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漫談托巴(嘎巴拉)在密法中的法義與使用(下)/阿明

您是本帖的第 2869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漫談托巴(嘎巴拉)在密法中的法義與使用(下)/阿明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漫談托巴(嘎巴拉)在密法中的法義與使用(下)/阿明

漫談托巴(嘎巴拉)在密法中的法義與使用(下)/阿明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013-04-23 12:08:56)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製作精美的顱碗供器

 

5. 取用清淨合格的托巴

 

依照筆者自己的理解,對於世出世間的解脫和利益來說,托巴一個極為殊勝增上的方便,有點像是世俗中所說的“催化劑”或“助燃劑”,然而並不是隨隨便便找一個托巴就可以了。這其中有很多的細節需要注意,正如麥彭仁波切在其托巴的著作中所說的“ 瑜伽智者需謹慎,標記截法瓣光滑,顏色形狀及圖案……正確持法共十種。”丹貝旺旭仁波切也曾經開示的:“ 得到不具相的劣等托巴,如果盲目受持,也會感召種種不祥!

 

至於什麼是不具相的劣等托巴,考慮到洩露後會提示無良商人會“照方抓藥”造假,而導緻密乘佛子受騙,因此於此不做詳述,感興趣者可向具德上師或內行的道友秘密請教。現就不易造假的劣等品相,說明三點。

 

第一,骨瓣超過五瓣的托巴不能取用,對此麥彭仁波切開示:“ 餓鬼六瓣乞食碗,達瑪七瓣愚昧痴,納讓八瓣生地獄…… ”從一瓣到五瓣的托巴,均有各自吉祥的種姓緣起,然而從六瓣開始的托巴,就絕對不能取用了,除非具足自生佛像及種子字等極為特殊的情況。第二,邊緣裂開的托巴不能取用,丹貝旺旭仁波切開示:“ 這在典籍中稱為'持明者的命脈中斷',對於受持托巴的修行者很不吉祥!”第三,與邊緣裂開類似,托巴前方猶如刀刃凸起的部分—— “壽劍”,也不能出現破裂、折斷或完全消失,顧名思義如果壽命受損,其他一切皆無從談起了

 

另外,對於內地密乘佛子而言最需要注意的是,取用的托巴必須來自於生前已經獲得超度並已解脫、死後對遺體也不執著的死者,以這兩條標準而言,當今世界恐怕只有來自藏族地區的天藏場的托巴才是合格的。近年來,內地屢屢曝光的無良漢族商人盜掘公墓遺體顱骨製作密乘法器取利的惡性案件!這要求我們內地密乘佛子在選取托巴法器之前,首先要排除此托巴不是內地盜墓所得,切切!

 

6. 略述托巴品相的判斷

 

由於自身的喜好以及授法上師的影響,多年以來筆者一直非常關注托巴法器,曾過手觀看的托巴已近千數,自己曾經獲贈及購買的托巴也近​​二十個(部分已經供養各位授法上師)。由此,對於托巴品相判斷的知識和經驗都是小有自信。

 

一直以來都有道友勸請筆者為其判斷托巴品相,由於興之所致從來是來者不拒,也有道友勸請將品相判斷的知識發佈於網絡以便佛子參考,但顧忌會提示無良商家依之造假而作罷在此僅就商家不容易造假的“瓣數”和“顏色”兩種品相略作介紹。

 

關於托巴的瓣數,麥彭仁波切的開示:“金剛一瓣地自在,又名誓圓一瓣者,大寶兩瓣化小國,蓮花三瓣財自在,慧劍四瓣咒成就,法輪五瓣獲尊上,餓鬼六瓣乞食碗,達瑪七瓣愚昧痴,納讓八瓣生地獄……” 從淺顯的字面上,就可以了解其中的涵義。按照筆者的經驗從一瓣到五瓣,其稀有的排序是四瓣、三瓣、兩瓣、五瓣、一瓣,也就是說四瓣的托巴最常見而一瓣托巴最少見,進而一瓣托巴中中的無縫托巴極少見。從瓣數上講,各種瓣數的緣起意義各有側重並無優劣差別,只是由於“物以稀為貴”的緣由,五瓣和一瓣較為稀有珍貴。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紅色的五瓣托巴

 

在一般密乘會供的念誦儀軌中,尤以一瓣托巴和五瓣托巴提及的最多,這是主要是因為法義的緣故。一瓣托巴主要表以“一真法界”的甚深法義,類似有寧瑪護法主尊一髻佛母的一發、一目與一乳;五瓣托巴則主要是表以五甘露、五方佛、五智慧等密法最為核心的五毒即五智——煩惱即菩提的最極見地。由此,在藏區寺院及其他小型道場中,均公認能使用一瓣或五瓣的托巴作為會供顱碗最為殊勝圓滿。例如,在藏區流傳甚廣的龍欽寧提傳承會供儀軌中就有“稀有單瓣顱碗中……”的詞句。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末學自己收藏的三色托巴

(白色四瓣、黃色獨瓣無縫、紅色兩瓣)

 

關於托巴的“顏色”,按照麥彭仁波切開示,正如密法中白、黃、紅、藍四種顏色對應息、增、懷、誅四種事業。也就是說受持白色的托巴在消除障礙災難方面會較為擅長,同理黃色長於於增上財富受用,紅色長於懷攝眾意,藍色長於震懾、調伏。另外,筆者還注意到有一種有綠色的托巴,據一位伏藏上師說綠色代表著“事業皆成”,因此長於各方面的事業成就。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四瓣藍色托巴

 

7. 增上財運托巴的品相

 

在提問的道友中,有數位羞於開口,但其實非常想了解增上財富受用托巴的品相。事實上,依照密法的傳統,並不忌諱財富,因一切本來清淨,如以利他發心行持,財富是自他二利的利器!

 

事實上,托巴增上財富相關的品相,主要有瓣數、顏色、樹形、財路、牛跡、如意等幾個方面。其中瓣數和顏色,如前文中所述,增上財富而言最瓣數以三瓣者最為尊上,顏色方面以黃色最為增上。但也有紅色更為增上財富的說法,其依據是紅色標增上懷愛事業,以世俗的角度而言:一個人見人愛的這,自然會有諸多善緣饋贈,財富自然也不在話下。然而以筆者個人的觀點,紅色的增上懷愛與黃色的增上受用,仍舊是有所不同,應該說受持紅色的托巴,主要還是增上懷業為主,以職業來說上下級歡喜敬愛,家庭來說夫妻子眷和睦融洽。

 

至於樹形品相主導受持行者財富受用的觀點,在藏區民眾中有最為廣泛的共識。即便是跟一個不識字的老藏民提及托巴,絕大多數也都會知道:“ 生前乞食終生的乞丐的托巴,死後顱骨做成顱碗,如意樹不同於生前富庶者,如意的枝條會朝向供養者的方向,因此這是好的增上財富的托巴!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某黃色托巴中朝向供養方的如意樹枝條

 

這種普遍的認知並非空穴來風,事實上在丹貝旺旭仁波切創建德合隆寺的早期,仁波切特意在果洛達日縣收留了一位老乞丐,後來老乞丐在德合隆寺天藏後,托巴被仁波切截取用於寺院大經堂會供法會至今。德合隆當地的信眾一致認為,就是這個乞丐的托巴增上感生了寺院近二三十年的蓬勃發展。我初次聽聞托巴的種種妙用之時,就听過這種說法,但真正去觀察具體的眾多托巴後才發現,別說是樹枝朝向前方,即便是濃密的樹枝也不是很多見,可以說是百里挑一!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托巴如意樹長有枝葉果實—非常稀有

 

按照經典的記載,除了“如意樹枝條濃密的朝向前方”是最為重要的增上財富的品相之外,其實枝條上的葉子和果實其實也為重要。其意義也不難解釋,一棵樹有了枝條、樹葉與果實,當然是逐漸增上圓滿。只是有葉子托巴比有枝條的稀有,有果實的比有葉子的稀有…… 從這個角度而言,一個極品增上財運的托巴,也可以說是千里挑一!

 

2012 年初,筆者前往東北拜見特尼仁波切之餘,在藉住師兄的家里為一位好友從幾個待選托巴中挑出了一個枝條一般但葉片濃密的托巴,並自信的對好友說:“我敢肯定,你供奉這個托巴會對你的世間財富有很大助益!” 2013年年初,與這位好友遇到時,果然得到了良好的“反饋”。

 

除“枝葉花果”之外,增上財富的重要品相還有如意、牛跡和財路,鑑於這兩種品相易於商人造假,在此不作宣說了。

 

8. “全能”托巴並不存在

 

由於托巴的品相的種類很多,因此很難找到具足各種優勢皆備的“完美”的托巴,正所謂的“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現舉一個筆者自己的親身經歷為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大恩根本上師慈誠藏吾仁波切

 

在結束常住德合隆寺數年的求法生活之前的某天,我驚奇的發現在月怙主慈誠藏吾仁波切的佛堂內供著兩個托巴,一個是白色的獨瓣托巴,一個是黃色的兩瓣托巴,黃色托巴由於年代久遠,看起來像半透明的蜜蠟材質。

 

由於一直對托巴“魂牽夢繞”,我對仁波切的托巴生起了極大的“貪婪心”,好幾天都茶飯不思的惦記著仁波切的托巴。雖然仁波切一直視我為獨子一般,也經常說只要是我開口什麼都會給我,但自己還是覺得向仁波切索要那麼重要的法器,太過於“無恥”。最終在好友益西的鼓動之下,向仁波切開口索要,仁波切起初並不想給,最終仁波切還是答應了,他說:“ 雖然我不想給,但我說過只要是你開口,我都會滿願,你過幾天初十再來吧!那時日子吉祥,我也做些準備!

 

如此,我激動興奮了好幾天,終於到了初十,我早早的到了仁波切的居所。顯然仁波切也早就準備好了,仁波切讓我自己拿托巴,我毫不猶豫的拿了那個白色的獨瓣托巴。之所以那麼堅決,是因為日怙主丹貝旺旭仁波切的佛龕裡也是供著一尊白色的獨瓣無縫托巴,仁波切的侍者還好幾次取出來給我們轉述仁波切所說的種種勝妙之處。結果,仁波切將白色獨瓣托巴里放進了各色的食物和法藥,念誦了很長時間的加持儀軌,最終我得償所願!

 

去年(2012)某天,在與筆者的二姐(她師從於已圓寂的圓光師知巴老人,也能進行圓光鏡卜)閒談時說起了當時那段經歷,二姐當時以天圓光(圓光分為天、金、水三種,所謂天圓光就是以虛空或天空為鏡做圓光觀察)觀察後很惋惜的說:“你當時應該兩個托巴都拿的,白色的獨瓣托巴主導你的出世間修行,而黃色兩瓣托巴則主導你的世間受用財運,你供奉白色托巴一直到返回內地以後是不是求法修行方面一直很好,但財富受用方面卻一直不太盡如人意?次科活佛(即慈誠藏吾仁波切)當時並沒有說你只能拿一個托巴吧?!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外紅內綠的兩瓣托巴

 

二姐觀察的沒錯,自從主供那個白色獨瓣托巴,我在各方面的法緣都很不錯,但世間財富方面則較之差一些。直到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到一個很好的外紅內綠的兩瓣托巴後,世間財富方面才逐漸好轉,至今我也一直主供那個兩瓣的紅色托巴(很多道友都以為我主供那個自生阿字的托巴,其實不然,呵呵)……這也許就是世間所求不得苦的具體體現,正所謂“世間哪得雙全事,不負如來不負卿!”

 

以筆者個人的理解,顱碗盛載代表著五毒(貪、嗔、痴、慢、嫉五種根本煩惱)的本體即為五種佛智的甘露,而這正是佛性的本體,因此顱碗即代表著眾生與諸佛無別的心性本體。由此而言這個世間真正“全能”托巴,並非其他,即是大恩上師直指的心地本淨見地,得到指認後不斷的串習熏修,必然在本有的“眾生本淨涅槃”的基礎上證得“佛陀離垢涅槃” ,試想證得佛陀的果位威力之後,還有什麼願望不能滿足,還有什麼心願不能實現呢?

 

文終引用麥彭仁波切一句教言:“ 上師明妃嘎巴拉,具相三者如依之,一切共不共悉地,真實獲得續宣講。 ”

全文完)

 

多餘的話:請購托巴法器應量力而行

 

 

在末學剛剛準備發布博文之時,與一位網友談及內地密乘佛子請購托巴法器的難題。由於交通不便,內地佛子很難到藏區尋找如何的托巴法器,只剩下網絡和實體的藏傳古玩店鋪選購。且不說內地存在的盜掘公墓遺骨造假的情況,即便是來源清淨的托巴法器價格也高的離譜。對於一位志在嚴格修持密法求取即生成就的密乘佛子而言,這些經典記載的法器又應盡力置辦,讓人感覺頭痛,這也是末學代根藏師兄流通托巴法物的一個原因之一,希望能使內地佛子能請購到清淨如法的托巴法器。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藏人經常隨身供奉的大樂蓮師藥泥擦擦

 

由於央視大量“鑑寶”類節目的引導,內地大眾普遍湧入古玩市場,再加上內地密乘學佛者數量激增,在古玩市場的各種法物價格高的離譜聽一位熟悉古玩市場的道友說,原來在藏區僅是寺院贈送藏民的各種大樂蓮師像,在成都市場已經被炒到數千乃至數万的價格……托巴法器當然也不能置身事外。

 

由於藏區由於電力傳輸穩步發展的緣故,有很多地方已經逐漸採用改用火葬,如此導致托巴的原料供應來源逐漸萎縮,且這種趨勢似乎不可逆轉…… 這種情況,讓很多年輕的密乘佛子感覺托巴法器就像是“高房價”,總是覺得貴,但猶豫徘徊之後就會發現價格更加承受不起。

 

對於此筆者想說的是,購置這種法器還是應該量力而行,如果實在經濟條件不許可就算了,密乘戒中所說的“不受誓言物”的戒條,主要是說有條件而拒絕,因為心懷淨信歡喜但因經濟條件不允許而不能受持誓言物,並沒有什麼過失!還是把精力放在依止上師學修教法為宜,切切!

 

祈願上師吉祥一切皆吉祥!

 

阿明首發於www.aming.cc 

2013.4.23

 

相關博文:

重要] 不要聽風就是雨——關於托巴的Q 聊實錄/ 阿明

重要] 嘎巴拉(顱碗)品相判斷的8 條基本標準/ 阿明

連載] 圓光鏡卜實錄⑦:誰偷了我的顱碗 / 阿明

圖文] 密乘成就者頂骨自生“阿”字三則/ 阿明

圖文] 藏族居士成就頂骨顯現佛像、種子字/ 勝利幢

稀有神奇的釋迦佛頂骨

道友有償轉讓稀有“阿”字托巴,敬請善友滿願/ 阿明

轉發好友三丹藏傳法物流通訊息( 含聖物義賣) ,歡迎關注/ 阿明

嘎巴拉(顱碗)—①“夢迴青藏- 阿明”開張大酬賓/ 阿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9/22 上午 08:59:23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2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2、密法是清淨佛法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人
我要評分: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PlurkfacebooktwitterMyShareGoogle Bookmarksdel.icio.us轉寄好友
<iframe frameborder="0" hspace="0" marginheight="0" marginwidth="0" scrolling="no" tabindex="0" vspace="0" width="100%" id="I0_1411392863240" name="I0_1411392863240" src="https://apis.google.com/u/0/se/0/_/+1/fastbutton?usegapi=1&amp;size=medium&amp;annotation=none&amp;hl=zh-TW&amp;origin=http%3A%2F%2Fblog.xuite.net&amp;url=http%3A%2F%2Fblog.xuite.net%2Fzhmajc%2Fsdjkb%2F4363571&amp;gsrc=3p&amp;ic=1&amp;jsh=m%3B%2F_%2Fscs%2Fapps-static%2F_%2Fjs%2Fk%3Doz.gapi.zh_TW.GpTCjDlVAsY.O%2Fm%3D__features__%2Fam%3DAQ%2Frt%3Dj%2Fd%3D1%2Ft%3Dzcms%2Frs%3DAItRSTPNfLkbTpo0JhRzNXMY6gsmzSctjw#_methods=onPlusOne%2C_ready%2C_close%2C_open%2C_resizeMe%2C_renderstart%2Concircled%2Cdrefresh%2Cerefresh%2Conload&amp;id=I0_1411392863240&amp;parent=http%3A%2F%2Fblog.xuite.net&amp;pfname=&amp;rpctoken=17292331" data-gapiattached="data-gapiattached" title="+1" style="position: static; top: 0px; width: 32px; margin: 0px; border-style: none; left: 0px; visibility: visible; height: 20px;"></iframe>

  又有些人說:“密法不是由佛親口所說,而是由後來的印度或藏地人所創造。”密宗續部有些是釋尊涅槃時作授記,後來才現于世間的,有些則是釋迦佛住世時親口所說,如印度南方米積塔前所說的《文殊真實名經》、《時輪金剛續》等。《二觀察續》雲:“如來先說有部、經部、唯識、中觀之法門,此後宣說密宗金剛乘。”《時輪金剛後續》雲:“具德米積塔之前,法界十力大尊者,宣說諸佛之密續。”如今藏文《大藏經》(德格版)僅經、續部就有一百零三函,其中二十多函是密宗續部。有些密續是蓮花生大師等大持明者以神變從龍宮、烏金、香巴拉等刹土迎請到這個世間的。當年阿底峽尊者來到藏地時,看到桑耶寺娷疆麻袨I的密宗續部後感歎地說:藏地密法遠比印度殊勝,印度也見不到這麽多的密典。在漢傳《大藏經》中也有很多唐密續典。又據唐密傳承,大日如來于法界宮說《大日經》、《金剛頂經》等。金剛薩埵結集並于南天竺鐵塔,待人弘揚。其後釋迦佛滅後七百年時,龍樹開鐵塔,親禮金剛薩埵,受金胎兩部大法,傳之弟子龍智,龍智傳給金剛智、善無畏等廣弘。是故應知密法並不是後來的印度僧人或藏族喇嘛們所發明的一種法門,而是十方諸佛菩薩千經萬論的究竟精華,一切天龍護法畬犰u護的如意寶。密宗的見修行果,並不與顯宗相違背,而在顯宗中也有間接的宣說,麥彭仁波切在《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中作了詳細的論述,本文也已在下文分成了幾個方面進行闡述。而且藏地顯密圓通的高僧大德比比皆是,衆多成就者廣大的弘法事業,奇迹般的修證經曆以及不共同的瑞相顯現也是密法殊勝的一大明證。他們弘法的足迹已經遍布全球。

  但是在末法時代,佛教中既有證悟又能宣說的大德日漸減少,人們對佛法的深義越來越生疏,對佛爲不同根機人所說的法漸覺混淆,于是以分別念抉擇聖教密意的現象逐漸滋生和蔓延,其中遺患較大的是某些根據有限的史料考證以及根據他們所理解的尚未達到究竟了義的知見,便動辄否定這個,質疑那個。在顯宗中,有人否定第三轉法輪如來藏光明的甚深見解,還提出大乘教法非佛所說,乃是後來的龍樹菩薩等論師們所造。他們還用《阿含經》等第一轉法輪的經典爲教證,來否定無上密乘的見修行果,這是以凡情測聖意的典型例子。我們試舉一個比方,有人以教給小學生的一些知識,去硬套大學堛滷虴驉A並說大學教材中許多地方與小學生教材不符,因而必有錯誤,這樣誰聽了都會啞然失笑。同樣,佛陀因材施教,爲上根利器者直接宣說了大乘的無上密法,爲中根者宣說了大乘顯宗,而爲小乘根器的人暫時先說了相應的小乘教法,再逐漸將他們引向大乘。如果拿佛陀暫時的一些不了義的教法去硬套了義教法,無異于同拿小學知識硬套大學教材一樣可笑。不僅如此,並且佛陀還明示謗法過失的嚴重,因此,他們不但自趨惡道,同時也斷滅了其余衆生的善根。

  又有人以發現婆羅門教也有一些類似于密法事續部的儀軌,如燒護摩等等,便斷定密法是從婆羅門教發展起來的一種外道教派。此言委實可笑,密法自有其嚴密的傳承系統,並且以無上見解的攝持,衆多方便都可轉爲無上道用,它是甚深微妙的法門,凡夫分別心難以窺其堂奧。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想想,佛所說的人天乘的教法中,有許多的內容也可在外道典籍中找到,那麽是否就可以因此而斷定人天乘佛教就是外道了呢?這是最簡單不過的道理,可惜就有人一直在牛角尖媃p不出來。其實出此言者也情有可原,因爲條件所限,他們對無上密法知之甚少,藏文《大藏經》中二十多函的密續至今才開始有人將其中少數翻譯成漢文,系統的密宗論典也少見翻譯。只聽說了一些雙運、降伏、護摩等的甚深行爲,便作出了如此大的判斷,即使從世間“治學”角度講,也有失偏頗,更何況針對的是凡夫難以測知的無上密法。

  考證到底適不適合于佛教?我們試作一分析。首先,從它的過程來看,人們是以有限的手段,而得到有限的發現,再經過帶有個人主觀傾向的推理,而得出了某些結論。這中間的三個環節,都明顯存在著局限性,使它無法准確地還原出曆史的真相,因爲一段時間後,隨著實踐手段的更新、新發現的補充,推理者思維定勢的改變,舊有的結論必然面臨著被新的結論替代的命運。新的結論又同樣受著上述三個局限的制約,而又將被更新的結論推翻,現在新被發現的人類出現的時間正在不斷向前推進,生物進化論地位的動搖,都是最好的例證。

  而將考證加之于佛教則更不合理。無論借助于什麽先進的儀器,人們考證的手段歸根結底是通過人的眼、耳、鼻、舌、身五根,來獲得相應的資料,五根暫時在人界範圍內可以無誤地攝取名言外境,但對上面的天界或下面的餓鬼界、地獄界等已無能爲力,更何況對勝義實相,相對出世間的羅漢、菩薩、佛來說,五根所獲取的實際上正好是錯誤的信息。佛的殊勝妙好的報身與遠離形相的法身、無量神變等等無法用五根觀察得到。《四十二章經》雲:“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衆生在未證聖者果位之前,心爲妄想所蔽,因此所見皆爲迷亂,不足爲憑。故必須依靠上師三寶的教言,依教奉行。《等持王經》也雲:“眼耳鼻根非正量,舌身意根亦非量,設使此根爲正量,一切聖道有何用?” 人的第六意識的推理很大程度上決定于個人的見解、感情傾向等因素,不同的人或同一人在前後不同的時期堨i能會從同一根據推出完全不同的結論的現象,而對已遠離了分別念的出世間法,更是如聾如盲,無從下手。比如,佛菩薩們可以“一身複現刹塵身”,同一時間內可在多處幻化示現,如蓮花生大師到藏地後顯現衆多事業,不同衆生所見非盡相同,後世發掘出的有關蓮師傳記的伏藏品中的記載也各有差異。若以只能有一種蓮師曆史的觀點去考證研究,在凡夫分別心看來似乎合理,但顯然與曆史不符。有人從考證的立場出發,竟然提出了“龍宮何在?”的荒謬問題。豈能以現代科技水平尚未足以發現龍宮,而質疑佛經中關于龍宮的論述?現代科技的前沿尖端,如宇宙探測、“克隆綿羊”無一不證明了佛經的准確,而成爲佛經的最好注腳。而且發出這樣的疑問,表明其已對佛寶、法寶狐疑不信,因此于皈依戒上也已經違犯。簡言之,考證很難作爲評判佛教的依據。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9/22 上午 09:37:06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3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特尼仁波切亞青之旅:一日三殊勝/阿明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009-05-28 12:47:08)
分類: 授法上師

特尼仁波切亞青之旅:一日三殊勝/阿明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耶巴喇嘛生前好友嘎藏德澤與仁波切

 

  近期,特尼仁波切攜佛母及末學等一行五人,專程前往亞青寺拜望當今弘揚大圓滿實修竅​​訣的碩德賢首阿秋喇嘛仁波切。雖然此次拜見緣於亞青益噶活佛的誠摯邀請,但也是特尼仁波切多年的夙願。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特尼仁波切在拜見阿秋喇嘛之時

 

  仁波切本預想會在亞青停留幾日,然由於各方面的原因,在到達亞青當日拜見阿秋仁波切後,轉天很早就離開了。

 

  特尼仁波切此次亞青之旅,雖然短暫但一路上殊勝因緣很多,末學原本想慢慢以連載形式記述,然在仁波切離開亞青的當日之內,顯現了三個不可思議的殊勝因緣。末學深感稀有歡喜,因此先行擷出與大家分享。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亞青益噶活佛為仁波切送行

 

  524日清早,仁波切踏上返程之旅,一路上仁波切非常的歡喜,一直在開著玩笑並跟著汽車的音響哼唱。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仁波切在雪山之前

 

  當汽車到達亞青至甘孜之間最高的山口時,在仁波切的提議下,大家下車拍照。就在拍照的時候,仁波切指著身後神山說:這座神山里有很多的伏藏,今天我有獲取伏藏的殊勝緣起。聽到這,我非常的歡喜,暗想:仁波切會掘取伏藏?

 

  我一路上細心關注,隨時準備拍攝仁波切掘取伏藏的視頻,然而仁波切一路上忙著加持在路邊等候拜見的信眾,根本沒有掘藏的意思,一直到了甘孜縣城仍舊如此。仁波切今天還會掘藏嗎?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仁波切在康巴賓館門口

 

  仁波切剛剛在甘孜縣城的康巴賓館住下,大門口已經被聞訊趕來的信眾堵的水洩不通,我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說服信眾耐心等仁波切吃完午飯。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仁波切在餐館為信眾加持

 

  即便是在吃飯的時候,仍舊有信眾請求仁波切加持,這雖然不太禮貌,但仁波切還是慈悲的賜予了加持。

 

  就在仁波切剛剛踏出餐館之時,一位身著漢裝的中年藏族男子,手捧托巴(梵語為嘎巴拉,漢意顱碗,是密宗極為重要的法器,蓮師左手所持的就是托巴。一般為咒士、忿怒尊、以及瑜伽士的標誌。)向仁波切合掌致敬,示意將盛滿供物的托巴供養仁波切。仁波切一見如此,大聲的說道:阿擦擦,阿擦擦,頂哲耶華,頂哲耶華!(哎呀呀,哎呀呀,緣起殊勝,緣起殊勝!)

 

  仁波切沒有馬上接受供養,而是讓中年男子收起托巴,到賓館內進行正式供養。接著,仁波切詢問了男子的大致情況,問他是不是一個咒士(藏語鄂巴或鄂羌,漢譯漢意大致是修持密咒乘者,或者修持精要乘者。在藏傳佛教也屬於僧團,守持)可以密乘戒,一般蓄發、身著白色袈裟,可以娶妻生子,但並不簡單等同於內地的居士。),男子很謙卑的說自己僅是一個普通藏民,名叫嘎藏德澤(普賢慈悲大樂)。

 

  然而,仁波切小聲的跟我說:他沒有說真話,他是個咒士,且有一定的成就,我說的對不對,你慢慢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嘎藏德澤向仁波切供養托巴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嘎藏德澤供養的托巴

 

  返回賓館時,仁波切的房間已經被眾多的信眾堵死,嘎藏德澤在仁波切帶領下第一個進入了房間。嘎藏德澤進行了正式的供養,說了很多讚歎上師、祈禱加持、祈願住世佛行廣大的吉祥頌詞,然後恭敬的奉上了托巴。 

 

  特尼仁波切則歡喜的示現神變,將三根哈達在虛空中一抖結成了一個長壽金剛結,並應請為嘎藏德澤做了消除障礙的加持。

 

  此時,由於前來求見的信眾太多,賓館的負責人怕出現問題,懇請仁波切換至大門口的房間為信眾加持。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在賓館門口等待仁波切的信眾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仁波切手持伏藏天鐵金剛橛在甘孜康巴賓館為信眾加持

 

  就在仁波切為信眾加持的間歇,嘎藏德澤主動找到我,請我轉告仁波切,他還要供養一個非常殊勝的寶貝,並說:這個寶貝,放在我這只對我自己有好處,但是仁波切是大成就者,放在他就可以利益廣大的眾生,成就不可思議的功德事業。經過詢問,我了解到,嘎藏德澤是一個咒士,是藏區著名瘋行神通自在者耶巴喇嘛的生前好友,而此次要供養仁波切的寶貝則是耶巴喇嘛圓寂之前三四年贈送給嘎藏德澤的珍貴聖物。

 

  嘎藏德澤託我幫助其成就這個願望,我當然一口答應,他於是高高興興的回家取寶貝去了。

 

  仁波切經過整整一個下午的辛勞,至少加持了數千人,然而信眾還是源源不斷的湧來,仁波切實在是無力應付,於是在一位甘孜居士的迎請下,到其家中暫作休息。

 

  晚飯後,仁波切繼續在居士家為信眾加持,直到晚間十一點的時候,嘎藏德澤終於趕來了。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嘎藏德澤敘述幻化舍利的由來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整整一大包幻化舍利

 

  他不但帶來了寶貝,而且還帶來了一個驚喜。原來,嘎藏德澤在返回家中後發現,放在他自己口袋裡的神變金剛結中不知何時出現了很多白色的幻化舍利子,收起來整整一包。說著,嘎藏德澤取出舍利子請仁波切觀看,仁波切觀看後也讚歎稀有。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部分幻化舍利

 

  此時,嘎藏德澤將舍利子全部奉上供養仁波切,但仁波切謙虛的開示道:有如此殊勝的顯現,並非是我有什麼修證功德的緣故,而是猶如《普賢上師言教》中老婦禮拜狗牙幻生舍利​​一般,完全是由於你自己對上師三寶的信心所獲加持所致。這是你的功德,不是我的,這些舍利子你自己拿去與眾生結緣吧。說著,仁波切僅從嘎藏德澤手中取了幾顆舍利子,留作紀念。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嘎藏德澤與大眾結緣舍利

 

  這時眾人一哄而上,“謝謝之聲”此起彼伏,嘎藏德澤慈悲的給在場的每個人都結緣了一顆幻化舍利。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嘎藏德澤供養仁波切的黑色伏藏石

 

  最後,嘎藏德澤奉上了那個寶貝,原來是一塊不是很規則的扁圓黑石,黑石油亮亮的且遍布著白色的網狀紋路。仁波切一見便知道不是俗物,詢問黑石的由來和供養的緣故。嘎藏德澤講,雖然從未見過仁波切,但在昨夜夢中親見仁波切並供養托巴,知道緣分殊勝,於是按照夢境供養仁波切托巴。當中午親見仁波切時升起無比猛厲的信心,堅信上師就是蓮師化身的大成就者,於是臨時決定供養黑石。而這塊黑石,則是好友耶巴喇嘛生前送給他的禮物,是一件很稀有的伏藏石。希望仁波切能將此伏藏石中的教法抉擇掘取以利益眾生。仁波切欣然應允,在場的大眾歡喜非常,得未曾有!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仁波切手持伏藏石

 

  此時,我忽然憶起早上仁波切在山口雪上之前所說“今天我有獲取伏藏的殊勝緣起”的甚深密意。

 

  特尼仁波切在一日之內,顯現受供托巴、幻現舍利、獲贈伏藏的三種殊勝,功德真的是難思稀有,加持真的是迅猛非常!

 

  喇嘛欽(上師知),祈願仁波切身壽堅固猶如金剛,事業廣大充塞法界!

 

  ——以上所述,如有興趣機緣者,可以到甘孜向嘎藏德澤當面徵詢,我可以提供聯繫方式。

 

  關於幻現舍利的功德,對於特尼仁波切來說並不算甚為稀有,就我本人而言已經數次親見因仁波切功德而幻現的捨利,如將煙灰加持為捨利及足印石上降下的捨利等等。

 

  末學以為此次幻現舍利公案甚為稀有的原因,正如仁波切所開示是由嘎藏德澤“對上師三寶的信心所獲加持所致”。返觀自身,與咒士嘎藏德澤相比,猶如身處海藏之中卻為飢渴所苦,每日於上師左右卻已成佛教油子,對上師生不起猛厲信心,如此慚愧非常!

 

祈願生生世世不離師!

祈師不捨我等拙劣徒!

阿明首發於www.aming.cc

2009 527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9/22 上午 10:30:49

 3   3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421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