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觀賞。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討論版電子書(Life論壇) → 心經抉隱b(上)

您是本帖的第 4675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心經抉隱b(上)
阿貴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817
積分:1156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4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阿貴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心經抉隱b(上)

心經抉隱b(上)

《心經》正文。

乙、正說(經文)
一般經文都是前有“序分”,後有“流通分”。序分即經文的開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某某處,與大比丘眾或大菩薩眾多少多少人俱。
流通分即經文的結尾: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作禮而
去。因為《心經》是從《大般若經》婺`選出來的,所以序分和流通
分都被省略掉了,它沒有採用一般經文的格式。《心經》一開頭就顯
示正文(正宗分),以佛的口氣,直接宣說“觀自在菩薩……”,
由此開門見山地把《心經》的總綱點了出來。


一般經文都是前有“序分”,後有“流通分”。序分即經文的開端: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某某處,與大比丘眾或大菩薩眾多少多少人俱。
流通分即經文的結尾:大眾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作禮而
去。因為《心經》是從《大般若經》婺`選出來的,所以序分和流通
分都被省略掉了,它沒有採用一般經文的格式。《心經》一開頭就顯
示正文(正宗分),以佛的口氣,直接宣說“觀自在菩薩……”,
由此開門見山地把《心經》的總綱點了出來。

一、 總持分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這開頭的四句經文就是《心經》的總綱。仿照昭明太子把《金剛經》
劃為三十二分那樣,把這四句劃為總持分——總一切法,持無量義。
《心經》的一切義理,乃至整個佛法的義理,都包括在這四句之內了
。下面的經文都是闡述、描繪、分解這四句的無量含義。而第一句“
觀自在菩薩”更是這四句的綱中之綱,單單這一句就能包括六百卷《
大般若經》。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觀就是觀照。我們前面已經講過
了,做一切功夫都離不開觀照,三藏十二部經文也都離不開觀照。所
以,它能夠總賅一切法。
 
觀自在菩薩。

佛舉出觀自在菩薩作為我們修行人的典範,要我們向觀自在菩薩學習
。這部經為什麼用“觀自在菩薩”這個名字,而不用“觀世音菩薩”
呢?這是兩位菩薩嗎?不是。觀自在菩薩就是觀世音菩薩。觀自在是
以果地功德為名,觀世音是以因地法行為名。因為觀世音初期修行,
是從耳根圓通修起的。他在大海島上聽漲潮落潮的聲音,追問自己這
聽見聲音的是誰?聽不見聲音的又是誰?這即是用耳根聽海潮音而圓
證菩提的修法。

講到海潮音,整個佛法都可以說是海潮音。一因佛對眾生說法是根據
眾生的機緣、眾生的根基而說的,能深能淺、可高可低,就像海潮有
漲落一樣;二因佛法如大海,汪洋浩瀚,波瀾壯闊,勢不可當。漲潮
時,雷霆萬鈞,聞者喪膽;落潮時,風平浪靜,聲息毫無。

人們往往認為聽到了聲音是有聞,沒有聲音的時候是無聞。其實,有
聲音時你聽到了聲音,沒有聲音時,你同樣也聽到了,你聽到的是沒
有聲音。如果你沒有聽到,你怎麼會知道沒有聲音呢?就像我們的眼
睛,看見東西了,就說是見到了。瞎子看不見東西,就說是看不見。
其實,他不是不見,還是見了,他看到的是一片黑暗,見到了黑暗也
是見。這就是我們的見性和聞性的作用,它是永遠不壞的。至於有光
無光、有聲無聲,那是色塵和聲塵,不關見性和聞性的事。塵有生滅
而性是不生不滅、不增不減的。能夠見色是我們的眼根——眼球完好
無缺、能起作用之故。眼球壞了,雖不能照見色塵,但見性還在。猶
如電燈泡,燈絲斷了,燈泡不亮,但還是有電,不能說沒電,只是電
燈泡壞了。如果換個好的燈泡,它還是亮的。所以,不能住在相上。
見光是見,見黑還是見。聽到聲音是聽,聽到沒有聲音還是聽。

觀世音菩薩就從耳根聽聞上悟了道。海水漲潮時,潮聲生;落潮時,
潮聲滅。潮聲是有生有滅的,但能聽聞的自性無生滅。正因為它不滅
,所以才聽到有聲和無聲。能聽聲音的聞性是不生不滅的,它是亙古
常存的。反聞聞自性,不跟著聲音跑,叫作回光返照,即觀照。用觀
照世間的聲音,參究聽見聲音者是誰?聽不見聲音者又是誰?就像禪
宗所參的一句話頭:“念佛者是誰?”究竟是誰呢?就是自性,就是
我們所說的佛性,一切處都是它的作用。

我們前面已經講過了,異見王問婆羅提尊者:“性在何處?”婆羅提
尊者說:“性在作用。”“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辨香,在舌談
論,在手執提,在足運奔。”這些都是佛性的妙用。所以“識者知是
佛性,不識者喚作精魂。”見性並不難,當下一覺悟。噢!原來這一
切作用就是我們的靈明覺性!這就是佛性!然後就保護這個佛性,時
時刻刻地觀照,除盡習氣,方能究竟成佛。觀世音菩薩在因行之中,
由反聞自性,從耳根下手用功,圓成了無上道。同時,在因中發大願
,凡有眾生受苦時,聞其苦聲,即以相應之法緣解脫其苦惱,即世間
所謂“聞聲救苦”。“觀世音菩薩”是由觀照這個娑婆世界上的聲音
而命名的。

“觀自在菩薩”是以果號命名的。“觀”,我們剛剛說過,一切現象
都是佛性的作用。我們明見了佛性,就時時刻刻地觀照。“自”,就
是我們自己的本來面目,就是自性、佛性。我們明白了一切作用都是
佛性,而且認識它,真實不疑了,這就是見性,就是我們的本命元辰
,就是我們自己的本來面目。“在”,見到性後,不迷了,曉得世上
一切事物都是空花水月,都是假的、不可得的。《圓覺經》曰:“知
是空華,即無輪轉。”這時才算是真修。你時時刻刻綿密保護這個性
體,時時刻刻觀照這個本來,令它在本位上不動搖,不為客觀環境所
左右,不被物境所牽引,不隨環境轉,時時刻刻長養聖胎,勤除習氣
。待習氣消盡,我執、法執也都了了,分段、變易二死也就了了,就
得大自在了。

見性以後的修行主要是除習氣。所謂習氣主要是五蓋,五種遮蓋自性
光明的烏雲,即:財、色、名、食、睡。

財,就是要發財,要鈔票,貪得無厭。“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小至投機取巧,貪佔便宜。大到貪污受賄,
牟取暴利,坑蒙拐騙,不擇手段,無視法律,不惜犧牲別人、集體、
國家的利益以滿足自己。

色,就是一切色相,不僅是男女之色,其他一切飲食起居,乃至聲色
犬馬之好、穿著打扮等等,都包括在內了。

名,就是喜好名譽。人家拍你的馬屁,給你說好聽順耳的話,你心
就美滋滋的,高興歡喜,哈哈而笑。如若指出你某種缺點過錯,說你
某些做法不對,說法不妥,影響不好等等,你就不樂意了,就坐不住
了,就光火、發脾氣。有很多已成名的人,還是這個樣子。更有沽名
釣譽,假作偽善的惡劣行為,這都是習氣。

食,就是飲食。嘴巴饞,貪求美味佳肴。豬、牛、羊肉吃夠了,還要
吃海鮮;家禽味吃膩了,還要吃野味。為了滿足自己的口味食欲,不
惜殺生害命,造業受報。

睡,就是睡眠,其實這是昏迷。一個人如果每天睡眠八小時,一天時
間就睡去了三分之一。有人還午睡,又睡去了兩小時,合起來是十小
時。若一個人能活一百歲,四、五十年就被睡過去了。所以說,睡眠
也是一道障礙。但我們做功夫的人,要想除去睡眠這個障礙,是不能
蠻幹硬來的。如果你功夫還沒到,定功還不深邃,若不睡眠,身體就
會吃不消、支援不住的。我們做功夫,要隨著定功的增長,於無形之
中將睡眠逐漸抵消,這叫做此長彼消。隨著定功的增長,精神逐漸充
足,睡眠自然就減少了。慢慢地,定功越來越深,睡眠則會越來越少
,乃至睡著的時候也是入定。

說到這堙A我們舉一個例子——四祖道信禪師度懶融禪師。懶融禪師
是練“不倒單”的,夜埵b石凳上打座,不睡眠。而道信禪師是睡覺
的。天亮後,懶融對道信禪師說:“昨夜你睡得很好,呼呼酣聲大震
,吵得我坐也坐不穩。”道信禪師說:“你還說我睡得好呢,我一夜
都沒睡著。”“啊!你打妄語。酣聲那麼大,呼呼響,怎麼說沒睡著
呢?”“假如我睡著了,我怎麼會聽到你身上有兩個跳蚤打架呢?其
中一個跌在地上,大腿都斷了,喊‘痛呀!痛呀!’吵得我睡不成覺
。”懶融禪師說:“哪里有這種事!我坐在這堣@點都沒聽到,你睡
得呼呼響還聽到了?”“不信你看嘛!”果然,懶融禪師在石凳下面
撿起一隻跳蚤,大腿也果真是斷的。你們看,一個是坐著不睡,一個
是躺在那堜I呼大睡。可是,睡著的竟聽到了跳蚤打架,跳蚤大腿跌
斷,跳蚤喊痛,而沒睡覺的卻什麼也沒聽到。所以定功和睡眠並不在
外相上。有些人執著在外相上,通夜打坐,不睡覺,不倒單。實際上
,他並不是沒睡覺,他坐著睡,還是睡著了。有的人功夫很好,雖然
睡在那兒,外相上是睡眠,但是深入禪定了,了了分明,清楚得很,
連跳蚤打架都能聽得見。真功夫並不是在外相上好看,而在於心地上
是否清淨。

因此,我們修行不要住相,而要在心地上真正用功夫。我們要真正認
清楚這個能起作用的萬能體就是佛性,就是我們的本命元辰,就是我
們的主人翁。唯有它是真實不虛的,是永琱變的,是不生不滅、不
垢不淨、不增不減、不來不去的。其他的一切,包括我們自己的身體
,都是虛幻不實的,都是假的。身體猶如一間房子、一件家具。好的
時候用用它,一旦壞了,就要捨棄它。真假認清了,就須時時刻刻保
護這個真實不虛的性,在這個本位上不動,對境不迷惑,對境不動搖
,對境能起用,這個功夫就是觀照。

我們時時用觀照功夫,除掉我們住相的習氣(也就是上面所說的五蓋
)。睡覺是習氣,吃飯也是習氣,但除習氣不能硬除,要善除,就是
用方便的方法轉移,深入定境,時時常攝在定。這堙A我要提醒大家
,不要會錯了意,以為坐在那堣ㄟ妠N是定,於是拼命打座。豈不知
坐在那堣ㄟ坌O死定。死定有出有入,即是有生有滅,有生滅就不能
“常攝”。所謂“常攝在定”者,是對境不迷惑、不動搖,這是沒有
出沒有入的大定。若功夫未到這一步,那就還須時時觀照,使自性安
住本位,不隨念轉,不隨境遷,這就叫做“觀自在”。

功夫再進一步,圓熟了,這“觀”也不要了,須捨棄掉。有個禪師說
過:“無覺無照固是生死,有覺有照也是生死。”如果你癡迷糊塗,
隨境遷移、流浪造業,當然是生死。為什麼有覺有照也是生死呢?因
為執著在法見、法用上,還有法在,所以還有生死。不過這個生死進
一步了,是變易生死。因此,功夫圓熟了,法也要捨掉。即使不觀照
,也能牢牢地在本位上不動,這就是“自在”。

功夫再進一步,“自”也不要了。自性天真,本來如此,無須常常顧
念它。比如,我叫什麼名字,並不需自己常常提醒,不提醒也不會忘
掉。這時,自也不要了,佛性無時不在、無處不在,時時處處都在,
這就是“在”。

更進一步,究竟到家,“在”也不要了,無在無不在。觸目遇緣,無
非真心顯現;舉手投足,皆是佛性妙用。這樣就完全圓熟了。我們就
是要這樣一步步地、時時刻刻地做功夫。所以,觀自在菩薩的“觀自
在”三個字,實實在在是我們修行人用功夫的典範。

現在有些人功夫做不上去,就是因為他們用功的方法有問題。

第一,在做功夫的時候,他們不曉得觀照。無論是念佛、參禪,還是
修密,都是有口無心。口堜懇菕妒彌陀佛、阿彌陀佛……”,心
卻是妄想紛飛。嘴堨o念著:“念佛是誰?念佛是誰?……”但心
提不起疑情。咒不停地持著“嗡嘛呢唄彌吽、嗡嘛呢唄彌吽……”但
有口無心,不能心念耳聞、時時觀照。這樣用功是不行的!

第二,修法打坐的時候,座上能夠心口相應,用心觀照。但下座之後
,就和普通世俗人一樣,隨境流浪,放野馬了,在境界上顛顛倒倒。
座下不觀照,這是個大錯誤!座上做功夫,隨便你怎麼認真,都是助
行而不是正行,都是助修而不是正修。正修還是要靠座下用功。為什
麼這樣說呢?從時間上來看,你一天能修幾座?能修幾個鐘頭?就算
能連續坐四個鐘頭,或者多一點,六個鐘頭吧,和一天的時間比起來
,所占的比例也太少了,只占四分之一。另外四分之三的時間放野馬
、糊塗、著相,那怎麼能成就呢?我們前面已經講過了,修法就是轉
換你的心,把你的癡迷之心轉換成覺悟之心,把妄心轉換成佛心。上
座的時候,不接觸外境,沒有人考驗你,這是最方便的時候。而下座
是接觸外境,是考驗你的時候,看你能否不隨境轉。下座用功才是真
正的用功。上座猶如磨刀,這把刀鈍了,就要磨磨它。下座是用刀,
要切切東西,看看這把刀快不快,能否透得過境界。你若不用它,怎
麼能知道這把刀快不快呢?怎麼能知道座上修法得力不得力呢?只有
用了它,發現在境界上還透不過,“哎呀!我這把刀還是不快,還要
再好好地用心磨磨!”這樣才能夠更促進你用功。

我們修行,就是要了生死、成佛。所謂生死者,就是著境生心。你著
了境,跟著境界跑,就有了生死。若在任何境界面前不動搖,不入這
個境,就沒有生死。你不在境界中鍛煉,又在什麼地方鍛煉呢?在空
無所有的地方鍛煉是不行的,必須在事境上鍛煉。《華嚴經》講的“
理無礙、事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四個法界,是修行的四個階
段。功夫要做到最後一步——事事無礙法界,任何境界、樣樣事情都
透得過,毫無罣礙,才算得上成佛。光是懂點理,理上說得到,事上
做不到,那是空口說大話,毫無效果。如果只在座上用功夫,下座不
在事上磨練,就不能成就。我們如果真會用功夫,就須在事上鍛煉,
要時時刻刻觀照,觀照我們自己的本命元辰,在本位上不動搖,做功
夫要時時刻刻這樣做。這就是觀自在。所以說,“觀自在”三個字,
是千經萬論之總綱也。

第三,我們作功夫首先是為了明心見性。這個問題前面已經講過了,
現在又重復講。一是因為它非常重要。二是修行人往往對它認識不清
。所以,有必要再強調一下:一切作用都是性的作用,這個作用處就
是我們的佛性。我們聽了之後,確信無疑、真實肯定,一點不走作,
這就是見性!不是除此之外,另有性可見。見性並不神秘、玄妙。

有些人總是把見性和發神通聯繫在一起,可歎啊!他實在不知道什麼
叫性,他自己不明白,自以為性是另外一個神奇的東西,而這個實實
在在能起作用的太普通、太一般了,他不以為是性,自己胡弄自己,
還去胡弄別人,這叫自欺欺人。自己上了當,也叫別人上當。這種人
幾時才能出頭,幾時才能了生死呵?!前面我們已經講過了,明心見
性和發神通的關係,是先後關係、根本與枝末的關係。先見性,見性
之後不迷了,真假認清了,曉得世上一切事物都是空花水月,虛假不
可得。時時刻刻觀照、保護這個唯一真實不虛的本性,在本位上不動
搖,時時刻刻長養聖胎,功夫做到習氣都消盡了,神通便不求而自得
。所以說,但得本,不愁末。明心見性是根本,在修法中最關鍵、最
要緊的。有些人錯把發神通作為明心見性的標準,從而追求神通,正
是本末倒置。他們不曉得什麼是根本,只追求枝末,無有是處呵!這
些人就是佛說的最可憐憫者。所以,我們修行做功夫,首先就是要明
心見性,不要妄求神通。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7/4/12 上午 07:38:15
阿貴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817
積分:1156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4日
2
 用支付寶給阿貴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復次,我們須明白:性不在別處,就在當下,不要向別處去求。因為
一切作用都是性的作用,性時時刻刻都在當人六根門頭放光。我們苟
能於前念已斷、後念未起的一瞬間,回光返照,認取這離念的靈知就
是我們的佛性,則當下親見阿爹,何須再向外追求?正所謂“踏破鐵
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今天大家聽到這個說法,能夠深信不
疑,就是無上大福報呵!假如還是咬不定,還是信不真,那就要從頭
修起。“觀自在”三個字,我們就解釋到這堙C

“菩薩”是“菩提薩埵”的簡稱,取了其中的兩個字。“菩提薩埵”
是梵文的音譯,中文意思是“覺有情”。

眾生都有感情、有情見。感情、情見都是私情,不是大情。比如,父
母都愛子女,但是他只愛自己生的子女,別人生的子女他一般就沒有
什麼感情了。最近,發生了一樁這樣的事情。一個託兒所的阿姨嫌一
個小孩愛哭,於是把他的手腳綁起來,並用個被子壓在他身上,結果
,孩子活活給悶死了。如果是自己親生的孩子,她會忍心這樣做嗎?
所以感情、情見都是私情,都是壞東西。

“覺”就是覺悟,要覺破這個私情。情見破除了,私情覺破了,就成
為“大情”。私情是有情,大情是無情。覺破私情就是“覺有情”,
就是“菩薩”。像觀世音菩薩,把世上一切眾生都看作是他的子女,
就像父母對自己子女一樣慈悲,聞聲救苦。

菩薩除“自覺”外,還須“覺他”——令他人也覺破迷情,這就是經
中所說的“大乘”。乘是量詞,也含騎坐之意。大乘就像公共汽車、
火車、飛機一樣,能載很多人。菩薩於覺破自己的私情之後,進一步
幫助他人,使他人也覺破世間一切妄情,而超越世間、共證大道。“
小乘”就是小坐騎,只能乘他一個人。如聲聞、緣覺,他只願自度,
不願度人。不過,等證成四果羅漢,或證成辟支佛時,他也就自慚羞
愧,轉小為大,發心救度他人了。猶如我們現在在單位堣u作,自己
總是自私懶惰,遇事總是退到後面,不肯出力做事。眼看別人竭力在
前面做,為大家服務,自己卻不動,難道不感到慚愧、不覺得難為情
嗎?所以,小乘修到了四果的時候,自己覺得不對頭,也會向菩薩學
習,也會發大乘心,即非但自度,還要度他了。

這塈畯怑n強調指出:菩薩和大乘行者,在初發心時,就不是為自己
,而是為度眾生才學佛修道的。比如,我們看見有人落在海堜峖錯
,一心想救他上來,但是自己卻不會游泳,不懂救生術。即使你跳入
水中,也不能把落水者救上來,而且自身難保。所以,只有自己學會
游泳術、救生術之後,才能去救人。菩薩和大乘行者在初發心時,就
是以發菩提心為務,修大乘法,行菩薩道,以“自覺覺他、自度度他
”為準則,而不是以自了為目的。“菩薩”二字並非指小乘羅漢、辟
支佛。天神、鬼道、外道更沾不上邊。

“觀自在菩薩”五個字連起來,是說觀世音菩薩修耳根圓通法門,返
聞聞自性,證到自己不生不滅的聞性,了知一切法皆不出本心,證成
了涅槃妙果。《楞嚴經》把這個修道的過程說得很清楚:先是“入流
亡所”,次是“盡聞不住,覺、所覺空”,最後“空、所空滅,生滅
滅已,寂滅現前”。這就證得大自在了。所謂大自在者,就是了脫了
分段、變易兩種生死。這兩種生死,在前面講“有餘涅槃”時已經講
過,現在就不再多說了。

觀自在菩薩的“觀”是果地圓成的觀,是沒有能觀、沒有所觀的妙觀
,是大自在的觀。亦即了脫了分段、變易二死後,真正得大自在了。
所以,佛用“觀自在菩薩”這個果號來啟迪、教育我們:要想真正修
成佛,既不能向小乘(聲聞、緣覺)學習,也不是向小菩薩(權乘菩
薩)學習。菩薩有很多階位:十信位菩薩、十住位菩薩、十行位菩薩
、十回向菩薩、十地菩薩、等覺菩薩、妙覺菩薩等等,有這麼多層次
的菩薩,而觀自在菩薩是已經證成妙果的大菩薩。佛要我們向觀自在
菩薩學習,時時刻刻用觀照功夫,以此下手用功修行。

為此,我們先要了悟。了悟什麼呢?了悟能起一切作用的萬能體就是
我們的自性,一切法相都是我們自性的顯現。我們要透過這些法相,
透過這些作用,而見到我們的性體,這就是明心見性!所謂明心者,
明瞭心不可得,明瞭心是法體的妙用;所謂見性者,明悟並確信性是
一切妙用的主人,性是一切法相生起的萬能體。然後,我們就時時刻
刻地觀照這個妙體,在本位上不動搖,不被物境所轉換。《楞嚴經》
云:“理則頓悟,乘悟並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說的就是理悟
後保任除習的修行次第。

古代禪宗大德有一首詩,說得很好:“心隨萬物轉,轉處實能幽,隨
緣識得性,無喜亦無憂。”

“心隨萬物轉”,意思是說,我們的心隨著萬物生起種種的妙用,這
就是應緣接物。事情來了怎麼解決,工作來了怎麼完成,我們心堻
明白,絲毫也不糊塗。但是,大家要注意,不要把這句話誤解了,這
堣ㄛO指心有所住。

“轉處實能幽”,幽者,幽靜不動也。轉雖轉了,雖然起念應付種種
的事情,但內心卻是不動的——心堥癡S放著這個事情,就像不是自
己在應付,而是別人在應付一樣。孔老夫子講:“廢心勞形。”意思
是,雖然形體在勞動,但心並沒著在上面。這句話非常重要,真要做
到,非精勤觀照不可。如果沒有觀照,這個心就會隨著物境轉,心就
被物境所吸引而牽制住了。我們修行就是要不為物境所轉,相反,還
要轉物。我們有了某個東西,就利用它,而不要為它所用。譬如,有
杯子就用來喝水,有熱水瓶即用來保暖,但不為它的得失所轉,不因
它而生喜、愛、憂、惱之情。如果沒有這些東西,也不要費盡心力去
追逐搏取,更或為了取得這些東西而損害他人或是犯法,那就是為物
所用了。

《金剛經》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不是不生,念不是不起,
要起妙用怎麼能不生心呢?而是要生“無所住”心,這個心不要停留
在什麼事物上。正起念時也不見有念可起,起念之後,如鳥過長空,
毫無痕跡。儘管在做事,儘管應緣接物,內心一無所住,毫無患得患
失之心。做事成功了,不沾沾自喜,本應如斯盡責地做,有什麼驕傲
誇耀的;失敗了,也不憂惱,因為自己並沒有馬馬虎虎、敷衍塞責、
應付了事,而是竭盡自己的力量去做了,以後只要改正錯誤即是。做
事不可能都很順利地圓滿成就,總會有失敗的時候,失敗了也不要煩
惱憂愁。應該仔細、耐心地分析,找出失敗的原因,接受教訓,改正
錯誤,爭取下一次成功。“失敗乃成功之母”嘛。心媮`是坦坦蕩蕩
、清淨無染,這就是“轉處實能幽”的精義。

“隨緣識得性”,這句話很重要。我們做一切事情都要隨緣,隨緣則
起妙用,反之則會起種種煩惱。比如,一個很有才幹的人,一時得不
到適當的工作,不能發揮其才能,此時也毋須怨天尤人,只要努力幹
好本職工作就是了。日久,他的才能自會被大家賞識,而遷任更適當
的工作,發揮其才能。假如因不滿本職工作而煩惱,則烏雲遮住了光
明,真性就顯現不出來了。又譬如,工作職位升高,就高興歡喜;職
位下降,就憂傷煩惱,這都是凡夫俗子的見地與心態。我們學佛的佛
子就不應該有這樣的見解,一切都要隨緣,因為升、降都是為大眾服
務,不可為個人的利益考慮。而且,一切事物都是假相,都不可得。
只有性是真實不虛的。我們只有隨緣起用,無所執著,才得真實受用


前面已反覆講述,性不在別處,即在當下作用處。它沒有隱蔽,沒有
遮藏,也沒有隔斷。只因你追逐外境,而迷失了真性。平時妄念紛飛
,固不識它,即當無念的千鈞一髮之機,也往往被滑過去了。在你隨
緣做事起作用之時,如能回光一瞥,“這起妙用的是誰?”當下猛著
精彩,一把抓住,則參學事畢了。因為性無間隔、斷續,而事有間隔
,念有斷續。學人苟能於前念已斷、後念未起時,回過頭來看一看,
這個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的,不是當人的佛性又是什麼?!一旦認識
了本性,不再著相,隨緣起用,則大事畢矣。這就是“隨緣識得性”
。剛才解釋第二句時,我們說了心無所住。大家當明白,只有念起不
住,不停留,心念不隨前念、物境跑,才談得上無念功夫。倘若你果
真能夠念起而不住,就可大放光明了。但是,學者往往是念起就住,
就停留,就在物境上盤旋不停,住在上面了。這是修行的一個大障礙
。怎麼辦呢?那就須時時刻刻觀照,在事境中鍛煉,隨緣起種種妙用
,將住境、著相的惡習漸漸除光,才能使本性安住本位不動,而究竟
成佛。

第四句是“無喜亦無憂”。就是說,如果因緣很順,事情做得很圓滿
,我們也不喜;如果因緣不合,事情沒做好,我們也不憂。因為一切
事情都是假相,本來無有得失。而且所做之事都是隨緣起用、痗雯
生、利益群倫的,非為私利。復次,我們作事已竭盡全力,沒有絲毫
馬虎,成不居功,敗也於心無愧,坦坦蕩蕩,大機大用,不喜不憂,
不取不捨。觀照功夫做到這種地步,觀照就不要了,從而更上一層樓
,進入無功之用,到達無為之地了。這時真性時時刻刻現前。《六祖
壇經》云:“見性之人,言下須見。若如此者,掄刀上陣,亦得見之
。”掄刀上陣之時,性命在呼吸之間,也無絲毫慌亂,但明見真性在
起作用;縱或為國捐軀,殺身成仁,亦無所謂,因真性是不生不滅的
。小乘聖人則不理解這一點,他們認為:哎呀!這不又進入生死輪迴
了嗎?他們不曉得,要成佛,須到六道中度眾生。你不入生死,六道
堛熔野肏蝏簬蚾琚H而且,入六道實無六道可入,身相有生滅,而性
無生滅。所以,我們無須妄念紛紛,煩惱重重,只要胸懷坦蕩,隨緣
任運,逍遙自在就是了。我們若能照這四句詩做去,就得大受用、得
大自在了。

我們還要強調說明一下:從觀照而證到自己本來面目後,還要常常保
護它,即宗下所謂“牧牛”的功夫,把其野性去掉,直至調養得溫馴
,毫無走作了,就不再看住它,而放任其自由了。保任功夫是兩個階
段,保是保守,任是放任。保守功夫圓熟之後,才能放任。功夫不圓
熟,還是要保,還不能放。我們要弄清楚,保和任是兩回事。

綜上所述,佛教無論任何宗、任何法門的修持,都離不開觀照。可以
說,觀照是學佛成道的唯一途徑,是能否明心見性、能否修持成就的
關鍵。但是,初修者往往理解不了觀照,不知從何下手,往往是以肉
眼觀看一切,以妄想分別一切。結果是認妄為真,被境所迷,隨境而
轉,墮於煩惱流中而不得自在。觀世音菩薩由於修耳根返聞功夫,照
破物、我、法皆空,了悟了本來面目,親證了實相,斷除了我執、法
執,了卻了分段、變易二死,從而得大自在。故《心經》云:“觀自
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這種
用耳根入觀的方法是修道最易成就的妙法。佛在《楞嚴經》上也說,
觀世音菩薩由耳根修起,觀於聞性,啟觀照般若之用的修行方法,是
最適合我們娑婆世界眾生修行的法門。我們若能明白觀世音菩薩修行
方法的義理,依之實行,是極容易收效的。所以,我們在講“觀自在
菩薩”這句經文時,對觀世音菩薩的修證方法,特別是觀照功夫講得
比較詳細。大家若能把“觀自在菩薩”這句話的義理弄清楚,就等於
明白了《心經》的真正意旨所在,就真正得到《心經》的勝義,從而
受持《心經》,得大受用、大利益了。

行深般若波羅蜜多。

行,讀作heng(恨)音,這堿O作名詞用,意思為功行,道行。深,
不是深淺的深,因為深淺是相對的,是有限量、有邊際、有分別的。
這堛熔`,是甚深廣大之意,連深也不可得,因遍果滿,一切無礙。
“行深”意思是說,觀自在菩薩道行甚深廣大、圓滿無礙。“般若波
羅蜜多”,在講解經題時已講過了,意思是觀自在菩薩啟用眾生皆具
有的無上般若妙智,照破了無明,以通世法、出世法圓融無礙的真智
與真理契合,消盡我執、法執,了卻分段、變易二死,到達了生死苦
海的彼岸之上,真正大自在了。小乘聖人雖然有智慧,但不是究竟的
大智慧,般若不圓,他們只了了分段生死,而未了變易生死,不能說
是般若波羅蜜多。

時照見五蘊皆空。

對於佛經,可以各抒己見。《心經》一直被讀為:“行深般若波羅蜜
多時,照見五蘊皆空。”為什麼我要把“時”字和“照見五蘊皆空
”放在一起呢?這婸搨n詳細地說明一下。

第一,這婸﹛妙氶芋A而實無時,皆是善巧方便故。所謂“時”,實
在是由我們眾生的妄想構成的。過去,現在、未來、一瞬間、多劫等
等,皆因分別而致,無不都是我們思想妄動之故。佛法亙古至今,始
終不離當念,本無所住。心動時,因分別所致,有了前時、後時。心
若不動,則時時刻刻都一樣,無有分別,還有什麼過去、現在、未來
呢?還有什麼時間的分界線呢?科學家曾提出,如果我們能夠發明一
種超光速飛船(現在我們只能達到超音速的水平),那麼,好幾萬年
前的事情,均能夠顯現在眼前。但這僅僅是個理論而已,科學界對此
還是望洋興歎、望塵莫及的。因為現在的科學技術水平還遠遠做不到
這一步。然而,我們人的自性卻能夠起到這樣的妙用。假如我們一念
不動,妄想不生,那幾千年、幾萬年前發生的事,乃至還未發生的將
來的事,都會映現在眼前。天臺宗的開山祖師智者大師讀《法華經》
,當讀到藥王品時,入於法華三昧,昔時釋迦佛祖靈山說法勝會的情
景,像電影、電視一樣一一顯現在眼前。所以說,如果我們果真能徹
見自己的佛性、法性,那就不會著在所見一切事物的相上,而只見自
性。真見性者,是沒有時間分別的。當然,觀自在菩薩也在其中了。

第二,前面已介紹了“行深”的含義。“行”不是動詞,而是名詞。
“時”放在後句首。這四句話的意思是:觀自在菩薩圓證了性體,消
盡了我執、法執,了了分段、變易二死,到達了生死苦海的彼岸之上
,道行甚深廣大,圓滿無礙。時時刻刻照見五蘊皆空,真空顯妙用,
五蘊都變成妙用了,時時刻刻大自在,沒有任何苦厄可言了。

第三,如果把“時”放在前句尾,且把“行深般若波羅蜜多”中的“
行”當作動詞講,那就很容易產生一個錯覺:行深般若波羅蜜多之時
,則可照見五蘊皆空;而不行深般若波羅蜜多之時,則不會照見五蘊
皆空。由此又會出現一個問題,行深般若波羅蜜多的時間究竟有多長
呢?猶如一些人提出“明心見性的時間有多長”一樣。我們修法,例
如修禪宗,參一句話頭,參到破本參,開悟了。這個破本參,是“前
念已斷、後念未生”,這個一念不生的時間究竟有多長呢?五分鐘?
十分鐘?還是更長時間?開悟了之後又怎麼樣呢?念頭一起不就完了
嗎?我們做功夫,是不是要把這個無念的時間保住並延長呢?等等,
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問題。今天講到這個“時”字,有必要和大家講清
楚。

首先,我肯定地告訴大家,上面這些說法都是錯誤的。我們假如真的
見性,一見就徹見,一見就永見,就時時刻刻處處見性。絕不是一時
見,一時不見;也不是上座修法時見,下座就不見。不存在見性的時
間一開始是多少多少分鐘,然後再慢慢地保住並延長這個“無念”的
時間。這純屬不懂,不明白什麼是性,不曉得見性是怎麼一回事,純
屬胡猜亂想,並且對於“無念”的理解也是錯誤的。所謂“無念”者
,是念起不住、不停留,絕不是說多少多少分鐘沒念頭。那是死的,
壓制念頭不起,是不能起妙用的。即使壓制念頭不起的功夫修成功了
,也只能變成木頭、石頭,這不是佛法的真諦。佛法是要應緣起用,
起大機大用,利益群生。佛法是積極的,不是消極的。假如一念不生
,死在那堣ㄟ吽A那麼,他還能起作用利益群生嗎?他還能努力工作
,為眾生服務嗎?既然發揮不了作用,沒有什麼用處,那麼佛法也就
沒有任何價值了。所以,對於上述問題我們一定要正確理解認識。我
們一旦識得佛性,這個佛性是要應緣起用的。我們只要認識它,而不
著相,沒有私心雜念,就能夠起大機大用,就能夠無為而無所不為,
就能夠證成佛果。成佛是活潑空靈的,不是死板僵化的,這才是真正
的佛法。

「心經抉隱」一書之
贈送處:財團法人佛陀教育基金會
電話:(02)23951198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7/4/12 上午 07:45:45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781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