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淨化情慾版(Life論壇) → 【轉貼】一夜情的懲罰讓我有了孩子

您是本帖的第 13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一夜情的懲罰讓我有了孩子
懺悔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業餘俠客
文章:377
積分:424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9年7月18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懺悔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訪問懺悔的首頁

發貼心情
【轉貼】一夜情的懲罰讓我有了孩子


作者:佚名

離開我,因為沒有孩子

我成長的地方不在繁華的都市,而是一個小城鎮,但那裡人心淳樸,熱情真摯。所以直到我離開那裡時,我仍舊是帶著一份純潔的心情,對人對事的想法都很簡單。1994年,19歲的我離開家後在南方的一個海濱之城做幼師,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了大我10歲的武漢人啟揚(化名)。他對外鄉來的我給予了無微不至的關懷,會在我最拮据的時候偷偷把一些錢放在我的錢夾裡,會在我下晚班的時候悄悄躲在門背後等待,串通我的室友給我一些驚喜。在舉目無親的城市突然遇見一個這樣為自己付出的人,我沒有一絲猶豫地走進了他為我圈起的天空。

跟啟揚在一起,我骨子裡那些好強的勁頭冒了出來。我看到我們之間的差距,所以我努力掙錢攢錢,自己找學校讀了中專。我不想永遠做一棵菟絲草,只能依靠緊緊依附在他的身上才能存活。

戀愛第三年,我懷孕了。做醫生的啟揚很堅決地讓我拿掉孩子,雖然那時我們已經在商量結婚的事,但在他心裡,不結婚就有孩子很丟臉。於是我聽了他的。其實在我們相處的生活中,常常都是我聽他的,因為我覺得自卑,沒有美貌也沒有學歷,我害怕這樣的自己有一天會失去他,我已經離不開他了。

拿掉孩子後,我的身體出現了很多問題,年輕的我並不懂得怎麼照顧自己。啟揚說不要緊,這些情況做醫生的他早就見怪不怪了。

1997年,我們終於結婚了,因為工作,我跟著他來到武漢,在我滿心歡喜的等待孩子的來臨時,醫生卻給我下了一張殘酷的診斷書:身體受損,難以再孕。

原本我就覺得難以融入啟揚的家庭,沒有孩子後就更難了。吃年夜飯的時候,我和啟揚、他的父母四個人坐在一起,大眼瞪小眼,家中沒有一點活氣,確實很沒意思。我能理解公公婆婆那種期望子孫繞膝的想法,可是我也很無助。尤其是在得知我難以生育之後,啟揚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了,後來乾脆整夜不回家,對我的態度也漸漸冷淡。我不知道是因為沒有孩子,才使我們的感情沒了維繫的紐帶;還是孩子只是一個借口,其實他早已暗渡陳倉,不過想為自己婚姻出軌找個合理的理由。總之在我清楚地瞭解了他和另一個女人的感情糾葛後,我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2003年,滿身傷痕的我回到了一個人的世界。

我以前談不上喜歡小孩子,可當知道自己不能生育的時候,心裡頭那沉悶的痛楚卻有口說不出。你能理解那種感受麼?

有孩子了,卻沒有愛情

離婚了,我孑然一身走出那個家,什麼也沒拿。所幸,我的努力有了回報。辛辛苦苦在廣告公司做了幾年業務員後,我有了自己的事業,雖然感情失敗,但至少我*自己的雙手活下來,至少證明自己尚有能力在這個陌生的城市站穩一席之地。但我也不再碰觸所謂的愛情,就算有條件很好的男人來到我身邊,我也下意識地保持距離。

這其中有一個北京男孩,待人真誠,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特別快樂,我動心了,微微的試探著:其實沒有孩子的生活也挺愜意的吧,現在不都流行「丁克家庭」麼?「那怎麼行,孩子當然還是要的呀!」男孩不假思索的回答,對我卻如當頭一棒:我怎麼能這麼自私,要求別人和我共同承擔這樣的缺憾呢?

「一個籮卜一個坑」,很小的時候,父母就給我灌輸這樣的思想。每個家庭都應該是完滿的,有父母,有孩子,一個個對號入座,家庭才能幸福。可是我才27歲就被告知沒有這個權利,我拿什麼去要求別人給我幸福的生活呢?我又用什麼去回報別人給我的愛呢?所以我告訴自己:你只要選擇站在一邊,遠遠觀望就可以了。

我把心思都放在事業上,忙碌但充實。偶爾和朋友相聚,對客戶忠誠,但絕對保持矜持的距離。我知道自己不聰明,取得成績不過是因為自己勤奮,還有朋友們時常伸出的援手。可是這樣的生活過得讓我心底空蕩蕩的。每個喧鬧的節假日,我都是一個人,對著沒有生氣的文件夾歎息。

文梁(化名)是我的一個朋友,只是萍水相逢的那種,可我們卻發生了關係。其實我很清楚,我們之間沒有真實的感情存在,我不過是在排遣寂寞。我縱容了自己這一次,可是現在才知道,一次都是不行的,老天都不允許,都要懲罰。

這懲罰無比諷刺,我居然懷孕了。

拿什麼補償你,我的女兒

我又去醫院了。醫生說這次懷孕真是意外,如果拿掉這個孩子,就絕對不可能再有機會。見我表情迷茫,醫生很驚奇的問我:「你也是30歲的人了,身體也不好,為什麼不願意要一個孩子呢?」我該怎麼回答呢?「不,我想要個孩子,但我不愛這個孩子的父親。」我可以這樣回答嗎?

我給文梁打電話,「要是有孩子怎麼辦?」「你莫嚇我,那怎麼能行!」文梁說。沒錯,是我預料中的答案,也是情理中的答案。他知道我懷孕,一定會要求我打掉孩子。

我又向幾個貼心朋友要意見,但我很清楚自己不過是想找些支持與肯定,因為在心底,我已經放不下這個孩子,我無法放棄自己這輩子唯一一次做母親的權利,所以我想要自私一次,我想要留下這個孩子。

從下這個決定的這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了。斷了和文梁的聯繫,推掉了公司不少的生意,請了一個幫忙的阿姨,在家裡安心待產。

我生了一個女兒,健康而且非常可愛。我每天圍著她轉:看著她笑,我也會情不自禁的跟著笑;夜裡她吵鬧她哭,我會著急,會擔心害怕她是不是生病難受。我只怕不能夠給她更多的東西,因為在心裡,我對她深深愧疚著。

太陽暖洋洋的時候,我抱著女兒在小區裡逛,看到很多很可愛的孩子,吵吵鬧鬧的和父母撒嬌,被爺爺奶奶寵愛著,他們還小還不懂事,可是待他們長大了就會知道自己一直是多麼幸福。可是我的女兒只有我,她的人生是一出生就被注定了,伴她一生的就是這樣殘缺的親情,她會多麼痛苦,會多麼怨恨我?

當她上幼兒園,上小學,上中學,當懵懂的她揚起稚氣的臉無辜地問我:媽媽,我的爸爸在哪裡?誰是我的爸爸?為什麼別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接,我卻沒有?

我該怎麼辦?

我努力的搜尋著,可是只有一種無盡墮入黑暗的感覺……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9/10 上午 06:09:57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6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