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超心理科學版(Life論壇) → 為了母親苦修

您是本帖的第 31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為了母親苦修
Terminator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任我行
文章:1975
積分:2199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13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Terminator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為了母親苦修

為了母親苦修


 發佈:碧水映月 

 

  母親經過十幾年的病苦,在不斷治療檢查後,終於在2008年的時候被確診為疑是“肺病變引起的老年癡呆,小腦萎縮,雷諾氏綜合症,消瘦綜合症,並伴有其他一系列疾病”。而且醫院明確告知此病最多只能保持,無法根治。此時母親已經因為身體長期所受的病苦折磨,無法進一步對肺部進行穿刺檢查了,我們全家選擇了保守治療。


  以下是末學修行六部曲過程中的真實發生的經歷,有一些關於夢境的描述,在此說明,希望看到此文的有緣同修不要執著及誤解,僅供些許參考。


  2006年開始學佛時,母親身體已經不好了,當時有師兄提議給母親回向《地藏經》,從我學佛一開始就那麼做了。後來師兄們又告訴我說發的願越大,對母親越有利,然後我就回向盡虛空遍法界了,還參加了百萬聖號大念誦的活動。期間時有去朝山,還聽一些念佛人說受戒就有了護法神,對母親身體有利。之前母親意識還清醒,和我溝通說不能斷肉,邊上的念佛人說“斷不了肉食可以吃三淨肉,也算是守住了戒的”。所以長途跋涉特別愚癡地帶母親去受了皈依,及受了五戒。修行六部曲後,我時常因為此事後悔不已,無比自責。因為母親根本做不到,破戒是有極重的罪的。


  2008年十一我終於去打七了,打七使我明確了修行的方向。


  緊接著組織了南山講寺共修,每週一到兩天。期間有機會都帶著母親,母親當時身體很差,其實意識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了,滿腦子惡念。剛學佛的時候就教母親念佛了,她也一直在家念,也時不時和我一起去放生。但是念佛的時候,她止不住地罵人,懷疑所有人欺騙她,偷她的山地,偷她的錢。家人為此做過很多努力,想要糾正她這種不正確的想法,可是這僅僅只是前兆而已。慢慢地母親生活不能自理了,父親當時還沒有退休,每週值班三天,這三天我下班都趕回家做飯給母親吃。之前不會做飯,我是個不孝的孩子,從小就和母親犯沖,母親愛吃米飯及炒菜,有時候我嫌麻煩,只做麵條給她吃。母親因為有病脾氣不好,洗澡不配合,吃飯不配合,換尿布不配合時我還要嚇唬她。


  200973日,杭州打第一個七,我辭職了。母親情況越來越糟。


  20099月,一位善知識來杭州時順便問了母親的情況,他告訴我,母親“被綁著在下面受刑”,我大驚失色,問怎麼辦,他說“不容易啊!做事唄!”之後我幾乎全部身心投入在道場中。


  20107月,母親又不肯吃飯了,臉上出現冤親債主附體的表情。我實在不忍心母親再繼續受折磨,帶母親去了寺院靜養。可是好不容易把母親弄上山,山上卻不收病人,我和陪我母親一起去的師兄哀求知客師,師父觀察我們很久,慈悲答應我陪母親在山上待五天,師父說這是典型的“業障病”,單獨給我們安排了一個房間,山上這樣的房間很少,都是六七十人通鋪的大寮房。我每天為母親去背六趟山(將半山腰的食物、磚塊及其他物資等用背袋或背簍背上寺院)。最後一天,我想代母親去參加三時繫念法會,希望母親身上的業障能夠消一消。可是在我參加法會期間,母親從床上掉下來了,眉骨撞在地上,流了很多血,我連夜開車將母親送到醫院,動手術縫了三針。


  2010718日,因為身邊的師兄看著我母親的情況緊急,建議我給母親誦經回向,我當時很猶豫,師兄們說你做這件事到目前有些力量了,可以回向給母親了。問善知識,善知識不止一次告訴我“不容易”,看我那麼執著,就說“我感覺現在給她誦經回向已經來不及了,你可以試試代她懺悔”。於是我在每天自己的功課完成後,還為母親誦經回向,累計拜懺39960拜,回向《地藏經》293部(不包括我學佛最初兩年半的大回向),還有不定期為母親放生,非常執著此事。20104月母親自己還能念佛,每天在家念地藏王菩薩和阿彌陀佛聖號,等我回家,帶著她回向。母親在外人看來沒有實質性的改變,只是在苟延殘喘她的生命。堅持了100多天,我看到還是老樣子就老實了,深刻認識到冤親債主的仇恨可以隨時要了我母親的命。於是就回復了我的正常功課節奏。


  20109月,母親又不肯吃飯了,我給她餵飯時她就是不配合,冤親債主又上身了,還吐得我滿臉都是。恐嚇、哄等招都試了,我特別懊惱,對“他”動了一個念頭“你差不多了吧,別再折磨我媽了,我都已經在做事了”。當晚,有一位師兄要來杭州,十一點多才到,我要去機場接她,去之前,我在我母親身邊小憩一下,母親碰了我一下(母親是沒有這種主動碰人的意識的),她身上的大業障爬到我身上來了,壓著我,他的鼻子對著我的鼻子、眼睛對著我的眼睛,我能真實感覺到他及他的意念:“哼,我讓你看看我有多厲害”。當時,我特別剛強,和他對著幹:“哼,我不怕你”,然後我就念“南無地藏王菩薩”數聲,他就離開了。


  20112月,去了大同打義工七,後期夢到,母親住在樓中樓式的房子裡,還躺在床上,無法動彈,我還得去抱她起來活動。


  201110月左右,夢到母親死了,死相很難看,臉上蓋著醫用尿布。


  20111119日,母親股骨骨折,住院1個多月,送進醫院後三周未曾合眼,眼睛一閉就又睜開了。母親屬於高危病人,一般醫院不會接受這樣的病人手術,頂多保守治療,等待骨頭慢慢癒合,如果這樣母親將要承受很大的痛苦,以後只能在床上躺著慢慢等死了。從進醫院到手術一直有貴人相助,首先主刀醫生是此行業的最高權威,手術之前需要給母親輸血,也有很多人相助。手術之前,父親簽了字,母親有可能不能從手術臺上下來,各方面生命體征都極差,因為沒有意識,根本無法表達麻藥是否起到效果,全憑麻醉醫生經驗。這個手術對身體健康的人來說並不是大手術,可是母親為了動這個手術調理了整整三周,三周都在極度疼痛中度過,手術非常成功。結束後母親被送到ICU,只待了一天就出來普通病房了。手術之前一天晚上,我夢到,在我面前的黃色的綢緞布上錯落有致地立著很多本《地藏經》,非常莊嚴。我想不透這個夢境的意思,理解為手術時需要為母親誦《地藏經》。於是,第二天在手術期間,為母親誦了兩部《地藏經》,之前也為母親放生了。之後我才理解了這個夢境的意思,就是“我所積累的福德(三年時間,我一直在堅持六部曲,功課、學習、實踐同步,未曾停止過,哪怕積累的過程很痛苦,哪怕在此過程中犯了很多錯,但是從來未曾放棄過)在個關鍵的時刻,我母親用上了,儘管母親自己沒有任何力量,什麼也做不了。


  手術之後夢到母親又死了,感受到特別真實的悲傷,夢中我給善知識打電話,著急問:“快給我看看,我母親現在在哪裡?”他回答我說:“你母親現在在鬼道。”


  2012125日,去帶七之前,我夢到母親弓著背,在一個黑黑的地方走路。


  2012128日左右,打七期間,母親身上的那位冤親債主又來找我了。那天早上三點,我實在起不來,想再睡十分鐘,我感覺到,他掀了我的被子,並且拿一隻手來拉我,感受到的意念是“你可以起來做功課了”。他隨著我的轉變也轉變了,隨著我的柔和也柔和了!


  很多人說我是孝女,我也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在落實孝道。在修行前期,我寫過一篇日記《為了母親苦修》。20099月母親神識在地獄,到201112月,兩年多時間,母親神識到了鬼道。從知道此事起,我心裡曾經暗自寬慰過,至少我在做事,母親得到了真實受益。前段時間去打了義工實踐七,和大家分享了修行經歷,鼓勵師兄們堅持“功課、學習加實踐”三步同時做,那次我升起了“大慚愧心”。《地藏經》說,地獄眾生“一日一夜,萬死萬生”,兩年多700多天,在地獄經過了多少劫啊!母親兩年多在地獄死了多少回了!兩年多的時間,我沒有力量,積累得不夠,犯了很多錯,福報被漏掉很多。但是我非常慶倖,未曾退心,在此過程中,我成長了,承受力強了,心量大了!我的修行經歷是伴隨著母親提升過來的。平時在道場忙著,沒有時間照顧母親,回家就多為她做一些。在家照顧母親固然重要,可是積累福德更重要!母親的身體隨著我的修行在好轉,儘管表面看來她還病著、還痛苦著,可是我爭取到了時間,未來我將繼續努力,爭取更多的時間去積累。


  ……久遠了,我從來沒有意識到:


  母親是來度我的佛菩薩!


  母親不肯好好吃飯,經常把飯嚼碎了,因為沒牙還要說話,噴得我滿臉都是。而我從開始的懊惱,甚至打她,到現在只能哄著她慢慢吃,還得有說有笑自嘲地把臉上、身上、地上的飯粒吃掉、擦掉,就像對待我兒子小的時候那樣耐心地對待她;培養了我的“忍辱”。


  母親不能吃硬的飯,大的菜葉,我只能做流質的食物給她吃;培養了我為眾生去服務的心。


  母親還被家人逼著吃肉,我只能善巧方便地處理;給我機會去增長智慧,去思考。


  母親不配合洗澡,洗澡時尖聲怪叫,我只能快速地連哄帶騙進行著這個過程;培養了我做事的速度。


  母親不肯脫衣服,不肯穿衣服,我有時用非常手段逼迫她就範;培養了我的耐心。


  母親拉屎拉尿無法自理,弄得到處都是,便秘或者拉稀,還不配合清洗,我從手忙腳亂到遊刃有餘,處理這些屎尿的過程給我消了大業障;


  母親不配合剪指甲,指甲裡面經常有大便,每一到兩周要修剪一次,剪一次至少要半小時,有時候一隻手要分開五次剪,如果耐心不夠,就把母親傷著了;


  推著輪椅帶母親出去放生,走很多路,還要防止她被太陽曬著,被雨淋著;我能把母親攔腰從車上抱下來,放在輪椅上。


  只要家人同意,如果條件允許我會帶著母親,和我在一起,能喂她吃素,能為她擦屎尿。從最初的嫌棄到現在的樂在其中。


  慢慢地,心愈來愈柔軟;


  慢慢地,心愈來愈平靜;


  慢慢地,力氣愈來愈大;


  慢慢地,智慧在增長;


  慢慢地,愈來愈堅強;


  慢慢地,愈來愈淡定;


  慢慢地,脾氣改了,個性逐漸在消磨;


  慢慢地,愈來愈看清這個世界人與人的關係;


  慢慢地,對因果理解愈來愈深刻;


  慢慢地,道心愈來愈堅固;


  慢慢地,六部曲愈來愈理解;


  慢慢地,放下了對要度母親離苦的執著,放下的同時加緊步伐緊緊抓住每一次佛菩薩給的積累福德的機會做事。從小事做起,一點一滴地積累,深刻認識及實踐了,只有自己離苦才能度母親離苦!


  與其說什麼“為了母親苦修”,還不如說是“母親為了我表苦”。母親為了兒女們懷胎十月,乳汁餵養,身體被掏空,形容枯槁,孩子生下來就成了一輩子的牽掛和負擔,生下來就沒有自己了,母親只為兒女們活著了。母親為了度我,示現病苦身!母親為了度我,示現愚癡相!母親為了度我,示現此業報身!


  每每有打七師兄對於我們提倡的回向方法心存疑惑,甚至也有懺悔時特別著急要代家人懺悔的,這些我都做過。《地藏經》中婆羅門女為什麼能夠超度自己的母親,而且和她母親同在地獄的眾生都得離苦?因為婆羅門女發的是真願。、修行的八種能力中,有一種是“發真願”。修行要發真願,那願力才真正有力量,而不是像我原來似的,發“假大空”的願。這個力量需要你在積累“功課、學習、實踐”中不斷提升,需要你堅持吃素、誦經、懺悔、放生、行善、念佛。


  必須得發心,斷惡修善,從小事做起,積小善為大善,立小功為大功,只要發心,佛菩薩一定給機會,哪怕我再惡濁,哪怕我再沒有能力。2009年辭職的時候,我和先生說,我做一年,在這一年的過程中,我真實受益了,於是我發心做一輩子,做什麼都行,只要是為眾生去付出,慢慢的周邊的環境變了,因為自己的心變了。我的家庭、先生、孩子都得到極大受益,儘管我先生不修行,儘管我沒有時間管孩子。做的過程中,我深刻感受到“功課、學習加實踐”三步同時做的好處,感恩佛菩薩!我感恩我的母親!感恩我身邊所有的緣!


  這輩子我不成就往生第一個對不起母親!對不起天下的母親!求佛菩薩加持弟子永不退心!


  杭州群蓮(女37歲)

 

(轉自學佛網)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4/25 上午 01:12:04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1562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