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隆中對》與三國時代的地緣戰略

您是本帖的第 652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隆中對》與三國時代的地緣戰略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152
積分:9678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隆中對》與三國時代的地緣戰略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在英雄輩出的三國時代,《隆中對》是理解整個故事的“文眼”。 在《隆中對》中,諸葛亮為劉備分析了天下形勢,提出“先取荊州為家、再取益州以成鼎足之勢、最後圖取中原”的戰略構想。劉備集團此後的種種攻略皆源於此。


沒有《隆中對》,那麼後來出現的可能不是魏蜀吳鼎立的三國模式,而是曹魏VS孫吳的南北朝模式了。“隆中對”直接影響了從公元207年劉備三顧茅廬到公元263年蜀漢滅亡的中國政治格局,其有效時間影響長達56年,時間跨度佔了此後整個三國時代的77%。毫不誇張地說,迠岸允懟迮w生生改變了一個時代的走向。


207年——隆中對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263年——蜀漢滅亡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是“天下三分”還是“南北對峙”?


在《隆中對》誕生的七年前,東吳重要謀士魯肅也為孫權提出了一項戰略方案——《榻上策》。


建安五年(公元200年),魯肅見到孫權,兩人合榻對飲、相談甚歡。孫權問魯肅對東吳今後的戰略發展方向怎麼看?


魯肅回答說,漢室已經不能復興,曹操也無法除掉,為您考慮,只有把根基立於江東,才能爭奪天下。北方容易出現紛爭,正因多紛爭,主公您正好可以溯江而上,先剿除黃祖,然後進伐劉表,攻取巴蜀,完全據有上中下游的長江天險,依託長江天險,與曹魏集團形成南北對峙局面。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魯肅《榻上策》的理想劃界?


《榻上策》為孫權提出的是曹魏VS孫吳的南北朝模式,而諸葛亮的《隆中對》為劉備提出的則是“魏蜀吳”三國鼎立的模式。後來的歷史發展基本走的是三國鼎立的模式,這是為什麼呢?


換句話說,在曹魏與孫吳兩大寡頭下,弱小的劉備集團是如何從夾縫中求得生存,贏得“三分天下有其一”的呢?而這也正是諸葛亮比魯肅的高明之處。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諸葛亮《隆中對》的理想劃界?


這涉及到寡頭市場參與主體的行為模式。德國經濟學家斯塔克爾伯格(H. Von Stackelberg)曾提出“斯塔克爾伯格模型”。該模型將寡頭細分為“實力雄厚的領導者”與“實力相對較弱的追隨者”兩種。


首先,市場領導者根據利潤最大化原則決定自己的市場行為,然後,市場的追隨者再根據市場領導者的行為決定自己的最優行為。如此循環往復,形成寡頭格局下的行為模式。


具體到《隆中對》,可以把參與主體分為:領導者(曹魏)——追隨者(孫權、劉備)的三方博弈模式。在該模式下,由於曹操實力最強,“此誠不可與之爭鋒”,所以,孫、劉均無法單獨與之對抗,必須聯合方能圖存。這是三方的基本行為模式,具體而言:


第一種情況:如果曹操攻打劉備,那麼孫權一定會救援劉備。“隆中對”之後第二年發生的赤壁之戰就是如此,市場的第二名和第三名一定會通過“抱團”取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第二種情況:如果曹操攻打孫權,由於孫權在業內排行第二、且擁有長江天險,完全可以支撐較長時間,那麼劉備就可以按照《隆中對》提出的戰略方針,從容地攻取西川(益州)和漢中,建立一方霸業。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第三種情況:如果孫權攻打劉備,由於面臨著來自曹魏的壓力,那麼孫權只能敲打、而不能吞併劉備。這就是後來在夷陵之戰大勝劉備後,為什麼孫權並沒有乘勝滅蜀了。


正是在上述三方博弈的行為模式下,劉備集團在短短十二年裡(公元207~219年),迅速從寄人籬下發展到“進位漢中王”,成為三分天下中的一員,並順手“埋葬”了魯肅的南北朝模式。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天下“終歸一統”還是“永續分裂”?

《隆中對》與《榻上策》的另外一個重要區別,在於對終極戰略目標的判斷上。


在《隆中對》中,諸葛亮認為,實現“天下三分”只是第一階段,而“圖取中原”才是其終極目標!從後來的發展看,“諸葛秉政”之後,曾六出祁山,北伐中原,為的就是實現一統天下的終極戰略目標。


相比之下,魯肅雖然也提出過圖取天下的目標,但是他的立足點還是“保江東以觀成敗”這個角度。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表面上看,兩者的差異是由意識形態導致的:劉備作為漢室之胄,心理上自然不會滿足於地方割據,本著“王業不偏安”的心態,所以要“北定中原,興復漢室,還於舊都”。相比之下,孫吳方面則沒有這層意識形態的色彩,屬於偏安一隅的狀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拋開意識形態的差異,從政治市場結構演化的規律分析,諸葛亮的境界還是要比魯肅高:諸葛亮看出來了,不管將來是魏蜀吳三分還是魏吳對峙,這樣寡頭結構都不會長久,總有一天會改變,“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那麼,問題就不在於將來是否會統一、而是在於由誰來統一。當然,站在劉備方面考慮,諸葛亮還是希望未來一統天下的能是蜀漢一方,實現“三家歸漢”。



對競爭對手的深刻洞察

《隆中對》中指出,天下將來會“有變”。那麼,曹魏集團內部為什麼會“有變”呢?這要源於諸葛亮對曹魏這個市場領導者的深刻洞察:


曹操在創業上採用的是“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模式,帶來的好處,是曹操可以利用中央政府的名義和官職廣納人才,帶來的壞處則是這些人才究竟是誰的搞不清楚。


曹操陣營龐雜:有原來就在中央政府任職的,有後來被曹操選拔招攬的,還有朝廷官員推薦任命的,更有從敵營中招降納叛的,並非清一色的都是自己的隊伍。


加之曹操本人人品有誤,導致團隊整體道德水平低,容易出內亂。朝廷裡總會有不服的人存在,後方不穩定,朝廷內外的敵人都要對付,容易陷入兩面作戰的境地,從而影響事業的發展。


曹操集團內部先後出現了董承“衣帶詔”事件、荀彧反對曹操封公建國、孔融、禰衡等人唱反調;赤壁之戰後,有人想借赤壁之敗扳倒曹操,趁機取而代之。


赤壁之戰後,曹操又進行了破馬、韓,徵孫權,伐張魯三次戰爭,每次時間都不超過一年,甚至寧肯半途而廢也要返回鄴城,究其原因,用法正的話說,這不是曹操考察不周、用兵不足,一定是他內部出了問題,使他感受到了威脅。


曹操之後,曹丕“篡漢立魏”、經過曹叡,三代之後,及至曹芳繼位,司馬懿父子開始依葫蘆畫瓢,曹魏步入了“司馬同槽”時期:從曹叡託孤、經洛陽政變,到曹芳被廢、曹髦被殺、包括期間的揚州之亂,前後共21年,正是魏國政局動盪時期,也就是諸葛亮所指的“天下有變”,或者魯肅所指的“北方誠多務”。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而這一戰略機遇期,蜀漢卻處於鴿派的蔣琬、費褘秉政時期,等到鷹派的姜維掌握兵權揮師北伐時,已經失之太晚了。




對蜀吳“中分天下”的地緣安排


《隆中對》的另一高明之處,在於對未來蜀吳“中分天下”的地緣安排。“三分天下”時期,蜀漢佔據的是荊州和益州,屬於中國地勢的第二階梯,而孫吳據有的揚州和交州則完全是第三階梯。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同時擁有雍州、益州的重要性


按照《隆中對》的構想,未來蜀吳如果分路北伐,一旦成功,將會形成與吳國東西二分天下之格局。蜀國即使退到太行山一線,也仍然對吳有絕對的地緣優勢。


一方面因為中國的地形西高東低,高地對低地往往可以施加更大的地緣壓力。而河、濟、淮、江四瀆,蜀國又皆處上水,順流而下其勢無匹。儘管是二分天下,吳、蜀之優劣已決。


一旦重啟戰端,蜀漢可充分利用佔據中國地勢第二階梯的地緣優勢,進攻處於第三階梯的吳國,統一天下,如“漢高祖故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高祖當年便是同時據有四川和陝西、山西,佔據第二階梯


關於《隆中對》的戰略失誤,後世一般認為主要有兩點:

一是關羽“大意失荊州”,使得蜀漢北伐失去了荊州這個前進基地,而不得不翻越祁山,後勤難濟,導致每次北伐均因糧草不濟而功敗垂成。

二是在首次北伐時,諸葛亮未採納魏延的“子午谷奇謀”,從而失去了襲取長安的機會。

事實上,《隆中對》不足還是要從建安十二年對當時格局判定說起:


政治格局判定時的無奈


回到公元207年,從當時的中國政治版圖來看,除了中原的曹魏集團、江東的孫權集團,在這兩家剩下的地盤其實共有三塊:除了《隆中對》所提到的荊州、益州,還有雍州(又稱為關中、秦川)。雍州當時為韓遂、馬超據守,並不在曹操的控制之中。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從地緣環境上來看,如果劉備集團後來佔據的是“雍州+益州”,那麼,在後來“三分天下”的鬥爭中,其地緣優勢將遠大於諸葛亮《隆中對》中所提到的“荊州+益州”。


而“雍州+益州”才是真正的“高祖因之以成帝業”,劉邦在與項羽對峙鴻溝時,所依託的正是這塊戰略大後方。


從地緣上來看,一旦佔據了“雍州+益州”,就可以牢牢佔據中國地勢的第二階梯,做到進可攻、退可守,那麼,以第二階梯攻打第三階梯,正好可取地利上的優勢。也就是說,得“雍州+益州”者方可得天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如果追溯到更早的戰國時代,在秦惠文王時,秦國內部面對到底是先“問鼎中原”還是先“攻取巴蜀”時,產生了分歧:縱橫家張儀認為,應先攻韓,打通東進中原的崤函通道;而司馬錯力主先攻取巴蜀,為秦國爭霸乃至統一六國提供穩定的戰略大後方,即“伐蜀則得楚”。秦惠文王后來採納了司馬錯的建議。


秦國攻取巴蜀後,其地緣環境大大改觀,並且從根本上確立了對山東六國尤其是楚國的地緣優勢。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設想一下,假如當年楚國不是急切地去問鼎中原(春秋楚莊王、戰國楚威王),而是溯江而上攻取巴蜀,“竟長江所極、據而有之”,那麼,焉有後來秦國的崛起?恐怕統一六國的是楚國而不是秦國了。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擁有一個長遠的戰略眼光是多麼重要!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首先攻擊外圍,佔據第二階梯,然後包圍中央,再蕩平東方


從三國之後的歷史發展來看,北周的立國者——宇文泰同樣是襲取巴蜀,在擁有“雍州+益州”的情形下,確立了與北齊、南陳鼎立的地緣優勢,使北周由周齊陳三國中最弱的一方,憑藉地緣優勢迅速崛起,為後來的北周武帝滅齊、楊堅統一天下奠定了堅實基礎。那麼,問題就來了,在“隆中對”中,諸葛亮為什麼沒有提到雍州呢?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作為一名傑出的戰略家,諸葛亮不會不知道雍州的地緣重要性。筆者認為,諸葛亮之所以未提到雍州,有兩方面原因:


一是《隆中對》提出之時,劉備駐軍於荊州新野,與關中之間隔著廣闊的曹操統治區。劉備即使想奪取關中,也是鞭長莫及。


二是諸葛亮為劉備設計戰略行動時間表的時候,一定也會預料到,在劉備西取荊州、益州的時候,曹操那邊也不會閒著,也必然會控制戰略位置極其重要的、而且還是中原屏障的雍州(關中)。


事實上,在劉備後來入川的同時,曹操不僅通過破“馬、韓”以取得關中,而且還通過“伐張魯”,初步控制了漢中——這塊益州的北面屏障,引得初至益州的劉備方面人心惶懼。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劉備起步較晚,大家都在圈地,佔不到雍州了


以劉備方面的實力,能在曹魏立足未穩之時擊敗夏侯淵、重新奪回漢中就不錯了,要說進一步拿下關中,那就是舉手摘星辰了。


這裡的啟示在於,創業(對劉備來說是轉型) 起步一旦晚了,其最終成就也會受到深刻影響。在東漢末年群雄逐鹿的時代,曹操集團正是佔據了“創業時間早”這樣一個“天時”的優勢,迅速搶佔地盤,成為市場領導者。


也正是由於起步晚了,劉備集團的發展速度再快,也只能奪取荊州和益州——這一個“戰略制高點”,要想奪取另一個“戰略制高點”——雍州,那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在後來的魏蜀吳三國綜合實力對比中,蜀國人口約有28萬戶,士兵人數約10萬。吳國人口約有52萬戶,士兵約23萬。魏國人口約有103萬戶,士兵約50萬。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從中可以看出,創業最晚的劉備集團實力也是最弱:人口僅佔12%。所以,諸葛亮後來六出祁山、仍難有突破,最後“星落秋風五丈原”。也就是說,不是你看不到市場機遇,而是你的行動每次都比別人晚一拍,同樣也很難成功。


地緣安排上的失誤

在擬定劉備集團奪取荊州和益州的戰略行動方案中,諸葛亮其實忽略了一點:荊州與益州在地緣上並不是一體的,相反,荊州(長江中游)與江東(長江下游)在地緣上其實才是一體的。


從地緣上來看,荊州在東吳的上游,在以水軍為主、並依託長江天險的東吳看來,荊州就等於懸在頭上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也就是說,不管後來劉備方面如何鼓動孫權去攻徐州戰合肥,與曹魏如何爭奪江淮江左地區,到最後,孫權集團去都會把注意力和主攻矛頭對準荊州,併力奪之的。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當時的三峽航運,應該還是挺困難的


另外,《隆中對》關於荊州作為蜀漢未來北伐基地之一的戰略安排,也間接導致後來劉備方面過於看重荊州了。


對於劉備集團來說,荊州的確是一塊具有重要戰略價值的前進基地,但是其地緣特點,決定了遠在四川盆地的劉備即使擁有、也難以守住,有點兒雞肋的味道。



在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蜀吳“湘水劃界”、中分荊州之後,這一劣勢越來越明顯,當時蜀漢方面所轄的荊州地區已經對東吳門戶洞開。


即使是蜀漢作出了上述讓步,荊州的地緣特點決定了孫吳方面的目標必然是奪取荊州全土。因此,應該說,後來關羽的“失荊州”、劉備的夷陵之敗正是這種地緣安排的必然結果。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在湘水流域內,孫劉兩家之間的劃界是缺少地理分界線的,最終荊州勢必要歸於一家


兵分兩路的弊端

諸葛亮《隆中對》在北伐中原的安排方面,具體採用的則是“兩路分兵”,即:一路以荊州為基地,進攻宛城、洛陽方向;另一路則以益州為基地,揮師進攻關中。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諸葛亮規劃兩路並進,就可奪取中原。從地緣上來看,諸葛亮的兩路出兵,距離有千里之遙,首尾實難呼應。兵力分散、不能集中兵力打擊敵人。

後來,在劉備剛剛攻取漢中後,曹操準備來犯,劉備於是命遠在荊州的關羽率軍北進,打響了襄樊之戰,打得曹操意欲遷都以避其鋒。但是,一旦孫吳從東面襲取荊州時,遠在益州的劉備和諸葛亮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第一次夭折危機:赤壁之戰

自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諸葛亮“隆中對”出臺,從之後的歷史發展來看,有三次危機可能會導致中途夭折:


在建安十二年(公元207年)十月的“隆中對”中,諸葛亮為劉備安排的本來是“先取荊州為家、再取益州以成鼎足之勢”的戰略方案。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僅僅不到一年時間,曹操就於次年秋初舉兵南征。




而此時的劉備尚未有效接收荊州。隨著劉表病亡,荊州群臣擁立其子劉琮,而劉琮繼位後迅速降曹。


曹軍來勢洶洶,所向披靡,隨後更是在當陽大敗劉備,並迅速佔領江陵/南郡,劉備和孫權所依託的“長江防線”被撕開一道口子。形勢的突變,讓“隆中對”“鼎足三分”的建國道路面臨第一次重大危機。



應該說,此時的形勢對曹操一片大好。若能有效運用,當可趁勢掃平南方。曹操方面可派一員大將,率步兵攻取夏口,從而將荊州最重要三鎮——襄陽、江陵、夏口盡收囊中。


那麼,遠在柴桑的孫權很可能就不敢輕舉妄動,且隨著曹軍聲威日隆,東吳內部必然會出現分歧。可惜,驕傲的曹操未能抓住這一有利時機。


當此生死存亡之際,初出茅廬年僅27歲的諸葛亮臨危受命、以其傑出的外交才能出使東吳,完成了“聯吳抗曹”的艱鉅使命。


孫劉結盟後,與曹操在赤壁爆發了遭遇戰,不習水戰的曹軍旋即大敗,隨後退出荊州。自此,魏蜀吳“鼎足三分”的局面出現雛形,“隆中對”的戰略目標開始邁出艱難的第一步。


第二次夭折危機:曹操平定漢中時期

建安十六年至十九年(公元211-214年),劉備乘虛而入,以詐力取得西川,立足未穩。與此同時,曹操西征張魯,平定漢中。介於漢中是蜀郡的咽喉和門戶。


此時劉備遠在與孫權對峙的荊州前線。謀士劉曄、司馬懿建議曹操乘勝取蜀,但曹操受制於“內有憂逼”的情形、並未採納其建議,而是選擇撤兵。



曹操因此失去了在有生之年統一中國的可能性,“隆中對”的第二次危機也就此躲過。曹軍一撤,劉備旋即發兵攻取,漢中歸蜀,從此再也沒有落到過曹操手上。劉備隨後進位漢中王,達到其事業的巔峰。


第三次夭折危機:“夷陵之戰”時期


“隆中對”所面臨的第三次夭折危機,出現在劉備執意伐吳的“夷陵之戰”時期。自荊州被東吳襲取、關羽被殺後,為奪回荊州,劉備不顧群臣勸阻,在稱帝后僅三個月,就率傾國之兵東征孫吳。


孫權遣書請和,劉備盛怒不許。曹魏方面的謀士劉曄識破孫權遣使稱臣的目的,向曹丕進言,藉此千載難逢之機,聯蜀滅吳,然後再大舉伐蜀,從而實現統一中國的目標。然而,缺乏戰略眼光的曹丕,竟然輕易放棄,錯失了統一全國的大好機會。


“隆中對”的第三次夭折危機再次輕輕翻過。夷陵之戰後,“隆中對”所描繪的“三國鼎立”局面最終形成。


至此,“隆中對”所面臨的三次夭折危機均安然度過。蜀漢從無到有,終於成為三國中的鼎立一方。


細細分析,會發現,每次危機的主動權均是掌握在三方中的最強者——曹魏的手中。這倒也非常符合市場格局的特點——市場的主動權一般掌握在市場領導者手中。




假使曹魏能及時採取正確措施,那麼縱使有十個諸葛亮也無法挽狂瀾於既倒。當初,諸葛亮選擇了相對較弱的劉備一方“鞠躬盡瘁”,當然,最終也未實現“北定中原、興復漢室”的目標,其實並不全賴個人因素。這也印證了那句話——一個人的命運,當然要靠個人奮鬥,但是也要考慮到歷史的進程。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1/4/18 下午 12:17:03編輯過]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3/31 下午 12:04:48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152
積分:9678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天時地利的選擇——曹魏為什麼要先滅西蜀再滅東吳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三國時期曹魏實力最強,一統天下也僅是時間問題。公元263年蜀國滅亡,之後便是吳國,但是為何曹魏選擇先滅西蜀,而不是選擇先滅東吳呢?


 
三國後期,由曹丕、劉備、孫權三人領導的魏、蜀、吳集團,在擊敗諸多老牌割據勢力後脫穎而出,達到了各自區域的權力巔峰。曹魏實力雖強,但是吳、蜀聯合的實力依然不能小覷,直到221年的夷陵之戰,三方勢力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劉備借為關羽報仇為由,對東吳發起了長達13個月的夷陵之戰,此役以蜀漢戰敗而結束。蜀國經此一役後元氣大傷,再無與曹魏爭霸的可能。


蜀國和東吳兩國都有地勢之便,西蜀的山川之險,東吳的長江天塹都讓曹魏在短時間內無法將其拿下。夷陵之戰後蜀國便成了三國之中的「軟柿子」,自然也就成了曹魏優先攻擊的對象。加之蜀國人才凋敝,甚至出現了「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的尷尬局面。蜀國羸弱,於是便成了曹魏的首選攻擊對象,看似合情合理,但這只是其中的一個方面,最根本的原因並不在此。


 
我們先來做一個大膽的假設,假若曹魏優先選擇攻擊東吳,又會是怎樣的結果?

孫權父子歷經三世,把吳楚之地經營的物阜民豐,也得到了地方士族的支持和擁戴。若是遭到了強敵犯境,便會形成各股勢力抱團取暖的局面,加之有長江天塹為屏障,絕非曹魏朝夕就能拿下的,從曹操時期的赤壁之戰到曹丕時期的伐吳之戰,都能說明這個問題。


曹魏攻擊東吳的同時,蜀國也不會坐以待斃,以諸葛亮的聰明才智,焉能不知唇寒齒亡的道理?假若曹魏真的舉全國之兵大舉進攻東吳,那麼蜀國便會從長江順流而下,按照「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的速度,沒等曹魏對東吳形成包圍之勢,恐怕大本營已經被蜀國那邊包抄了吧。

反之,曹魏選擇優先攻擊蜀國。吳國引以為傲的天塹之險,就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蜀國被鄧艾一招天降奇兵,嚇得直接繳械投降。縱使吳國想來救援,但是逆長江而上的速度,恐怕還沒路邊馬兒跑得快,救援船隻沒出吳界,成都八成都涼涼了。歷史也證明魏國的選擇是正確的,蜀國滅亡後,魏國在四川地區大肆建造戰艦船隻,這也為後來吳國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縱使魏國先滅了東吳,在長江上游的蜀國也可以隨時順流而下,魏國在江南地區的統治也不會穩固。兩者相比之下,魏國選擇先滅蜀國確實是上上之策。其實縱觀整個中國歷史,西蜀之地的重要地位,一點也不亞於兵家必爭的荊州。例如元朝對南宋,當時忽必烈對長江南岸的宋王朝也是束手無措,對襄樊之地更是攻打了六年之久。忽必烈於是轉而先攻打防守較弱的四川地區,順江而下迂迴進攻南宋王朝,取得了不小的戰果。


巴蜀和荊襄都是戰略要地,難怪諸葛亮未出茅廬就提出了占荊州、奪西川的偉大部署,可惜夷陵之戰後蜀國再無爭霸的能力。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10/8 上午 02:59:03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9424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