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超心理科學版(Life論壇) → 【轉貼】 夢媢J見∼浪依離

您是本帖的第 434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 夢媢J見∼浪依離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398
積分:9952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 夢媢J見∼浪依離
清乾隆年間,揚州有個才子叫柳敬亭,雖不敢誇學富五車,才高八斗,但亦熟讀經史子集
其祖父柳若謙是當地富戶,家資殷實,平素亦樂善好施,當地人尊稱他為「柳老太爺」。
柳敬亭19歲這年,恰逢京城大考。他遵從父命,帶著書僮進京趕考,求取功名。
這天,柳敬亭和書僮入宿,離京城360里的方文寺。
晚上,柳敬亭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聽到窗外有陣陣簫聲傳來,便披衣走出了房間。

***

寺裡有尊大香爐,月光下,隱約看見旁邊盤膝,坐著一位青年書生,白衫雪巾,手撫玉簫,如玉樹臨風,恍若仙人。

柳敬亭本精通音律,今見這青年書生,簫藝出類拔萃,聽到妙處,不禁高聲贊道:
「好簫,好簫!真如仙樂,敢問兄台名諱?」

青年書生停下來,抬頭看了一眼柳敬亭,知他不是尋常之輩,便朗聲答道:
「在下秦起雲,乃江浙舉子,今赴京趕考,途經此地,一時興起,胡亂吹上一曲,兄台如不見笑,就請過來一敘。」

柳敬亭走過去,也盤膝坐下,與秦起雲談論詩詞音律。

兩人一見如故,越談越投緣,便結伴上路,一同赴京。
一路上,兩人相互切磋學問,均暗自欽佩對方才學,柳敬亭更是覺得,秦起雲才學勝過自己一籌。

本來他此番進京趕考,是沖著頭名狀元去的;如今不得不驚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 

***

三天後,兩人來到京城,在「逢春客棧」住了下來。考試這天,柳敬亭被分在,天字9號房。  

京城會試,每個考生一間小房,互不通音訊。

考卷分發到手,柳敬亭粗略看了一下,覺得不算太難,便下筆如有神,奇文妙語紛呈於紙上,不知不覺間,平添了幾分得意。

不一時,天色已晚,監考小吏給每位考生,點上一盞燈,考生通宵奮筆疾書。  
考卷最後一題是對聯。

柳敬亭看了上聯,心中不由微微一顫,上聯是:【 炭黑火紅灰似雪 】。

這七個字含有三種顏色、一樣事物,真是少有的奇聯。

這上聯本是翰林院,一位老翰林幾年前偶得的,苦思數載未能對出下聯,整個朝野也無人能對。

***

這上聯也難住了眾士子,分在天字27號房,的秦起雲苦思冥想,也束手無策。
柳敬亭苦思半夜不得,不由感嘆自己,才疏學淺。

這時夜已深了,一陣倦意襲來,他便伏在桌上睡著了。  

夢中,有人拍了拍柳敬亭的肩膀。他睜眼一看,面前站著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
見他醒了,老者順手拿起,他的答卷,看了一下說道:「年輕人,你這文章可有,諸多不妥之處啊!」

柳敬亭見老者,仙風道骨,心知是飽學之士,忙應道:「請老先生指教。」

老者便把他答卷中,不當之處一一指了出來,並提出怎麼修改。

柳敬亭大服,心內視老者為神明,忙問道:「學生請教老先生名諱?」
老者答道:「老夫叫浪依離。」

柳敬亭笑道:「老先生,這就奇了,百家姓似無,姓浪的啊?」
老者微微一笑:「且不問這個,那最後一聯可曾對出?」

柳敬亭說:「學生才疏學淺,窮盡心力還,是無言以對。」
老者說:「此聯堪稱絕妙,但尚不至於無句可對。你家中可有田地?」

柳敬亭答道:「有良田三百畝。」

老者又問道:「秋種何物?」
柳敬亭笑道:「麥子啊。」

老者笑道:「這不就對了嗎?麥子是何顏色?磨出來的麩皮和麺呢?」
柳敬亭何等聰明,聞聽此言,立即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興奮地說:「學生明白了。」  


柳敬亭從夢中醒來,身邊空無一人,原來是黃粱一夢,不過夢中情節,仍歷歷在目。
柳敬亭顧不得想別的,顫抖著提起筆對道:【 麥黃麩赤面如霜 】。  

會試結束,舉子們紛紛,回到客棧等候消息。柳敬亭一直尋思那個夢,甚覺奇怪。 

***

三天後,主考官林建祥,晉見乾隆皇帝,奉上三張考卷,其中秦起雲才學最高,柳敬亭對出了那副奇聯,請皇上定奪。

乾隆皇帝在養心殿,仔細閱覽了三張考卷,意欲將秦起雲點為狀元,柳敬亭點為榜眼。

心念至此,他拿起御筆。這時秦起雲的試卷,放在龍案左邊,柳敬亭的居中;

乾隆皇帝持筆,越過柳敬亭試卷,目及卷上對聯,心中微微一動,暗道:這對聯可真是,鬼斧神工啊!

就在這一念之間,飽蘸硃砂的御筆,落下一滴硃砂,正巧落在柳敬亭,三個字上面。
乾隆皇帝不由苦笑道:「天意,文章不及秦起雲,造化難比柳敬亭啊!這狀元可是天定啊!」 

喜訊傳到揚州,柳家張燈結綵,地方官和各鄉紳,紛紛前來道賀。

***

柳敬亭回到家,將夢中之事講給家人,柳若謙慨然道 : 「是祖上積德,蔭及子孫啊!」 

秋去春來,轉眼一年過去了,柳敬亭早已,回京城赴命。

到了農忙時節,柳若謙來到自家農田。當他看到地中間一座,無碑墳墓時,心中微微一嘆。

原來這墳中埋著,一位寒儒,一生貧困潦倒;

死後家人無處安葬,慕柳老太爺樂善好施之名,夜裡將屍體,下葬於此地。

柳若謙知道後,並未責怪他們,反而拿出銀兩,讓他們自己謀生去了。

此後每到農忙春耕之時,柳若謙總要犁地人,靠兩邊犁,唯恐傷及墳墓。
天長日久,竟留出一片空地來。
當下人今年又問道:「老太爺,今年……」

柳若謙想也沒想,仍像往年一樣隨口答道:「讓一犁吧。」

話剛出口,他猛然醒悟了,所謂 「 浪依離 」者,竟然是 「 讓一犁 」啊! 

柳若謙忙命下人,備了香燭紙馬,親自焚香叩拜,又遣人制一石碑立於墳前,上書「 恩公讓一犁之墓 」。

柳若謙善念,讓一犁,竟「 讓 」 出一個狀元。

炭黑 火紅 灰似雪 ,
麥黃 麩赤 面如霜 .
御筆 硃砂 批點落 . 
緣祖 陰德 讓一犁 。

行善積德!福蔭子孫!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1/12/4 下午 08:38:22編輯過]

子若求母,徒令母悲,不以母為母,以為外人故。眾生求彌陀,徒令彌陀悲,不以彌陀為大慈大悲故,不以彌陀為我願行故,不以彌陀與我一體故。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1/11/16 上午 09:07:25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6201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