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讀書討論版(Life論壇) → 一個清朝大家族因果輪迴的前世今生

您是本帖的第 2172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一個清朝大家族因果輪迴的前世今生
AI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風清揚
文章:2228
積分:1981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9月24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AI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一個清朝大家族因果輪迴的前世今生

作者:(清)陸麗京
來源:譯自《夙孽記》
 
蘇州平望人黃景範,生於崇禎辛未年(一六三一年),家住在南潯。黃景範在壬辰年(一六五二年)六月十九日那天(時年二十二歲),忽然開始感到眩暈,到了二十二日早上,突然頭痛難忍,竟然昏倒在地。迷迷糊糊中,只見一個披頭散發渾身流血的人,手裡拿著大刀,對他喊道:“還我的性命來。”

這時候,忽然出現一個老和尚,右手拿著禪杖,左手拿佛珠,對著那人呵斥說:“慢來,慢來。”那人說:“我胸中的積怨已經長達七十多年了,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叫我怎麼能住手?”老和尚舉手說:“阿彌陀佛,饒人是福。如果生生世世冤冤相報,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互相傷害?”

那人說:“您說得很對,可是我還是咽不下這口怨氣,今天就不傷他性命罷了。”說完,用手抓住黃景範的舌頭,一刀割了下來。老和尚說:“算了吧,把舌頭還給他吧!”那人說:“要還給他也行,但是要等我的怨氣消了再還。”說完拿著斷舌跑了。這時老和尚也要走了,對黃景範說:“你還認得我麼,我就是當初的雲棲老人,你如今不必著忙,一百天之內一定會有消息。”

黃景範醒了過來,見家人團團圍住他,他想說話卻說不出來,還好舌頭仍在,只是覺得喉嚨和心口有點痛,身體上並沒有別的痛苦。

當天夜裡,黃景範躺在床上,恍惚間看見一個女子在窗外叫道:“你睡得好舒服呀!”女子說完,向他拋撒泥沙,他頓時覺得渾身又麻又痛。這時候忽然出現一個武士,手拿著白傘遮護他,使得那個女子拋撒的泥沙撒不到他身上,好幾天晚上都發生了這樣的情形。景範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武士告訴他說:“我奉覺王(即是佛陀)的命令來保護你,我手中所拿的是悉怛哆般怛羅。”景範想:“這是楞嚴咒心,正是我平日常常持誦的,那我現在更應該努力誦咒吧!”

第二天,他就開始虔誠持念楞嚴咒心,晚上見武士手裡所拿的傘變得加倍大了。第三日繼續念咒,只見到傘,並不見武士。第四天景範又接著念,到晚上傘和那女子都不見了。於是他每天默念神咒,病雖沒有痊癒,但是已經沒有大礙了。他一心省察自己平日的罪過,想起了老僧所說百日之內的話,因而感到慶幸。到了七月十五這天,他請出家人來做佛事禮懺,打聽到雲棲老人就是蓮池大師,曾經在雲棲弘揚佛法。景范思念大師心切,以至於連做夢都夢到大師。

他的母親擔憂他久病不愈,於是請人打卦求問得病的因由,結果打卦說是有鬼神作祟,還有許願沒有兌現所導致的。景範想,如果是神明的懲罰,就應該齋戒反省過錯,不應當殺生祈禱,這樣反而是在造作罪業。至於許願這件事,想來只有正月初曾經夢見一個人告訴他,說他夏末秋初的時候有難,如果能抄寫淨土經一部就可以免除。他後來想寫卻沒有寫成,所以下決心八月初七開始抄經。

這天夜晚,景範忽然夢到他的父親對著他哭泣,於是他發願以抄寫經文的功德,祈求佛力加持,如果父親還活著則能夠盡快還鄉,如果已過世則能夠得到超升,並選擇在他父親的生日那天開始寫經,計劃九月二十九日寫完。

到了二十九日午後,景範忽然覺得心痛,並口吐鮮血,到了夜裡一更天的時候,忽然覺得身體掉到床下,看到一個老人和一僧人前來,僧人向景範笑著說: “你為什麼貪念身體這個苦本?你如今怨債已經償清,可以和我一起到主人那裡走一走了。你可以靜心聽我誦經。”

於是僧人誦念起《金剛經》,景範一面聽僧人誦經,一面跟著他走,僧人誦完經時,景範的心已經不痛了。這時候,僧人停住腳步,對老人說:“你和他一起進去,請掌管生死簿的鬼官為他說明前世的因果。”於是景範跟著老人進入了一座內庭,老人同景範一起跪在階下,見一個戴著禮冠的鬼官,威嚴地坐在帳幕中,身旁有很多的侍衛。

老人很有禮貌地說明來意,有一位戴大冠帽的紅衣人,拿著簿子走到階下,對景範說,你如果想知道自己前世的因果,就要仔細聽我為你講解。說完命令手下把一個叫“劉之麟”的領上殿,一會兒,一個人來到階前,原來就是那個割景範舌頭的人。

紅衣人說:從前有個叫劉大臣的人,號公超,他家世代都在北京做官,劉大臣生於嘉靖二年(一五二三年),大臣有三個兒子,長子叫劉之麟,是劉大臣的老婆金氏所生,之麟快滿月的時候,他母親金氏就死了。於是劉大臣又娶了陶氏,陶氏生了二兒子劉之寶和三兒子劉之茂。

等到兒子長大後,大臣為大兒子劉之麟和柳青臣的女兒訂親,為二兒子劉之寶和姓周的女兒訂親。柳氏長得很漂亮又有才華,而周氏長得既醜又笨拙。

到了兩個兒子成婚的時候,柳氏嫌棄丈夫劉之麟長得醜,而二兒子劉之寶嫌棄妻子周氏長得醜。而劉大臣的後妻陶氏性格強悍又有機謀,她暗中察看出了其中的隱情,於是就常和大媳婦柳氏說二兒子之寶長得英俊,並設計使叔嫂通姦。二媳婦周氏對這件醜事略有所知,於是就有怨言。

柳氏知道以後,就邀請周氏喝酒,周氏喝了酒感到腹痛,懷疑酒裡有毒,就去婆婆陶氏那裡告狀。陶氏怕醜事泄露出去,於是好言安慰周氏,並把周氏留在房中喝酒。到了半夜,陶氏忽然用刀直刺周氏的心臟,將其殺死埋到床下。第二天,劉之寶假裝找周氏找不見,於是對大家說她隨人私奔去了。而劉之寶與柳氏的關係越來越難捨難分,劉之麟也略微聽到了一些風言風語。

陶氏怕事情敗露,於是陰謀要將之麟害死。她先把劉之寶藏到床下,然後請大兒子劉之麟前來,假意商量如何捉劉之寶和柳氏的奸,然後趁機把劉之麟灌醉。陶氏見時機成熟,她忽然掐住之麟的喉嚨,呼叫躲在床下的劉之寶說:“快下手,快下手。”劉之寶於是從床下鑽出來,砍死了大哥,並與陶氏悄悄打開後門,把之麟屍體扛到二三里外,丟棄在街上。

到了第二天,路過的人認出之麟,通知他家去收屍歸葬,而家中的其他人都不知道之麟是被什麼人殺害的。在殺害之麟的當時,又因為有幾個奴婢在房中走動,劉之寶害怕他們會洩露消息,就將她們殘忍地殺害滅口。接下來陶氏就勸說丈夫讓柳氏與劉之寶成婚。而婚後家中經常鬧鬼,請人祈禱、祭神也沒有用。這樣被鬼鬧了近三年,劉之寶也到了二十五歲了。

一天,有僧人手執鐵杖,到他家門上化緣。劉之寶因為僧人說的話很奇特,於是把他請到家裡,問道:“我家裡有很多的怨鬼作崇,大師您有辦法解決嗎?”僧人說:“治鬼是非常容易的,但需要先治心。因為心為萬法之主,心邪則邪至,心正則邪滅。”劉之寶於是又問:“什麼是正心之法?”僧人說:“把天理人心四個字搞明白,就懂得了治心的方法。”劉之寶接著問:“要怎樣做人,才能合乎天理?”僧人說:“只要能夠以平等心處世待人就行了,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劉之寶低頭思考了很長時間。

僧人說:“我是來化緣的,你如果肯捨,那麼所有的怨鬼都會一起消失,如果不肯捨,那麼這麼多的怨鬼作怪就沒有盡頭。”之寶問:“您要化什麼東西呢?”僧人說:“柳氏。”之寶說:“柳氏是我的妻子,這怎麼能捨得呢?”僧人以禪杖指著之寶的心說道:“天理人心,你捨不得,那別人妻子又怎麼能捨得呢?”劉之寶聽後大驚,僧人於是走了出去,劉之寶跟著找到門外,卻已經不見僧人的踪影了。

劉之寶於是開始獨坐反省,良心大發,深深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後悔不已。於是他就想到五台山,去尋訪這位僧人,請求改過自新的辦法,但是父母卻不同意他去。劉之寶只好又在家裡住了三個多月,而鬼魅鬧得越來越厲害了,每天都讓人坐臥不安,於是他下定了要去五台山的決心。在京西山有座碧雲寺,寺裡有兩個出家人,其中一個叫雲松,他曾經為劉之寶前母金氏禮拜念經,和劉之寶相識,於是劉之寶就到寺裡去找雲松。

當時,寺裡另一個出家人碧嚴已圓寂,只有雲松還健在。之寶於是就邀請雲松一同前往五台山。兩個人來到了五台山,卻找不到那個奇僧,於是在那裡住了一年多。後來,聽人說雲棲有個蓮池大師在那裡弘揚佛法,於是和雲松一起去了雲棲。

見到蓮池大師之後,蓮池大師問他們為什麼而來,劉之寶詳細地坦白了他以前的罪過,並請求懺悔。蓮池大師於是教他懺悔之法,並讓之寶苦行三年,三年滿後,為劉之寶剃度,授了大戒,取名大惠,雲松改名大慧。

大惠既已出家,在雲棲一住就是十多年,直至崇禎二年(一六二九年),聽說密雲圓悟禪師在玄墓,大惠就到那裡向密雲圓悟禪師問法:“不入驚人浪,難逢稱意魚,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密雲回答說:“這裡無水又無魚,說什麼驚人稱意的話?”大惠聽了有所領悟。

大惠又回到黎山,過了兩年就去世了。死後,大惠的神識去見閻羅天子。判官評判他說:“你這個人年輕的時候雖然造了很大的罪惡,但所幸後來能悔悟並出家。但因為出家的時候沒有說法利益眾生,所以馬上送你再投胎做人,你來生雖然有智慧,但是卻沒有厚福。”

大惠說:“我當然不敢奢望厚福,只是前一生出家,卻沒有修行成就,所以來生唯一的希望是能長壽,以希望有足夠的時候修行超越輪迴苦海。”閻羅天子讚歎說: “本來你來生的壽命只應當是二十五歲,今天因為你發願修行,這個志向值得嘉獎,所以壽命增為四十九歲。”

大惠又說:“因為我前生造罪連累父母,並且害死了我的大哥、大嫂和妻子。我發願來世救度我的這些親人,而現在也不知他們命終投身到哪裡去了,願我投生的地方能靠近他們,這樣就可以勸化開導他們學佛。”

閻羅天子命判官告訴他說:“你的前母金氏,已投生為沈氏,碧雲寺的碧嚴和雲松已經投胎做了她的兩個兒子。你的父親劉大臣,因為活著的時候造了一些罪孽,所以墮落為女身,又因為與金氏有前緣,所以託生為雲松的女兒。你再去投生將做她的兒子。你的生身母親陶氏死後為餓鬼,餓鬼的罪報已經受完,現在投胎為驢,所以你見不到她。你的妻子柳氏死後受餓鬼報之後,投生為豬,然後再投生為羊,之後又再投生為豬。後來她做豬才三個月大的時候,因為食料少,於是它把食物讓給母豬吃,而自己甘願餓死。土地神知道後上奏上天,上天為表彰柳氏作為畜生居然還能行孝道,於是嘉獎她恢復人身,現在已經託生為女身,她和你還有五年的夫婦緣分。”判官說完後,就把大惠送去投生。

紅衣人說完這個真實的故事之後,又對黃景範說:“現在的你,就是劉之寶轉世。你前世殺害大哥的時候,是萬曆八年(一五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所以你今年有這一個劫難,本來應該死去,因為前生的願力,才得以倖免死亡。你前世的妻子周氏,萬曆七年(一五七九年)六月初七受害,去年曾經要來害你,但因為她不是你直接害死的,所以對你沒有很深的仇恨。你現在的妻子戚氏,就是你前世的妻子柳氏,因為​​​​前生以藥酒害周氏得腹病,所以周氏對她的怨氣還沒有消,因此還要繼續為難她。你前世的大哥劉之麟,怨氣已經消了,將要投生,因為生前有罪孽,所以墮落為女身,將投生為你妹妹的女兒,在明年癸酉日出生。你現在宿世的罪業已經消了,但二十年來未曾精進學佛,所以,從今天回去後,應該努力學道,不要退心,不要為名利所破壞,不要為欲愛所纏縛,不要為習氣所障礙。”

紅衣人說完,叫一個童子取來一個金盒,打開盒子取出一片花瓣,放到景範的口中,景範即刻就能說話了。景範拜謝之後就請問父親的著落,紅衣人皺眉說:“你的父親已經死了很久了。”景範又說:“可是家裡曾經收到他兩次書信。”

紅衣人說:“那兩封書信,後來的一封其實是你外祖所寫,這件事醫生史完白知道詳情,還有一封信是你同宗人所寫的。你的父親遭難而死,是因為他六世以前的罪孽所致,又因為他今生心地正直,死後投生做了鬼官,三月的時候被提拔為淮安城隍。你只要存孝心,修行正道,日後會見到他的。現在你的母親就是你前世的父親劉大臣轉世,因為前世的罪業墮落為女身,你應該勸她回心向善。你的外祖父是你前生同伴碧雲寺的雲松轉世,你今世又受他的恩德,所以應該勸你外祖父看破放下,修行佛法。你的妻子柳氏因為做畜生時候一念的孝心,頓時消盡了前世淫業的惡報,得以恢復人身,但是因為前世帶來的福力淺薄,所以這一世壽命不長,恐怕很快就要到盡頭了。你也應該教她皈依信佛,免得來生再受畜生報。你前世的弟弟之茂雖然沒有大成就,但卻是守持家業的厚道人,你家裡的情況大概如此。”

紅衣人說完,命童子帶景範去地獄走一趟。只見童子帶著景範奔走如飛,參觀了好幾處地府的牢獄,而這些罪囚中有景範認識的人,受種種的苦刑,讓人不忍觀看。景範最後來到殿前向閻羅天子等拜謝辭別,與老人一起出去,只見僧人仍在門外等他們。

景範於是拜謝僧人說:“感謝師父將我帶到這裡,敢問師父的來歷?”僧人說:“我是雲棲的大慶,當年與你一同出家。”景範又說:“來的時候,聽師父誦經聲,心痛頓時好了,真是特別的神奇”。

僧人說:“佛經上說心不可得,那麼又有什麼會痛呢?今日你回去應當好好奉行孝道,孝道實在是人修心的根本。如果沒有孝行,其它的善行再多也都是虛偽的,成就不了德行。另外神明特別忌諱邪淫,所以你應當好好戒除邪淫,因為淫會導致身心受損。如果能斷除邪淫,那種種惡業的根就斷了,這樣修行佛法才容易成功。這孝和淫二字實在是人升沈罪福的大關鍵,是修行入手最重要的地方,你應當好好努力把握。修行還需要請明師指點,出家住在深山靜修才會有所成就,如果你在家恐怕會被塵緣埋沒,那麼又會耽誤這一生。你看看在世間不受五欲六塵染污的能有幾個?”景範說:“您說得太對了,弟子受教了。”

正說話的時候,有人說大師到了。景範抬頭一看,只見雲彩中有一個老和尚,端坐著手拿念珠。景範趕忙請求大師教誨。老和尚只說了一句:“南無佛。”旁邊有人對景範說:“蒙尊師開示,你為什麼不拜謝?”景範聽後趕忙跪拜,大師於是伸手劈頭打了景範一下說:“可要記住了。”

景範忽然驚醒,原來天已經亮了,而病痛已經完全消失了。景範於是披衣起床,和家中人說夢中所見,並用筆記錄好。當時是壬辰年(一六五二年)十月初一日。

蘇州松陵人錢德補充如下:

景範的父親字瑞卿,名叫古監,秀才出身,就是紅衣人所說死後被升為淮安城隍的。瑞卿是平望人徐南川的上門女婿,所以鄉鄰都稱瑞卿是平望人。乙酉年(一六四五年)秋,瑞卿遭遇戰亂被殺,那年景範才十五歲,他日夜哭泣想念父親,以至於吐血不能進食。

他的外祖父徐南川擔心他悲痛傷身,於是偽造了瑞卿的書信安慰他,紅衣人所說醫生史完白知道內情,所說的就是這件事。所以他父親瑞卿是死是活,景範之前並不能斷定,而聽了紅衣人話後,才確信父親已經去世,而徐南川就是雲松投生的。

同鄉吳文可的夫人就是景範的妹妹,而紅衣人說劉之麟轉世為景範妹妹的女兒,將於明年癸酉這一天出生,後來癸巳年(一六五三年)正月六日癸酉日才立春,文可的女兒果然出世了,所以從這許多被印證的證據,足以斷定景範夢中所見都是歷歷不爽。

這一則因果輪迴的公案,收錄在陸麗京所寫的《夙孽記》一書中。

按語:陸圻,字麗京,清朝錢塘人,順治時的貢生。早年因為文章寫得好而出名,是名噪一時的“西泠十子”之首,作品有《從同集》、《旃鳳堂集》、《西陵新語》、《新婦譜》等書,清朝《國朝先正事》一書中有他的略傳。

[此帖子已經被amw於2017/8/14 上午 01:58:58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8/13 上午 02:06:44
小江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4377
積分:51262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27日
2
 用支付寶給小江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8/24 上午 04:55:10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6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