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法王如意寶的一張『安住在大圓滿』照片,結緣給要放生的弟子!

您是本帖的第 33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法王如意寶的一張『安住在大圓滿』照片,結緣給要放生的弟子!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608
積分:20229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法王如意寶的一張『安住在大圓滿』照片,結緣給要放生的弟子!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轉眼,法王如意寶示現圓寂十四年了。每到這個時候,對上師的思念便更加強烈。我翻出以前的老照片,許多事飛過我眼前。

法王如意寶說:“我要認真照一張相,印出來,發給大家去放生。”

這張照片是法王如意寶第一張廣泛流通的法像,攝於1984年法王如意寶在喇榮五明佛學院賜予弟子們無上大圓滿密法“四心滴”灌頂期間。他老人家之前很少像這樣坐在法座上“認真”擺拍,實際上這是法王生前第二次拍照(法王的第一張照片攝於1964年,是其三十二歲時拍的黑白照)。法王說:“我要認真照一張相,印出來,發給大家去放生。”

那一年早些時候,我初到學院,因為沒有足夠的錢糧,無法常住下來,我本打算向法王如意寶求一些法,然後回家鄉去實修,法王卻讓我留在學院跟著他學習,並為我提供了一間小屋和必要的衣食。儘管能留下來我求之不得,法王的關照也無微不至,我心裡還是惴惴不安,怕給上師添麻煩和負擔。我常常想:自己的福報怎麼這樣小,沒有什麼供養上師的不說,反而讓上師操心,照顧我的生活,哎!

我在法王如意寶提供的小屋裡沒住多久,就搬出去借宿到一位道友家了。上師的財物,我實在不敢多享用。後來,道友把他本就不大的土屋一分為二,中間用布隔開,一半住處賒給了我。我另開了道門,後又在做隔斷的布簾外加了一層籬笆,從此算是在學院有了自己的小窩。這個六七平米大小,擺不下床,只能坐著睡覺,隔壁說話如在耳邊的小屋,陪伴我度過了在學院的最初六年。總記得座位後面的土牆一靠上去就刷刷掉土渣,有時不知不覺靠著牆睡著,醒過來,滿頭滿身的土。窗戶原是透明塑料布蒙上的,後來風大給吹破了,用針線縫一塊塑料布補上去。玻璃?那太奢侈了,整個喇榮溝估計找不出幾塊完好的玻璃。

早期的學院,人不多,所有人都彼此叫得出名字。不少道友也像我一樣生活窘迫,開心卻也頗為艱難地堅持著聞思修。法王如意寶關心每一個弟子的生活,誰的困難他都放在心裡,想方設法幫大家解決問題。其實他老人家的生活也不寬裕,又要關照這麼多人,可想而知,他的負擔有多重。但那時的法王如意寶正值盛年,總是神采飛揚、意氣風發的,什麼事都難不倒他。我們這些弟子也受到他的感染,都有一股子什麼難事也不怕的勁頭。我當時就想:“沒衣沒食有什麼大不了,我一定能找到辦法,絕不再給上師添負擔。”

學院自1980年建立,短短幾年間,聲名、規模不斷增大,最初的土屋經堂幾番翻新擴建,卻總趕不上聽課人數增加的需要。那時條件有限,擴建經堂都是全院師生齊上陣,自己到山下背石頭、運木材、擔沙土,連法王如意寶也親自參加。

1984年那次的“四心滴”灌頂就是在新一輪擴建後的經堂裡舉行的。來參加灌頂的有兩千多人,遠遠超過了平時學院常住的人數,所以大部分人當時都是坐在室外接受的灌頂。法王如意寶同時還給大家簡單傳講了《菩提道次第廣論》。

記得經堂外面翻新加固的部分,正面用的是木材,其它三面和經堂內部仍然以土坯為主。那時木料不太容易得到。按照藏人的習慣,房屋內部雕樑畫棟,外牆則一般不會畫太多裝飾圖案,而我們的經堂卻不一樣,有精通畫藝的道友為外面新的屋簷、樑柱、木牆壁繪滿了精美的供品圖案,屋子裡的牆壁則因為土質斑駁無法畫畫,仍維持老樣子。於是有些來參訪的人看了就開玩笑地說:“你們的經堂像衣服反穿,裡面穿到外面來了。”沒辦法,可我們就是太高興了,有了新經堂太高興了,裡面畫不了,土牆畫不了,就把木外牆滿噹噹全畫上。我們學院能工巧匠很多,平時看不出來,要派上用場的時候就顯出來了。

要說手巧,法王的手是真巧。學院最早的一台“電話”就是法王如意寶親手組裝的。他從舊收音機裡卸下來一些零件,又湊齊其它一些配件,三下兩下,連接自己禪修房和廚房兼會客室的自製專線電話就做好了。法王如意寶的禪修房是用木板簡單搭建的,為了防風又在木板外面圍了一圈油毛氈。記得那時油毛氈是頗為稀罕的高級物品。鋪在屋頂上能防雨,圍在牆上能防風,墊在地上能隔泥土,用處實在太多了。誰家地上若是鋪油毛氈,會令周圍的人羨慕不已。

每天上課前,我們都捧著經夾等在經堂外,心裡有些激動地等待法王如意寶的到來。雖然是每天都上課,都見到上師,但每天這時候,心裡還是會緊張激動。法王如意寶總是一邊唸著麥彭仁波切的一個長咒,一邊光著腳“咚咚咚”一路走過來。 (聽說更早前,每天上課都是法王如意寶親自吹響海螺。)我們紛紛彎腰行禮,好開心又要聽上師講法了。那個年代,大家求法的心是那麼熱切。可以公開講法聞法了,總覺得像在做夢。

法王如意寶的第一張照片,時年三十二歲

大家擁著上師進入經堂後,圍坐在法座的三面。由於條件簡陋,法座很小,靠近窗戶。法王如意寶在窗前給我們授課。陽光從他背後照進來,在他周身形成一圈光影,這個散發著光輝的剪影就深深印在我心間。

我們那時是沒有法本的,喇榮溝周邊沒有路,在溝口等半天才會有一個人,所以也無處借書。法本的內容要在講課前一天謄抄下來,由一位叫索莫的喇嘛用一種老式的油印機幫我們印刷。這台油印機我印像很深刻,質量不是很好,裡面的藍油印不了多長時間就沒油墨了。我們用的紙,一張大概能複印三張寬寬的藏式書頁。然後大家手工切割好,法王講課的當天分發下去。

講課結束後,法王並不馬上離開,大家長時間地圍坐在法王法座周圍請教一些佛法的問題。法王一邊解答,一邊風趣地給我們講故事,講他在石渠江瑪佛學院依止托嘎如意寶,講他的金剛道友們的功德。那時候法王身體狀況比較好,每天除兩小時正式上課之外,還要這樣“拖堂”一兩個小時。那時的我們真幸福。

課後由嘎多堪布等老一輩的堪布們給我們輔導。輔導結束後,大家就各自回到房間去複習法義。當時的學院自然是沒有通電,晚上看書的話,偶爾用煤油燈來照明,但更多的時候是乾脆去外面藉著月光看書。

學院成立後,遠近一些人家會來請僧眾念超度。參加超度法會念經,每天可得一塊錢。這成為我們很多人維持生活的主要經濟來源。記得那時做飯是件難事,現在司空見慣的電爐、煤氣灶,那時一概沒有。我呢,一般就是去撿牛糞和小木柴回來燒火。後來有了一個煤油爐,點火之後可以做飯,但做一頓飯,整個房間全是刺鼻的濃煙。堅持用了一段時間,還是放棄了,又用回牛糞。

再說回開頭那張照片。

法王如意寶是在經堂前拍的照。大家按照上師的吩咐,精心佈置了法座,用布幔裝飾了背景,並把上師傳法用的珍貴法器請出來擺好。

那時有專門做照相生意的人時不時來學院給大家拍照。一張照片幾塊錢,在當時是不小的數目了,所以每次拍照,大家都會藉別人比較好看的衣服來穿,用花布搭背景,很鄭重地在前面留影。又因為照片是論張給錢的,人數不限,有時大家便幾個人湊錢一起照一張相。這種時候,沒湊錢的人自然不會參加拍照,但有些調皮的小道友也想照相,又沒錢,怎麼辦呢?人家照相,他便在旁邊轉悠,等攝像師“一、二、三”喊拍照時,他冷不丁跑到大家後面或旁邊,或遠遠把頭伸過去,彷彿路過時無意間被拍下來,而他臉上的表情卻比真正照相的那些人還“入戲”。照片拍好後,要拿到成都去沖印,等照相人一兩個月後再次進山時帶回來。記得每次照相人回來,都會熱鬧一番,大家奔走相告去拿自己的相片。

法會期間,正好照相人又來了,我們便把他請來為法王拍照。記得法王在鏡頭前坐下後,特別叮囑先別照,他要在大圓滿的境界中安住一會兒,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才會有特殊的加持力。他說,以後來領這個照片的人都要發願放生。

後來,這張法像果然流傳廣泛,直到三十三年後的今天,藏區很多人家裡仍然供奉的是這張法像。當年來領法像的人有許多還請法王如意寶在相片後面按上了手印,如此愈發珍貴了。無數人在法像前立下莊重的放生承諾,無量眾生因此而遠離怖畏、獲得安樂。

希阿榮博寫於藏歷火雞年十一月十三日(公元2017年12月31日)法王如意寶示現圓寂十四周年紀念日前夕。喇嘛欽!

[此帖子已經被amw於2018/1/8 下午 04:12:56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5 上午 02:33:15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608
積分:20229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2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大悲的本色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在那樣的亂世凶年,人們不僅在精神上遭受了難以堪忍的嚴重摧殘,而且生活上也是朝不保夕,十分窘迫。更為悲慘的是此起彼伏的飢荒接踵而至,頻繁發生。百姓叫苦連天,活活餓死的現象隨處可見,哀鴻遍野,淒淒楚楚、悲悲慘慘,整個藏地真地成了餓鬼世界一般。


在這種情況下,為飢餓逼迫的人們以殘殺旁生維持生計,生靈無形中被殺害的更是數不勝數。這時,有些佛教徒也麻木不仁地殺生了,而法王卻從沒有害過任何一個眾生,正如薩迦班智達所說:


智者無論再計窮,絕不邁步愚者道,
猶如燕子雖口渴,絕不吸飲落地水。


在當時,能保持高尚行為的人極為罕見。法王說過:“在那樣的危難時期,我也從來沒有作過殺生、偷盜等非法行。如果有迫在眉睫的需要就修財神法,結果所需之物輕而易舉自然獲得;有時修攝生術,連續十幾日不用進飲食。”當然,在天下太平時,能夠恪守準則、依法修行並不困難,但能夠在大風大浪中始終若一地慈愛有情實在難能可貴,這不禁令我想起“大雪壓青松,青松挺且直”的警句。

他老人家教誡弟子應慈愛眾生時說:“我從小到現在從未故意殺害過眾生,但有兩次也許是無意中造成了兩個生命傷亡。那還是在很小的時候,一天,我躺在帳篷裡睡覺,一隻小羊羔非要和我一起睡,我順手把它扔到了外面,沒過幾天它就死了,我為此非常傷心。另有一次,兩隻山羊爭鬥不休,為了制止它們的搏鬥,我拿一根木棒將它們分開,不慎擊傷了一隻山羊,後來它也死了。這兩次我懷疑傷害了眾生,但絲毫沒有傷害它們的意樂。此外,我一生中對眾生是極為慈愛的,並且盡己所能進行放生。”


不用說親手殺生,甚至眼見別人殺生也是心如刀絞,如割自身。每當看到有人擊打餓狗等旁生時,法王就會流著淚說:這些眾生無始以來都曾作過我們的母親,它們由於惡業所感如今轉為旁生,已經這樣悲慘可憐,你們還竟然忍心打它們,真不如打我。”一次,法王看見有人打狗,生起了強烈的悲憫之情,示現生病。


另有一件法王移毒於自身救護弟子的實例:一次,一位叫根洛的喇嘛,晚上熟睡之時,一條毒蛇鑽進了他的被窩裡,在他的腳上咬了兩口,疼得他從夢中驚醒,一下子坐了起來,蛇也被嚇跑了。
第二天早晨,法王得知此事後,立刻讓人吹海螺,集中僧眾為他念誦二十一度母中救脫蛇難的儀軌。同時他也用了一些其它療法,卻沒有明顯的效果,於是一籌莫展。法王慈愛地說:“看看再有沒有別的辦法了。” 
次日,根洛喇嘛醒來後覺得腳一點兒也不痛了,他感到十分奇怪,這是不是迴光反照啊。他坐起來打開看,腳上的傷全然消失,沒有留下絲毫痕跡。他高興得幾乎要跳起來了。可是,法王的右腳卻腫得很高,正是在根洛喇嘛被蛇咬的位置上,並且也有毒蛇咬的痕跡,就這樣連續病了十五天。大家都知道法王是將根洛喇嘛的毒傷轉移到自身代受痛苦。


你可曾看過貓和老鼠共同嬉戲的情景嗎?真正具有慈悲仁愛之心可以令天地為之所動。就像無著菩薩的傳記中所載的那樣,法王的身邊生活著許多不共戴天水火不相融的動物,如毒蛇和黃鼠狼朝夕相處,狗和山兔促膝談心,山羊和豺狼形影不離,還有那只可愛忠誠的小狗經常不顧死活拼命保護旱獺……完全是法王的大慈大悲感化了這些互為天敵的動物,才使它們能夠這般相互慈愛,和睦共處。這也是“精誠所致,金石為開”的道理吧。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5 上午 02:36:17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312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