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只會上師法,對本尊護法一竅不通的凡夫也修成虹光身!阿明博客

您是本帖的第 687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只會上師法,對本尊護法一竅不通的凡夫也修成虹光身!阿明博客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547
積分:1945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只會上師法,對本尊護法一竅不通的凡夫也修成虹光身!阿明博客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軼事瑣憶(上)/阿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013-05-09 15:37:42)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筆者2000年12月在洛珠多丹關房所拍攝的照片

引子

 

前段時間獲悉大恩根本上師丹貝旺旭仁波切最心愛的藏族弟子藏僧洛珠多丹於2013315日在北京示寂,後又間輾轉得知其法體被迎請回家鄉某寺顯現了法體縮小的虹身成就瑞兆,乃至於在荼毘後撿得海螺與五色舍利的情況。

 

為了核實情況,筆者專程電話聯繫德合隆藏僧好友三丹,被告知他恰好就在丹貝旺旭仁波切座前隨侍,且親眼得見了仁波切獲贈的部分洛珠多丹的荼毘舍利,並答應盡力蒐集洛珠多丹相關荼毘情況與舍利的照片。因三丹不甚熟悉網絡傳輸文件,筆者一直耐心等候……

 

近日,筆者通過網絡獲得了部分洛珠多丹的荼毘現場及舍利的四張圖片,經謹慎考證的確係無誤,由此將四張圖片刊載分享,並同時將筆者對洛珠多丹的軼事瑣碎記憶隨便寫出分享,祈願吉祥!

 

驚嘆證兆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洛珠多丹荼毘所得五色舍利及牙齒等

 

筆者通過網絡獲得的四張照片中,有兩張為遺骨舍利張片。其中,在瓷碗中所乘的遺骨和舍利,筆者粗略的數了一下:牙齒遺骨約有七枚,海螺舍利越有七八枚,還有五色舍利若干,目光所及純白、淺黃、深黃、淺紅、深紅、墨綠、深藍的捨利均有,因為圖片分辨率很低無法全部詳細辨認。另外一張照片,應該是附著於一塊遺骨上的海螺舍利,因為單獨拍攝,因此較為清晰。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洛珠多丹附著於遺骨上的海螺舍利

 

對於五色舍利所表徵的成就,在大圓滿重要密續《金剛薩綞意鏡續》中有:“若現藍色堅固舍利,於毘盧遮那佛剎土現前成佛;若現白色堅固舍利,於不動金剛佛剎土現前成佛;若現黃色堅固舍利,於寶生佛剎土現前成佛;若現紅色堅固舍利,於無量光佛剎土現前成佛;若現綠色堅固舍利,於不空成就佛剎土現前成佛;若現五色堅固舍利,則成就五身圓滿任運果位。” 對於佛法修行者在荼毘時獲得海螺舍利而言,這是行者至少證得七地菩薩果位的徵兆,這在藏區屬於常識。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洛珠多丹荼毘顯現的網狀“彩虹天幕”

 

另外兩張天雲的照片據說是洛珠多丹荼毘時拍攝的,至於為何拍攝以及表徵如何則語焉不詳。以筆者淺薄所知判斷,第一張在天空中顯現圓環狀網格七彩虹光的照片,應該就是在《金剛薩綞意鏡續》中記載的“彩虹天幕”,其原文為:“修密者圓寂時出現彩光、妙音、堅固舍利、大地震動等瑞相。彩光有二種:光環如虹幕相、光線如梯形相。若現光環相者,五日後安穩得現前成佛;若現光線如梯形相者,七日後現前成佛。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土登曲吉扎巴仁波切荼毘時顯現的“白光”成就證兆

 

在龍欽巴大師的傳記中有這樣的記載:“(龍欽巴大師)以法身佛的坐姿進入了原始法盡地。此時,明亮的天空出現彩虹天幕”。在筆者近日閱讀二世敦珠仁波切傳記《無畏金剛智光》(P39)中引述《佛身熾然舍利續》有:當一位大圓滿行者離開身軀時,可以被察覺的證悟徵相,以及那些徵相所代表的意義。若死後有層層光環圍繞的光圈出現,代表此人已證得究竟佛果。若有一道光芒向上直射,表示此人無需經歷中陰,已經在瞬間獲致證悟(引註:寧瑪當地著名大德土登曲吉扎巴示寂荼毘時曾經顯現此種證兆,有網絡圖文為證)……”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剩餘一張天雲照片

 

筆者個人也是此生首次得見虹身“彩虹天幕”證兆的實錄影像,深感稀有讚歎,向拍攝者及輾轉分享者深切感恩。另外一張天雲照片,以筆者淺薄所知不能推測出有何意義,待將來見到三丹時是否有所提示啟發。(或閱讀此文的佛子博友有所了知,還請不吝賜教,在此先行致謝!)

 

僅以洛珠多丹法體縮小、五色舍利、海螺舍利以及彩虹天幕的證悟徵兆而言,尊者此生依靠上師指授和刻苦實修確已證得殊勝解脫境界!

 

精進學僧

 

筆者大學畢業前就已下定決心,畢業後不工作直接到德合隆寺依止日月怙主仁波切修學大圓滿,但由於月怙主(即慈誠藏吾仁波切)的多次囑託,因此不得不畢業後先在北京某研究所就職,一年後在上海辭職前往藏區。

 

在抵達德合隆寺後,被仁波切指派到藏僧閉關院暫住。1998年夏,我隨丹貝旺旭仁波切兩位漢僧弟子誠理和益西一起到德合隆寺求法,由此成為了德合隆最早的三個漢族求法者。當年,誠理和益西就留在寺院修學大圓滿,而筆者則返回內地繼續大學學業。筆者的到來,意味著三位最早期的求法者勝利會師,丹貝旺旭仁波切很喜歡說將為漢族弟子修建禪修院……

 

當時的藏僧閉關院很小也很簡陋,能夠居住的閉關房不超過七間,我搬進去的時候僅有誠理、益西、白玉達爾塘寺阿卡尼瑪,以及事後眾人敬仰的阿卡洛珠多丹。

 

初次見到洛珠多丹時,並沒有太多在意,當時只知道他跟阿卡尼瑪一樣是一位外來的學僧,因為那時丹貝旺旭仁波切的聲明事業還不像現在這般遍及四方,因為人很少我們都覺得很親切。

 

關於洛珠多丹,丹貝旺旭仁波切的侍者洛珠非常讚歎,經常轉述丹貝旺旭仁波切的讚嘆:洛珠多丹是我弟子裡最精進修行的藏族學僧弟子!

 

身無長物

 

記得第一次跟誠理進入到洛珠多丹的房間,也沒有太突出的感覺,僅僅是感覺他的生活用品特別的少,印像中除了燒水做飯的鍋灶、一桶食用油、一個喝水吃飯的飯碗就沒有什麼了,關於修行方面的物品也很少……印像比較深的是洛珠多丹有個錄音機,詢問之下才知道他除了聽授仁波切的閉關授課之外,最喜歡反复聽授仁波切的大圓滿竅訣指授錄音。只是隨著仁波切的事業廣大,這種錄音不再允許錄製……對此,筆者個人以為一位具德上師攝受弟子多了,難於管理提高管理要求都是很正常,因此提醒各位佛子珍惜自己早期學法的機會,因為未必將來還有具足。

 

後來,我才慢慢的了解到,除了飯碗鍋灶、日誦課本、一副鈴杵、身上的僧裝以及一條羊毛墊子以外,所有其他的家甚都不屬於洛珠多丹(都是其他上師仁波切和道友或暫借或“贊助”的)他甚至連睡覺的被子都沒有。不過洛珠多丹也不需要被子,據仁波切侍者說洛珠多丹每晚都不躺下睡覺,不困的時候就打坐,困了就靠一會兒,醒了再打坐……

 

這種所謂的“不倒單”,在藏區雖然不多也不算是非常稀有,僅以德合隆寺而言就有數位,以筆者藏語啟蒙老師已故的堪布噶藏嘉措(詳見《解脫—懷念堪布嘎藏堅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0067i.html)為例,堪布的僧寮裡僅有一個坐著的方盒子。我曾經詢問堪布晚上是否睡覺,他回答說:“當然要睡了,只是睡的很短,因為只是靠著睡覺,因此睡不了一會兒就醒了!”

 

貧苦無依

 

洛珠多丹並不孤兒,只是家中較為貧苦,只剩下沒出家的弟弟和老母親相依為命(父親早年病逝)。就像其他的藏族家庭,洛珠多丹出家的決定深受老母親和弟弟的支持。只是由於家中貧苦,加之家鄉(四川甘孜某地,具體不詳)距離德合隆寺路途遙遠,因此洛珠多丹不像阿卡尼瑪這樣的當地僧人,可以經常得到家中的“生活補給”。

 

某天,藏僧閉關院的大門被一個騎馬而來的中年藏族男子敲開,老尼瑪問答之間才知道此人是洛珠多丹的舅舅,騎馬跑了數百公里專程為他送來了一些食物—— 一大袋糌粑和一小袋酥油。這是筆者在閉關院將近一年的生活中,所知道的洛珠多丹家里送來的唯一的“生活補給”。

 

很多漢族學子嚮往著到藏地出家,絕大多數根本不了解藏區寺院的實際情況。藏區寺院並沒有漢地寺院“大鍋飯”的經濟模式——僧眾的衣食住行所需均由寺院供給,而是由僧人自己的家人供給,每年例行法會才有念經供養,但那點微薄的供養對於長期的生活來說僅是杯水車薪。

 

雖然丹貝旺旭仁波切也經常接濟洛珠多丹,但由於各方面的原因,也不能成為穩定的經濟支持。據說,每逢洛珠多丹斷糧了,就會自己到附近的化緣念經,不收取供養僅是像施主索取閉關的道糧——糌粑。

 

那時,筆者也盡力做了金錢供養,但洛珠多丹死活不接受,以個人看來這其中有修行者道骨和自尊的成分,因此也不再勉強,只是偶爾送過去一些自己做的相對好吃的漢族事物——諸如麵條、饅頭之類,每次洛珠多丹都是歡喜接受從不拒絕。

 

前世木匠

 

洛珠多丹並不是自幼出家,而是在大約二十多歲後,忽然對整個輪迴生起了極大的厭離,對坐山禪修的生活生起了極大的嚮往,因此在自己家鄉的寺院出家,而後在阿卡仁波切(即丹貝旺旭仁波切的根本上師,當代大圓滿碩德多丹羅珠堅措仁波切)座前受比丘戒,而後又趕往阿卡仁波切的寺院(即多丹羅珠堅措仁波切所創建的多丹寺)依止修學大圓滿……至於為何在多丹仁波切還未示寂的情況下,趕至德合隆寺向丹貝旺旭仁波切求法,則不得而知了。

 

洛珠多丹的漢語相對通達,可以說些不涉及佛法的一些簡單漢語會話。某次閒聊中,洛珠多丹談起了自己的前世。

 

某次,洛珠多丹途經班瑪縣,於是順便去拜見以空行耳傳授記而著名的伏藏上師拉保活佛(也被稱為蘭參木活佛,為果洛班瑪縣噶托屬寺多貢瑪寺寺主活佛,被認為是噶托鼻祖當巴德協化身,是丹貝旺旭仁波切重要弟子,也曾應邀為丹貝旺旭仁波切傳授自身所掘伏藏教法)。就在剛剛見面還未開口講話的情況下,拉保活佛不假思索迅速書寫了一份空行耳傳授記給洛珠多丹,在授記的內容提到:“洛珠多丹前世是甘孜的一位普通木匠,因對佛法解脫生起了的嚮往,於是從自己的家鄉甘孜磕長頭到拉薩朝聖,以此功德迴向菩提解脫道。”

 

至於空行授記的其他部分,不管我們如何詢問,洛珠多丹三緘其口不願提及。

 

 

待續…………

 

阿明首發於www.aming.cc

2013 5.9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7/3/16 下午 01:59:41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3/16 上午 01:54:20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547
積分:1945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2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軼事瑣憶(中)/阿明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013-05-10 13:52:43)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洛珠多丹生前趣照

(道友提供)

 

只管打坐

 

事實上,筆者個人跟洛珠多丹的接觸很少,我們三個漢人之中以誠理跟洛珠多丹接觸最多,這也應該與誠理開朗外放的性格有關。

 

有幾次誠理拉著筆者到洛珠多丹的房間親近“聊天”。每次進屋的時候,都是看到洛珠多丹正襟端坐目視虛空。見到我們來了,一番簡短的寒暄之後,即使我們在場,洛珠多丹也還是不自覺的又去凝視虛空……

 

這讓我很慚愧——自己忤逆了父母的期望,放棄了內地優厚的工作,終於來到了上師的座前,但修學與精進卻根本談不上……也讓我有些內疚,我實在不該因為一些閒岔,干擾一位大圓滿行者的精進修行……

 

據各方面的傳言和自己的觀察,洛珠多丹不擅長佛法理論的學習,關於本尊生圓次第的修持也所知也不多,法會中多瑪製作、壇城佈置也幾乎一竅不通,除了閉關院每天例行的共修之外,他每天晝夜不息的只做一件事:觀想上師降臨賜予四灌頂化光融入自身無別(上師瑜伽),而後自然安住於經上師指授並印可的大圓滿明覺見地之中(徹卻,漢意“立斷”)……

 

玩笑揶揄

 

也許是前世的業緣吧,雖然洛珠多丹是一位清淨無諍的大圓滿行者,與其他閉關的道友關係處的非常融洽,但卻似乎總是跟同在一個閉關院的藏僧尼瑪“過不去”。

 

據洛珠多丹講,尼瑪看似是位宿臘老僧,但其實是一位典型的“半路出家”者,好幾次尼瑪的女兒到閉關院來送“生活補給”,脫口而出的叫尼瑪“阿爸”,每次都被尼瑪小聲喝住,令其改叫“阿江(舅舅)”……

 

以筆者凡庸的視角而言,尼瑪在外顯上似乎總是不自覺的以老僧自居,不管說話行事都對閉關院的其他道友們“諄諄”教誨,我們三個漢人並未覺得有何不妥,但好像洛珠多丹並不領賬。

 

一段時間,尼瑪的禪修出現了很正常的階段性不良反應,即漢傳佛教界慣稱的“翻種子”,具體的表現是:禪修行者越是想安住,結果越狂躁散亂,越是不想關注外境,但卻越是被外境所干擾吸引,欲罷不能……

 

以尼瑪的具體表現而言,他在自己關房的門前用空心磚砌了一圈矮牆,並掛上了表示“請勿打擾”標示閉關的哈達。這個看起來其實很好笑,因為尼瑪本身已經在閉關院內了。不止如此,尼瑪還反复的囑咐我們三個漢人和洛珠多丹,千萬不要干擾他的禪修。矛盾的是,尼瑪個人則一聽到閉關院牆外有什麼風吹草動,就馬上攀上院牆抻長脖子往外張望。這個實際上,對於閉關院的影響很不好,道理不言自明。

 

洛珠多丹對尼瑪的矛盾行為好像有些不忿,本來“只管打坐”的他,那段時間卻經常在尼瑪攀牆張望時,在窗口用漢語高喊:“阿卡尼瑪,你看啥子看嘛!”這應該讓尼瑪很難堪,但又禁不住故態重萌,如此這般兩位的藏僧關係不甚融洽。

 

有時洛珠多丹更加“過分”,故意向尼瑪關房門前仍小石頭,惹得尼瑪急急地出來觀看,然後就能聽到洛珠多丹的大笑……

 

之所以我寫出這段舊事,不是宣講修行人的過失,只是想讓大眾能夠了解真切的事實。以筆者個人的觀察,無論藏漢對於成就者的評述,總是在其示現殊勝成就的身後,有意的將生前的“負面”訊息全部隱去,僅留下“純陽光”的內容。這樣貌似對佛教有好處,但由於脫離了事實,導致大眾對於佛法行者有了不切實際的期望,最終卻反而可能導致“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事實上,尼瑪和洛珠多丹都已示寂,且都顯現了殊勝的成就徵相,那些生前看來負面的行為也並非是什麼有“特殊密意的示現”,而是一個凡夫行者在修行道路上很正常的顯現。其實,很多轉世活佛由於胎障的緣故,在前世種姓沒有恢復之前,在很多示現方面可能連一個普通的世人的標準也達不到……總之,凡事不要盲從和迷信,永遠不要遠離客觀和理性!

 

另外,這位尼瑪其實就是筆者四篇系列舊文《老喇嘛爆笑故事》中的那個主人公(有興趣可以百度“阿明、老喇嘛爆笑”),舊文中有:“尼瑪是個有文化的老牧民,年紀很大了才出家,但他出家後聞思和修持都很精進,後來還獨自到山里閉關禪修。前年(引註:2008年),他提前預知時至,圓寂那天旁人請他以跏趺坐姿圓寂,但他說佛子應跟隨佛陀,遂以釋迦佛的涅槃臥姿圓寂,事後丹貝旺旭仁波切說尼瑪沒有辜負他的教導。”

 

尼瑪所經歷的“翻種子”的階段,其實非常典型普遍。除非是根器很好者,禪修行者初期脩大多數都會遇到。筆者也不例外,只是程度較弱為時較短而已。很多內地的密乘佛子,天天把閉關放到嘴邊,給人夢寐以求、盡在掌握的感覺,其實等到自己真正實際去做時就會發現,遠沒有那麼容易和簡單。由於藏區禪修行者基本都有具格上師的實修引導,行者遇到這種情況基本都是安然度過。內地則沒有那麼理想,據誠理說很多僧眾和居士盲目閉關禪修,結果出現了很多大的障礙,出現吐血以及精神失常的情況也不少見。

 

在此真誠奉勸內地密乘佛子,不要對自己有過度的自信,在不具備具格上師的實修竅訣引導的條件下,盡量不要盲目的去自己搞所謂的閉關禪修。即便是非要閉關,也建議採用念佛、禮拜、誦經這些非禪修類的修持方式……

 

授記被燒

 

後來,漢眾閉關院建好了,我們三人成了最早的一批閉關者。在我們遷居的那天,洛珠多丹、尼瑪、仁波切侍者都來幫忙。雖然丹貝旺旭仁波切特許我們三位漢人可以隨意進入藏僧閉關院,但從那之後除了到藏僧閉關院小經堂聽課,筆者基本沒有再和洛珠多丹有深入接觸,僅是在聽課時相望微笑示意而已。

 

後來,在於丹貝旺旭仁波切的侍者閒聊中,聽到了洛珠多丹這樣一個傳聞:洛珠多丹遇到一位著名伏藏上師,這位上師主動給洛珠多丹寫了一個空行授記,授記中說洛珠多丹應該前往西藏的蓮師聖地桑耶青浦去閉關,關於閉關的地點以及修法等均有詳細的說明,同時也預言如果能嚴格完成會獲得非常大的成就!

 

洛珠多丹得到這份空行授記之後非常興奮,但思慮再三還是想請丹貝旺旭仁波切聖裁。洛珠多丹趕回德合隆寺,將授記原件交給了丹貝旺旭仁波切。仁波切閱讀完成之後,隨即順手將授記原件燒掉,並對洛珠多丹說:“不要去青浦了,那個地方政府已經不讓外來人閉關了。你也不要管這份授記了,我是你的根本上師(即給予佛法行者指授心性,並使行者首次了知心性的上師),你哪也不要去,就老老實實呆在我這!”

 

事後,誠理專門詢問洛珠多丹此事,也得到了驗證。對於最有信心的根本上師的法語,洛珠多丹當然如教奉行了。

 

若以泛泛而言,所有的傳法上師都是三寶代表總集,皆應視之等佛,然而具體言之,在灌頂、引導、口傳、授戒諸多上師之中,尤以“給予心性指授,並使弟子首次領悟心性見地”的根本上師最為重要,對境也最為嚴厲,如教而行所獲得功德最大,忤逆違背所造成的過失障礙也最大!

 

事實上,據筆者的所見所知,有些佛法行者在獲得心性指授之後,並沒對授法的根本上師生起應有的恭敬奉事,事後出現大障礙乃至心性見地退失者不乏其人,在此一嘆!不可不慎!

 

聖山閉關

 

再後來,藏人院的外來閉關學僧多了一些,大多都是從多丹寺轉過來的,都是多丹仁波切示寂轉而向仁波切唯一最勝無別心子丹貝旺旭仁波切繼續求法修學,也有少數是外地慕名而來者。

 

某次,聽素來關注洛珠多丹的誠理轉述傳聞,洛珠多丹和另外一位名為丹堅的老年學僧一同前往位於四川省阿壩州首府馬爾康所在的大譯師毘盧扎納曾經長期閉關的聖地去坐山閉關。至於是否是在丹貝旺旭仁波切的授記之下前往,就不得而知了,但肯定是獲得了仁波切的允可。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009 年特尼仁波切攜眾朝覲毘盧聖窟之時

 

由於在馬爾康有上下兩處大譯師毘盧扎納著名的閉關聖地,洛珠多丹與阿卡丹堅到底在那一處就不得而知了。在下方的那處當地慣稱“毘盧聖窟”,瘋行掘藏上師特尼仁波切曾經閉關數年,筆者曾經去過多次,2009年也曾跟隨特尼仁波切去過一次(詳見《川藏大圓滿聖地—毘盧聖窟掠影》: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9c6180102du52.html);在上方的那處,據說就在著名的馬爾康觀音橋自生觀音寺附近,筆者還未去過,但聽聞丹貝旺旭仁波切曾經在那掘出一尊伏藏佛像。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蓮師心子玉扎寧布唐卡

 

丹貝旺旭仁波切的掘藏勝行,非常符合仁波切的前世宿緣,因為仁波切前世是蓮師二十五心子玉扎寧布,而玉扎寧布就降生在馬爾康(史書成為“擦瓦榮”,就是現在當地俗稱的“嘉榮”),而玉扎寧布作為毘盧扎納大師的最勝心子,兩處聖地均跟隨根本上師閉關數年。

 

待續…………

 

阿明首發於www.aming.cc

2013.5.10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3/16 上午 01:54:55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547
積分:1945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3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草根”虹身成就者藏僧洛珠多丹軼事瑣憶(下)/阿明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013-05-11 21:21:44)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洛珠多丹已經明顯縮小的法體

(道友提供照片)

獲證八地

 

洛珠多丹與阿卡丹堅經過整整三年的坐山閉關苦修後返回了德合隆寺,在向丹貝旺旭仁波切獻上了法供養——也就是如實馧囍菑v的內證禪修境界之後,獲得了丹貝旺旭仁波切的高度評價和讚嘆。因為丹貝旺旭仁波切印可洛珠多丹和阿卡丹堅分別已經證得八地菩薩和六地菩薩的境界,雖然兩位仍舊如前一樣謙卑,但整個德合隆僧俗都視兩位行者為聖者,極為敬仰恭敬!

 

丹貝旺旭仁波切曾經在各個場合多次的宣講兩位行者的內證境界,每次仁波切都要重申:“ 我說洛珠多丹獲證了八地菩薩的境界,並非我有認證八地菩薩的證悟境界,而是依靠於歷代祖師所傳續的有密密續經典,洛珠多丹說他在聖地閉關修持托噶(一種大圓滿禪修方式,漢意為“頓超”)時,現量的見到了*********(此處守密的緣故,隱去9個字),這在大圓滿密續經典裡明確的說明,那就是獲證八地菩薩境界的徵相!

 

在某次小範圍傳法中,透過翻譯丹貝旺旭仁波切向我們開示:“ 你們都認識的洛珠多丹,他的文化不高也不聰明,但對我講的大圓滿實修竅訣具足信心,而且非常精進的修持,因此獲得了很高的證悟。你們這些漢族弟子,信心很大很聰明、見地也不差,就是精進方面有所欠缺,一定要注意向洛珠多丹學習,如此才不辜負祖師傳續的實修竅訣和我對你們的期望啊! ”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丹貝旺旭仁波切於寺院蓮師法會

(黃線內僧人即為阿卡丹堅)

 

另外,據丹貝旺旭仁波切侍者親口對筆者轉述,丹貝旺旭仁波切曾經在私下對侍者說:依照我的觀察,阿卡丹堅並非跟洛珠多丹一樣,是一位由凡夫精進修持而獲得成就,他其實是一位轉世活佛,前世已曾獲得了很高的證量,此生因為胎障等各種原因,到偌大年紀(時年已近60歲)才恢復了前世的部分證量,太過可惜了。如果年紀輕的話,認證坐床可以成辦很大的利生事業,但如今已經太晚,要等來生再看了……

 

很多內地佛子很迷信“活佛”的頭銜,好像可以傳給弟子在閻王面前使用的“御賜免死金牌” ,但事實上據筆者對藏區的了解。藏區的轉世活佛組成極為複雜,有名無實和有實無名的情況都有,即便是一個有名有實的活佛,如果不經消除胎障的嚴格修持,也不能恢復前世的證量,其外在顯現跟普通眾生差別不大,就此17噶瑪巴曾開示:“具有上師和轉世的名字,要非常的小心。聖者郭蒼巴說:'轉世者要將胎臟晦氣淨除,需要修十二年的善行。'所謂善行,是指在十二年當中面對牆壁在一個房間裡,一心一意的修持才可以將胎障晦氣淨除。”由此而言,對於活佛的頭銜也應客觀謹慎的觀待,千萬不要盲目崇拜。

 

鬧市打坐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洛珠多丹坐在街道邊

(道友提供照片)

 

自從返回寺院並獲得丹貝旺旭仁波切的讚嘆認可之後,阿卡丹堅在德合隆寺購置了一個僧院,洛珠多丹則跟丹堅一起深居簡出,除了丹貝旺旭仁波切授課以及法會很少能見到洛珠多丹的身影。

 

那之後,有好幾次筆者步行趕往久治縣城辦事的途中,看到洛珠多丹在公路邊對著路面的方向端坐凝視打坐,離著很遠向他揮手,他也不做回應。也許他並沒有看到,筆者也並見怪,繼續自己的行走。後來某次,在縣城閒逛,筆者居然見到洛珠多丹居然端坐在汽修廠附近的一個沙石堆上,面對著人流熙攘的大街凝視打坐……

 

當時,筆者暗自揣測洛珠多丹的行為,感覺很像漢地歷史上很多禪宗行者,開悟之後離塵坐山苦修,數年後又到喧鬧街市歷練自己的禪修功夫。依照個人的理解,這有點像是學習游泳:首先,在岸上學習練習基本的游泳理論技術;而後,在教練的協助下,進到水中直到領悟水性進而不斷的練習,從而游泳技術逐漸穩固;最終,跳入波濤洶湧的大海,在驚濤駭浪中歷練自己,以達到傲然四海的自在境界。

 

多年後,與一位常住德合隆的漢族道友談及此事,那位道友說他曾經在更加喧鬧的阿壩縣縣城大街上看到洛珠多丹坐在街邊對著街道打坐,當時很是納悶……

 

在漢地禪宗經典裡記載,禪宗二祖慧可禪師在達摩祖師座前得法後,常行走流連酒肆青樓,而後:“識者見而詰之:汝乃得道高僧,當世大德,何至於此下作?慧可答:我自調心,與汝何干? ”慧可禪師流連酒肆青樓,應該與密宗中瘋狂禁行異曲同工,就如瘋行掘藏上師特尼仁波切早年示現長期閉關戒行嚴禁清淨,恢復前世證量後,卻顯現吸煙飲酒等世人不認同的不淨行宜。關於此點,慈誠羅珠仁波切在《黑蛇總義》中的開示:“ 真正的修行者已經證悟了空性,體證到夢中的現象跟白天了無差別,為了快速地推翻、打擊原有的執著,所以故意去接受原本認為不清淨的五肉五甘露(引註:“飲酒”與“吸煙”與此的情況類似),就像在夢中故意從十層樓跳下去一樣,這樣對破除執著有特別明顯的作用。

 

證悟示現

 

關於洛珠多丹顯現內證功德的傳聞,筆者很少聽聞,僅聽好友德合隆寺藏僧三丹說過兩例:

 

據傳說,某次洛珠多丹餓了要吃飯,發現屋裡沒水了,居然用自己的小便和了一碗糌粑吃了,然後接著打坐。當時在場的親歷的藏人,不但沒有生起不悅,而且生起了極大的淨信—— 這就是證悟聖者的境界,遠離一切凡庸的染淨分別!

 

有一次,三丹的大哥才華(曾經在德合隆寺出家且修學優異,後因病障礙返俗)偶遇洛珠多丹,於是詢問其證得了什麼樣的境界,洛珠多丹對他說:“你眼中這堅固紛繁的世界,在我看來僅是一場看似極為真實的夢幻而已……”這讓才華生起了極大的信心和慚愧心。

 

後來,還是聽素來關注洛珠多丹的誠理言講,洛珠多丹某此因為一個特殊的緣起,分別在兩塊石頭上以證悟空性的神變留下了手掌和腳掌的印痕,並將兩塊石頭分別供養了德合隆日月怙主仁波切。關於此,筆者一直想直接向日月怙主仁波切詢問證實,但每次見到兩位怙主仁波切都因緊張和忙碌的緣故沒有憶起。

 

都市示寂

 

今年(2013年)316日清晨,筆者就得到了洛珠多丹在北京醫院中示寂的消息,據告知的道友說洛珠多丹外顯而言,是以嚴重的肝病而圓寂,圓寂時丹貝旺旭仁波切的侍者就陪在身邊,據說洛珠多丹端坐中圓寂……

 

然後,同時又傳來洛珠多丹並非在北京而是德合隆寺圓寂,並且寺院要求封閉消息七天的傳聞。我當即打電話給好友三丹,他則表示洛珠多丹根本不在德合隆寺,也沒有關於他圓寂的傳聞。最終,當三丹到丹貝旺旭仁波切座前隨侍的時候,才獲得了準確的消息——洛珠多丹的確於315日在北京因病而示現圓寂。

 

其後,洛珠多丹的法體被迎請至家鄉,按照傳統進行了荼毘,並感得了法體縮小、顯現虹身天相、荼毘五色舍利及海螺舍利等前文所述的種種成就瑞相。

 

筆者個人以為,正如根藏旺姆仁波切選擇在漢地圓寂一般,洛珠多丹作為一位生死自在的成就者,選擇在漢地圓寂,必然是觀見了未來漢地廣大大圓滿教法弘揚緣起,相信尊者的無盡化身之中必然有應緣於漢地顯現者,在此虔誠祈願尊者早日歸來,我等道兄善友早日重逢!

 

“草根”楷模

 

作為一名密乘佛子,筆者對過往諸大成就者所證得的種種殊勝境界,無不艷慕神往。以末學根本上師之根本上師阿迥多丹仁波切而言,至尊生前證得了殊勝淨相,每日與龍欽巴大師無礙交談無有暫離,身後也顯現了跟龍欽巴大師無二的殊勝證悟徵相。

 

在虔敬興奮之餘,筆者心中也難免生起畏難退縮之心,試想多丹仁波切乃班瑪木扎與毘盧扎納兩位大師聯合化身,此等崇高淵源可是我等凡庸可比。然而,如即生證悟虹身的參巴陀美一般,洛珠多丹的殊勝示現卻讓我自心倍增,相信只要是在怙主上師座前獲得了殊勝指授竅訣,如洛珠多丹一般的刻苦努力則同樣可證得同等殊勝境界。個人以為,對於筆者個人這樣的大圓滿“草根”行者而言,這是洛珠多丹殊勝示現的最大意義。

 

正如蓮師所說:“大圓滿修持無他,唯認識與熟悉”經由大恩上師指授並印可而無誤了悟心地見地之後,只要以勇猛精進不懈不斷串習熟稔,自然有獲得見地無離自在佛果解脫之時!

 

感恩大恩上師,感恩稀有勝法!

 

 “傲慢”老婦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至尊如日怙主仁波切所掘伏藏神變足印石

(正面-左為蓮師足印,反面-右為毘盧扎納足印)

 

行筆至此,筆者憶起一件往事。大約是2003年,筆者跟幾位道友在丹貝旺旭仁波切引介之下在成都拜見了多智欽特巴仁波切。就在特巴仁波切下榻酒店,我們一行數人被安排在一個客房等候。

 

其間,我與一位來自藏區某地的陌生喇嘛同坐一桌,閒聊之間我得知這位喇嘛名為嘉華,幼年出家後因學業有成而獲得堪布學位。當這位堪布得知筆者是“康色知格丹寶(漢意為'果洛康色部落的丹寶活佛',是當時藏區對丹貝旺旭仁波切的尊稱)”的弟子時,表達出對仁波切的極度崇信和敬仰。

 

我問堪布因何生起這種信心,堪布講了他的一段童年往事。堪布少年出家後,在寺院跟眾多少年喇嘛一同學習聞思教法,每天一同趕往聞思院時,必然會路過寺院一位藏族獨身老婦的院門。由此,少年喇嘛們經常遇到坐在門口的老婦,而老婦則經常用聽來很像教訓的語氣跟他們說:“你們這些年輕的僧人,要好好學習好好修行,別虛度歲月! ”

 

某次,有位少年喇嘛忍不住就回了老婦一句:“你自己是一個大字不識一個的爛藏老太婆,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們這些有文化的學僧?! ”老婦並不氣惱,笑著跟這些少年喇嘛們說:“哦,哦,哦……我可和你們不一樣,我是康色知格丹寶的弟子,我已經在喇嘛面前學到了大圓滿的竅訣,等我死的時候,你們就會看到我和你們不一樣了! ” 當時老婦所說的話,少年堪布並沒在意,只是隱約在心中留下了“康色知格丹寶”這個名字。

 

過了沒幾年,老婦在無人得知的情況下去世了,當被發現的時候,人們驚奇的發現,在老婦生前常常坐著的地方,只留下老婦常穿的一條藏袍,人們根本找不到老婦的遺骸,只是在藏袍裡找到了一些頭髮和指甲。幼年的堪布對此很驚奇,而據寺院年老喇嘛說那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無余虹身”。

 

由於那時宗教環境還有些緊張,老婦虹化的消息並未廣泛傳揚……而此事對於少年堪布卻產生了極大的影響,而今堪布得聞“康色知格丹寶”這個熟悉的名字,因此引起了極大的興趣。

 

由於當時丹貝旺旭仁波切並不在成都,堪布並沒有及時見到仁波切,後來聽說堪布數年後終於在內地某市見到了仁波切,但具體情況就語焉不詳了。

 

稀有師尊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至尊如日怙主早期在德合隆寺傳授大圓滿灌頂時的留影

 

由於各方面的原因,大恩根本上師丹貝旺旭仁波切的內證功德與外顯事業,被挖掘廣泛宣講者極少。以筆者個人淺薄所見所知而言,在當地國內藏區大圓滿修證弘揚的大德之中,如以單方面比較少有一二能超越至尊者,如以全面綜合比較而言沒有一個能超越至尊的。以至尊自身的修證、注疏、掘藏、引導各方面而言,至尊仁波切具有極為殊胜超越其他諸多大德的事業顯現。

 

以注疏和引導而言,即便是藏區最為著名的至尊空行上師達日拉姆仁波切而言,其所掘取的藍光佛母伏藏儀軌,也需要懇請丹貝旺旭仁波切代為寫作注疏;以大圓滿教授引導而言,不但至尊以祖師口傳竅訣寫作的諸多大圓滿巨著注疏享譽雪域,更以深入淺出一針見血的“老婆婆也能聽懂”的大圓滿引導教授而無可企及!

 

而今整個藏區寧瑪各大寺院各大傳承均虔誠要求仁波切前去傳授教法引導,活佛、堪布、上師、苦修者的弟子猶如夜空的繁星一般。在至尊座前受法的諸多凡庸弟子之中,屢有殊勝虹身示現,僅以筆者所知的就有參巴陀美、洛珠多丹、至尊兄長阿卡格西、藏族"傲慢"老婦等等,雖未示現虹身但示現預知時至坦然示寂者有白玉達爾塘寺阿卡尼瑪、至尊姐夫班瑪多吉、果洛班瑪某銀匠等等……

 

如此殊勝稀有師尊,乃是當今我等濁苦眾生的福祉依怙,希望得見此文的諸位具緣善信,如有可能應親近拜見請益!即便因為仁波切法物繁忙,而不能深入聆聽教授,但僅是親睹尊者一面也可以獲得巨大加持利益、種深深菩提種子!

 

(全文完)

 

祈願大恩根本上師永住世!

祈願上師吉祥一切皆吉祥!

 

阿明首發於www.aming.cc

2013.5.11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3/16 上午 01:55:34

 3   3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6396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