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佛網文章精華集(Life論壇) → 金山活佛渡化基督徒

您是本帖的第 3292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金山活佛渡化基督徒
阿貴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817
積分:1156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4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阿貴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金山活佛渡化基督徒
金山活佛渡化張營長

--------------------------------------------------------------------------------

三四慨談往事活佛受辱



提起張營長來,不但我們金山江天寺的人遭他的侮辱,就是一向與人無爭的金山活佛,也遭過他們兩三次之多的侮辱和毒打。我聽到這裡,連念了幾聲「阿彌陀佛」,又繼續聽太滄和尚說下去,「他們部隊駐在我們寺內,除吃飯不吃我們的,因為素食他們吃不來,其他什麼都用我們的,有時連燒的柴草也要我們供給,最使人痛心的是他們不愛惜我們的東西,好的新的桌椅、用具拿了去,能夠有破殘的交還給我們,就是大幸了,好的桌椅也被他們砍了燒茶,古語說得好「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何況我們是慈悲忍辱的出家人呢!



我們寺裡差不多所有的僧眾,都償過張營長的厲害,甚至連佛像也遭過他的褻瀆。我說:「他怎麼這樣不講理,駐在佛寺內,豈能辱及佛像,這是我們的最高信仰,他們怎麼可以亂來。」太滄和尚說:「我不是說過,他們是不講理的,我們有理不敢說的呀!何況我們佛寺在他眼裡,就是替軍隊建築的營房呢!」



「你想,在他們營房裡怎麼可以供佛像呢?同時張營長又是一個基督教徒,基督教徒看到出家人和佛像,就好像遇見了仇敵一樣毒恨和討厭,如果不是他們利用寺院當他們的營地及自己的官階還小的話,看他那副窮凶極惡的樣子,真有燒毀佛寺及殘殺僧尼的可能。唉!其實過去我們佛教寺院遭受這兩種人的摧殘和破壞也不少了,民國以來,掀起數次毀廟興學的風潮,提倡的人,還不都是基督徒嗎?問題越談越多,話也越說越遠,還是來談金山活佛的事好了。」



三五高山跌下衣破皮穿



金山活佛,不常在寺內,他也沒有在金山江天寺常住負責任何的責任,與他們駐軍更沒有關係,老兵們看見活佛有點像濟公一樣,瘋瘋癲癲的,當然常找活佛開玩笑。活佛的忍辱心也很大,等同圖畫上繪的小孩子們戲弄大肚子彌勒菩薩一樣,有時把活佛的合掌尖的帽子拿下來,拋上天空,把活佛的鞋子脫下來,丟到河裡去,但活佛都不生氣的,因此老兵們對活佛倒很好。最可怕是那位基督徒張營長,因為信仰的不同,他的排外性特別強,連循規蹈矩的法師尚且看不順眼,何況這樣一位瘋癲作態的金山活佛呢?



最大的原因還是活佛每天夜間不睡,深更半夜的跑到高山去,放大聲音唱念他的「誰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在修學佛法的人看起來,這是了不起的大修行人,可是在這位基督徒的張營長看來,那就不是如此的想法了。他以為這個瘋和尚故意和他搗蛋,正當他們睡得好夢正熟的時候,往往在夢中給他念佛聲吵醒,擾亂他的睡眠,使他覺得厭煩。他曾警告過活佛,不准他夜裡再到山上去「鬼叫」,可是我們這位活佛,那裡肯聽他的招呼;他仍然是每當更深人靜,萬籟無聲時,讓悅耳清澈的念佛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進人們的耳鼓。



有一天張營長氣起來了,他派了兩個人,夜裡去山上等著,想要暗中加害活佛,他想等活佛到山上念佛時,就把他打下山去,跌死這個瘋和尚,以出心頭之氣。活佛哪裡知道有人暗中在那裡設計陷害他呢!他還是如往常一樣的在深夜裡爬上了高山,徐步經行,念他的佛號。因為那山上的路他已是走慣了,所以他慢慢的走著,仰天引吭高歌一般的念著「誰••••••念•••南•••無•••阿•••彌•••陀•••佛」,正在這時,那兩個奉命來暗害活佛的士兵,乘活佛不備之時,從一旁閃出,大喝一聲:「瘋和尚下去!」之後盡力一推,把活佛從山上推下山澗,從高高山上,一直滾跌入深深的山澗下去了。



活佛冷不防遭此突擊,一句佛號還沒有念到一半,給他一拳打將山下去,衣服也被樹枝荊棘撕毀,皮肉也給碰傷了幾處,兩個士兵見目的已達,一溜煙的跑回去交差了。張營長經士兵回去報告他們把那個瘋和尚打下山去了,一直聽到活佛如滾水桶似的滾下山坡,他想他也是死多活少了。可是張營長又恐怕鬧成命案,便不准士兵向外聲張,靜聽第二天的好消息。張營長不禁暗中歡喜,可是意外的是,那個瘋和尚沒有死,第二天他仍然出現在江天寺內,不過衣服多了幾個破洞罷了,並不如他所想的,跌死在山澗之內,空費了一場害人的心機。



三六稱念佛號意外奇辱



第二天夜裡,那個跌不死的瘋和尚又在高山頂上,發出如洪鐘一般的聲音,念起他的佛號來了,直把張營長氣得眼冒金星,恨不得馬上派人去把他抓來槍斃了才稱心。可是這地方上都恭敬這個瘋和尚,而且稱他什麼活佛,他也沒有犯罪,當然不能隨便殺人,可是讓這瘋和尚每天這樣疲勞轟炸,對他的精神威脅太大!他想:「我所奉的是耶和華上帝,現在每天耳中所聽到的,反而是魔鬼們念的阿彌陀佛,實在令人難受,我一定要對付他,狠狠的揍他一頓,永久不准他再在夜間念佛。」



一天張營長派人把活佛找來,沉下臉來對活佛說:「你這幾天,每天夜間在山上鬼叫,鬧得我們全營的人,夜間都不能睡,我警告你,從今天起,不准你再在夜裡鬼叫,知道吧!」金山活佛笑笑說:「我是人,我念的是佛號,你怎麼說我是鬼叫?再說我也念了有幾十年的佛,我們寺內駐軍也不知換了多少次,從來也沒有人阻止我的修持,也沒有人說我擾亂了他們,我們寺內數百僧眾,他們也是按時入睡,按時起身,也沒有說我妨礙了他們的事,獨你這位先生今天要禁止我念佛!」



張營長腦羞成怒的罵道:「你這瘋和尚,整夜不睡,滿山鬼叫,有意和我搗蛋,我要槍斃你!」手槍拿出威嚇活佛,活佛看他在盛怒之下,也不和他正面衝突,改口說:「對不起,營長,這是我的習慣,我不是鬼叫!我念的是南無阿彌陀佛,你知道有阿彌陀佛嗎?你相信不相信有佛菩薩?」張營長冷笑一聲說:「你這種崇拜偶像,是迷信,是愚痴,我不但不相信,我還要制止,不准你念。」活佛看他的聲音又大起來了,像真要去打毀佛像的樣子,於是慢慢的說:「那麼不准我念佛,我又念什麼?信什麼呢?」張營長看活佛自言自語說:「不念佛,要念什麼?信什麼?」以為活佛給他的威嚇有了改變,可以藉此向他傳教,如果此人能改信我主耶穌,必有號召的力量,忙說:「你可以改念我主耶穌,他是救世主,他被釘在十字架上為世人贖罪,他偉大,他博愛,念了馬上可以得救,念他比念佛的效力大。」活佛存心與他玩「三昧」說:「要我改口念耶輸?」



「是的,你以後就念耶穌好了。」



耶輸!活佛想了一會說:「呵!我記起來了,釋迦牟尼佛在沒有出家,做皇太子時,他的皇妃名叫耶輸陀羅,以後也做了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出家成為比丘尼,是不是那個耶輸?」



張營長為了要向他傳教,也不便發作,連說:「不是的,不是的,我所說的不是你們佛教內什麼女人耶輸,而是我們的救世主耶穌,我要你念的這個耶穌,是要你信仰主耶穌。」



「椰樹,椰樹,呵!我知道了,是不是長得又高又長的那椰子樹,你是不是要吃椰子,不然為什麼念椰樹?」



張營長又要發作了,大聲的罵道:「你這瘋和尚,裝瘋作癲,你是真不懂,假不懂?我要你念耶穌,你怎麼亂說一通,什麼椰子檳榔,我知道你一定欠揍。」老粗的樣子又表現出來了。活佛笑著答道:「對不起,我實在不知道,請你說明白一點,好嗎?」



張營長還以為活佛真的不知道,就對活佛說道:「我老實告訴你,我是信仰基督教,我們的教主就是耶穌基督,因此我勸你不要信佛教,也不要念佛,來信我們基督教,念佛沒有用的,你假使一定要念,可以念耶穌基督,念耶和華上帝,我們就是同道的弟兄了,以後我也不阻止你了。」



「啊!你要我念殃禍華,耶穌奇毒,是不是?」



「我要你念的耶穌基督,你剛才說什麼?」張營長問。



「耶穌奇毒,耶穌奇毒,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你既然信仰基督教,你的部隊,為什麼不駐到基督堂裡去呢?宗教是平等,佛教的寺院,也不是政府出錢興建的,他與基督教堂一樣,都是由信徒出錢建了給出家人傳教和修道的,信徒們出錢的目的不是給軍隊做營房用的。耶穌奇毒,你不敢去駐;佛教慈悲,你可以隨便欺侮,信仰自由,是國家的憲法規定,你為什麼不准我念佛,逼我改信基督,改念耶穌,真是殃禍華!」活佛這一番嚴詞的對答。那狂妄成性的張營長,那裡受得了這一頓教訓!這一下他的牛性發作起來,可不得了。



張營長暴跳如雷,大聲的喝罵道:「你這瘋和尚今天找死!」他不容分說,叫來人把活佛放倒下來,加以毒打,拳腳、皮帶、木棍,如雨點一般的打在活佛身上,活佛還是閉目念佛,任其毒打凌辱。我想這家伙,如果有基督教將軍馮玉祥的權力,恐怕比馮玉祥還要厲害,據說:馮玉祥每天早晨講話時,先向他的部下問道:「你們共有幾個爸爸?」部下們要大聲的回答說:「有三位爸爸」,基督將軍再問:「那三位爸爸?」下面再一齊答道:「第一位是天父,第二位是出生的父親,第三位是大帥。」這樣規定儀式做過後,才開始講其他的話,我們佛教遭受這位基督將軍的摧殘和迫害,也是很大。



再說金山活佛給這位張營長打得遍體鱗傷,動彈不得,由兩位士兵拖著送到他自己的禪室裡。筆者聽到這裡,淚水不禁的流下來了。



三七佛頭著糞又遭奇辱



活佛在自己房中休息了一天半,靜坐入定,他們看活佛已經有一天半的時間不動也不食,弟兄們都起了同情心,去推他喊他,送飯給他吃,活佛不但不動,鼻孔中連呼吸也沒有了,就把此事報告營長,這種冥頑成性的基督徒,一點也不悔改,打死了正好,也不請醫生治療,並說:「由他去死好了。」



就在當天夜裡,金山活佛像幽靈似的,又在高山上念起他的佛號來了!聲音比以前更加的宏大和嘹亮,這時張營長又氣又驚,心想:「難道這瘋和尚真是活佛不成?怎麼又能到山上去念佛,他一定是有意和我挑戰了,我明天非要藉故打死他不可。」可是金山活佛有「他心通」似的,天一亮他就離開了江天寺,等到張營長起身派人找這位瘋和尚來算帳時,衛兵說:「那個瘋和尚早就走了。」張營長等同鬥法一樣,這一著又沒有得到勝利的預計,也只好作罷。



過了差不多一個月左右,活佛又從外邊回來了,張營長看到他回來,如同見到眼中釘似的,心中的疙瘩又起來了,心想:「今天夜裡又要遭受疲勞轟炸了」,果不其然,到了深夜,我們這位「不懼生死不畏苦」的活佛,他又在高山上開始他的念佛功課,張營長聽在耳中,如萬箭穿心一樣的難受。



這次張營長忍著沒有發作,其實他是待機而動。士兵們對這位瘋和尚早就感到有興趣,過了幾天,很多的士兵也都改口,不叫他瘋和尚而叫他活佛了。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活佛對他們太好了,什麼人有了病,只要請他,他都結緣,真是妙手回春,手到病除,只要活佛手一摸,奇症重疾,應手而癒,受過他施救的士兵,當然不會再稱他瘋和尚。其中有信佛的人更不會說他是瘋和尚,除去少部分不信佛教和異教徒,還是以瘋僧視之,最難感化的就是張營長了,他對這位活佛又嫉、又恨、又氣,如果他本人不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的話,或許早就與活佛言歸於好了,因為他們的教條中有一條「你不可以相信其他的假神」,唯有他們的主才是唯一的真神,具有特殊的排外性,以為世界上凡不信他們教的人,都是魔鬼,活佛和他的弟兄們處得越好,就越是引起他的嫉妒和懷恨。



有一天午後兩點多鐘,大家都在外邊散步,活佛也從他的禪室中走出來,預備往鎮江街上去走走,有些士兵們,逗著他開玩笑,鬧了一會,大家也就讓他走了,就在這時,剛巧那裡有一個大小便的糞桶,張營長也太惡作劇了,他拿起還有半桶尿屎的糞桶,從活佛後面,由頭上倒蓋下去,半桶尿屎,淋滿活佛一身,自己還得意的在那裡鼓掌狂笑,湊熱鬧的士兵們更是追在後面拍掌大笑,以為有趣;同情活佛的人,只有搖首感嘆而已。可是金山活佛,也不生氣,並且頂著糞桶,沾了滿身的「米田共」,往大街上跑去,這一下看熱鬧的人更多起來了。



也是張營長應當有事,剛巧這時他本司令部師長的太太,坐車由此經過,因為他是活佛的皈依弟子,看到自己的師父被人作弄侮辱到這種地步,這還得了,馬上停車上前查問經過,活佛自覺無所謂,當然不肯說出是什麼人,勸他不要追究,並且還說出他的一套哲理來:「我們每個人,本身就是一隻糞桶,整天的裝著大糞到處跑,一點也不嫌臭,這一點大糞,有什麼關係呢?」可是師長夫人不能忍受這種侮辱,再向站在旁邊看熱鬧的士兵們查問。他知道,老百姓不會也不敢如此侮辱活佛,士兵也不敢這樣做的,一定是軍官的,查問結果,果不出所料,不滿意張營長而同情活佛的士兵,就一五一十的全部向師長夫人報告了。這一下師長夫人還不火冒三丈嗎!她先請活佛上車,先把活佛帶回自己的公館,叫人燒水給活佛洗澡換衣服,然後親自打電話去司令部找師長講話,並向師長提出嚴重的抗議。師長在震怒之下,即時派了一班人,去拘押張營長去了。



三八以德報怨營救營長



當張營長正在江天寺前,興高彩烈地笑談他今天表演的傑作時,不一會就成為階下囚似的被捆綁押走,可說是樂極生悲了。在路上還以為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可是給帶到師長前面,一看師長滿面殺氣,手槍已經拿出擺在身邊的桌上,還有師長夫人也是怒不可遏的坐在一旁,還有他所認為是瘋和尚的金山活佛,也笑容滿面的坐在特別座上。張營長已知道大禍臨頭了。師長不等張營長站定,把桌子一拍,大聲喝罵道:「我要槍斃你,你們把他拉出去槍斃!」這時的張營長已經嚇得面無人色,活佛趕快走到師長前跪下去,向師長磕頭求情說:「不可以,不可以,千萬不可以,師長!我們佛教徒,是蜎飛無損的,怎能因我的事殺人呢?請師長看在我的份上,饒了他罷!」說了又是磕頭,這時師長趕緊上前扶起活佛,連說:「不敢當!不敢當!」師長太太也來把活佛扶上座位,連說:「罪過,罪過,你老人家這樣,可把弟子折死了呢!」



師長經過活佛求情,也就把槍決張營長的念頭息下來,一定要捆打一百下軍棍,左右才把張營長翻在地上打了三五十下屁股,活佛又跑上前去從左右手中把軍棍奪下來,再向師長苦苦的求情,師長不得已,只好命人把營長拉起來,加以訓斥的說:「今天你這條狗命,全賴這位活佛救活的,不然你今天一定活不了的,他老人家真是佛心,菩薩心腸,你自己想想,你所下的毒手,你給活佛的侮辱,他與你有什麼過不去的仇恨,三番兩次的對他要加害凌辱?第一次你派人暗中從高山上把活佛打下山澗,想把他害死;第二次你又對他加以毒打,要置他於死地;如果活佛是普通的和尚,早就死在你的手上了。今天你又這樣的惡作劇,這是人做的事嗎?你是人嗎?」師長氣不過,走上去重重的打了張營長兩記耳光,繼續說:「今天非我太太看見,恐怕你還有四次五次凌辱迫害呢?你這狗才,你是要害死活佛,你知道他是什麼人?不但我的太太是活佛的弟子,就是我們軍長的夫人也是皈依這位活佛做師父的,他的皈依弟子做大官的很多,連現在黨國元勳,革命先烈黃興夫人黃宗漢女士,也是活佛的皈依弟子,他們甘心他們的師父無辜的遭人欺侮凌辱嗎?我們軍隊駐在江天寺,你要真的把金山活佛害死了,我的命恐怕要丟在你的手上呢?你想想,這是你應該做的事嗎?



「我雖不是佛教徒,可是我尊重佛教的偉大、慈悲、忍辱、和平、智慧,這是任何宗教所不及的,你是一位虔誠的基督教徒,你們也高喊博愛、自由、平等的口號,你們也說愛你的仇敵,而這些都是騙人的謊話,不然,難道你做的這些事,是一位基督徒應做的嗎?你看看佛教,活佛有這些大官和大官的夫人拜他為師,但他從沒有仗勢欺人,不但不去欺人,他自己遭人家毒打凌辱,他還是不肯報復的。你也是宗教徒呀!當一個小小的營長,憑什麼勢力要欺人、害人,你不但丟了我們軍人的臉,也丟盡了你們基督教的面子!宗教的目的要勸人向善,只要使人有利益,就要捨己利人,你這樣的行為配做宗教徒嗎?」



張營長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瘋和尚這樣了不起,連革命先烈黃克強的夫人,都是活佛的弟子。經過師長這一頓痛罵,張營長嚇得全身發抖,過去狂妄的夢也給擊醒了。師長隨時下了手令:「張營長關禁閉一月,職權暫由副營長代理。」。



自從張營長被關禁閉以後,活佛是不斷的向師長說情,並親自跑去看張營長,用好言安慰他,終於只關了五天,活佛就把張營長營救出來,並且仍然恢復他的營長的職位,當張營長從緊閉室內釋放出來,師長對他說:「你這次不死,仍能再當營長,完全是金山活佛再三的向我苦苦為你請求,他是本著佛教捨己救人的精神,希望你回去後要好好的想想,你也是一個宗教徒,去罷。」



張營長經過這一次打擊,不但改變自己的個性,甚至連他過去所信仰的宗教也發生動搖,回到金山江天寺,找到了金山活佛,當著很多人,跪拜在活佛的面前,痛哭流涕的懺悔他過去的錯誤,活佛把他從地上扶起來說:「這做什麼!快不要這樣,旁人看到不好看。」佛教的精神是怨親平等,施恩不望報的,因此金山活佛在第二天一早又飄然離去了。



三九營長遭報忽生奇症



張營長從此一改舊觀,再也不為難江天寺的出家人了,自己對佛教也不存反對之心,並且對金山活佛起了感恩之念。他回想過去對活佛的舉動太不應該,而活佛不但不懷恨他,反而盡力開脫他的罪惡,想想自己,雖信仰的基督教,卻專門排外專橫,不以博大真理去感化人,專以金錢勢力去誘人信仰,尤其前天師長對他說:「回去想想,你也是一個宗教徒。」讓他羞愧得無地自容,活佛所表現慈悲忍辱,捨己救人的精神,是多麼偉大崇高,看看自己實在太渺小了,因此對他所信仰了多年的基督教,發生了動搖。



可是回來不到一個月,張營長忽然在胸前生了個很大的毒瘤,奇痛非常,群醫束手,可以說這是他多年來作惡多端,尤其對佛教無理毀謗,加害凌辱的業障現前。所以得這種奇症,痛苦已極,日夜叫喊不休,可是醫生又無法醫治,大家議論紛紛:「張營長這個毒瘡生得很奇怪,這都是他過去不信佛教,侮辱佛菩薩,毒打出家人的結果。尤其這次更不應該對金山活佛無理侮辱,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如若不報,時辰未到。』恐怕張營長的命,就要死在這種怪症上呢?」



張營長病倒已有一個多月了,求上帝,念耶穌,祈禱求救,看醫生,甚至也有大批的基督教牧師們,來為他祈禱,但是還是沒有用,他日夜慘叫不休,這時,唯一的救星和希望都寄托在金山活佛身上,大家日夜盼望他趕快回來。張營長本人更是日夜想念,他也知道這是他受的罪報,可是自他回來第二天活佛就離開了。於是他念:「活佛呀!你老人家為什麼還不回來救我呢?」活佛真有神通似的,正當大家期待著,他忽然回來了。



四○醫癒怪症全體皈依



這時回來的金山活佛,再也不是張營長的眼中釘,而是他的救命王菩薩摩訶薩了。這也是他最後的希望,一聽說活佛回來,馬上派人請來為他看病。活佛早就知道有此一天,於是故意在外邊多住幾天,讓他受一番業障罪苦,現在可以救他了。



活佛先看過瘡瘤,叫人取幾個大碗來,袖中懷著剪刀,冷不防向瘡頭一刀刺去,只聽張營長怪叫一聲,就昏過去。活佛把刀抽出來後,趕緊用自己的嘴去吮吸瘡口,一連吸出兩大碗又紫又黑的膿血水,這時張營長也回醒過來。看見房間裡站滿了人,再看自己胸前毒瘤已好了,痛苦全失,活佛站在一旁對他說:「你的業障太重了,你看看這兩碗是什麼?我要是再遲兩天回來,你就完了。」大家這才告訴他,是活佛用嘴從瘡口吮吸出來兩大碗又紫又黑的膿血。張營長感動得熱淚狂流,當時就要起來拜謝活佛救命之恩。活佛把他按住,叫人再取一碗清水來,活佛在碗裡吐了幾口痰水,再哄上鼻涕,命張營長吃下去,休息一會,就會好的。



張營長病好以後,心想活佛是他兩次救命恩人,佛教的精神太偉大了,因此誠誠懇懇,恭恭敬敬的請求活佛為他作皈依,改邪歸正,捨耶從佛。全營的士兵以及排連長們,也都紛紛的請求皈依活佛。



太滄和尚最後說:「活佛偉大呀!他用佛教的慈悲忍辱的精神,把這種不可理喻,頑強的異教徒,感化得俯首貼耳的皈依三寶。看他們那天皈依時的虔誠,真令人感動!他們皈依以後,就都變好了,看到我們個個都是合掌恭敬,可惜他們皈依後沒多久,全營人都奉命調走了。那個營長後來還是常來江天寺拜佛,做了一個既熱心又虔誠的佛教徒。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7/12/9 上午 04:45:10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312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