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奇文共賞版(Life論壇) → 一位抑鬱者的自述

您是本帖的第 1641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一位抑鬱者的自述
omahhum999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大大善知識
文章:6123
積分:5213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0年2月21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omahhum999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一位抑鬱者的自述

 

 

一位抑鬱者的自述

 

編者語

 

    沒得過這種「病」的人,無法理解患者失去活力的絕望,而患者們被困在情緒的城堡中,實在突圍不出去,往往選擇結束生命。無論擁有多麼顯赫的身份、富裕的生活,他們都願意以死的痛苦,來卸下生命的重擔。也許,我們對生命的真相瞭解的太少了。

 

    本文作者通過講述自己的親身經歷,向我們展示了突圍的另一種可能。假設你身邊有患抑鬱症朋友,亦或陌生人,請給予理解、耐心,並示以愛和真誠。倘若那真是他生命的關口,我們的尊重與努力,很可能會幫助他突圍成功。

 

抑鬱症之癒

 

    在過去的兩年,作為抑鬱症患者的一員,我經歷了此生最難堪的一段時光。心尖上刀光劍影的日子,使我不時想放棄生命,並差一點成功。

 

    後來,我擺脫了抑鬱症的折磨。此中滋味,如今細細回味,像場大夢,又像一部開頭悲劇而結尾喜劇的電影。

 

    謹以此文,獻給您,獻給幫助過我的醫生和朋友,獻給抑鬱症朋友們。

 

一、精神科重症患者

 

    「六號就診者,請進4號診室。」

  

    20108月的一天,在人來人往的候診區待坐了一小時後,終於輪到我了。這裡是北京大學第六醫院精神分析研究所,一位主任醫師的診室。

  

    能預約到這位專家,我等了一周。住在繁華的大都市,以前只知道身體上的病,掛號難,看病難,現在才知道看「精神病」的人也特別多。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周圍的人們覺得我越來越不靠譜:有時一整天都不說一句話;朋友們聚會,我答應他們一定參加,卻在出門前不得不考慮如此艱難的事的每一個步驟,不停地換衣服,拖到時間都過了,開了門,又關上門,走下樓,又上樓,還是不能走出去,最後只好撒謊說「有事去不成」;一看到電話進來就很緊張——他們為什麼要給我打電話?我該說什麼?於是很少接電話。家務活已很久不做,因為我不知該如何去完成掃地、抹桌子這類事。總之,我越來越害怕,卻不知怕什麼。

  

    而且,哭泣成了生活的主要內容,睡醒哭,坐車哭,上班哭,下班哭。那時流的眼淚,真的比前三十年流的所有眼淚都要多。

 

    一位好友看了一期節目,一位患抑鬱症的歌手接受採訪。她於是對我說,「你是不是也考慮找醫生診斷一下。」我仔細看完了那個節目,歌手患中度抑鬱症,治療了八年,還得繼續治。他的症狀,我較之更甚。

  

    預約掛號,才知道得掛精神科。

  

    「請坐。」隔著寬大的辦公桌,嚴肅的醫生開口了。

  

    我想,自己當時的狀況,一定令這位醫生感到不適:瘦若枯枝、黑眼窩、灰暗的氣色,用朋友後來的話說,活活像剛從棺材裡爬出來的。

  

    「請談談你為什麼要到這裡。」他的語氣平緩而專業。

  

    「醫生,我最近心情不太好……」

  

    「你的飲食和睡眠情況怎麼樣?」

  

    「我基本上是晚上十二點左右睡著,兩三點鐘醒來就再也睡不著了,半個月瘦了十多斤。」

  

    「你有沒有想過自殺,如果想過,有沒有想過怎麼實施?」

  

    「我想過怎麼實施……」

  

    「說說你的家庭和成長經歷吧。」  

 

    「……」  

 

    「女士,別哭了。你後面還有別的病人,我們已經超時了。」談話在我不停的哭泣下進行了一個多小時。

  

    「大夫,我是不是真的得了抑鬱症?」我一邊抽泣,一邊問。

 

    大夫無奈,卻肯定地說:「你不僅是抑鬱症,而且是重度抑鬱,需要住院治療。」

  

    我呆若木雞,重度抑鬱?這怎麼可能。

  

    大夫看我遲遲不願接受這個結果,口吻近乎是下命令了,「你的情況需要住三號四號病房,我現在給你開住院條,你交給住院部,然後等我們通知來住院。」

  

    看著眼前這位嚴肅溫和理性沉默的專家,我再次淚如雨下。

  

    為了證明自己根本沒有這麼糟,我用殘存的理智問道:「什麼是三號四號病房?」

  

    「全封閉式的,不能自由進出,一周接受一次親友探視。所有的個人物品都得交出來,包括手機電腦鏡子梳子……」

  

    我的大腦裡迅速出現了對精神病醫院的所有印象——封閉式病房。不能逃跑!——此時的我,混亂了。

  

    「大夫,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不能住院啊,我得工作,沒人照顧我的貓……」

  

    看得出,醫生是以極大的忍耐力解釋說:「你不要以為是個人來看病就安排住院。我們醫院的床位非常緊張,要等有空出來的床位你才能住進來。很多病人家屬要求住院,我們都是不同意的。之所以叫你住院,是考慮到你的病情和生命安全。你懂嘛?」

  

    「我懂。可是……」可是了半天,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在等床位的這段時間,先給你開藥,早晚一定要吃藥。」

  

    拿著醫生開的住院條,我去了住院部。我終於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和別的醫院不一樣。住院部的視窗裝著鐵柵欄,護士動作麻利地讓我填寫個人資訊。輪到家屬簽字一欄,她說:「這裡需要家屬簽字。」我答「沒有家屬」。

 

    還記得,雙手冰涼冰涼的,走出醫院大門的那一刻,我開始頭暈。從此後很長一段時間,我出現在人多的地方就會渾身發抖,四周的物體在我的視線裡發生遙遠的彎曲,眼珠經常盯在一個地方。

  

    恐懼和希望交織著,回到家翻開病歷,上面寫著「……內在驅動力不足,對人生失去希望……建議入院治療,防止實施自殺。」

  

    病歷翻來覆去看了很多遍,想起了醫生的話:「你一個人住,太危險,很多患者因為一時想不開就自殺成功了。如果身邊有人陪伴,會好一些。」

  

    可我的婚姻失敗了。

  

    夜晚怕黑,每晚開燈睡覺,醒來即被悲傷和恐懼包圍,流淚到天明;朋友、同事,沒人能理解我的痛苦,甚至比我自己還不能接受醫生的診斷——「別開玩笑了,你會得抑鬱症?」

 

    是的,這和他們印象中的我太不同了。但是,最近幾個月我每時每刻都在尋找答案:八歲那年,父母以激烈的方式離了婚,彼此為仇並各自再婚,母親則和我形同陌路,我覺得自己是被拋棄的、十分不可愛,這種感覺在我心裡滋長了二十多年,直到離婚了才發現,卻已像老藤,纏繞著每根神經。醫院可以給我答案嗎?還有什麼路可走?

  

    禍不單行,幾天後我又失去了工作。領導示意會有人來接替我的職位,因為得了這個病,永遠不能再回到原來崗位上,即使回去工作,薪水也只能是原來的三分之一。——果然是我不可愛。

  

    茫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我關上了所有的窗,遮罩了所有的人,唯一未關的窗,抓住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是——心理醫生。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1/17 上午 05:57:50
omahhum999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大大善知識
文章:6123
積分:5213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0年2月21日
2
 用支付寶給omahhum999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二、心理醫生走了

 

    我每天吃藥,然後發呆、崩潰,等著住院,並形成了藥物依賴。但被藥物強迫入睡的滋味並不好受,醒來後身體僵直,整個人好像壞掉了,食不知味,每日以幾勺西瓜為食。朋友建議我換家醫院,說不定不用住院呢。於是,費了好大的勁,找到了另一個精神病醫院。

  

    這次接待我的,是溫和有耐心的女醫生。她使用各種紙筆測試和儀器檢查,忙活了幾個小時,得出了更差的結果——我不但患有重度抑鬱症,還患有焦慮症。

  

    醫生似乎很有信心,她說先進行「保守治療」,囑咐我一邊吃藥,一邊接受心理疏導,每週一次50分鐘的談話,我需要每天隔30分鐘記錄一次行為和想法。診斷結束後,她還給了我一張小卡片,上面寫著「生命援助熱線電話」,她小心地告訴我,如果一時想不開,就打這個電話,會有人和我說話聊天,一定隨身帶著,晚上睡覺也要放在枕邊。

  

    我開始很用心地做行為日記,兩周後,已是很厚一遝。但是,每次在診室外面等醫生時,都會走過長長的昏暗的通道,望向窗外,丈量著從五樓到一樓的距離,想像自己縱身一跳,擔心不能直接摔死。

  

    每次談話,都是從兒時的家庭經歷開始的。醫生特別同情我,我把長久以來隱藏在心裡的話都告訴她,希望她能給我關於拋棄與被拋棄的答案。我說:我不喜歡我自己了,我想結束糟糕的人生。醫生不斷地點頭,有時她的眼裡閃著淚花。然而,她也沒有答案。

 

    二周後,第三次談話,她雙手握在一起,望著厚厚一疊行為日記。直到今天,我仍深深地記得她懇求的眼神:「遇到你這種情況,確實,很難沒有不被拋棄的感覺,如果是我,或許也會感到絕望。可是,你看,是不是可以再試著給自己一次機會,咱們好好活下去?」

  

    「來,複述一遍我的話:一切還有希望,我要活下去!」她艱難地對我說。

  

    「一切還有希望,我要活下去,」我也艱難地重複著。然後搖頭,「我為什麼活著?」

  

    她怔了一下。

 

    「醫生,我隨身帶著玻璃片,這是我最後的退路了。」醫生疼惜的眼神使我覺得她是如此關心我,心頭湧上暖意。

 

    「來,讓我看看你的退路好嗎?」她溫柔地伸出手,等我掏出隨身帶著的自殺用的玻璃片,那是在家裡故意摔碎了一個玻璃碗,撿出的其中最鋒利的一片。

  

    我猶豫著,不肯交給她。她把玻璃片一把奪走了,裝在她的白色衣兜裡。我說「你還給我!」她說,「沒關係,我先替你保存著退路,如果你真的沒有退路,再來找我取。」

  

    我們彼此沉默著。

  

    片刻,她說:「你還是去住院吧。」

  

    我又嚎啕大哭。「我不是已經在記行為日記了嗎,我不是記得很好嗎?為什麼還得住院?」  

 

    她搖頭,無語,低頭,寫字。

 

    「那住院是怎麼治療?」

  

    她明白我的意思,「也是封閉的病房,用藥,可能還要一些其他的治療方式。」

  

    「是和什麼病人關在一起?」

  

    「和各種精神病人住在一起。」

  

    病歷本上又是四個字:建議入院!

  

    「還有,我要休假了,大概半個月,你儘快住院吧。會有別的大夫繼續為你治療。」

  

    「大夫,你為什麼休假呢,你休假我怎麼辦?」我急了。

  

    這時,她特別委屈地說:「你知道嗎,我也需要放鬆和休息!」

  

    突然,我覺得很對不起這位醫生,她每天要接待好多精神病患。然後,我確信自己的結論是正確的:果然是我不可愛,連她也要離開我了……

 

    出了醫院大門,我直接衝進滾滾車流,一輛車急刹車,緊挨著我停下來,一輛又一輛,結果沒有一輛車撞著我。我沒能如願。

  

    每一天,我都在給自己尋找活下去的理由,但始終沒有答案。

  

    鄰居的媽媽也是抑鬱症患者,吃了十幾年的藥。一位年輕貌美的病友,她有美滿的家庭、陪伴她的父母、不離不棄的丈夫,這些都是我想要的,她都有了,可她為什麼還得抑鬱症?她住過院,出了院也仍然需要長年用藥物維持著。我不想吃這種藥,但,不睡覺的結果,比吃藥還糟糕。

 

    我明白了,我的路就是和各種精神病人關在一起,最好的結果,是和病友一樣終生服藥。還有,就是去死。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1/17 上午 05:58:31
omahhum999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大大善知識
文章:6123
積分:5213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0年2月21日
3
 用支付寶給omahhum999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三、演繹死亡

 

    2010年夏末秋初,我成了孤獨的抑鬱症患者,隨時徘徊在生與死的邊緣。活著,就得住精神病醫院,但求生的欲望,讓我選擇了住院。可是沒想到,必須得有親屬的簽字。

 

    竟找不到一個為我住院簽字的人!牙關緊咬,決不會告訴父親和繼母,大不了一死。

  

    一邊是絕望,一邊是求生,我被撕扯著。

  

    某天,一位鄰居告訴我,他現在是居士,在郊區發心給寺廟種田。我恐懼現有的一切,於是懇求他們收留我,他們同意了。在農村,我又幸運地遇到了一家信佛的人,他們經常給我做飯吃。我在山溝裡待了下來。

  

    我在這陌生的地方麻木地勞動著,沉默著。這裡收穫的果實都將送往寺院。刨地,撒種,摘豆角,掰茄子,種白菜,賣力地低頭幹活,淚水灑落土地。有一天,坐在充滿泥土味的田間,看著自己播撒的種子已經開出了一朵朵小花,我突然明白一個道理:將來結出什麼樣的果實,全是因為當初種了什麼種子。

  

    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活了三十年,從未認真思索過。

  

    現在想想,因為沒有家屬簽字而沒住進精神病醫院,於我而言,真是莫大的幸運。

 

    最開始,居士們藏起了我的藥,我三天三夜沒睡覺。他們又將經本放在我的身邊。我不讀。偶爾看見經書上的字,明明認識,卻不懂。在他們的要求下,我抄寫過三遍《心經》,字寫得歪歪扭扭,難看極了。念過幾千遍金剛薩埵心咒和一遍《地藏經》。他們播放六字真言,我偶爾也跟著念幾遍。

  

    幾天過去,我發現夜晚聽《金剛經》使我在黑暗中不再恐懼,也能一覺睡到天亮。就這樣,那些夜晚,我是聽著出家人念誦《金剛經》的錄音入睡的。

 

    我,竟然擺脫了藥物。現在想想,這一定是佛菩薩大慈大悲,格外憐憫,不然無德的我,怎會如此幸運?

  

    但那時,我對這寶貴的機遇深不以為然,又開始寄希望於「幸福」家庭,回到了原來的生活裡。現實和設想的不一樣,我再次陷入抑鬱的狂潮。

  

    選擇的天平又傾斜給了死。

 

    本來對酒精過敏的我,天天喝醉,寄希望於因此而死;一口氣吞下相當於一個月藥量的百憂解(一種治療抑鬱症的藥),口吐白沫,直挺挺躺著感覺事物遠去……直到三天後,才完全清醒;有一天我還把心一橫,拿出刀子,這一次真的決定了,血順著手腕淌下來。  

 

    不夠狠,還是沒死成。我對好友說,我的心快碎成渣了,拾不起來了。

 

    對佛陀和居士們慈愛地伸出的手,我沒有伸出我的手,沒有定力和智慧的我,只能再次重返心靈地獄。佛法中說,人自殺是最大的罪業,永遠不能投生善趣,並且每隔七日都得重覆一次死時所受的苦。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1/17 上午 05:59:03
omahhum999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大大善知識
文章:6123
積分:5213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0年2月21日
4
 用支付寶給omahhum999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四、重獲新生

 

    即使是無意中積累的一點善根,也彌足珍貴,可以救命。或許是因為在農村聽經抄經念經,或許是因為為寺廟種菜而勞動過,或許是因為決定終生吃素。在生與死的空檔裡,我的上師出現了,人生出現轉機。雖然並不是直接出現在我的面前,但也足以令我得到如佛一般的慈悲。

  

    2010年冬,命懸一線的我,不知何故,看到了一組由文字和圖片組成的微博。

  

    照片裡是一位紅衣僧人,在潔白的雪地中面露笑容——無法用語言形容的笑容,像陽光穿透了烏雲。氣若遊絲的我,在黑暗中感歎,世上竟有這樣一個人,一道光直指心田。那段文字是這樣的:「佛經中把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稱為娑婆世界,意思是能忍受缺憾的世界。癡心不改硬要在這個缺憾的世界裡追求完美,會有結果嗎?——希阿榮博堪布」

  

    這一問,像巨石砸穿冰面,震盪了我的心。我思考了很久,原來我們這裡是娑婆世界,原來這個世界的真相,就是樣樣事都不完美,那我為什麼樣樣都追求完美呢?原來痛苦是這樣來的。

  

    一位老居士告訴我:學佛就是要真正使別人快樂。我哭了。我甚至連一個微笑都不能給周圍的人。

  

    而我眼前的這位紅衣僧人,笑容溫暖明亮,眼神清澈無濁,能給多少像我這樣的人照亮黑夜。照片裡的他,比現在的我也大不了幾歲吧,他帶給世界的是什麼,而我帶給這個世界的又是什麼?

 

    從菩提洲網站上下載了《喜樂的曼達拉》,一口氣看完了;《次第花開》像護身符一樣,走到哪裡都會帶著。

 

    人終有一死,但我好像不應該以這樣的方式結束生命。

  

    有一天,聽到一位德高望眾的老和尚說,能值遇佛法的人,是最最幸運的;有這個人身,聽聞一句佛法,也是往昔積累了不可思議的福報。

 

    我流下了眼淚,原來我不是什麼都沒有,我有可愛的人身,也有與佛無二的智慧,那我何不學佛呢?如果自殺死了,我永遠都得不到解脫,我要真正的解脫。那一刻我徹底放棄了「自殺」的想法。

 

    我決定跟著堪布——我未曾見面的師父,走上解脫的路!僵硬的靈魂,隨著師父的成長足跡,隨著師父的文字,逐漸溫柔下來,我開始反思。

  

    經歷了童年的變故,我成了叛逆、執拗、敏感而暴力的人。十幾歲時甚至很多次和繼母大打出手。因此,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成了我人生最大的追求。可感情生活一波三折。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本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然而我卻傷害了許多人。

  

    看見一位居士,輕輕托起一隻爬在她身上的螞蟻,安撫它不要怕,我慚愧至極。曾認為自己是善良的人,可我在此前從來沒有珍惜過比自己弱小的生命,記得一次為流浪貓進行引產手術,獸醫說小貓咪取出來能活,可我還是狠心地讓它們扔進垃圾桶,自己也墮過胎,良與善並不能用來形容我。而傷害生命的作用力,自然會回到自己身上。

 

    在遇到佛法和上師前,我不知道還有一種人生觀叫「利他,不傷害」,也不知有如此多的人,遵循著這樣的信仰,獲得了幸福。可是,只要我願意,我也可以走上這條充滿希望的道路。

  

    比起身體不健全的人,我有手有腳。為什麼我不善用它們去做利益別人的事?而要去摔東西,用刀子割自己,虐待自己;比起盲聾喑啞的人,我能聽能說,為什麼我不善用它們說出悅耳動聽的話語,而要去說出粗鄙的話,傷害和恐嚇別人。我實實在在是沒有認真體會過自己擁有過什麼。它本可以是佛陀所說的珍寶人身呀!

  

    內心瘋狂轉動的車輪,就在轉念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我感到了三十多年人生中,前所未有的踏實、快樂。我當珍惜這人身。

  

    時光回到2011年初春,看著那個剛剛經歷生命中最大的一場暴風雨的自己,溫煦的午後,還是那個小屋,一切都沒有變,然而,一切都是嶄新的,恍如隔世。

  

    曾經有朋友為我打抱不平,我笑了。想起上師新年教言裡說的那個蘋果。我懂了。

 

    樓下那個孤單的蒲公英,它的種子,應該是去年被風帶到我們這裡的,它是從另一個蒲公英身上飄落的,那個蒲公英又是誰?它經歷過怎樣複雜而艱辛的旅行,它之前的蒲公英又是怎樣的呢?因因果果,原來是個沒有開頭的故事。

  

    我呢?我是誰,怎樣來到這個世界,成為父母的女兒,童年經歷的那一切,是孤立存在的嗎?就像種地,前世種下了什麼種子,今生就要收穫什麼果實。

  

    道理是多麼簡單,可去相信它,是那麼不容易。

 

    或許,我們都曾經覺得自己很不幸。其實,可以先試著努力接受一個並不完美的自己,接受這個不完美的世界。

  

    以我個人有限的經歷,首先放棄自殺的想法,就是邁出了很大一步。

  

    對於長期依賴藥物治療的抑鬱症來說,我的迅速好轉,全是佛法的力量。

 

    我們可以向心理醫生求助,也可以向親朋好友求助,可以多吃香蕉、巧克力,多曬太陽,可以接受電休克治療(第一周被電得迷迷糊糊,第二周變得正常,第三周回到抑鬱狀態,第四周期待下一次電擊),也可以去做大腦扣帶回切開術(美國麻省總醫院學院已經在進行這項醫學實驗)。

 

    或者,不妨試著走近佛陀敞開的大門,來聽聽佛陀在說什麼,我們也不會有任何損失。一切,都是由我們的心創造的,它有多狂亂,就可以有多安靜。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1/17 上午 05:59:37
omahhum999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大大善知識
文章:6123
積分:5213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0年2月21日
5
 用支付寶給omahhum999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五、歸途

 

    很幸運,我還有機會看到美麗的朝陽,絢爛的晚霞,品嘗飯菜的滋味,一覺睡到天亮。

 

    從那之後,我發願,在念完四十萬遍金剛薩埵心咒後,一定去找上師希阿榮博堪布。

  

    再後來,20119月,我發願幾個月後,在一個不可思議的因緣下,如願見到了尊貴聖潔的上師。我想,慈悲的上師一定聽到了我的呼喚,還沒有等我念完四十萬遍,就來找我了。

  

    皈依那天,我一路哭著走到上師那兒,淚水難以抑制。人們說的喜極而泣,便是如此吧。

  

    現在,我是因為上師三寶以及很多人的恩德,才有機會寫下這些內容的。感謝佛陀,為我們開示生命真諦;感謝上師,來到我們身邊。

 

    沒有他們,我可能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不知在何處感受難以想像的痛苦。

 

    願眾生都能心安喜樂。

 

    願所有倍受抑鬱症折磨的人,都放下捨棄生命的想法,快樂自在的活著。

 

    若本文對您的內心有所觸動,懇請隨喜轉發,這樣可以讓更多人受益,可能很多人會因您而改變!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1/17 上午 06:00:07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3062
積分:3834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6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1/26 上午 10:24:28

 6   6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3281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