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索達吉堪布美國開示『伏藏授記的密意與緣起』

您是本帖的第 2078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索達吉堪布美國開示『伏藏授記的密意與緣起』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索達吉堪布美國開示『伏藏授記的密意與緣起』

伏藏授記的密意與緣起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Boulder)演講

 

〖2013年4月23日晚上〗

 

主持人:

此次演講,是與亞洲研究中心共同舉辦的,主要負責人為葉教授,非常感謝您!

今晚的主題,是藏傳佛教的伏藏法。我們很榮幸地請到了索達吉堪布,並由卓瑪嘉擔任翻譯。

 

索達吉堪布是在全世界具有影響力的大德,他是晉美彭措法王的心子之一。晉美彭措法王,是位於康區的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的創建者。該寺是藏地最大的寺院之一,有上萬名出家人,其中包括了很多共同依止晉美彭措法王和索達吉堪布、並在那裡求學的漢族弟子。堪布不但有許許多多的漢族弟子,他的弟子還遍及全世界。堪布用中文撰著了大量的佛法著作,這非常令人振奮,也是藏傳佛教展現出一個全新階段的重要標誌。

 

三十多年前,藏傳佛教開始傳入西方。如今,藏傳佛教也傳遍了中國,這的確是大快人心的歷史邁進。索達吉堪布無疑是這一進程中首當其衝的代表人物。能邀請到堪布訪問科羅拉多,是我們的無上榮幸!

 

20 年前的1993年,堪布曾隨晉美彭措法王到訪科州。今天,堪布作為一位偉大的上師再次來到這裡。今晚有機會聆聽堪布的演講,一定會讓我們激動萬分。不多說了,讓我們一起歡迎堪布!

 

 

 

首先向在座各位道一聲:扎西德勒!

 

今天校方要求演講的,是藏傳佛教的伏藏法。一般來說,想在一個小時裡把伏藏法說清楚,是很難的。即使講者自認為說清楚了,聽者也不一定能很好地理解。但是,伏藏法非常重視緣起。為了一種緣起而共同學習有關伏藏的內容,我從心底深處感到欣喜。

 

在藏傳佛教中,伏藏法不但舉足輕重而且甚深廣大。20年前我隨從法王晉美彭措來美國時,發現這裡有很多學者在翻譯、學習、研究伏藏,特別是多智欽仁波切有關伏藏法的典籍,不禁感到無比隨喜。伏藏法特別相應於這個時代,如今的人們也喜歡新鮮事物,蓮師留下這些相應於新時代的伏藏法,具有無比加持力,對當今社會尤其重要。

 

 

 

現在,很多地方、很多民族中的人,大多數整日都在為賺錢、競爭而起早貪黑,很少有人希求心靈的富足。至於伏藏法中的甚深智慧,更是無人問津。我認為,你們能對伏藏法如此感興趣,非常難能可貴,這是提升思想、尋求真理的最佳途徑之一。

 

當然,沒有研究過伏藏法的人,對此會難以理解。因為在佛法裡面,伏藏法的見修行深奧難測,可以說相當專業。如果你對佛法,特別是密法都沒有領受、證悟,又豈能一窺伏藏法之堂奧?

 

伏藏是怎麼回事

 

一般來說,大部分的伏藏,是寧瑪派始祖蓮花生大士為後世所化眷屬存留並隱藏起來的。關於伏藏,在顯宗的《方廣大莊嚴經》、《大涅槃經》、《集一切福德三昧經》等中也有提及,藏傳佛教典籍中的更是數不勝數。例如,格魯派中宗喀巴大師的傳記與二世達賴根敦嘉措的傳記,薩迦派中八思巴​​尊者的傳記,噶舉派中瑪爾巴譯師、噶瑪•讓炯多傑等大德的傳記,還有噶當派的很多論著中,都講了很多開取伏藏法的歷史。

 

像藏王松贊乾布留給藏族後代的教言——《柱間史》,就伏藏在大昭寺的柱子裡。後弘期的阿底峽尊者依靠授記,開取了這部伏藏。對此,克珠傑等很多智者都有所論及。

 

聲名遐邇的《大寶伏藏》,是由蔣貢康楚仁波切等人匯集的,其中不僅囊括了108位大伏藏師取出的伏藏,同時還介紹了多如草原上的蘑菇一般的伏藏師們的很多簡短伏藏。這一切,不但包含著深遠的意義,而且也都是蓮師的紀念碑。

 

特別是在雪域高原的伏藏師中,有很多了不起的成就者,伏藏法也是數不勝數。以前有位智者說過,所有彙編起來的伏藏法內容,比漢地的《乾隆大藏經》還要多。

 

若想研究伏藏法,首先要有一定的修證,同時對教證理證,也具有能理解、通達的智慧。特別是要得到傳承上師的灌頂,自身守護誓言等等。在眾多因緣具足的前提下,伏藏法的內容才能夠明了於心。否則僅憑膚淺的研究,很難徹底了解伏藏法。但無論如何,因為伏藏法與其他知識不同,甚深難測,且具有無比的加持力,一旦與它結上因緣,也會具有殊勝的功德。

 

敦珠法王在《藏密佛教史》第六品,清楚地敘述了近傳伏藏史,並講了很多伏藏師的傳記。不知這本書目前是否已經翻譯成英文。劉銳之曾將其譯成中文,但文字略顯難懂,後來我用了大概五年的時間再次翻譯,並已付梓成冊。

 

如何取伏藏

 

簡單而言,伏藏主要分為地伏藏和意伏藏兩種。地伏藏隱藏在山脈、湖泊、房子、柱子等處,並由後來的伏藏師們開取出來。意伏藏主要是蓮花生大士等前輩大德以發願力封印起來的法,伏藏在證悟心性的光明中。所以,成為伏藏師所要求的條件非常嚴格。你們有些人如果想成為傳法上師,並不是很難,但如果想成為伏藏師,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因為伏藏師必須證悟心性。

 

我遇見過一些自稱伏藏師的人,手裡拿著長長的金剛橛,頭上盤著髮髻,聲稱只要將金剛橛插在岩石上,就能取出伏藏。但這是不可能的。

 

 

 

以往所有密續都告訴我們,意伏藏、淨現法、覺受法是不同的。意伏藏需要證悟心性以及發願力的封印;淨現法只需要具足其中證悟心性一個條件;而覺受法則是在內心的意識流中顯現的內容,就像寫文章的靈感一樣。現今有些學生和老師自以為是伏藏師,但他們很多自以為是的伏藏,可能只是覺受法。

 

意伏藏的隱藏方式,主要是在證悟心性之後,於心性光明中以空行文字封印並深藏於心性的海底之中。如果不深深地潛藏在心性中,而是隱藏在淺層的意識裡,就會因輪迴投生而發生變化,下一世就不記得了。

 

意伏藏的前提是要證悟心性。證悟,是意伏藏的因緣。如果沒有證悟心的本性,就沒有意伏藏的因緣。法王晉美彭措就是伏藏師,他的前世伏藏大師列繞朗巴,是十三世達賴喇嘛的上師。法王這一世也取過許多伏藏,我曾跟隨他去過很多地方。他留下了很多伏藏著作,你們中的有些人也正在研究。看了這些典籍,就會明白怎樣才是真正具相的伏藏師。

 

1990 年法王去印度、不丹等國訪問時,曾去過位於不丹的蓮師閉關處——虎穴,並從中取出了忿怒蓮師的修法。上師當時說:本來虎穴有九函蓮師的修法,但如果全部取出,會對不丹的國運不利,所以只能像徵性取了一尊蓮師像以及忿怒蓮師修法的簡略儀軌。

 

諸如此類從岩石中取伏藏的事例,在很多伏藏師的傳記裡都有記載。特別是在第一世敦珠法王描述自己大概從三歲直至六十二歲之間的自傳中(我已將此翻譯成漢文),關於從岩石裡取伏藏的神奇經歷不勝枚舉。

 

而有些伏藏,則是從湖里取出來的。1994年,法王在青海年寶玉則神山旁的湖中,取出一個小小的盒子,裡面裝著《金剛薩埵修法儀軌》。我在寫法王的傳記時也講過,這些經歷並不是憑空捏造的。在相關的視頻裡,可以清楚地看到完整過程。

 

在取伏藏的過程中,會發生很多神奇的景象。伏藏大師班瑪朗巴有一次在取一個殊勝的伏藏時,手持油燈跳到湖里。等取出《龍薩釀波》等伏藏後,油燈仍然在燃燒,令人嘆為觀止。

 

在康巴地區,有一個小湖泊,是德欽朗巴取伏藏的地方。當年他從這裡取伏藏時,龍神護法的半身露出湖面,恭敬地將伏藏品呈獻給他。關於這些內容,至今都留有文字記錄。在閱讀伏藏師的傳記和伏藏法時,一定會感慨萬千:世上居然還有這麼多的奧秘!

 

還有的伏藏,是從虛空中取的。1986年,我親眼見過法王在木雅的古屋神山開取虛空伏藏的全過程。當時我們一起去轉繞神山,上師身上原本沒有任何東西,但在念了很多經以後,手捧著的一條哈達上,突然出現一尊釋迦牟尼佛像。在場的還有龍多活佛等人,都親眼看到了。對此,我一般不會輕信,因為學了因明,總喜歡懷疑。但這次是我親眼所見,所以不得不信。

 

 

 

我這樣講法王的經歷,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我是在奉承、誇大自己的上師,但事實絕對不是這樣。佛教有一句話:“妄語參雜欺誑語,讚歎上師切勿用。”用欺誑之語奉承自己的上師,不但不是讚美,而且是詆毀。但真實的事蹟無論在哪裡,都經得起考證與推敲。

 

有些人認為:“從虛空中取伏藏是不合理的,虛空裡怎麼會有什麼東西?”

 

雖然虛空取伏藏,的確與世人的常識不符,但從量子力學的角度講,任何物質經過一步一步細分,最後都可以分到毫無質礙。伏藏中依靠緣起的力量,可以從虛空中產生諸法,這與量子力學的觀點十分吻合。

 

還有一些伏藏師會派別人去取伏藏。法王的傳記裡就講過,1988年在桑耶青普時,法王得到了一個伏藏的寶篋。之後,法王嚴厲地對堪布秋巴下達指令:“今天你必須找到一個和它一模一樣的寶篋,找不到就別回來!”堪布秋巴拿著寶篋告退之後,來到附近的一個山洞裡,果然有個人把同樣的寶篋交給了他。在這兩個寶篋裡,有作明佛母的一個儀軌。法王著作裡的作明佛母儀軌,就是從那兩個寶篋中的空行文字翻譯過來的。可見,在因緣成熟時,即使伏藏師派別人去取伏藏,被派遣的人也會找到相應伏藏。

 

有些意伏藏,則是通過回憶前世開取的。比如,以前曾在蓮師座下得過法,後來舊地重遊時,就能憶起當時得到的法。1990年,法王在尼泊爾的阿斯熱洞回憶起自己前世曾是尼泊爾的大臣則納莫扎,以此因緣,開取了一個金剛橛的伏藏修法。雖然此修法不像列繞朗巴的金剛橛修法那麼廣,卻有著巨大的加持力。法王曾給印藏很多上師賜予了這個《金剛橛簡修法》的灌頂和傳承。

 

伏藏法的不共之處

 

伏藏法與其他法相比,有其自身不共的特點:首先具有無比的加持力,而且中間沒有經過很多代的間隔,所以傳承很近。同時,甚深的伏藏教言,能使正法常駐不滅。之所以如今佛法在藏地很興盛,主要也是依靠歷代伏藏師的加持,所以,弘揚伏藏法大有必要且意義深廣。

 

長期以來,你們有些人一直在研究和學習伏藏法,這是非常有意義的。當然,如果可能的話,再配合一些實修,就更是錦上添花了。具相伏藏師開取的伏藏法門非常重要,我不僅深信,而且也認為它是全世界所有文化中深妙至極且極具特色的法門。

 

當然,伏藏師有真有假。如何鑑別呢?有些智者說:首先要觀察伏藏法是否符合教證理證,其次要觀察伏藏師是否親見本尊。有些上師還會觀察在修持該伏藏法以後,是否對個人和社會有利。如果一切都吉祥圓滿,則開取伏藏者就是具相的伏藏師;如果在修持該伏藏法以後,反而障礙了自身的修行,那就不是真正的伏藏法。類似的判斷方法還有很多,此處不一一例舉。

 

對研究伏藏者的一些建議

 

在藏傳佛教中,不管研究伏藏法還是其他法,都需要認真、嚴謹的態度。這次我在美國的一些學校,發現很多老師和學生都在研究藏傳佛教,這非常好。但美中不足的是,大部分人沒有深入佛法教義,不能理解佛教密意,把很多公案只是當成神話傳說來看。

 

我認為,在研究伏藏法之前,首先要鑽研佛教教義,並在此過程中,互相提問辯論,長期深入辨析,不斷研討,這是很有必要的。

 

藏地寺院中,有很多這樣的辯經場。對你們來講,這種學習方式非常重要。但如果在通過辯論消除疑惑進入修行階段以後,就不能再懷疑一切,駁斥一切,繼續搞很多分別念,那樣就無法深入修習了。

 

此外,佛法還需要在心相續上經常串習。我平時總說,單憑研究不能完全通達法義,單純的修行也可能只是盲修瞎練,只有研究與修持二者相結合,佛法的教義才能契合自心,才有可能更好地弘揚佛法,廣泛地利益眾生。

 

 

 

所以,無論是甚深的伏藏法門,還是藏傳佛教的其他教法,都應先學習,再實修,也即聞、思、修相結合,這是最完美的。

 

附: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問答

 

〖2013年4月23日晚上〗

 

(一) 問:可否請堪布簡單介紹一下喇榮的情形?

 

答:喇榮五明佛學院所在之地,曾是第一世敦珠法王的道場。1980年,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在這裡創立了佛學院。雖然經歷過一些違緣,但大家還是克服了重重障礙,建立了穩定的僧團,包括喇嘛、覺姆、漢僧,以及居士林四部分。所有四眾弟子平時一直在精進地聞思修持顯密教法。在藏地,喇榮應該算是相當大的佛教聖地了。

 

(二) 問:總體看來,所有佛法都非常相似。請問,伏藏法與其他佛法之間有什麼不同?

 

答:一般來講,伏藏法具有相應於時代的加持力。雖然所有的佛法教義,都是為了斷除痛苦,比如四諦、二諦,但伏藏法的加持和力量,卻適應於每個時代。在不同的時間,有對不同伏藏師的授記。每個伏藏師也都依靠自己的願力和緣起,在某個特定的時機和地點開取伏藏。

 

(三) 問:會有假伏藏師自己發明或製造一些伏藏嗎?或者說他會不會真的發現了什麼?如果真的發現了什麼,那又是從哪裡來的?

 

 

 

答:假伏藏師是找不到真伏藏的,所以有時候不得不造假。比如事先把佛像偷偷藏在山洞裡,然後於眾目睽睽之下假裝取出來……無論如何,假伏藏師不可能取出真伏藏,取出假的,他們或許很在行。

 

(四) 問:現在隨便走進一家書店,就能找到許多不同的伏藏教法。從保密的角度來講,一個普通的修行者是否可以閱讀這些教法,還是事先必須獲得某種特殊開許,例如灌頂或傳承?

 

答:有些伏藏法的傳承如果已經隱沒,世上根本沒有它的傳承,則只要在具相上師前得過某些大灌頂,也可以自行閱讀,有些咒語也可以念誦。

 

但若要把某個伏藏法傳給別人,或者用它給別人灌頂、傳竅訣,那自己必須接受過該法的灌頂,並擁有不間斷的講聞傳承為主的其他條件。藏傳佛教非常重視灌頂和傳承,若沒有灌頂和完整的傳承,是沒有資格給他人傳法的。

 

(五) 問:從某種意義上講,伏藏師都可以理解為蓮師的化身嗎?這是他們能開啟伏藏的原因嗎?

 

答:有些伏藏師是蓮師的化身,有些是在蓮師座下證悟了心性的成就者,還有些伏藏師沒有見過蓮師,但在認識了心的本性以後,按照授記開取了伏藏。

 

有些伏藏法,是蓮師沒來藏地之前就存在的。比如,龍猛菩薩從龍宮請來的《般若八萬頌》就是伏藏法,世親論師和陳那論師也留下很多被後世廣為傳播的伏藏法。關於這一點,有確鑿的文字記載。除此之外,惹那朗巴的《寧瑪密續集》中還說,佛陀所宣講的《賢愚經》,裡面也有一些內容來自於伏藏。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10/27 上午 10:40:00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2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宗薩欽哲仁波切談伏藏教法

 

  2012 年七月,宗薩欽哲仁波切於遠在印度西北、中印邊界的思碧諦(Spiti),連續18天傳授貝瑪林巴伏藏教法。這篇開示即節錄自當時的教授。

 

  你們有些人非常新近才接觸這些教法,我想你們是碰巧來到這裡,然後加入了我們。這種情況下,要將教法講解得適合每一個人聽,有點困難。因為理想上,我假設你們領受這次伏藏教法、參加這些法會和灌頂之前,已經完成某種準備。我說的不是修持,那樣當然最好,但一般來講,你對佛法應該至少有某些哲學上的瞭解。

 

  總之,你們可以很容易去確認一般人所知道的佛法,像是四聖諦、八正道、四法印,甚至是菩薩道。比如寂天菩薩的《入菩薩行》,它在斯里蘭卡、緬甸和泰國這些地區仍很普遍;至於大乘佛法,依舊盛行於日本和中國等地。但現在我們要傳授的,並不是那麼接近「一般人所知道的」佛法。

 

  每當我們提及「佛」、「佛法」,就會想到釋迦牟尼、悉達多太子。他逃離王宮,前往摩揭陀,最後在菩提樹下證得涅槃。他在鹿野苑、瓦拉那西和靈鷲山等處,教導四 聖諦。

 

  如同我先前所說的,在接受這些教法之前,如果你是非常認真地要追尋這個道,那麼我會假定你先前已具備相當的背景。一般而言,金剛乘、密乘在佛教徒中已經飽受批評,因為許多時候,密法修行者的作為,並不具有任何釋迦牟尼佛平靜、慈悲、純淨、樸實等的嚴謹行儀。

 

  我總是說,修持密法的人有兩個額外的包袱。他們必須向上座部、聲聞乘的人證明,他們也是佛陀的信徒,這是一個包袱。第二個包袱是,他們還必須向遵循大乘之道的人證明,他們是佛陀的信徒,盛行于中國等地的大乘傳統並不接納他們。

 

  反之,遵循密續之道的人必須接受,聲聞乘和上座部的佛法毫無疑問是佛陀的教法。不僅如此,上座部更是佛法的根源。沒有別解脫戒,就沒有佛法的根;沒有佛法的根,就沒有如同莖幹的大乘。如果樹木的莖幹沒有根,你去哪裡採摘密乘的花果?

 

  因此,修持密法的人擔負著額外的包袱。望向未來,金剛乘仍將面對許多批評和問 題。這有很多原因。首先,密續之道是非常大膽的。密法不符合一般人類的思惟界線, 事實上,密法的整個重點就是要擺脫人類思惟的框架,那個框架有點像是混亂壇城的界限(parameter of that mandala of confusion);這就是整個密乘的重點。這是為什麼密續要在未來被認為是純淨真實的解脫道,並不容易。

 

  我們還有其它的問題,我們有那麼多雄心勃勃、好色、行為總是失當的密續上師。他們幫不了忙,實際上,他們把情況弄得更糟。

 

  所以我先要告訴各位,目前,你們將要接受的是尊者貝瑪林巴所取出的整套伏藏教法。基本上,你們將要接受的教法被稱為「伏藏教法」。我說過,,密續正努力要證明自己是一條真實不欺的道,,非常辛苦。而伏藏教法更甚於此,它還必需在密續行者中證明自己是真實不欺。

 

  大部分新譯派人士會不以為然地揚起眉毛,懷疑伏藏教法。舉例來說,我公開告訴各位──雖然有些人會不高興,但你們可以引述我的話──許多薩迦巴和格魯巴的人,對待伏藏教法的態度有點像是,「嗯,等等,這是什麼?」其實有很好的理由說明這種情形。因為在西藏,我們有很多假的、野心勃勃的、好色的掘藏師。掘藏師或是「德童」,他們通常需要伴侶,而那個伴侶通常是女性。因此許多時候,德童會被仔細檢驗,他們究竟做了什麼會受到極大的質疑。

 

  同時我認為,較之從前,伏藏教法將會遭受更大的磨難。舉例來說,現在有些書講述的方式,好像那是作者自己的伏藏教法。當作者在海邊散步,不知怎地某個想法就出現在他的腦裡。

 

  你們很多人都知道,在西方的思維中,認為「天啟」(注:revelation,「掘 藏」也使用同一英文)是很神秘、很令人興奮的事,所以我們會有這種挑戰。很多這類 的東西被「挖掘」出來,我相信甚至當我們現在說話時,在蘇格蘭或加州的某處,就會出現一些雄心勃勃的好色之徒,聲稱自己發現某個東西。他們常常令人感到生氣,因為如果你去看那些書,會發現他們明目張膽地剽竊《入菩薩行》或其它密續典籍的內容。不過我們現在不討論那些,因為那只是我個人的意見。

 

  我也支持新譯傳承,我是薩迦巴和噶舉巴等新譯教派的虔誠弟子,那些傳承對我而言非常深奧。因此我知道,伏藏教法受到所謂的一般佛教徒或密續行者的仔細檢驗。我希望你們瞭解這點。

 

  雖然我們有很好的理由懷疑伏藏教法,但是,導致你懷疑的原因也可能恰好是啟發你的原因。舉例來說,偉大的秋吉林巴、尤其是貝瑪林巴──你們現在正在接受貝瑪林巴的教法──他們兩人完全不識字!

 

  貝瑪林巴完全不知如何讀或寫,他沒上過學。當你閱讀他的教法時,從他編輯教法的方式就會發現這個跡象。事實上,我們現在正處於很令人頭痛的狀況,因為從法本中你可以看得出來,這些教法出自某個「沒上過大學」的人之手。

 

  不過,如果你真的去深入思考這傢伙到底是如何想出這些了不起的教法的,那就更有意思了。舉例來說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我念誦了貝瑪林巴十八部「大圓滿」文本的根本頌和釋論這些在其它上師的教法裡幾乎看不到。這些根本頌和釋論是如此地切中要害、赤裸裸地毫不掩飾,因為很多時候,沒有受過正式教育的人,當他們說話時,他們是打從內心說出。他們不給你所有這些詞藻、片語、詩句,他們不拐彎抹角,他們沒有這一切的繁文褥節。

 

  如果我要寫書,當我把想說的話說完了,卻又想讓大家以為我有很多東西可寫時,我會引用別人的話,我會舉例,我會提出論證,所有這些都是要矇騙你們。而你們會想,哇,這是多麼偉大的老師。但貝瑪林巴可不是這種人,他很直接。

 

  所以如果你考慮了這些情況,會瞭解到伏藏教法不容忽視,它非常殊勝。可是你也必須牢記在心,藏傳佛教歷代德童所取出的教法,沒有一個是佛陀未曾教導過的,這點很重要。這些掘藏師從沒說過,他們發現了佛陀沒有發現的教法。事實上他們非常強調,他們實實在在地遵循、補充、協助釋迦牟尼佛的教法;這正是德童的美好之處。因為很多來自加州和蘇格蘭的「德童」說:「這東西從來沒人發現,我是第一個發現的人。」 人類有個習慣,總認為自己是唯一知道真理的人,但這種情況從未發生在真正的德童或伏藏教法上。

 

  伏藏教法為何如此殊勝?我必須再次假定,你們對於一般佛法已具有某種程度的常識,特別是有關大乘佛法,尤其是關於金剛乘佛法。一旦你擁有那些常識,就會比較容易理解。

 

  例如說,我今天下午口傳過的某些伏藏教法,是貝瑪林巴在不丹人所稱的「曼巴措」發現的。(注:「曼巴措」是位於不丹東部布姆唐(Bumthang)的火焰湖(BurningLake))那是很大的海,它不真的是海或洋,它是一個池塘,非常深的池塘。有些人可能去過。 它看起來其實很可怕,因為它很深,也許像這所寺院的高度那樣深。

我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因為這裡邊有太多元素,但我試試看。這一切就從「塔景咖 啡店」(StupaView)附近的某個地方開始。

 

  塔景咖啡店在加德滿都博達那大佛塔(Boudhanath)附近,一切都從那兒開始!從前有個母親,她有三個孩子,他們幾位最後一起建造了這座尼泊爾的大佛塔,直到今天我們仍可以去拜訪這座佛塔。當佛塔建造完成時,他們各自供養了非常了不起、令人驚歎、不可思議的願望,值得我們仿效。

 

  其中一位發願成為一個上師;另一位發願,當這個上師于未來傳法時,要做這位上師的護持者。我簡短地講述這個故事。當時有一隻小蚊子叮咬了那位發願成為護持者、 成為國王的男孩,而那只蚊子後來投生成為國王赤松德贊的公主。因為公主仍受制于非常重的業債,所以她的壽命並不長,有說八年,有說十年,總之,她很年輕就過世了。 蓮師貝瑪炯涅當時在場,所以,赤松德贊王極力請求蓮師保護他的女兒。於是蓮師在公主死後,將她的意識召回至她的身體,然後迅速地傳給她許多教法。

 

  蓮師隨後說,那些教法在當時並不需要,因為那時西藏正處於最吉祥、最有靈性的時期,但那些教法在未來將會是非常必要。當那個時間年代到臨,貝瑪塞(PemaSal 公主的轉世(即貝瑪林巴)將會取出那些教法。

 

  蓮師甚至預言,當貝瑪林巴再次投生──這全是我的解讀,預言內容本身非常精簡 ──他被描述成像侏儒一樣的矮。貝瑪林巴在布姆唐(Bumthang)建造的寺廟可以證明他的身材矮小,因為天花板很低,你必須彎下身體。

 

  蓮師的預言說,貝瑪林巴是深紅色的,笑起來像一匹馬;這也是我的解讀。因為預言說他說話像馬一樣,所以我總覺得他的笑聲必定是像馬那樣「嘶嘶嘶嘶」。蓮師還說,貝瑪林巴會講很多低俗、粗魯的話,很多粗鄙的字句出現在他具含深意的挑釁語言當中。

 

  談到貝瑪林巴,我要對這裡的不丹同胞說,我們以身為不丹人為傲,因為我們有貝瑪林巴。這裡有西藏人嗎?西藏人視不丹人為未開化的民族。他們說的沒錯,西藏人非常有教養,不丹人就是未開化。不丹是原始部落,基本上他們以部落的方式思考,如果你去過不丹,就會瞭解這點。

 

  不過有個傢伙、一個不丹傢伙,甚至最高傲的西藏人都得向他鞠躬敬禮,那人就是貝瑪林巴,信不信由你!讓我告訴各位,貝瑪林巴是五位德童王的其中之一。並不是所有掘藏師都是德童王。你們有些人修持秋吉林巴的伏藏教法,秋吉林巴就不是德童王。有些人修持蔣貢康楚羅卓泰耶的伏藏教法,我必須很恭敬地告訴你們,他也不是德童 王。你們很多人是敦珠新岩藏的修持者,我以恭敬的心告訴你們,敦珠仁波切、敦珠林巴也不是德童王。而貝瑪林巴,是的,他是一位德童王!不管你願不願意接受,他就是!

 

  再多提供一些訊息。我們不丹人很引以為傲,如今貝瑪林巴的血脈仍然存在於不丹。這是非常殊勝的。

 

  蓮師所做的另一項預言是,貝瑪林巴生前會遭受許多流言蜚語。由於人們的批評,他不好過。他不是個容易相處的人。想想看,他每兩句話就有一句是粗鄙無禮的。他長得很矮、很結實,不是圓滑得體的人。他基本上是個文盲,然後突然之間發現這些 [ 。他喜歡喝酒,對女性很尊重,這些都和主流群眾不符。因此他吃了很多苦頭,許 多人甚至批評他是個假的魔術師。

 

  從某方面來說,西藏和不丹的觀眾都是經驗老到,他們不見得會相信魔術師。因為有太多魔術師了。所以你還必須是個偉大的上師才行。很多時候。德童也被污蔑為魔術師。「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而已,我們不必相信他。」我想貝瑪林巴也受過這樣的折磨,因為他是鐵匠,鐵匠本身就已經被認為是低種姓的工作。

 

  貝瑪林巴常受雇製造很多刀劍,有些至今仍存在不丹。他有很多小孩,非常忙碌,所以當他鑄劍時,常常因為忙於四周發生的事而忘了使用火鉗,他直接用手握住熱鐵,但卻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們如今仍可看到劍上的指紋。可是這種事不見得能打動那些觀眾,他們心裡想:「哦,他不過是個魔術師,魔術師都會做這種事。」

 

  總之,貝瑪林巴必定被所有這些事情給激怒了,所以他說:「如果我不是掘藏師,不是一位真正的掘藏者,那我就會死在這個池塘裡。如果我是真的掘藏者,我將帶著伏藏教法回來。」

 

  於是他帶著一盞酥油燈,跳入池塘裡,幾個小時後,再帶著完好無損、 仍在燃燒的酥油燈回來。他的右脥下夾了一些石頭和幾捆書卷,從當中出現了這些伏藏紙頁,也就是我現在正辛苦地口傳的這些伏藏文。

 

  另一個我們應該非常感激的事實是,貝瑪林巴以不懂世故、非學術出身的掘藏者示 現,因為在他的許多法本裡,根本頌是以空行字母出現。你們有些懂一點藏文的人會注意到,當我傳誦法本,每當遇到空行文字時,我常常就數著「一、二、三、四、五、六、 ......」,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念誦。如果知道怎麼念,我當然就像貝瑪林巴一樣是一位德童了。我們不知道怎麼念,因為那些看起來就像是無法閱讀的文字。

 

  貝瑪林巴有時把空行文字放在開頭,有時放中間,有時甚至是一整段。大概兩天前口傳的內容中,有一段的空行文字是「一半一半」。例如,如果有「到這裡」這樣的句 子,他用藏文表示「到」,但「這裡」或「那裡」則是我們看不懂的空行文字。所以,我們不知道他說的是「到這裡」還是「到那裡」,誰知道呢?他留下的伏藏文本就是這樣子。這些是德童做的事。

 

  當然,不只貝瑪林巴本人,甚至他的轉世都備受尊崇。就我個人的傳承,告訴各位一個故事。這故事來自蔣揚欽哲旺波的淨觀、淨相,它不是關於德童貝瑪林巴本人,而是發生在貝瑪林巴的第三世轉世之後。

 

  十八世紀初,蔣揚欽哲旺波與蔣貢康楚羅卓泰耶二人算是死硬派的教法編輯,他們無法忍受有那麼多的假德童。因為假德童非常受歡迎──情況總是像這樣──真德童和真實教法因此黯然失色。

 

  蔣揚欽哲旺波與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對此非常憂心,因此在蔣揚 欽哲旺波的委託下,蔣貢康楚羅卓泰耶全心盡力地編纂「仁欽德佐千嫫」,即《大寶伏 藏》。

 

  蔣揚欽哲旺波不會輕易向某個碰巧叫作貝瑪林巴這種怪異名字的人或向貝瑪林巴的轉世表示敬意。但是在他的一個淨觀中,他描述到,每當他需要向蓮師請教問題或需要厘清問題時,他可以只闔上雙眼便到達銅色山和蓮師對話,並享受那裡的會供盛宴。回來之後,他就繼續重新編輯,或就能把事情處理好。

 

  在蔣揚欽哲旺波的某一段話裡,他說,他記得銅色山那裡有些什麼人。有一回他去銅色山,看到角落裡坐著一個「新人」,他從來沒見過那個人,所以感到有點好奇,心想,「這人是誰啊?」

 

  那傢伙戴著不丹語所說的「布瑞」——一種染成紅色的生絲,不丹喇嘛常穿戴,那個人就戴著那種絲巾。蔣揚欽哲旺波非常清楚地描述到:「我不知道他在吃什麼,但他嘴裡和牙齒上有種紅色的東西,他不停地咀嚼著。」就像這樣,蔣揚欽哲旺波甚至不知道那人是誰。

 

  當蔣揚欽哲旺波從淨觀中醒來,隨即說道:「當然,我現在知道了!」因為就在幾天以前,第三世貝瑪林巴在不丹圓寂。順帶一提,不丹人吃檳榔,喇嘛總是在嚼檳榔。但西藏東部沒有檳榔,所以,蔣揚欽哲旺波不曉得那人嘴裡嚼的是什麼東西。

 

  有些人嘲笑伏藏教法,像大乘的人、聲聞乘的人以及所有新譯教派的人,他們也許嘲笑伏藏教法,因為伏藏教法來自比如我剛才提到的那個池塘「曼措巴」。貝瑪林巴的很多伏藏教法取自布姆唐(Bumthang)的一塊石頭岩面上,如果今天你到不丹去,那塊大石頭還在。

 

  伏藏教法就像這樣。以蔣揚欽哲旺波的「一髻佛母(Ekadzati)」儀軌為例,它完全是某天淩晨的產物!某天淩晨兩點鐘左右,欽哲旺波面前有一盞酥油燈。當酥油燈的油快要燃盡、火焰將滅時,發出「冊」的火花聲。對我們這些凡夫來說,那就是燈火熄滅的聲音;但對蔣揚欽哲旺波而言,從那個燈火熄滅的聲音,從那一聲「冊」,出現了 「一髻佛母」的儀軌,這就是伏藏教法出現的方式。伏藏有時也會顯現為夢境的結果。

 

  現在,我要你們把心轉到因乘上。我現在不討論金剛乘,而是以大乘的角度來看,如果仔細閱讀《華嚴經》這類的大乘經典,你會瞭解到,諸佛菩薩曾經祈禱,希望在未來樹木可以給予教法,水聲也可以給予教法。我說的不是密乘,而是大乘教法。所以,如果大乘的人可以接受這種教法,那麼為何不能接受伏藏教法呢?

 

  所以事實上,甚至是邏輯上來說,如果你有時間和能力去仔細研究伏藏教法,便會瞭解到,這些教法不是來自某個被惡魔或其它精靈附身的人的隨意發現。

 

  伏藏教法所言是否是正確的道,你永遠可以這樣對照,例如,你可以拿貝瑪林巴的某一個伏藏教法或某一個主題,和《華嚴經》或《阿含經》的任何一部分作比較,你可以把任何大乘或聲聞乘的教法經典拿來對照。當然,你的心胸必須非常開放,如果你沒有開放的心胸,就永遠無法體會這些教法的深度。如果有開放的心胸,你就會瞭解,伏藏教法與佛經並沒有抵觸,它們反而是相輔相成。

 

  舉例來說,你們今天接受了馬頭明王的教法,馬頭明王就是佛,當然也是本尊。本尊即是佛,在密乘裡,他們是一樣的。

 

  但這種馬、佛的概念,裝不進界限極為狹窄的心,裝不進小小四方形的心。因為對心胸狹窄的人來說,佛陀赤足、穿著體面的袍子。他們總是認為救世主是安詳的,就像聖方濟一樣,有溫和的形象、仁慈、微笑,口中說著「你需要什麼?」「我能幫你什麼? 「哦,可憐的人!」這是像我們這種擁有小小四方形心胸的人所喜歡的。

 

  但那是個概念,概念總是約束你,這就是密續的哲理。概念好比情緒煩惱的祖父,只要有概念,你就一直都會產生情緒煩惱,而情緒煩惱衍生出行為,一個行為又衍生出更多行為,然後行為衍生出結果,像是你的身體、你的感覺、你的自我等等,你整個人就是概念的副產品、附帶產生的結果。如果你讀《金剛經》,佛親口說,那些以身相看見他的人,沒有正見。(「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為了打破概念,密續怎麼做?一般而言,人類總是認為豬是最糟糕的動物,像我們罵人「你是豬」,或認為豬很髒,即使科學家現在已經證明豬十分的聰明。總之,豬在過去被認為又髒又醜,或諸如此類的負面形容。任何被視為最糟糕的東西,忽然間變成本尊;還不只如此,在金剛乘裡,擁有馬頭、豬頭的本尊,是更為真實的釋迦牟尼佛化 身。現在,這些都必須裝進你的腦袋裡,但這很難,這不是那麼容易接受的事。

 

  為何這些東西無法裝進你的腦袋?我今天碰到幾個俄羅斯人,他們提到更敦群培,於是,我想起更敦群培解釋了為何我們無法接受這些東西。他說:「這些之所以無法裝進 我們的腦袋,是因為我們過度相信可相信的事物,過度不相信不可信的事物。」

 

  這就是 我們的問題。過度相信可信的事物,和過度不相信不可信的事物,這兩種情況總是拖累我們。然後看看發生了什麼事?看自己就可以,不必看別人。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10/27 上午 10:45:28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2343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