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讀書討論版(Life論壇) → 正念現前 痛快往生

您是本帖的第 398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正念現前 痛快往生
懺悔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任我行
文章:1882
積分:2018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9年7月18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懺悔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訪問懺悔的首頁

發貼心情
正念現前 痛快往生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正念現前 痛快往生

■馬來西亞/蔡圓美

陳球居士往生記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先母陳球女士,福建晉江安海人,生于一九一五年,于一九九六年九月廿九日〔農曆丙子年八月十七日〕,凌晨零時四十五分,在住家地址:38Pekan China05000 Alor Star Kedah 安祥往生,享年八十五歲。

一九八八年六兄因生意失敗而學佛,萬想不到此逆緣卻成了母親及諸兄弟姐妹的增上緣。七十四高齡的母親與我于同年皈依三寶,母親法名「見球」。母親是個身穿唐衫下著黑綢褲,耳後綁髻的典型中國女人。她目不識丁,我們兄弟姐妹教她每轉一粒念珠念一聲佛號或菩薩名號,她偏對「南無阿彌陀佛」及「南無觀世音菩薩」情有獨鍾,每日早晚各轉九圈珠,並興緻勃勃的聲稱每日有持二萬聲「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

母親的精進念佛,初時本意實純為子孫向佛菩薩祈求加持庇佑,但無形中自己卻獲益了。不消個把多月,母親的心胸越發豁達,越懂得「放下」,對很多瑣事都不再感到煩躁。

原本每月初一、十五持齋的母親,在六兄的鼓勵下持五戒,接著持十齋日。約半年之後,身體一再排斥肉食「吐瀉」,她自己見了魚肉也自動會打寒顫,所以便持了長素。家裡只有她一人持素,大多時候不是花生配粥就是豆腐醬菜配飯,母親也怡然自得。當她看到我們子孫大魚大肉大快朵頤時,她只會微笑著連連搖頭連聲「阿彌陀佛」念個不絕。

一九九三年母親突然患了心臟病,身體健康就大不如前。她時時對我說她發願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見「阿彌陀佛」,並從口袋中掏出一幀也不知是誰給她的「阿彌陀佛」聖相示我;我因從閱讀諸多佛書中得知要往生西方非易事,簡直是緣木求魚,所以不得不勸解她打消原意。我對她說:「媽媽不必要求發願去西方極樂,只在佛前發願來生投生在佛化家庭就足夠了......」母親滿臉自信,對我的勸導全不動容,即使六兄對她說去見阿彌陀佛的機會實在渺茫,她還是依然故我,不為所動。自此「阿彌陀佛」這句名號,可成了她言談中的一句口頭語,譬如她會說:「這個人的命怎麼會這麼慘......阿彌陀佛!」;「你們都來了!阿彌陀佛......!」

一九九五年六月,母親的心臟病第二次發作。我從吉隆坡趕到吉打醫院進入緊急療室〈ICU〉見她時,她已復甦並興奮地說:「阿彌陀佛來接我,但我要求他暫時展延時候!」我感到好笑並自認這只是母親的病中幻覺不足一信,但母親堅信不疑確是阿彌陀佛來接引。我對這種「討價還價」而阿彌陀佛也能「恩准」的「事情」是一成也不信。母親接著說再下一次阿彌陀佛的到來,她必然會歡歡喜喜隨他而去!

一九九六年九月母親第三次心臟病突發入院,我們居住在吉隆坡的三個女兒再次搭飛機趕回去。這一回母親實在太孱弱了,但精神還好時就會詢問子孫、夥計、鄰居朋友親戚狀況。母親對每個人的慈愛關懷表露無遺,對每個來探病的訪客致謝,並給予諸多好言祝福交代。

住院約三個星期後母親堅持要回家療養,她苦笑對我說:「你的七嫂怎麼都不會看?我的病不像以前,我不會好了,是要去見阿彌陀佛的時候,把我的骨灰掩蓋草坡吧!」

回到家裡之後,母親安排諸兒女媳婦、孫子,每人輪流照顧她,並一再強調最好三、五日由我們服侍她,最長不超過七日她就要往生,以免大家勞累。

母親躺在床上,雖有時合上雙眼休息小睡,有時醒來談幾句話,但神智卻是清醒的。她一再吩咐我們誦經,念佛號。偶而母親會指著床尾或牆邊,厲聲喝道:「哪是誰?把他趕走!」偶而會嚴聲責道:「阿娘!你走!你回去!」

一九九六年九月廿八日黃昏時分,母親吩咐四嫂不必準備她的晚飯,她如是說:「今晚不必煮食物給我,我就要下蓮花池了!朵朵的蓮花真美!」

當晚輪到四妹《由吉隆坡趕到》及外甥女一起照顧媽媽,約半夜十二時四妹打算熄燈,母親卻說:「不必熄燈,我就要走了,你去把他們全給叫來!」外甥女忙著去叫眾人快來,這邊四妹把媽媽扶起,媽媽半倚躺在四妹懷裡,在四妹及趕來的七八位家人「阿彌陀佛」聲中,只見她舌頭一伸一縮之間頭兒一垂,心跳就此停止了......

大家眼淚簌簌而下,但聽命不敢號啕大哭,只是不停齊念「阿彌陀佛」。八個時辰之後天已亮,四妹等人才為母親漱洗更衣,令人驚異的是母親雖然下半身冰涼,但身體卻富有彈性,手肘各支節都容易轉動方便更衣。最美的是媽媽一臉安詳慈愛的遺容,臉龐頭額還保持著絲絲溫熱,果真如她平日所言,「要去睡一場再也叫不醒的深覺。」母親是否就在這九月廿九日凌晨零時四十五分,被阿彌陀佛接引往生去了呢?

我們一家人奉慈命,對治喪事宜全依照母親的吩咐,到來弔唁的人都享用糕點、啜著冰淇淋時,雖然憑弔著她的逝去,但卻對她的種種事蹟與遺愛,都能感受到她的溫馨。

母親去世後約七日的一個晚上,在莎亞工作的甥兒,夢見一個人來人往煞是熱鬧的海邊,我母親就站在海邊的雲端上,全身閃閃發著金光,滿臉喜悅的對他說:「我現在已經在西方極樂世界!」母親一生只操福建話,但在夢中西方極樂世界卻字字用著華語!

謹以此文作一簡單據實的報導,悼念母親往生一週年,亦藉此勉勵大家,只憑一聲阿彌陀佛信心不移,決定得生西方淨土,阿彌陀佛的慈悲願力不可思議!阿彌陀佛!

按:本文乃馬來西亞淨宗學會義務法律顧問蔡圓美律師之慈母往生實例報導,親筆書寫于一九九七年九月。

—轉載自馬來西亞淨宗學會網站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3/3/9 上午 06:33:24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70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