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奇文共賞版(Life論壇) → 【轉貼】友情的玫瑰

您是本帖的第 1772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友情的玫瑰
asd9595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俠之大者
文章:585
積分:784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12月16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asd9595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友情的玫瑰

20世紀初,一個日本家庭移居到舊金山市,並在那堸粥_了種植玫瑰的產業。
他們的鄰居是從蘇格蘭遷移來的,也種植並出售玫瑰,兩個家庭都依靠勤勞和誠信獲得了成功,他們的玫瑰在舊金山市場很受歡迎。
毫無疑問,他們彼此在生意上一直是強烈的競爭對手,1941年12月7日,日本人偷襲珍珠港,炸死了許多美國士兵。
其時,這個日本家庭中的其他成員都已經是美國人了,但是他們的父親一直保留日本國籍,在當時混亂的情況下,他們一家因此被拘禁了。
臨行的時候,日本家庭對蘇格蘭鄰居說:「你們願意照顧我們的花圃嗎?」鄰居答應了,但日本人並不對未來抱任何希望,也不指望再看見自家的玫瑰。
他們被流放到科羅拉多州的格林那達,周圍密佈著鐵絲網和全副武裝的士兵。
整整一年過去了,事態沒有任何改變,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日本一家還在拘留地。
終於有一天,戰爭結束了,這家日本人告別了拘禁歲月,坐上火車,回到了舊金山。
他們將看到什麼情景呢?這家日本人在火車站與他們的老鄰居相遇了,鄰居一家是專門來迎接他們的。
當回到家堮氶A日本人驚呆了,他們的玫瑰苗圃依舊整齊、繁茂,在太陽下熠熠生輝,房間也收拾打掃得跟苗圃一樣乾淨、整潔,彷彿他們從來沒有離開過。
在會客廳的桌子上,有一本銀行存摺,上面記載著這幾年來每一筆玫瑰花買賣的收入。
桌子上還有一枝鮮紅的玫瑰蓓蕾正含苞待放——那是鄰居一家送給他們的見面禮物。
把荊棘給別人,自己的手也會流血;把玫瑰給別人,自己的手會留下餘香。心中有一支玫瑰的人,他的人生就是一片花的海洋。
在戰亂時期,對一個被拘禁的人來說能活著就是一個奇蹟,當活著回來,
鄰居竟遵守承諾將自己的家園看顧如昔又是一個奇蹟,最後還將這些年來所賣出去每一筆玫瑰花收入都幫他們所存著…
這更是一件不可思議的奇蹟。人在碰到困難時難免都會期望奇蹟出現,而當我們有能力時,我們是否願意扮演那製造奇蹟的人?
南無阿彌陀佛,願世界上的奇蹟愈來愈多,希望大家一同學習共勉。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5/4/12 上午 03:53:32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582
積分:9009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U.S.100th Infantry Battalion Separate

二戰日裔美國兵
442步兵團部隊格言:孤注一擲
"Go for broke!
紫心部隊(当たって砕けろ!)"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1941年12月7日清晨,日本聯合艦隊偷襲珍珠港,重創美國太平洋艦隊,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後,美國上下陷入了一種歇斯底里的仇日氣氛中無法自拔,當美國人開始向日本帝國進行報復之前,日裔美國人卻成為了復仇的對象。

尤其是在美軍中服役的5000名日裔士兵身上。

1942年1月,美國戰爭部正式勒令所有日裔士兵退役。

2月19日,羅斯福總統頒布第9066號行政命令,要求在美日本人賣掉房子和生意,到指定地點報到,每個成人只能攜帶150磅重的行李,每個人和每件行李都有一個標簽,他們不再有名字而只有一個號碼。

然後他們被臨時安置在美國中西部地區特別修建的10個“重新安置中心”。

美國政府還宣布日籍美國公民為“4C”人員(即“敵僑”),無權服兵役。

高達12萬日裔美國人被強迫離開家園,而被關押在了集中營堨]括了老人和孩子。

在事件之前,許多第二代日裔美國人(Nisei)服務於夏威夷第298和299國民警衛步兵營。

當然,在美日戰爭爆發後,美軍當局也當然地判定這些人絕對不適宜繼續逗留在夏威夷地區。按當時美軍動聽的說法,「我們並不是歧視他們,而是這堣ㄥ不適合他們,也難以想像他們如何去在這個戰場去戰鬥。」

這些在第298和299國民警衛步兵營服役的日裔士兵們隨即被掃除了這兩個部隊,而被調派到了匆匆成立的「夏威夷臨時步兵營」(Hawaiian Provisional Infantry Battalion)。

軍方對些日裔士兵的處理頗感頭痛,一方面表示了對他們的極度不信任,一方面又不敢講他們遣散,因為當時不少人認為將這些熟悉美軍內部事務又有很強軍事能力的日裔士兵放出軍營的危險太大。

思前想後,陸軍部最後決定把他們派往歐洲戰場,1942年11月,完全由日裔組成的第100獨立步兵營在北非登陸,成為最早與德軍交手的美軍之一。

1942年7月,夏威夷臨時步兵營的士兵們在奧克蘭登陸,在那堨L們又被改編成了“第100獨立步兵營”(100th Infantry Battalion Separate)。

他們同時在那堭筐歐戰的戰鬥訓練,直到1943年2月。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1943年3月,第100獨立步兵營參加了北非作戰。就在這些日裔士兵踏上北非土地為了美國、為了自由而戰的時候,他們的親人----14萬日裔美國人(大多數是第二和第三代的日裔美國人)還生活在美國本土實際上是集中營的「重新安置中心」:住的是簡易木房,共用浴室,受到24小時監控,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盡管如此,許多人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背誦對美國效忠的宣誓詞。

在北非,第100獨立步兵營並沒有遭遇什麼大的戰鬥,到了9月第100獨立步兵營被劃歸第34步兵師的第113步兵團。

很明顯同師的其他部隊並不怎麼歡迎這群美國人中的“異類”,很快就為他們起了一個外號「土撥鼠營」,平日也是屢屢受到刁難。

義大利的遠征



同月22日,第100獨立步兵營參加了對義大利薩拉莫的作為34師的一部分參加了登陸戰,這也是他們遇到的第一次激烈戰鬥。

當日的一等兵Shizuya Hayashi回憶道「敵人的岸防炮火如此猛烈,好幾次炮彈就在我的身邊爆炸,之後自己如同是被埋在土堣@樣。」

然而這只是第100獨立步兵營血腥戰鬥的開始,在從薩拉莫到羅馬推進的戰役中,他們開始飽嘗戰爭的殘酷尤其是在卡斯諾戰役(Cassino)中,他們被派往作為突擊部隊,第100獨立步兵營的在進行了2次突擊後,成功撕裂了裂了敵方防線。

1943年9月,他們參加了登陸意大利的戰鬥,並屢次作為突擊隊,與精銳的德國傘兵展開白刃戰,最終迫使德軍繳械投降。第100營也付出了慘重代價,全營1300人只活下來521人。

然而他們之中陣亡48人,重傷144人,另有75人輕傷。在薩拉莫登陸的時候第100獨立步兵營為1300人整編,而在到達羅馬後只剩下了521人還能夠繼續戰鬥,成為了34步兵師中傷亡比率最高的部隊。

隨著他們的英勇戰鬥,他們也開始贏得了尊重獲得另一個新的外號「紫心營」(Purple Heart Battalion)。

為表彰他們的英勇,美軍指揮官克拉克特意安排第100營第一個進入羅馬城。另一支日裔部隊則一路打到了德國。

到了1944年4月,又全部日裔組成的第442步兵團編成並抵達了歐洲戰場,第100獨立步兵營被調往其下。

美國陸軍第442步兵團,正式編成於1943年4月,主要由日裔美國人組成,下轄第100獨立步兵營、第522炮兵營,第232戰鬥工兵連等部隊,隸屬於第五軍,主要戰鬥於義大利戰場,是二戰美軍中著名的日裔戰鬥單位。

100步兵營在密西西比的西爾菲營地集訓時,442團就成立了,成立442團是羅斯福的主意,羅斯福宣佈這個命令的時候說了一句很膾炙人口的話:「“美國精神不是,也永遠不是種族主義和血統論的溫床。(Americanism is not, and never was, a mater of race or ancestry)”」

442團和100步兵營在一起的時候不長,兩個部隊中的成員分為兩派,來自夏威夷的為一派,來自美國大陸的“二世”為一派,二世們稱夏威夷來的為「說蹩足英語的豬腦袋」,而夏威夷來的則回敬“二世”們是「死腦筋」,兩派人為此沒少在營地堨摒[。

第442步兵團是二戰中最為著名的日裔戰鬥團體,下轄第522炮兵營,第232戰鬥工兵連及另外三個步兵營,之後第100獨立步兵營加入了團隊。

1944年5月,第442步兵團到達了義大利戰場,成為了克拉克將軍的第5軍的一部分。

他們中的大部分在薩維托(Suvereto)接受了首次炮火洗禮,做出了堅強的戰鬥,頗為引人注目。

之後他們開始與德國山地部隊在義大利的山丘地帶展開了持續2個月的拉鋸戰鬥,最終成功地將德國人驅趕到了亞諾河以北。這群小個子士兵的戰鬥力,讓德軍吃驚不小。

佛日山脈

離開那不勒斯後的9月30日,442團在馬賽登陸。至10月13日為止,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間,他們透過行軍和坐棚車,長途跋涉了500英里(800公里),以通過羅納河谷,劃歸美國第36步兵師指揮。

1944年10月14日的傍晚時分,442團的開始移往陣地,準備突擊布呂伊埃雷代號A、B、C和D的四處高地。A高地在布呂伊埃雷的西面,B高地是北面,C高地是東北面,D高地是東面。

要想拿下這座城市,關鍵就在高地,而每處高地都有重兵看守。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描繪442步兵團在法國佛日山脈作戰的圖畫)



希特勒下令最前線德軍不惜以一切代價戰鬥,因這裡是德國與盟軍間的最後界線。

10月15日,442團開始它對布呂伊埃雷的攻擊。

第100獨立步兵營移動到A高地,此處由武裝親衛隊第19憲兵團控制;二營逼近B高地,三營在布呂伊埃雷左面。

雖然442團的大多數人在義大利的草原地帶曾有豐富經驗,但佛日山脈與之截然不同的地形,是442團先前不曾經歷的。

於開始穿過佛日山脈的行動期間,這個部隊面臨濃霧、泥濘、暴雨、大片樹林、高地與敵人大量的槍砲與火炮射擊。

瓦斯傑斯戰役解救美軍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10月24日,在佛日山脈442團加入了瓦斯傑斯戰役(Vosges)。

第36師長約翰命令442團向617高地德軍攻擊.....

他們向德軍陣地發起了衝鋒,每一個日裔士兵都大喊著衝向德軍,很多人甚至如同日軍的「萬歲衝鋒」一般喊著「萬歲!(Banzai !)」。

德軍擲彈兵洛林上校的擲彈兵拚命抵擋,但此時已經沒有什麼能夠阻擋這些日裔美軍士兵們衝上陡坡,把手榴彈拋向他們的戰壕。最終德軍擲彈兵的防守瓦解,殘部潰逃。

他們拯救了遭到大批德軍包圍美軍第34師團141連隊第1大隊(失われた大隊)211名來自德克薩斯步兵的時候,付出了將近800人的傷亡,把著這些被凍得發僵的德州牛仔硬是從鬼門關救了出來。

第442團的216人戰死,600人以上殘廢重傷。

當被救出的德克薩斯步兵白人團長還輕蔑的說:「你們是小日本(Jap)部隊嗎?」

442部隊的日裔少尉正色道:「我們是美國陸軍第422步兵團,請修正重新說」

德克薩斯步兵白人團長連忙謝罪敬禮致歉。

小橋川 栄喜(Yeiki Kobashigawa)少尉的說法,「我們幾乎是用三條人命救出了每一個人。」之後,第422步兵團事後,被叫作「德克薩斯的拯救者」。

1945年4月,第442步兵團又被調回了義大利戰場,被命令去進攻德軍的哥特防線(German Gothic Line),這條防線足足抵擋了盟軍的6個月的進攻。

然而在這些由日裔組成的第442步兵團的迅猛攻擊下,不到一天他們就已經滲透了德軍的這條防線。

之後的三個禮拜中,日裔美國兵一路把德軍驅趕到了波河流域(Po Valley),讓克拉克將軍看得目瞪口呆。

到了5月2日,滿臉疑惑的德軍向這群長著黃種人面孔,平均身高矮他們一頭的少見的美軍士兵正式投降繳械。

第442步兵團又向義大利移動,在那裡迎接著二次大戰結束。

屬下的第522野戰炮兵大隊,則進攻到德國國內,在慕尼黑近郊解放達豪集中營。達豪集中營有日本人參與直到1992年才被公開。

死傷率高達314%

442步兵團死傷率高達314%(總計死傷者数9,486人)。是美國歴史上得到最多勲章的部隊。

日裔442步兵團得到的計有:
大統領部隊感状:7
議会名誉勲章:1
殊勲十字章:24
銀星章:147
銅星章:3111
殊勲章:9
軍人勲章:8
紫心勲章:1703
師団表彰:30
法國戦時勲章:2
義大利戦時勲章:5
名誉戦傷章 9486


在二戰結束後,第442步兵團成為第五軍最出色的部隊之一,被選派到了華盛頓特區參加了1946獨立日的閱兵儀式。

當日的美國總統杜魯門很有感觸地對些士兵說到:「你們不僅僅要和殘酷的敵人作戰,還要面對友軍的歧視,然而你們戰勝了這一切。」

不過,當日裔美軍回到故鄉時,才發現他們在戰爭中的完美表現並沒得到認可,許多日裔退伍老兵找不到工作,他們的家甚至還經常被人放火燒掉。

1996年克林頓總統向還健在的當日第442步兵團及第100獨立步兵營的6位老兵頒發了榮譽勳章(the Medal of Honor)。

歐巴馬2010年授予國會金質獎章於倖存的100日本老兵。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5/5/1 下午 09:07:01編輯過]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5/4/30 上午 10:40:30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582
積分:9009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3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Q :

二戰期間   美國曾將境內日裔美國人關在集中營加以看管 但同是敵國 德裔義裔美國人卻未受到這種不公平對待 引發種族歧視的爭議

除了日裔美國人表現忠於美國外   德裔義裔美國人大體上也未有通敵行為(是否有個案我不知道) 為何美國政府能成功消弭種族衝突得到境內各民族的認同?

(雖然美國也有黑人及印第安人的種族歧視問題 但未惡化到國家認同分裂鬧獨立的地步 美國是怎麼做到的?)


A :

如果真要說原因,那就是美國同化其他族群成功,所以才使族群衝突不斷的減少(無論是白人或黑人暴亂)。

德裔與義裔在二戰時期已被"美國化"很徹底,艾森豪就是德裔。一戰時期的德橋因為過度心向母國的態度,曾遭到歇斯里底的反德運動對待,人被打、商店被砸、在社會被歧視,甚至被指責不愛國、一些有德文的地址還被重新命名。一戰的激烈反德運動也同樣發生在英國,甚至逼得有德國血統的英國皇室要改名。當時的德橋很堅持自己的生活習慣、包括語言,所以自然與美國主流有些不太融入。後來,德橋開始更加投入對美國的戰爭與義務,這減少反德裔情緒、也加大對美國的融合。到二戰期間,反德裔情緒就沒那麼嚴重,德裔對"美國人"的認同優先了。

而日本之前未經歷相似事件,加上種族偏見、對日本偷襲的不信任(珍珠港真的震驚美國人,覺得日本人可能搞第五縱隊),所以才弄出過激的舉動。但是,這些日僑在二戰後也成功地融入美國,因為美國覺得他們畢竟沒有心向日本,而且也為美國犧牲付出。

台灣常見的迷思是一個地區有不同膚色或不同族群來源、經歷不同統治歷史就是"多元國家",但這是嚴重誤解"多元文化"。美國雖接納不同膚色人種與族群湧入,也曾經歷短暫他國統治,可她一直是"盎格魯薩克遜-新教"主文化。
打個比喻。美國就像一鍋番茄湯,移民或外來影響就像不同的材料或小佩菜,雖然這會增加湯的不同風味,但湯的主體仍是番茄湯,而不會變成牛肉湯麵或水餃湯。無論是政治、經濟、文化思維往往不脫離英國太多,頂多美國因為經驗不同,而有不同表現或差異、或是特殊的天命觀。

共同旗幟下的黑人就是例子,部分黑人會不滿白人過去的偏見,但生活型態與思維早已是"盎格魯薩克遜-新教"文化,而非傳統的非洲文化或是部分美洲文化。例如民權運動的黑人領袖金恩,只要他皮膚或口腔變一下,就會發現他跟刻版印象的白人一樣(所以極少數激進黑人罵金恩是白人養的狗。),甚至只需仔細觀察美國總統歐巴馬,相信可以感覺。主流黑人不會說他們討厭美國,況且他們與祖先或久遠的母地沒啥接觸,共同追求的是在美國的夢想。

當然,文化認同跟政治認同是二回事,所導至的分裂不是沒有,這點美國獨立戰爭與南北戰爭就很明顯,但主要出現在有歷史包袱的白人族群。可是要和解或團結,相對也比較快。美英兄弟之邦、南北共同愛同個國度、旗幟都是例子。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9/30 上午 04:43:07

 3   3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625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