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樹欲靜而風不止

您是本帖的第 104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樹欲靜而風不止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33
積分:9071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樹欲靜而風不止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朱溫篡唐,建立梁朝之後,立刻就對他的老對手李克用下手。現在朱溫的身份已經是皇帝,他用這個身份下詔剝奪了唐朝賜予李克用的官位和爵位。李克用當然不會買朱溫的帳,所以他並不認可朱溫的年號,依然奉行唐朝的「天祐」年號。


與此同時,鳳翔的李茂貞,淮南的楊渥,以及西蜀的王建也都不聽從朱溫的號令,拒絕承認他皇帝的身份。蜀王王建一直有自己稱帝的野心,不過礙於唐朝的臣子的身份而不得施行。王建看到朱溫篡唐自立,覺得這是個好機會,於是寫信給李克用說:「當前的形勢,請大王您和我一同各自稱帝,以便與朱溫抗衡。等到咱們討平朱溫這個叛逆的那天,再一同訪求唐朝的宗室,立他為帝,那時候咱們再去帝號,恢復藩臣的身份。」然而李克用或許是出於忠於唐朝,亦或是認為稱帝時機不到,拒絕了王建的主意。當然,他用的理由是冠冕堂皇的:「我此生立誓忠於唐室,絕對不敢失節。」拒絕王建之後,李克用立刻做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恢復了張承業的監軍身份,而且還厚加賞賜。張承業的身份很特殊,他是一個宦官,是被唐朝的皇帝派到李克用的軍中當監軍的。一般來說,宦官和監軍可不是什麼好詞,可能是統兵的將帥最煩看到的兩種人,何況現在這兩個身份屬於同一個人。但是張承業不同,他和普通的宦官有別,他識大體,通謀略,盡忠職守,所以深得李克用的信任。朱溫之前挾天子的時候,認為唐朝的問題就出在宦官身上,所以決意對宦官實行清除政策,除了對侍奉王室的宦官大開殺戒外,還以皇帝的名義下詔書,要求各地節度使誅殺派去監軍的宦官。李克用不能公然違背詔書,可他又不能落人口實,更不想殺張承業,就用了一個「李代桃僵」的辦法,將張承業藏起來後,用一個死囚假裝成張承業殺掉,瞞過了上差。現在朱溫篡位了,李克用立刻重新啟用張承業,因為他對張承業非常信任,認為張承業可以交託大事。


不久之後,統一了契丹部落的耶律阿保機率領大兵三十萬攻打雲州。李克用認為在當前情況下,應該全力對付朱溫,儘量減少敵人,於是親自到雲州與契丹謀求和解。為了表示誠意,李克用和耶律阿保機在雲州進行了一次會面,互相約定結為兄弟。李克用將阿保機請入了自己的大帳赴宴飲酒,商量在冬天一同進攻朱溫。這時有人悄悄地對李克用說:「趁現在這個好機會,應該將耶律阿保機擒下,以絕後患。」但是李克用卻拒絕了,他說:「我的大仇朱溫還沒有滅掉就失信於夷狄,這是自取滅亡之道。」耶律阿保機在雲州逗留了十來天才離去,李克用向耶律阿保機贈送了大量的金銀綢緞,耶律阿保機則留下了三千匹馬以做答謝。然而出乎李克用的意料,耶律阿保機回去之後,卻和朱溫締結了同盟,背叛了與李克用定下的約定,這讓李克用惱恨於心。


第二年(公元908年)的春天,李克用因為生病而陷人垂危之中。臨死之前,他召集了自己的弟弟都知兵馬使李克寧、監軍張承業、大將李存璋等人立兒子李存勖為嗣子,讓李存勖繼承自己的王位。李克用向眾人說:「我這個兒子李存勖胸懷大志,必定能夠繼承我的大業並將其完成。你們眾人要多多對他進行教導和輔助。」李克用向李存勖說:「李嗣昭現在身陷重圍之中,我是見不到他啦。等我喪葬的事情一過,你一定要協同周德威速度發兵救助。」他還特別叮囑李克寧說:「亞子就麻煩你照顧啦。」亞子是李存勖的小名。說完這些話,李克用就含恨而終。李克寧遵循哥哥的遺命,他久在軍隊之中,一向有威名,也深得眾人的敬重。雖然李克用已死,但有李克寧在,也沒有人敢於在此時趁機作亂。然而正由於李克寧隨同李克用一同南征北戰,在軍隊中有很高的聲望,軍隊中的將領和士兵都對李克用臨終立自己年少的兒子李存勖為王有些不滿。李存勖也感覺到了這種氣氛,他或許是因為恐懼,或許是以退為進的辦法,他想要讓位給李克寧,但是李克寧卻拒絕說:「你是嫡長子,而且又有先王的遺命在,誰敢不服?」既然有了李克寧的這番話,屬下的將領、官吏們自然都要覲見新登位的晉王,但這時李存勖還在李克用的靈前痛哭不止。張承業眼見當前的形勢,立刻進入到屋子裡面,對李存勖說:「大孝在於你沒有使先王的基業有失,只是一味痛哭有什麼用呢。」張承業扶著李存勖走出接受百官的覲見,正式確立了李存勖繼位為唐朝的河東節度使、晉王。鑒於百官可能有不服者,同時也為了表明自己沒有爭位的意思,李克寧首先向李存勖拜賀,如此一來,還有誰敢做出其他異動?李存勖也對自己的叔叔十分滿意,將軍國大事都交付李克寧管理。同時,另外一位託孤的老臣李存璋也被李存勖委以重任,被任命為河東軍城使、馬步都虞候,掌管都城內的巡視工作。李克用活著的時候,由於一直體恤士兵的艱苦,所以對他們極為放縱,導致出現了很多擾民的事情。李存璋上任後,著手整頓治安,專門抓了一些擾民情節嚴重的下重手處理,使城內秩序得到了安穩的保證。


然而李家終究沒有能夠逃脫一場爭位的慘劇。李克用在時,喜歡將軍隊之中的悍勇之士收為義子。李存勖繼位後,這些義子由於多是常年跟隨李克用東征西討,手中握有兵權,所以對李存勖都不服氣,有的稱病不出,有的見到李存勖也不拜見。但這些人也知道自己威望不夠,不敢與李存勖爭奪王位。其中一個義子叫做李存顥的,認為李克寧一向有威望,就去勸他說:「兄長死了,弟弟繼位,這是古來就有的事情。如今您是叔叔,卻要向侄兒下拜,您心裡不覺得彆扭嗎?現在下面的將領都認為您應該當晉王,這是上天給您的機會,不把握恐怕會後悔的。」然而李克寧卻嚴詞拒絕說:「我們李家一向以慈孝為治家之道,聞名天下。只要先王的基業能夠有人發揚光大,我還有什麼可求的呢?你不要在這裡胡說,不然我就要殺你了。」本來如此的話,「慈孝」可以在李家繼續下去。但李克寧卻有一個性格強悍的老婆孟氏,偏偏李克寧又有個怕老婆的毛病。於是那些對李存勖不服的義子們紛紛讓自己的妻子去向孟氏勸說。民間有一句話:家有賢妻,男人不遇橫事。孟氏卻聽從了這些人的說辭,認為她們說的有道理,而且她還有一層擔心,認為大家都這麼說,如果傳到李存勖那裡可不得了,於是逼迫李克寧謀劃篡位的舉動。枕頭風吹多了,李克寧的心裡也開始動搖起來,再加上在日常事務的處理上與李存璋和張承業有一些矛盾,李克寧漸漸地對王位有了想法。他上書向李存勖要求大同節度使的官位,而且要求將蔚州、朔州和應州都劃為自己的管轄範圍。李存勖都答應了他。


這時,始作俑者李存顥躍躍欲試地為李克寧出謀劃策了。他認為應該邀請李存勖來李克寧家中赴宴,趁機殺掉李存璋和張承業,眾軍共同推舉李克寧為河東節度使,以河東九州之地歸附朱溫,然後將李存勖和太夫人曹氏送往大梁城以表示誠意,同時杜絕後患。李克寧召來了手下親信的一個官員史敬鎔,讓他打探晉王府內的事情。史敬鎔假意聽命於李克寧,離開後立刻就將李克寧的陰謀告訴了李克用的妻子曹氏。曹氏聽後大驚,立刻命李存勖將張承業召來,指著李存勖對張承業說:「先王親手將他託付給你們。我現在聽說外面想要廢除他晉王的位子,既然如此,我只求給我們母子一塊地方可以安身,不要將我母子送到大梁,其餘的事情也不敢多求。」張承業聽後惶恐不安,大驚說:「老奴以死聽從先王的遺命,不知道您為什麼說這些。」李存勖母子本來也不認為張承業會和李克寧同謀,聽到張承業的決心後,李存勖將李克寧的陰謀告訴了張承業,而且還故意說:「我和叔叔是至親,怎麼能夠自相殘殺呢。如果我將王位讓給叔叔的話,應該就可以免除這一場叛亂了。」張承業對李克用忠心耿耿,而且明知李存勖這番話絕非本意,立刻向李存勖說:「朱溫與先王是大仇,李克寧要將您母子送往大梁,無異於入虎口,絕無不除掉李克寧的道理。」於是張承業讓李存勖召入一向忠誠的李存璋、吳珙、長直軍使朱守殷,以及李存敬,將李克寧的陰謀告訴他們,讓他們立即著手準備。不久後,李存勖請李克寧等眾人赴宴,在酒席中讓事先安排好的將士擒拿住了李克寧、李存顥等一干人員。李存勖自然也要將場面做足,他流著淚對李克寧說:「侄兒昔日將王位讓給叔父,叔父卻堅持拒絕。現在侄兒已經為晉王,名位已定,叔父卻為什麼要做這樣反亂的事情呢?而且您竟然忍心將我們母子送給朱溫這個大仇人!」李克寧至此也只能嘆息說:「這都是被人讒言惑亂,事已至此,我也無話可說。」當日李存勖就命人處決了叛亂的主謀李克寧和李存顥。


柏陽曰 :

政治上,一個人一旦成爲擡轎夫鎖定的目標,當做榮華富貴的資源,他想不被擡上轎,都不可能。古語云:“樹欲靜而風不止”,用以哀傷父母早逝,實際上被擡上轎的人,也有同感,“本無意于坐轎,而擡轎夫非擡不可”,結果他就只好上轎。擡轎夫暫時沒有當老大的能力,所以希望別人當老大後,他當老二、老三。他們有四項法寶,一旦祭出,被擡的“金主”就一定會乖乖上轎。這法寶其實也很簡單,只要告訴老大:一,國家人民需要你;二,我們誓死效忠你;三,機不可失,上天眷顧你;最後一招是:如果你不識擡舉,仍不肯上轎,莫怪俺弟兄們翻臉無情。

歷史上也有過拒絕上轎的人,最激烈的是西蜀國王谯縱,他曾向一群擡轎夫下跪叩頭,投水自殺(參考四〇五年二月),但在四箭齊發之下,仍不得不踉蹌上轎。十世紀的李克甯和二十世紀的袁世凱亦然,折騰了一陣,仍在一群擡轎夫指揮棒下,輕移蓮步,扭扭捏捏,坐上花轎。似乎只有一位英雄人物,拒絕成功,那就是曹操,他斥責勸他當皇帝的孫權說:“這小子想叫我坐到火爐上!”(參考二一九年十二月)一個人如果把擡轎專家跟燒火爐專家看成一丘之貉,不要使欲望随便升級,不要太偏離正常的航道,不要一見轎屁股就先發癢,世界上自會減少很多醜劇、悲劇、鬧劇。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9/7/14 下午 06:12:45編輯過]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7/14 上午 06:08:55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33
積分:9071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袁世凱當皇帝非常猶疑,是誰把他推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從內心裡講,袁世凱當然是想當皇帝的,這對袁家來說是多大的一份家業啊。但是以袁世凱的智慧,他應該能夠預料到當皇帝的阻力和代價。他的大總統職位是革命黨給的,如果不承認共和,孫中山和他背後的革命黨絕不可能把權力拱手相讓。他要恢復帝制,就要承受來自革命黨的阻力,還有背上背信棄義的罪名。不僅如此,連他的忠實部下馮國璋、段祺瑞都極力反對他稱帝,當然他們反對袁世凱稱帝,有他們自己的小九九。因為袁世凱一旦稱帝,國家就成了老袁家的了,而袁世凱不稱帝,他們還有機會接班。總之袁世凱稱帝的阻力大得很。

但是有一個人卻在極力忽悠袁世凱稱帝,這個人就是袁世凱的長子袁克定。袁世凱稱帝的最大受益人可以說就是袁克定,因為袁克定作為長子,是皇位繼承人。所以袁克定想盡千方百計,欺騙、慫恿自己的父親當皇帝。

首先袁克定編造祥瑞,忽悠自己的父親。1914年底,從項城老家來了一個名叫韓誠的墳丁,就是給老袁家看祖墳的人,他對身為大總統的袁世凱說,在袁世凱的生父袁寶中的墳墓旁邊,晚上會經常出現紅光,猶如火把,照徹夜空,一里之內明亮異常。他並且說,袁家祖墳上還長出一根紫藤,長約一丈,酷似盤龍。而這個韓誠,一點也不「誠」,因為這一套謊言,都是袁克定讓他說的。袁世凱先重賞了韓誠,並叮囑他不要對外人說。但袁世凱還是將信將疑,於是就派袁克定到老家祖墳去驗證,袁克定回家後就給他老爹回信說:「紫藤粗如手臂,顏色鮮紅,是祥瑞無疑。」袁世凱這回真的相信了,他回信讓兒子趕快找人修建圍牆,把祖墳和紫藤保護起來。可以說這個編造祥瑞一下子把袁世凱給弄暈乎了,讓他覺得自己確實是真命天子。

其次袁克定從輿論上忽悠袁世凱,同時忽悠民眾。袁克定有兩個至交好友,一個是美國人弗蘭克·J·古德諾,一個是楊度,這兩個人都極力主張君主立憲。1915年8月3日古德諾在《亞細亞日報》發表了《共和與君主論》一文,闡明在中國實現君主制的好處,他認為,中國人民智低下,沒有能力參與政治,所以實行共和不如實行君主制。接著楊度發表《君主憲救國論》的文章,宣揚只有君主制才能救中國。就這樣這兩個理論家一唱一和,為袁世凱當皇帝大造輿論。他們的理論可是比君權神授,更能說服袁世凱。

第三袁克定糾集請願團,製造假民意。袁克定和楊度組織各種請願團,上街勸進。他們組織的請願團有什麼工商情願團、洋人請願團,甚至還有妓女請願團,乞丐請願團。關於妓女請願團,還有一點小故事,袁克定有一個相好的妓女叫花元春,袁克定答應她將來自己登基,就封她為皇后,她才賣力組織了妓女請願團。袁克定還授意湖北都督段芝貴聯絡十四省軍政長官給袁世凱上了一個密呈,請求袁世凱「速正大位」。


第四袁克定偽造報紙,製造假消息。當時有一份日本人辦的報紙叫做《順天時報》,這份報紙實際上並不支持帝制,甚至還反對帝制。袁世凱非常重視日本人的態度,所以把《順天時報》作為重要的消息來源和執政參考。袁克定為了忽悠老爹,居然偽造《順天時報》,在報紙上印上支持帝制的文章和消息。袁世凱天天看假報紙,天天受支持帝制文章的誘導,終於下定決心,登基做皇帝。但是忽然有一天,三小姐袁雪靜的奶娘讓人給她捎來她愛吃的五香蠶豆,用的包裝紙就是《順天時報》,袁雪靜發現這個報紙跟她家的報紙不一樣,於是告訴了袁世凱,袁世凱才知道自己一直被袁克定忽悠。盛怒之下的袁世凱用皮鞭抽打袁克定,並且罵道:「孽子,欺父誤國!」但為時已晚,袁世凱已經在恢復帝制的路上走得很遠,開弓沒有回頭箭,即使明知前面是深淵,他也必須往下跳了。

所以袁世凱稱帝,很大程度上,是袁克定忽悠的結果,袁克定為了一己之私,把袁世凱坑得可真是不輕!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8/11 上午 06:09:04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156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