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宗薩欽哲仁波切對三位弟子的惡作劇紀錄片《真師之言》線上看

您是本帖的第 155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宗薩欽哲仁波切對三位弟子的惡作劇紀錄片《真師之言》線上看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宗薩欽哲仁波切對三位弟子的惡作劇紀錄片《真師之言》線上看

真師之言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mnJJzOhWwA

 《真師之言》(Words of My Perfect Teacher)是一部關於不丹佛教導師宗薩欽哲仁波切(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Norbu Rinpoche)及其西方追隨者們的影片。這些追隨者包括一名加拿大工程師,一名英國占卜師和本片的製片人。通過紀錄下弟子們追隨導師的一段旅程,李斯莉•安•巴頓(Lesley Ann Patten)拍攝了一部關於這位富有感召力的佛教導師生動有趣的電影。巴頓原本是想拍一部以導師宗薩欽哲仁波切為主角的電影,結果卻變成了一部和其他人一起追隨、謁見導師的紀錄片。導師和弟子之間的互動及溝通帶出了佛陀的教義。伴隨著斯汀(Sting)及眾多才華橫溢的藝術家極富異域風情的生動配樂,觀眾們展開了一場愉快的旅程。通過這個故事,我們認識到佛教在當代的意義,從而體現出佛陀的教義是如何惠及大眾的。

        宗薩欽哲仁波切是著名的藏傳佛教導師,同時還因為其電影製片人的身份而聞名。對於一名喇嘛而言,這是個非傳統的角色。他的電影生涯始於同貝納爾多.貝特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合作的《小活佛》,隨後又創作了《高山上的世界盃》(2000)和《旅行者與魔法師》(2003)。他在電影中宣稱, 像他一樣的仁波切在一千年前的時候,用的是畫唐卡來表現佛的智慧與慈悲,而現在的他是在利用最新的現代電影技術來做相同的事。

        從宗薩欽哲仁波切旅居倫敦的住所開始,巴頓追隨著導師的腳步到了德國世界盃,而在9.11恐怖襲擊後不久,隨即到了美國,最後回到不丹,在那裡我們見證了宗薩欽哲仁波切擔任傳統角色的形象。一路上,巴頓還順便在洛杉磯拜訪了創巴仁波切(Trunpa Rinpoche)的兒子格薩爾•木克坡(Gesar Mukpo),以及動作電影明星斯蒂芬•賽格爾(Steven Segal)。他們是兩位在西方世界裡被確認的轉世者。

        什麼是一個圓滿的導師?圓滿的導師又是長得什麼樣?在傳統寺院中長大的宗薩欽哲仁波切試圖用一種現代的方式來幫助他的西方弟子們,但又不偏離佛教的深層教義。與此同時,宗薩欽哲仁波切對他的傳法上師和受到高度評價的傳統導師們表達了由衷的敬意。

        本片中宣講的佛教教義以日常生活的片段呈現出來。同時電影還探討了金剛乘佛教中導師的角色、行為和導師的重要性。師生之間的談話揭示了虔誠以及師生關係的意義:

                “他不僅僅必須是你審視自己的一面鏡子,而且還得是一名殺手,你僱來徹底殺死‘你’的人……弟子應該像病人,導師就像是醫生……”仁波切解釋道。

        如果有人為影片中滑稽的笑臉以及大量啓發詞兒而絕倒,我會毫不驚訝。弟子們對這位喇嘛的太“普通”會很惊愕。他煮食、品酒、看足球,還有遲到。電影中那位電腦工程師這樣評論他的:“如果他是一個覺悟的老師,那他幹嘛不表現出像個覺悟的人呢?”

                “當你沒有執著,沒有煩惱,也沒有壓抑的時候,……你還想要怎樣的覺悟呢?”

        觀賞這部電影的同時,我們看到了師生之間的互動,世界杯中球迷的衝突,紐約恐怖襲擊的瞬間,最終淋灕盡致地刻劃了“心是快樂和痛苦的主宰”這一主題。這部電影還浮光掠影地呈現了藏傳佛教的傳統和不丹這一佛教國家,那裡具有和全球其他國家截然不同的傳統和景象。

        電影以仁波切進入禪修閉關和弟子們踏上返程作為結束。他以讚美佛陀作為結語:

                “最後,這是多麼的奇妙,即使是佛陀的身體,也不是永垂不朽 ……”

          無常的一個終極表現。

─第十七世大寶法王─

第五世大寶法王德新謝巴曾經授記說,任何跟蔣揚欽哲汪波和蔣貢羅卓泰耶結上法緣者,都會得到解脫。另外當時還有一位大伏藏師秋吉林巴,他們三人被稱為「欽貢秋三士」。都是推行「無分別教派」的大成就者,秋吉林巴是因為欽哲汪波和第一世蔣貢仁波切,而變得非常出名,所以,蔣貢仁波切不僅是在岡倉噶舉中這麼重要,他的佛法事業可說已經無分別地遍及到所有教派裡了。


─秋竹仁波切開示於佛法雜誌大界神幻─

本會導師 白玉塔唐 秋竹仁波切公開推崇道:宗薩仁波切的教法十分犀利,如同利刃劃頸,頭斷人不知,卻又深富啟發。本人特別讚嘆推崇宗薩仁波切無私無覆得菩提發心,這種不限人種、區域,一律平等教導的精神,在藏傳佛教實屬難得。在現代,願意真正教導西方人或華人的密宗師父寥寥無幾,能做到超越教派、超越國度、超越種族的宗師更是稀有難得,是真正貫徹佛陀種性平等的理念,而宗薩仁波切正一步一步、確確實實的在實行。

本會導師再次呼籲我們於末法時代,能獲得如此摩尼寶般的善知識,實應慶幸宿植德本,更要好好珍惜宗薩仁波切的佛行事業,在其座下努力聞思、學習。個中心更要互相團結,不要互扯後腿,這也是我們身為佛教徒,能為佛法興盛、善識住世,所盡的微薄之力。

本人的團體雖然不大,但支持善知識及佛陀教法的決心,絕對不落人後。也希望有緣接觸到大界神幻的讀友,以及我的所有弟子,都能一起親近、護持這位摩尼寶般的善知識──宗薩仁波切。


─ 第十六世大寶法王與第二世宗薩仁波切會面 ─

我對於能夠款待這樣一位偉大的上師感到激動不已。儘管當前是多事之秋,他卻讓我感到全然的安心。


─ 祖古烏金仁波切 ─

在整個西藏和康區土地上,沒有人比得上這位叫宗薩•欽哲的上師。因此,我到那裡去澄清一些疑點,儘管我並沒有要請求任何一部大法教。對於任何我所提起的偉大上師著作,宗薩•欽哲都很熟悉,他同時也熟知每位伏藏師的所有伏藏法。大家都說,他是他那個時代最博學多聞的大師。別忘了,這種成就可不能等閒視之,因為跟他同一時代,還有許多博學多聞且圓滿成就的偉大上師,然而他卻被公認是「勝利旗幟之頂」。

….離開之前,我再次拜訪了敦珠仁波切,向他請求來自他自己心意伏藏的普巴金剛灌頂。當我在他那邊時,聽到了他跟幾位在他身邊,來自拉達克(Ladakh)與古努(Khunu)的喇嘛們說:“不要再浪費時間和我在一起了。上甘托克去,真正的蔣揚•欽哲住在那兒!難道你們不知道他是無垢友尊者的化身嗎?不只因為你們來此見我是個錯誤,且因為你們對這麼偉大的上師視而不見,也讓我感到不安!”

這些人離開之後,敦珠仁波切轉向我說道:“這一陣子我叫很多人到甘托克去見宗薩•欽哲。”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8/9 上午 09:57:30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2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有關『宗 薩 蔣 揚 欽 哲 仁波切』

十九世紀,西藏的佛教興起不分宗派運動,賦予原本豐富的西藏精神文化更多的活力;在此期間,宗薩蔣揚欽哲旺波是西藏非常出名的不分宗派大師,他與其同時的姜貢康慈和姜貢羅多旺波,共同開創了包容的精神。

宗薩蔣揚欽哲汪波具有豐富的學養及高深的修持,在他去世之前,預言了自己下一世將有五個化身。第二世蔣揚欽哲卻吉羅卓,生於一八九六年,是其事業化身,亦為主要的繼承人,他擁有所有派別的傳承,也是本世紀最出名的西藏大師。許多仁波切皆出自其門下,一九五九年圓寂於錫金。

第三世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於一九六一年出生於不丹,為已故寧瑪巴法王敦珠仁波切的長孫,七歲時被達賴喇嘛、薩迦法王及葛瑪巴認証為卻吉羅卓的轉世,由頂果欽哲仁波切為其行昇座禮。西藏人公認他是第三世欽哲的主要傳承持有人。他曾經在薩迦學院研習佛教哲學,並接受頂果欽哲仁波切、達賴喇嘛、葛瑪巴、薩迦法王、及敦珠仁波切等各派大喇嘛的灌頂和教授。

薩迦法王曾經談到:第一世與第二世欽哲仁波切都真的是佛以人身來示現,無論他的禪定、說法、著作及修持,都是凡夫所不能思議的境界;第三世的欽哲仁波切雖然其身與前兩世不同,但他的心與前兩世完全一樣。目前經常在世界各地宏法,也因為他的機智過人,教學方法清新,所以他的教授廣受歡迎。

竹千法王曾說過:欽哲仁波切是文殊菩薩在二十世紀的化現,對欽哲仁波切有十分的信心,就能得到文殊菩薩十分的加持。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8/9 上午 09:59:11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3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作者 烏金督佳仁波切
 
蔣揚確吉羅卓圓寂之後,有三位轉世,其中經薩迦法王和頂果欽哲仁波切認證的就是突登卻吉嘉措,現在的宗薩仁波切。薩迦法王受託尋找轉世,尋到之後保密了七年,並說:「在這三位轉世中,若認證敦珠法王長子董謝聽列仁波切的長子為宗薩寺確吉羅卓仁波切的轉世的話,對眾生和佛法會有最大的利益。」
 
在薩迦法王未認證之前的二年,聽列仁波切曾帶他的兒子到菩提迦耶朝聖。當時頂果法王也在菩提迦耶,曾對羅卓仁波切的侍者札西南嘉說:「這就是確吉羅卓仁波切的轉世。」侍者問:「要是薩迦法王認證另一位怎麼辦?」頂果法王回答:「如果薩迦法王有神通的話,就只會認證他。」
 
宗薩仁波切七歲時,頂果法王在錫金的寺廟,為他舉行坐床典禮,並擇吉日給予他無死度母心髓長壽灌頂;還教導他藏文字母ghagakhanga等,自此以後,在頂果法王座下接受上千灌頂。坐床之後,我本人(鄔金仁波切)曾陪同宗薩仁波切到達蘭薩拉麵見觀音怙主,最主要是去接受皈依戒和接受法名。當時觀音怙主送給他一尊佛像及一件衣服,並為他取名為突登卻吉嘉措;對他說道:「你前世是一位學理淵博通達的成就者,這一世也必須和前世一樣。」
 
宗薩仁波切從薩迦法王座下接受道果傳承教法及續部全集的所有教法的灌頂,可以說薩迦派的灌頂在法王座下都已完全獲得。截至目前為止,宗薩仁波切共親近了五十位上師,在其座下接受灌頂。雖然不像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接受七百大冊的教法,但是在當今所有轉世的上師中,他已算是接受最多教法的一位。
 
他的第一位指導老師是羅卓仁波切的事業金剛確滇。確滇在指導宗薩仁波切的期間,身體無任何病痛,有天晚上自然入睡,隔天早上就圓寂了。第二位老師為上一世的一位出家眾弟子蘇渣,他是一位很好的僧侶。第三位老師是鄔金仁波切寺廟(秋林寺)的一位喇嘛,他負責教導念誦讀寫。之後為烏金喇嘛和香竇貢噶(前一世的弟子,也是一位很好的上師)。
 
薩迦佛學院一成立,宗薩仁波切就在堪布阿貝的座下研讀經論約七年之久。他的學習無人能比,尤其善於辯論。至於閉關的修持,六個月的關共閉了四次,三個月的關約六、七次,為弟子灌頂,第一次是在不丹給予敦珠新岩藏的灌頂,總共有一萬五千人受灌,為時一個多月。又在不同的時刻傳了一次,共給了二次敦珠新岩藏教法的灌頂。另外在比爾給了秋吉林巴新岩藏寶藏教法的灌頂。在西康宗薩寺給了教很清楚。
 
烏金仁波切和宗薩仁波切非常的熟,也很了解他的個性。他總把最不好的表現給別人看,但一個人獨處時,最好的部分就完全展現出來,這就是他獨特的個性。他做別人沒有做的事,在世間法上,絕不依傳統、反傳統,創造自己的風格。但仔細觀察現今世上,法上應怎麼做就那麼作,真正如法去做的就是宗薩仁波切了。他不高興把他所做的事告訴別人,他一定會問其他人,我說了什麼?他有沒有說我作了什麼壞事,有沒有說我有很多女朋友。因為沒有人說,他很痛苦。不像有些上師暗中做些隱密不為人知的事情,雖隱密在做,卻為大眾流傳著。宗薩仁波切常問-為什麼我都在做,別人卻不講,到底是何原因?例如:我有很多女朋友,薩迦法王一定知道,也應該有所聽聞,可是他從不問,也不提這件事,這實在令我擔心。還有一次宗薩仁波切自己向頂果法王報告,他有多少女朋友這件事。而頂果法王卻只有雙手合掌說:「是的。」,也沒罵他,這為什麼,令他很擔心。前幾天,他跟我說:「我做了很多壞事,薩迦法王卻對我愈來愈好,這是為什麼呢?」他的個性就是要大家說他不好,可是沒有人說他不好。
 
有一回,他在巴黎,戴著很長的假髮和胸罩走在香榭大道上,要我走在後面注意有沒有人看他。很多人走在路上卻不看他,當我告訴他:「路人都是看我們這些穿喇嘛服的。」,他立刻把假髮和胸罩都脫掉,嘴裡直嚷著:「這真沒有用!這真沒有用!」。他在加拿大,只有他一人的時候,他就穿僧服修法。課誦時,必須要沒人看到,他才做功課。人多的地方,他就會帶很多女朋友去看電影,他說要讓很多人都看到;但沒有人會去說他這些事。有時候他問:「堪布貢噶旺秋常會指責弟子,要他們做一個好的出家眾,可是他從未責罵過我,這是為什麼呢?」
 
仔細觀察他,不管他有多少財物,只要用於法上的,他毫不吝嗇;不是用於法上的,他就不會去花這個錢。至於供養上師的物品,他也絕不吝嗇。薩迦法王有次到比爾,他把前一世仁波切珍貴的佛像、經典和塔都供養給法王。供養前還問我「好不好?」我是覺得可惜,可是他一點也不覺得。他可以說是一位很特別的上師,愈是親近他就愈能了解到他的深處。他的口中是什麼都說得出來,但他內心所想的是絕不會說出來的。例如:他要往東去,他定會說往西走。我經常跟他說-欽哲仁波切有七種不同的法必須由他取獲和修持,而你除了這七種之外,還要加一種,就是「說謊」。
 
他的確是第一世、第二世蔣揚欽哲旺波的轉世,但他自己卻不認為他是一位這麼重要而珍貴的轉世。我們常跟他說第一世和第二世仁波切是多麼重要和珍貴的上師,但他卻不這麼認為,他說他們沒有到過洛杉磯、好萊塢,也沒坐過飛機,他們一點都不重要,我才是全世界三十七個國家的上師。嘴巴雖然這麼說,但其實在他心中第一世和第二世仁波切和佛是無二致的。
 
平常他都說他不會卜卦,但其實所有的事情,他是完全了知的;關於這一點我是很清楚知道的。有時候他會說,在那個時候我就是這麼想的,由此可以確定他對於情況是了知的。還有前二世的欽哲仁波切都是修持大威德忿怒文殊有成就的,因此這一世也必定有極大的慈悲和力量;但是他總說自己沒有任何的能力和力量。他說:「我的功德主們經濟情況愈來愈不好,不管我修多少法,他們的情況都是每況愈下。」
 
實際上,他和其他人是不同的。看他所行的事業就知道他都是在弘揚護持佛法的。他護持西藏及印度的宗薩佛學院,還有西藏閉關關房的費用。在印度、不丹也有他護持閉關的行者;可見他的確有能力護持弘揚佛法事業的。他絕對不會浪費他自己的時間,只要一有時間,他馬上修法或舉行大法會,他所做的事,絕對是有利於佛陀教法的講說和修行。有時候他會說該有一部好車子,可是他又說這在因果上是不容許的,因此而作罷。嘴巴去講這是合法不合法是容易的,人人會講,但是像這樣真正去想這是合法不合法的人,卻是非常的少。如此觀察他隱密的作為時,可以發現他許多特殊不共的地方。如果你愈觀察宗薩仁波切,你會愈覺得他好;但是你若不觀察他,你會覺得他是一個瘋子。
 
寧瑪巴曾在菩提迦耶舉行一次會議,會議中有幾位轉世仁波切建議成立一個團體,並應迎請宗薩仁波切參加。當時有位祖古提到宗薩仁波切是薩迦巴,絕不能讓他加入。宗薩仁波切聽了之後,表示非常的高興,且從沒有這麼高興過。那一年會議結束後,寧瑪巴在菩提迦耶舉行大法會時,宗薩仁波切決定把他在菩提迦耶原預定蓋薩迦寺的一塊很大的土地獻給了寧瑪巴。他所做的事就像這樣-在薩迦巴說宗薩仁波切是寧瑪巴,在寧瑪巴說他是薩迦巴-他卻很高興。
 
在沒有神通的眾人中,我算是最了解他的。他有時會叫我到他身旁,然後說了好多好多的話;但我知道他講的都不是實情。我坐那兒是要看他做什麼事情,而不是聽他說些什麼事情。要是我聽到有人說宗薩仁波切要去當小偷,我可以肯定他一定說過這樣的話;但是如果有人說宗薩仁波切是小偷,我絕對不會相信的。我對宗薩仁波切是有這樣的信心,他是個什麼話都說得出口的人。例如:他會說誰是他的女朋友,實際上他和那人一點關係都沒有。我觀察過幾次,當他這麼說時,根本和那人一點關係都沒有。不管第一世、第二世或這一世的宗薩仁波切都是不分教派的上師。在教派上絕不會有偏失、偏頗的。對人種他也沒有分別。但是如有西藏人在場時,他定說西藏人不好;有不丹人時,則說不丹人不好;他在東方人面前會說歐美人的頭髮、體態等多麼的優美;到歐美國家則說東方是個非常美的地方,佛法非常的興盛,你們就像猴子一樣。他雖年已過四十,但是習性還是和小時候一樣,根本沒有改變過。八歲時作的表情,現在還是這樣,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會非常長壽的。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8/9 上午 10:01:54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4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我的堪布 ─ 貢噶旺秋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開示

西藏人有很多壞習慣,其中一個壞習慣,就是經常有人把一個人的名字所代表的階級,看得比那個人的品質還要重要。舉例來說,我自己,不管你相不相信,或是真是假,現在用蔣揚欽哲仁波切轉世的這個名字,上一世欽哲仁波切正好是堪布貢噶旺秋仁波切的老師,所以從階級的立場來看,我坐得比堪布高。但在今天晚上開示之前,我要先告訴你們,你不該受座位高低的騙。實際上就是因為階級的緣故,讓我吃這樣的苦頭,必須坐得比堪布高;其實堪布比我更有學問,又是一位好的修行人,更是我的老師。

雖然這樣說,有時候頭銜或階級還是有它的功效,如果不是因為這個頭銜、名字或階級的緣故,堪布仁波切不會在這個地方,因為如此,我現在要講個短故事給大家聽,同時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我永遠忘不了1982年的冬天,那年我在錫金的西部,預備建一所小學校。那堳D常落後,沒有電,那天晚上,連燈都沒有,那時有一位又老又疲憊,連衣服都穿不好的一位老人到我這堥荂F他背後背了一個很大的包包,他向我頂禮三次,而且好像有一點顫抖的樣子。我問他:「你是誰?」他說:「我是貢噶旺秋,我今天到這堥荂A是因為你叫我來的。」

這之前當然有更多的事情。

22歲時剛好完成佛教哲學的訓練,我問我的根本上師,我這一輩子該怎麼過?多半根本上師都回答,我這一生應該努力試圖恢復宗薩佛學院。

宗薩佛學院,以前在西藏是非常聞名的一所學校。一直到今天,實際上在西藏一些最出名的學者、作家,尤其是薩迦、寧瑪和噶舉這三派,大都出身於宗薩佛學院。

這些從宗薩佛學院畢業,現在很出名的,當然堪布貢噶旺秋仁波切是其中之一,另外在美國的種巴仁波切、達湯祖古、常來臺灣的堪布阿貝仁波切等,這些學生都做了很多佛教的事業。

文化大革命是件很大的災禍,所以當我的上師要我試圖恢復宗薩佛學院時,我不只沒錢,甚至沒任何主意來恢復學校。現在回想起來,真的不知當時那種狀況,如何能將學校發展成今天這麼大。到今天為止,宗薩佛學院大概有來自110所不同寺院的僧侶到這媗狙恁A當然現在宗薩佛學院還不算很大的大學。

要建立一所學校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老師。我不知你們對這瞭解多少,我舉個例子,我以前在研讀般若經時,那時18個人共用一本教科書,狀況是如此艱難,所以當我的上師跟我說,應該要恢復宗薩佛學院時,這實際上是件非常巨大的工作。

八十年代初期,中國大陸還沒有開放,但那時和外界的溝通已經開始了。所以那時我偶爾會碰到剛剛從大陸逃出來或出來的人。那時我聽到他們說,有幾位宗薩佛學院非常有學問的學生還活著,其中一位是堪布倩拉興給,另外有一位目前是四川宗薩佛學院的校長貝瑪達木卻,還有堪布貢噶旺秋仁波切。

那時我根本不知這三位堪布的地址,我寫了很多信,也錄了錄音帶寄去,跟他們講說,我應該是確吉羅卓的轉世,或有人把我看成是確吉羅卓的轉世。現在我的上師要我恢復宗薩佛學院,我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找老師,你們三位堪布如果可能的話,最好三位都來,或至少有一位能到印度來見我。

堪布倩拉興給是其中最資深的,但是他的兩隻腳在文化大革命時受傷,沒辦法到印度來。堪布貢噶旺秋那時還在監牢堙A他先接到我的信,然後收到錄音帶。後來我與堪布仁波切談話時,他告訴我從接到信的那一天起,他就下定決心,只要他從監牢被放出去,就立刻到印度去。

那時堪布仁波切其實已經服完刑期,但是因為官僚體系所以還需要一陣子才能被放出去。到印度之前,他只有一件事情要做,就是替他僅存的妹妹建一棟房子。然後,他就從四川一路「走」到印度,這不是開玩笑,現在我們到哪去都坐車,還抱怨坐車好辛苦,很累;可是這位坐在我左邊,看起來好像很脆弱的人,竟然從四川走到印度。那時他只想一件事,就是恢復著名的宗薩佛學院,然後就在剛才說的時間,在錫金他第一次見到我。

當時我不知他如何想,我只能猜他的老師蔣揚欽哲確吉羅卓是二十世紀最偉大,最頂尖的上師,可是三十年後,他看到坐在法座上這位年輕、被寵壞的人,應該是他上師的轉世;如果情況反過來,假如今天我在堪布這個位子,要我去服從一個年輕被寵壞的人的各個指示,其實蠻不容易。

所以這就是為何有時頭銜或階級是有幫助的。我一直認為,實際上不是因為我,或我所具有的品質,而是因為我有個頭銜。我不是抱怨這件事,實際上我蠻驕傲的,如果我的名字都可以做這麼多事,也蠻值得的。如果明天你們弄個更高的座位,我也坐;這就是我想講的短故事。

以這個故事為引子,我要你們注意一件事。噶當派有一位修行人最受人重視,足堪修行人的典範,噶當派的大師有很多很美的故事。有一次有位噶當派的修行人,他的老師對他說:「我的孩子呀!你一定要好好修行。」這位學生就想:「我的上師一定是要我回去讀經。」幾天後他的老師來了,就跟他講:「哎呀!讀經太好了,但是你除了讀經,還要修行佛法。」這個學生想:「喔!老師說修行佛法,那一定是去繞塔囉?」他就去繞塔。幾天後他的老師來了,看見他在繞塔,老師就跟他講:「孩子呀!你現在做得太好了,除了這個你還要修行佛法。」他就想:「老師的意思一定是修定。」後來他老師又講同樣的話。這種情形一再重複,最後學生就問老師:「你每次都叫我修持佛法,我都這樣做,你還是叫我修持佛法,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他的老師說:「放棄你對於此生的執著!」「只要你認為這一生這些東西是有價值的,你就不是在修持佛法。」這個故事我聽了好多遍,看了也上百遍,這個故事當然可以從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它,但我自己沒辦法過這種日子。但坐在我左手邊這個人,他過著這種日子。

其實以他的能力,以他的知識,他可以得到這一生他想得到的東西。但是這些東西他絕對沒有興趣。堪布仁波切到印度後我非常高興,馬上把學生召集來。第一件事就是趕快替他做一件新袍子,因為他那舊袍子真難看。那時學校並不富裕,我還記得當時只要一下雨,就到處漏水,但是當堪布仁波切開始講課時,他絕不會停下來,他不願意休息。學校當然有很多人講週末呀、禮拜六、禮拜天呀,然後放假等等;我跟他講,該放假了,他說:「啊?為什麼?」他說:「我們沒時間了!我們一定要把這個論或至少這個偈頌講完。」他教得太努力了,病得很厲害。早上的課通常到十二點半才講完,講完了就躺在床上。那時我又運用我的階級了。我說:「你不能這樣子,你一定要停下來,然後去醫院看病。」當然堪布仁波切因為對欽哲確吉羅卓這種極大的信心和尊敬,以及我是確吉羅卓的轉世,所以堪布仁波切馬上去醫院,但是他不肯休息。

後來我才搞清楚,叫他教書是讓他休息最好的辦法。我們講的時間是早上六點開始到十二點半,這中間只有兩堂課,這都發生在印度。我講的時候,好像這是多麼嚴重的一件事,好像他教六個小時,每一堂課時間這麼長,又不願意休息,但這跟他在監牢堸答漱騋_來,根本不算什麼。

在文化大革命最嚴重的時期,所有的事都限制地非常嚴格,那時不要說沒有經書,沒有論著可以看,甚至喉結都不能動一下,喉結動一下獄卒馬上說你一定在偷偷念咒,你反革命等等。他在這種狀況之下教他這些獄友,最先教他們經論的本頌,當然他是用最秘密的方式教的。幾個月之後,當學生把本頌學完了,他開始教解釋本頌的論著,同時他們該挖地就挖地,該割草就割草,勞動營婺荌答漸籉顙き‘L們都照做。堪布仁波切說,他們的監牢原來是個寺院,大便小便都在那個地方;在二十年的牢獄生活中,唯一的娛樂就是看著牆上壁畫所畫的佛本生傳記。我很喜歡拍電影,如果真的拍得成功的話,我一直想把堪布仁波切的故事與佛的十二種行道事業連在一起,拍一部片子。

宗薩佛學院建立後,學生越來越多,堪布仁波切歡迎任何一個人。如果任何一個學生來有兩個腦袋,屁股上長了尾巴,堪布仁波切也不會問他:你到底是哪一個。

只要有人想學習佛的智慧都歡迎。身為一個佛法的修行人,我們經常看很多經、論,但是非常不容易碰到一位可以成為我們模範的人,這種人非常少。

我覺得堪布仁波切是一個活生生的典範,因為我們有這樣好的功德,堪布仁波切才用他那雙肉腳,還在我們地球上走來走去。也許二、三十年後,我們可以講:喔!曾經有一位大師如何如何…,但是這樣講沒用,至少現在我們能活生生的看到他,所以我要求大家,好好看一下堪布仁波切,同時我衷心建議你們別看我…。

現在堪布仁波切已經從我手上接手管理北印度宗薩佛學院,因為他對於仁波切名字的尊敬,堪布仁波切到現在都還經常問我:「我該不該做這件事呢?或我該怎麼做…,這類的問題。」我最近還用很強烈的語氣跟他說:「你要怎麼做就怎麼做,不要再問我了。」事實上我相信堪布仁波切比相信我自己還多。

最後,在座有許多人是堪布貢噶旺秋仁波切的學生,包括我自己,我們都祈禱,發願,堪布仁波切能活得長久,這樣我們就能看見一個活生生的典範。如果我們想要達到這個目的,有一件我們立刻可以做的事,就是放生。我兩年前就開始做放生,希望大家也以個人的身分這樣做。不要想跟我一起放,我經常會忘掉;不管你在哪裡,照你自己的方式去做,我想現在我該閉嘴,趕緊離開這個法座了。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8/9 上午 10:42:42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5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載]蘋果日報論壇 http://1-apple.com.tw/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Art_ID=30520910&IssueID=20080506

從「喇嘛性醜聞」談起(宗薩欽哲仁波切)

台灣最近發生一件關於某位藏傳佛教住持的事,希望這聲明稿能釐清某些由此事件而引發的疑惑,或至少幫助大家不只從一兩個觀點,而從多個角度來看事情。 


首先,堪布貝瑪千貝仁波切所涉及的事件非常不幸,也應受譴責。佛教很民主,負面行為的結果由個人以業果的形式承擔,沒有佛教法庭討論這些事。這點相當幸運,因為若真有佛教法庭,它會墮落,如同發生在每一個民主系統裡的情況,這反而會在佛教徒當中產生不和諧。 



道德價值產生期盼 
此事件鮮明地暴露在媒體上,特別讓藏傳佛教的追隨者感到萬分尷尬,但其實是正面的發展。佛陀在2500年前明白說過,「依法不依人」。但這教誨不容易做到,因為人是實體,看得見且時常很具吸引力;而教誨或佛法卻不可見,有時還枯燥難解。所以我們容易被老師這個可察覺到的實體吸引是有原因的。
當人們評論佛教或佛教徒時,常存在含混不清。一個也許行為不端的新近出家僧或在家修行人經常被指責:「他怎麼會做出那種事?他不是佛教徒嗎?」這類言論顯示問這問題的人似乎不懂人心或人的習慣。不只佛教徒,身為人都有許多事是該做或不該做的。但多數時候,我們並未做該做的,反倒做了不該做的。「應該」或「不應該」,這類道德價值會升高希望和恐懼,並且產生期盼。重點是,不要認為某人應該如何而被這種期盼所誤導。
想像我們今天披上袈裟,這不表示我們明天就會變得完美。如果那麼簡單,世界和平就不是問題。當佛陀建議穿著袈裟或這類的修行,目的是要人們保持專注與自覺。我了解,涉及此事的人並非剛出家的新手,相反的,他還是受尊敬的住持,這更讓人難以接受,因為身分、地位、名聲愈高,我們的期望愈大。
這種事並非頭一遭,社會許多不同領域都曾發生類似過錯,包括政治圈、宗教界。在儒家社會,我們往往掩飾長輩或領袖的惡行,但我們要仔細思考,當偽善被掩飾起來那就更危險。或許這也讓我們了解,那些看來端莊,或那些穿著袈裟看似沒有惡行的人,常是最偽善的人。
另外,我們過度關注性醜聞,卻不太重視金錢議題。社會全然接受供養捐獻,這習慣在宗教界產生物質主義心態。內鬥、忌妒、推銷自我的人,儘管不是明目張膽,卻造成傷害。若有人被逮著跟別人老婆在一起,是非分明;但若有人被發現把應該用在佛法上的錢拿去買名貴轎車,卻辯稱這是為了利益眾生,我們對他的感覺就模糊的多。 



惡人行善應被寬恕 
台灣人尤其要好好思量這問題。我本身擁有寺廟和佛學院,因此可以了解,20多年來,因為贊助者的慷慨捐獻,寺廟外觀改善甚多,但靈性修持的品質卻大幅降低。僧侶到台灣或其他國家募款,卻未將善款交給寺廟,這已不是罕見的事。
縱使捐款真的交給寺廟,因為沒有透明機制,永遠不知道究竟多少款項送達寺廟。這個似乎慷慨地供養了寺廟的僧人被尊為大施主,沒多久他就不再參加法會,也不再遵守寺廟規條。這些是寺廟領導人和施主雙方必須思考的問題。
社會也應當承受一些責難。我常看到,西藏社會及華人社會不太尊重那些公開表露自己個性的行者或靈性人士。我家附近有個修行人叫勾弟喇嘛,因為他賭博,大部分人鄙視他,但在我心中,他是一位偉大的修行人。
總之,我認為很難正確地評論這種事。若你堅持要評斷,就應盡可能徹底考量所有狀況。重要的是這位住持做過許多好事,帶給許多人快樂,所有那些不能因為此事件而盡毀;那是不公平的。
若你習慣只因一件壞事而抹煞一個人所有善行,世界和平就永不可能實現。反過來,一個人終其一生所作的惡行,應該因他的一件善行而被遺忘、被寬恕。 




作者為藏傳佛教喇嘛、作家、《高山上的足球盃》的導演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8/10 下午 12:10:39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6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宗薩欽哲仁波切2012-5-20 在台湾的Q & A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012-05-24 14:34:42)
标签: 

杂谈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宗薩欽哲仁波切的Q & A :

問題一:
佛會授記某一個人會成佛,譬如說這部經佛說這個老女人在多少劫以後會成佛.這個會不會就變成說再也沒有其他的因緣會去影響這個老女人.
但是我們不是說每一個事情都是無常的?既然每一個事情都是無常的,那佛又如何去授記一個人他會成佛?

A:
這是一個很有趣也很重要的問題.但是談的可能是不太一樣的東西.
我們所說的授記,或者是預言事實上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在釋迦牟尼佛還沒有成佛錢,第一個佛—迦舍佛有預言過釋迦牟尼佛成佛.
預言中說,當釋迦牟尼佛成佛時,大地會有六種震動,樹都會朝同一個方向彎,有海嘯,天神都會奏樂,然後降下雨來.
佛的教導非常深奧,非常偉大,但是它(教導)還是必須經由某一種語言,某一種文化,某一種內涵才能傳遞給我們.

像是現在有一個84000佛典傳譯計畫,把佛經從藏文翻成中文,藏文翻成英文,中文翻成藏文….當然,這裡有一些當中我有意識到,佛經中有很多印度的文化在裡面.
譬如,在佛經中,佛有的時候會被稱作”人中之牛”.
但是在很多其他文化裡認為把人當牛是一種愚蠢的意思.這裡的牛是指公牛.
不過在印度的文化裡把人當成是一頭公牛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
佛有的時候被稱為”人中之獅”,印度以前有一個總統就被這樣稱呼,這是件大事.
在此,文化扮演了一個很重要的腳色,佛經常被稱為牛或是馬等等.
有的時候我會請一些朋友把佛經從中文簡略的翻譯給我聽.我發現在佛經中保留了許多印度的文化,但是又小小的以中國式的方式呈現出來,這令我非常讚嘆且感動.
同時在中國與印度的算命.就算你不相信算命,但是當算命的說出你不喜歡的事,你還是會介意不是嗎?
中國與印度認為這一類的文化是有價值的.
有一點你們必須了解—這個排列組合的遊戲完完全全是無法去預測的.
雖然我們無法預測,但是有一些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去知道它.比如說,一些情況就在那邊….蛋要煮多久可以煮熟,麵包要烤多久才可以烤好……這些事情我們還是可以去預測它.
因此,如果說可以百分之百的預測一個人的生命可以如何如何…這除了遍枝的佛以外沒有任何人可以做到.但是這並不表示這些短暫組合的現象變成一個永久的現象.
我告訴你們為什麼.
有六個蕃茄的種子,如果把其中一個種子燒掉,你可以預測在最好的狀況裡你會有五個蕃茄長出來.因此我們所做的預測是因為我們可以說我們知道哪一個因(蕃茄種子)死掉了,用這種方式作預測.
但是對遍知的佛來說時間是不存在的,因此要預知蛋什麼時候可以煮熟和多少劫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對佛來說是完完全全一樣的.

又譬如說,迦舍佛現在來到了這邊跟你說九百年後你就會成佛.是不是就表示說你不用緊張了,你可以天天打麻將,反正九百年後你就成佛了嘛! 等於佛保證了嘛!
這有很多個答案.

第一個答案是,如果你的功德夠大….這就是為什麼佛的授記裡會說大地會有六種,會有海嘯等等這些異像發生,因為這個被授記的人有這樣大的功德—被佛授記. 當然你可以說,如果你有這樣大的功德被佛授記,你就可以什麼都不做的等在哪邊等待成佛的那天到來.但是正因為你的功德大,所以當你被授記之後保證你不會什麼事都不做的等在那邊(成佛).
因緣的定律還是在那邊.

另外一個事情是,預言與授記這是相對的事情,也就是”世俗諦”.



問題二: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很像.佛土的本性是什麼? 是無常的嗎? 如果佛土是無常的,那人就無法永遠生在那邊,因為它是無常的.如果佛土的本性是常,那佛土就不能永遠被改變了嗎?

A:
這是一個好問題.對問這樣問題的人,佛會回答說,佛土是”成佛狀態--ENLIGHTMENT”的另外一種標籤.
這就是為什麼在漢人的傳統裡有淨土宗,而淨土宗是一個非常好,非常非常珍貴的修持,漢人應該要努力去維護延續它.
想要求生淨土的強烈意願基本上就是等同於想要成佛.但是在目前對於有染污的眾生來說,這個所謂”往生淨土”(的概念)它就更有吸引力.
如果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的話,佛土是超越常與無常,因為它不是一種thing---事物.


問題三:
佛陀時代的提婆達多是不是初地的菩薩?他會不會退轉?

A:
這個問題很有趣,我不知道.
有一部經我忘記名字了.這部經裡講的很有趣.佛與堤婆達多的關係不是只有這一生.
這個經中說他們兩個是烏龜住在海裡,但是這隻烏龜只有一個身體一個胃卻有兩個頭.
在海裡很危險,有很多毒物跟天敵. 他們在海裡一個找食物另一個就休息睡覺.當找到食物的時候醒著的頭就會叫醒睡著的頭一起分享食物.
提婆達多每次找食物時都是在比較困難的時候,他總是會遇到一些不好的事.
有一次佛在睡覺,海浪漂過來一個很漂亮的水果.提婆達多完全忘記他們的胃是共同的一個.
通常兩個頭他們會討論這個東西該不該吃會什麼,因為有很多東西是不能吃的.而佛的頭比較聰明而會分辨什麼東西該吃或不該吃,而佛通常都是正確的.提婆達多因此而不高興他每次都錯,佛每次都對.
然後海浪帶過來的漂亮水果,提婆達多就想:"這次我要獨享水果,我不要叫醒他”,結果吃下去之後他們兩個就被那個水果給毒死了.

這是在一部經的故事.我忘記經的名字了.
這部經的背景是在佛陀時代,有一次有人問佛,為什麼提婆達多想在佛與佛的前妻—耶舒陀羅之間製造一些醜聞.

所以提婆達多是否是個初地菩薩,一般來說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但是以大乘佛法的角度來看,提婆達多非是一個初地菩薩不可.
在大乘佛法的眼光來看,提婆達多是佛一個非常特別的安排.
佛有很多弟子,通常這些弟子都沒有什麼好處.
但也要感謝這些佛很調皮的學生.而因為他們今天才會有很多的戒律,因此要感謝他們.
其實就是因為有提婆達多,才能更能強化佛的特徵.

有一部經名叫—清淨阿舍釋王的罪業(翻譯不知道經的中文原名,是以英文名稱直翻).這部經是因為有提婆達多才會有這部經的出現.這部經非常重要,因為這部經主要是在講”清淨罪障”.
阿舍釋王把他自己的父親殺掉了,因為提婆達多在他面前兩舌,以至於他殺掉了自己的父親.



問題四:
大乘的初地菩薩與小乘的果位有沒有重疊?

A:
阿羅漢是.
如果這個問題問像我這樣的大乘佛法的學生.
在論典裡面有說阿羅漢對空性的體驗就像是一個小蟲子在木頭上面咬出來的洞那樣的大,而初地菩薩對空性的體悟則大如虛空.
如果在這一刻有五百個聲聞乘的僧人證得了阿羅漢的果位.對這五百個人來講,他們會:”呼…”大大的吐一口氣,輪迴終於結束了.真的是非常快樂不是嗎? 有五百個人都是這樣. 但是一個證得初地的菩薩,他聽到有人喊:” 救命,請幫幫忙!!給我一點水喝!!!” 他聽到有人要求他幫助,他所得到的快樂都比剛五百阿羅漢斷除輪迴的快樂大十億倍.
這是以一個大乘佛教學生所做的答案.

但是如果在座的佛教徒的你們,比方說我,去泰國,緬甸,斯里蘭卡這些上座部的國家去,我們甚至稱不上算是個佛教徒.大乘的經典也不被認為是佛所說的.
因為對我們來說,我們一定要說小乘是佛說的,上座部的這些佛法是佛說的這點我一定非得接受不可.但是對他們來說他們不需要接受大乘是佛說的這點.

我有聽說在座有一些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我想呼籲你們,請你們能盡力的護持上座部在中國大陸的佛法.
眾所周知,中國是一個大乘佛法國家,但是有的時候會因為太重視自己的大乘佛法而輕視或忽視上座部佛法.

另一部經我也不記得經的名字了.佛在這些經中說,如果有一個人說這是上座部的佛法,那個是大乘的佛法,這個人是在造惡業.
我們應該這樣想,這是我(仁波切抓自己的腳),這也是我(摸自己的軀幹),這個也是我(摸自己的臉),要有這種態度.


問題五:
有好幾個問題跟”空性”和”無我”有關.我一起回答.
Oh,這是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我們要怎樣分析阿賴耶不是”我”?

A:
你可以這樣說,阿賴耶像一個容器.你可以把這個容器當作”我”.但是這樣的看法不能建立阿賴耶是真實存在,甚至我是真實存在.

總結起來,可以說,現在的哲學是這樣講—
佛法,大乘佛法唯一的工作就是把東西”解構”.就是把一個東西分解開.
但是對大乘的學生來說有一點很重要,你一定要知道,大乘佛法所做的解構工作永遠不能分開,解構永遠是和悲心在一起的.
而且我們這邊所談的悲心不只是我們平常說的對比我們差的人或狀態感到悲傷,不是這樣,這邊所談的悲心是在講”了解真理”.
“了解真理”就是真正的慈悲.


有一些問題在這幾天講解經典的時候就已經解釋了.



問題六:
我們該如何把五蘊連在我們的修持上.

A:
如果你只是在講大乘的修道的話.我們是在以五蘊來提醒我們”諸行無常”,”有漏皆苦”.
我們是把五蘊當成是我們修行上暫時運用的方便,比方說坐直.



問題七:
修”止”的時候一直被念頭打擾.我覺得經常要回來在專注在呼吸上,為什麼專注在呼吸上是這麼累人的事?

A:
看來你這麼修是對的.
這樣說有點奇怪,修”止”的目的就是—要讓你知道你的心經常受到干擾.
在目前對於剛開始的人來說,你注意到你無法專注,對你來說這是在修”止”.


問題八:
修”止”可以讓我們平靜,修”觀”可以讓我們究竟解脫.
這樣的見解是否正確?

A:
是.


問題九:
菩提心,空性和成佛之間有什麼關係?

A:
他們的關係很接近.
實際上,修行究竟的菩提心(勝義菩提心)就是證悟空性.
所謂的成佛就是完完全全證得了這些.


問題十:
這個問題問的蠻好的.
在過去世,佛的母親因為恩愛佛,所以不願意佛出家作沙門,使得這個母親在後來受到各種困難貧窮的痛苦.佛說的是真實語,但是我們一般人該如何正確的了解三世因果?
因為很多人說佛經上講你不這樣做不那樣做你就要下地獄.

A:
這是一個跟我們很有關係的問題,但是很難回答.
一般來說,如果你有一個企圖,有一個意願要去傷害別人.然後有這樣的一個企圖變成行為,這個當然就是我們所說的惡行.然後這個惡行就會造惡業,惡業就會帶來痛苦的結果.
相反的行為就會帶來好的結果.善行會帶來好的結果.
這是一般性的講法.

我們是不是有真正好的動機? 真正好的動機其實是很難的.
實際上很多我們對於別人的愛,對別人的關懷.其實是出自於對自己的執著,出自於我們的不安全感,出自於我們社會上的壓力,或者是我們文化裡的要求.

我們的情緒,動機經常在那塈幭. 很多時候我們幫助他人的時候,很隱微的會企圖得到別人的感謝.有的時候則是—我們做這些事會覺得自我很重要.

這就是為什麼在”入行論”中寂天有講說,一個人一在一在地降伏自心,降伏自己的煩惱.這遠比在外面做一些善行更重要,更應該要這樣做.
所以在大乘佛法理更重視這方面.

談到的這一點,我也經常想到這點---我真的是想幫助別人嗎? 我是不是有一些隱藏起來的目的在後頭? 我經常這樣想.
也許在一開始沒有這些目的或隱藏的企圖在裡面,但是有的時候突然會像變魔術一樣.這些企圖已經偷偷的跑進來了.不但跑進來,還非常舒服地坐在沙發上.

我經常在遊說處理各種各樣不同的企圖心與對將來的計畫.
舉例來說,我現在從這裡走到外面的星巴克咖啡.我的眼角餘光看到DEVA,劉醫師,ROMIO站在那邊.
看到劉醫師在那邊,我就想:”好,我要有意的去忽視他.
這樣去忽視他是因為基於一個正確的發心:”我要教他一些東西”,所以我要忽視他嗎?
或許只是因為我覺得:"太無聊了”?(眾人笑)
或者可能是因為我太渴了所以連說:"你好"招呼都不打就走過去了.

到此為止都還好.
但是走幾步路之後更糟的就來了.
我會想:"我是不是應該該跟他說聲HI?(眾人笑) 我不跟他打招呼是不是會傷到他? 我剛才應該跟他說Hi. 如果他傷心他可能以後就不來了.” 所以我最後的企圖是我不想失去他.
於是我一回頭,劉醫師不見了.因此我在這邊一直講他的名字.

現在我就在想我的動機: ”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這樣做是故意要讓他高興? 我讓他高興讓他跑過來,可是今天早上他又沒有用李施德霖漱口藥水漱口.”

就像這樣,這種所謂企圖發心真的是無窮無盡.

這件事情你要注意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發願.
像是對劉醫師那樣,我每天都要考慮應不應該跟他說一聲Hi還是什麼的,說Hi是對還是不對…等等.光是這樣想就壓力很大.
但是我壓力的確是很大. 不過,重點是,不論是怎樣處理,我都希望劉醫師能證得成佛,他的佛號就是"佛說老女人經"裡佛陀授記這個老女人的佛號--波犍,希望他俱足出離心等等,我可以發這個願望.

我現在又擔心了,我一直在說劉醫師劉醫師的,我又忽略DEVA跟ROMIO了.(眾人笑)

你有沒有住要到我們現在談的東西多少都還有一個名字在,那就是—"做好人的負擔".
實際上一個人要做一個好人是有很大的負擔的.



問題十一:
接下來還有很多的問題,但是我們要做皈依.
有一個問題如果我不回答的話有人會認為是我故意不答,所以這個倒可以回答.
我覺得這問題可能是因為在香港別人問的問題而引起的.
如果一個女弟子愛上男上師,或者是一個男弟子愛上女上師,這個要怎麼樣轉這個煩惱為道?

A:
這是一個大問題.我們講這種短暫的組合.

這個老女人("佛說老女人經"中問佛陀問題的老女人)她第一眼看到的是什麼?
在經典中,這個老女人看到一個身體發金色光的人向她走過來.如果她沒看到的話他根本不會問這些問題.當然這是個理想的狀態.

在因緣上看,如果一個女性的學生對男性的上師,或者是一個男性的學生對女性的上師,最先開始接近他的時候不論是因為受到這個異性上師身體上的吸引或情緒上的吸引,或是對父親或母親的形象等等,是因為這樣的原因而接近了他.如果經過了這樣的過程而他可以成佛,如果是這樣,那就這樣吧,有何不好?
特別是對偉大無謂的菩薩,他可以把任何東西轉道用.他把任何東西轉為道用也都會有很好的結果.
事實上也有預期之外的結果.
從崗波巴大師發展出來的達波噶舉傳承…崗波巴是一個非常非常偉大的上師.
崗波巴之所以成為大師,是因為崗波巴的前妻.所以崗波巴才成為崗波巴.因此我們要感謝他的前妻.

我們當然永遠也不會知道它的結果是什麼.我在這裡是在談一個理想的狀況.

簡單的說,我先給你一個例子.
這樣說吧,我是一個很膽小的老師.
然後女學生來了,女學生是帶著各種各樣的奇思幻想和心裡面的執著來接近.我就會用所有的方法去拒斥,去排斥這個女的,從這個女的身邊跑開.我會!(重複兩次)
身為一個知道如何發願的佛教徒,我可以在有一個距離的狀況下為她發願.這樣還是很好.
這樣說吧,如果我現在更有勇氣….我是說真的,這是一種與眾不同層次的勇氣,與眾不同程度的勇氣,是不懼醜聞的勇氣,是種敢去對立反挑別人情緒的勇氣…這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天喔,這種勇氣真是不得了.(眾人笑)

我想大家都有一種經驗,你們一定有,當有人對你說"我愛你"的時候那會嚇死你,那真得很可怕(仁波切雙手手掌向外做出害怕狀).
這種勇氣就是說,你要有(足夠的)這種勇氣去處理這種狀況的這種勇氣.
因此如果你有這種敢於去逗弄別人情緒的這種勇氣,在這種情況之下只有一兩個異性的學生帶著這種貪慾接近的話就太可惜了,應該要有成千上億的這種學生出現才對.

如果你問我發什麼願,我會發願希望我變得更有勇氣(眾人笑).我從來沒說我現在很有勇氣.我越來越了解到自己是多麼的麼膽小.(眾人笑)

转自--- Kero Wang FB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8/10 下午 12:13:47

 6   6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2812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