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一家飽暖千家怨:朱元璋對皇族宗室的一項優待政策,卻為明朝的滅亡埋下禍根

您是本帖的第 99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一家飽暖千家怨:朱元璋對皇族宗室的一項優待政策,卻為明朝的滅亡埋下禍根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34
積分:120689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一家飽暖千家怨:朱元璋對皇族宗室的一項優待政策,卻為明朝的滅亡埋下禍根

得國正者,唯漢與明。不過與漢朝相比,明朝有一點算是開了「歷史的倒車」。

漢朝實行「推恩令」和削藩之後,劉姓王爺越分封越小,分到最後,許多直系王族已經和百姓無異,日子過得緊巴巴,比如像劉備這樣的漢室宗親,也只能織席販履,成了個市井小民。而朱元璋建立大明後,大搞「分封制」,大肆分封朱姓王爺,讓子子孫孫都有王爵分封,「龍子龍孫」也越來越多。


朱元璋在歷史上留下的形象至為冷酷。他對百姓、對大臣、對故交、對妻妾,都冷血無情。唯有在自己的子孫面前,他卻滿面慈祥,溫柔體貼得無以復加。為了確保子孫們生活幸福,他絞盡了腦汁。既然已經當了皇帝,就決不能讓子孫們再去遭罪,於是他給子孫們每個人都發了「鐵飯碗」,讓他們不愁生計。

明初分封,「惟列爵而不臨民,分藩而不賜土」。說白了,就是朱明王爺們個個高官厚祿,由國家包養,但不能擁有地方管轄權。朱元璋規定:皇族子孫不受普通法律約束,不歸當地官府管制。諸王的府第、服飾和軍騎,下天子一等,公侯大臣見了都要「伏而拜謁」。

明朝的宗室王爵一般只有親王和郡王兩種爵位,明朝皇帝的兒子除太子外都封親王,親王的的兒子除世子外都封郡王。郡王的兒子封鎮國將軍,鎮國將軍的後代依次降封為輔國將軍、奉國將軍、鎮國中尉、輔國中尉、奉國中尉。奉國中尉的兒孫後代便不再降級,都是奉國中尉。


朱元璋給大明王朝的官員們制定了中國歷史上最低的官員工資標準,而他給自己兒孫們制定的俸祿標準卻「唯恐不厚」,從「親王」到「奉國中尉」,八個級別都有豐厚的俸祿,遠遠高於官員。每一個皇族後代,所有消費需要都由國家承擔,10歲起開始領工資享受俸祿,結婚時國家發放房屋、冠服、婚禮費用,死時還有一大筆喪葬費。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這種無微不至的「愛護」,在中國歷史上獨一無二,以至於明人不禁感慨,「我朝親親之恩,可謂無所不用,其厚遠過前代矣」。不過明朝對藩王的管控也是極其嚴格,各地王爺們不能從事任何社會職業,沒有皇帝的親自許可,親王們終生不得相互見面,這就是著名的「二王不相見」。

這一來就有了個問題,王子王孫越封越多,子子孫孫無窮盡也,因為反正有國家發錢,多生就能多拿錢,生育致富,豈不美哉?「宗室年生十歲,即受封支祿。如生一鎮國將軍,即得祿千石。生十將軍,即得祿萬石矣……利祿之厚如此,於是莫不廣收妾媵,以圖則百斯男。」


在「制度」決定之下,明代中後期開始,皇族們展開了激烈的生殖競賽。弘治五年(1492年),山西巡撫楊澄籌向明孝宗匯報:山西慶成王朱鍾鎰生下了第94個孩子,孫輩人數已有163人,曾孫輩更是達到了510人。也就是說,僅僅朱鍾鎰一個人所傳下的嫡系子孫,就已經達到了767人!

由於兒孫實在太多,彼此甚至都已互不相識,以致朱鍾鎰一家每次家族聚會,同胞兄弟相見都不認識,「每會,紫玉盈坐,至不能相識」。後來朱鍾鎰自己都慌了,向明武宗匯報說:「本府宗支數多,各將軍所生子女或冒報歲數,無憑查考,乞令各將軍府查報。」連有沒有人冒充自己孩子都無法查考了!

慶成王朱鍾鎰,只是朱明皇室後裔人口膨脹的一個縮影。洪武年間,朱元璋的家族有58人;永樂年間,127人;正德年間,2980人;嘉靖八年,8203人;隆慶年間,28000餘人;萬曆三十二年,80000以上!


天啟、崇禎兩朝沒有具體的數據記載,據明末徐光啟的粗略推算,明宗室人數每30年左右即增加一倍。明亡時的1644年,粗略估計應該在二十萬人左右!皇室後裔的暴增,意味著國家財政支出的暴增,畢竟皇族們的俸祿直接來自各地的財政收入,這也就意味著老百姓的負擔越來越重。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從明代中期開始,各地的長官驚慌地發現,他們本地的財政收入,已經不夠供養居住在本地的皇族。比如山西地方財政收入為152萬石,而山西王爺們每年消耗的俸祿為312萬石!河南年財政收入為84萬石,而需要供給王爺的是192萬石!

嘉靖年間,大臣們紛紛焦慮地指出:「王府將軍、中尉動以萬計,假令複數十年,雖損內府之積貯,竭天下之全稅,而奚足以贍乎?」「將來聖子神孫相傳萬世,以有限之土地,增無算之祿糧,作何處以善其後?」不久之後,或許舉全國之力也無法養活這一家一姓了!豈不荒唐?


只是,儘管待遇已經如此優厚,朱明皇室後裔猶有不足。他們運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影響力,把觸角伸向一切有油水的領域,只要有利可圖,便想盡一切辦法搶占到自己手裡。這些王爺們用自身的治外法權,瘋狂兼并土地,甚至欺壓民眾、奸淫擄掠無惡不作,成為各地「惡勢力」的代表。因此,明朝百姓也漸漸對朱明皇族恨之入骨。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當李自成、張獻忠等明末起義軍開始縱橫,朱明皇室後裔們才明白,清算的時候到了:朱明後裔成了農民軍最有興趣的「獵物」!

李自成每到一地,首先捕殺皇族。儘管李自成不以「嗜殺」聞名,但是他兵鋒過處,那些朱姓王爺幾乎沒有活下來的。最有名的便是福王朱常洵,被李自成剝光洗凈,扔進大鍋和幾頭鹿一起煮成了「福祿宴」,分而食之。


滿清執政以後,對朱家後人也採取高壓打擊的政策,一些等級較高、有一定影響力的朱家直系後人都被趕盡殺絕,以免朱家後人作亂、或者有心人利用朱家人名號謀劃反清復明,比如清初頻發的以「朱三太子」為名的起義。

朱明皇室後裔兩百多年為所欲為,積累了太多的民憤,他們已經完全站到了普通民眾的對立面,不得不以自己的鮮血和生命,為自己,也為以前數十代的「幸福生活」付帳。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9/10/25 上午 09:24:27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10/25 上午 08:12:28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34
積分:120689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在諸多亡國之君中,恐怕很難再找出向明朝末代皇帝崇禎帝是在殫精竭慮、日理萬機的情況下無可奈何的用死來宣告自己王朝的覆滅。也很難再找出一個想盡辦法救國而不為自己的家族考慮後路的末代皇帝。曾經與朋友們談起明之亡,也曾對此大惑不解,即使崇禎自己愛面子到了極點,不肯被人笑作臨陣脫逃,但怎麼也應該讓太子到南京暫避,這樣的話,北京即使陷落,他自己即使在煤山自盡,作為陪都的南京也可以立即以太子為中心建立名正言順無可爭議的「救亡政府」,何至於有什麼「福、潞之爭」以及多次的「北來太子案」?


 


可是,崇禎皇帝出了好面子之外,最大的弱點就是多疑,很難想像在他心中有什麼人是可以信任的,包括他的兒子。自己不去南京是因為面子,而不讓兒子去南京,就是多疑——他害怕自己成為李隆基第二,萬一要是北京沒有失守呢?已經16歲的兒子要是在南京自立為帝,奉自己為太上皇,把自己架空,該怎麼辦?所以,在擔心北京難保玉石俱焚的焦慮中,崇禎皇帝死死拉著他三個兒子與自己一起坐等著北京沉沒在農民軍的汪洋大海——很不符合常理和邏輯,可事實就是如此。

九門相繼落入敵手,崇禎可以把皇后、妃子、公主們殺死或賜死,自己也可以一死殉國,但對於三個兒子,總還是存著他們能夠逃出去重振社稷的希望,便把他們交給心腹太監們讓他們想辦法逃出去。但這個太晚的決定並沒有挽救皇子們的命運,那些平常里最受皇帝信任的太監們可沒有什麼赤膽忠心,面對北京到處都是農民軍的情況,他們或是把皇子都在街上讓他們自生自滅(這還算是仁慈),或是乾脆拿著皇子去向大順軍請功,於是,他們全都落入了李自成的手中(取自《甲申核真略》和《定思小紀》的說法)。


 
李自成並沒有立即殺死他們,而是帶著他們去征討打著「克復神京、奠安宗社、乾坤再整、日月重光」旗號來和他作對的吳三桂,為的是以皇子來要挾吳三桂——李自成自然不會知道吳三桂後來對南明永曆帝的所作所為,否則的話絕不會想出這個主意。在山海關,李自成被吳、滿聯軍擊敗,接著一敗再敗,三位皇子奇蹟般的活了下來並擺脫了大順軍,走上了各自不同但最後殊途同歸的路。


說「殊途同歸」,是因為三位皇子雖然相差了幾十年,但最後都死在滿清朝廷手中。

先說皇長子,也就是太子朱慈烺,他的身份最尊貴,運氣和遭遇也是最差。從大順軍中逃出後,可能是因為要尋找親人,他回到了已經落入滿清的手中的北京,找到了自己的外祖父周奎,寄居在了周家。並和自己的妹妹,那個被崇禎帝砍掉一隻胳膊的長平公主重逢,兄妹倆抱頭痛哭。然而周家人都是勢力小人,哪裡會保護安置這位燙手山芋?太子的舅舅周繹出面要剛安頓了兩天的太子馬上走人。在亂軍當中吃夠苦頭的太子早就一肚子怨憤,再見到這些臣子加親人的不忠不義,哪裡還壓得住火?與自己的舅舅大吵起來,以至於雙方拳腳相加,終於驚動了鄰里和巡捕,周奎見已瞞不住,便把自己的外孫子舉報了。


 
清攝政王多爾袞無端的抓住了大明王朝的真命天子,按說應該是喜出望外,可事實上明太子的落網並不那麼簡單,無論是殺是留都很麻煩。作為外來入侵者,滿清一方面為了收買人心可以禮葬崇禎皇帝,可以善待所有不再抵抗的人,另一方面對於他們一統中原的障礙決不會手軟。可明太子正好處在這兩中態度的矛盾當中,若是留著他,明朝的忠臣義士就會心懷希望的打著他的旗號前赴後繼。可如果殺了他,滿清精心炮製出來的為明朝報君父之仇的幌子就會不攻自破。


多爾袞不愧是精明的政治家,他很快想出了一個一箭雙鵰的好主意,那就是——讓人指出太子是假的,以冒充太子之罪將太子殺掉。於是,一場「認證真偽太子」的鬧劇上演了。首先是親人指認,太子外公周奎和舅舅周繹自然領會了攝政王的意圖,一口咬定太子是假冒的,長平公主堅持說是真,被周奎打了一個耳光後也不敢再說話。原太子的侍奉太監有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指認是真,馬上被處死,剩下的也就承認是假。連曾經是太子老師的原內閣大學士謝升也指出是假。雖然太子當眾說,謝先生,某年某月某日,你講書時說過某事,現在還記得嗎?弄得謝升啞口無言,怏怏而退。但結果已經出來了,太子是假的!還有人上表堅持說是真的?好辦,殺!一氣殺了十五個爭辯的大臣,終於沒人敢說話了。太子在被壓上斷頭台的時候也許明白了,他原本來北京時看到滿清禮葬他的父皇,以為也會厚待他,可父皇受到禮遇是因為死了,而自己是活的。他終於連以一個前朝太子的身份去死的機會都沒有了。(以上史實出於《石匱書後集》和《甲申傳信錄》)


 
皇三子定王朱慈燦,一直以來下落不明。到康熙18年三藩之亂快要平息時,定遠大將軍安親王岳樂在湘中抓獲了一幫乘亂招兵買馬的草頭王,審問後發現他們還有同黨,是一個還俗的和尚,自稱叫朱慈燦。抓獲後,發現供述的情況與真正的皇三子情況極為相像,與順治8年、12年、13年、16年和康熙12年打著「朱三太子」旗號起義諸多皇三子大不相同,完全有可能是真的朱慈燦。這回,清朝政府可比剛入關的時候成熟多了,康熙皇帝像彈灰一樣漫不經心的說道:「彼時朱慈燦年甚小,必不能逸出,今安得尚存?大約是假。」便決定了這位「朱三太子」的命運——以一個打著太子旗號的混混的身份殺掉。(《八旗通志》和《清聖祖仁皇帝實錄》有載)

最小的皇四子永王朱慈煥應該是兄弟姊妹中最幸運的一個,在大順軍中與兩個哥哥失散之後,與一位姓毛的將領逃到了河南,種了一年地。後因為清政府清查「流賊」,姓毛的逃走,他只能一個人流浪,後在鳳陽遇到了一位前朝姓王的給事中,老給事中念及皇恩,將他收養在家,並改姓為「王」。在王給事中去世後,朱慈煥又過上了流浪的生活,在浙江遇到了一位前朝姓胡的官員,這位胡大人也是個心念故國的人,便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他。從此朱慈煥以餘姚王士元為名靠教書為生,到了康熙47年,他已經七十五歲,並且組成了有一妻一妾,六子三女一個孫子的大家庭。他對於自己的身世一直守口如瓶,但作為明朝皇室的嫡系子孫,他最終也沒能擺脫那高人一等的意識,他按皇家的傳統,在為所有的兒子取名時以「和」字排輩,最後一字都為帶有土部的怪字。這些舉動逐漸為人們所注意,一位念一和尚在浙東起義時便打著他的旗號,終於使這位隱藏了幾十年的前明龍種遭到了滅頂之災。化名王士元的朱慈煥全家被捕,他的妻妾和女兒都自縊而死,男性家人無一漏網。朱慈燦否認自己參與造反,他對主審官說:「今上有三大恩於前朝:流賊亂我國家,今上誅滅流賊,與我家報仇,一也;凡我先朝子孫,從不殺害, 二也;吾家祖宗墳墓,今上躬行祭奠命人洒掃,三也。況吾今年七十五歲,血氣已衰,鬢髮皆白,乃不做反於三藩叛亂之時,而反於清寧無事之日乎?且所謂叛亂者,必先占據城池,集屯糧草,招兵買馬,打造盔甲。吾曾有一於此乎?」話說得合情合理,而且也確實沒有他參與造反的證據,可是,他承認了自己是前明皇子,就只能是死路一條。康熙皇帝又玩起了多爾袞的那一套,拒不承認朱慈煥的真實身份。清廷九卿審訊之後奏報:「朱三供系崇禎第四子。查崇禎第四子已於崇禎14年身故。又遵旨傳喚明代年老太監,俱不認識。朱三名系假冒,朱三父子應凌遲處死。」


 

儘管朱慈煥說得非常正確,但清廷仍然將他們父子凌遲處死

所有明末清初的史籍都記載崇禎第四子並沒有在崇禎14年亡故,而已經事過60多年的老太監且不說是真是假,即使是真,又如何認得當年的皇子?可惜,殺機已現,斷難挽回,這些連康熙自己都騙不了的證據就把「王老先生」朱慈煥全家送上了黃泉路,朱慈煥凌遲處死,所有子孫除死於獄中的,全部斬立決。(以上載於《雞林舊聞錄》和《清聖祖仁宗實錄》)

至此,崇禎皇帝的子孫徹底被消滅,而且全都是以不是他的子孫的名義被消滅。清朝皇帝一直在高唱舉逸興絕,善待前朝帝裔,以此來表示自己的寬仁大度和守禮好古,康熙皇帝還表示過:「朕意欲訪察明代後裔,受以職銜,裨其世受祀事。」但當真的前明後裔出現的時候,便開始「葉公好龍」了,都聰明的用不承認身份的辦法來食言,我是說過要保護善待你,可是你不是你,所以我殺你是理所當然的。中國統治者歷來都用這種辦法來保持自己的偉光正,我是說過要虛心納諫,但你說的不是忠言,是誹謗今上,所以你得死;我是說過要人人平等,但你是敵人,所以不能用平等來對待你;我是說過要提倡清廉,但你清廉是在沽名釣譽,所以我要整你……,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所承諾所標榜的經常改變,而偉光正是不會改變的。


摘錄「內閣大庫檔案」如下:

一、清世祖實錄,順治三年六月丁亥(十一日)大屠殺展開序幕。所頒「上諭」如下:
「諭兵部;聞青州大同,尚有故明親王郡王在彼居住,恐被流言誣害,致取罪戾,爾部可令各該督撫即為查明,並其眷屬撥官兵護送來京,勿致途次疏虞,違者重治。他省地方如有廢藩居住者,俱令查明奏聞。」

二、東華錄(非正史)載,順治叄年五月壬戌條:魯王等十一人私匿印信,圖植....」

三、順治三年八月,山西巡撫申朝紀揭帖:「為順治三年六月十日接兵部咨。轉奉六月十一日上傳,查報境內明季親郡王。查有六王朱效鑾,山陰王朱廷理二人,見(現)在潞安府及蒲州居住,先行奏聞」。(六月十一日頒旨,六月十九便送抵山西太原)「此即莽書中與明史不同處,六王名字與明史不同」

四、佚名(內閣大庫檔案殘本缺前頁)山西巡撫殘本:「查解山西境內明季各郡王,計送六王朱效鑾妻母二人,保定王朱效鑾妻子三人,沁源王朱效*(金和否加在一起的字)妻子及子媳五人……」(立即開始逮捕)

五、刑部等衙門會題殘本:「……及查兵部擋案,順治三年八月三十日,宣大總督馬國柱先解明季王子共九名,啟奉墨勒根王俱正法訖。其九人妻孥,據解到樂昌王子孫朱一王並劉氏,第二子朱國璋妻郭氏,朱君璋之妻王氏……(一連串男女王妃子女……)又一小孩子。該部里議得,王等婦人交與戶部,小孩子應斬……」(全部處死)

六、順治六年十二月十五日刑部題本,查拏逃走明宗室朱淇江等案內稱:「該滿洲理事官老卻,同本司郎中王以約查審得,大同朔州宗室的兒子和媳婦們,兵部拏來給了廂黃旗馬拉希牛彔下該都里為奴……」(婦孺淪為奴)

從此官方書不再稱「明室」稱「偽」稱「逆」。

至康熙三十八年,大帝下旨清查,朱家的皇族都殺光斬絕了。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0/5/29 下午 01:10:41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0/5/29 上午 01:09:37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312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