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超心理科學版(Life論壇) → 【轉貼】慚愧佛子正道:我身邊的因果實例

您是本帖的第 191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慚愧佛子正道:我身邊的因果實例
jonscott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小飛俠
文章:1356
積分:1650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1年9月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jonscott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慚愧佛子正道:我身邊的因果實例


曾經我也是一個渾渾噩噩人,不懂佛法,不知因果。在接觸佛法後,我開始深信因果。並且回想起來,在我身邊的確發生過許多因果報應的實例,有些是我親身經歷的,有些是身邊親戚朋友經歷的,都是千真萬確的故事,現在寫出來,與同修共勉,並希望大眾引以為戒,多行善事,方得善果。

殘暴惹禍

這是發生在我家裡的真實故事,我本不願提起,因為那樣的經歷深刻得可怕。雖然事隔多年,但那悲慘的一幕幕仍然清晰可見,仿佛還在昨天。我上小學的時候,家裡買了一頭母牛,它圓溜溜的身體,淡灰色的毛,一雙牛角彎成一個標准的圓圈,與眾不同,非常漂亮。我第一眼便喜歡上了這頭漂亮的母牛,白天常常爭著放牛,晚上無論多晚都要去割嫩綠的青草喂它。我放牛的時候,在眾多的牛當中,只要我看見那一對圓角,就知道是它,而它也仿佛知道我在看它,時常抬起頭,跟我目光對視,我時常會跟它說話,時不時還摸摸它那對標准的圓角,它嘴裡會發出“嗯”的一聲,算是打招呼。久而久之,我跟牛之間仿佛心靈相通,雖然語言不同,但是它能聽懂我說的話,甚至能用簡單的“嗯”、“唵”等聲音跟我交流,對我也很溫順,每次看到我,就會舔我的手、腳,像一對親親熱熱的好朋友。

我上初中的時候,因為學校離家太遠,平時我就住在學校,只有周末才回家。每次周末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我牽掛的牛。有一個周末,我見到的牛令我大吃一驚,只見以往精神抖擻的牛,此刻無精打采地躺在廄裡已經站不起來,以往圓溜溜的身子也瘦得皮包骨頭,渾身都是血痕,有的地方血肉模糊,讓人看著就心疼。牛看到我,有點激動,想站起來,掙扎了幾次都站不起來,最後只要用一種可憐巴巴的目光看著我,嘴裡發出“嗯”的聲音,我走過去,萬分心疼地摸著牛身上的血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問牛:“疼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牛不語,眼睛裡忽然流下兩行清淚。那是一種委屈的眼淚,我知道它一定是被人打成這樣的,殘忍的人啊!我氣勢洶洶地質問家裡人,究竟是誰把我心愛的牛打成這樣,但卻沒有人回答我。他們只當我是小孩子,根本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當天晚上,我聽見家裡人坐在一起商量說,這頭牛現在既然已經這樣了,反正一段時間內不能耕田,也可能不會再懷上牛犢,養在家裡只會浪費草料,沒有多大作用,不如把它賣給屠宰場算了。幾乎全家人都同意,只有母親哭泣著說:“這頭牛實在太可憐了……”那一瞬間,我猶如五雷轟頂,我不知道家裡人為什麼這樣殘忍地對待牛,牛一輩子辛辛苦苦為人耕田勞作,現在被人打成這樣,沒有人為它療傷,居然還要把它賣給屠宰場!我越想越氣,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沖進屋對父母說:“我不准你們賣了它,它現在受了傷,我要把它的傷治好,繼續養著它!”父母親只當我是胡鬧,讓我不要來摻和,我實在無計可施,抓了一把菜刀舉在胸前說:“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說要留下它就要留下它,你們誰敢把它賣到屠宰場,我就跟誰拼命!”父母親被嚇壞了,哥哥過來奪了我的菜刀,最後全家人終於同意留下牛,我高興壞了,立即纏著母親找獸醫來給牛看病,我天天給牛喂水、喂最嫩的青草,還偷偷把家裡的雞蛋攪拌在米糠裡喂它吃。在我的精心調理下,母牛漸漸恢復了健康,能夠站起來到戶外走走,只是精神大不如前,再也追不上其它牛群了。

母牛經過這場劫難後,很長一段時間郁郁寡歡,經常流眼淚,看得出它很傷心。每次見到哥哥,它就充滿敵意地用牛角撞向他,鼻子裡噴這火氣,好像見到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樣,哥哥每次還想揚鞭打它,母牛毫不示弱,瞪起雙眼,噴著粗氣用牛角襲擊哥哥,哥哥只好逃之夭夭,這樣幾次之後,哥哥甚至不敢走近母牛,而母牛也見到哥哥必定攻擊。我認為牛雖是畜生,但它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它不會無緣無故地敵視哥哥。我開始懷疑當初可能是哥哥打了它,但究竟為什麼打,打到什麼程度,我不得而知,也想象不出當時的情形。哥哥性情暴躁,我根本不敢問他,這事件就隨著歲月的流逝漸漸淡化了。

半年後,哥哥娶了媳婦,是鄰村一個漂亮的姑娘。嫂嫂長得白裡透紅,身強力壯,又溫柔又賢惠,對全家人都很好,我們都很喜歡她。可是不知為什麼,嫂子過門三年仍然沒有為家裡添得一兒半女。在農村,不會生孩子的女人會遭到外人恥笑,壓力非常大。雖然父母親從來沒有說過什麼,母親甚至說如果真的不會生,還可以領養一個孩子。但嫂子終日愁眉苦臉,郁郁寡歡。在一個沒有任何預兆的午後,嫂子從城市趕集回來,帶回了一瓶劇毒農藥,到屋後的草垛上一口氣喝完,幾分鐘後就斷氣了。當家裡人找到嫂子時,她已經臉色青紫、口吐白沫、身體僵硬了。

嫂子死後三天,嫂子娘家人以為我們家裡人欺負了嫂子,發動了全村五十多名青壯年帶著菜刀、鐮刀、棍棒等武器,浩浩蕩蕩來到我家裡,把父母親和哥哥打成重傷,又把家裡所有糧食搶劫一空,門窗家具砸得粉碎,大鬧了幾天幾夜才善罷甘休。因為那是我剛好住在學校沒有回家,才幸免於難。當風波過後我回到家時,眼前的情景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父母頭上都纏著紗布,哥哥被打得躺在床上動彈不得,家裡所有門窗被砸爛,四面透風,米倉裡連一粒米都沒有,那樣的慘狀,令人淚如雨下。這一場浩劫讓家裡從此一蹶不振。家裡窮困到幾乎斷糧,靠著左鄰右捨的接濟,喝了好幾個月稀粥才算熬過來。喪事加上被搶劫,家裡已經無力負擔我讀書的費用,那一年我幾乎辍學,後來是靠著一個遠房親戚的幫助,加上我利用周末自己打零工掙點生活費,才勉強度過初中三年的艱難歲月。

十多年過去,這些事情猶在眼前,仿佛就在昨天。我和母親時不時還會講起當年的事情,我總是問母親,那頭牛究竟是誰打的?母親被我再三追問,終於告訴我當年的情景。原來,那時母牛腹中已經懷有小牛犢,本來不適宜再耕田。但哥哥硬要牽了懷孕的母牛去耕田,把母牛和另一頭公牛栓在一起,母牛走不動,哥哥就拿著皮鞭拼命打它,母牛被打得渾身血痕,但還是拖不動沉重的腳步,畢竟那時它已經是一位即將臨盆的母親了。哥哥見母牛仍然走得很慢,一邊大聲罵著母牛,一邊更加拼命地打它,而且專門打母牛隆起的腹部。母牛被打得皮開肉綻,終於從田埂上摔下來,四腳朝天躺在水田當中,而公牛還高高站在田埂上,兩頭牛脖子上的繩子被拉得很緊,勒得母牛幾乎咽氣。哥哥還不放過母牛,跳下去繼續狠命鞭打,致使母牛流產,小牛犢從母牛體內掉出,喪生於水田當中,鮮紅的血液將一大片水田染紅,母牛奄奄一息,渾身是血,慘不忍睹。哥哥卻仍然不放過母牛,舉起鞭子還要鞭打它,是村裡人趕去叫來母親,才止住了哥哥的惡行。母親叫來了村裡八個壯漢,好不容易才把母牛抬回家裡,而那頭還未出生就喪命的小牛犢,可憐巴巴地躺在水田裡,染紅了一大塊水田,母親看不過去,只好含著淚把它的屍體埋了。

“造孽啊!”母親一邊說一邊抹淚。這就是事情的真相!怪不得看上去身強力壯的嫂子,居然不會生孩子。哥哥打死了母牛的孩子,造作了極重罪業,所以自己沒有孩子,又害得嫂子尋了短見,以致引出一系列風波,牽連全家人遭受那樣的磨難。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活生生的因果報應嗎?

                                  母牛報恩

再說那一頭劫後余生的母牛,被我一直養著,無論她能不能賣力地耕田,我都不許家人賣它。到了假期,我每天放牛,很少跟村裡其他人一起去放牛,怕那些性情殘暴的牛撞傷我的母牛,我總是避開大隊人馬,尋找青草最茂盛的地方,靜靜坐在一旁看書,讓它吃個夠。在放牛的時候,別的人用一根皮鞭或者棍子,動不動就拼命抽打牛背、牛腿,打得牛渾身傷痕。我捨不得打牛,總覺得它曾經受過嚴重創傷,只用一根樹枝,象征性地拍拍它,跟它說話。牛也十分通人性,我說什麼它都能聽懂。到了傍晚,牛吃飽喝足後,我就把它趕回家,再背上大籃子,到村裡的田間地頭割一藍鮮嫩的青草回來,讓它每天都有夜宵吃。“牛無夜草不肥”,母牛在我的精心調養下,漸漸長胖了,又恢復了以前圓溜溜的樣子,又能下地耕田了。我特別囑咐耕田的哥哥不能打牛,有時候不放心,就干脆親自到田間地頭監督,只要哥哥一揚起皮鞭,我就大吼一聲,及時止住哥哥的惡行。

母牛知道我對它好,對我也格外親熱。每次見到我,它就會用舌頭來舔我的手腳,鼻子裡發出“嗯、嗯”的聲音,好像在跟我打招呼。我看書的時候,母牛會靜靜地在旁邊吃草,不會來打擾我,只是偶爾抬頭看看我,又低頭吃草。有時候我會騎在牛背上看書,牛很溫順,走得很慢,生怕我摔下來。牛吃飽以後,會坐臥在草地上,抬頭默默看著我,仿佛在跟我交流。我看見牛這個樣子,就知道牛吃飽了,就收起書,趕它回家。

家裡在經歷那一場風波之後,窮得揭不開鍋,沒有能力再供我上學,初中三年裡,我不知多少次差點辍學。是因為我的學習成績名列全校第一,老師覺得可惜,幾次到家裡來勸說,才使父母打消了讓我辍學念頭。那真是一段艱難的歲月,我*著一個遠房親戚以及老師的幫助才得以繼續讀書,周末就靠打零工賺取可憐的幾塊錢,作為自己下一周的生活費。初三畢業,我又以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績考到外地一所衛校,然而家裡在經歷風波之後,一家七口人四分五裂變成三家,母親與我相依為命,我們窮得根本沒有能力繼續上學。那個假期,我苦悶極了,那一所遠方學校的通知書被我看了又看,裝在身上被揉得鄒巴巴的,卻不知學費在何方。我趕著牛上山,坐在青草地上看牛吃草,掏出通知書跟牛訴說我的苦悶。我告訴牛,我如果失去這次上學的機會就沒有前途了,以後一輩子只能臉朝黃土背朝天,我不想那樣生活,我想讀書,只有讀書才是我唯一的出路,可是家裡太窮了,根本無法供我讀書,現在連去報到的錢都沒有。講到傷心處,情不自禁流眼淚,牛仿佛能聽懂我說話,默默走過來用它滑膩的舌頭舔我的手腳,眼神很憂傷,嘴裡發出“嗯、嗯”的聲音,好像在用它自己的方式安慰我。

奇跡就出現在那個夏天!大難之後三年未曾懷孕的母牛,突然又懷了一頭小牛犢。在那個年月,懷孕的母牛就像懷孕的女人那樣精貴,而且能賣個好價錢,幾乎是不懷孕母牛的雙倍!好幾個人來看這頭懷孕的母牛,開出的價格一路飙升,最後以三千多元的價格賣給了鄰村一個農戶家。我心中萬分不捨,可是如果不賣牛,我就無法上學,只能忍痛割愛了。母牛離開的那天,那家主人用一根繩子拴著牛脖子,牛似乎很捨不得離開我,跟著那戶人家走出了大門,忽然又折回來,用它那滑膩的舌頭最後一次舔我的手和腳,嘴裡發出“嗯、嗯”的聲音,似乎在跟我告別,我摸著它的頭,悲傷地說:“老朋友,從今以後我再也不能照顧你了,你要多多保重啊。”那一瞬間,牛眼睛裡忽然流出兩行清淚,那股眼淚一直順著牛長長的臉流下來,“噼裡啪啦”地掉在牛腳下的土地上,將土地打濕了一大片。

我喋喋不休地告訴那家主人,這頭牛要當母親了,千萬不要打它,不要讓它耕田,不要讓它挨餓受凍,要每天曬太陽,喂清水,夜晚要割一大籃青草喂它……還沒等我說完,那家人就不耐煩地拉走了牛,牛大概不願意走,主人揀起一根棍子,狠狠地往牛身上打了一下,母牛才戀戀不捨地走出了大門。那一瞬間,我心如刀絞,有一種生離死別的無奈和痛楚,我知道它的新主人不會對它太好,甚至在這個世界上,牛可能再也找不到像我一樣對它的主人了。可憐的牛啊!我知道它是在用這種方式報答我對它的恩情,它從來都是一頭有情有義的牛。如果沒有它的幫助,我無論如何沒有辦法繼續讀書,我的人生從此會被改寫。我與牛,雖然形貌不同,語言不通,但卻是一對互相幫助、惺惺相惜的摯友啊!

如今,多年過去,我仍然會常常想起我的牛友。也許是誠心所致,兩年前,一個朋友突然送我一小座銅牛塑像,說是有人專門雕塑送給他,讓他轉送給與牛有緣的人。朋友聽了我講的那段童年經歷後,毫不猶豫地把雕塑送給我,說我就是那個與牛有緣的人。我接過塑像後只看了一眼,真是大吃一驚,那塑像居然與我養過的那頭母牛一摸一樣,圓溜溜的身子,一對牛角彎成標准的圓圈,它以生前最喜歡的姿勢,坐臥在土地上,抬頭看著我,像從前跟我交流一樣。我欣喜若狂,深信是因為我牽掛牛,牛也牽掛我,它以這樣的方式又回到我身邊。我收下了雕塑,並一直保存在家裡,閒暇時每當看見它,就像看見與我惺惺相惜的牛一樣親切。我一直認為,牛是世界上最苦命的動物,人們常用“當牛做馬”來形容自己報恩的決心。的確,牛來到這個世界是來報恩的,牛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它性格溫順、憨厚、皮實,不斤斤計較,不爭強好勝,一生為人耕田種地,任勞任怨,從無反抗和怨恨之心,這就是牛給予人的。然而,人又給予牛什麼呢?牛在為人勞動的時候,頂著烈日冒著風雨,背負著千斤重擔揮汗如雨,無情的人嘴裡吆喝著,還用皮鞭、長棍拼命打它,嫌它走得慢,嫌它力氣小。勞動完之後,人們根本沒有犒勞它的意思,有時候扔幾把干稻草讓它們填報肚子,有時候忘記了,就讓勞累了一天的牛挨餓受渴。等到牛老了或者病了,實在無法勞動了,人們不管牛是否對自己有恩,是否為自己辛苦了一輩子,幾個人七腳八手把老牛拉到廣場上,用一把鋒利的刀子,無情地劃開牛的喉嚨,牛身上頓時血流如注,牛流著眼淚掙扎著,哭嚎著,無奈人多力量大,牛漸漸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人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牛終於不動了,冷漠地露出得意的笑臉。緊接著,人們剝去了牛皮,露出血淋淋的牛肉,然而分別將牛頭、四肢砍下來,把牛開膛破肚,砍成許多塊,或拿到集市上賣,或自己烹饪來吃,牛肉通過蒸、煮、炒、炸,最終變成了人們的桌上菜。當人們興高采烈地圍坐在飯桌或燒烤攤前,對著一盤盤噴香的牛肉大吃大嚼時,根本沒有想過這頭牛曾經對自己的恩情,沒有想過自己是否對得起牛。從這些方面來看,牛雖然只是畜生,但有情有義;人雖然為人,但凶殘無情。愚昧無知的人啊,肆意宰殺動物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卻從來沒有想過動物們會不會疼痛,會不會怨恨,它們的父母兄弟姐妹會有多麼悲傷,動物與人一樣珍視自己的生命,只是在無情而凶殘的人面前,它們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而已。多麼希望有一天這個世界不再有殺戮,不再有屠夫這個職業,人與動物、植物和自然都能和諧相處,營造一個真正美好的世界。 

打獵猝死

我的表哥自小聰明伶俐,是大姨媽的長子,家裡長子為貴,因為全家人都很疼愛他。他自小跟我姨夫學習了打獵,而且槍法很准,幾乎百發百中。表哥長到二十歲時,已經出落得一表人才,又是四鄉八裡的“神槍手”,每次上山打獵,回來的時候必定滿載而歸,野雞、野豬、麂子等,被表哥打死的野生動物不計其數。山裡一些人家認為表哥是難得的人才,也有很多姑娘暗暗喜歡表哥,因此說媒者絡繹不絕。那一年,正當家裡為表哥張羅了一門婚事,要准備下聘禮的時候,表哥卻出事了。

那是一個沒有任何預兆的午後,姨媽開始生火做飯,表哥突然提了獵槍走出家門,對姨媽說:“媽,好幾天沒吃野味了,我去打幾個獵物回來!”說完出門後,一直到深夜都沒回來。當晚全家人漫山遍野去找表哥,當無奈夜黑風高沒找到。第二天,當村裡人在山裡一棵樹下發現表哥時,昔日活蹦亂跳的表哥已經死了,他歪倒在樹下,那桿他用了幾年的獵槍就靠在旁邊,屍體經過一夜的山風吹拂早已僵硬了。家裡人聞訊趕來,把表哥的屍體抬回去,又找了醫生來家裡看,但一直沒有找到死亡原因,身上也沒有任何傷口,最後醫生粗略認定為表哥是心髒猝死。

表哥死後,姨媽一家傷痛欲絕,姨媽的精神幾乎崩潰了,常常叨念著表哥的名字,半夜也會被噩夢驚醒。那一帶的老人們說,表哥可能是打獵打多了,得了報應。當時不大相信這種說法,現在回想起來,可不是嗎?《地藏菩薩本願經》上說:“地藏菩薩若遇傷生者,說驚狂喪命報。”表哥雖然年紀輕輕,但殺生無數,所以青年夭折。世間現在還在以打獵和屠殺動物為職業者,不得不吸取教訓啊!

                               炸墳家破

這是我一個老領導的親身經歷,她知道我在寫因果實例,特意告訴我這個故事,希望我能寫出來,讓世人知道恭敬祖先墳墓,不管是自己家的還是別人家的,都不可妄自損毀,否則必遭報應。我很尊敬這位老領導的德行,也深深為她的這份孝心感動,很樂意代為執筆,並以她的口吻,將這件事告諸大眾,引起警醒。

我母親學佛多年,我耳濡目染也學得了一些知識,雖然還不懂得佛教中許多更深奧的道理,但深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因此平時生活中十分尊敬祖先,力所能及地做些善事。今年清明節前夕,我有一晚夢見兩位老人,他們的面目很慈祥,微笑著坐在一塊石頭上,模糊地感覺到他們是我丈夫的爺爺奶奶。這時路過一個人,問:“二老為何坐在這裡,有什麼事嗎?”兩位老人微笑著說:“我們的房子壞了,無法住了,我們想找一下當地的領導,請他幫我們修建一下房子。”我也路過,聽到這番對話,記得很清楚。夢醒後我很驚疑,我丈夫的爺爺奶奶早已去世,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而且丈夫也從來沒有帶我去上過墳。現在夢見,令我很驚異。我跟丈夫說了這個夢,說是這個夢一定有什麼含義,並要求他今年一定帶我去給二老上墳,作為孫媳婦,我從來沒有給二老上過墳,真是不孝。丈夫聽我這麼說,也欣然同意。於是今年清明節,我們就全家去到我丈夫爺爺奶奶墳墓所在的某縣上墳。去到墳山上時,眼前的情景令我大吃一驚,只見那兩座墳前陷下去一個約有四米高、三十多米大小面積的一個大坑!大坑與兩座墳之間只有幾十公分距離,墳墓仿佛懸在半空中,如果遇到大雨,很可能墳墓就塌陷了。

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讓我想到了我做的那個夢。或許就是因為兩位老人的墳墓前有這麼一個大坑,他們才會托夢給我。那天上墳回來,心情很不平靜,覺得我們這些做小輩的對不起祖先。上墳回來到丈夫的姐姐家,我就把所做的夢和今天看到的事情跟大家說,希望全家人能齊心協力盡快把墳墓修建好。丈夫的姐姐告訴我,那個大坑是因為20年前,附近有一戶人家炸石頭,把墳墓炸出那麼一個大坑,讓他家修繕,他家根本不屑一顧。我一聽還得了,都20年了!我越發感覺到我們對不起祖先,讓他們的墳墓前有這麼一個大坑,居然20年不去修繕!要是我,我即使不吃不睡,都要先把這個大坑填平才安心啊!試想一下,祖先的墳墓被炸壞了,塌陷的事隨時可能發生,我們怎麼睡得著呢?家裡有人提議還是要去找那家人,讓他們幫忙填坑,沒想到丈夫的姐姐說,那家人自從在我們祖墳前面炸了這個大坑以後,家裡就連續遭遇災禍,現在全家老小都死光了!

這個事實讓全家人驚異不已!既然找不到別人,這件事就只能我們自己完成。我提議全家人合力把這個大坑填平,並把自己所做的夢告訴全家人。家裡人聽了以後都感覺到一定要趕快填平大坑,於是馬上你幾百、我一千地湊錢,並再次到墳墓現場查看,商量如何修繕等事宜。我們到墳場那天,才發現從縣城到墳場正在修路,即使我們買到土,也無法拉上去。這可急壞了全家人,尤其是我最著急。從墳山上下來,大家一籌莫展,都在商量怎麼把土拉上去,沒有車子,如果靠人力的話,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將那麼大一個坑填平?途中經過一個村子,看見一戶人家正在拆舊房子,准備蓋新房子,丈夫無意識地跟他們打招呼,問他們拆了房子的那些牆土要放哪裡?那戶人家無奈地說:“舊房子都是土牆,拆了以後土會很多,我們也不知道拉去哪裡?”丈夫喜出望外,立即跟他們說我家裡要修繕墳墓的事情,請求他們把土賣給我們,那戶人家並不貪財,只是笑著說:“不就是些土,還賣什麼呀?你們要是用得著,盡管請人來拉就是了,你們只要出給人家工錢就行了。”我們大喜,真是天助我也!隨即請人來幫忙,用摩托車、推車等工具,把那戶人家拆下來的土全部拉上墳山,剛好夠填平那個大坑,我們又請工匠在墳周圍壘砌了水泥屏障,直到全家人都滿意了,才算了掉一件大事。

這件事才過去一個多月,我現在把它講出來,希望能引起社會大眾的警醒,每個人都應該恭敬自己的祖先,沒有祖先就沒有你今天的生活。平時與其四處郊游踏青,不如抽一點時間去看看祖先的墳墓,表達一份對先亡的悼念和敬意,尤其是每年清明節,可以用鮮花、水果、素菜飯祭奠他們,簡單易行,但這世間又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尤其是那戶炸墳之後家破人亡的村民,無疑給當今的世人敲響了警鐘,對於先亡先祖的墳墓,無論是自己家的還是別人家的,都須懷著一份恭敬心啊!

殺豬瘸腿

我的老家有一個人叫王五的男人很會殺豬,無論再彪悍的豬到了他手裡,沒有幾下就被制服了。他逐漸成為遠近聞名的“殺豬能手”,四鄉八裡無論誰家殺豬都會想到請他來幫忙,豬殺死之後,他就被主人家留下來大吃大喝,大多數人家還會送一塊肉給他,闊綽一些的人家還給點“殺豬費”,他也樂得到處殺豬,並把殺豬當成自己的職業。有一次到鄰村殺豬,他向往常一樣提起殺豬刀准備與豬搏斗時,豬忽然對他怒目圓瞪,鼻子裡喘著粗氣,沖著他拼命闖過來,他頓時嚇得連人帶刀一起摔下路邊的大溝,痛得他直叫喚。好幾個壯漢把他抬起來後,才發現他雙腿鮮血直流,一條腿已經斷了。經過好幾個月的調養,王五的腿傷雖然恢復了,但從此以後瘸了一條腿,只能依靠拐杖走路,再也不能殺豬了。

古有警句告訴我們:“千百年來碗裡羹,冤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人們或許也已經發現,隨著經濟飛速發展,疾病和災難並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這都是因為眾生每天造作殺、盜、淫、妄無數罪業,疾病是業因果報,而災難則是共業所感。放眼看去,當今世界處處充滿著殘暴和殺戮。每天屠宰場、菜市場不知有多少動物被殺害,拔毛剝皮,成為人們的盤中餐。人們在殺害動物的時候,絲毫沒有想到這也是一條生命,它也十分珍惜自己的生命,也會痛苦怨恨,會有自己的父母兄弟,人們為了滿足口舌之欲,肆無忌憚地殺,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裡游的,沒有什麼不敢殺。殊不知這都是在造作重大罪業,當有一天因果報應到來,還有誰能救你?

吃蛇怪胎

村裡有一戶人姓張的人家愛吃蛇肉,男主人張三更是見蛇必打,每次打到蛇就拿回家剝皮洗淨,烹煮食用,還四處宣傳說蛇肉味道鮮美。張三娶媳婦懷孕後,他更是到處尋找蛇回來煮給妻子吃,還說蛇肉可以滋補身體,將來會生一個健康漂亮的孩子。妻子十月懷胎,生下一孩,容貌五官雖然與其他孩子無異,但孩子全身上下長滿白色鱗片,連頭上、臉上都是皮屑,用手一抓,滿身掉皮,形似篩糠,又像飄雪。用水洗之,洗滌不淨,水干後又恢復原樣,手摸上去,手心全是皮屑,全村人恐懼,都不敢接近這個孩子。張三全家為這孩子傷透了腦筋,帶著孩子四處尋醫問藥,錢花去了不少,但孩子的症狀還是沒有改善。村裡人都說,這孩子是怪胎,可能是因為他們家吃蛇肉太多造成的。村裡一個好心的老人勸他家趕快禁止吃蛇打蛇,並且誠心悔過,多做善事,孩子或許慢慢會好起來。這是幾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他家有沒有聽信老人的勸告,也不知道現在孩子有沒有改變。從這件事可以看出,因果報應絲毫不爽,父母吃蛇打蛇,報應在孩子,但天下的父母誰不疼愛自己的孩子?報應在孩子甚至比在自己身上還痛苦。真心勸告芸芸眾生,要努力為自己的子孫後代行善積德,不可隨意捕殺野生動物烹食,尤其是懷孕婦女,千萬不可聽信什麼野生動物能滋身體,你作為母親,狠心吃了動物肉,它們的父母也會痛苦啊!

                  子母不安

這是我親身經歷的故事。2007年我十月懷胎,剖腹產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全家人喜出望外。坐月子期間,母親把它養的十幾只雞從老家陸續拉來殺掉,煮成湯肉給我吃,因為老人們認為產婦要多吃雞肉喝雞湯,奶水才充足,孩子才不會餓肚子。我向來很聽老人的話,也感覺那時特別餓,每次雞肉煮出來,我就連湯帶肉吃上一大碗,有時候吃得更多,一只雞大部分都被我吃掉。平均每兩天就要殺一只雞供我食用。產後23天,也就是剛好殺了10只雞的時候,不但奶水不充足,兒子全身的皮膚忽然呈現金黃色,消化不良,嘔吐不止。我學醫多年,憑著經驗知道這是黃疸,立即帶孩子去大醫院看病。醫生診斷果真是重度黃疸,必須立即住院。萬般無奈,只好辦理了住院手續,將孩子安頓在小兒科。真是無奈啊,前後不到一個月,我兩次住進這家大醫院。

兒子住院期間,每天白天打點滴,晚上醫生把他的眼睛被蒙上黑布,放進一個紫藍色的玻璃箱裡,這是醫學上的“藍光療法”,專門治療新生兒黃疸的。兒子可能是由於眼睛被蒙住,一片黑暗,心生恐懼,徹夜啼哭不止,不斷用手打腳踢玻璃箱邊緣,我一直在旁邊哄著他入睡,卻無濟於事。如果不采取這種方法治療,黃疸指數就會越來越高,最後損傷肝功能,甚至昏迷,我不敢疏忽,只好聽任醫生安排。我做剖腹手術時,腹部被劃開一尺多長的大口子,因為麻醉師一時疏忽,忘記了置放鎮痛針管,我是咬著牙齒痛過三天三夜,可謂九死一生。現在才過了二十多天,腹部傷口還未痊愈,隱隱作痛,連重物都不敢拿,甚至走路腳步放重一些,傷口都會疼痛,似乎傷口隨時會裂開。但為了孩子,我不顧自己疼痛,抱著他東奔西走,做檢查、打點滴、曬太陽甚至放進藍色玻璃箱,都要自己親自動手。連日的熬夜加上傷口疼痛,折磨得我一下子憔悴不堪,孩子連夜撕心裂肺般大哭,哭聲響徹整個病房,我也默默流淚。真是子母不安啊!

去年,我第一次誦念《地藏菩薩本願經》,當讀到“是閻浮提人初生之時,不問男女,或欲生時,但作善事,增益捨宅,自令土地無量歡喜,擁護子母,得大安樂,利益眷屬。或已生下,慎勿殺害,取諸鮮味供給產母,及廣聚眷屬,飲酒食肉,歌樂弦管,能令子母不得安樂。何以故?是產難時,有無數惡鬼,及魍魉精魅,欲食腥血”時,我忍不住淚流滿面,原來是我在生下孩子後,天天吃雞,殺業太重,才換來子母不安的果報啊!在此,我誠心向所有被我殺害吃掉的雞們忏悔,也希望我能仰仗誦念《地藏經》的功德,讓它們早日業障消除、離苦得樂,往生淨土。同時,末學在此告誡天下所有父母,切不可為了滋補自己身體,隨意殺害動物來食用,殊不知這是在造作極大罪業,將來因果報應無法逃脫!動物的身體並不能滋補身體,世間五谷雜糧、瓜果蔬菜就已經足滋補了,懷孕的媽媽不要害怕素食營養不夠,只要搭配得好,同樣能生出一個健康漂亮的寶寶,何況在孕期沒有造作殺業,就是在為自己的孩子積累功德,這對於母子都是一種莫大的幸運啊!

                  偷盜斷手

村裡一對夫婦生了兩個兒子,非常寵愛,捨不得打罵,孩子在外面與人打架,他們總是幫兒子出頭。小兒子剛滿八歲,自小養成了小偷小摸的習慣,每次偷東西回來,夫婦倆不但不教育,還誇兒子能干。孩子越發放肆,認為偷東西是好事,能給家裡帶回東西,還能得到父母的誇獎。他家隔壁住著一位奶奶,為人謙和,慈眉善目。老奶奶有個女兒在城裡工作,女兒多次要把老奶奶接到城裡住,但她去兩天又回到農村,說是城裡太吵,她睡不著。女兒無奈,只好隔三岔五把母親接到城裡,吃的用的買上一些,其中不乏各種糖果糕點,凡是母親愛吃的,她無論多貴都買。東西買回後,老人捨不得一下子吃完,總是放著慢慢吃。這就被隔壁的小孩子盯上了,每次老人回來,小孩子就到她家裡去玩,老人慷慨地把自己的各種美食分給孩子,孩子很機靈,注意觀察老人從什麼地方拿出食物,暗暗記住,等老人下次出門時,孩子就從樓上爬過去,把老人的糖果糕點連同箱子裡的零錢等一並偷走。老人知道東西被盜,但並不說破,只是依舊笑著,分一些零食給孩子。孩子一連多次偷盜,老人都沉默不語,孩子以為老人不知,頗為得意,大約父母也默許,於是膽子越來越大。只要看見老人出門,就馬上爬上樓,撬開窗子爬過去,吃的用的,甚至鍋碗瓢盆,無所不偷。

忽然一天,孩子在偷盜老人的東西時,從樓上摔下來,摔斷了右手。父母只好帶孩子住院,住了兩個多月,把鋼板把肘部固定,間隔一年還要重新劃開皮肉,取出鋼板。孩子需要反復住院兩次,做兩次手術,痛苦無比,日夜啼哭。兩次手術花費了七、八千元,遠遠超過了孩子偷盜老人的東西所得價值,可謂加倍賠償。又因住院耽誤了上學,不得不留級一年。父母痛心疾首,真是損失慘重啊!可惜的是,這對夫婦並沒有吸取教訓,也不相信因果報應,對於老人的勸告也絲毫沒放在心上,甚至對老人產生怨恨心。兒子的手漸漸恢復以後,並沒有嚴加管教,仍然縱容孩子偷盜,隨後又陸續偷過隔壁老人的東西,不知道還有什麼樣的因果報應等著他們!

                   欺老失財

在我的老家有個老人,她本來有個女兒在城裡工作,多次要接她到城裡住,但老人不習慣,覺得白天太孤獨,晚上又太吵睡不著,於是仍舊住在農村,種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種菜養雞,白天跟人拉拉家常,晚上看電視串門子,自得其樂。老人另有一個女兒嫁在本村,女兒女婿對老人不好,不但平時不來幫助老人,老人有事求他們,他們還很不耐煩,老人每次都付給他們工錢,像對待別的工人一樣。女兒女婿家有一張大車,女婿經常開著車幫人拉沙石、煤炭、糧食等,以此作為副業,漸漸賺了些錢。有一次老人請女婿幫忙拉糧食去賣,女婿先是很不耐煩,後來聽說有工錢,就欣然接受。女婿把自家的和岳母的幾包糧食一起去賣,到了糧食局,女婿忽然強占了岳母的幾包糧食,說是全部都是他家的,糧食局付的錢,他全部收入囊中,岳母空手而歸,很是傷心。城裡的女兒聽聞母親訴說,勸母親別去計較,拿了些錢給母親買米,耐心安慰母親,母親也不再提起這件事。

此事剛過去一個月,女婿有一天開著大車跑運輸回來,賺了一萬元錢放在自家箱子裡,准備第二天去存銀行。沒想到第二天起來一看,一萬元錢不翼而飛!全家焦急萬分,翻箱倒櫃,四處尋找,最終仍舊沒有找到,報了當地派出所,也沒有查出線索。全家痛心疾首,對於農村來說,一萬元不是個小數目,跑運輸也是件很辛苦的事,風水日曬,山路艱險,加之油錢、過路費除外,賺錢也不容易。村裡人都說,是女兒女婿不孝順老人,反而欺負老人,才遭到報應的。

《父母恩重難報經》中說:“假使有人,左肩擔父,右肩擔母,研皮至骨,穿骨至髓,遶須彌山,經百千劫,血流決踝,猶不能報父母深恩;假使有人,遭饑馑劫,為於爹娘,盡其己身,脔割碎壞,猶如微塵,經百千劫,猶不能報父母深恩;假使有人,為於爹娘,手執利刀,剜其眼睛,獻於如來,經百千劫,猶不能報父母深恩;假使有人,為於爹娘,亦以利刀,割其心肝,血流遍地,不辭痛苦,經百千劫,猶不能報父母深恩;假使有人,為於爹娘,百千刀戟,一時刺身,於自身中,左右出入,經百千劫,猶不能報父母深恩;假使有人,為於爹娘,打骨出髓,經百千劫,猶不能報父母深恩;假使有人,為於爹娘,吞熱鐵丸,經百千劫,遍身焦爛,猶不能報父母深恩。”如此犧牲自己,尚不能報父母深恩,何況平時的一點衣食照顧呢?當今社會,子女不孝順老人者比比皆是,有的人家雖然生了幾個兒女,但那邊老人還生病躺在醫院,身邊非但沒有一個兒女照顧,這邊兒女已經為處理老人後事誰該出多少錢、財產如何分割等吵鬧不休。更有甚至,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一個真實故事,一個兒子娶了媳婦忘了娘,在大雪天氣把八十老娘拒之門外,讓老人挨餓受凍致死。“羔羊跪乳”、“烏鴉反哺”的故事許多人都聽過,但世間有些做子女的,恐怕連動物都不如。天下所有做子女的,對於自己的父母,不可不孝啊!

                撫孤得福

我有一個朋友叫梅子,早些年做煤礦生意賺了些錢,她人很善良,經常資助村裡的窮苦老人和失學兒童。四年前,她聽說有一對外地來打工的夫婦生了一個孩子,因父母鬧離婚,誰都不想要孩子,夫妻兩白天各自外出,把剛滿月的孩子鎖在出租屋裡,任其自身自滅。聽到這件事後,梅子心急如焚,如同自己的孩子被鎖在屋子裡一樣疼惜。她千方百計找到這對夫婦,要求看一看孩子。這對夫婦帶她到家裡時,只見那孩子餓得哇哇大哭,滿臉是淚水。梅子不滿地對他們說:“你們身為父母,怎麼能這樣對待自己的孩子呢?她也是一條命啊!”這對夫婦無奈地說,他們都是打工,沒有固定的經濟收入,沒有房子住,現在要離婚,連自己的生存都成問題,也沒有能力撫養孩子。梅子決定領養這個孩子,夫婦倆對她千恩萬謝一番之後,各自離開,以後再也沒有回來看過孩子一眼。梅子那時候已經有了兩個兒子,家裡還有老人要撫養,雖說經濟還算充裕,但要多養一個孩子,家裡人都覺得負擔太重,不想接受。梅子苦口婆心勸說家人,終於讓家裡人接受了這個孩子。梅子領養了孩子以後,精心照料,視如己出,對這個孩子比對自己親生的兒子還好。

女孩在梅子家一天天長大,四歲時已經非常懂事,又聰明又漂亮,走到哪裡都惹人憐愛。當地有一個身家過億的富商,偶然到梅子家做客,看到這個女孩後,異常喜愛,當即收她為義女,讓孩子叫他“干爹”。富商經常來看女孩,每次都送貴重禮物給她,還許諾要把她當自己女兒一樣看待,以後要送她到國外讀書,好好培養她。因為跟富商成了親家,梅子家每次遇到什麼困難,富商都出手相助,慷慨解囊,梅子家有了親家的幫助,生意越做越大,可謂事事順心,家庭幸福。

小鳥救命

我一個好姐妹的奶奶心地善良,一心向佛,脖子上常帶一串佛珠,走到哪裡都小聲念“阿彌陀佛”。老奶奶在鎮上開了個小商店賣雜貨,她平時生活節儉,卻隨時接濟村裡的窮人。每逢趕集時候,周邊山裡的村民來到鎮上,老奶奶就免費為大家提供開水,端出自己的凳子供大家乘涼。見到窮困的村民,她就把自己的衣物、食品等送給他們。有些山區來的村民太窮,沒錢買飯吃,老奶奶就多煮一些飯菜,請認識不認識的人都來吃。老奶奶不僅對人好,對動物都很有愛心,見到流浪的小貓小狗就收養在家裡,見到受傷的小鳥就帶回家細心照料,喂水喂食,讓它們恢復健康後,再帶到樹林裡放生。有一次,老奶奶帶著孫女上到小鎮周邊的山上拾菌子。兩人剛走到一座小山包上,忽然聽見身後一只小鳥急切的叫聲。老奶奶心想,一定是這只小鳥受傷了,在那裡求救呢!她立即帶著孫女往回走,要去救那只小鳥。誰知倆人剛剛走開,那座小山包就滑坡了,整座小山包瞬間坍塌成了平地。如果兩人站在山包上,一定會被掩埋。老奶奶感歎地對孫女說:“是小鳥救了我們的命啊!”那位當年的小孫女,就是我現在的好姐妹。她說,如果不是奶奶平時行善積德,小鳥怎麼會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刻大聲叫喚呢?再者,如果奶奶沒有善心,聽到小鳥的叫喚毫不同情,又怎麼會獲救呢?這都是善有善報啊!奶奶很長壽,一直到幾個月前,八十多歲的奶奶才去世。小姐妹說,奶奶往生的時候很安詳,沒有一點痛苦,紅光滿面,笑容可掬,猶若睡著。據說,往生時現場出現種種瑞相,令家屬歎為觀止,因我未曾親眼所見,這裡不再細說。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3/9/22 上午 04:40:43
小江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4289
積分:4955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27日
2
 用支付寶給小江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5/24 上午 04:43:11
a20000921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新手上路
文章:6
積分:26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0年2月25日
3
 用支付寶給a20000921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第一個故事在時間上有矛盾啊!!
母牛是在筆者上初中時被哥哥打到流產,半年後哥哥娶媳婦又過了三年媳婦自殺,這三年半筆者早就初中畢業了,為何還會差點輟學??
再說才三年沒生就自殺輕生,不太符合人之常情。又各人造業個人承擔,何以哥哥一人作惡全家受累?甚至連媳婦也自殺?
種種推斷我認為有兩種情形︰第一就是故事經過長時間多人流傳,中間有人謬傳或誇大或串改其中細節;第二就是這故事本身就是杜撰出來的。雖說因果報應是天理
,但深思其中報應情事又有諸多不合情理的地方......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4/5/27 下午 12:37:50

 3   3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625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