證。如果有科學家試驗的支持,對大家也將是很大的鼓舞,有助於推動普世道德。

 

無論唯識派的觀點,還是中觀應成派的觀點,都承認我們對某些事物的看法,與其事物本身,往往是不能對應的,甚至是背道而馳的。以中觀應成派的觀點而言,我們看事物時,會覺得事物是自象有,但事際上,事實並非自象有或自性有。同樣,以唯識派的觀點看,我們看事物時,事物是外境有,但實際上,事實並非外境有;所以,出現了一個與看法不同的存在的真相。我們的看法與事物存在的真相,往往是背道而馳的。這與量子物理所說的,我們看事物的時候,會有針對這個事物的看法,但分析之後,沒有任何例子,可以證明它有立足點。所以,我在觀想空性的時候,會引用量子物理的觀點來思維空性。以佛教的觀點來說,產生貪嗔的原因,是有非理作用,是添增境上的好或壞的非理作用。原因是,非理作用完全相信它的看法是對的,這種說法跟我最近看到的龍樹菩薩談的煩惱產生的流程的觀點一樣。

 

一位美國的科學家學者也這麼說,當我們生氣的時候,我們對這個物件會有一個討厭的看法,其中百分之九十,是添造出來的假像。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學者會說,佛教的思維非常附和科學,佛學並非宗教,是心理學。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8/27 上午 03:28:40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781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