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梁武帝三世因果

您是本帖的第 8343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梁武帝三世因果
good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左冷禪
文章:1462
積分:1738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1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good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梁武帝三世因果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昔日有一座寺院,主持僧二人,遂分為東西兩房,東房主持僧法堂前,有一蚯蚓,早晚聽經天性最靈,每至五更時分,蚯蚓便鳴,主持僧就叫諸徒弟起來,參佛誦經文,時刻極定無失。

西房主持僧見東房師兄,每日五更早起來,參佛課誦經文,遂叫諸徒弟嚴責罵曰:「爾眾人何不看東房師兄弟,修行甚謹慎,五更早就起來參佛誦經,爾等如此懶惰貪眠,非是修行之人。」

忽一日,西房有一徒弟,就去問東房徒弟曰:「師兄,爾眾人如此精神,每五更早,因何知醒起來,此是何也?我等貪眠睡到天明,尚不知醒。

東房徒弟答曰:「我個個亦是貪眠好睡,因是我師傅法堂前,有一蚯蚓,每至五更時分便鳴,我師傅若聽到蚯蚓鳴,就叫起眾人參佛誦經,因此時刻極準無有失誤。」西房徒弟聞此言,暗恨蚯蚓而回。

有一日,西房師傅出去,其徒就燒一鍋熱湯捧出來,看見東房師徒不在寺,遂將熱湯灌落蚯蚓穴中,蚯蚓即被燙死。次日天明,東房住持僧,無聽蚯蚓鳴,就叫徒弟起來覓尋,徒弟看見蚯蚓即死,就稟知師傅,師傅出來看見,就與他超度。

蚯蚓蒙受師傅超度,後得轉人身,出世為樵子,每日賣柴生活。西房徒弟犯殺生戒,福氣消盡,墜落出世為猴,其靈性最精好供佛,其樵子亦是行善好供佛,樵子每日登山砍柴,一日來到山中,看見有一座破廟,樵子就入廟內,見此廟半壞,有三尊佛像,頭頂厝瓦破壞露天,樵子恐三尊佛像,受雨露濕壞,即時回家買三頂大笠,來遮蓋佛像。一日,正欲登山砍柴,來到溪邊,看見有七位秀才,欲過溪不能得過,樵子看見,連忙手抱七塊大石頭,舖於溪中,於是眾人得到過去。

是時山神土地,奏上天庭,凡間有樵子善心,起蓋三寶殿,造下七星橋。

樵子每日登山砍柴,便手持鮮花,到山邊廟中供佛。其猴每日亦手持花來奉佛,看著花瓶有花,遂將瓶中花拔落去,就將自己花插在瓶中。其猴去後,樵子砍柴回來,經過廟口歇下,遂到廟內觀看,自己的花擲在地上,瓶中所插不是自己之花,就想此處乃是荒山僻地,無人來往,此花從何而來,自己花為何擲在地上,遂將柴挑回家中,明早又持花供佛,將花插在瓶中,就躲在廟門邊偷看。不一時,有一猴手持鮮花,來到佛祖殿上,將瓶中花抽下,將自己花插在瓶中。樵子看著大喝一聲,其猴回頭就走,樵子隨後趕去,猴就走入洞空,樵子看見趕到洞口,就將洞門用大石頭塞住。其猴不能得出,遂在洞內餓死。

此二人乃前世因果報。後來樵子壽數已盡,天地見他有大功德,將樵子撥去梁國出世,姓蕭名衍,後來為梁武帝。其猴撥去魏國出世,姓侯名景,後官拜將軍,領兵圍困臺城。此是後語。

再言梁武帝,性善信佛持齋,拜誌公和尚為師,郗氏皇后亦拜雲公和尚為師。

有一日,雲公和尚開堂說法講經,郗后請梁武帝來聞經,武帝請誌公同來聽法。

雲公和尚開堂講經說法,即時飲酒食肉。誌公進前問曰:「雲公爾現今為國后之師,今日登堂說法,因何飲酒食肉?」雲公答曰:「我飲食之猶如無食。誌公曰:恐爾後來遂作之猶如無作之。」其後雲公福盡氣消,死後墜落牛胎,誌公就對梁武帝說此事情,梁武帝不信,誌公一日遂同武帝,野外同遊觀山玩水,信步而來,行到野田,看見有一隻花色牛,在此耕田,禪師對梁武帝說:「這就是雲公。」帝曰:「師傅怎麼知之?」誌公曰:「帝若不信,可叫三聲便知端的。」

帝連叫三聲,這雲公花牛四腳跪落,兩眼流淚。誌公曰:「爾前日登堂說法,爾自言過,食之猶如無食,今日墜落作花牛。」 聞此言後遂自觸犁而死。梁武帝大驚。

帝隨即作詩曰:
【堅持修行度眾生,冒犯口業罪不輕,酒肉不除登臺座,雲公說法墜牛身】
帝看見果有此惡報,心中知悟,堅受信心,還有奢華習慣性未改,常請誌公師傅來作會,就命歌女演戲。

誌公心中不悅,常候戲做大鬧之時,就問師傅曰:『這戲好看嗎?』
誌公回答:『我不知。』武帝曰:『戲在爾面前做,為何不知?』
誌公曰:『我主不信,可將獄中重犯,放出三人交我,我自有道理。』
帝將獄中重犯三人放出來,跪在誌公面前。

誌公即對罪人曰:
『爾三人皆是死罪,我今日每人將水一盆,安在爾等頭上,跪在戲臺前,待戲做完之時,水無一滴出來,我就奏上萬歲,赦你無罪,水若有一滴溢出,此罪不赦。 』 重犯依法而去,跪在戲臺前。戲做大鬧之時,誌公就對帝言曰:我等爾問重犯,戲做好看麼。帝叫犯問曰:戲作的好麼?重犯答曰:吾等不知。帝聞言罵曰:戲在你面前,為何不知。重犯奏曰:罪人只顧生命,不知戲做的好看。誌公師傅就對帝言曰,修行之人亦是如此。即赦犯人無罪,犯人得生,歡喜而去。

誌公作詩曰:
一盆清水綠悠悠,把來安在罪人首,君王演戲無心看,只為性命不舉頭。
帝聽此詩心中知悟,隨棄奢華之心.

有一天帝向誌公曰:寡人自持齋怖施齋僧供佛,意欲五里造一庵,十里造一寺,功德可大乎?』

誌公曰:『毫無功德。』
帝曰:『師傅汝說寡人前生為樵子,起蓋三寶殿, 造下七星橋,此功德甚大,今得國王之位,造許多庵寺,供眾僧居住,無功何也?』誌公答曰:『吾主前生為樵子,乃是自己善心起蓋三寶殿,造七星橋,乃是自己之力,方有功德。今日吾主為帝,欲起庵院,必宣召民夫,乃勞力人眾,實無功德。』

帝見師傅言之有理,心中轉悟,每日懇求師傅講道理,江山不要。
郗氏觀君王江山不顧,心中不悅,即使毀謗佛法,要使誌公破戒,就殺狗做為饅頭,假意請誌公到內宮有做會,破了他佛戒,殺他性命。

誌公早先知覺,即使對帝曰:『郗后明日欲請吾入內宮,破吾佛戒,害我性命,我在內宮,若有難吾將藍拔鼓打響,吾主作急來救吾。』帝曰:『不防。』

皇后次日,果來請入內宮,將饅頭賜與喫。誌公言受罪不敢喫。郗后大怒,欲害性命。誌公即命徒弟將藍拔鼓打起,將饅頭擲向御花園,便做四樣葷菜,蔥韭蒜,此四樣乃是五辛之物。

帝聞得藍拔鼓聲,連忙來到內宮。梁武帝聖駕已到。遂救誌公師無事。武帝大罵郗后,在內宮害人,後來看爾如何報應。郗后因破誌公佛戒,被天地福消減壽,身染重病,受苦報而死。無常鬼卒,拿去見閻君。閻君判斷大怒,將郗后押入地獄中受苦。後將郗后謫貶為蟒蛇。郗后受苦至極,咽喉如針之細,腹肚似海之大,盡日肌餓,不能飲食。身中鱗甲被虫亂咬,苦痛難當,無處安身。

梁武帝自皇后死後,未曾入內宮,有一日來到內宮,帝舉頭忽見上面有一條蟒蛇,正在鳳樓上。就叫君王曰:『爾來救妾。』武帝曰:『爾是誰?』蟒蛇曰:『妾就是郗后,因前生要破誌公師傅戒,殺生害命,今日變作蟒蛇之報,求君王慈悲,帶念夫婦之情,就請誌公師大發慈悲,代妾懺悔。』

梁武帝聞郗后哀求聲,帶念夫婦之情, 就請誌公師大發慈悲,代郗后懺悔罪愆,武帝就備辦香齋菜品供宴,誌公課誦大藏經。

誌公師作詩曰:
【勸人無事休謗佛,謗佛罪重苦無邊,迎風點火燒自己,含血噴天污口唇】
梁武帝聞得此詩,心中哀切,誌公看見梁武帝甚哀切,心中不忍,即誦大藏經,金剛經,造梁皇懺,請佛祖懺罪超昇。

武帝忽見空中有一人飛騰在雲端裡曰:『吾乃皇后變蟒蛇,多蒙君王大恩,師傅法力超昇天上。』梁武帝聞言加進修行,日夜猛進,精盡勤修苦功。

有一日問誌公曰︰『弟子何時成道?』誌公用手對咽喉直指,武帝不解其意。誌公對武帝言曰︰『爾在此榮華富貴難離,可移居山林方纔成道做佛。』

武帝依此言語,即遷去臺城修行參道。誌公知梁帝該受這果報。遂即拜別君王而去。

梁武帝自師傅別後以來,忽一日,魏國侯景反叛,帶領兵馬殺到臺城而來,將臺城團團圍住。

梁武帝此時飲食全無,臨危急難之時。遂有退道之心。誌公駕雲在空中,高聲言曰:『此正是教爾還他三世因果,不可退道之心。』武帝聞此言,欣然餓死在臺城。梁武帝此時身坐蓮台,登空而去。
梁武帝作詩曰:
【是我當初不知因,本是同根一派人,爾因圍城取我命,我今臺城還爾因】
侯景乃答詩曰:
【我是紅塵不知因,不識同根一派人,武帝坐蓮飛昇去,立即收兵盡除根】
其後梁武帝身坐蓮臺,登空而去,修成得羅漢果位。

《賞析》
故事中,一物與一物之間總是環環想扣;因因果果。如西房徒弟用熱燙殺死了叫東房起床誦經的蚯蚓。當角色變換蚯蚓為樵子,用大石頭檔死西房徒弟轉世的猴子。此兩者真所謂怨怨相報。如果當時西房徒弟見賢思齊,那麼蚯蚓轉為人,徒弟修成正果,這不是兩全美嗎?

前車之鑑是何其多,只可惜人心依然狹隘,不懂得尊重,良心倒塌,一心一意整肅他人,弄權於股掌,把這些認定為無上之權柄。那知因果循環如影隨形。

如梁武帝之郗后陷害誌公禪師;如雲公之說法飲酒食肉,引導眾生之誤,最後不得不信因果如影隨形,不得辯解。即使是見了兩件事的梁武帝,仍不得而知,生命者為何?仍然醉生夢死,雖然深知修道乃人生之上策,只可惜身心盡在凡塵中,不知何為因,何為果,只差一心轉意,武帝便坐蓮昇天,修道修心,當不無道理。

[此帖子已經被凡夫俗子於2019/3/1 下午 09:57:34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2/21 上午 08:22:23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80
積分:9135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柏陽論梁武帝

侯景投降南梁
  
歸降西魏(首都長安)、並接受西魏官爵的侯景,派特遣政府助理官(行台郎中)丁和,前往南梁帝國(首都建康),向南梁帝蕭衍,呈遞奏章,說:「我跟高澄有過衝突,請准許我獻出函谷關(河南省新安縣)以東、瑕丘(山東省兗州市)以西等十三州,回歸祖國。只有青州(州政府設東陽【山東省青州市】)、徐州(州政府設彭城【江蘇省徐州市】)等數州,還需要寫信召喚,就可以順服,但他們位於黃河以南,全在我的管轄之下,取得二州,易如反掌;二州一旦平定,就可再進一步討論黃河以北燕趙(河北省)事務。」蕭衍召開御前會議。國務院執行長(尚書僕射)謝舉等一致反對,蕭衍說:「你的話很對,可是,收容侯景,塞北(長城以北)就可肅清,機會難得,怎麼可以死腦筋!」

  
野心是促使人類進步的第一因,但超過自己能力的野心,一定闖禍。面對千載難逢的良機,第一件事必須先評估自己的能力。自我膨脹會被良機壓死,自我萎縮會使良機喪失。

  
評估自己的能力,是一種智慧,劉秀曾明智的拒絕西域各國所呈獻的榮耀(參考四六年),蕭衍這頭豬,卻想坐豺狼虎豹之輩抬的轎子,獨霸山林。

安全
  
東魏帝國(首都鄴城【河北省臨漳縣西南鄴鎮】中央駐東南特遣政府總監(東南道行台)慕容紹宗,指揮精銳騎兵五千人,夾攻據守渦陽(安徽省蒙城縣)的侯景。侯景大敗,向南撤退,日夜不停行軍,東魏帝國追擊,侯景派人告訴慕容紹宗說:「我如果被消滅,你還有什麼用處?」慕容紹宗遂讓侯景逃走。

  
中國政治有一種傳統:當帝王們取得政權,並肯定政權已沒有危險時,總是屠殺功臣。從盤古開天闢地,直到二十世紀,很少例外。不過二十世紀屠殺功臣的,已不是帝王,而是領袖;功臣已不叫功臣,而叫「親愛的同志」、或「親密的戰友」。

  
所以,有頭腦的功臣都了解,要想保護自己的性命和榮華富貴,唯一的辦法就是要培養敵人,保持彼此的安全互動。

朱异
  
駐守壽陽(安徽省壽縣)的侯景,已確知南梁帝蕭衍將與東魏帝國和解,把他遣返,於是上書陳情,十分哀切。又寫信給蕭衍的寵臣朱异,贈送黃金三百兩。朱异收下黃金,但仍擱置這份奏章,不代他轉呈。

  
俗話說:「拿人錢財,給人消災。」朱异收了賄賂,竟連奏章都不肯轉呈,是吃定了侯景,認為侯景不過一個遊魂,有苦也無處伸訴;兩眼只看到黃金,沒有看到災禍。事實上,不是朱异看不到災禍,而是他認為根本就沒有災禍。

  
不過,朱异的罪惡卻不在受賄,而在他隔絕上下,使下情不能上達,使在上位的人面前一片漆黑,作出錯誤的決策。蕭衍固是一隻豬,但朱异卻在一旁用鞭子抽打這隻豬,把牠趕下懸崖。

食言代價
  
南梁與東魏和解,經秘密談判,已經成熟,侯景上書蕭衍,堅決反對。蕭衍下詔說:「我與你之間,君臣大義已定,怎麼會拋棄你。」侯景再上書,蕭衍再答覆說:「我是全國最高領袖,怎麼會在這種小事上失信,不必再上奏章。」侯景仍不安心。於是,進行試探,偽造了一封從東魏帝國首都鄴城發出的信,要求用去年(五四七)被東魏俘擄的南梁貞陽侯蕭淵明交換侯景,蕭衍覆信說:「蕭淵明早上歸來,侯景晚上回去。」侯景看到這封覆信,對左右侍從說:「我早就知道這個老傢伙心腸惡毒。」王偉警告侯景說:「坐在這裡是死,叛變也是死,只看大王怎麼抉擇!」侯景決定叛變,把所屬各郡縣城池居民,全部徵召入營當兵,停止徵收商店捐稅及田賦;民間男童全部發配給將士當奴僕,民間女子全部發配給將士當妻妾。

  
蕭衍向侯景信誓旦旦:「我與你之間,君臣大義已定。」「我是全國最高領袖,怎麼會失信!」一副忠厚面孔,使人覺得對說這話的人,如果再有一絲一毫懷疑,簡直是對神明的不敬,自己都感到羞愧。任何正常人都不會相信:它竟然真的是美麗的謊言。侯景崛起最低階層,深知政客們的保證,不可信賴,所以,追根究底,終於發現真相,使蕭衍付出食言的代價。

餓死宮城
  
南梁首都建康(南京市)陷入叛軍首領侯景之手後,南梁帝蕭衍所要的東西,多數都被拒絕,甚至連一日三餐,都被減少,蕭衍憂慮忿恨,一病不起。太子蕭綱把最小的兒子蕭大圜,託孤給湘東王蕭繹,再寄上自己的頭髮、指甲,表示永別。蕭衍鵀b淨居殿,口乾舌苦,要人送盃蜜水,沒有人理會,蕭衍一再重複說:「荷!荷!」不久斷氣。年八十六歲。侯景對蕭衍的死亡保守秘密,不對外宣佈,把靈柩抬到昭陽殿(侯景就住昭陽殿),到永福省迎接太子蕭綱,像平常一樣,只傳旨教他入朝。蕭綱聽到老爹去世,流淚悲哭,不敢出聲;殿外文武百官全不知道。

  
國家權力握在七十歲以上老人之手,可稱為「老人政治」,握在八十歲以上老人之手,應稱為「超級老人政治」。老人政治跟青年政治一樣,可能好,也可能壞;但超級老人政治卻一定集顢頇、混亂、貪污、司法敗壞之大成,凝聚成為人心憤怒的黑暗社會。因為八十歲以上的人是太老了,對過去的英勇事跡記憶得太清楚,但對眼前發生的新興事物,卻會忘記;他過去或許是一個愛國愛民的理想主義者,現在一定成為一個貌似忠厚的暴君。因為即令是再可敬的巨頭,都無法阻止腦力的退化,和生理機能的衰敗;老傢伙往往輕視他所遇到的困難,認為他的能力仍然保持巔峰,習慣於搖尾份子馴順的面貌,對任何批評,都會認為充滿惡意。然而,最糟的是:他累積下來的無比威望,使他所作的錯誤的決定,都沒有人敢提出反對。

  
超級老人政治的結局,往往是一灘爛泥,人們會嘆息說:「他如果早死幾年該多好!」蕭衍可為我們作證,他如果在三年前死掉,這一生該是多麼圓滿。可惜,他多活了三年,以致自己死得淒涼,而又帶給人民難以負荷的苦難。一個人,如果死得恰是時候,真是最大幸運。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2/22 下午 12:02:19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80
積分:9135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3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李炳南老居士佛學問答節錄

問:一代高僧玄奘圓寂後列為何祖?又梁武帝一生奉佛竟至國破家亡,橫死侯景之手,未免為佛教中重大缺憾!是否前因?梁武帝逝世後是否列為「尊者」?(卓忠扇廋) 


答:奘師之高足,窺基大師為相宗開祖。奘師未列祖者,因祖乃一宗之祖也,奘師三藏皆精,不能以一宗拘之也。梁武帝之敗,不必論其前因,即當時背鄰國之約,而貪地納叛逆侯景,已是大錯,遭報亦屬必然。但武帝一生弘法護法,其功德種子定然充滿,當有最大成就。

問:印度是佛教策源地,竟致亡國若干年,中國梁武帝最崇佛法,也鬧了一個國破身亡。這些事實足見佛法治國沒有用。(梁拳石) 


答:國家問題,原係多種機構配合,不是單靠某一部分推動。梁武帝若不背盟收納侯景,安有台城之厄?而背盟納叛,究於佛學何干?此真同裁縫做壞了衣裳,卻向廚子身上問罪。先生既認佛教誤國,又熟讀歷史,如漢明帝唐太宗俱崇佛法,其國威遠震,亙古罕有,晉之懷愍,宋之徽欽,均不奉佛,為何也鬧了一個亡國,且被俘虜,遺漢族之奇恥,卻避而不談。佛學原非政治,然與治道亦非無關,明代俺答小王子之役,清代蒙藏邊疆,多賴佛教之力而內向。遽斥治國沒用,也非正確之論。至印度問題,請參閱前面已有答問。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2/3/1 上午 08:22:55編輯過]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2/22 下午 12:04:51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80
積分:9135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4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安士全書論梁武帝

〔問〕梁武帝以麵為犧牲,作史者皆謂其不血食(*血食,祭祀)之兆,故知祀先用素,非禮也。

〔答〕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則可知仁。武帝殺六貴,灌壽陽城,是其不仁也。若以麵牲而論,則禱祀者,至今猶受其賜。倘此法不行,則物命傷殘,民財耗匱,又不知若何。武帝以一念之慈,令天下後世隱然消無邊殺業,則麵牲制度,較之成湯解網(*傳說成湯出遊時,看到有人用網捕鳥,便勸他撒開一面,好讓鳥能夠飛出去),子產畜魚(*春秋時,有人送給鄭國的子產一條魚,子產不忍心吃,叫手下人放到池塘堨h了),其功倍之又倍也。至於天下之失,乃國運使然耳,如云麵為犧牲之故,則陳、隋諸君,夫豈不用太牢(*指牛、羊、豬三牲),何亡之速哉?果若斯言,當日牲不以麵,則侯景之兵,必畏而避之矣。將謂帝王社稷安危,懸於畜生之去留耶?且聖如堯舜,不能保子之必類,安可以成敗論乎?蓮大師曰:「作俑者,象人以葬,仲尼譏其無後,則象牲以祀,仁人猶不滿焉,必欲捨似用真,何其忍也?」


〔按〕武帝即位後,斷酒禁肉,節儉愛民,暗室必整衣冠,暑月未嘗袒裼(*赤身裸體)。每大辟(*死刑),必持齋一月,臨刑為之流涕。休兵息民,頻書大有。自晉至隋,號稱小康者,莫如武帝,享國四十九年,壽至八十有六,皆莫有如武帝者。厥後子孫仕唐,八葉(*代,世)宰相(俱見《唐書》)。史臣因其奉佛,以私意詆毀,沒其所長,豈聖賢取善之公心乎?

〔問〕楚王遇禍,既聞命矣。但梁武帝奉佛,其後餓死台城,何故?

〔答〕餓死台城,迂儒之說也。考之《通鑒》,侯景攻陷台城,見武帝在太極東宮,神色不變。景不敢仰視,退告王僧貴,有「天威難犯,不敢再見」之語。後武帝每有所求,多不遂意,飲膳亦為景所裁節。王綸上雞子數百枚,武帝口苦求蜜,不得,再曰「荷荷」,遂殂。夫曰口苦,則非枵腹可知;曰求蜜,則非療饑可知;飲膳僅云裁節,則非全無可知。帝王之家,雖殘羹餘粒,猶足以供數人之飽,豈若灶間奴婢,裁節之而即餓耶?雞子至數百枚,他物必稱是矣,焉有數百枚雞子在旁,而可稱餓死耶?噫,天下古今鬚眉丈夫,自以為是者甚多,然只此一段史文,不覺以耳為目,何況其他深經奧義乎?

〔問〕後之論者,皆謂武帝捨身,並其天下而捨之,吾是以不取耳。

〔答〕古今聖愚,從未有不捨其身者,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日無常萬事休。後人雖笑武帝捨身,不知自己之身,亦捨之久矣。只如足下今日,深以武帝為非,不知將來亦定有一日捨身在。譭謗佛者,捨身於地獄道;譭謗法者,捨身於餓鬼道;譭謗僧者,捨身於旁生道。恐求為同泰寺而不可得也。

〔按〕《舊鑒》、《僧史》、《金湯編》等書,皆載大通元年,造同泰寺成,帝幸寺,捨身三日,群臣皆捨財帛。中大通元年,帝復幸其寺。講《涅槃經》題,非又捨身也。世傳三次捨身,誤矣。又加「為奴」二字,又曰群臣以金帛贖出,未免文致之辭,曲加詆毀。噫,仲尼之世,作史者已無直筆,安望末世史官,不隨俗為毀譽乎?

〔問〕餓死之謬,固灼然無疑,但諸佛、菩薩,救苦尋聲,武帝如是捨身奉佛,奈何任之不救?

〔答〕捨在於心,不在於身。武帝身雖捨而心未捨也。若純心出世,則棄天下如敞屣,乃以垂暮之年,招納侯景,圖取中原,則知三日捨身,未免求福之念,非純心出世也。然即其寫經造寺,種種功德,亦有可取,所以雖遇叛逆,猶得以高壽令終,不可謂非福力所致也。春秋時,深惡孔子者,莫如盜蹠、桓魋,然彼二人者,一以壽終,一為司馬。敬信孔子者,莫若顏淵、冉伯牛、子路。乃三人者,或短命、惡疾,或遇難菹醢(*一種酷刑,把人剁成肉醬。此指子路之被殺)。此何以說焉。定業難轉,內典中具言之。台城之變,無容致疑也。 志公禪師將示寂,詣內殿別帝,帝大驚,因問國祚修短。師不答,但指喉及頸示之,蓋指侯景也。帝不悟,又問。師曰:「老僧塔壞,則陛下社稷亦壞。」師滅,帝為建塔於鍾山,工既畢,帝忽思曰:「木塔其能久乎?」命易之以石,冀其久遠。拆塔甫完,而侯景兵已入矣(見《護法論》、《金湯編》及《舊通鑒》)。數之前定如此。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2/2/29 下午 09:56:03編輯過]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2/22 下午 12:07:27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80
積分:9135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5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會性法師論梁武帝

   

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後被侯景逼死台城。有的史學家因此毀謗,武帝因信佛而亡國。其實,亡國無關信佛,縱造寺度僧,著有漏法,信佛不深入。追究其帝位,奪自同族兄弟蕭道成,為稱帝,水淹壽陽,死了無數人,雖修福也難彌補,致受侯景軟禁;侯景專權攬政,減彼受用,渴極思蜜,索蜜不得,饑渴而死。世福無用,別夢想當皇帝,現在民主時代,也沒皇帝可當,做了皇帝,也難保不餓死。

 

學佛要明因果,深信因果,因果各自獨立,不能將功抵罪,建寺度僧有其功德,水淹壽陽,不免其罪,功過不能相抵,詳載罪業報應教化地獄經。憶有經言:比丘見餓鬼道眾生,有晝樂夜苦、晝苦夜樂者,請問佛。佛答:「生時,白天修福,晚上造惡業,故晝樂夜苦;夜間禮誦,天明為非,故晝苦夜樂。」足見因果分明。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即「作善善報,作惡惡報」,莫認為修福甚多,微惡無妨,當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6/2 上午 09:14:18
小江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4098
積分:45619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27日
6
 用支付寶給小江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凡夫俗子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6/3 上午 01:13:36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80
積分:9135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7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梁武帝與侯景的三世恩怨最終至兵戎相見,且連累成千上萬生靈塗炭,正如佛在無量壽經中所言:

「世間人民,父子兄弟,夫婦家室,中外親屬,當相敬愛,無相憎嫉。有無相通,無得貪惜,言色常和,莫相違戾。或時心諍,有所恚怒,今世恨意,微相憎嫉,後世轉劇,至成大怨。所以者何?世間之事,更相患害,雖不即時,應急相破。然含毒畜怒,結憤精神,自然剋識,不得相離,皆當對生,更相報復。」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2/8/3 上午 11:39:16編輯過]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2/8/3 上午 08:58:28

 7   7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634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