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超心理科學版(Life論壇) → 雍正親自著述《揀魔辯異錄》

您是本帖的第 1726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雍正親自著述《揀魔辯異錄》
夏日的微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873
積分:3777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夏日的微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雍正親自著述《揀魔辯異錄》

雍正親自著述《揀魔辯異錄》,發布有關上諭。明崇禎間,漢月藏(法藏)著《五宗原》,密雲悟與之論辯,產生宗旨之爭。漢月藏法嗣譚吉忍(弘忍)作《五宗救》闡述師說,深受學者歡迎,密雲悟乃作《辟妄救》駁難。清世宗把漢月藏、譚吉忍之說當作邪魔外道,說自己明於「彈宗之旨,洞知魔外之情,灼見現在魔業之大,預識將來魔患之深」,為了拯救佛徒,「不得不言,不忍不言」,乃摘錄藏、忍語錄八十餘條,一一指斥,成《揀魔辯異錄》一書。同時命令銷毀藏、忍語錄及《五宗原》、《五宗救》等書,若僧徒有私自收藏的,以不敬律論罪。又命地方官查明漢月藏派下徒眾,盡除出禪宗臨濟宗,永遠不許復入祖庭,(《揀魔辯異錄》所收十一年四月初八日上誨。參閱陳垣《明季滇黔佛教考》卷2)與此同時,清世宗為宣傳正宗正論,刪定僧肇、永嘉覺、寒山、拾得、溈山祐、仰山寂、趙州諗、雲門偃、永明壽、紫陽真人、雪竇顯、園悟勤、玉琳琇、茚溪森等禪僧道士的語錄,並加上自己的《圓明語錄》、《圓明百問》,成《御選語錄》,於1733年作序,刊行問世。

天下後世具眼者少。不知其害。
即有知而闢之者。有德無位。
一人之言。無徵不信。
將使究竟禪宗者。懷疑而不知所歸。
而傳染其說者。將謂禪宗在是。
始而起邪信。繼而具邪見。
起邪信。則正信斷。具邪見。則正見滅。
必至處處有其魔種。人人承其魔說。
自具之性宗不明。而言條之枝蔓肆出。
今其魔子魔孫。至於不坐香。不結制。
甚至於飲酒食肉。毀戒破律。
唯以吟詩作文。媚悅士大夫。
同於娼優伎倆。豈不污濁祖庭。
若不剪除。則諸佛法眼。眾生慧命所關非細。
朕為天下主。精一執中。以行修齊治平之事。
身居局外。並非開堂說法之人。
於悟修何有。又於藏忍何有。
但既深悉禪宗之旨。洞知魔外之情。
灼見現在魔業之大。預識將來魔患之深。
實有不得不言。

-- 清世宗 御製揀魔辨異錄

一般人看了會覺得很奇怪,認為雍正
幹嘛撈過界去管教內的事,其實乃佛門
弟子的菩提心之自然流露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11/4 上午 05:56:43
夏日的微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873
積分:3777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5日
2
 用支付寶給夏日的微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印光大師:雍正皇帝《揀魔辨異錄》石印序

自佛法入中國,歷代皇帝,無不崇奉。其唯結緣種,與有所悟證者,種種不一。求其深入經藏,直達禪源。證涅盤之妙心,具金剛之正眼。于修齊治平之暇,闡拈華直指之宗者,其唯清世宗皇帝為第一也。若非法身大士,乘願再來。握權實不二之道柄,度輪回無依之眾生者,其能如是也耶。其所著述,藏內有圓明居士語錄三卷(圓明居士世宗道號)。其他序跋傳記,散見於經論語錄中。悉皆妙契佛心,冥符祖意。言言見諦,語語歸宗。如走盤珠,似摩尼寶。凡具眼者,無不佩服。
當明季時,密雲悟會下,有法藏字漢月者。天姿聰敏,我慢根深。大悟之後,欲為千古獨一無侶之高人。從茲妄立主見,著五宗原,擬已超邁一切。不知如來心印。如清涼月。慢雲一起,便掩月光。真如妙性,猶太虛空。慢塵既揚,即汙空體。種種塗飾,翻形狂悖。求升反墜,弄巧成拙。密雲則辟而又辟,彼與其徒弘忍,執迷不返,則救而又救。反欲陵駕密雲,謂己無師自悟,密雲強以源流懇付之。所有言說,類多妄造,少有實情。當時知識,雖知其非。以其師尚不奈何,兼彼門庭甚盛,士大夫多為外護,恐其一經辟駁,難免招禍,故皆不敢置論。
至雍正十一年,世宗遍閱密雲,法藏,弘忍等錄。見彼知見紕謬,錄其臆見邪說數十條,逐一辨正。通計十萬餘言,名曰《禦制揀魔辨異錄》。即刊書冊殿板,又令續入大藏。企其除邪說以正人心,振宗風而明祖道耳。至十三年,開工刊藏,而龍馭旋即賓天。高宗繼立,以日親萬幾,不暇提倡,遂致竟未入藏。而書冊殿板,存於大內,不易流通。故今之博學多聞緇素大家,皆不知其名。吾友子任,光緒甲辰,於京師書肆中得二部。以一送諦閑法師,企彼倡募流通。以一托楊仁山寄東洋,入於弘教書院新印藏中。今春餘欲朝海至滬上,遇楚青狄居士。餘曰,公好流通古跡,何不取弘教藏中《揀魔辨異錄》,刊板印行。此世宗以靈山泗水之心法,為儒釋兩教,作開金剛正眼之大光明藏也。若得流通,不但參禪者直下知歸。即宗孔孟而探誠明之極賾者,亦如乘輸遇順風,速得到彼岸也。居士曰,余昔於京師爛貨攤得一部,藏書笥有年矣。不因數說,幾致錯過。即付印刷所,俾照式石印一千部。命餘作序。餘喜極,遂忘其固陋,為序其隱顯機緣如此。
(《增廣文鈔·揀魔辨異錄石印序[代企覺居士趙希伊作]》)


《揀魔辨異錄》/楊曾文[3]

清世宗著于雍正十一年(1733),八卷,批判明末臨濟宗禪僧弘忍的《五宗救》並借此表達自己對禪宗的見解和主張。
明末,臨濟宗僧密雲圓悟(15661642)以天童寺為傳法中心,傳播臨濟禪法,強調禪宗的傳統主張「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常以棒喝接引學人,反對用文字明確表明禪宗五家(臨濟、雲門、溈仰、法眼、曹洞五宗)的宗旨。弟子漢月法藏(15731635)對當時禪宗抹殺五家宗旨,甚至盛行「密授」禪法的做法表示不滿,著《五宗原》介紹五家宗旨,認為圓相(O)為千佛萬佛之祖,五家宗旨各體現它的一面,在五家之中唯有臨濟宗為正宗。對此,圓悟表示反對,在崇禎七年(1634)寫《辟妄七書》,在法藏死後的翌年又寫《辟妄三錄》批判《五宗原》的觀點。法藏的弟子潭吉弘忍(15991638)為此撰《五宗救》為其師申辯,並且把《辟妄》諸書作為「偽書」進行批駁。儘管如此,法藏與其弟子的觀點在當時和清初已經產生較大的影響,他們的法系在清初南方遺民中有不少的信奉者。
雍正崇信禪宗,在翻閱圓悟的禪宗語錄過程中發現他批評法藏的《辟妄》諸書,認為法藏「無知妄說」,「誑世惑人」。雍正在《揀魔辨異錄》借批判弘忍的《五宗救》來對法藏師徒的觀點進行徹底的清算。卷首有雍正的《上諭》,此後是摘引弘忍的《五宗救》的文字進行批駁。對法藏稱「魔藏〞,稱弘忍為「魔忍」,凡引《五宗救》皆稱「魔忍曰」。
全書主要觀點是:
一、認為法藏師徒以一圓相作為千佛萬之祖,並且提出各種「細宗密旨」的禪法,又明確分辨五宗的宗旨和宗風,是完全違背祖宗的「以指悟自心為本」和「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的基本宗旨的,是「全迷自性〞,「知解穿鑿,失卻自心」,「無知妄說」;
二、攻擊法藏.....的法系(稱「魔子魔孫」)「不坐香,不結制,甚至飲酒食肉,毀戒破律,唯以吟詩作文媚悅士大夫,同于娼優伎倆」,說若不剪除,將危害佛教;
三、說法藏.....「父子」公然反對圓悟師長是「倒戈乃祖乃父,為宗徒中敗類」,是「空王(按,當指佛教所說的最遙遠古代的威音王佛)之亂臣,密雲之賊子」,是世法和出世法都不能容忍者;
四、在《上諭》中明確下令把《揀魔辨異錄》收入大藏經流行天下,並命各地政府對法藏、弘忍法系的僧人嚴加調查取締,「盡削去支派,永不許複入祖庭」,「諭到之日,天下祖庭系法藏子孫開堂者,即撤鐘板,不許說法,地方官即擇天童下別支承接方丈」。自稱此舉是「護正法,以簡魔辨異為本,亦朕報恩之所當為者。用茲以示天下後世」。雍正皇帝這樣做實際是有加強思想統治,防範臣下利用宗教圖謀不軌的政治目的。

此書及刻板長期收藏在宮內,實際沒有收入乾隆時期完成的《龍藏》。直到本世紀初才有人從北京書市尋購到二部,將其中一部通過楊仁山送給日本友人,後被收入由京都藏經書院編印的《續藏經》之中;中國上海在1915年刊有石印本。
[此帖子已經被amw於2017/11/5 下午 11:16:39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11/4 上午 06:04:59
夏日的微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873
積分:3777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5日
3
 用支付寶給夏日的微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密雲圓悟批漢月法藏的《五宗原》:老僧要抹殺五宗,漢月要建立五宗

三峰派《佛光大詞典》

為臨濟宗支派。興于明清之際。開祖漢月法藏(1573∼1635),江蘇無錫人。據五燈全書卷六十五載,法藏于海虞之三峰(江蘇吳縣西南)聞折竹聲而開悟。後于天啟四年(1624)至金粟寺,為密雲圓悟(1567∼1642)之首座,然不滿圓悟所提倡之‘自性自悟’說,而主張禪宗五家之分派各有理由,依一大圓相得以探究佛祖之本源,遂于天啟五年(1625)著五宗原一卷。相對于此,圓悟亦于崇禎七年(1634)著七闢,九年(1637)著三闢,以駁法藏之說,法藏之弟子潭吉弘忍,則撰五宗救,以支持法藏。圓悟又于弘忍寂年(1638)駁斥法藏與弘忍。然法藏之門人尚有具德弘禮、繼起弘儲等多人,又有法孫紀蔭(住常州祥符寺)著有宗統編年三十三卷,故三峰派在江南甚為興盛。惟清世宗嘗自撰揀魔辨異錄八卷,反駁此派,並毀壞五宗原及五宗救之板木,且于雍正十一年(1733)禁斷此派之流傳。﹝五燈會元續略卷八、五燈嚴統卷二十四﹞

小編:漢月晚年開堂說法多以拈提《智證傳》力闡綱宗,撰成《智證傳提語》一書,密雲因此寫信給漢月,表示反對和提醒,此乃私下書信來往。隨後出現了七闢、三闢之書流布,專門對漢月提出種種質疑,闢書的作者很可能就是密雲本人。崇禎八年,漢月圓寂,闢書又被好事者付梓,於是,漢月晚年的隨身弟子潭吉弘忍著手撰寫《五宗救》一書,為師父的《五宗原》辯護。

密雲的《闢妄救略說》一書,完成于崇禎十一年,主要是針對潭吉的《五宗救》而撰寫的。書名「闢『妄救』」意指潭吉若想要救五宗,實乃妄救也。緣起雖然是針對潭吉,實則呵罵漢月法藏。此書一出,在江南佛教界引起了喧然大波,各方居士多希望調解雙方之僵局。翌年,密雲前往吳越會見地方上的檀越護法,當時之居士便請密雲消解天童與三峰二家之諍訟,密雲上堂說法,遂有「將從前葛藤,一時斬斷,祖孫父子一志同心,迴挽道法」,這場爭執就暫時告一段落。

《闢妄救略說》密雲圓悟著

﹣﹣﹣﹣﹣

說漢月法藏死配三玄三要:

﹣﹣﹣﹣

救(潭吉弘忍,漢月法藏之法嗣所著的《五宗救》)曰:「六祖一日告眾曰:『吾有一物。無頭無尾。無名無字。無背無面。諸人還識麼。』神會出曰:『是諸佛之本源,神會之佛性。』祖曰:『向汝道無名無字,汝便喚作本源佛性。汝向去有把茅盖頭。也只成個知解宗徒。』此曹溪之本語也。余觀拈花一宗。流於震旦。自初祖至六祖。皆有旁出。會公向無名無字上,計本源佛性。斥為知解固宜。是故五家各立宗旨。專為治此知解之病。非猒故尚新者也。如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曰東山水上行。僧問洞山:如何是佛?曰:麻三斤。臨濟曰:一句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若此則本源佛性之知解。豈能生乎?今闢書以立宗旨為知解。是與六祖之言相反矣。」

老僧據「原」之一字,目為知解宗徒。誠不與六祖之言相反。何以故?「原」者推原也。漢月推原五家立宗旨之始,作《五宗原》,正與神會推原六祖之言,謂是諸佛之本源、神會之佛性,同一推測。潭吉謂會公於無名字上。計本源佛性。斥為知解固宜。然則漢月於未有五宗前,推原五宗所繇立,老僧斥為知解,豈有不宜者耶?

汝又云:「五家各立宗旨,專治此知解之病。」老僧道:「若謂五家各立宗旨,早已於無名字上,生五家各立宗旨之知解矣。況謂專治此知解之病,非治知解之知解耶?況更謂非猒故尚新。有故有新。有猒有尚。有是有非。汝乃有此許多知解耶。」

及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曰東山水上行。」謂雲門不生知解。似也。不見佛果道:「天寧即不然。若有人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只向他道:『薰風自南來。殿閣生微凉。』豈非恐人向『東山水上行』作窠臼、生知解耶?

再舉僧問洞山。如何是佛。曰麻三斤。謂洞山不生知解。亦似也。不見五祖演道。賤賣擔板漢。貼秤麻三斤。不見雲葢智道。洞山麻三斤。分明欠一著。豈非恐人向麻三斤上。作窠臼、生知解耶。若乃臨濟所云「一句中具三玄。一玄中具三要」,潭吉等作實法會,於無名無字上,計三玄三要的名字。徧搜古今三法。如三擊碓。三甕醬。三撼門扇之類。死煞配定。其邪知邪解。豈止如知解宗徒而已耶。

﹣﹣﹣﹣﹣﹣﹣﹣﹣﹣

自述曾經多番提醒批評漢月及其弟子

———————-

老僧此書(指密雲圓悟之前回復漢月法藏的書信),出於崇禎元年。漢月《五宗原》,出於三年春。老僧曰:「目『原』之一字,不出六祖道『成知解宗徒』,不得不說破耳。」此可見老僧,一片婆心,只為要漢月好故也。

至六年夏,復漢月書云:「破殿雨淋,茅徑不闢,亦住山之甞分。老僧尤願吾徒為眾,當以直心直意,本色本分,不可私有別法加於眾。是老僧所望也。」又豈不見老僧婆心,只要漢月好耶?

六年夏,復頂目(頂目弘徹,漢月法藏法嗣)云:「觀瑞光語錄中,有為慈雲舉揚正法,似乎太生穿鑿。老僧老老大大,固不當預其辨,兼而智識暗短,不見誰是賓、誰是主,何自有三玄三要等,種種存於[(曷-曰)/月]次,與汝較量得失?祇因汝既謂是吾孫,若不略提一提,則傍人後世,皆謂是老僧之過矣。祇如當時兩堂首座同時喝。僧別問臨濟:『還有賓主也無?』濟云:『賓主歷然。』老僧試問吾孫:二人既同時喝,汝試簡點那箇是賓、那箇是主?若簡點得出,汝可分主分賓、說賓說主。若簡點不出,切莫亂說亂分。當初洪覺範,雖於此有見處,錯以為三玄三要,是以自古至今,未免識者笑。然有過汝之處。云『細看即是陷虎機。忽轟一聲塗毒皷』。汝不見佛果和尚請問五祖演和尚云:『臨濟賓主怎生?』祖云:『也是程限。是甚麼閑事。我者堳磞馬前相撲倒便休。』老僧想汾陽昭和尚時,已有如汝妄執三玄三要者,故著頌以警云:『三玄三要事難分,得意忘言道易親。一句明明該萬象。重陽九日菊花新。』既謂忘言,豈如汝揑自古至今,自悟三玄三要者,一一舉示諸人,為師資印可,謂深之又深、密之又密者乎?老僧問汝,面皮厚多少?葢三玄三要,出自臨濟上堂語云『一句語須具三玄門。一玄門須具三要。有權有用。汝等諸人作麼生會?下座。』老僧道,好箇『汝等諸人作麼生會』,祇是吾孫未夢見在。若也見得,汝為簡點看。那堿O他有權處、那堿O他有用處?當時慈明,曾因僧請益三玄三要,雖一一頌過,復總收云:『報汝通玄士,棒喝要臨時。若明親的旨,半夜太陽輝。』慈明既如是收歸,何曾有三玄三要之影,落賺汝們來?老僧再試問汝,既自悟,何以有三玄三要?既悟三玄三要,何以為自悟?豈不是自語相違、自相乖戾?且汝謂舉揚正法。胡不看臨濟云:誰知吾正法眼藏。向者瞎驢邊滅却?又云。沿流不止問如何。真炤無邊說似他。離相離名人不稟。吹毛用了急須磨。豈若汝執定三玄三要名相。為舉揚正法。敢稱臨濟兒孫?吾孫請深思之。」可見老僧要漢月好,并要頂目好,故略言如此耳。

七年春,與漢月云:「祖師西來,秉教外單傳,別行一路。自佛果作碧巖集,大慧謂宗門至此一大變,欲特毀其板。後洞下人入少室,無本分為人手段,一味提唱評唱,故少室不出本分衲僧,天下共知之。今吾徒提智證傳,是則臨濟宗,至吾徒又一大變而為講席矣。故老僧去夏與吾徒云:『當以本色本分者此也。葢本色本分。行之在吾儕。信與不信在學者。寧可遵上古規繩。餓死於林下。不可好熱閙而耻辱於先聖。大端吾徒病在好自高。賣學識以要名。故錄中每撦滿篇外典配之。恛恲I點。老僧不料吾徒不肖。以至於此。然則老僧不識一字。無一所長。固非吾徒眼堙C看得上者。胡不翻思從上古人。難道學識都不如吾徒?多知多解都不如吾徒?因甚不垂此式。請吾徒深思之。雖然。說與不說。在老僧分上。信與不信。改與不改,亦在吾徒分上。意待面說。因老僧頓覺衰敗,恐無及,死日將近之言。不覺忉怛(dāo dá, 悲傷)如此。」

據此書一字一血,老僧為漢月,恁麼老婆心切。而漢月不信不改,反千態萬狀,誣謗老僧,不曰一橛頭硬禪,則曰相似野狐涎。墨仙劉居士,惑於其說,故老僧作書答之。漢月又有書來,其中千言萬語,不過謂老僧要抹殺五宗。漢月要建立五宗,殊不知從上來,佛法的的大意,惟直指一切人,不從人得之本來,為正法眼藏,為曹溪正脉,為五家無異之正宗正旨。今漢月不據曹溪正脉,一味假臨濟虗名,死配三玄三要,誑嚇閭閻。甚至妄揑一○,為千佛萬佛之祖,謂五宗各出○之一面。雖云建立五宗,實乃抹殺五宗,自成漢月一種魔說。老僧恐天下後世。參禪學道者。靡所適從。以致墮邪落外。自漢月始。故不惜指詞摘字。一一理到宗旨清處。猶冀漢月一旦悔悟。洗心滌慮。依舊做箇好人。正因漢月便出一事是其好處。故付與源流拂子。又以舊衣一領付之。再三囑托。無非要漢月好。所以老僧道。汝即今在甚麼處。是提持漢月。老僧指云汝且坐。是提持漢月。老僧接拄杖便打云。先打汝一箇起。直打出方丈。是提持漢月。乃至今日罵詈譏訶總是提持漢月。雖漢月不肖。至於如此之極。老僧一片婆心。自初見至今。到底不變不易。此書出於元年。也要漢月好。七闢出於七年。也要漢月好。三闢出於九年。也要漢月好。初祖道。一念迴機。便同本得但使漢月。聽老僧罵詈譏訶。幡然改過。除去委委曲曲的心腸。除去恛恲I點的面孔。除去廉廉纖纖。絡絡索索的知解。除去顛顛倒倒矯矯亂亂的語言。真實信得從上已來。佛法的的大意。惟直指一切人。不從人得之本來。為正法眼藏。為曹溪正脉。為五家無異之正宗正旨。真實信得。山僧無一法與人是濟上綱宗。都像便出一事。逈然獨脫。不存窠臼。如是則真堪紹繼。免成虗語。豈不快哉暢哉。漢月一日未死猶有可望今矣。老僧接漢月訃音。誡諸孫云。汝等切莫聽其密囑。從其心術。是老僧要諸孫學好。猶夫要漢月好。一片婆心到底不變不易。乃潭吉具德作《五宗救》,誣謗老僧。千態萬狀其奸狡之計。較漢月更有甚焉。其博引群書,多方譬喻,攢花簇錦,巧妙尖新,較漢月亦更有進焉。即如引孟子曰:「今之人,修其天爵以要人爵。既得人爵。即棄其天爵。終亦必亡而已矣。」老僧讀之,不覺失笑。何以故?漢月屈身來金粟,以要臨濟源流,既得源流、拂子并衣以表信,書以作證,便乃千態萬狀。誣謗老僧。終亦必亡而已矣。正潭吉不打自招之欵案也。顛末具在。果老僧非佛祖心行耶?抑漢月潭吉非佛祖心行耶?請以質天下萬世。具正眼持公論者。

《闢妄救略說》卷9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11/12 上午 03:37:12
夏日的微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873
積分:3777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5日
4
 用支付寶給夏日的微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11/20 上午 10:55:28

 4   4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625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