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淨化情慾版(Life論壇) → 【轉貼】節欲主義

您是本帖的第 80 個閱讀者
平板 列印
標題:
【轉貼】節欲主義
懺悔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業餘俠客
文章:386
積分:435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9年7月18日
 用支付寶給懺悔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訪問懺悔的首頁

發貼心情
【轉貼】節欲主義



 

丁福保居士編纂 守拙匯編


 

  當代《中醫養生學》(主編王玉川教授)中言:房事過度的人常常出現腰膝疲軟,頭暈耳鳴,健忘乏力,面色晦暗,小便頻數,男子陽萎,遺精、滑精,女子月經不調、宮冷帶下等症狀。


 

房事不節可直接、間接引起某些疾病,致使疾病反覆發作,加重病情。臨床常見的冠心病、高血壓性心臟病、風心病、肺結核、慢性肝炎、慢性腎炎等,經治療症狀基本消失後,常因房事不節或遺精頻繁,而使病情反覆發作,使病情加重。
 


 

現代醫學研究認為,失精過多,雄、雌激素虧損,人體免疫功能減退,人體組織蛋白形成能力低下,血循環不暢,內分泌失調,代謝率降低等,不僅造成身體虛弱,而且容易引起疾病。


 

在封建社會裡,歷代皇帝設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貴族大臣,妻妾成群,生活放蕩靡爛,雖然他們每天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但到頭來多是惡疾纏身,早亡夭折。


 

據歷史資料統計,凡能查出生卒年齡的封建皇帝209人,平均壽命僅有39歲。其中凡注意清心寡欲,修身養性的皇帝,則能健康長壽。例如,清乾隆皇帝活了88歲,是幾千年來皇帝中的長壽冠軍,這與他「遠房圍,習武備」的生活習慣是有密切關係的。


 

  適當的節欲,不僅是佛教道教所提倡,就連當代中醫學中也如是說,愛惜自己的身體,不要盲目排斥。鄭重呼籲:此是—正本清源,根本之道。


 

目錄:


 

  編序:


 

   第一節 總論


 

   第二節 未婚時之節欲


 

   第三節 既婚後之節欲


 

   第四節 雜論


 

   附錄:一、節錄《印光大師文鈔》


 

   附錄:二、《青年修養錄》


 

  鄭重呼籲:此是—正本清源,根本之道。


 

  欲者—谷深可容物,故貪得而不易滿足為欲。


 

  欲者—以心有所貪欲,故欲是情之所好。


 

  欲—是期望、想要、愛好,故佛說—欲為諸法本。


 

  造作一切善業,欲是推動力;


 

  而成就一切惡業,欲—更是少不了。


 

  所以說—善用其心,存心制行耳。


 

  禮記說—欲不可從。


 

  易經云—君子以懲忿窒欲。


 

  佛典更說—眾生所有苦,皆以欲為本。


 

  此等苦口—雖不中聽,卻有大受用。


 

  懇勸—留得青山在,非為柴燒;敦請—愛惜精神—留他日擔當宇宙,切莫—磋跎歲月—盡此身污穢乾坤。


 

編序:


 

  老子說:人之所以有大患,正因有這個身體。而此身最大的過患,莫過於—淫欲一關。宋朝佛門高僧靈芝大師說:「節情禁欲,舉世所難;縱意為非,人之所欲。故現今人人怕死而欲養生,卻不知至為傷生之事時時犯之,實為可歎!是父母不誡?老師不教?醫生不說?社會不匡?怪上述這些人嗎?實無從怪起—因父母、老師等父母亦未教;而醫生少學無知,尚以「手婬洩精為正常生理行為」而宣導之,據筆者所接觸之青年學子,乃至已為人父者,皆直接、間接受害於此殺人不見血之邪言惡論;而社會教育不彰,致使現代一切男女,不論老少,受色情媒體之害,而皆近淪為人獸不分之地步,實令人扼腕歎息!


 

  古人云:「無病之身,不知其樂也;病生始知無病之樂。」(是知菩薩畏因,眾生畏果。)又云:「病者,所由適於死之路也;欲者,所由適於病之路也;近聲色者,所由適於欲之路也。塞此三路,惟在節欲。」


 

古來有識之賢士或發於言論,或者於醫書,咸以此為要。怎奈今大小醫院林立,且健保局負擔沉重呢?又於經濟最蕭條之際,失業人口驟增,致許多家庭破碎,學童繳不起學費、營養午餐費,連慈善機構也收不到足夠的善款……;反而據報導統計,每年有數億之台幣;國人消費於國外前來淘金及國內之妓女等花柳場所中,此乃諷刺至極之事實。


 

更甚者,莫過於由淫欲而造殺業—墮胎(可參見《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一書,每年有四、五十萬條生命被墮殺)。須知,世、出世間的因果,報應至慘者,莫過殺業,而損福德最快的,莫過邪淫。縱欲無度,已傷身至重,(即福德日消之顯相,至於隱微之禍果,待福報一盡,乃至臨終即可見之。切不要以其害未降於我身,便以為是妄說。)偏又以「墮胎就是避孕」的無知概念來淹沒自己的良知。由一身、一家乃至社會國家,即可由微觀進而全觀了知目下人心惶惶不安(據知憂鬱、躁鬱等精神官能症,是下一世紀之三大疾病殺手之二:而不要忘了—愛滋病現仍是不治之症)、治安亂相(財色—兩為自、他殺之根本)天災人禍頻仍等之端倪。


 

  今有前賢丁福保居士(1874-1952,江蘇無錫人,字仲祐,號疇隱居士。幼通經史,長而中西兼貫,長於算術、醫學、詞章等,通日文。卅六歲赴日考察醫學,後於上海行醫並創辦醫學書局。年逾四十始向佛。)編纂《節欲主義》一書,詳明婚前、婚後,手婬及男女、夫婦縱欲之禍患;前有台中蓮社另節錄《印光大師文鈔》增補印行,今重新打字排版,標以新式標點,並更多增警文,以期人各悉知忌諱,不致於因無知而罹廢疾,乃至誤斷寶貴性命。
印光大師云:「茫茫世界,芸芸人民,十有八九,由色欲死,可不哀哉!」此重新整理編印流通之本懷也。


 

  敬祈人各愛己身、世之愛兒女者,及深愍「人饑己饑,人溺己溺」為同胞作幸福防禍患者,能捨無情之錢財,行仁慈之義舉,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發心印送,展轉流通,(諸如《壽康寶鑒》、《保命延壽法》、《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等諸誡勸善書,皆應如是廣為流通。)俾人人身心清寧,社會祥和安康,是所至禱。


 

歲次癸未九十二年十二月廿四日守拙敬序於恆畜德齋


 

第一節 總論


 

  人之斫喪。非止一端即如耳聽、目視、勞神、費力、憂愁、忿怒、思慮、言語過多、飲食男女、皆為斫喪之事。故皆宜有節。然其要最者莫如節欲。彭篯曰、上士別床。中士異被。服藥百裹。不如獨臥(列仙傳引)。廣成子曰: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可以長生(莊子在宥引)。董子曰:新壯者十日一游於房。中年倍新壯。始衰者倍中年。中衰者倍始衰。大衰者之月、當新壯之日(春秋繁露循天之道)。程明道先生曰:吾受氣甚薄。三十而浸盛。四十五十而後完。今生七十二年矣。較期筋骨於盛年無損也。門人曰:先生豈以受氣之薄。而厚為保生耶。先生曰:吾以忘生徇欲為深恥。程伊川先生曰:陽始生甚微、安靜而後能長。故復之象曰、先王以至日閉關。此皆吾國古來節欲精微之論也。由節欲而進於無欲。則超凡入聖矣。王龍溪先生曰:聖學之要。以無欲為主。以寡欲為功。寡之又寡以至於無。無為而無不為。寂而非靜。感而非動。無寂無感。無動無靜。明通公薄。而聖可幾矣,此實際也。故二林居士彭尺木先生年三十四即斷欲,不復近婦人。乃作偈曰、縱妄有愛、萬死萬生。猛然斫斷、天地清寧。學者由節欲而至斷欲。則庶乎其入道矣。


 

第二節 未婚時之節欲


 

  男子未結婚以前,在情欲感動時,往往不能遏制。以手洩精,遂成手婬之惡習,若視察其衣衾上有黃色之斑點,此即手婬之據。犯之者其害有十,列舉如下:


 

  一、身體長不足。


 

  二、腦髓虧乏,聰明減少,時發健忘等症。


 

  三、耳鳴頭眩,目光變短。


 

  四、面白而瘦,口吐白痰。


 

  五、時有淫夢。日間見女人,即有漏精之患。


 

  六、精洩時或有愛惜之意,不使洩出,致精蟲死腐,釀成睾丸病。


 

  七、身體孱弱,易染風寒瘟疫肺痨等症,以致夭折。


 

  八、胃力減少,行步蹒跚。


 

  九、生殖器易損傷。


 

  十、斲喪過甚,精蟲弱小,異日所生子女。不克強壯。


 

  此外又常有一種含羞之狀,多夢、煩擾、眼痛、疲倦、血虧、大小腿肌肉無力、手易發抖,其中最顯明之病狀,即上述之健忘是也。手婬日久者,則成下列諸病:


 

  癫(即瘋子)Insanity、目盲Blindness、食不消化Indi gestion、悒又名抑鬱病(瘋病之一種)Melancholia、憂鬱病(瘋病之一種)Hypochondriasis、斜眼Squint、不能睡眠(腦神經衰弱)Sleeplessness、頭痛、心跳、乾咳(此種乾咳最易誤認為肺勞病。)手腳酸痛、陽痿不舉。


 

  《少年進德錄》中,論手婬之害最為詳盡,茲不嫌其辭之復,再錄於下,亦怵目驚心之一助也。


 

  其言曰:手婬之害,較大於交接,犯此惡習者,多在少年,往往旦旦伐之,以短促其生命。其發現之病狀,為腦神經衰弱、記憶力缺乏,作事易倦,屢呼頭痛,動辄忿怒悲泣。陰頸軟弱無力,精液中無精蟲;或全失交接之力,而成為陰萎症。夢中漏洩精液,或時有精液之漏洩,而成滑精症。四肢乏力,軀體踉蹌,不良於行,立足不穩,不能支持其軀體。手指震顫,眼中無光,視力衰減,眼窩陷沒,耳鳴重聽。頭重,時發眩暈。面如土色,皮膚蒼白,全呈病態。筋肉弛緩無力,睡眠終夜不安,心跳驚悸,腰部酸痛。身體及精神,均起障害,終日昏懵,如在五裡霧中。思考力漸漸減退,而歸於消減。關節疼痛,消化力障礙,胃腑痙攣。血液衰減,胸部充塞,皮膚腫潰。全身枯搞贏憊,神氣黯然,如蠟人院之偶像,毫無生氣。或成癡愚,或成肺痨癫癫,或致自殺,或卒倒夭死,或幸免早殇,而長為病夫以終身焉。夫無論何事,皆可防患於未然,獨至手婬之惡習,暗室虧心,負慚衾影,為父兄不及知,為師長不及覺,欲防之而不勝其防,故其為害,有如是之劇烈也。


 

  手婬之遲早,隨地之冷熱而異,隨人之體質而別,不能一定。據富挨拉其氏之說,發情期如早四年,則壽命必縮短二十年;不但縮短壽命,而於身體之發育,亦大有礙也。近歲以來,學生發情期甚早,往往至十三四歲,竟有犯手婬者,不如令其早明利害,使有所警惕,而斯弊或少熄焉。


 

  美國有一童子,年十二,多病,父母憂之甚,乞數醫調治,無寸效。氣體日弱,漸至危險。有一醫欲究其病原,避其父母,用緩詞詢其手婬,童子始則愧縮,不以實告,再三窮诘,乃言曰:「余七八歲時,一日登樹取柿,樹干適與陰頸相觸,稍覺快美,即戀戀不能捨。日登樹摩擦之,遂有少許之白液洩出。後漸漸以手代樹,日以為常。至十歲左右,雖身體孱弱,尚不能自禁,遂有今日之狀態。」醫以此語告其父母,皆甚驚異,頗悔從前之不注意也。乞該醫種種調治,病卒不起。


 

  英國倫敦有商家子,年十五,未習商業,顏色青白,精神疲乏終日郁郁。其父母憂之,延名醫診視,曰:「令郎無別症,特感動春情,多犯手婬耳。」因令服藥外,每朝以冷水洗腰部及陰頸,使陽稍萎;至六禮拜後,病遂愈。吾國犯手婬而夭折者甚多,惜乎未知此治法也。(冷水之法最妥最效,盍試之。)


 

  醫學博士吳爾士曰:「生殖器之內部,更有精囊,乃二小袋,囊俱為球形小腺,時時分泌一種膠性之蛋白質,以作精蟲之養料;此蛋白質,非如元液之為養生原質,常貯於精囊之中,待其飽漲,則天然自能使之宣洩於體外;此宣洩之事,恆於夜眠之間為之,故曰夢遺。」凡十六七歲之少年男子亦有不及此年齡者即起始有夢遺,少年當知此為天然合理之事,不傷精神,無庸懷憂,反足消釋色情之沖動。因精囊膨漲,即起有激刺也。初則二三月中夢遺一次,其後則漸近,至每三四周一次,其後或可每周或旬日一次。如每次遺洩之後,精神並無困乏之狀,則可不必介意。精囊所貯之液,其滿有定期,當其滿時。即刺激腦系,而使色情旺盛,此少年男子色情之盛衰。所以有定期也。大約每二周至四周,則精囊所貯已足,當時欲念最盛,最易犯手婬之試誘,故少年必於此時努力克制;制其思念,如馭怒馬,不使奔逸。且多致意於正業及運動,迨數日之後,經天然之夢遺,而色情驟減,則於其後之二周至四周間,可覺色情之平淡矣。或謂:「手婬夢遺,同為洩精液於體外,其中有何分別,而一則為害甚大,一則無妨元神?」答曰:「其中固有不同,夢遺所洩者,純為精囊所貯之蛋白質,及數個精蟲耳;若夫手婬所洩者,則此蛋白質之外,有數百萬新鮮精蟲,由睾丸而出,且有寶貴之元液若干,與之同洩,故二者實有天淵之別。凡我少年,不可不知。」


 

  手婬之害,既如上述,然其原因甚多,尤不可不隨時注意者,茲撮略如下:


 

  一、原因於孔母常與兒童接吻,或玩弄其陰部,幼時已受一種感覺,及長則陷於手婬之弊。


 

  二、原因於兒童攀樹木,登高山,衣服摩擦其陰部,有一種感覺,不知不識之間,流為惡癖。


 

  三、原因於兒童伏身而臥,陰部接觸床褥。


 

  四、原因於直腸生蛲蟲,刺激陰部,或陰部不潔,有粘稠物蓄積發癢。於是以手搔之、摩擦之。


 

  五、原因於乘騾馬摩擦。


 

  六、原因於獨居,無父母監督。


 

  七、原因於大便不通利,肛門作癢。


 

  八、衣服被褥過於溫暖,刺激陰部。


 

  九、身體早熟及虛弱。


 

  十、飲食物剌激性。


 

  十一、神經衰弱症。


 

  十二、不眠有妄想。


 

  十三、家庭不良,無善良之訓導者。


 

  此外尚有種種之誘因,足以促性欲之發動,而遂誘起手婬之惡癖者,茲復略述於下:


 

  青年時期,性欲處置,最為困難,為父兄者,須鄭重之為說明,曉以利害,不可過於秘密。青年之性欲興奮者,尤易犯手婬,宜防其為友朋誘惑。誤入歧途。若身體不甚堅強者,切忌飲酒(佛教五戒中有「不飲酒」一戒。),酒之為物,能引起性欲,故青年宜遠避之。


 

  人欲中以性欲為最難制,固矣。然此亦志行薄弱之人為然;若克己自制之心強者,則不難制之。蓋性欲發動之原因,男子為畢丸充滿精液,反射剌激腦中樞,女子為卵巢中有一種反射的刺激而起;其狀正如饑之思食,渴之思飲,所謂食色,性也。此外則卑猥之小說、談話、淫畫、淫曲、淫戲,以及陰部剌激,男女肉體一部接觸(例如握手接吻),為性欲發動之誘因。


 

  制欲之正本清源法,如男則摘去睾丸,女則摘去卵巢,既不可行,惟有去其誘因;若誘因已去,而猶性欲發功,難於自制,則行冷水浴以強身,屋外散步以陶情,每日朗誦古昔聖賢之傳記,或佛經,聖經及戒淫文一二遍,收束身心,同時練習體操,及他種有益運動,確有良效。


 

  左列數條,亦抑制性欲所必要者,青年子弟,不可不參考之:


 

  甲、力戒與年輕婦女接近及交談—


 

  (1)旅館舟車之中,遇有年少婦女,須遠而避之。四十以上之婦人,不在此例。


 

  (2)有議論婦女之容貌裝飾者,亦遠而避之。


 

  (3)罕至男女混雜之地。(案:尤以風月場所為甚。)


 

  (4)不得已而與年輕女子接談,切不可有輕佻舉動。


 

  乙、常守規則的生活—


 

  (1)每日大便,便秘易誘起色欲,故患大便不通利之人,早晚服開水一杯最有效,或食水果及生山芋之類。


 

  (2)早餐與中飯宜足,夜飯宜少。


 

  (3)雞卵汁之類,不宜多食,神經質及有歇斯底里者,尤要。


 

  (4)早起早寢。


 

  (5)每日以冷水摩擦全身。


 

  丙、用適當之法,使就寢即入睡—


 

  (1)就寢前十分時或十五分時為種種之運動,勞乏身體之各部。(案:可禮佛)


 

  (2)就寢後,默誦自一至百之數二三遍,自然入睡。(案:可誦觀音菩薩聖號或持大悲咒)


 

  (3)若有邪念妄想,速起床,飲冷水二三杯。


 

  丁、已醒即起床。


 

  戊、獎勵運動,室外之散步,室內之拳術擊劍,皆有用。


 

  己、居於室中之際,須多開戶,獨處時尤然。


 

  庚、多讀聖賢傳記,及修養書類。


 

  辛、勿看小說及淫辭邪曲。


 

  以上各條中,先擇平易者,試行數條,一二月後,逐漸加添,自然清心寡欲,斷絕淫念;切忌各條同時實行,中途停止,不見良效。由上所述,可知男女在未婚以前,切不可行性交及他機械的射精之法,苟或之則,行所謂自孽自受,沉淪於愁城苦海,萬劫不復者也。為青年者,倘理會此中消息,斷無誤犯之理。若欲謀預防之法,惟有學校與家庭共同協力而已。德國某學校為防學生犯手婬,褲之制裁,另有式樣,坐椅虛其一面,可使教師窺見學生之兩股,不幸發現疑似神經衰弱之狀,隨命校醫診察,通知家庭,監視其寢室。此外所有防范之法,已如前述。為父兄者,亦宜注意上述事項,養成純潔之家庭,力戒淫亂之舉動,使少年子弟,視聽悉本於禮,言行一歸於正。僕婢之品行不良者,斥退之;親朋之放蕩淫夫者,遠避之。每日有余暇,則全家老少,行高尚之游戲,有益之娛樂。又常獎勵野外運動,亦可預防惡癖,蓋熱心運動之人,夜間多熟睡,故無種種妄想也。


 

  實例三則


 

  (一)嘗有某學生,因犯手婬,求治於余,余將其初犯之原因習慣,及其親受之害縷晰言之,將之警告全國之少年,錄其說如左:


 

  某學生曰:「某年幼,未聞義理,回憶十六歲時,情窦初開,喜閱男女驗艷情之小說,見其敘述穢態,描摹盡情,余心遂怦怦欲動,因犯手婬,久則習以為常。所幸心地明白,尚有善根,當風雨晦明之時,恍如大夢初覺,常念此清白磊落,可寶可貴之心,一犯意淫,如以多數黑點,塗於潔白之紙,為終身之大恥,每念及之,辄令眼中出火,欲拔劍自刎也。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一。


 

  某於垂髫時,在某校讀西文,常列優等超級,不數年,遂卒業,資質固甚敏也。自犯手婬以來,讀書遍數,十倍於昔,常不能背誦,記憶力盡失,今昔判若兩人。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二。


 

  某幼時,常懷大志,欲有所自立於天地間。自犯手婬以來,豪邁之氣,盡付東流,萎靡如已僵之蛇,撥之不動又如死灰槁木,生氣消滅。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三。


 

  某夙昔見悲慘事辄泫然出涕,見不平事,辄怫然動怒。今則世間哀樂事,漠然不加喜戚於其心,善念盡滅絕矣。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四。


 

  某於切犯手婬時,尚知節度,久則檢制全忘,時時思動,不知不覺,欲改無從;以致形銷骨立,精神衰頹,腰酸腳軟,百病叢生,而腦筋所受之影響尤重,終日昏睡,如在霧中,如患神經病人。此吾之痛心疾首於手婬者五。


 

  昔日嘗有精通算學理化之某君,熱心濟世,見某之面黃無血色,為述少年手婬之害甚詳,且言其必死之故,剀切勸導。某聞之,惕然驚恐,亟思戒絕。無如欲火動時,如有鬼物游說,以某君之言為讕言。卒至病象畢顯,日近於死,尚何言哉。吾甚望吾同為之人,切勿謂其害未睹,而姑可安之,某即前車之覆轍也。以上所言,語語翔實;大君子熱心救世,望舉以勸人,當以某之言為現身說法。」


 

  總之人無義理,無學識,則引邪誘惡之事,靡不為所轉移,以己之心志,無所把握也。今日之精神教育,烏可緩乎?


 

  (二)又有某學生,十歲犯手婬,二十一歲,生殖器不能發育,亦無陰毛。結婚後,不能交接,衰老如病夫。潛逃來申,求治於余,余深憫之。


 

  (三)又有一學生,年十三,犯手婬,屢犯不改,致全身衰弱,變成白癡。又得陽痿之症,結婚而不能交接,其妻因憂鬱而死。今二十五歲,就診於余,詳述其病原如此。


 

  吾今大聲疾呼為普天下之青年告曰:犯手婬者,如欲為後日結婚計、嗣續計、事業計,亟宜猛醒回頭,痛自戒絕,切勿如上述之三人沉迷不覺,以致自殘其身,而追悔莫及也。


 

  吳爾氏曰:「少年子弟已染此習者,當知補救有法,惟在其立志改過耳。蓋天然物理,固具慈悲之性質,見有自甘改過之人,無不予以再新之機會;天然之定例,欲人之清潔立身,不染邪污也。如有染此習者,能知己過,力除此惡,而重履清潔正直之途,則造物之主與物理,即再造其人,越數月之後,可見元氣之挽回,面現血氣之容,體有堅剛之象,目光炯炯始復其丈夫之本色矣。」又曰:「生殖器具之功用,不徙限於生殖一部,乃廣及於全身;身體之膂力,心思之能力,俱與之有至密之關係焉。生殖於所分泌之元液,散布血中,所以使我人剛健壯偉,助我成高尚光明之人格,故生殖於之為用,實可尊敬而不宜卑狎者也;以其清潔高尚,而又重要,不得視為卑污而輕忽之,如或視為狎亵不潔者,是大誤也。」


 

  手婬之治法:


 

  一、第一須立志嚴行戒絕,專心研究一種學問,或熱心運動注重體育,使血液運用於他部,不積於生殖器。


 

  二、次則節減飲食,不飲酒類,不食芥子辣椒咖啡濃茶等,有刺激性,興奮性之飲食物,少食肉類,多食新鮮之疏菜及豆腐等。(藥物服臭素加裡。一日三次。每次服五分,化沸水一杯,於食後服之,第連服三四日,即宜停止,須過四日再服。)藥物服用應請教醫術、醫德兼尚之醫師。


 

  三、禁絕男女交際。


 

  四、臨臥時,務為適宜之運功,以晚寢早起為定則;臥具宜用堅硬之木板。


 

  五、並高尚其心志,鎮靜其耳目;蓋不見可欲,自能使心不亂也。


 

  六、平時宜以手巾沒冷水摩擦其身體各部及陰頸。


 

  依此法而實行之,庶濫行早接之惡習,或可以從此而消滅;其未犯者,亦可預防失足。對此生死攸關之事,實當悉心注意者也。


 

    第三節 既婚後之節欲


 

  不問古今中外,有識之士,皆以青年時代色欲一項,最為危險。故古人戒淫之文,汗牛充棟,雖非盡為少年而發,然少年血氣未定,易犯色情之害,尤不可不注意之。今者世風日下,思潮放縱,古人之言,不復為少年所聽信,故青年子弟,感染色欲之禍與花柳病者,不可勝數;非有瑞人正士。敦品行,節情欲,以挽回之,則淫亂之風,其禍未有艾也。


 

  《少年進德錄》曰:「男女床第之間,君子之所慎言也。言之稍不雅馴,既不足以垂為炯戒,並有跡誨淫之虞。搢紳先生,難言之矣。所以世之人,僅知縱欲之害,而不知所以為害之理由,此皆醫家立言過慎之所致也。」余業醫海上有年矣,每見求治之人,大抵原於色荒,診病時勸其節欲,匆匆不能詳盡,於是以縱欲為害之理由,詳著於篇以當忠告。


 

  恣情縱欲,陷於淫欲過度,直類無缰野馬,絕足奔馳,而不受羁勒;久之則體內之生活力,日形消減,肉體上,精神上,概受甚大之不幸。蓋精液為身體上營養之一都分,耗費既多,則有大害於全身之營養,而發生各種疾患焉。為腦與神經之滋養分,又為興奮狀態之主要成分者,曰斯丕爾明(即荷爾蒙)Shemin,曰蛋白質,曰磷酸鹽類,精液中合此三物頗多。淫欲過度之人,排出多量之精液,必失其固有之健康狀態,非以多量純良之血液補給之不為功。據醫學家之再三研究,如欲得一滴之精液,須耗四十滴之血液也,況交接時,身體與精神勞功過甚,尤易傷身。


 

  淫欲過度之害,其變態,其現象—如全身倦怠,腦與神經疲弱,似患憂鬱症;或反射性亢奮。似患精神病,而易於悲哀忿怒。夜間不眠,甫交睫即魇夢,或易於驚覺,各處發神經痛。不樂與人聚談,喜潛居暗室。缺乏強健之記憶力,消失敏捷之判斷力。心悸亢進,呼吸促迫胃弱而消化不良。皮膚蒼白。步行困難,運動障害,脊髓神經疲勞過敏,障害其下肢之運動,時而上肢亦然。尚有發憂鬱症、瘋癫症、色情狂、心髒病、消化機病、視力障害,誤認物件之大小曲直,並發近視夜盲等症、衰弱症、遺尿症、脊髓炎、脊髓痨、麻痺狂、腦脊髓散在性硬化、進行性麻痺、腱反射亢進、嫌忌步行等合並症。生殖器障害,如陰萎遺精早漏等症,其時體力雖極衰弱而陰頸則動辄勃起,勃起後直即萎縮,時時遺精,交接時不能持久,而精液早已漏出。或成為癡愚,或奄奄一息,纏綿床席,雖生之日,猶死之年。其所生之子女,大抵體質脆弱,間有畸形及白癡者。凡此種種,為淫欲過度者所難免之結局,即為淫欲過度者所必經之階級。


 

  青年學子,慎勿以有用之才力精神,消磨於錦衾角枕,纏綿歌泣之中也。精液與血液,同為人體內之主要成分;然放血一杯,不覺其有大害;排洩少量之精液,而甚覺其疲勞者,以精液比血液為尤要也。昔之醫學家,驗精液中所含之精蟲,僅知其有分體繁殖之作用;洎近世紀以來,經多數醫家之研究,而後知精液中之精蟲,其作用不僅為分體繁殖,其有關於身體上之營養者,亦甚重要。其一方面能助身體內之酸化作用,其又一方面能有保持神經興奮之效用也。如將人之睾丸摘去(如古之太監),其酸化力從此減少,身體逐漸覺肥大而弛緩矣。又當淫欲過度之時,精液之排洩量既多,則減損保持神經興奮力之養分,而身體遂生一種疲勞不堪之現象,試注射新丕爾明。則摘去睾丸之人,其身體之肥大而弛緩者,可日以緊固;他如因淫欲過度而神經衰弱之患者,亦可藉此而返於強健。精液之關於身體上之營養,有如此者,故濫行精液,實為疾病之導火線,痨瘵天札之催命符也。


 

  少年期之身體、精神,正當發育旺盛,為人之一生中最重要者。此時習於為善,則終身為正人;習於為惡,則終身為殘廢。教育者與父兄,宜時時注意其行動,有無不正當行為,若任其放逸邪僻,或征逐花柳場中,則結果鮮有不妨害身體之發育,成陰萎及男子不孕症,因其滋養素與神經力,逐日戕伐故也。甚者腦力消亡,記憶缺乏,活潑有為之人,一變而為陰郁沉默之象,無志於進取,終身為廢人,或且全身衰脫,早年得虛弱之症而亡。


 

  欲知青年之色情衛生如何,須先知過淫之害。夫精液者,含有多量之蛋白質與磷酸鹽類及斯丕爾明,此三者為腦神經之興奮強壯劑,多行房事,排去精液,則精神疲勞,元氣消耗,為害身體,不可勝述。要之過淫之害,非常可恐者也。樸子庫博士,著書論過淫之害,謂或患卒中,或患盲目,或四肢麻痺不能行動,皆過淫之所致。古人夙知過淫之弊,故以法律規定,一月中男女交合,不得過若干回,今日宗教上尚有此種戒律,未廢也。


 

  淫濫之禍,不僅如上所述,有斲喪過甚,使夢遺血者,此為精液枯竭。血液不及化精所致;因之而精神不寧,性情狂易,往往有自殺者,有陰頸忽然戀縮,陷沒無余,而呼痛不止者,有於交合時脫陽而死者,此皆平日過淫所致,而數見不鮮者也。吁!縱欲之禍,其酷如是,可不慎耶?!


 

  人惟縱欲無度,故往往墮胎(參見《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一書,若能節欲,則夫婦之元氣俱充,必然得子。其子又能清秀無毒,易於長成,該所謂寡欲多男子也。夫娶妻本為生子(古來夫妻之道如此,嗚呼!今有多為滿足淫欲耳。)人顧徒思淫欲,豈知姬妾滿房,莫延宗祀;寡妻是守。多獲佳兒。苟知嗣續為重,尚其慎爾淫耶。


 

  夫婦正也,然亦貴有節,若云正欲非淫,則家釀獨不醉乎?且人生終身疾病,恆從初婚時起,年少興高力旺,往往恩情無度,多成痨怯,甚者夭亡,累婦孀苦,不思百年姻眷,終身相偶,何苦從一月內,種卻一生禍根。前輩每遇子孫將婚,必諄諄以此戒之。


 

  呂純陽詩云:「二八佳人體似酥,腰懸利劍斬愚夫;雖然不見人頭落,暗裡教君骨髓枯。」又云:「女色多迷人,人惑總不見,龍麝暗薰衣,脂粉艷敷面;人呼為牡丹,佛說是花箭,射人入骨髓,死而不知怨。」


 

  男女熱病未好,陰虛等疾未愈,俱不可交合。又凡大寒、大熱、大風、大雨、大雪日、月蝕、地動、雷震,皆天忌也。醉飽、喜怒、愛愁、悲、哀、恐懼,皆人忌也。山川神袛、社稷井龛之處,皆地忌也。以淫犯忌,得禍尤烈。(禁忌請參見《敬悼已被殘蝕的理性》一書)


 

  第四節 雜論


 

保護未婚以前之身,如惜渡海浮囊,勿容一針之鋒穿破。保護既婚以後之身,如惜干霄茂樹,勿縱一斧之刃伐傷。當知二護之要,惟在節欲。  病者,所由適於死之路也。欲者,所由適於病之路也。迩聲色者,所由適於欲之路也。塞此三路,惟在節欲。  夏季是人脫精神之時。心旺腎衰,液化為水。不問老幼,皆宜食暖物,獨宿養陰。  


 

人勤於禮者,神不外馳,可以集神。人勤於智者,精不外移,可以攝精。(關尹子四符) 


 

治身者,以積精為寶。身以心為本,精積於其本,則血氣相承受。血氣相承受,則形體無所苦,然後身可得而安也。(春秋瀪露通國身)  


 

富貴而不知道,適足以為患。不如貧賤,貧賤之致物也難。雖欲過之奚由,出則以車,入則以辇,務以自佚,命之曰招蹶之機。肥肉厚酒,務以自強,命之曰爛腸之食。靡曼皓齒,鄭衛之音,務以自樂,命之曰伐性之斧。三患者,富貴之所致也。故古之人有不肯富貴者矣!重生故也。(呂氏春秋生)  昔有行道人,陌上見三叟,年各百余歲,相與鋤禾莠。住車問三叟,何以得此壽?上叟前致辭,室內姬粗丑。中叟前致辭,量腹節所受。下叟前致辭,暮臥不覆首。要哉三叟言,所以能長久。(太平御覽三百八十三應璩詩)  


 

淫律云:奸人妻者,得子孫淫佚報。奸人室女者,得絕嗣報。概觀行穢之家,丑聲籍籍,自可灼見。況淫近於殺。彼偷香竊玉者,被人擒捉。或跳牆以出,則腸斷而死者有之。或追趕走急,則脫力而亡者有之。設或擒住,則刀殺杖擊,立時而殒者有之。何苦以至重之性命,博片時之歡樂哉?人亦可猛省痛戒矣!  


 

今人怕死,至傷生之事卻敢為。聖人於傷生事不敢為,到臨死卻不怕。(謝上蔡)  


 

好色之禍甚大,而以狎妓為尤甚。蓋淫娼賤妓,倚門獻笑,無非陷人釣餌。一入其中,極聰明人,亦受迷惑。及至耗費家業,始富終貧,宗族共擯,鄉裡不齒,固己悔之晚矣!況近世妓女,必患花柳病。偶一傳染,痛楚萬狀,腐爛遍身。且生子亦多不育,嗟何及哉!有戒嫖詞云:“更鼓初敲,云情雨意千般好。晨雞三唱,人離財散一場空。”觀此亦可猛省。  


 

戒色有神方,惟聾耳瞎眼死心三味。養生無別法,只寡言少食息怒數般。  


 

已上節欲諸說,皆從少年進德錄、青年最危險之一問題、結婚與衛生等書錄出。欲知其詳,須閱此三書。


 

附錄:一、《印光大師文鈔》節錄


 

 (一)過患


 

  ◎吾常謂世間人民,十分之中,由色欲直接而死者,有其四分;間接而死者亦有四分,以由色欲虧損,受別種感觸而死。此諸死者,無不推之於命;豈知貪色者之死,皆非其命。本乎命者,乃居心清貞,不貪欲事之人。彼貪色者,皆自戕其生,何可謂之為命乎?至若依命而生,命盡而死者,不過一二分耳。由是知天下多半皆枉死之人。此禍之烈,世無有二。亦有不費一錢,不勞微力,而能成至高之德行,享至大之安樂,遺子孫以無窮之福蔭,俾來生得貞良之眷屬者,其唯戒淫乎?夫婦正淫,前已略說利害,今且不論;至於邪淫之事,無廉無恥,極穢極惡,乃以人身,行畜生事;是以艷女來奔,妖姬獻媚,君子視為莫大之禍殃而拒之,必致福曜照臨,皇天眷佑;小人視為莫大之幸福而納之,必致災星莅止,鬼神誅戮。君子則因禍而得福,小人則因禍而加禍,故曰:「禍福無門,唯人自召。」世人苟於女色關頭,不能徹底看破,則是以至高之德行,至大之安樂,以及子孫無窮之福蔭,來生貞良之眷屬(佛經中,若犯邪淫(夫妻行淫而非時、非處、非道,亦屬邪淫)則有「妻女不貞良」之果報。),斷送於俄頃之歡娛也。哀哉。《正·欲海回狂序》


 

  (二)教示


 

  ◎汝年尚幼,須極力注意於保身。當詳看《安士》書中《欲海回狂》,及《壽康寶鑒》。多有少年情欲念起,遂致手婬,此事傷身極大,切不可犯;犯則戕賊自身,污濁自心,將有用之身體,作少亡,或孱弱無所樹立之廢人。《三編上·復徐志一居士書》


 

  ◎現在後生,已知人事,即當為彼說保精保身之道。若知好歹,自不至以手婬為樂,以致或送性命,或成殘廢,井永贻弱種等諸禍。未省人事不可說;已省人事,若不說,則十有九犯此病,可怕之至。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他疾,均無甚關係,冶游、手婬、貪房事,實最關緊要之事,故孔子以此告之。而注者不肯說明其大厲害處,致孔子之話,亦無實效,可歎也。《續·復念佛居士書》


 

  ◎聰明人,最易犯者唯色欲。當常懷敬畏,切勿稍有邪妄之萌。若或偶起此念,即想吾人一舉一動,天地鬼神,諸佛菩薩,無不悉知悉見;人前尚不敢為非,況於佛天森嚴處,敢存邪鄙之念,與行邪鄙之事乎?孟子謂:「事孰為大,事親為大。守孰為大,守身為大。」若不守身,縱能事親,亦只是皮毛儀式而已;實則即是賤視親之遺體,其不孝也大矣。故曾子臨終,方說放心無慮之話云:「《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後,吾知免夫。」未到此時,尚存戰兢,曾子且然,況吾輩凡庸乎?《續·復徐書镛書》


 

  (三)對治


 

  ◎色欲一事,乃舉世人之通病。不特中下之人,被色所迷;即上根之人,若不戰兢自持,干惕在念,則亦難免不被所迷。試觀古今來多少出格豪傑,固足為聖為賢;祗由打不破此關,反為下愚不肖,兼復永墮惡道者,蓋難勝數。《楞嚴經》云:「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修三昧,本出塵勞。淫心不除,塵不可出。」學道之人,本為出離生死;苟不痛除此病,則生死斷難出離。即念佛法門,雖則帶業往生;然若淫習固結,則便與佛隔,難於感應道交矣。欲絕此禍,莫如見一切女人,皆作親想、怨想、不淨想。親想者,見老者作母想,長者作姊想,少者作妹想,幼者作女想。欲心縱盛,斷不敢於母姊妹女邊起不正念。視一切女人,總是吾之母姊妹女,則理制於欲,欲無由發矣。怨想者,凡見美女,便起愛心;由此愛心,便墮惡遣,長劫受苦,不能出離。如是則所謂美麗嬌媚者,比劫賊虎狼,毒蛇惡蠍,砒霜鸩毒,烈百千倍。於此極大怨家,尚猶戀戀著念,豈非迷中倍人。不淨者,美貌動人,只外面一層薄皮耳;若揭去此皮,則不忍見矣。骨肉膿血,尿尿毛發,淋漓狼藉,了無一物可令人愛;但以薄皮所蒙,則妄生愛戀。華瓶盛糞,人不把玩;今此美人之薄皮,不異華瓶;皮內所容,此糞更穢。何得愛其外皮,而忘其皮裡之種種穢物,漫起妄想乎哉?苟不戰兢干惕,痛除此習,則唯見其姿質美麗,致愛箭入骨,不能自拔。平素如此,欲其沒後不入女腹,不可得也;入人女腹猶可,入畜女腹,則將奈何?試一思及,心神驚怖。然欲於見境不起染心,須於未見境時,常作上三種想,則見境自可不隨境轉。否則縱不見境,意地仍復纏綿,終被淫欲習氣所縛。固宜認其滌除惡業習氣,方可有自由分。《正·復甬江某居士書》


 

  ◎凡有忿怒、淫欲、好勝、賭氣等念,偶爾萌動,即作念云:「我念佛人,何可起此種心念乎?」念起即息,久則凡一切勞神損身之念,皆無由而起;終日由佛不思議功德,加持身心,敢保不須十日,即見大效。《續·與胡作初書》


 

  ◎業障重,貪嗔盛,體弱心怯。但能一心念佛,久之自可諸疾鹹愈。《普門品》謂若有眾生,多於淫欲嗔恚愚癡,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之。念佛亦然。但當盡心竭力,無或疑貳,則無求不得。《正·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四)殷鑒


 

  ◎慧佐之死,乃其父母祖母所致。其家生此聰穎之子,不告以保身寡欲之道,乃早為娶妻。又不說節欲之益,縱欲之禍。彼二青年只知求樂,不知速死。及已經得病,尚不令其妻歸寧,以致年余大病,以至於死。將死見其妻,尚動念,故咬指以伏欲心耳。天下此種事多極,姑述二事:


 

  一弟子家貧,其父早死,學生意,資質淳厚,十五六即娶妻,人已受傷。先在綢緞店司帳,其友人令住普陀法雨寺,養數月,已強健。其母與介紹人吵鬧,恐其出家,挽彼店中老板及彼岳父,來叫回。光與來人說:「回去則可,當令其妻常住娘家,非大復原,不可相見。」此種人通最不知事務者,通不依光說,仍在店中司帳。光往上海至其店中,(店老板亦系善人,素相識)見其面色光潤,知尚能撙節。後光回山至寧,見面色大變,問汝回去過?言:「到家只住四天。」已與未回去之相,天淵懸殊,後竟死亡。此子文字尚通順,若非其母硬作主宰,當不至早夭。


 

  又一皈依弟子之子,其岳父亦皈依,其人頗聰明,英文很好。以不知節欲,得病要往杭州西湖,云:「我一到西湖,病當好一半。」其父母不知是不敢見妻,不許去。又要去醫院,因送醫院,尚令妻常去看,竟死於醫院。其岳父與光說,光說汝等是癡人,以致彼欲不死,而此令其死。惜彼不明說不敢見妻,見即動念失精。


 

  慧佐至死,見妻咬指,汝認做厭,尚非真情,乃制欲念耳。至於死時得大家助念之力,自己向有信心,故致死後相變光潤。乃知佛力、法力、眾生心力,均不可思誤。眾生心力,不承佛法法力不得發現,由承佛力法力待以發現,故有此現相也。後世子弟愈聰明,則欲心愈重,情窦未開,不可告;情窦已開,不為說保身寡欲之道,或致手婬邪淫,及已娶忘身徇欲,均所難免。男子則父與師當為說,女子則母當為說。使慧佐之妻知此義,何至一病近年而死?古者國家尚以令人節欲為令;令則病將死,尚不令其分隔,此所以冤枉死亡之青年,不知其數。而一歸於命,命豈令彼食色無厭乎?慧佐之死系冤枉;(若其父母早為訓誨,深知利害,斷不至死,故曰冤枉)慧佐之生西,乃是徼幸。若無人助念,則由淫欲而死,縱不墮三惡道,難免不墮女身及娼妓身耳。由大家助念,承佛慈力,得此結果。《三編·復常達春居士書二》


 

  ◎一弟子羅濟同,四川人,年四十六歲,業船商於上海。其性情願忠厚,深信佛法,與關絅之等合辦淨業社。民國十二三年,常欲來山歸依,以事羁未果。十四年病膨脹數月,勢極危險,中西醫均無效。至八月十四,清理藥帳,為數甚钜,遂生氣曰:「我從此縱死,亦不再吃藥矣。」其妾乃於佛前懇禱,願終身吃素念佛,以祈夫愈。即日下午病轉機,大瀉淤水,不藥而愈。光於八月底來申,寓太平寺,九月初二,往淨業社會關絅之,濟同在焉,雖身體尚未大健,而氣色淳淨光華,無與等者。見光喜曰:「師父來矣,當在申中歸依,不須上山也。」擇於初八,與其妾至太平寺,同受三歸五戒。又請程雪樓、關絅之、丁桂樵、歐陽石芝、余峙蓮、任心白等諸居士,陪光吃飯。初十天請光至其家吃飯,且曰:「師父即弟子等之父母,弟子等即師父之兒女也。」光曰:「父母唯其疾之憂,汝病雖好,尚未復原,當慎重。」惜未明言所慎重者,謂房事也。至月盡日,於功德林開監獄感化會,彼亦在會,眾已散,有十余人留以吃飯,彼始來,與司帳者交代數語而去;其面貌直同死人,光知其犯房事所致,切悔當時只說父母唯其疾之憂,未曾說其所以然,以致復濱於危也。欲修書切戒,以冗繁未果,九月初六至山,即寄一信,極陳利害,然已無可救藥,不數日即死。《壽康寶鑒·序》


 

  ◎十年前一钜商之子,學西醫於東洋,考第一,以坐電車,未駐而跳,跌斷一臂;彼系此種醫生,隨即治好。凡傷骨者,必須百數十日不近女色;彼臂好未久,以母壽回國,夜與婦宿,次日即死。此子頗聰明,尚將醫人,何至此種忌諱,懵然不知;以俄頃之歡樂,殒至重之性命,可哀孰甚。《壽康寶鑒·序》


 

  ◎前年一商人,正走好運,先日生意,獲六七百元,頗得意。次日由其妾處,往其妻處,其妻喜極。時值五月,天甚熱,開電扇,備盆澡,取冰水加蜜令飲;唯知解熱得涼,不知彼行房事,不可受涼,未三句鐘,腹痛而死。是知世之由不知忌諱,冒昧從事,以至死亡者,初不知其有幾千萬億也。《壽康寶鑒·序》


 

附錄:二、《青年修養錄》


 

  (一)衛生


 

  ◎飽食當肉,不淫當齋,緩步當車,無災當福。戒酒後話,忌食後嗔。大饑不大食,大渴不大飲。多精神為富,少嗜欲為貴。服藥十朝,不如獨宿一宵。飲酒百斛,不如飽餐一粥。節食以去病,寡欲以延年。四五三頁


 

  ◎少色欲以養精,少言語以養氣,少思慮以養神。四五六頁


 

  ◎留七分正經以度生,留三分癡呆以防死。四五七頁


 

  ◎獨寢不觸欲,養精也。獨居不交言,養氣也。獨行不著礙,養神也。獨室不愧衾,養德也。四五七頁


 

  ◎入素羸瘠,乃能兢兢業業,凡酒色傷身之事,皆不敢為,可以延壽。強壯者恃其強壯,恣意傷身,則禍可立待。豈非命雖在天,而立命在己欤。四五八頁


 

  ◎盜為男戎,色為女戎。人皆知盜之切殺為可畏,而忘女戎之劫殺悲夫。四五九頁


 

  ◎人之所以生者,惟精氣神,謂之內三寶。人能寡欲以養精,寡思以養神,寡言以養氣;再能去暴怒以養性,節飲食以和脾胃,避風寒以防感盲,常勞動以堅筋骨,即可延年矣。四六0


 

  (二)節欲


 

  ◎人身非金鐵鑄成之身,乃氣血團成之身。人於色欲不能自節,初謂無礙,偶爾任情,既而日損月傷,精髓虧,氣血敗,而人死矣。蓋人之氣血,行於六經,一日行一經,六日而周六經,故外感之最輕者,必以七日經盡而汗解,蓋氣血一周也。人當欲事濃時,無不心跳自汗,身熱神迷,蓋因骨節豁開,筋脈離脫,精髓既洩,一經之氣血即傷,一經既傷,必待七日氣血仍周至此經之日,方能復元。《易》云:「七日來復。」即休養七日之義。世人未及七日而又走洩,經氣不能復元,一傷再傷。以致外感內虧,百病俱起。人皆歸咎時氣,指為適然之病,不知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於未能謹守七日來復之義也。今立限制,以為節欲保身之本。二十歲時,以七日一次為准。三十歲時,以十四日一次為准。四十歲時,則宜二十八日一次。五十歲時,則宜四十五曰一次。至六十歲時,則天癸(月經)已絕,不能發生,急宜斷嗜欲,絕房事,以清淨閉藏為本,不能走洩矣。以上限制日期,專指春秋兩季立言。若冬夏兩季,一則火令極熱,發洩無余,一則水令極寒,閉藏極密。即少年時亦以斷欲為主。否則二十歲時,或可十四日一次。三十歲時,或可二十八日一次。四十歲時,或可四十五日一次。至五十歲時,氣血大衰,夏令或可六十日一次,冬令則宜謹守不洩。蓋天地與人之氣,冬令閉藏至密,專為來春發生之本,尤重於夏令十倍也。依此者,可卻病延年,違此者,必多病促壽。四六一頁


 

  案:「少年時亦以斷欲為主」一句者,以人之身心約以二十五歲發展至成熟顛峰,正如樹木之成型;若於未成熟之際予以摧折,則必成終身之患。今物欲充熾,少年之情欲,已降至國中青少年有性關係,乃至懷孕、墮胎者,於國小學童亦有所聞。實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也。悲夫!犯過者,能速忏悔改過。


 

  ◎少手欲窦,何所不至,譬如口腹嗜味,愈縱愈狂,力自簡制,則益淡將去矣。人謂挾妓無害,此言大誤。要知娼妓賤質,勾引之意,無非欲得錢財,陷人釣餌,一中其計,極聰明人亦被迷惑,遂至亂其心志,廢其正業,破家蕩產,流入匪類。設遇屍痨之婦,瘡毒之妓,小則痼疾,大則喪命。余所見聞,有聾其耳者,有半身不仁者。有四肢癱軟,膝直不可屈伸者。有病久骨軟如綿者。有病蠟燭瀉,瀉去其陽者,有痿其陽,終身不舉者。有種毒於妻,終身不育者。有毒發在喉,聲啞無音者。有額上開天窗者。有爛去其鼻者。有當颏下垂若瘤者。有發魚口,下體迸裂者。有毒發在趾,漸漸脫落至腰,而五髒皆見者。有惹毒於妻,生瘡腋下而死者。有惹毒於妻,所生子女,遍體無皮者,種種不可勝計。即良醫療治,獲全性命,而毒氣內傷,多致不能生育。縱有生育,而先天毒盛,往往發為異瘡惡痘,以致夭札,因此覆宗絕嗣。豈惟不齒,於正人,見憎於妻子而已哉。有識者其鑒之。四六三頁


 

  ◎凡人之好色,為可樂也,不知可樂者在一時,可哭者在一世。深明可樂之事,即可哭之事,自然色心漸漸淡去。毒藥置於美馔,知者萬不敢嗜。何也?深知其必死而此心淡也。總之,人生世上,專以事業為重—濃於色欲,必致懶於事業,勤於事業,即可淡於色欲。得失成敗樞機,不可不察也。淡之之功,其初甚難,須於難處力加持守,始終不移,才可一生得力受用。今立箴言三則以自制:一曰看得破,二曰忍得住,三曰拿得定。看得破者,確信好色必死之理也。忍得住者,臨時力加持守之功也。拿得定者,凜遵始終不移之節也。能此者,才是真正英雄,可以辦大事業。四六四頁


 

  ◎古今一應書籍,看之皆有利益,獨至淫詞艷曲,總無一句好話。偷香竊玉,機關不止千般。賣俏行奸,流毒真兼數世。庸夫俗子,為之诳惑。學士文人,亦遭引誘,方謂風流俊逸。才子思得佳人,豈知德損行虧,衣冠已同禽獸,欲心方熾,豈能再顧綱常,惡緣既成,何暇更惜身命?皆以邪說惑世,故爾穢遮彰聞。若使留神觀看,必然盡喪人心。縱難毀板,曷先焚書。淫念一萌,便思邪緣相湊,生幻妄心。設計引誘,生機械心。少有阻礙,生嗔恨心。奪人之愛,生殺害心。種種善願由此消,種種惡孽由茲起。庸夫俗子,顯蹈明行,罔知顧忌。文人學士,誦習聖賢,竟爾自號風流,侈談情種。嬌艷何心顧盼,辄視為有意之凝眸。深閨不無笑言,便揣作多情之勾引。或賄不足餌,而以才誘。或直不能遂,而以巧媒。機關不止千般,流毒真兼數世。不思月下花前,為樂有限。粉白黛綠,轉眼即空。而惡因日積,顯則傾家蕩產,陰則削祿減年。大則虧體危親,小則辱身賤行。甚而敗露觸凶,七尺之軀,頃刻作刀頭之鬼。奈世之溺於此者,動曰何傷。然殺人者,殺其一身,淫人者,殺其三世。蓋穢德必彰,惡聲易播,上而殺其父母矣,中而殺其丈夫矣,下而殺其子女矣。無異挾白刃而刳人三世之腹,而猶謂何傷,吾誰欺,欺天乎?四六五頁


 

  ◎此等淫邪之行,推在當境之初,動念之始,亟思降伏。有慧劍二焉:曰忍而已矣。不能忍,曰又忍而已矣。四六七頁


 

  ◎《書》云:「天遣福善禍淫。」蓋此一關,是理欲關,是淨穢關,是通塞關,是貴賤關,是生死關,是天堂地獄關。何言之?人之一心,非理即欲,而好色者,欲之根也,一好色,而諸欲皆萌矣,一觑破,則萬善鹹集矣,故曰理欲關。心本至清,好色而清者濁矣,身本至潔,好色而潔者污矣,故曰淨穢關。此中浩浩,何在不宜,一著於色,便生窒礙,甚至骨肉因之乖離,功名因之阻滯,學問因之無成,非通塞之關而何?吾氣剛大,上凌太空,吾情慈憫,下濟萬物,何等高貴,乃一涉淫私,事機洩露,甚至奴顏不知羞,婢膝不知恥,才子混身於下隸,書生行等於穿窬,非貴賤之關而何?若夫精神完固,而寒暑難入,骨髓流滑,而百病叢生。更有少年科第,半世辛勤,一念不禁,莫能救藥,其生死之關也。至於天堂不必在天,存光明之性體,無處非天堂也。地獄不必在地,陷貪戀之火坑,無處非地獄也。更或前念迷,即是地獄,後念覺,即是天堂。迷覺分於俄頃,堂獄遂判云泥,其天堂地獄之關也。誠可慨也夫,誠可畏也夫。四六八頁


 

  ◎自妻妾而外,皆為非已之色。淫人妻女,妻女人淫,夭壽折福,殃贻子孫,皆有明驗顯報。世人當竭力保守,視此身如白玉,一失手,即粉碎。視此事如鸩毒,一入口,即立死。須臾堅忍,終身受用。一念之差,萬劫莫贖。可畏哉,可畏哉。四六九頁


 

  ◎形空質朽,神昏力倦,必至半途而廢,一無所成矣。四七0


 

  ◎欲火焚燒,精神易竭。遂至窒其聰明,短其思慮。有用之人,不數年而廢為無用,皆色念欲火傷身之病也。蓋不必常近女色,只此獨居時展轉一念,遂足喪其身而有余。故孫真人曰:莫教引動虛陽發,精竭容枯百病侵。此真萬金良藥之言也。四七一頁


 

  ◎凡溺愛冶容,而作色荒,謂之外感之欲。夜深枕上,思得冶容,或成宵寐之變,謂之內生之欲。二者糾纏染著,皆耗元精,增疾病,傷性命,必成不治之症。急須趕緊,先將心內色念,斷除淨盡。再將身體保養,不令走洩。則腎水不至下涸,相火不至上炎,水火既交,自漸愈耳。故曰:欲海無邊,回頭是岸。全在自心把握也。四七一頁


 

  ◎好色之人,子孫必多夭折,後嗣必不蕃昌。何則?我之子孫,我之精神所種也。今以有限精神,供無窮之色欲,譬諸以斧伐木,脂液既竭,實必消脫,故好色者所生子女,每多單弱。子每像父,雖單弱而亦好淫。再傳而後,薄之又薄,弱之又弱,以致覆宗絕祀者,不可勝數。嘗見富貴之家,祖父並無失德,子孫每至夭亡,即有存者,亦多體氣單弱,性質愚鈍,不能務正,遂足敗家,皆由於其祖父好色縱欲,有以自取也。四七二頁


 

  ◎士子讀書作文辛苦,第一要節欲。蓋勞心而不節欲,則火動,火動則腎水耗散。水不能制火,而火愈熾,則肺金受傷。金又不能生水,火金相克,而轉變而為痨瘵,必至夭亡。四七六頁


 

  ◎蓮蕊居士曰:斷欲有十種利,反是有十害。一身心清淨,毫無所污。二正念常存,異諸禽獸。三氣足精滿,寒暑不侵。四面目光華,舉足輕便。五俯仰天地,無慚愧色。六省藥餌費,可周貧乏。七屏絕邪緣,胸無牽戀。八讀書作字,俱有精采。九脾胃強健,能消飲食。十本地風光,自有真樂。四七七頁


 

  ◎《論語》曰:「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蓋人方少時,猶草木之有芽也,百蟲之在蟄也。草本當始生之日,而折其萌芽,未有不摧殘者。百蟲當在蟄之會,而發其□藏,未有不傷損者。聖人提醒少年,使其力制色心,悚然自愛,以保養柔嫩之軀。幼時能於色欲一關把得牢,截得斷,他年元神不虧,氣塞兩間,達而立朝之日,精神得以運其經濟,立掀天大事業,真人品真學問,皆由於此。即使不成大器,亦得以盡其天年,為祖宗似續之計。較死於非命者,霄壤之殊矣。四七七頁


 

  ◎木有根則榮,根絕則枯。魚有水則活,水涸則死。燈有膏則明,膏盡則滅。人有真精保之則壽,戕之則夭,不異於此。按醫書《明堂圖》,腎俞為藏精之穴,乃人生安身立命之蒂,一或受傷,其害莫測。每見人家子弟。年方髫稚,情窦初開,或偷看淫書小說,或同學戲語亵穢,妄生相火,尋求喪命之路。或有婢僕之事,而斲喪真元。或無男女之欲,而暗洩至寶。漸漸肢體羸弱,飲食減少,內熱咳嗽吐血夢遺虛痨等證迭見。父母驚疑而無措,醫藥救治而難痊,一以為先天不足,一以為風寒所感,一以為補養失宜,不知皆自作之孽。其事隱微,而戕賊其性命者深也。即萬端調治,幸而得痊;然早年受傷,終身多病—下元虛冷,子嗣艱難,腰疼腿痛,陽痿不舉,目暈,頭眩。未老先衰,一切心勞用力之事,皆不能任。雖留此軀,亦屬無用。何以承先啟後,建功立業,而享富壽康寧諸福乎?為子弟者,幸自珍惜,愛身即所以孝親,保身斯可以揚名也。四七八頁


 

  ◎一生患好色,問王龍溪先生。先生曰:有人設帳一所,指汝曰:此中有名妓,可褰帷就之。汝從其言入視,乃汝妹汝女以。汝此時一片淫心,亦頓息否?曰:息矣。先生曰:然則淫本是空,汝自認作真耳。四七九頁


 

  ◎防淫之法,須要慧力—試思今日之明眸皓齒,二十年後,雞皮鶴發,甚不堪相對也。百年之後,皮囊臭腐,其不堪向爾也。再思今日之淫行,即明日之死征,人至死而雄心灰矣。又要有定力—平日操持嚴切,念起即除。我心既定,自然守身如玉。一任妖姬美女引誘百端,絕不轉動分毫。然道高德重之人,必有魔以敗之,往往十年功行,敗於俄頃。更須打破此等關頭,堅守得定。四八一頁


 

  ◎人生功名事業,壽夭窮通,皆自少年基始,而戒淫為第一。蓋血氣未定,最易沾涉邪淫。迨至日復老成,雖知怨悔,已追悔莫及。普願少年觀此,悚然自儆自愛。且思天生配偶,原有本分夫妻,何苦逞欲邪淫,贻終身之玷乎?四八三頁

更多戒邪淫文章連結:我的部落格

戒邪淫好書推薦:連結-欲海回狂   壽康寶鑑白話編譯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1/1/13 下午 08:09:45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1/1/13 上午 06:55:33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2656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