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入中論自釋39 益西彭措堪布 講授

您是本帖的第 1707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入中論自釋39 益西彭措堪布 講授
解脫之門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業餘俠客
文章:320
積分:424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3年9月10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解脫之門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入中論自釋39 益西彭措堪布 講授

 

第三十九課

視訊:入中論自釋39_法無我1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m7ZSu_OUi0&index=64&list=UUrgQri5x_n_CPMT4nACjgPQ

空性起的表徵

一切顯現法無不是空性緣起的表徵,它們隨時都在告訴我們,萬法並無獨立的自性。因為,它們都是緣起的綜合品,並沒有脫離因緣的獨自的法。

自性

就拿最常見的水來說,水用在不同處,就會起不同的作用。從它的各種現相就能看出,水沒有自性。

水既可漱口,起到清潔的作用;又可飲用,滋養有情的身體;還可灌溉、洗滌;又能配合不同的藥物,做成種種藥;配合各種蔬菜,也可以做成風味各異的菜湯;又還可以釀酒,做成冰淇淋……這一切無不是水,那麼水到底持哪種固有的自性呢?其實水並沒有固有的自性,也因此配什麼緣就會顯現什麼。

這就是空性緣起的表徵。如果水有自性,那就變不成其他。但正因為水無自性,所以遇到種種緣就變成種種。

水在人體內,會起各種的作用。在任何內臟裡,或者身體的各部位都起作用。水多了就起多的作用,少了起少的作用。外界中,地球上處處有水,處處的顯現都不同。天冷時,水會變成雪;落在地上,水就變成雨;遇熱又變成氣。水是柔軟的,踩在上面馬上就陷下,而它卻能承載幾萬噸的航空母艦,種種的物體都被水所承載。所以,水是無自性的,不要固定地認為它是什麼。

總之,水不斷地遇緣變化,所以它就是一種無自性的顯現,這就是「幻有」的涵義。

文字自性

梵文「善達瓦」這個字,有四種涵義:水、鹽、水壺、馬。「善達瓦」,最開始是一種聲音,後來寫在紙上,就成了一種文字符號。它沒有自性,就看人們怎麼來定義它。有自性的事物,必須固定為某一種意義。但文字語言沒有自性,所以,隨著人們的心,可以表現為不同的內涵。

「善達瓦」這個詞具體安立為哪種意義,完全觀待當時的情形。比如,一個帝王說要「善達瓦」。那麼,侍者就要考慮,帝王這時到底需要什麼,瞭解情況後才能提供適當的物品。如果帝王正在洗浴,那就要供給水;如果正在進餐,那就要提供鹽;如果正在喝水,那就要拿水壺來;如果帝王打算外出,那就要備馬。

像這樣,說一個「善達瓦」,配合當時不同的情形,就會顯現不同的意義。所以文字語言並無自性。

其實,任何文字都是心假立的法,你可以假立它為任何一種意義。比如,元音字母、輔音字母等組合成一個個的梵文。這裡還可以有各種搭配,還能立成各種不同的意義。再比如漢文,每個字都有多種意義,幾個字隨意組合,又成了種種不同的意義。

而且,同樣語言,配合不同的語調、神態等等,又會讓你有不同的感受。覺得這話是在表揚我嗎,還是在諷刺我等等。這樣就知道,文字都無自性。都是空性緣起的表徵。

種種自性

比如,面前的一張桌子。從空間上說,它是桌面、桌腿等各個支分合成的假相,脫離支分並沒有它。而我們往往認為,離開諸支分另外有一個真實的桌子。或者從前後因緣來看,它是由前剎那的桌子、地面等眾緣所合成的,是多個因緣綜合的表現,並非有獨立的它。而我們經常迷失,總以為法是有自體的。

再比如,三個人組成一個家。這個「家」只是對於三個人的聚集,安立假名,因此並沒有單獨的「家」的自性。或者,十個人同演一場戲,這齣戲是十個人共同的作品,哪有離開這些人之外的單獨的「戲」呢?

像這樣,一切世間的法都是諸因緣和合演出的幻戲。我們總以為,這些演出的法有自性,其實,這只是眾緣和合的表現,脫開因緣並沒有自體。也就是說,離開眾因緣並沒有獨立的現相。

這個道理就是「以緣起故,無自性」,我們可以由此觀察大千世界中的任何現相。

植物自性

比如一朵花是種子、水、土等眾多因緣和合的演出。花有自性嗎?不是離開種子、水、土等,有獨立的花。只是這幾種因緣說:「我們合作一下。」果然,它們一合作就現出了花。所以花是無自性的。

在四季當中會看到各種各樣的花,不同的地帶,像高山、平原、盆地等也處處有花,而花的相狀也千差萬別。如果花有自性,那它就應該永遠是一種相。事實上,這要看當時、當地,有哪些因緣,因緣不同,合成的花就不同。而且,即使同樣的花種,在不同的土壤、海拔、光照等條件下,開出的花也呈現不同的形態。

這樣就看出,花有千差萬別的因緣合成相,我們這樣看到的時候,就要感悟到,其實花沒有什麼固有的自性。有些花長在葉子裡,比如秋海棠;有些花內部有果實,比如蓮花。有些花的香氣濃郁,有些花的氣味就很淡;有些花的葉片很軟、很薄,有些花瓣就很硬、很厚;有些花能夠附生,而且開很多天,有些花是朝開暮謝……像這樣,花並沒有固定的相。花就是自然界裡空性的記號,它所表現的就是空性。

體無自性

我們的身體乃至身體內的任何部分的現象,無一不是因緣和合而現起。身體內部能起到種種不同的呼吸、消化、排泄、循環等作用,這一切表明身體裡面絕沒有一個獨立自立的法,因為獨一的法不可能起任何作用。

比如,我們用自己的一隻手作手勢,那一定要有手掌、五個手指等等,然後以這五個手指可以不斷地變出各種姿態。每個手指就像一個人,五個手指一起合作,在虛空的舞臺上,前後左右地跳躍、翻騰,這就叫「五人舞蹈」。所以,通過五個手指顯現出的任何一種手的造型都是假的,離開這五個手指根本沒有獨立的手勢。

再比如,我現在正在講話,發出的聲音是由上嘴唇、下嘴唇、牙齒、舌頭、意念等等,很多因素一起合成的。整個發音系統就好像一架鋼琴,意念是彈琴的人,舌頭、嘴唇、牙齒、氣管等的發音器官,就像鋼琴的琴鍵。意念一發動,聲音就響起來了。可以看到,這個聲音既不是從意念裡出來,也不是從聲帶、舌頭、嘴唇等發聲器官裡出來。然後你就會慢慢發現,聲音是無自性的,它除了只是眾多因緣的綜合表現之外,並沒有獨自成立的實體。

大體上看,我們人類都是三種法的合成品。所以人都是幻化,只是自己的業識,加上父精、母血和合成的假相。為什麼說它是假相呢?因為脫離了這三個緣就沒有它,三個法和合才現出了它,所以,身體沒有獨立的自體。如果有獨立的自體,就應該脫開這些業識等的因緣還有一個身體,但離開這些就什麼都沒有了。

其實,我們自身也是不斷地在隨因緣演變。比如到了不同的地方,整個人就不一樣了,身體各部分的器官等等都在發生改變。一個平原地區出生的人,在高原住了十年,那他的身體已經和從前完全不一樣了,可以說不再是過去的那個身體了。不僅如此,就連前剎那和後剎那都不一樣。每一剎那都是受因緣的支配,所以,你不要認為我的身體有什麼固定的體性, 既然每剎那的現相都是因緣的和合演出,也就全都無自性。同時,每剎那本身又作為一分因緣,和其他因緣和合,又變出下剎那的相。所以,整個世界就是一場又一場因緣生果的幻戲。

像這樣,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去體會,只要是因緣的合成品,就知道它無自性。也因此,隨便舉出什麼事物,都可以作為空性的表徵。只是我們的心現在被無明障蔽得太嚴重,根本看不清這一點。所以,要用幻化八喻來引導你。對於這些幻事,你會很容易接受它是現而無自性的,或者說本來絲毫也不成立。

空性的譬喻

一切法正現的時候就是空性,只是當時的因緣一聚合,一下子就現出來了。

這就像做夢一樣,現而無有,根本尋覓不到它的蹤跡或者像看電影,感覺好像有這樣那樣的人、事、物等等,但在銀幕上尋找,就連一個微塵也得不到。

又好像虛空中的雲霧,忽爾現了,忽爾又沒了。就會讓你感覺,這是飄乎不定的,或者說真正要找它的時候,什麼也沒有。我們看天空中的白雲,一般會認為,那裡真的有一些存在的法,但你開著飛機到雲裡去看,就什麼都沒有了。因為,白雲只是在特定的情況下,才會見到的一種境相,真到近前去看,穿到白雲裡,就什麼也見不到了。人站在山腳下往上看,會感覺山上有一團團的霧氣,但真正到了山裡就沒這個感覺了,根本不見一團團的相。

這就證明,這些只是緣起的現相,根本沒有自性。透過這些幻化的譬喻,人們就會瞭解,這些都是無自性的。有些會讓你明白,它正現的時候就得不到;通過有些你會知道,它本來沒能依、所依等等。

依靠這些非常明顯的,你也很容易就接受的事作譬喻,再類推到一切法上,通達一切顯現全都沒有自性,是空性,也就不難了。真正懂了這些,你再去看這個世界,就會清楚地感覺到,一切都是假的,根本沒有真實。

自性

從音樂能很明顯地看到空性。比如琴的樂聲,一個樂師坐在那裡撥動琴弦,立即就傳出了美妙的音樂。觀察這個音聲,它不是單從手指裡出來,也不是單從琴弦上出來,也不是單從琴孔、琴徵、琴身等中出來。然而這些因緣一聚合,樂師用手指一彈,立即就發出了聲音,而且隨他怎麼彈,就會發出相應的樂音。所以,每一剎那的音聲都沒有來處,也因此沒有自性。

這裡的關鍵在於,音聲是由他緣合成的,所以,此處的「無自性」,是針對「他緣」來說的。

懂了琴聲的譬喻後,依此類推,就要知道一切音聲都無自性,都是通過物體撞擊等的因緣而產生,方方面面都是如此。像是人說話的聲音,外界的風聲、雨聲、車輛運行的聲音等等,都不是單獨的哪個法能出聲音,都是眾因緣合成的。如果聲音是從單獨的哪種因緣裡出來,就應當在那個因緣裡找到它,但事實根本不可能。

尤其是說話的聲音,觀察一下很容易體會得到。比如我現在說話的聲音,前剎那一點也沒有,這剎那就現出來了,而且只要發聲的因緣還在持續,聲音就不斷地顯現出來,但它一點也得不到。所以聲音只是幻相。

食物自性

食物也是幻事。我們每天都在吃東西,還認為這些米飯、蔬菜、水果等是實有的。就拿蔬菜來說,我們現在觀察,它是從哪兒來的?種過菜的人就知道,菜種撒下去後,經常澆水、施肥,再加上合適的土壤、光照等等,忽然之間就長出來了。我們看,土壤裡沒有菜,種子裡也沒有,水、肥料、陽光裡也沒有菜,哪一個因緣裡都沒有,但就是這些因緣在時空點上一會合,就忽然顯現出了菜。

所以,我們買來的菜本身就是幻化的假相,它是因緣合成的。然後你再用不同的因緣跟它配合,就可以做出不同的味道。

比如用菜煮火鍋,就是非常好的空性的表徵。鍋底做好後,可以把幾十種菜都放進去,它們都可以任意地協調,都能合為一鍋菜。這都是因為它們是空性的,所以放得再多,它們都可以配合,能夠合成一種果相。比如,放一種菜、兩種菜、十種菜、二十種菜,乃至於一百種、兩百種,只要你的鍋足夠大,就可以不斷地往裡面放,一放進去,自然就合成一種綜合味道,而且配合得很好。這就表明它沒有自性,如果每一種菜都固定地持有自己的體性,那怎麼能合成一鍋呢?

再比如說豆腐,它可以容受其他各種味道。把豆腐放在鍋裡燉,然後把鹽、生薑、胡椒、辣椒等等都放進去,自然就會合成一種混合的味道,它沒有不能容受的,所以也是空性。

意思是說,如果這些蔬菜、豆腐等有自性,那再怎麼加工,都各是各的味道,是一些獨立的事物,不可能容受其他,而合成一種果相。正因諸法無自性的緣故,兩種、三種、四種……放進去自然就合成一個果相,所以是很明顯的空性緣起的表現。

想想看,如果它們有自性,就像ABC,每一個都是固定的體性,那再怎麼把它們放在一起,也絲毫不會發生任何變化,還是ABC三種法。比如三種菜,一種是辣味的,一種是苦的,一種是酸的,如果有自性,那再怎麼放在一起煮,也還是分別的辣、苦、酸三種菜,每一種菜的味道一點也不會改變,也就是完全不能合成。

和合故自性

「空性」,也叫做「無自性」,指諸法由於是因緣合成的,所以沒有自性。就像各種樂器共同演奏出的一曲幻樂,眾多演員共同表演出的一場幻戲,或者很多人共同合成的一個團隊那樣。這裡的任何一個法都不能單獨現起,所以沒有一個不是假立的,完全沒有自體。

我們過去認為,這些現相全都有自性,當它正現的時候,就認為有它自身獨立的體性存在。這時,我們完全沒看到,它是怎麼由各種因緣合成,或者說沒看到它的由來,結果就誤以為當時顯現的相有它自身的體性,這就叫做「有自性」。

現在就要反過來看,比如交響樂,一個大型的交響樂團,幾百個人一起演奏,就合成了交響樂曲。只要條件允許,甚至可以組織一萬人、十萬人、乃至十億人都可以一起演奏,顯現出合奏的聲音。

又像大海,可以匯集千江萬河的水,水越多,所表現出的海的樣貌、氣勢就越大。無論水有多少都可以合成,可以容受,就是因為大海無自性。

再比如,用原料調配出混合香。把各種材料加在一起,就成了混合香,聞到的也是合成的氣味,不會感覺那幾種香氣不能融合。

所以,因緣的配合非常微妙,一切萬法都是如此,任何景象都是因緣和合而成的。按我們人類的因緣來看,一個人自身是由各個方面合成,他有合成自身的因緣。兩個人、三個人、五個人、十個人,乃至幾百人、幾千人,或者一條街、一座城市、一個省、一個國家,直至整個地球,都有各自合成的緣起。

比如,各種各樣的人、街道、建築、車輛等等,這些合在一起,就表現出一種城市的相狀。再比如,全球的人類匯合在一起,就成為這個地球人類總體的相狀等等。像這樣,包括整個地球上顯現的這些境相,像是大氣層,日、月、星辰等等,都是因緣共同合成的。

這樣看來,世界上每時每刻都在不斷地出現新的境相,這裡根本沒有常,沒有任何一個法能夠住到第二剎那;同時也沒有自性,所有事物都是因緣共同演出的戲劇,所以,不能說離開這種種因緣的演員之外單獨有某個戲劇的自性。也因此,整個世界每天都在不斷地表演,稱它為「幻戲」,就是這個道理。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11/1 上午 08:45:55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937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