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超心理科學版(Life論壇) → (轉貼) 千古奇冤(修正版)

您是本帖的第 2987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 千古奇冤(修正版)
薄雲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論壇遊民
文章:118
積分:135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4月4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薄雲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 千古奇冤(修正版)

                                                             千古奇冤(修正版) /莊嘉茵


「同袍殺同袍!同袍殺同袍!等了八百多年,不信我們三百一十八人報不了你們十幾萬人!」一月二十三日朝山結束後,我施施然走到師父的會客室,被眼前的陣仗嚇了一跳。滿屋子三十多人跪了一地,我趕緊縮到屋角。

有一位常住師父在朝山後,還在跟蓮友說著話,突然臉色一沉,揮開蓮友的手臂,人就倒下了。眾人連忙扶著,這位師父的弟弟剛好在旁邊,見狀就把他背上樓找師父。大家扶著他坐下之後,來了一位自稱是某將軍的副將,握拳挺坐,咬牙切齒,搥桌罵人:「我們將軍是絕對不會善罷干休的,把我們騙去誘敵,卻串通敵人擒拿我們。我們受盡折磨,你們能想到的酷刑我們都受遍了,等了八百多年,就等此時,在場的通通都有份。你們身上哪裡痛的,都是我們在痛,我們比你們更慘。我們三百多人,有的被挖眼、有的被挖心、倒吊,還有人活活被棒打而死。我們將軍跟我都被吊起來,將軍後來被砍頭了,頭在哪裡都不知道,慘哪……」在場的人聞言,通通跪了下來。有的人身上痛得厲害的,都上前去道歉。這位副將雙拳握得發紫,不管誰怎麼說,都不為所動。

「四位將軍、三位王爺,共謀串通。我們戰死沙場就算了,沒想到是被同袍陷害!」大家急著問:「四位將軍、三位王爺是誰?」「不說!」大家又跪求半天,副將又說:「我們將軍是右將軍,我們三百一十八人都被折磨至死,更可惡的是還誣告我們投敵叛國。挖我們的祖墳、抄我們的家,我們還小的兒子流落街頭做小乞丐,女眷為婢或充軍為妓,可恨哪!」許多蓮友聞言都哭了。「看著你們幾個月了,沒有懺悔心,一點兒都不值得原諒。」大家一直苦苦的追問:「四位將軍、三位王爺是誰?」良久後副將才推開桌上之物,憤恨的說:「將軍陳某某,左將軍李某某。」他指著之前倒下的常住師父說:「這個將軍我們讓他毀容了,我們都被吊著,也要讓他雙腳離地。」這位常住師父臉上起了多處紅疹,被背著上樓的時候也是雙腳離地。另一位常住師父是第四位將軍,他的腳受傷多時,自己上藥的結果傷口日益嚴重。副將又說出了曾為王爺的三位蓮友的名字,他們都在朝山後返家,不在現場。師父馬上吩咐人:「去把陳居士叫醒。」

陳居士到場之後,忙說:「對不起!請問我是怎麼傷害你們的?」「哼!你率先帶人前去誘敵,其實早已和敵軍串通,假裝誘敵失敗而回,讓我們右將軍親自率隊再次前去誘敵,結果中了埋伏被擒,後方龐大的軍隊都未來支援,真是始料未及。」我問:「左將軍李居士是主謀嗎?」副將搖搖頭說:「他雖不是主謀,但是四位將軍各出一計,我們出戰前已被下藥,所以才都被擒。我們是同袍手足啊!在戰場上共赴生死啊!竟然出賣自己的同袍!」陳居士下跪懺悔,副將不為所動。在場的張居士前去請問自己是何業,副將說:「你是負責傳遞軍情的,但是你被收買,未回報實情,我們讓你兩條腿不能走路。」

蓮友張居士已學佛多年,自一年前認識師父以後,就專心的跟隨師父學習。張居士多年來雙腳膝蓋疼痛,吃了幾年西藥,後來改吃中藥,都是以痛風來治療。這二、三個月以來雙膝又痛了,這一次中西藥罔效,連膝蓋後的筋都痛,半夜還會痛醒。久病成醫,自己判斷是關節炎。沒辦法之下,本月的朝山日後就去找師父,副將現身的時候,張居士正在禮佛求知因果。

師父問副將:「請問我有做錯什麼嗎?」副將說:「你雖無此意,卻睜隻眼閉隻眼,沒有去制止。」師父說:「很抱歉!我當時沒有智慧去妥善處理這件事。不過還是請你們放下瞋恨,才有解脫之時。」「不可能!我們右將軍是絕對不會原諒你們的。我們將軍立下了多少戰功!已經封無可封,升無可升了。結果竟是這樣的下場。」人群中有人交頭接耳:「可能是功高震主。」副將說:「我們要當時的皇帝頒下聖旨,昭告天下,我們沒有叛國!」師父說:「不是聖旨的問題,大家要能放下仇恨。」副將說:「說我們投敵,挖我們的祖墳,我們的祖先以為我們真的叛國,都不原諒我們!」有蓮友說:「已經八百多年了,早就改朝換代,當初的國家早就不存在了。」師父對副將說:「現在去爭有無叛國已經沒有意義。我們也要想想,為什麼朝中這麼多人串聯共謀,對付右將軍。是否他做事較無法與人協商?」副將說:「你這麼說的意思是指這件事反而是我們錯囉!」副將雙拳一搥:「他們都膽小畏死,怕死的就不要上戰場!」

全場靜默,師父要我去說說,我只好硬著頭皮前去:「我知道我們錯了,不應該讓你們受到這樣的痛苦。我們不敢求原諒,只求佛菩薩加持,讓你們早日可以離苦得樂。」「做出這樣的事,你們還有臉求佛菩薩!」「我們說是在學佛,但是做出這樣的事卻是丟盡了佛菩薩的臉,我們不敢自稱是佛弟子。但是我們這一世學佛,至少有了一丁點兒的良知,知道一點兒是非,我們確實做錯了。請你們也能念佛求解脫。」「妳不要拿佛菩薩來壓我!」「不敢不敢!只求你們能接受佛菩薩的加持!讓你們減輕身上的痛苦。」「我們不接受!」「你們不為自己,也為你們的子女,他們太可憐了,至少讓他們前來得到飽食。」「不需要!」「我們明天有水懺法會,請您的祖先、家屬前來受供!」「不接受!妳不要再說了!」「我們真的很懺悔這樣傷害你們。」「不要再說了!」我只好雙手合十念佛退下。

我打電話給李居士,請他在電話中道歉,但這位副將不答一話。說完後副將才說:「右手累世造了太多的殺業。」李居士右手痛了十多年,這一個多月來痛得厲害,手都舉不起來。副將說:「二女兒是他的副將!」李居士說他的二女兒前兩日玩Wii,這兩天右手都舉不起來。李居士前一日剛自上海搭機回來,一路驚魂,當日未南下朝山。

三、四位師姐跪在旁邊,抓著副將的手臂哭著道歉,良久副將依然毫無所動。這時後面一位未出一言的小師姐突然上前,跪坐在地,匍匐著身體,握拳搥地,哭著說:「把瓶子拿開!把瓶子拿開!」眾人一片驚愕。我問:「是觀世音菩薩的淨瓶嗎?」「把瓶子拿開!我不要灑水!我寧可下地獄,不要你們幫忙。」師父趕忙蹲在地上為這位小友念佛持咒。常住師父及蓮友等四位架著小蓮友,她一直哭著說:「我要下地獄,我寧可下地獄,不要你們幫忙!」師父蹲在地上幫忙之時,我看到副將的頭慢慢垂下,後來額頭貼在桌上,乍看像是無頭之人。一陣子後,頭又慢慢揚起,雙手懸空握拳,直挺挺的坐著,跟方才握拳置桌不同。感覺是副將走了,另換一人,但是來人不發一語。

在師父及眾人的念佛持咒下,小師姐逐漸施展捲曲的身體,她哭著說:「我們是被活活燒死的啊!」原來右將軍的家人都被燒死了。菩薩把右將軍的公子從苦境中領來,讓眾人念佛持咒,幫他解除痛苦。小公子身軀正常後,哭著說:「還有很多小孩子很可憐,我要去帶他們來醫治。」他雙手向下撈捧,眾人念著地藏菩薩的聖號。小公子費力的捧起,張開的雙掌變得青紫,師父幫忙扶起他的手肘向上。小公子一次又一次的使勁拉拔,一下子說:「還有很多叔叔伯伯。」一下子說:「爺爺奶奶也上來了。」後來越來越費勁,小公子說:「手斷了也要拉!手斷了也要拉!」似氣力不繼,緊接在副將之後出來的那位眾生遂伸出握拳的右手相助。

終於往上一送之後,小公子往相助的那位眾生懷中一撲,哭著叫:「爹!」原來是右將軍現身了。右將軍說:「不許哭!」「爹呀!」「不許哭!我出門前是怎麼跟你說的?我們家的男兒是不掉淚的!」「請菩薩也醫治爹。」「不需要!」「爹呀!爺爺奶奶已經上去了。」「你幫我好好孝順爺爺奶奶,我說過,一旦從軍報國,就無法盡孝了。」「我要跟著爹爹。」「叫你去你就去。」小公子說:「我要和爹同進退,絕對不離開爹。」「你去照顧爺爺奶奶。」「爺爺奶奶要你一起上去。」右將軍說:「我要留在這裡看他們怎麼做。」「奶奶說你不上去就是不孝。」右將軍還是堅決的搖頭:「我們家四代為將,祖訓就是忠貞報國。陷害我就算了,還誣指我投敵叛國、挖我的祖墳。我的祖先說我叛國,都不原諒我!」師父坐到右將軍的左邊殷殷的勸說,右將軍一言不發。小公子跪在右邊不斷的哭求父親,我看到師父兩手不停的抹淚…

父子兩人僵持半天,右將軍才說:「我還有部屬沒上來!」眾人說:「我們再一同念佛來幫忙。」佛號聲中,小公子又下去拉人。他敲不開地獄之門,師父請出金色的小錫杖借他,眾人又改念一會兒地藏菩薩的聖號。忙亂中,右將軍伸出右手相助,師父趁機扳開將軍握拳的右掌。師父雙手放在將軍的脖子持咒,治療他被砍頭的頸傷。佛號聲中,師父又繞到左邊,念著佛,想扳開將軍一直緊握的左手掌,用力半天,連一隻手指都扳不開。最後師父沉重的說:「你若覺得我的願有一點虛假,那你可以永遠都不要原諒我!」話畢右將軍的左手一下子就被師父扳開了。隨後右將軍懷抱著跪地的小公子,說:「走了!」

這是我十多年來,看過最慘烈的場面。師父窮畢生之力,累了兩個多小時,才告一段落。事件過後,師父面色凝重,話都不想多說。以往師父出面勸說,眾生還能慢慢聽師父的勸。此件公案,師父亦為事主,眾生對師父也是有怨。

師父一夜未寐,隔日早晨七點即有事出門,我們看到師父有一眼微血管出血,滿眼通紅,另一眼正常。應該是與前一晚“睜隻眼閉隻眼”的業有關吧!

午供時,師父請張居士向眾人報告右將軍的冤屈,張居士跑步上前,他說今日腳痛已好了八成。師父私下跟張居士說,右將軍來時兩手緊握著黑令旗。

隔兩日李居士的舌根長瘡,腫痛得連話都說不清楚,他這二、三個月來常自己咬到舌頭,右手也痛得難以拿食物就口。週六師父北上,參加隔日一月三十一日淨蓮念佛會的圍爐。師父一週來為了三位蓮友家中的喪事,已經南北奔波了好幾趟。

李居士見到還紅著眼睛的師父,右將軍馬上出來說:「他命人剪了我沒被俘虜的部下的舌頭,怕他們說出實情,枉費我們左右兩將軍平日尚稱友好。」我說:「我們真的不應該這樣陷害同袍。」右將軍又說:「還殺了我們逃回營的戰馬,怕牠們洩密。」啊!馬如何洩密啊?我隨後即想通:「我知道了,既是誣指你們投敵,那戰馬為何會跑回?」右將軍點點頭說:「殺了我們的馬,還喝牠們的鮮血,說是很補。」我說:「我們真是太不應該了。」右將軍說:「幫我的後肩治一治吧!我是被鉤著肩膀吊起來的。」「唉呀!趕快請師父幫忙醫治。」兩位常住師父馬上來幫他療傷,我也端了咒水請他喝。李居士多年來肩頸痠痛,永遠醫不好。我問:「請問上週李居士坐的飛機出狀況,跟你們有關嗎?」「嚇嚇他們而已!」 「請問飛機上的人有此共業嗎?」「九成,尤其那個機長最嚴重。」

上週李居士搭直航班機,自上海返台。乘客在飛機上枯坐兩小時,才廣播說飛機故障。下機等候時,有的乘客不耐久候在機場櫃台咆哮,李居士只是默默念佛。後來自別處調來飛機,在空中又遇到亂流,簡直像在坐遊樂設施,李居士緊扶著手把,大力的默念佛號。降落時又像倒栽蔥似的,機長技術奇差,大家還聽到很大的煞車聲。好不容易下了飛機,又遇到一部亡命計程車,司機左衝右闖,把李居士嚇得緊抓著手把不放,把他累慘了。

飛機上有九成的人有此共業,其他乘客是另有他業,怨親債主們群起而攻,讓大家飽受驚嚇。

右將軍說:「殘殺我們的人,有的死在這次的地震中。」「您是說這次的海地大地震嗎?」右將軍點點頭。我說:「這幾天一想到你們的冤屈,我就很心痛。我會把真象寫出來,讓你們沉冤得雪。」右將軍點點頭說:「這幾天聽菩薩說了些話,我也知道自己的脾氣太過暴躁,連對部下也是說砍頭就砍頭。」我說:「我們未學佛之前都很愚癡,造業無數。但是您只要發願跟著佛菩薩學習,以您的勇氣和毅力,一定進步神速。我們很多護法菩薩過去生也造下不少殺業,但是他們現在發願護持佛法,我們的道場都靠他們護持呢!」右將軍看著空中說:「護法菩薩都在點頭。」「那我們一起來念佛好嗎?」「我還有一些部下沒上來。」「我們一起念佛幫您找,請佛菩薩救拔你的部下和那些戰馬。」念佛聲中,右將軍向下捧舉一陣子,就雙手合十向上而去。李居士因舌痛而口齒不清的狀況隨後好轉,離開時大家已能聽得懂他的話。

隔日的圍爐,我遇到當時同為將軍的陳居士:「請問您最近身體有何狀況?」「我朝山前舌頭破,肩頸也非常痠痛。」又遇到當時哭著求副將原諒的兩位師姐,兩人都說這幾個月左手痛得舉不起來。另有幾位蓮友跟我說,這幾天舌頭突然破了。

圍爐後兩天,李居士莫名的扭傷腰,又傷風感冒,全身沒一處完好。他說:「這一條業太重,他們遭受的各種苦,都要讓我嘗受一下,已經是重業輕報了。我造了這個業,真是比禽獸還不如,怎麼會去陷害自己的同袍呢!」

有人問我,祖先已是靈體,為何還會誤解右將軍呢?可見人不是離開肉體後就什麼都知道,要靠自身在智慧方面的修持或借助在世子孫的修行、有緣善知識的點化、指引,方得以增長智慧、心開意解。

師父常說自己也是業障深重,在度人的同時自己也要先求懺悔。師父最反對弟子們把自己的師父神格化,有的甚至說成活佛轉世!不過師父也常跟我們說:「我是小學三年級,教教你們一年級也還可以啦!」

希望我們可以趕快升到二年級!

(《大寶積經》偈云:「假使百千劫所造業不亡因緣際會時果報還自受。」)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2/19 上午 09:28:09
lin555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等級:小飛俠
文章:1248
積分:1347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9月20日
2
 用支付寶給lin555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0/2/20 上午 08:55:04
amy
美女呀,離線,留言給我吧!
等級:青蜂俠
文章:1132
積分:1203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9月15日
3
 用支付寶給amy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1/5/22 上午 10:12:37

 3   3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312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