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張作錦/西南聯大:茅屋大學,大師教出大師──從那個窮學校的紀念碑文,懷想那個時代和那些人

您是本帖的第 78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張作錦/西南聯大:茅屋大學,大師教出大師──從那個窮學校的紀念碑文,懷想那個時代和那些人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152
積分:9678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張作錦/西南聯大:茅屋大學,大師教出大師──從那個窮學校的紀念碑文,懷想那個時代和那些人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國立西南聯合大學校門。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西南聯大舊址內的梅貽琦(左起)、蔣夢麟、張伯苓雕像。

《楊振寧傳》由「天下文化」出了增訂本,作者江才健在書中說:有人問楊振寧,他一生最大的貢獻是什麼?他回答說:「幫助改變了中國人自己覺得不如人的心理作用」。

楊振寧和李政道是在1957年合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當是時也,台灣風雨飄搖,驚魂未定;大陸則是百廢待舉,一窮二白。這樣的「中國人」當然會覺得「不如人」,而兩位青年學者能得到諾貝爾獎,而且是中國長期最弱的科學項目,自然給中國人精神上莫大的鼓舞,覺得未必「不如人」。

最令人激動的,是這兩位青年不是出自名城、名校,而是從中國偏遠地區、三餐不繼、茅草房教室、敵機不停轟炸那個樣子的學校走出來的——它是對日抗戰時期,設在昆明的「國立西南聯合大學」。

很多人說,這所只存在了八年的「最窮大學」,卻是「中國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瑪峰」。

聯大八年畢業了兩千多名學生,除了走出兩位諾貝爾獎得獎人之外,還為兩岸中國貢獻了四位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八位「兩彈一星」元勛,171位台灣中研院和大陸科學及工程兩院院士,以及100多位人文大師。

如此成績,漪歟盛哉,舉世少見。

抗戰勝利後,西南聯大結束,學校決定樹碑以為長遠紀念,由文學院院長馮友蘭撰寫碑文,全文1178字,紀述建校始末及歷史意義。

中華民國三十四年九月九日,我國家受日本之降於南京,上距二十六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之變為時八年,再上距二十年九月十八日瀋陽之變為時十四年,再上距清甲午之役為時五十一年。舉凡五十年間,日本所鯨吞蠶食於我國家者,至是悉備圖籍獻還。全勝之局,秦漢以來所未有也。
國立北京大學、國立清華大學原設北平,私立南開大學原設天津。自瀋陽之變,我國家之威權逐漸南移,惟以文化力量與日本爭持於平津,此三校實為其中堅。二十六年平津失守,三校奉命遷於湖南,合組為國立長沙臨時大學,以三校校長蔣夢麟、梅貽琦、張伯苓為常務委員主持校務,設法、理、工學院於長沙,文學院於南嶽,於十一月一日開始上課。迨京滬失守,武漢震動,臨時大學又奉命遷雲南。師生徒步經貴州,於二十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抵昆明。旋奉命改名為國立西南聯合大學,設理、工學院於昆明,文、法學院於蒙自,於五月四日開始上課。一學期後,文、法學院亦遷昆明。二十七年,增設師範學院。二十九年,設分校於四川敘永,一學年後併於本校。昆明本為後方名城,自日軍入安南,陷緬甸,乃成後方重鎮。聯合大學支持其間,先後畢業學生二千餘人,從軍旅者八百餘人。

河山既復,日月重光,聯合大學之戰時使命既成,奉命於三十五年五月四日結束。原有三校,即將返故居,復舊業。緬維八年支持之苦辛,與夫三校合作之協和,可紀念者,蓋有四焉:我國家以世界之古國,居東亞之天府,本應紹漢唐之遺烈,作並世之先進,將來建國完成,必於世界歷史居獨特之地位。蓋並世列強,雖新而不古;希臘羅馬,有古而無今。惟我國家,亙古亙今,亦新亦舊,斯所謂「周雖舊邦,其命維新」者也!曠代之偉業,八年之抗戰已開其規模、立其基礎。今日之勝利,於我國家有旋乾轉坤之功,而聯合大學之使命,與抗戰相終始,此其可紀念一也。文人相輕,自古而然,昔人所言,今有同慨。三校有不同之歷史,各異之學風,八年之久,合作無間,同無妨異,異不害同,五色交輝,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終和且平,此其可紀念者二也。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並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為大。斯雖先民之恆言,實為民主之真諦。聯合大學以其兼容並包之精神,轉移社會一時之風氣,內樹學術自由之規模,外來民主堡壘之稱號,違千夫之諾諾,作一士之諤諤,此其可紀念者三也。

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於中原、偏安江表,稱曰南渡。南渡之人,未有能北返者。晉人南渡,其例一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風景不殊,晉人之深悲;還我河山,宋人之虛願。吾人為第四次之南渡,乃能於不十間,收恢復之全功,庾信不哀江南,杜甫喜收薊北,此其可紀念者四也。聯合大學初定校歌,其辭始嘆南遷流難之苦辛,中頌師生不屈之壯志,終寄最後勝利之期望;校以今日之成功,歷歷不爽,若合符契。聯合大學之始終,豈非一代之盛事、曠百世而難遇者哉!爰就歌辭,勒為碑銘。銘曰:痛南渡,辭宮闕。駐衡湘,又離別。更長征,經嶢嵲。望中原,遍灑血。抵絕徼,繼講說。詩書喪,猶有舌。儘笳吹,情彌切。千秋恥,終已雪。見仇寇,如煙滅。起朔北,迄南越,視金甌,已無缺。大一統,無傾折,中興業,繼往烈。維三校,兄弟列,為一體,如膠結。同艱難,共歡悅,聯合竟,使命徹。神京復,還燕碣,以此石,象堅節,紀嘉慶,告來哲。

碑文一千多字,就是一萬多字也未必說得清楚西南聯大成功的原因。後人認為,是那些知識分子想保住中國文化血脈,他們意識到,「國家亡了可以復興,文化亡了就全亡了」。由此,他們雖是一個「最窮的學校」,卻也是一個「最有志氣的學校」。

聯大初始,由北大校長蔣夢麟、清華校長梅貽琦和南開校長張伯苓組成常務委員會共同主持校務,但為了事權集中,蔣夢麟和張伯苓推讓梅貽琦為常委會主席,就是實際上的「校長」,長期主持校務。



那麼梅貽琦會不會有什麼特權呢?他賣掉了清華校長的汽車,辭退了司機。他能賺的外快統統拿來補助教師們的困苦生活。1940年後,梅家吃一頓菠菜豆腐湯就是過節了。梅夫人韓礸堿偕持家計,上街擺攤賣米糕。

校長固然窮,老師也清寒。物理系教授吳大猷為了給妻子治病,每天像乞丐一樣到菜市場撿剩骨頭給太太熬湯。「詩人教授」聞一多,掛牌治印,以賺錢養家。農學教授費孝通的女兒在凌晨寒風中出生,家已毀於敵機轟炸,他只能用唯一的西裝上衣裹著孩子。

老師窮,學生也苦。他們失去了家庭支援,每月只靠學校發的約20元補助金過生活。雖然清苦,但師生精神剛毅堅卓。為躲避日機轟炸,教授們住得很分散,有的每天要步行幾十里路來上課,但從不遲到。學生認真學習,老師認真研究,大家爭取分分秒秒。

數學大師華羅庚的屋子被炸後,到西郊鄉下找了個牛圈,把牛圈上頭堆草的樓棚租下來。牛住下頭,華羅庚一家住上頭。但就是在這樣的牛棚裡,他攻克了十多個世界級數學難題,為世界數學史開創了一門新學科——矩陣幾何學。

錢穆的代表作《國史大綱》,也是在防空洞裡完成的。空襲警報一響,他就抱著這本書的手稿往防空洞跑,深怕書稿有所閃失。

大家都知道梅貽琦一句名言,「所謂大學,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西南聯大老師的名單沒法列舉,因為它匯集了300多位中國學術界頂尖人物。拿陳寅恪來說好了,他能用13種文字閱讀,學問博大精深,被傅斯年譽為「近三百年來第一人」。他教歷史,旁徵博引,指點中西,完全聽得懂的學生可能不多,但馮友蘭、吳宓等這些教授們都去旁聽,所以他被譽為「教授中的教授」。

如果認為聯大只是「迷信」大牌教授,那就錯了。1938年11月,學校做了一件震驚全國的決定,聘請「鄉下人」沈從文為教授。他小學沒有畢業,更沒有學術論著。但梅貽琦說,「我看中的是才華」。

後世讀史者綜合評論,西南聯大真正的成功因素,在「思想自由」、「學術獨立」。老師怎麼講課,學校概不過問,全由學生自己選擇評斷,譬如賀麟欣賞王陽明「心外無理說」,反對理在心外,而馮友蘭的思想觀點,正好相反。學生轉系也非常簡單,填一張表就行了,有學生四年讀了好幾個系才畢業。在重慶的教育部曾要求聯大,學生必修「三民主義」,行政主管必須為國民黨黨員,學校都未理會。有學生撰文說:「即使三民主義是正確無誤的理論,也得在思想的市場上自我證明」。必有這樣的老師,才會有這樣的學生。西南聯大舊址,如今還豎著一塊石碑,寫著「育才先育人」。梅貽琦說:「教授責任不盡在指導學生如何讀書,如何研究學問。凡能領導學生做學問的教授,必能指導學生如何做人」。這個做人標準,就是聯大所標榜的:違千夫之諾諾,作一士之諤諤。

北大中文系教授陳平原幾年前寫過一篇文章,感嘆現在大學校園裡的故事少了。圍繞西南聯大的故事綿綿密密,其中有一個最為動人。筆者個人因到昆明探親之故,二十年來三訪聯大故址。每次徘徊在校園裡,想到讀過的這則故事,輒熱淚盈眶。

學生徒步三千公里來到昆明,但西南聯大沒有校舍,主要租借民房、中學、會館上課。為了恢復正常的教學功能,學校把大部分經費用來購買了圖書和設備。

梁思成、林徽因夫婦來到昆明後,梅貽琦請兩人為西南聯大設計校舍。兩人欣然受命,一個月後,一個一流的現代化大學躍然紙上。但這個一流設計方案立即被否定,因為學校拿不出這麼多經費。此後兩個月,梁思成把設計方案改了一稿又一稿:高樓變成矮樓,矮樓變成平房,磚牆變成土牆。當梁思成夫婦交出最後圖稿時,聯大建設長黃鈺生滿臉無奈地說:「除了圖書館屋頂可以使用青瓦,實驗室可以使用鐵皮之外,其他建築的屋頂一律覆蓋茅草,磚頭和木料再減一半,麻煩您再作一次調整。」

梁思成忍無可忍,衝進校長辦公室,把設計圖狠狠砸在梅貽琦辦公桌上。「改!改!改!你還要我怎麼改?茅草房?每個農民都會蓋,要我梁思成幹什麼?」梅貽琦把圖紙一張張收好,歉疚地說:「思成,以你的大度,請再諒解我們一次。」梁思成接過圖紙,喉嚨哽咽住了:「你知不知道農民蓋一幢茅草房要多少木料?你給的木料連蓋一幢標準的茅草房都不夠!」

梅貽琦喉結上下滾動,聲音幾近顫抖:「思成,等抗戰勝利後回到北平,我一定請你來建一個世界一流的『清華園』,算是我還給你的……行嗎?」

半年後,一幢幢茅草房鋪滿了西南聯大校園。

沒有大樓,但出了大師。從此中國的高等教育,也就有了一個高等的瞻望。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1/2/21 下午 10:23:03編輯過]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1/2/21 上午 10:03:24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6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