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超心理科學版(Life論壇) → 唐開元末年,大顛禪師注心經

您是本帖的第 94 個閱讀者
平板 列印
標題:
唐開元末年,大顛禪師注心經
lia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小飛俠
文章:1204
積分:1464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2日
 用支付寶給lia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唐開元末年,大顛禪師注心經
大顛禪師注心經

  ——[唐]大顛禪師

  大顛幼年即心遠塵俗,後與藥山、惟儼同拜惠照和尚為師。惠照是禪宗六祖慧能的弟子懷讓的弟子,受法後居韶州曹溪山寶林寺,創立曹溪派系,成為南宗之祖。此派對《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鑽研頗深。大顛在西岩削發受戒,從惠照處獲益不少。

  大顛禪師注心經與眾不同,他不是從字面到字面的慣用解法,而是通過自身修持體驗證悟出的結果,文中大顛征引了大量的禪宗公案,以禪解經,別有意趣。大顛是修一心禪的,所說的話,讓人感到驢唇不對馬嘴,但沒有極高的修為,說不出這種禪機,因為覺悟太低是很難證悟到這一步的。

  大顛禪師注心經

  [唐]大顛禪師寶通述

  夫《心經》者,未曾舉起,已是分明,何須注解!然而世尊出世,現種種相,談說種種法。五事①施化,五種②立題,廣辟玄門,誘導群品,於第五時說此般若最勝大經,有唐玄奘三藏奉詔譯成,流於此土。盡六百卷,談空一味,顯法多門。於其數中,最簡要者,五十四句,計二百六十字。其文大直,反成難曉,豈欲傳諸達道,庶幾接引初機。若能對己返照,窮究見聞,先取見性,次第入頓,後無凝滯,終到牢關。設或未然,且聽末後句。

  【摩訶】

  梵語,此翻為“大”,又雲“平等”。

  世間最大,莫過虛空。《金剛經》雲:“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所以灌溪道:“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大道無邊際,虛空難度量。”

  雪峰道:“仰望不見天,低頭不見地。”雖然恁么廣大,誰知有一物,更過於此。且道是甚么物?還識這個◎①么?太虛雖廣,不能包其體;日月雖明,不能喻其光。達摩雲:“寬則遍法界,窄也不容針。”庵雖小,含法界,放開大者無外,收來小者無內。藏山於澤,藏舟於壑,藏天下於天下。若從這媟|得,萬象森羅,情與無情,皆同一體。方信道:“滿目青山無寸樹,極目綠水絕波瀾。”光明洞耀,照徹十方,譬如千日,放大光明。古人道:“盡大地是沙門一只眼②,盡大地是個法身 ③王。”經雲:“父母所生眼,悉見三千界,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豈不見。”雲門道:“一條柱杖子,化為龍,吞卻乾坤去了也。”山河大地從什么處得來?若從這堙A一一明得便了。芥子納於須彌,須彌納於芥子。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神通自在,出沒自由。或現大身,滿虛空界;或現小身,微中極微,細中極細。拋向諸人面前,打鼓普請看不見!

  會么?海底金烏天上日,眼中童子面前人。

  【般若】

  梵語,此翻“智慧”。

  愚癡之人,不見自性,造作粗惡,用事無智,生遭王法,死墮阿鼻①。若能轉愚為智,用事聰明,具大福德,知因識果,令人恭敬,不受貧苦。若有人反思從前,所做過惡,逐日忙忙,不覺不知,愚癡顛倒,忽然自醒,念念生死,末後何歸,有大苦惱。愛別離苦、求不得苦、舍不得苦。杳杳冥冥,前路暗黑,魂識紛飛,無家可歸。依草附木,饑渴苦惱,親戚不睹,莽莽蕩蕩,憂愁之苦。或在地獄,一日一夜,千死萬生。或墮畜生,久受困苦,無人救濟。長劫受苦,忽能自覺,晝夜反思。塵劫以來,前種種苦,但受無常。親近知識,發大智慧,見自本性,頓悟無生。反前愚癡,智慧福德,皆歸空寂。神通妙用,治生產業,治世語言,同歸般若。轉凡成聖,自知當作佛,是心是佛,生極樂國。念念慈,常談般若,濟諸貧苦。變大地作黃金,攪長江為酥酪。一切諸法,無非佛法。平等真法界,佛不度眾生。方信道:“無眾生可度,無三界可出,無涅槃可證,本來具足。”佛子住此地,則是佛受用。經行及坐臥,常在於其中,為人自肯,決定無疑。說此難信之法,稀有之事,悟者方知。

  更參末後一句,始到牢關。如何是末後一句?

  何須待零落,然後始知空。

  【波羅】

  梵語,此翻“到彼岸”。

  迷者此岸,悟者彼岸。經雲:“渡河須用筏,到岸不須船。”若迷本性,三業①昏暗,六根內盲,妄認四大、六根為己。此是眾生顛倒,認賊為子,迷自本性,輪轉生死,即在此岸。出殼入殼,輾轉不覺。改頭換面,長劫受苦,無有休息。若一人反真歸源,窮理盡性,親見本來面目,頓悟無生,便登彼岸。一得永得,一悟永悟,更不複生,輪回永息,生死永斷,做一個物外閑人。任性逍遙,寂然快樂,名曰“極樂”。

  如何是極樂?

  除是我家親弟子,誰人肯向媕Y行。

  【密多】

  梵語,此翻“極則”也。

  “密”者,和也;“多”者,諸法也。“密”之一字,喻於太虛,能包於萬法,萬法盡在太虛之內。眾生一性放開,亦能包於太虛,太虛亦能合於種性。太虛為體,萬法為用。太虛之中,森羅萬象,情與無情,總在太虛之內。眾生佛性,亦能包合於太虛。太虛之內,有八萬四千琲e沙異類種性,俱不可說,盡在眾生一性之內。一性喻於密,密能均和,和合為一;一性為密,種性為多,故曰“密多”。

  【心】

  “心”者,是眾生之本源。一切諸法,同歸於心。萬法是心之異名,分為八萬四千,廣則無窮無盡。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所以道:“眾星皆拱北,無水不朝東。”

  又道:“現前一心,本具千法,舉心動念,具大總持。”從上祖師,以心傳心,以心印心。五千四十八卷,八萬四千法門,多種方便,皆從此個字流出。將須彌做筆,海水為墨,書這一個字,猶不能盡。人人盡有這一個字,所以不能自見,說亦不信,須是親見,方能信也,喚做一字法門。眾生不信“是心是佛”,佛有多種方便指眾生見自本性,未能見者,須是一一分明指出。

  教中道:“青青翠竹,盡是真如。”須是親見真如。“鬱鬱黃花,無非般若。”須是親見般若。

  夾山道:“明明百草頭,明明祖師意。”須是親見祖師意。

  又道:“目前無法,意在目前。”

  又道:“道在瓦礫,道在尿屎,道無乎不在。”

  又雲:“唯一緊密身,一切塵中現。”

  又道:“見色便見心。”眾生只見色,不見心。為何不見?只為識性昏暗,六根內盲,不覺不知。若能窮究,步步行行念茲在茲,磕著碰著,忽然親見,名曰“見性”。此性,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須是左顧右盼,回頭轉腦。瞻之在前,忽然在後。處處逢渠,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若能如是會,方得契如如。此性無形無相,於不見之上親見,於親見之上不見。離種種相,見自本性,是名“妙道”。

  二祖問達摩:“乞師安心?”達摩雲:“將心來,我為汝安。”二祖雲:“覓心了不可得。”達摩雲:“為汝安心竟。”二祖於此大悟,得無心之道。

  會么?若得心空皆及第,凡聖原來共一家。

  【經】

  “經”者,徑也,是眾生修行之徑路。驀直便行,向萬媯L寸草處去。切忌當頭,舉心動念,便墮泥犁①。

  要識此經么?五千四十八卷,皆從此經出。豈不見,僧問雲門:“如何是學人一卷經?”雲門答曰:“舉起甚分明。”又問:“僧念什么經?”僧雲:“念《維摩經》。”雲門雲:“我不問你念《維摩經》!念的是什么?”若從這媟|得,出息不涉萬緣,入息不居陰界,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這一卷經,人人本有,亙古亙今,只為眾生不悟,所以信之不及。何也?此一卷經,流浪多劫,迷背此經。忽然有人,一言下頓悟,方信道:此經不從外得,自知從己流出,聲聲不絕。“默時說,說時默,大施門開無壅塞。”然雖如此是,不可依樣畫貓兒。何也?須親見此經始得。

  【觀自在菩薩】

  若信於此,但去靜坐。坐令極靜,舉心動念,有一無位真人,常在赤肉團上,出出入入。這媬邡ㄕ僱陔纂A悠遊自在。十方諸國土,無刹不現身。一刹那間,周遍沙界。十方遊曆遍,不見佛行蹤。不離當處常湛然,覓即知君不可見。於不見中親見,於親見中不見。若從這堥ㄠo觀音菩薩,應物並隨形,何曾欠少。起坐鎮相隨,同起複同倒。同歡同笑,同叫同鬧。

  會么?眼婸D聲方始知。

  【行】

  “行”者,修行也。欲行千堙A一步為初,看這一步從何而起。若知起處,便知生死之根源。

  古人道:“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豈不見,石霜問石頭:“舉念不停時如何?”石頭:“咄!雲是誰舉念?”石霜於此大悟。但如此體究,念念不離於當處。凡舉心動念,語言、三昧,自觀從何而出。

  古雲:“何不自聞聞。”方信道,從佛口生,從佛口出。

  古雲:“欲識佛去處,只這語聲是。”

  寶公雲:“未了之人,聽一言。只如今,誰動口。”

  經雲:“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諦觀聲聲,從自己流出。念念不絕,十二時中,常讀是經。叫佛一聲應一聲,本來面目太分明。若能如是,喚做返本還源。

  如何是源?水流源在海,月落不離天。

  【深】

  “深”者,徹骨徹髓處也。

  古雲:“為道損之又損。”但去靜坐,日夜反照,照盡髑髏,五蘊頓徹,絲毫不掛,如父母未生相似,燒了一般,貼體汗衫都脫卻。反求諸己,廓然無我,自然到家。

  古雲:“不是不歸家,家貧歸不得。”穀幽深遠,無人能到。

  古雲:“去年窮未是窮,今年窮始是窮。去年窮無卓錐之地,今年窮,錐也無。”若能如是,方知“無舌人能解語,無手人能行拳”。

  【般若】

  “般若”者,梵語“智慧”。

  大凡為人,須有智慧。若無智慧,只知事逐眼前過,不覺老從頭上來。不信此語,外道聰明,無智慧。若是大智之人,知有生,便知有死。當自坐觀,生從何來,死從何往。若有人,發此一念,便能親近知識,抉擇生死之法。若不如此,但信此語:“世間將不去,唯有業隨身。”

  古雲:“若一人反真歸源,十方虛空悉皆消殞。”若要明末後一著,但將《龍牙頌》仔細冷觀。學道先須且學貧,學貧貧後道方親,一朝體得成貧道,道用還如貧的人。如此悟去,世間將不去,唯有一空身,是大安樂。

  會么?撒手到家人不識,更無一物獻尊堂。

  【波羅】

  梵語,此翻“到彼岸”。

  迷者輪回轉,悟者輪回恝。若要到彼岸,須是自生智慧。譬如渡河人,河深難得渡,須用橋道、船車、木排、竹筏多種方便,布置盛載,過此深河,前多種方便之物都無用處。見性悟道亦複如是。又譬如盲人求醫,路遠不能自行,須假人牽,兼手中有杖。無此二物,終不能到。既到醫師處,為他點開眼目,便見光明,其杖與牽人,都無用處。頓悟涅槃正路,亦複如是。未得見性悟道,須用作福,福至心靈,須假坐禪行道,看讀聖教,看話下語,一切頓悟。從前多種方便,有為之法,盡是閑家具,留與後人看。目開之人,渡河之者,來去自在,一過永遠,一悟永悟,更不複迷。得兔忘睇,得魚忘筌,得意忘言,做一個物外閑人,十二時中,諸聖鬼神,要見無由。一切聖賢覓蹤跡,皆不可得。此是已到岸者。故雲“波羅”。

  會么?及盡玄微妙,回程月下行。

  【蜜多】

  梵語“無極”,又雲“究竟”。

  故“蜜”之一字,喻於太虛能包萬法。譬如眾藥,其味不同,用蜜勻和,同歸一味。諸佛性空,亦能充滿於法界,包含一切。異類種性,會源歸一。識得一,萬事畢。如何是一?吾道以一貫之。

  洞山道:“二十年要打成一片不能。”得到這堙A方知佛法平等,無有高下,回歸一體,無佛可做,無眾生可度,一體同觀,故曰“蜜多”。

  【時】

  “時”者,正見之時,一無可見。亦無過去、未來、現在,與虛空平等。上無攀仰,下絕已躬,圓頓之位,皆不可得,玄之又玄,等無有二,共歸一時。

  【照見五蘊皆空】

  “五蘊”者,色、受、想、行、識。此五蘊因執色身有我,故長劫輪回。若就今生人身,依此修行,常自返照,照見五蘊淨盡,清淨本然。淨裸裸、赤灑灑,沒可把。四大五蘊,名字皆不可得。古人到此,名曰“蘊空法”。

  西天賓王問師子尊者曰:“在此做什么?”尊者答曰:“在此蘊空。”王問:“得蘊空法否?”尊者答曰:“已得蘊空法。”王曰:“求師頭得否?”尊者答曰:“身非我有。豈況頭乎!”

  僧問岑和尚:“二鼠侵藤,如何淘汰?”岑曰:“今時人須是隱身去。”僧雲:“如何隱身?”答曰:“道者還見奴家么?”

  肇法師雲:“將頭臨白刃,猶如斬春風。”

  舍利弗見天女,問:“何不變卻女身去?”天女答曰:“我十二年覓女身,了不可得。教我變個什么?”祖師到此田地,皆得蘊空之法。

  鏡清和尚住院三年,本院土地,要見師顏不能得。

  弘覺和尚住庵,天廚常送食。及再參洞山後歸庵,天神三日送飯到庵,不見庵主。庵主只在庵中,為甚未見?參!

  從上祖師皆得圓頓之法。這堣@一透得荊棘過,萬象之中獨露身。為人自肯,乃方親到這田地,自然休歇,自然放下,如紅爐上一點雪。

  良久,雲:會么?只見六龍爭戲舞,誰知丹鳳入雲霄。

  【度一切苦厄】

  若不得五蘊空,依舊墮落生死界。既墮生死界,再受輪回苦。

  老子曰:“吾有大患,為吾有身,有身皆是苦。”

  經雲:“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若要無苦,直須返己自照,照盡髑髏本來清淨,須是親見本來面孔。

  要見本來面孔么?今古應無墜,分明在目前。

  會么?舉頭鷂子過新羅。

  【舍利子】

  “舍”者,離也。“利子”者,舍中之主也。

  四大五蘊,身如客店,主人暫住。主人既離,屋舍倒壞,利子常存。

  藥山道:“皮膚脫落盡,唯有一真實。”又道,“大千俱壞,這個不壞。”

  還識這個么?獨超三界外,更不戀娑婆①。

  【色不異空】

  以心觀境,境上有空,見色便見空,心即是空。

  眾生法性只在目前。應物顯形,長者長形,短者短形。方者方空,圓者圓空,白者白空,黃者黃空,小者小空,大者大空,遠者遠空,近者近空。反觀自己,是色,色即是空,應現種種相。種種相,即是空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

  寶公道:“有相身中無相身。”

  會么?雨洗淡紅桃萼嫩,風搖淺碧柳絲輕。

  【空不異色】

  色與空一種,凡夫見兩般。諸佛菩薩,常行平等智,不生分別相。三世諸佛、菩薩亦是空,二十八祖、六代祖師亦是空,四聖②、六凡③亦是空。上至諸佛,下至螻蟻,各各本來總是空。只為眾生執著,不知是空。迷己逐物,隨物流轉,不能歸一。機見不同,有色有空,墮落二見。若人於此,廓徹悟空,平等身心,內外無餘,不見空色,不被物轉,平等法界,何更有二。

  會么?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

  【色即是空】

  眼是色不能見,只是真空能見。耳是色不能聞,只是真空能聞。鼻是色不能嗅,只是真空能嗅。舌是色不能說,只是真空能說。身是色不能覺觸,只是真空能覺觸。腳是色不能行,只是真空能行。手是色不能行拳,只是真空能行拳。無眼能見,無耳能聽,無鼻能嗅,無舌能談,無腳能行,無手能行拳。意根有名無形,分為八萬四千。見聞覺知,總歸六根,遍身互換,神通妙用。

  古雲:“通身是,遍身是。”會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不異,真空妙理。所以道:“色可色,非真色;空可空,非真空。”總歸大空、畢竟空、自性空、本性空、空空、不可得空……,二十空①門原不有。

  且道到這堙A似個什么?常憶江南三月堙A鷓鴣啼處百花新。

  【空即是色】

  諸佛菩薩,見十方世界,只是一空界,平等無二。有情、無情,著相分別,見種種相,隨聲逐色,出胎入胎,不知不覺。聖賢不見有色有空,內外無分別,常自寂滅相,光明動耀,遍周沙界。安色空二字,俱不可得。

  會么?亦無空,亦無色,布袋和尚逢拾得。

  【受想行識】

  因有眼故,便受其色。因有色故,便受其想。因有想故,便受其行。因有行故,便受其識。因有識故,便有六根。因有六根,便有六塵。因有六塵,便有六識。因有六識,共成十八界。因有十八界,便有四大、五蘊。因有四大、五蘊,便起六十二見,便起八萬四千差別相。隨聲逐色,流浪生死,終無止住。若要生死斷、輪回息,但從一根照破,令四大、五蘊淨盡,廓然無我,當下空寂,直下承當。空劫①以前自己,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寂無所寂,唯見於空,空無所空,八萬四千,塵勞妄想,一時頓息。此時,人亦空,法亦空,二相本來同。

  會么?佛祖位中留不住,夜來依舊宿蘆花。

  【亦複如是】

  既無我故,萬法皆無,總歸於空,喚做萬法歸一,不落第二見。到這堙A言語道斷,心行處滅①,動念即乖,安排即錯。文殊與淨名②,對談不二。如何是不二?不得動著!動則三十棒。

  會么?百舌未休枝上語,鳳凰那肯共同棲。

  【舍利子】

  諸漏已盡,已歸寂滅。求出三界,天地不能拘。迥超法界外,自在更無憂。名曰“舍利子”。前解釋竟。

  【是諸法空相】

  從上諸佛,一味談空,只為眾生,直下是空擔負不行,起百種方便,種種假名,引導有情、無情,皆歸空寂。若信未及,但去靜坐,反照照見,五蘊實無所有,自然人空。既得人空,其法亦空,人法俱空,自然休去歇去。

  經雲:“我身本不有,憎愛何由生。”到這堙A自然放下,無佛可做,無生死可斷,無涅槃可證。圓頓之位,等覺③、妙覺④之地。若更有絲毫可證可修,則墮生死界,永劫受沉淪。若能徹底無依無倚,直下承當空劫,圓陀陀,光爍爍。

  會么?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

  【不生不滅】

  “不生不滅”者,全談理性。有生有滅,全談事相。此語直言直說眾生具足法身。虛空之體,亙古亙今,不曾生、不曾滅,不變、不移,無去、無來,無舊、無新,湛然常寂。四大五蘊從他虛生虛設,於自己法身,總無交涉。和光塵不染,三界獨尊。此是長劫虛空不壞之身。經雲:“雲何得長壽?金剛不壞身。”

  會么?竹影掃階塵不動,月輪穿海水無痕。

  【不垢不淨】

  亦說眾生本來具足法身。眾生法身清淨,無瑕、無染、無汙,不長、不短,不方、不圓,無濁、無淨。壞不得,燒不得,染汙不得,如世界如虛空,如蓮花不著水。心清淨,不垢不淨,長劫如然,如水中月。

  要見么?佛面猶如淨滿月,亦如千日放光明。

  【不增不減】

  虛空之體,迢迢空劫之身,增不得、減不得、壞不得。在聖而不增,在凡而不減,如如不動。上乘菩薩信無疑,中下之士聞之必生怪。

  會么?喚作一物即不中。

  【是故空中】

  清淨本然。棒打虛空空不痛,刀斫虛空空不斷,繩縛虛空空不住,火燒虛空空不著,箭射虛空空不穿,雨打虛空空不濕,典賣虛空不值錢。

  會么?欲言言不及,山東河北好商量。

  【無色受想行識】

  虛空之體,安色空不受色,安聲空不受聲,安受空不受受,安想空不受想,安行空不受行,安識空不受識。六道四生,一切假名,都無所受,纖塵不立。清虛之理,畢竟無身,行如鳥道,坐若太虛。十二時中,佛眼覷不見。

  為甚覷不見?錦鱗在深處,白鷺不知蹤。

  【無眼耳鼻舌身意】

  有此六根,隨順眾生之說。諸佛具大慈悲,現三十二相①,八十種好②,以幻滅幻,非幻不滅。不滅者,是眾生本來具足法身。“法身即非法身,是名法身。”

  法身有名無形,要見法身么?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曰嗅,在舌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全體起用,全體法身,非是六根、四大、五蘊。見聞覺知,切忌妄認。四大、六根,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盡是假名。引導眾生,須是親見法身,若得親見,轉凡成聖。

  豈不見僧問雲門:“如何是清淨法身?”雲門曰:“花藥欄。”僧雲:“便憑么去時如何?”雲門雲:“金毛獅子。”雪竇頌雲:“花藥欄莫顢頇,星在秤方不在盤。便憑么太無端,金毛獅子大家看。”

  僧問大龍:“色身敗壞,如何是堅固法身?”龍曰:“山花開似錦,澗水湛如藍。”祖師一一為眾生指出,若親見自己法身,萬劫不受輪回。

  要見法身么?是何顏,剔起眉毛著眼看,擬議之間隔千山。

  【無色聲香味觸法】

  此六塵,皆從一根上起,但去一根,反照從何而起?若識得起處,知根本生。反照根本身,非我有我身。既無十八界,頓然清淨。觀身無身,觀法亦然,總歸空寂。更去靜坐,觀過去所作,現在所作,多種聲色香味觸法,安頓何在?既無所有,猶如昨夢。我心本空,罪福無主。何者是罪,何者是福?諦觀心是本來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三祖乞二祖懺罪,二祖雲:“將罪來,我與你懺。”三祖雲:“覓罪了不可得。”二祖雲:“懺罪已竟。”三祖於此大悟。

  會么?對坐不相見,光影照驢面。靜坐絕纖塵,虛空不通線。

  【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

  此十八界,因執有眼界,而連累十八界,是諸惡業。但去眼根,反究虛假,六根皆歸敗壞,總無真實。靜觀四大,都無實義,為虛空之體,長劫不壞之身,湛然常寂,亦無修證。那伽①常在定,無有不定時。無散無亂,孤明獨照,猶同秋月。圓陀陀,光爍爍,普天匝地照徹十方,山河大地不能隔礙。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

  【無無明】

  開發眾生,人人盡有無明,起多種差別,百種煩惱。常取六根,起十八界。心處六情②,如鳥投網,造眾惡業,如蛾赴燈。出殼入殼,輾轉不覺,流浪經劫,皆因無明而起。因有無明,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皆由無明為始。於此忽然親見無明,降伏令死,死中更死,萬緣俱息。諸漏已盡,永斷煩惱,根本既除,三毒③自滅。一切眾生,不識無明惡毒緣起,因被所累,曆劫受苦,忽然自覺,無明起處。朝打三千,暮打八百,直教大死一回,末後再蘇,欺君不得。

  一僧問投子:“大死的人,卻活時如何?”投雲:“不許夜行,投明須到。”於此直截根源,掃除心地,不見有身。身盡無明盡,塵垢盡除,萬劫塵沙之罪一時頓消,輪轉生死一時頓脫。

  古雲:“刹那滅卻阿鼻業,了得萬法本來空。”如何是本來空?“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覺了無一物,於此一一明得,轉凡成聖,轉無明作佛。

  【亦無無明盡】

  有身即有無明,有無明即有三毒。因有三毒,起三惡業,三業昏暗,背覺合塵,不覺不知。若能轉三毒作三德①,轉六根作六神通②。於此一一轉得,轉凡成聖,凡夫即是聖人,聖人即是凡夫。若轉不得,凡夫被物所轉,百姓日用而不知,終日忙忙,無本可據。若能轉得,會萬物歸於自己,終日忙忙,那事無妨。終日吃飯,不曾咬破一粒米,終日著衣,不掛一縷絲。終日為,未嘗為。如此轉得,混融魔界,居塵不染塵,在欲而無欲。身心一如,內外無餘。須是打成一片,與空劫齊,形影不存,纖毫不立,體露堂堂。才有纖塵,遍界空生,即墮生死。但去反觀自己,不見有身。我身既無,無明亦無。

  經雲:“永斷無明,方成佛道。”只這“佛”之一字,亦不可得,覓元字腳,亦不可得。

  古雲:無卓錐之地,喚做了事的人,喚做無心道人。“莫道無心雲是道,無心猶隔一重關。”且道隔那一重關?

  會么?一片白雲橫穀口,幾多歸鳥盡迷巢。

  【乃至無老死】

  既得無明盡,便無老死。諸佛修行,只到無身處。身既無,生死何有?佛不見身,是佛見。

  經雲:“若無我相①、人相②、眾生相③、壽者相④,即是菩薩。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不名菩薩。”眾生顛倒,被目前幻景所惑。行影變動,隨物流轉,因執人我,妄心不滅。迢迢塵劫,人我不除,執著聲色,墮落生死,對治⑤目前,亦有生滅。若是見性之人,目前無法,亦無眾生。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 ⑥,平等真法界,佛不度眾生。一體同觀,萬法歸一。到這堙A生則從它生,老則從它老,病則從他病,死則從他死。若是到家的人,不見有生死,亦無生滅。

  古雲:“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天堂地獄,六道四生,一切幻化,於大徹底人,總無交涉,自然全身放下。“諸行無常一切空,即是如來①大圓覺。”

  且道死了燒了,向甚么處去?

  會么?無影樹下,嘯月吟風。無縫塔前,安身立命!

  【亦無老死盡】

  學道之人,如剝芭蕉,去一重又去一重,直得去盡,無下手處,反本還原,得五蘊空,如未生相似,燒了一般。到空不空處,脫體全忘,不存蹤跡,通身手眼,不立纖塵。名字不可得,十二因緣、六度萬行②、頭陀③苦行,一時頓脫。如枯木,如死灰百不會的人。

  古雲:“不是息心除妄想,只緣無事可思量。”若更說生、說死、說因、說果、說心、說性。“心是根,法是塵,兩種猶如鏡上痕,痕垢盡除光始現。”心法雙忘,方到無生死之地。人法俱忘,複是何物?

  會么?木人半夜穿靴去,石女天明戴帽歸。

  【無苦集滅道】

  小乘之人,日夜精進,六度萬行,心外求法。免此四諦,出三界,免輪回,無有是處。諸佛為大事因緣出現於世,不以小乘法濟度於群生。大乘之者,學無為法,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在於閑處,收攝其心,端然不動,觀一切法,皆無所有。反觀四大,有身非覺體,無相乃明真,自知空寂。今知空寂,頓脫淨盡,無功之功,長劫不壞,如如不動,湛然常寂。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佛子行道己,來世得做佛。定慧力莊嚴,無迷無悟,無苦無藥,無集無滅,無道無德,無慧無癡,“本來無一物,明鏡亦非台”。到這堶袓狶Y不悟,染汙即不得,一直超入如來地。

  要見如來么?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

  【無智亦無得】

  此句反照自身,常不可得,豈有得乎?亦無人亦無佛,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一切聖賢如電拂。到這埵p賊入空屋,得無所得。離種種見,脫體無依,自性清淨,實無一法可當情。“本來付有法,付了言無法,各各須自悟,悟了無無法。”無得無失,無進無修,燃燈佛無一法授記。胸次才有絲毫有得有失,我能我會,我悟我達,我聰明我智慧,有道有德,盡是增上慢①的人。我不除,皆隨生死。若是真實的人,總不如此,自有出身之路。

  如何是出身之路?昨日有人從天台來,卻過南嶽去。

  【以無所得故】

  修行人到這堙A入圓頓之位。眾生因何流浪?不能出期只為不曾見性,鮮於智慧,不能廣知無量空義。胸次學解,誤卻本心。從門入者,不是家珍。眾生被其幹慧①,廣覽義理,蠱毒人心。蘊在胸懷,成增上慢。

  古雲:“才有纖毫,即是塵。一翳在眼,遍界空生翳。”若不銷,不出門知天下事。翳若消盡,始知庵內人,不見庵外事。須是參究到空劫齊,不落第二見,歸根得旨。才有所得,執著人我,我慢不除,生陷地獄。雲光法師講得天花亂墜,貪嗔不改,墮落堰牛。西天長爪梵志②,講得天帝釋、閻老來聽法,免地獄苦,不得騰空,見佛請益,聞佛方悟。若要超佛越祖,須是念念空寂。世間幻化,一切客塵、太虛之體,聲色不存,如世界如虛空,是了事安樂清淨道人。

  要見清淨道人么?因我得禮你,衲僧眼見鬼。朗州山,澧州水。

  【菩提薩埵】

  了得人空,名曰“菩提”。了得法空,名曰“薩埵”,人法俱空,名曰妙覺。四果③小乘,著相修行,精進苦行,修無漏④,斷塵沙惑,果行圓滿,得四果阿羅漢。如獨跳,神通狹劣,墮在聲聞辟支佛,不能接物利生。若不見性,萬劫不能成佛。若要入圓頓之位,須是見性。若得見性,反掌之間,轉凡成聖,自然機緣,悟佛三昧。無師智、自然智,多種方便,度諸迷悟,同到彼岸,更不受生。教外別傳,不勞寸刃,入圓覺無礙法門。

  如何是無礙法門?此去西天十萬餘。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此中間六個字,依此前種種解說,得大智慧,最尊最勝。悟性般若,天上天下,無有及之。

  古雲:“千日學慧,不如一日學般若。”般若通透,大光明藏,如人入海,轉入轉深。開佛知見,入佛知見,悟佛知見。有大神通,種種變化,種種方便,應現種種相。隨機利物,引導群迷,同到彼岸。三界唯心①,萬法唯識,體用雙行,渾融歸一。無二亦無三,唯有一乘法②。動靜言談,句句平等,不落第二。一體同觀,平等真法界,無眾生可度,豈有差別?脫體無依,果行圓滿,名曰“蜜多”。三世諸佛,被思大和尚,一口吞盡了也。

  會么?破鏡不重照,落花難上枝。

  【心無掛礙】

  到此悟真空妙理,廓徹太空,清淨本然。如來與一切眾生,平等性空,於諸修行,實無有二,超過礙無礙境。

  古雲:“心同虛空界,示得虛空法,證得虛空持。”無是無非法,外清淨、內清淨、內外清淨,外空、內空、內外空,當體即空。天地未有,先有此空。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太始太初,太微太極,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五目不睹其蹤,二聽絕聞其響。

  六祖雲:“我有一物,上拄天下拄地,無人識得,若親見一回,超過佛祖。出三界,不輪回,為人自肯、自信,自能保任,得無礙法,決定無疑。”

  會么?三歲孩兒抱花鼓,八十老翁滾繡球。

  【無掛礙】

  經雲:“汝何不見吾不見之地,若不見吾不見之地,自然非物。”雲何非吾?達諸法相,稽首如空,無依無倚。如百千燈,光照一室,其光遍蒲。一切幻化,虛妄境界,於此總無障礙。東去無窮,西去無極,縱橫自在,無去無來。幻景不能所拘,本源自性天真。長劫不壞,清淨之體,無去無來,無變無異,故曰如來。

  要見如來么?南有天台,北有五台。

  【故】

  “故”之一字,圓滿極則。不可說,不可說。說亦不得,因說不得,故曰“故”。即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無有恐怖】

  悟得性空,東西不辨,南北不分,不受明暗之所拘,不與萬法為侶。來去無伴侶,佛眼不能睹。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遊涅槃路。上天之仰無窮,入地去之無極。山河石壁,地水火風,於此來往,總無隔礙。不動道場,一刹那間,周遊法界。側掌行千堙A回程轉似飛,陰陽不能遷變。四聖六凡,拘系不能得,千聖不奈何。無掛、無礙,長劫如然,喚做自在大覺金仙①。格外超佛越祖之久,決定無疑。究竟圓覺,遍十方故。

  要見此人么?白頭童子智猶長,半夜三更渡渺茫,任運往來無間斷,不須船子與浮囊。

  【遠離顛倒夢想】

  若要遠離,先斷貪欲,及除愛渴,愛為根本。發心修行,先取見性,愛欲自除。眾生輪回,顛倒不息,從過去劫中,不信般若,流浪生死。至於今日,被幻境所惑,貪著五欲,業識茫茫,日夜顛倒,被此幻身,三業昏暗,不覺不知。忽然自覺無常,知此過幻,念念變滅,頓然覺悟,即知此身,畢竟無體。

  古雲:“聖人無己無固,無必無我,無依無倚,無晦無明,無名無相,無強無弱,無淨無穢,無立無作,無生無滅,無住無默,無言無說,絕思絕慮。”一切語言道斷,心行處滅。實無可得,得無所得,其道常存。朝聞道,夕死可矣!死了燒了,無饑無渴,無寒無熱,無起無倒,無睡無眠,無六根無九竅,無四百四病,無八萬四千蟲,永無顛倒夢想。若不如此悟去,清淨界中,才一念閻浮,早過八千年。會即刹那間,不會塵沙劫。死死生生,轉轉不覺,睡長夢而不醒,萬劫顛倒而無止。顛顛倒倒,死了又生,生了又死,夢醒又夢,如夢幻泡影,流轉世間,夢中說夢,終無了期。若有人打得徹,透得過,永免顛倒,夢幻頓斷。

  且道向甚么處去?千聖覓他蹤不見,全身隱在太虛中。

  【究竟涅槃】

  反究此身,本來無此四大 ②,迷己逐物,認賊為子,妄認四大六根為自己。一切眾生,從無始以來,妄想執有我、人、眾生及與壽者,認四顛倒①,自不覺知,不能解脫。忽然自醒,於此日夜不離當念,自覺自照,照盡五蘊,從塵劫以來,本自無有,廓然頓空,實無我相,如圓覺性。本無菩提及與涅槃,亦無成佛及不成佛。古雲:“若悟無人我,逍遙出六塵。”

  “竟”者,盡也。窮盡之法,廓徹無己,萬緣頓息,內外無餘,湛然常寂。“生滅滅已,寂滅為樂。”全身放下,離四句,絕百非,知見無見,斯即涅槃,故曰“涅槃”。

  如何是涅槃?咫尺之間,不睹師顏。

  【三世諸佛】

  過去、未來、現在。過去莊嚴劫②,一千佛。三世三千佛,更有窮劫佛,不可說,不可說。數量不可窮,但去靜坐,觀過去、現在、未來皆同一體,如虛空。不異相,不自相、不他相,非無相、非取相;不此岸、不彼岸,不中流。觀身寂滅,永不斷滅。若人於此頓悟,直下承當,迢迢空劫,盡在如今。於光動地,人法皆忘,不見過去、未來、現在,究竟到盡、無盡地,即是空空。我、無我、我我尚不可得,空色亦無,三世自空。非識滅空,識性自空。前際後際空,故中際亦空,不落空。

  要見三世諸佛么?鎮州蘿卜猶自可,青州布衫更愁人。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

  此句是三世諸佛之母①,從此流出十方諸佛。依此句修行,果行圓滿,成等正覺。離此句修行,雖經多劫,又守勤苦,有希望成道,屬小乘法,墮在聲聞、緣覺、辟支佛。有為之法,終不成就一切聖果。須常精進,存有所能,依般若波羅蜜多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非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修行更無過此,最上極則,果位無上正真。唯此一事實,餘二則非真,圓頓上乘。若外別修行,過此法者,無有是處。此是教外別傳,世尊最後拈花,迦葉微笑,正法眼藏②,吩咐於摩訶大迦葉。

  此法親見自性,不容授記,圓頓之位,獨孤標法。參善知識,憑師指示,有緣契悟圓頓,教沒人情。若有思心傳授,是外道法。有吩咐,有傳授,有得有失,有教有授,盡是外道邪見,生死根本。三世諸佛、六代祖師,自修自證。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若有一法授記,不名釋迦。若被人教壞,急需吐卻,大凡為人須從自己流出,無價珍用無盡,利物應機終不吝。上根之人,一聞千悟,具大總持。中下之機,多聞多不信。說此難信之法,稀有之事。

  會么?月下樹無影,日午打三更。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此是梵語,“阿”之言無;“耨多羅”言上;“三藐”言正;“三菩提”言真。此名無上正真,又雲成等正覺。此四個字須是親見,見道方修道。五千四十八卷,說此四個字,窮不能盡。過去諸佛,說亦不能盡。三世諸佛一切賢聖,皆依此四個字,修證盡歸聖果。三世諸佛、初發心,求此四個字,各得果位,圓成等覺、妙覺。末代眾生若依此修行,般若波羅蜜多三藐三菩提法,廓然頓悟,親見無上正真,自知當作佛,直超聖果。

  要見無上正真么?山河大地,全露法王身。

  【故知般若波羅蜜多】

  過去諸佛慈湣眾生,百種智慧方便,隨機利物。泥龕塑像,黃卷赤軸,一切語言,說因說果,但以假名字引導於有情。天堂地獄,諸佛位次,三賢十聖,緣覺聲聞,四聖六凡,次第接引。忽然自悟,見自本性,超過諸佛位,一直超入如來地圓頓之位,不立名字。若不見性,向外馳求,終不成就。

  悟,有年有月有日有時,因甚么事,發明此事?學道先須有悟,由若不如此,離文字外,行住坐臥,火急自究。一旦頓悟,同修同學,同悟同證,同契同道,諸善上人,同歸一處。若自學解,就人馳求,各執外道邪見,生死各路,隨業受報,不可共語。

  豈不見須菩提,塵沙劫前修行,直至釋迦會下,只得解空。第一方等會中,《金剛經》請問“四句偈”,廓然頓悟,涕淚悲泣,自歎雲:“前所慧眼,未曾聞此經。”三世諸佛皆從此經出。如何是此經?

  要識此經么?西瞿耶尼①,北鬱單越②。

  【是大神咒】

  此咒亦是眾生具足心咒,亦是眾生心地法門。得此法門,有大神通,拘邪立正,變大地作黃金,攪長江為酥酪。一毫端上,顯寶王刹,一微塵堙A轉大法輪。信手拈來,亦能殺人,亦能活人。此神咒,舉心動念,外道魂驚。反真歸源,魔宮震動。如來秘密神咒!

  要識此咒么?神通並妙用,運水及搬柴。

  【是大明咒】

  心光發現!此咒照天照地,爍破乾坤。此咒遍覆三千大千世界,光明洞耀,普照十方,包含法界。大光明藏過於日月,無處不照,是大明咒。

  要識此咒么?鑿池不待月,池成月自來。

  【是無上咒】

  此咒最上,更無過者,是諸咒之王。此咒第一,將別神咒過於此咒,終不能及。一切萬法,無不出於心咒。無能越者,是無上咒。

  要見此咒么?杖林山下竹根鞭。

  【是無等等咒】

  此咒無邊際,不可比。況將諸咒,比並此咒,終不能得。此咒世間稀有,說此難信之咒,須是親見此咒。為人自肯,不可說,不可說。

  要見此咒么?麻三斤①,兩腳駱駝藏北鬥。

  【能除一切苦】

  佛意慈湣眾生,墮在娑婆,流浪經劫,受苦無窮,種種方便,救度眾生,同歸極樂。世尊自歎雲:“吾過去劫中,曾作大身,積骨如須彌,吃娘乳如大海水,未說種種身。”佛大慈悲,出現於世,救度群迷同出火宅,為眾生貪著五欲,無有出期。若有人諦信達摩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念茲在茲,忽然見性,自知當作佛,是心是佛。求出火宅,永免輪回,更不受生。自信一去不回頭,直待彌勒下生,隨機利物,應現種種相,種種方便,化度群生。從上諸聖,久受勤苦,方得見自本性。心心念念,處處逢渠,且道末後向甚么處去?

  會么?處處逢歸路,時時複故鄉。古今成現事,何必待商量。

  【真實不虛】

  一切諸佛,說此神咒,度脫有情,真實不虛。不異語、不誑語①,“證實相、無人法,刹那滅卻阿鼻業”。“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唯此無相之相,是真實之相。大千俱壞,此相不壞。為甚不壞?為同大千。壞與不壞主元在,欲識庵中不死人,豈離而今這皮袋。皮袋定壞,此主不壞。古雲:“古骸俱潰散,一物鎮長靈。”

  經雲:“我有無價寶珠,系在衣堙C日夜推究,忽然而見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媬辿炳o。然雖如此,見道易,守道難。

  要見此珠么?朝看雲片片,暮聽水潺潺。

  【故說般若波羅蜜多咒】

  此句結前,多種方便。語言總歸於一,具大總持,同歸一心之法。

  經雲:“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迷者呼為情識,死後受輪回。悟者為秘密神咒,得無生法。如來有密語,迦葉有密藏。悟此神咒,若人專心受持,功行圓滿。常持此咒,鬼神遠離,諸天寂聽常歡喜。

  要見此咒么?不在外,不在內,不在中間與內外。且道在什么處?

  會么?上大人,丘乙已,諦聽諦聽!

  【即說咒曰】

  重舉四揭諦,維護持經人,不離其側。四揭諦順念逆念,世間一切,所求無不果遂。

  會么?雨過莓苔潤,春來草自生。

  【揭諦揭諦】

  反觀自己頓空,空中更空。不見有空,萬緣頓息。過去所作一切善惡,幻化五蘊蕩然淨盡。塵勞妄念一時頓除,太虛之中絲毫不掛。“揭諦”者,人空。又“揭諦”者,法空。人法俱空,二空全忘。故曰“揭諦、揭諦”。

  會么?不勞懸石鏡,天曉自分明。

  【波羅揭諦】

  到空無所空,生死永斷,同到彼岸,永不受生。故曰“波羅揭諦”。

  會么?月上中峰頂,還應過別山。

  【波羅僧揭諦】

  此是諸佛清淨境界。五欲塵勞,汙染不得。混融魔界,異類中行,龍蛇混雜,凡聖同居。逆行順行,聖賢莫測,反本其源,歸根得旨。故曰“波羅僧揭諦”。

  會么?自從泥牛鬥入海,直到如今不見蹤。

  【菩提薩婆訶】

  “菩提”是初,“薩婆訶”是末。

  發菩提心,勇猛修行,日夜為道,行頭陀行,精進苦行,漸漸修進,永無退轉。久守勤苦,忽然悟道,達本性空,即是菩提。超出三界,了無所了,得無所得,蕩然清淨,極樂之所,善說無窮,故曰“薩婆訶”。

  看讀至此,廓然頓悟!涕淚悲泣,喜極則悲。若能如此,欲報佛恩,廣開印施,續佛慧命。若不醒悟,不遇知音者,徒勞話歲寒。

  更有末後一句,未敢分付!鴛鴦繡出從君看,不把金針度與人。

  大顛和尚解心經全文完

  【大顛禪師】

  大顛禪師(732∼824),俗姓陳,諱寶通,祖籍河南穎川。

  唐開元末年,大顛出生於潮州(今潮陽市)。幼年時即志慕雲林。大曆中,與信豐人藥山、惟儼同到潮陽城西郊的西岩,拜惠照和尚為師。不久與師弟惟儼同遊南嶽衡山,參拜石頭和尚,悟禪機。貞元初前往龍川羅浮瀑布嚴禪居。到了唐德宗貞元五年(789年),大顛才移居潮陽,帶領門人善覺、玄應、智高等在潮陽縣動山開辟白牛岩。後因遠近各地前來求為門徒的人越來越多,白牛岩太淺窄,容納不下眾多徒眾,便在貞元七年(791年)到距離潮陽縣城25公堛澈梏迨U,新建靈山寺,弘揚曹溪六世禪風,弟子千餘人,自號大顛和尚。

  長慶四年(824年),大顛圓寂。他的墓塔就在靈山寺左邊。

  大顛著作有《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義釋》及《金剛經釋義》,又曾自寫《金剛經》一千五百卷,《法華》、《維摩詰經》各三十部,藏之山中。《金剛經釋義》及自寫經已無存。僅《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釋義》有日本續藏經本和商務印書館影印本。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11/12 上午 04:42:23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01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