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超心理科學版(Life論壇) → 【靈異】金門無頭部隊的故事

您是本帖的第 3441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靈異】金門無頭部隊的故事
老佛爺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青蜂俠
文章:1183
積分:1330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2月17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老佛爺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靈異】金門無頭部隊的故事
幾年前,我們的部隊移防到小金門一個叫青歧的地方,青歧是小金門最大的村落;其實人口少得可憐,大部分年輕人都到台灣謀職,留在當地的,就只剩下老人、婦女和小孩。青歧村原本保有著許多古老的閩南建築物,當年的八二三戰役,把這些古老的建築物炸得體無完膚,大多只剩斷垣殘壁,彈痕累累;黃昏時刻,夕陽下的青歧村,頗有幾分戰地淒美的風味。阿水伯是青歧村土生土長的老人,自出生到現在六十多歲了,從來沒有離開過金門一步;台灣長成什麼樣子,對他來說只有【莫宰羊】三個字可以形容。阿水伯在青歧村開了一間小雜貨鋪,還擺著一張花式撞球檯,店裡除了賣一些日常用品之外,夫妻倆也賣一些小吃,另外也幫附近一帶的營區洗衣物,生活過得還算不錯。一到假日,大部分的阿兵哥都喜歡到阿水伯的店,因為阿水伯就像能言善道的說書者一樣,總會說一些金門地區的鬼怪奇譚。多年來,青歧村經常流傳著無頭部隊的傳說,至於真實情況和詳細經過,則鮮少人知道。這一天,吃過午飯,我以及連上一個一等兵王成卓和下士陳信義來到阿水伯的店,在我們的央求下,流傳在小金門多年的無頭部隊的故事才終於真相大白....。

【那是發生在民國五十八年,我親身經歷的一個感人的真實事....】阿水伯一聲長嘆,若有所思的說道。【那時候八二三砲戰剛打完不久,局勢很緊張,兩邊的水鬼經常彼此登陸摸哨,一個班據點,或是一個排據點,甚至一個連部整個被摸走是常有的事。】【國軍部隊為了應付戰事隨時可能爆發,所以每天行軍,出操、踢正步、刺槍,訓練非常的精實。】【那無頭步兵連和這個有什麼關係呢?】陳信義好奇的問。【那一年夏天的某個早上,我和往常一樣,清晨六點左右就騎著摩托車到附近的營區收衣服回來燙洗,到了南山連發現大門衛兵竟然不見了,雖然心裡覺得奇怪,我還是直接將車子騎進營區,進入營區後,裡面一片死寂,半個人影都沒有,我感覺不太對勁,心想,就算是部隊出去晨跑,也該有大門衛兵和安全士官留守才對呀!】【我好奇的往他們住的坑道走進去,突然之間,一陣冷風從坑道內直吹上來,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當我走到他們睡的寢室時,迎面而來的是令我震驚且終生難忘的畫面....。】

阿水伯點了一根,經輕的吸了一口,然後緩緩的吐出煙霧,眼眶裡閃爍著淚水。【你發現了什麼?】王成卓急著想知道答案。【整個寢室一片血泊,每個人的喉頭都被切斷,左耳全部被割下。】阿水伯語帶哽咽。【整個連被水鬼摸走包括連長嗎?】【沒錯,事後師部派人調查結果,全連無一倖免。】【為什麼每個人的左耳都不見了呢?】王成卓百思不解。【因為共匪的水鬼都要拿耳朵回去交差。】阿水伯回答。【那這些屍首就是無頭部隊的來由囉?】陳信義繼續問道。【無頭部隊就是南山連的英魂。】阿水伯接著說:【那時全連被殺之後,有一段時間,當地沒有軍隊駐守,但奇怪的是,每到深夜青歧村的居民都會聽到南山部隊出操的音,有時是刺槍術,有時則是霹霹啪啪的正步聲。】有一天深夜,南山連又傳來踢正步的聲音,【正步....走....,一、一二一....】【我和一位鄰居好奇的跑去偷看,當我們悄悄的從營區側門的樹叢往內看時,集合場上飄著一片鬼火,一個連的兵力整齊的排成方陣,立於集合場正中央,個個全副武裝,托槍,一班一班的在練習踢正步,口令由站在一旁的連長發,恐怖的是,每個人的頭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盞盞綠色鬼火。

這件事情很快的傳遍小金門,軍方請來法師誦經超渡亡魂,希望他們能夠安息,但是沒有效,每到深夜,仍舊可以聽到霹啪啪的正步聲。】【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是他們死不瞑目?】我訝異的問。【其實不是死不瞑,而是自責。根據法師和他們通靈交談的結果,才知道南山連因為衛兵失職以致全營被殺,連長認為自己沒有訓練好部隊才造成如此結局,深感愧對國家,於是為了重整軍紀,死後每天操練。】【結果呢?】我又問。【一開始,先是南山連的直屬營長帶著乩童前去安撫,不料因階級太低,無法奏效,回來後還病了好幾個月才復原。】【接著是旅長、師長等將級軍官前去安撫,還是因階級不夠高,紛紛無功而返。】【連將軍都鎮壓不了,還有誰能制服呢?】陳信義咋舌道。【這種情形持續了將近半年,半年內,沒有任何部隊敢進駐南山;直到有一天,在一次高賓演習後,這件事情才獲得圓滿的結局。】【什麼高賓演習?】王成卓楞楞的問。【高賓演習就是高級長官巡視金門地區。】阿水伯解釋道。

那一年冬天,蔣公巡視小金門,當他巡視到南山連時,發現這個重要的軍事據點竟然沒有人駐守,馬上把陪同巡視的小金門司令官叫去臭罵一頓....【陳司令官,這裡為什麼沒有駐守部隊?】蔣公生氣的問。【報告總統,因為....】司令官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到底怎麼回事?趕快說。】在蔣公的逼問之下,司令官才一五一十的說出事情的來龍去脈。蔣公聽了之後,深受感動,於是取消了當天返回台灣的行程,決定要留下來,親自安撫南山連的英魂。這一天,太陽下山後,蔣公先進駐青歧村,隨行的文武百官數人,道士法師十幾人,加上好奇圍觀的百姓,擠得水洩不通。大家都在等待深夜的來臨,每個人的心情忐忑不安,尤其是隨行的官員,深怕蔣公有任何的差錯。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青歧村的氣氛也逐漸凝重,淩晨一點時刻,南山連終於有了動靜。【正步....走....一....一....,一二一....,】【向左....看....,向前....】當剛強有力的回音來自一公里外的南山連時,立刻引起在青歧村等候多時的民眾一陣騷動。文武官員想多派道士、法師,以及隨行的人員陪同蔣公一同前往,都被蔣公一一回絕。

只見蔣公起身帶著一個待從官坐上吉普車,從容的離去....南山連的集合場依舊綠光閃爍,無頭部隊精神抖擻的托著槍,秩序井然有序的出操上課。蔣公緩緩的往部隊的正前方走去;此時,無頭部隊突然有了舉動。【立正....】無頭連長發現蔣公向部隊走去,立刻下命令,隨後轉身面向蔣公報告操課進度【陸軍第x師x旅一營南山連上尉李開鐘報告,全連實到,官士兵合計一百三十人,課目,基本教練;閱兵分列式;報告完畢,長官好!】陪同前往的待從官嚇得面無血色,蔣公則氣定神閒,不疾不徐的對著部隊說:【各位弟兄辛苦,為什麼這麼晚還在訓練呢?下去休息吧!】無頭部隊依舊立在原地;連長沒有下令,沒有人敢擅自行動。【我知道你們很自責,但是你們並沒有對不起國家,生死勝敗乃兵家常事,你們已經盡了該的責任了,國家不會怪罪你們的。】蔣公安慰他們。全場一片寂靜,部隊依然站立不動,氣氛顯得更加凝重。一旁的待從官則嚇得雙腿直發抖。【我是中華民國五星上將蔣中正,也是國家最高的領袖,我代表國家向各位宣佈,剛剛看了各位的閱兵分列式,我非常的滿意,從此以後,你們可以不用再出來練習了。】無頭部隊聽完,突然有哭泣的聲音傳出,嗚咽聲隨即擴散成一片,現場充滿哀淒。【我知道你們很愛國,正因如此,你們更應該安息,好讓新的部隊進駐這,才能真正的保衛國家,你們說是不是?請李連長把部隊帶回去休息!】蔣公此時眼眶也閃爍著淚水。聽了蔣公這重要的一席話之後,無頭部隊深受感動,終於有了動作。無頭連長此時跑到部隊正中央,整理完部隊,向蔣公行完禮之後後帶著全連緩緩的往集合場的盡頭走去,身上的鬼火也慢慢減弱了,消失,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整個部隊消失在海岸邊的叢林中。自此之後,南山連恢復平靜,新的部隊也順利的進駐,蔣公安撫鬼魂的事蹟也深烙在金門人的心中。默默的聽完無頭部隊的故事,我們三人都感染了那種哀愁的情緒,愣愣的對望著,不發一語,阿水伯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歎道;【唉!這一切都是戰爭造成的悲劇。】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1/1/17 下午 12:34:06
老佛爺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青蜂俠
文章:1183
積分:1330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2月17日
2
 用支付寶給老佛爺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鬼部隊
在服役時,有一次部隊遠行出任務,眼看著天色已晚,我們這一行人無法即時趕回營區,便被安排在附近的一個海防部隊歇腳由於我們是臨時決定借宿,故未能事先通知,所以這個海防部隊無法挪出空餘的臥室供我們寢臥,因此在離部隊數百公尺外的廢棄倉庫,便成為我們暫時的休憩處。

這個倉庫外面有一個廣場,平日供部隊操演及集會,在廣場旁還有一個大型的講臺,通常是提供給部隊長指揮部隊及長官蒞臨致詞時使用 在這倉庫堜|擺置了幾張床舖,可用來躺臥歇息。我們移駐進去,在堶掄椑蘅竷i以聽到遠處海浪拍打岸石的潮聲,以及時疾時緩的風聲,雖覺陰寒了點,但由於平時都得接受部隊操演,故對於惡劣的生活環境,並不怎麼在意。同僚們今天雖已忙碌了一整天,但想到不必急著趕回部隊報到,每個人的心情反而輕鬆不少,晚上遂在裡頭放縱作樂。有人喝著紹興划酒拳,有人聽音樂廣播哼歌,有人打橋牌,更有人抱著棉被大睡。

大約過了午夜十二點吧!忽然大地一下子沈靜下來,原本還有聽到蟲鳴唧唧的聲響,此時完全一片死寂。由於雲層很厚,這個晚上夜色昏沈,不僅看不到星星,連月光也絲毫看不見。恍惚間,好像聽到倉庫外面的廣場有許多嘈雜的腳步聲。初時並不清楚,但逐漸地由遠而近,由朦朧而清晰,很明顯的是一大群部隊整裝集合的腳步聲。排長斜睨著眼睛,姍笑著對我們幾個懶散的班兵說:「看你們幾隻米蟲,整天混吃等死,沒聽到本地部隊晚上還在操練演習哩,羞不羞恥!」我們幾個同僚互相交換過眼色,根本懶得答腔,想這個菜鳥排長剛從大學畢業,才受完預官訓回來,沒什麼帶兵經驗,便如此囂張,以後的日子那還得了。                      

我們依然玩自己的樸克牌,划我們的酒拳,大家鬧得不亦樂乎!(蹬蹬、蹬蹬、蹬蹬、蹬蹬...)門外的跑步聲愈來愈近,也愈來愈緊促了,似乎有大批的部隊正集結在廣場外面,團團圍住了整個倉庫...大家開始覺得有點狐疑不安,玩樸克牌的、划酒拳的,不約而同的都停下了手上進行的動作。並側耳凝聽外面的聲響,奇怪在這麼深的夜晚,怎麼會有大批部隊動員的聲音?忽然,門口響起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我們的沈默。「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聲音緊急而有力,叩門者似乎十萬火急,但我們沒有馬上應門。「咚咚、咚咚,咚咚、咚...」叩門者顯然有點不耐煩,敲門的聲音更密了。菜鳥排長以眼神示意我去開門。於是我將上衣穿上,走到前面將門栓拉開,並小心翼翼地將門戶開啟。
  「嘎...嘎」久未加油的門軸發出刺耳的音響,這時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大家看了全部倒抽了一口氣。」原來眼前出現一位傳令的軍官,身穿著未曾見過的破敝軍服軍帽,後面則斜背著一把大刀,腳上卻穿著髒污的草鞋。「報告長官,部隊集合完畢,敬請長官蒞臨訓示。」這位軍官以一種陰森低沈的語調講完話,忽然迅速地兩腳靠攏立正,「啪」地一聲,然後右手彎曲至眉尾行一個標準的軍禮。看到這情形,每個人都忍不住打個寒顫,祗相對啞口無言不敢答話,因為只看到軍官灰懞懞的身影,但他的臉龐則完全看不清楚,而且隱約看見他的胸衣前有斑斑的血漬,似乎剛經歷過重大的戰役,而且還負傷累累,菜鳥排長圓睜著眼睛愣在原地,腳失控得不住顫抖,嘴巴也吐不出半句話,這時老士官長看情況不對,沒人答得出話來,忽然大聲地對那軍官吼道:「整編部隊,待會就來!」這個軍官聽完答覆後,「啪」地一聲,兩腳靠攏立正回一個軍禮,忽然不見了。

我跑上前去,將門戶趕緊關好。回過頭來,看每個人臉上都慘無人色,全身忍不住地發抖!菜鳥排長癱坐在地上,牙根不住地打顫,他嚼著舌根結巴地說:「鬼,遇到鬼了,怎麼辦,該怎麼辦!?」遠處又傳來部隊行進的腳步聲,而颯颯的風嘯亦從門窗縫隙流竄進來,將室內的氣氛整個凝結起來。老士官長摩娑著雙拳,不停地在走道旁來回踱著,喃喃自語地說:「這一定是傳說中的陰間鬼兵了,天啊,怎麼如此倒霉,竟教我遇上了,大家趕快來想想辦法罷!」 這時,每一個人都緊緊地將頭聚攏在一起商量對策,好像害怕有鬼刺堠在一旁竊聽,壓低了嗓子講話。如果等會那個鬼兵再來敲門怎麼辦?。有人提議說:「鬼怕軍徽,可以拿它去鎮壓。」但這個推論馬上被我打翻,因為剛剛開門時,我的衣胸上是別著軍徽標章的,它根本視而不見,不當一回事。另一個班兵講:「和他們交換條件罷,告訴它我們將會多燒點紙錢來回報。」
  可是剛剛那個鬼兵不是為乞食而來的,它是邀我們校閱鬼兵鬼將啊!正當我們絞盡腦汁無法可想時,忽然敲門聲又響了。「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下子大家全噤了口,鴉雀無聲,根本不知道該不該前去開門。若要開門,門外是個不可預期無法想像的鬼怪;若不開門,鬼兵鬼將們會不會忍耐不住集體攻掠進來,那就更慘了。「咚咚、咚...,咚咚、咚...請長官立即親臨主持校閱!!」鬼軍官在門外又開口催促了,而這次的口氣似乎不太友善,而且冰冷毫無令人退讓的餘地。

大家全都以期望的眼神看著菜鳥排長,而菜鳥排長面無人色一直搖頭搖頭。最後由老士官長打開門閂,帶領我們走出倉庫, 一出大門,祗見到一堆一堆黑壓壓的軍隊集結在廣場中央。數以千計,哇,全部穿著破敝且髒污的軍裝,大部份都穿著草鞋,有的甚至赤腳。我們隨著士官長一步一步地走上司令台,原本四、五十公尺的路段現在卻變得漫長而遙遠。我們不確定這條路有沒有盡頭,也不知此行後,是否還看得到今晨太陽的昇起,畢竟陰陽相隔的人鬼忽然相會了,誰也料不到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踏上了司令台,現在看得更清楚了。

我們發現這些鬼兵似乎都死於非命未得善終|因為它們肢體不全!有的缺腿有的缺腳,甚至有的缺了半邊肩膀,有的根本沒有頭顱,而這些亡靈唯一的共同點,是看不清楚他們的臉龐及五官,且整個軀體罩著一層薄霧,更顯示它們已滅了生命的餘燼,完全不屬於這個世界。菜鳥排長被我們擁簇著擠向司令台前站著。下面黑壓壓的一片鬼影幢幢,完全寂靜、肅殺,祗見到幾千隻冷鋒般的目光投射過來,菜鳥排長:「各位.各位.將士們.」,一句話支支吾吾地說了半天,忽然整個骨架像被抽解掉一般,整個暈眩倒地,而且就像三歲孩子因夢魘而失禁般,整件褲子瑟瑟地尿濕了。天空依然漆黑著,看不見半點的星光,除了遠處仍傳來潮汐迴溯的音響,祗有刺骨的寒風在耳際吹掠。

鬼兵鬼將們仍直立在原地,目光如電般直射過來。老士官長一看苗頭不對,於是當機立斷走上前去,拉開喉嚨向著廣場喊話:「各位英勇的將士們,我們是捍衛國家的先鋒,...」「...若因為執勤不慎闖入你們的領域,請大家多多包涵...」「...你們為了忠愛的祖國,已經捐軀沙場,無法回鄉...我答應你們,將來國家統一時,你們的英魂將可以跟著我們的船隻,一起回鄉...」「一起回鄉...」廣場週遭似乎有這樣的回音傳回我們的耳際。老士官長以鄉音濃厚的語調,發表完一篇感人的演說。廣場的鬼兵鬼將們仍然沒有動靜,但從模糊的五官上可看出壓抑著的抽搐神情。

大約保持了三十秒鐘的死寂,原本那位叩門的軍官從行伍間跑步出來,一直到司令台前方才立定。他以丹田之力發著口令: 「全體立正!」「啪!!」鬼兵行伍以整齊劃一的動作兩腳靠攏立正。「敬禮」我們看到一幅莊嚴的鏡頭,數以千計的鬼兵鬼將目光含著淚水,同時敬禮,然後身影逐漸逐漸地消失在晨霧當中!這時,大家才鬆了一口氣,但每個人依然驚魂未定,龜縮著身子無法將腰幹挺直,但還是趕忙著走回倉庫,並將菜鳥排長也順便抬回。

一直到晨曦昇起,沒有人敢再向窗外望一眼,也沒有人能闔上雙眼,全部失眠到黎明。第二天,我們向海防部隊打探昨天鬼怪的事情。海防部隊的老士官長說:「原來,以前從大陸撤退時,有許多搞游擊的散兵游泳來不及搭上政府的船班,便結夥冒險搭著小型船筏而渡海。但台灣海峽的風浪是多變的,有許多人就因此溺斃在海中,而屍首隨著海流,便漂到廣場附近的海岸來。」 「這些屍首集中後,以亂葬崗的方式,集中埋在現在廣場的位置。

後來因為部隊的需要,才填土堆平成為目前的模樣。」「聽說,他們的屍首仍埋在原地哩。所以我們的部隊除非必要,否則是很少使用那個廣場的」聽完這些故事,心中仍然感到忐忑不安,除了面對不可知的死後生命產生極大的迷思外,對於那些令人感傷的靈魂,亦久久無法忘懷...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1/1/17 下午 12:35:16
老佛爺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青蜂俠
文章:1183
積分:1330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2月17日
3
 用支付寶給老佛爺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軍中鬼故事之廁所哭聲
那是剛入伍不到一周的時候發生的事,當時我們新兵連住的地方是一幢三層樓的老營房,每個排住一層樓,在每層樓的一角是衛生間,衛生間分兩間,外面是洗衣房,里面就是有8個蹲便器的廁所。最奇怪的底樓的廁所房頂上有一片黑黑的東西,象是醬油倒在上面。在底樓衛生間外面是一張乒乓球臺。樓的前面就是一個小操場,100多平米的樣子,主要是我們集合的地方,操場四周有一些很大的槐樹,槐樹底下就有一些平時訓練用的器械(單杠、雙杠等)和沙坑,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剛一到就覺得這里陰森森的,心里就有一些很壓抑的感覺。

  連里要求新兵每天晚上10點至次日凌晨6:00要輪流站崗,崗位是在營房的底樓,每崗一個人站兩個小時,有一個班長帶班,帶班的班長不站崗,只是到時間把該上崗的戰士叫醒帶到崗位,交接完了就算完事,不過也挺辛苦,一晚上基本不怎么睡覺。

  那天晚上輪到我們班站崗了,我是晚上2點至4點的崗,班長叫醒了我,我睡眼朦朧地拖著槍一步一挨地下到底樓,和上一班的戰友交接后,班長也就回宿舍睡覺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抱著槍(槍里是空的,沒有****),裹著棉大衣,蹲在乒乓球臺打瞌睡。剛迷迷糊糊地,我隱隱約約聽到從廁所里傳來一個男的哭聲,很壓抑,象蒙著嘴哭的那種,我一下子就醒了,哭聲就沒有了,也不感到十分驚奇。因為在新兵連里,很多新兵由于想家,訓練又辛苦,哭是常有的事(不好意思!本人也悄悄哭過幾次),心想也許是剛剛迷糊的時候,有人到廁所里去了吧,于是好奇想進去看看是誰在哭,進去一看,奇怪!!沒有人。大概是樓上的吧,也許是聽錯了。又回到乒乓球臺上準備再睡一會兒,熬過這一會兒就可以回去睡了,但剛迷迷糊糊地,又聽到了一陣哭聲,這次聽得很分明,就是底樓廁所傳來的,一下子跳起來,沖進廁所,一看,還是沒有人,當時就嚇壞了。戰戰兢兢地沖到班里,把班長搖醒,班長一聽,當時臉色就變了,我打死也不下去站崗了,他只好下樓幫我把剩下的時間站完。

  第二天,問班長怎么回事,他才說,也就是我們到部隊的前一個月,有一個要退伍的老兵,因為在部隊三年,黨也沒入到,又跟領導吵架,一時思想不通,就躲在底樓的廁所里,用槍抵著自己的下頜,開槍自殺了,當時,血都濺到了房頂上,那一片血跡現在都變成黑色的了。

  后來,連里也就重新把底樓廁所的房頂粉刷了一下。但還是陸陸續續地有不少戰友聽到哭聲,不過也沒發生過什么事,大家也就習慣了。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1/1/17 下午 12:36:03
小龍女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頭銜:古墓派掌門
等級:蜘蛛俠
文章:819
積分:796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10月5日
4
 用支付寶給小龍女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1/1/17 上午 11:59:44
tom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1072
積分:127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4日
5
 用支付寶給tom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1/8/14 上午 06:12:06

 5   5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6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