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戰略高手軍事國防版(Life論壇) → 【轉貼】臺軍秘密研製生化武器,P4實驗室曝光

您是本帖的第 81 個閱讀者
平板 列印
標題:
【轉貼】臺軍秘密研製生化武器,P4實驗室曝光
good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左冷禪
文章:1476
積分:17562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12日
 用支付寶給good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臺軍秘密研製生化武器,P4實驗室曝光

 113日的參考消息刊登了台灣《時報週刊》17日一期報道《台灣生化武器研究基地P4實驗室曝光》(記者  林家予 王斌 李誠)

     詹中校染SARS,源自“國防部”預防醫學研究所堛滿妓艦|級生物安全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是預醫所的鎮所之寶。然而,正當外界仍在議論紛紛,質疑具有生化研究博士學位的專業人士詹中校,何以會疏忽染SARS的原因時,根據權威管道透露,事實上詹中校染SARS,與他正在著手調查SARS真正來源,有密切關係。

     曾經造成世界恐慌的SARS疫情,原本以為SARS病毒的變異是生物性突變,但上個月,前預醫所所長劉鴻文公開分析報告,質疑SARS可能是人工製造的變異,進而培育出來的“生物戰劑”。

     此外,俄羅斯醫藥學院院士科列斯尼科夫也聲稱,SARS病毒只可能在實驗室婸s造。因此,在台灣發現SARS疫情之初,“國防部”便已責成“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成立緊急應變小組編組,由P4實驗室負責驗證SARS病毒是來自實驗室製造的相關證據。而詹姓中校是最主要的執行人員之一。

     儘管詹中校染SARS備受爭議,但“國防部”仍高度肯定這位病毒專家的能力,已于1230日替詹中校舉行晉陞上校典禮,畢竟他還肩負追查SARS來源的責任。

臺軍研發生化武器

     外界或許不知,詹中校所主導的P4實驗室,全世界只有17座,亞洲地區只有日本和台灣有,大陸還沒建構完成。台灣則因擁有最先進的P4實驗室,也被列入研究生化武器可疑地區之一。

     位於台北縣三峽鎮白雞山區的預防醫學研究所,成立31年,平常戒備森嚴,沒有門牌,是臺軍最機密的單位之一。去年上半年SARS疫情最嚴重時,陳水扁曾巡視預醫所,才稍微揭開其神秘面紗。其早期附屬在“國防醫學院”下,代號“白雞16”,其中“16”代表軍醫院;現在軍方的代號,則改稱“白雞12”。

     據熟悉預醫所的一位退職人員透露,預醫所表面上是學術單位,最高主管是所長,但實際上因其具有特殊任務,背後最高指揮官是“國防部長”和“參謀總長”。但若涉及生化戰,“國安局”也會介入;針對某些特殊業務,“國安局”也派員進行協調。

     預醫所可說是台灣最具規模的細菌、病毒和生物防護醫療研究單位,1983年向法國購買P4實驗室,是全球17個同級設施中的第8座。堶惘閉敞j熱、埃博拉、天花、漢他及SARS等病毒,因為擁有這些至今尚無解藥的病毒,被外界質疑在從事製造生化武器。

     據內部人員指出,預醫所早年確曾企圖研發生物戰劑,他更直接點出,在國民黨執政時,仍有研究生化武器之舉,但阿扁執政後,3年來是否有所改變,不得而知。其研究計劃均列為絕對機密或極機密。

     199911月,台北市出現母馬“黑玫瑰”感染炭疽病死亡疫情。炭疽病在台灣于1953年起就沒有動物感染病例發生,1972年後,不再有人受感染之病例報告。此病傳染力極強,日軍侵華時期曾將其作為生物戰劑。這個著名的“黑玫瑰”案,不僅防疫單位震驚,連“衛生署”也沒有檢驗設備,只有預醫所有檢驗能力,軍方隨即派員處理。

     預醫所最後檢驗出病毒,參與成員還在“立法院”發表報告,並提醒衛生單位不可掉以輕心,炭疽病毒可能比口蹄疫更可怕。因為口蹄疫病毒可能隨病豬死去而消滅,但炭疽桿菌卻能在宿主死去後還有存活的機會。

有能力發動生化戰

9·11”事件後,恐怖分子一度用炭疽病毒以信件方式攻擊美國,臺當局當即責成預醫所,負責炭疽病菌及肺鼠痘桿菌防疼準備,並邀請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專家來臺教授防疫單位訓練。

200112月,黑面琵鷺相繼發生兩波感染C1型肉毒桿菌毒素集體暴斃事件,第一波有66只不治。預醫所隨即主動南下,進行環境毒素分析。數年前,花蓮一對吳姓夫婦因漢他病毒猝死,預醫所也是站在防疫第一線,事後透過學術單位挂名發表調查結果。當時,預醫所曾在台灣本島及金馬外島等地的海港及機場,捕獲5568只老鼠,研究鼠類漢他病毒,且連續10年,一直在馬祖進行鼠類相關重大傳染病疫情調查工作。

    另,今年美伊戰事期間,生化戰陰影揮之不去,歐美國家重要官員多接種天花疫苗。預醫所即奉命還原早年留下的天花疫苗,超過百萬劑,一旦傳出病例,即優先替當局官員施打。

    目前為了因應可能引發的生物戰,預醫所已建置天花、鼠疫,炭疽熱及肉毒桿菌等生物戰劑的快速偵檢能力,及完善的防治標準作業程式;一旦遭受生化武器攻擊,可快速激活各戰區醫療網等防護機制。預醫所也有一輛P3生物安檢偵檢車,該車具有機動性的實時預警系統,下年度將採購第二輛。

    當被問及預醫所是否從事製作生化武器時,前所長、現任“國防醫學院”教育長劉鴻文堅決否認。他說,預醫所主要從事學術研究及醫療安全等相關工作,不能把生化武器和預醫所畫上等號。

    但是,發炭疽熱信件感染,美國在檢驗信件內白色粉末是否為炭疽菌孢子,所使用的試劑就是預醫所研發的,其準確度高達9997%。另外,3年前,預醫所也曾編列預算,前往非洲和美軍合作蒐集可怕的埃博拉病毒。由此可見,台灣絕對有製造生化武器的能力。

中校染病疑雲重重

    詹中校,20年前自師大生物系畢業後,投身軍旅,轉讀“國防醫學院”。取得碩士後,由公費資助前往美國拿到醫學博士後,就在“國防部預醫所”服務至今。

    20035SARS期間,詹中校兼負重任,以SARS病毒,由“國衛院”提供40種抗SARS藥物進行測試,在短短1周內就發表成果,搖身一變成為抗SARS英雄,不久前才從“國防部長”湯曜明手上接下“優良醫護人員”獎牌。

    據曾經和詹中校同事過的研究人員說,詹中校生性謹慎,從事病毒研究十幾年來從未出錯,可說是台灣難得一見的病毒專家。為何竟會一時疏忽,在準備處理3天前留在P4實驗室操作箱內一袋實驗SARS病毒廢棄物時,在未穿戴防護衣情況下,碰到檢體外泄,還直接拿紙擦拭?如此做法,根本不是一位病毒專家所該犯的錯。

    按照規定,P4實驗室訂有嚴格標準作業程式,凡進出研究室必須進行全身消毒淋浴,而且必須穿戴隔離衣、護目鏡、口罩,及配戴兩層手套,身為一位專家,詹中校為何未按程式操作?

    因為錯得離譜,有內部人員懷疑,126日當天,詹中校可能是在進行一項不為人知的實驗;不然就是當時受到驚嚇(如有人正要進來),不僅弄翻試劑,還反射性拿東西擦拭,而忘了自己根本未戴防護手套。事後再推說“以為病毒已死”,來向社會大眾解釋。

最要命的是,詹中校自知可能染SARS還到新加坡去,回臺發燒又私下看診,最後在家人的請求下,才到和平醫院接受隔離治療。整個處理過程,令人質疑,研究病毒的人竟然如此草率,除非企圖掩飾什麼。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0/2/11 上午 09:36:48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625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