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讀書討論版(Life論壇) → 笑著進入七寶池-陳進池居士往生記

您是本帖的第 324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笑著進入七寶池-陳進池居士往生記
懺悔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任我行
文章:1882
積分:2018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9年7月18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懺悔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訪問懺悔的首頁

發貼心情
笑著進入七寶池-陳進池居士往生記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笑著進入七寶池-陳進池居士往生記

◎道證法師講述

這件真人真事的主角名叫陳進池,據他妻子說,本來認為進池是「進入水池」,沒有什麼前途,很想改名。沒想到在這一生最末最緊要的關頭,才知道進池原來是絕佳的好名字、好預兆。進池—進入七寶池,極樂世界的七寶池。能進入佛的七寶池,就是保證以後能成佛廣度眾生;這是最光明的前途!

為什麼要介紹這位菩薩呢?他是位淋巴癌蔓延全身的患者。這似乎是「悲劇」起端,但卻由佛力加被有了「喜劇」的收場。他臨終時,到場為他助念的人,每一個都忍不住打從內心為他歡喜,因為最後的一刻,他竟然舉起曾已麻木而不靈活的手,向大家揮手微笑,向左邊助念的朋友揮手笑笑,再轉向右邊揮手笑笑,一臉開心的笑,從他病後久已不曾開心笑過,這一笑,笑得在旁助念的妻子,感覺到憂惱全消,也跟著湧出了一聲朗笑的「阿彌陀佛」!他就這樣完成了這一生的任務,笑著跟阿彌陀佛進入七寶池了。他曾有個大願,要幫助同病的朋友們及一切痛苦的病人,而他往生的過程,正好可以驗證好幾段佛經中的經文,給一些念佛卻沒有十足信心的人打一針強心劑。

還有他賢慧的妻子,和兩位孝順的孩子,在他生病當中,給他極大的扶持,當他的手因癌的侵犯而酸痛時,只要稍動一下,孩子們就會自動去為他按摩,從頭到尾沒有請過看護幫忙,日夜都由自己家人輪流照顧,不但是身體的照顧,而且不斷地幫助他感受佛的慈悲,提起正念,最後還當上了最好的啦啦隊,把他送到最好的世界去成佛,使他得到今生中最大的利益和成就。看得出來,陳居士到最後是以對家屬很深的感恩心,鼓起信願念佛的,他們堪稱是最佳的眷屬。真由痛苦的此岸,相助提攜到安樂的彼岸。他們的精神是可敬而值得參考學習的。所以末學在這裡,不揣淺陋地把這個故事簡單介紹:

末學在近二十年前就認識陳居士,因為他是家兄的朋友。在見他第一面時就感覺他很忠厚踏實,當年就向家兄說:「我覺得您所有朋友中,最善良最好的就是陳進池。」從這次以後就都沒有因緣再與陳居士碰面。一直到他的背上長了一個像一隻螃蟹那麼大的淋巴癌,我們才又見面。見面的那天正是他第一次由醫院住院歸來,心情很苦、很緊張,他告訴末學:「這邊一床奄奄一息,那邊一床皮包骨,看了很恐怖。」他說:「我很不希望這樣過生活,不希望這樣結束生命。」末學告訴他:「只要您信佛、念佛,不會那樣!您可以先仔細想想,得了癌病要怎樣過日子?沒別的,就是從現在開始,盡心盡力好好歡喜過生活,一直到生命最後一刻,就跟阿彌陀佛歡歡喜喜到極樂世界去過更快樂的生活,就是這樣最好。您想還有沒有別的更好的方法?」他聽完後笑了一下,好像忽然頓悟地說:「對,生病也可以歡喜過活,不要亂想嚇自己,日子還是很光明。」我們談了很多,結論是—這雖然是一條坎坷的道路,但我們還是可以用最好的心境走過去。最後他告訴末學:「我在高雄中學有認識的朋友,我設法去租借雄中的大禮堂,我想聯絡在醫院裡認識的那些同病的朋友,請他們一起來,麻煩您把剛才告訴我的話告訴他們,免得大家都覺得好黑暗、好恐怖,不知如何是好。」他很認真地提出這個願望,並且重覆了兩三次。因末學自忖,還沒有那份實力,只有笑笑告訴他:「您有這一念為大家著想的心就是大悲心、菩提心,用這樣的心念佛,就和佛心相應。我們要實踐佛教我們做的,如果真的能證實佛的教示,大家就會相信。對佛產生信心,自然就不恐怖,這就是真正幫助大家。」如今他最後的一刻證實了阿彌陀佛的慈悲接引,他露出了開懷的微笑,又舉手揮別,歡喜地先到極樂世界留學。這喜劇的收場,安了大家的心,真的實現了他想幫助病友的一份慈悲願。他的成功鼓舞了很多頹喪的人,我們現在講他的歷程給大家參考,也是圓滿他的悲願,也讓大家知道我們都可以像他一樣,笑著進入七寶池。

陳居士有一位年僅十歲的姪子,稱陳居士為「姨丈」。因幼時患了腦瘤,已壓迫腦幹,原本是不能言語的。但在陳居士往生後,有一天這孩子竟然在一張報紙上先寫下了「姨丈也是佛」,然後又開口向陳太太說:「姨丈也是佛。」;小姪子怕人家聽不清他的話,又指寫著的那行字,重覆地說姨丈也是佛。這孩子是生長在不同宗教的家庭,他卻特別向陳太太說他在痛苦時都念阿彌陀佛,又說他見過阿彌陀佛。此後,這孩子漸能說話,相當不可思議。確實,阿彌陀佛的大願就是如此,一個平凡的凡夫,透過信願念佛,一旦往生極樂,在阿彌陀佛的世界,不但永遠安樂不再受苦,而且保證成佛,永不退轉。這沒有讀過佛經,又原不能說話的孩子,能說出這句話,實是不可思議!

陳居士在蓮友們慈悲安排下介紹他到蓮因寺,舉行受三皈依的儀式,在懺公師父(上懺下雲法師)的座下成為正式的佛弟子。師父很慈悲地留他在蓮因寺住幾天,為他迴向,他雖體力不支也勉力隨眾住了一天。下山來他很感慨地說:「出家的生活不簡單,過了正午就不吃東西,功課又多,早上三點就要起床。」他又很驚奇地告訴末學說:「我都沒開口,也沒向師父報告過我以前就認識您,懺公師父竟然特別叫我去,吩咐我說:「回去請問道證師,該怎樣念佛,怎樣飲食調養。』」這就是因緣吧!既然是懺公師父慈悲的吩咐,我們為人弟子就一定要盡心相助到底的。

第一次聽陳居士談起他和佛的因緣,真讓末學忍不住笑出來。他很認真,很老實而一本正經地告訴我說:「我每天早上都準時上香供茶,放普門品的錄音帶,然後看早報,每天晚上再把錄音帶和經本翻面,放阿彌陀經,然後看晚報。我這樣放了十年,從來沒間斷過。」他看末學笑起來,就又很老實地說道:「因為我看佛經看不懂,聽講經也聽不出味道,所以就看早報。」(他有點不好意思,也笑一笑。)陳太太補充說明,他無論多忙,或有什麼重要的事,也一定要這樣實行,才會放心出門去,真是十年如一日,我雖然覺得這種「放錄音帶看早報」的方式怪可愛、怪有趣的,但也由衷感佩此人的特質,他有敬重聖者的一股虔敬之心,也有特殊的毅力及憨厚。這樣的人,只要一念真能領納佛的教導,以這一念的虔敬去實踐念佛,必然會成就的,這是末學心中的肯定。

如果極樂世界只有聖人菩薩可以去,那就和我們這些平凡的凡夫毫不相干,然而,極可貴的是,佛平等對待聖人和凡夫,建立最好的世界,隨時歡迎我們去。只要信得過,又願意去的人,肯念佛,阿彌陀佛便會來帶領,讓我們不必再受生老病死的輪迴之苦,愉快地到極樂世界,實在比移民更輕鬆,比留學更殊勝。如果您被宣判已在生命的末端,請不必浪費生命在哭泣及擔憂上,應該把眼光望向光明的極樂,隨時牽上阿彌陀佛慈悲柔軟的手。我們要知道「往生」的意思不是死亡,也不是死了才去,而是隨時活在光明快樂的世界。

陳進池居士和我們大家一樣是一位凡人,他很可貴的是心地善良、個性溫和、生活規律,待人接物有禮忠懇,不論對外人或妻子從不惡言惡色。唯一使他後來受苦的嗜好,就是喜歡吃海產,他吃了很多活海鮮、螃蟹;有人看了他背後鼓出的淋巴癌,感歎地說:「好像一隻螃蟹,還有腳。」就和一般人一樣,他也會擔心身體無力營養不夠,不肯放棄肉食。當他的淋巴癌壓迫右手的神經血管,使他疼痛發麻時,他像個孩子一樣地告訴我,他手痛又麻,動彈困難。末學告訴他:「您現在體會到手痛好苦了。但是回想一下,我們吃螃蟹時把牠五花大綁,拔下牠的鉗,拔下牠的手腳,牠也好痛好苦,牠在哭您知道嗎?我們要由這份苦的體會,發起大慈大悲的心,願一切眾生,不要因為我貪愛好吃的滋味而受疼痛苦楚。願我們能像佛一樣,救拔一切眾生的痛苦。」聽了末學的話,他流下了眼淚,深深點了一下頭。

後來他告訴末學:「有一天半夜裡,雨好大,住在醫院中聽見好似有人要來抓我的聲音,覺得很痛苦睡不著,後來是以前放生的泥鰍來幫助我救我。」他往生後,我們發現他的住院札記中寫著:「生物之間都有互動性、關聯性,你對牠有一份關懷愛護的心,牠也會來幫助你,所以放生很重要,出院之後還要再去放生。」

有很多人,雖然念佛很久,卻沒有一分真切往生的信心。總擔心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往生,總有一絲懷疑存在心中,不很相信自己本有佛性,不大肯定阿彌陀佛大慈悲一定不會捨棄我。很多人會想到:「自己有很多缺點,不大認真修行,念佛又念得少,不像祖師大德一天念八萬、十萬聲佛號。又愛吃肉,又怕痛,臨終不知道會不會太痛苦?不知道會不會昏迷?」總有一堆的擔憂及疑心。我們的眼光只要一落在凡夫惡的一邊,業障的一邊,就覺得不可能往生佛國;彷彿擺一個小銅板在瞳孔前,就足以把整個世界的太陽光明全遮住。但是假如我們把眼睛望向光明的太陽,廣闊的虛空,即使有一千個、一萬個銅板也擋不住陽光,也不能形成任何障礙。我們要透過遮蔽去看陽光,要透過業障去看佛光。信、願、行,只是一個念頭而已,一個迴轉而已。自己轉不過來時,旁邊的親友也可以幫忙,讓我們能從痛苦的執著中導向佛光。

陳進池居士長得又高又壯,而他的妻子,在他病後,必須兼顧會計事務所和照料他作放射線治療及化療,真是又忙又累,變成又瘦又小。又瘦又小的弱女子,卻扮演了巨人偉大的角色;她始終敏捷而堅強地照顧他。任何有益健康的食療、藥療都親手烹調,讓他即使經過化療而食慾不振還能胖二公斤。他們二人出現在診療室,護士會找陳太太打針,因為她瘦弱得像病人,陳居士則被她照顧得很強壯的樣子。直到臨終,陳居士仍然面容莊嚴,氣色紅潤不變。陳太太一直努力把安樂給他,而自己把滿腔的憂苦向阿彌陀佛哭訴,一切一切對凡夫而言極難走過的道路,她都跪在阿彌陀佛面前,請佛幫助。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可以說每一個佛教機構,每一位有緣的法師,學佛的朋友,在她的至誠哀禱下,都一起發心來相助,都願陪她走這段坎坷的路。由此我們可以學習到一件事,在至誠恭敬中,極弱變極強,無助有佛助!當一個人明白了生死道上,凡夫力窮時,低下頭來求佛哀佑,這時謙卑柔軟的心生起,才對大悲的佛,能真正信靠、仰賴,才能投入佛的懷抱,與佛相通無隔閡。當一向剛強難化的「我執」滅弱,低頭了,通往佛道的大門就打開了。信心和謙卑柔軟的心,是我們本有佛性的「性德」,一個人若能低下頭來向心中的佛祈禱,也是在開發自心的潛能及性德。這一份「至誠哀禱」的力量是無限的,不可思議的,也是令佛菩薩乃至任何人都不忍拒絕的。

末學曾經觀察過許多病人,末學發現雖然人人多少都有一份往生西方的希望,可是對於疾病啃嚙身體,還是不免有一份恐怖。一病下來對於種種疼痛、衰弱、症狀,都有一份難忍之苦,這是沒有破除身見的凡夫所共同難免的;相信你我若遇此境,也是一樣,情感同然。如果家屬太強調身體的變化,有時會給病人不良的暗示,加強他對痛苦的注意力,加深他對身體的執著,反而讓他更苦。但是如果家屬太漠視病人痛苦的感受,只一味地要求他忍痛放下,念佛求生西方,往往會使病人因太苦太難忍,又無人了解體諒他的病苦,他反而會抗拒念佛。家屬若無表達關懷及慈悲的善意,病人會覺得「你們都不要我了,我病久了,你們都煩了,都希望我早死。」這種感覺很容易夾帶著遺憾的瞋心。這種瞋恨心比起貪戀心,更不容易放下釋懷。很多念佛的眷屬,本來是好意要幫助病人未來能生到極樂世界,卻因為太強調要病人一心念佛萬緣放下,而把與我們相同是凡夫的病人估計錯誤,認為他是已經能不感覺病苦的「證果阿羅漢」。由於家屬太把病人的「苦受」置之度外,沒有將心比心去細心地盡力幫他解除痛苦,所以病人從所謂「學佛的家屬」中沒辦法體會到慈悲心及關懷;如此的話,病人會很難有感恩的心去歡喜念佛,更難體會阿彌陀佛的慈悲。所以要幫助病人念佛,不能只有理智、冷硬的勸導,那樣會使他不服氣,發生反彈的情緒。病人會想:「痛苦的不是你,你才在一旁說風涼話,哼!如果輪到你,看你多會放下念佛!」,有的病人甚至會想:「你們學佛的人這麼冷酷沒有關懷心,我才不要學佛念佛呢!」一旦病人有這種不服氣的情緒,他就很難承認勸導的人真有慈悲心幫助他;這一點,希望學佛的眷屬要特別注意斟酌。「言語」的作用往往比藥物更強烈,這是大家要謹慎小心的。善言一句三冬暖,同樣的,冷言一句三夏寒。如果是一句冷言惡語,聽的人可能十年後還放不開這股怨氣。我們可以仔細體會,佛有萬德萬能,但是一般人只習慣稱「大慈大悲」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可以說沒有人念「大智大慧」阿彌陀佛或「大雄大力」阿彌陀佛。因為眾生需要佛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因為苦難太難忍太難捱了,好希望有人能拔苦予樂,這就是眾生的希望,眾生的悲仰。佛菩薩若只有大智大慧而沒有慈悲,這樣的話,佛就與眾生一點關係也沒有;這是我們學佛的人該了解學習的。沒有一尊佛菩薩會漠視眾生的苦難與悲仰。我們要成就佛菩薩的智慧花果,必須要以大悲水饒益眾生;因為眾生與佛菩薩是一體的,眾生是樹根,佛菩薩是花果。沒有以大悲的水灌溉樹根是不可能成就華果的。在幫助病患,乃至臨終助念,都是如此。楞嚴經說觀音菩薩,上合十方諸佛本妙覺心,與佛如來同一慈力;下合十方一切六道眾生,與諸眾生同一悲仰。從另一個角度說,慈悲即是最深的智慧,有最深的智慧,才懂得如何拔苦予樂,才能夠隨時隨緣幫助眾生,實踐慈悲。

當陳太太很熱切地問末學:「我該如何幫助他」的時候,末學向她提出了以上的觀點。她又問該怎麼做?她很怕自己做不好,沒辦法給他最大的助力。(所謂的助力,即是:壽未盡時,能安康速癒;壽已盡時,隨阿彌陀佛去西方極樂世界。)末學建議她:「您要有一種使命感,肯定您是阿彌陀佛特別派來幫助他成佛的最佳人選,您一定能做好;您可以常在心中默禱、祈求阿彌陀佛引導您,讓您知道如何幫助他。當他有難忍的痛苦時,您最好在他身旁陪他祈禱念佛,您要誠懇地跪下來,合掌把您心中至誠的祈禱詞念出聲來,讓他聽見。祈禱詞如下:『弟子○○祈求阿彌陀佛幫助陳進池,疾苦休止、憂惱解脫、身心安樂、能安心念佛......』他在痛苦中,只要常聽見「阿彌陀佛幫助陳進池』,久久就如薰香染香氣,一有狀況,他就自動會有「阿彌陀佛幫助陳進池』的心念,這一念就由苦中脫出,和佛搭上線,和佛又溝通了。眷屬的心念,是個橋樑,讓病患能由痛苦的娑婆世界,通往極樂佛的懷抱。」令末學敬佩的是,陳太太真的一路這樣做,並且做成功了。

陳太太有一句很好的話,可以鼓舞絕望的眷屬;她說:「因為我太愛他了,不忍心他受苦,所以我把心愛的他交給阿彌陀佛,希望他永遠不必再受苦,成佛度眾生,也讓眾生不必再受苦。」多好的一個心念,多值得讚歎的一句話—由個人的小愛,擴大到佛的大悲;由世俗的恩愛眷屬,提昇為佛道上的菩提眷屬。她是世間的一位賢妻,陪先生走過癌病的道路,到最後的助念,即使累了也不敢休息,自己瘦到祇剩三十多公斤。這位瘦弱的女子,實踐了菩薩的精神,終於讓先生永遠離苦得樂,笑著揮手去極樂世界,在極樂佛國等她、和家人及一切眾生。

而這喜劇收場的故事,其中的情節也不是完全平坦的,也是有起有落。因為凡夫的心是無常的,當「忍力」沒有圓滿成就時,都難免有忍不住退心的時刻。當病患因苦而退失信心,不能堅持念佛時,周圍的人很重要,必須用慈悲柔軟的心體會病患不得已、苦不堪言的苦衷,讓他的苦先有一個出口可以宣洩,能得到一份體諒,再善巧鼓舞他再提起信念;不宜責備或一味地對他表示失望、放棄。周圍的人,常宜將心比心體會—如果是我自己的狀況和他一樣,我能表現多好?能不能信心充滿,笑容滿面?如果我們自己不能,那麼病患偶然信心不能堅持也是可諒解的,這就是我們做眷屬的人修福修慧的機會。陳太太在這一點真的很用心去實踐,她用心體諒,並且善能代他默默懺悔。真心的力量,是不可思議的,懺悔求佛哀祐的力量也是不可思議的。大家遇到低潮,遇到挫折不要沮喪,要善用心力,至誠懺悔,求佛引導,要知道我們沒有比佛少什麼東西,而只是多了一點髒東西—就是「貪、瞋、痴、慢、疑」若有一念回心洗刷,本具佛性的光明福報就會露出來。

85年冬天,由於癌侵犯了腦部及腋下,使他發音困難,手臂麻痛。他一向強壯健康的人,沒有生病的經驗,一苦起來,好難過,就懊惱起來,生氣不念佛了;心中怪罪佛菩薩沒有好好替他安排,一氣之下念珠也丟了。而佛菩薩慈悲,總是不忍眾生苦,對眾生都是一份父母心,即使眾生是因自己往昔造業因,今在承受苦果;即使眾生埋怨佛菩薩,佛菩薩也依然願代眾生受苦,等待適當的機緣度化眾生。就在他苦得無法堅持信念時,或許是巧合,也或許是佛菩薩應他們平日虔誠祈求,讓末學夢見他痛苦地在哭。於是就在醒來後趕緊去打電話給他,他的公子說他今天剛去醫院掛急診,陳太太把這事轉達給在急診室的他,他忽然哭得像孩子一樣。末學去探望他,他告訴我,以一副天真慾厚的表情說:「我起叛了(台語),向佛攤牌,不要念佛了,就被佛知道了,被您知道了。現在我和佛又恢復溝通了,我會再念佛了,雖然不能念出聲,我心裡都有默念。」聽了他的話,看到大家在這條路上掙扎奮鬥,末學真的心痛酸楚,只向他說:「這條路真的很辛苦,還好有阿彌陀佛一起走。」末學說完後他就哭了,末學也哭了。我們都是有血有淚的人,佛會原諒我們的,擦擦眼淚再出發,再上路,大家一起互相幫助歡喜歸鄉。哭一哭,心中不壓抑了,末學就和他互勉:「我們痛苦的時候,就想想,以前我們曾令眾生這樣受苦,現在我們自己親身體會到了,就誠懇地向他們道歉、懺悔、念佛,迴向讓他們安樂。」他點點頭說好。一切的苦難黑暗都會過去,就像幻影,只要我們能面向光明、至誠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我們過去所做一切不好的業,都是因為我們心中有貪心、有生氣、有愚痴,心中的貪、瞋、痴發動我們的意念、言語和行為,做出來的就是傷害眾生,讓眾生痛苦的事。這一切的痛苦都會回到我們身上,我們要及時懺悔。如果您自己或您的家人有信心不繼的情形,不要氣餒,想想這位陳進池居士,也是這樣走過來。讓我們再回心再發心念佛,佛也依然慈悲,伸長了手接引,看看這位陳居士,他還是能朗笑牽上佛的手回到西方。

在經歷了灰心、起叛、攤牌後他又回心發菩提願了,真可貴能把悲歎自己苦痛的心,轉成幫助眾生的念頭。他在病床上告訴末學,他有一塊地,想建一個讓病人能靜養能拜佛念佛的地方,幫助受苦的人。末學想能在病苦中發願助人很難得,「一善破千災,大願解千愁」,能以願力善心扭轉痛苦沮喪是很好的,大願發時即是痛苦的解脫。雖然末學自己對有形的場地建設,並無興趣也一竅不通,但深心嘉許他,在病到了腦子已受壓迫,發音困難時,還有這份心。姑且不論此生有無因緣去完成它,總是一念大悲饒益眾生,便等於灌溉了諸佛菩薩智慧的花果。原以為他是一時起善念,說說而已,沒想到他真的用半麻木疼痛的手,畫了很多設計圖,圖上寫「南無阿彌陀佛」表示佛堂。他往生後,他的一位親戚夢見他住在極莊嚴堂皇的殿宇中,大概也是他生前常想布施佛堂給苦難眾生有地方念佛的感應吧!因果都是相符的,大家千萬不要吝惜發一念好心,也不要吝惜說一句好話。我們要時常發好心、說好話,在逆境中要快快回心,向佛向光明。就像蓮的「因果同時」—蓮花開時,蓮子已在其中。當他在病床上,助人念佛的心誠懇至極時,極樂的蓮花也開放,屬於他的七寶宮殿也應念而現了。萬法唯心造啊!心能造極樂,心能享極樂。

最初,在末學和他會面之前,早有一位菩薩王太太,知道他的病情就送給他藥師經,鼓勵讀誦,因為陳居士一向健康強壯,他不能接受醫生描述的嚴重病情。和每一個患者一樣,聽了都手足發軟,他希望奇蹟出現,病好起來,不希望此生結束,不希望離開現在的家人。所以極樂世界再好,他也不願去,不希望去,這是人之常情。當他體力還很強壯時,他不願去想「此生可能有一天會結束」這問題,也不會敞開心來接受彌陀的慈悲。這種心情是很容易理解的,一般人都如此。這時候如果一見面就勉強要他放下萬緣,求生極樂,很可能因與他強烈求病癒的意願相違逆,就會引起排斥,壞了他的佛緣。所以末學都恆順眾生心願,盡心去關懷安慰,讓病人心情舒坦,盡力照料其身體,讓他不致恐怖或有被拋棄的感覺,孤獨走向死亡是很令人害怕的,末學總是鼓勵病人:「不要耽憂,再難的道路,我們會陪您走過去,阿彌陀佛會引導我們,安然一起走過。」並且強調阿彌陀佛是歡喜光、智慧光、慈悲光......阿彌陀佛是無量光明無量壽,念得相應念念消災延壽。或許是個人的因緣不同,各有各的得度橋樑、舟筏,雖然阿彌陀佛也是消災延壽,但開始時他喜歡藥師佛—即藥師琉璃光如來,(也譯為消災延壽藥師佛)每個病人都喜歡消災延壽,很少人一有病就體會世間無常,而能準備到人人必經的臨終大事,所以必須隨順人之常情,隨緣因勢引導。藥師經中有一段很重要的經文義理,談到藥師佛也幫助讚許眾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對於已發願想往生極樂淨土,然而還沒有把握,沒證到一心不亂的眾生,如果能受持三個月「八關齋戒」,又能聽聞到「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臨命終時,藥師佛會請八大菩薩,乘空而來,指示道路,讓眾生能隨心往生極樂世界。由經文中我們可以知道,藥師佛雖然是「東方琉璃世界」的教主,因為佛心是闊然大度,不分彼此的,但隨眾生之願力因緣而給予最佳引導。每尊佛都猶如最慈悲大度的校長,他們很高興介紹學生互相參學,不會分黨派,爭高下。什麼因緣環境最能幫助眾生,得最大的利益成就,佛都會善巧引導。所以不但「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可以如願以償,而念藥師佛及藥師經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可以滿願。甚至念別的大乘經典,只要迴向願生西方也可以往生,這好像「同等學歷考大學」,只要信願誠懇就是分數夠,就可以錄取,往生至極樂世界;這是千真萬確,人人可得而不必懷疑耽憂的。所以陳居士喜歡念藥師經、地藏經,那便是他的緣,末學也不特別勉強他念阿彌陀經或其他的淨土經,只有勸他將讀經功德迴向與眾生同生極樂國,藥師琉璃光如來也是要幫助我們去極樂世界啊!

經典上所說的,句句都是真實不虛的,佛願也是必然兌現的,就看您能信受實行到什麼程度。我們真能信受佛的慈悲願力時就立刻活到佛光中,信不過時就活在業障的陰影中。全信到底的人,是全面光明;半信半疑的人就會時明時暗,半暗半明。重要的是,有疑時即入了暗區,要快快提起信心,棄暗投明。一念信心起時,馬上又是一片光明。約在陳居士臨終前五、六天,由於癌的侵蝕發生了胃出血,醫師們誰也不能肯定這樣的出血能否止住。大家如果心慌而忘了佛,就是進入暗區,就要隨業力去還血債。過去我們吃人半斤,現在得還人八兩,以前為求營養,殺生流血多少,總得償還,償還時就知道苦了。說實在的,一條命捨了也未必還得起;了解臨終還債苦,還是生前少欠債!假如業報已顯現,怎麼辦呢?若能猛力念佛,佛的功德力、威神力不可思議,一句佛號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彷彿巨富出面,替我們擔當還債,不怕不能一下償清。末學有這份信心,所以當陳太太憂心仲仲輾轉聯絡末學時,末學很肯定地告訴她:「一心念佛,血就會止住,佛力不可思議。」果然陳太太以救夫心切的至誠念佛,血很快止住,血壓也恢復正常。陳太太問他說:「你見到阿彌陀佛了嗎?」陳居士搖搖頭。又問「見到觀世音菩薩了嗎?」他也搖搖頭,但卻說他見到了大勢至菩薩,還有好幾位菩薩,他言語低微地連念了好幾位菩薩的名號。陳太太因平時照料家庭及事業,非常忙碌,無暇讀經,所以不認識那些菩薩名。末學一聽,知道那便是藥師經的八大菩薩現前,和他昔日持誦相應,心想,他歸回極樂的時間到了。因為以前曾答應他:「我們會陪您走過最困難的道路,我們會平安回到佛的懷抱,您不要擔心。」所以義不容辭要去實踐諾言。陳太太又三次夢見我們,顯然臨終助念的時間到了。他說見到菩薩後,就沒有再出血了。身體很乾淨,本來還打止痛劑的,也不需要了;可說是安詳寧靜、病苦全消,充分印證佛經上的話。陳居士一向是怕痛怕苦的,不太喜歡忍苦捍勞,當他病苦時曾祈求「要安樂死,早見阿彌陀佛。」

但當末學一行人剛到醫院病房時,他還很捨不得家人,不想往生,末學問他「你歡喜和阿彌陀佛去極樂世界嗎?」他不但搖頭,還流下眼淚。可憐的孩子,這真是難以突破的一關,他也知道身體差不多不能用了,但還存一些僥倖的希望。末學就間接向他的公子解釋病情及說明如何幫助他往生的方法,讓他旁聽明白狀況,再求佛哀佑「讓他能安然放下,歡喜提起本有的往生的信願。」末學勸他:「這身體像租來的車子,零件壞得差不多了,開起來很吃力很辛苦,勉強修理了半天,也終歸是一部需要歸還的車。阿彌陀佛早替您準備了一部性能最好最優秀的新車,是金剛不壞的車,只要換過去就好了。怎麼換呢?很簡單,一心念佛,舊車一丟,就坐在新車上。如果堅持要開破車,就會開得很辛苦。我們陪您一起換新車,您比較有福氣先換,先去極樂世界再回來接我們。您放心去,往生極樂世界,並沒有和家人分開。在極樂世界的寶樹中,隨時可看到您的妻兒子女。隨時可觀照家人在做什麼,而且還能隨時幫忙加祐,完全沒有障礙。就好像看電視換頻道一樣,都在同一螢光幕,只是號碼、頻率不同。轉換頻道,節目即不同。我們往生極樂世界也相同,只是號碼、頻率改一下而已。對極樂世界的人來說,他們根本就沒離開我們,因為他們隨時可看見我們,可幫助我們。您若往生也相同,根本沒與我們分開。所以,往生就像看電視換號碼頻率一樣簡單,您只要念佛,就換過去了。只是我們娑婆世界的人,心有障礙,才看不見極樂世界。」陳太太也說:「我們以後也要跟您一起去極樂世界,您先去,再回來度我們、度眾生。這個娑婆世界太痛苦,病痛太折磨您,這是我們不忍心的。西方極樂世界有七寶池八功德水,金沙布地。您的名字叫「進池」,您要記得進入西方清淨的七寶蓮花池喔!」大家鼓勵他,陪他念佛。過了一會兒,他的心就放下了。放下,只是一個念頭,千萬劫來想不開,放不下的,如今放下也只是一個念頭而已!爾後末學看他的面容平靜得像熨斗燙過那麼服貼,沒有一點皺眉,沒有一點病容及苦色。末學再抬頭看旁邊的家屬及醫護人員,所有的人和他相較之下,都可說是面黃肌瘦,他真的滿面紅光,祥和而不可思議。剛進病房時,看他的臉,因曾做過放射治療,看起來有一點黑色。一念放下念佛,即變成滿面紅光。陳太太勸他回家念佛,他答應了,還會一一向醫護人員致謝;他希望拔掉點滴,末學才發現他的手腳竟然比昔日靈活。此時,他不但血完全止往,所有的痛苦也似煙消雲散,完全不須用一點止痛劑,也不須打點滴,沒有皺一下眉,沒有一點掙扎。在安然念佛中,他寂然慈祥的樣子,還真有些像懺公師父。這些瑞相,證實了玄奘大師所譯的阿彌陀經及大悲蓮華經中的經文。在玄奘大師所譯的稱讚淨土佛攝受經(即阿彌陀經)和悲華經中都有提到臨終時的佛力加持:

一個真的願意生到阿彌陀佛國土的人,只要他常繫心念阿彌陀佛,當他臨命終的時候,阿彌陀佛和菩薩聖眾們就會出現在他的面前,慈悲放光加祐他,讓他的心可以安定不亂。

悲華經說的是:佛用三昧力加被,而且為臨終的人說法,令他歡喜,因歡喜故,也進入三昧(即正定)而得忍力,往生佛國。

一個病人原本病得要常靠嗎啡過日子,由腦、內臟及皮膚四肢都無一倖免於癌的侵犯,竟能紅光滿面,相貌莊嚴,沒皺眉,沒掙扎哀叫,神智清楚;這些瑞相讓末學很清楚地感受到真是如佛經所言,是阿彌陀佛慈悲現前加祐。這也是他平日誠懇的心地功夫,才能如此與佛相應。就如印光大師說的:「臨終相貌不變須有大修持。」一個人一生什麼都可做假,唯臨終不能做假,老實忠厚的人,最後得大利益。末學問他:「您和阿彌陀佛有沒有溝通?」(溝通這二字是他昔日的用詞,所以末學這樣問)他靜靜深深地點頭,連眼球都沒轉動。末學又問:「您看見阿彌陀佛了嗎?」他肯定地點頭;再問:「佛放光照您,您看見了嗎?」他又點頭。他點了三個頭,末學就很放心,知道他往生西方已是必然,他平靜地在念佛。送他上救護車時,他流下眼淚,但沒有皺眉,末學告訴他:「我們現在要回家念佛,回極樂世界的故鄉。」他點頭,我們在救護車上一路念佛。

慈濟的江菩薩和蓮友們已為他佈置好助念的場所,助念室香光莊嚴。陳太太把整個會計師事務所作為助念室,我們很感歎,一般人臨終多在苦痛的加護病房,並且,一斷氣就送入陰暗狹窄太平間,或殯儀館冷凍庫,能有如此寬敞光明的地方讓大家為他念佛相送,並以臨終喜劇,鼓舞大眾,真是大福報。應該說是「人有真願,佛有感應」,很不可思議,幾乎各地最熱衷於助念的法師、蓮友、助念團,都很湊巧又很熱誠地在最恰當的時間趕到為陳居士助念。

員林蓮社的因法師,也由熱心的蓮友巧合地聯絡,慈悲地百忙中趕來開示。法師的大悲願力,非常自在辯才無礙地講說極樂的殊勝美妙,法師心在極樂,說來如數家珍,親切自然,不但在場大眾心悅領受,陳居士也張開了久閉的雙眼,眼睛一亮笑了起來。笑得與會大眾,同心一笑,人世間的一切苦痛都在這一笑中化解。陳太太每天向阿彌陀佛哀求哭訴,終於有求必應,真誠感召,應念現前。許多蓮友自動湧到,平時聯絡不上或很難請到的熱心助念人士,竟奇妙地在他們妻誠子孝的真心感召中,個個自動雲集。包括信基督教的老師、校長及葬儀社的人,不管認識或不認識的人,都感動於這臨終的喜劇,感動於因法師演說極樂,和彌陀大願的自在勝妙,感動於大眾相送的摯情。連陳居士的母親,原來是按捺不住悲哭的,看他的喜劇演出,也不得不破啼為笑,感歎地說:「真的是佛祖帶他去了!」真的,阿彌陀佛以本願大力來接引他去了!白髮送黑髮的無奈痛苦,在大慈大悲的佛力中,也消融化解,變成跨越苦海的信心、願力。陳居士以「笑著往生」度化母親信佛念佛,便是盡了大孝。

到臨終前十多分鐘,他流下了許多眼淚,或許是和弘一大師一樣,所謂「悲欣交集」的淚吧!因為長劫的輪迴苦,終於要了脫,真是欣慰無比,也悲憫尚在迷途受苦不知回頭的眾生,所以流出悲欣交集的眼淚。然而,最後一剎那,忽然像蓮花綻放,心開花開,笑得牙齒露出來,還能舉起久已不靈活的手,向大家揮手告別。陳太太久已不見他如此開心的笑,尚不知這是最後一笑,也陪著他笑起來,朗念一聲阿彌陀佛,如此夫婦共笑合念阿彌陀佛,真是最美好的琴瑟和鳴!一個先榮登極樂留學,一個誓願走出個人小愛,愛護眾生報佛恩。相信一切和佛心相應的大願,必能圓滿完成。陳居士生前曾笑著安慰陳太太說要她放心,他是「大隻雞慢啼,一鳴驚人。」確實,末後一笑,笑來極樂一片鳥音,真是一鳴驚人!八小時助念之後,遺體仍然柔軟如綿,面容還是含笑如生,火化之後還有舍利子給大家作紀念。「大隻雞」化成了極樂鳥,末學為他歡喜慶幸!慶祝他笑著進入七寶池,永遠不必再受苦,直至成佛!

感謝阿彌陀佛,慈憫苦海中每一眾生,從不捨棄任何一人。佛是無所不在的,而唯有至誠的人才能握到佛的手。

◎陳妻蔡碧秀

我的同修,於農曆八十六年六月一日往生了,真讓人意想不到的,前一刻鐘他一直流眼淚,到最後卻揮兩下手告別,而且一直微笑著,從東邊慢慢的轉往西邊,那時婆婆、兒子等親人都在他的東邊念佛,我在西邊合掌專心念著,觀看佛像,心想一定要把阿彌陀佛請來,後來注意他的臉部表情,突然間看到他這麼會心的笑容,我也會心的笑著,叫一大聲「阿彌陀佛!」,他竟笑著往生了。頓時我實在愣住了,怎麼會這樣呢?從他生病一年多來,沒見過這麼自然的笑,如果我知道他笑笑就走,我也不可能笑這麼大聲、這麼自然的叫阿彌陀佛。稍後,我就想到一定是阿彌陀佛接他去極樂世界了。連還沒學佛的婆婆都說:「看這樣子,是佛祖來帶去了。」還好他笑著走,要不然我會崩潰的,因為我們的家庭實在太溫暖,太幸福了!他是個好先生也是個好爸爸。

我的同修往生了,最令我感恩的是阿彌陀佛。在他生病住院、痛苦中我真的是六神無主,唯有誠心祈求阿彌陀佛慈悲加持,請求幫助、請求原諒我倆過去的罪業,懺悔我倆的貪、瞋、痴......。

進池生前非常喜愛吃海鮮,與凡蝦類、蟳仔……等,都極有興趣,而且不僅愛吃,更要挑活的,才覺得夠新鮮,他不僅自食,而且認為這是招待或饋贈親友的最佳禮品。如果我自以為準備了很豐盛的菜餚,但其中沒有海鮮,他還是認為沒什麼菜。他常自己到市場去買鮮蝦、蟹回來,有時我會抱怨前幾天才買過,為什麼又買回來,他就扮鬼臉,求饒說:「不要生氣啦,!我自己來料理吧!」他就是這麼愛吃海鮮,真是不幸,在他身上得到印證,真是後悔當初沒有強力勸阻他停止這種惡習。

在他住院的一百二十二天日子裡,每當從醫院回家途中,想起他的腫瘤擴散、疼痛折磨......真是心痛。在他面前都強忍著,一面幫他按摩腳底、一面念佛或講些輕鬆的話題,等一回到家打開家門,看到阿彌陀佛(道證師父畫的佛像)就跪在佛前放聲大哭,告訴阿彌陀佛說:「阿彌陀佛,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是一個弱女子,我沒有辦法承擔,這一切的一切......,他的肉體在痛,我的心在痛。我們的家庭、我們的事業、我的心都碎了......。」就在佛前,有時泣不成聲,有時痛哭流涕,一直叫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又叫著師父......師父......郭媽媽......讓淚水盡情的流著......。

結果到最後,真的是阿彌陀佛冥冥中安排好的。兩位師父、媽媽代替特別護士,把他從醫院用救護車接回家裡給他開示、念佛。師父說他很清醒,要回家時還跟醫護人員點頭答謝。送他上救護車時,師父說:「我們回家念佛,回極樂世界老家故鄉。」他還掉眼淚,剛回到家裡也掉眼淚,雖然流淚,但面容祥和紅潤有光,絲毫沒有憂苦之相。師父問他:「你和阿彌陀佛有沒有溝通?」他也點頭;又問:「見到阿彌陀佛了嗎?」他也點頭;又問:「阿彌陀佛放光照你,你看見了嗎?」他又點頭。然後就一直平靜安祥。連點這三個頭,我們就安心多了。之後有很多慈濟人來幫助我,第二天又有嘉義的蓮友很時機巧合地請來因法師為他加持開示,法師慈悲百忙中趕來為他演說西方的勝妙,講得很動聽,使他聽了笑得露出牙齒,眼睛張開,很歡喜心似的,真是因緣殊勝,令我感恩莫名。第三天晚上十一點多,他就笑著揮手去西方極樂世界了。往生之後一直保持微笑,莊嚴的臉。我們家屬、朋友就一直守著念佛,直到八個半小時後沐浴更衣,還是柔軟的感覺,興隆淨寺的師父還問說他是否出家眾(因他做化療,頭髮掉光了。)這麼莊嚴、額頭發光、沒有病相,笑著睡覺似的,他們由衷高興的念佛,越念越大聲,坐在後排的還站起來看看他這麼端嚴的瑞相。接著又來了廣德助念團的,一團又一團的助念,慈濟的師兄師姊們......等,佛號不斷超過十四個小時,太感恩了。他有這麼好的福報,有這麼好的淨土因緣,都是佛菩薩的護念吧!使這淋巴癌的臨終病人,胃出血停止,很乾淨、沒掙扎,連唯一的鼻胃管也自己於往生前六小時把它拔掉,像無病似的微笑睡著了,火化之後還有舍利子給我們作紀念。

回想他原來是很放不下的,他告訴師父說,他放不下家人。的確,我們的家庭太溫馨了......,孩子很孝順、很貼心、很懂事,夫妻很恩愛(結婚二十五年從來沒吵過架),很和諧。全家人都無微不至的照顧他,他非常捨不得我們。但最後,還是抗拒不了病魔淋巴癌蔓延全身,從腦部到肝、胃腸等整個肉體都有。郭景元醫師很慈悲已經盡心盡力也救不了,他說:「不行了。」又得師父開示,讓我忍下悲痛,清醒的、堅強的、虔誠的合掌向阿彌陀佛請求慈悲加持......。因為我太愛他,怕他痛苦,所以我把心愛的他交給阿彌陀佛,讓他離苦得樂,我深信著阿彌陀佛。最後三天,我一直陪在他身邊握著他的手跟他說:「進池,你是佛弟子,你已皈依三寶,你是雲法師的徒弟......,懺公師父給你取的法號叫淨池,你要記得喔!還有道證師父說你的名字叫進池是進入清淨的七寶蓮花池,這是多麼巧合殊勝莊嚴的佛淨土,你的長相又這麼莊嚴,我們家供有道證師父畫的這尊『阿彌陀佛』全身金色在這裡照耀著;阿清菩薩又供花、供燈、供香、供水、供水果,佈置得這麼莊嚴,佛一定會來度你,接引你到極樂世界的,不要怕!師父說,你這身體壞了,不要用也不能用了。到極樂世界,你會擁有永遠永遠不壞的身體,還可以回來照顧我們母子,不要怕!你看到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或大勢至菩薩,放光來接你時,要很高興很歡喜的跟佛菩薩去,知道嗎?若看到蓮花上面寫你的名字,要趕快坐上去,知道嗎?你要放下一切,娑婆世界太苦了,病痛太折磨你了,也是我們不忍心見到的。我們做你妻兒的責任、義務就是要送你到極樂世界,那邊有七寶池、八功德水、金沙佈地,又有樓閣亦以金、銀、琉璃......而嚴飾之。飯食經行,又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出和雅音......。這麼美好的世界你比我清楚吧!因你念的佛說阿彌陀經比我熟,了解的比我多,對不對?」當我跟他說這些話時,他還跟我點頭。曾有一陣子,他對極樂世界的勝景起疑心,因為太殊勝了,我知道後來他懺悔了,我虔誠合掌向大慈大悲阿彌陀佛請求原諒,說他不能說話了,我代他向阿彌陀佛懺悔求諒解,好讓他去看看那殊勝得讓他不敢相信的世界。最後一天,我握著他的手說:「我們一起來念阿彌陀佛,要專心!要一心不亂。」他握住我的手。我說:「要發願、要有願力去見阿彌陀佛。」他又握緊我的手。後來我問他:「若要繼續念佛、就握住我的手。」結果他又握得緊緊地。同時也握緊他媽媽的手,使我倆雖很累,也不敢休息,一直在他身旁陪他念佛。他這一握手也度了他的母親,拼命為他念佛,把悲哀化為一聲聲虔誠強力的佛聲,她從此也念佛了。

現在他已到阿彌陀佛的身邊,我很歡喜也很感恩,更能體會佛的大慈大悲。他平常不很精進,曾經懷疑,說向佛攤牌又起叛,然而佛仍要度他,太難得了!每次我想起阿彌陀佛,就會由衷的起歡喜心,很有力的念『讚佛偈』—

阿彌陀佛身金色,相好光明無等倫。

白毫宛轉五須彌,紺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化菩薩眾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眾生,九品咸令登彼岸。

四十八願度眾生,也度了我的他,但願他亦能從此行菩薩道,速速迴入娑婆度有情。

回憶起十多年來,他每天早上七點左右到辦公室,首先供水、燒三枝香,開錄音機放著香讚、普門品做早課,但不看經本,只是聽著,他人是在看早報—經濟日報。Α面聽完行個禮又換Β面,然後準備八點上班。下午五點半下班,又放佛說阿彌陀經的錄音帶做晚課,一邊看中時晚報,遇有事情,亦會等到Α面聽完換Β面才肯離開。佛經聽慣了,但都沒深入,等到生病了,在八十五年初,才肯接受善知識的開導、啟發漸入佛法。記得我曾告訴他,要學習林末次老師的精神,(林老師是他的好友,是肝癌末期患者,人不舒服不住院、不出門,在家裡很虔誠,心很安定的念藥師經。)他的回答是「大隻雞慢啼,一鳴驚人。」之後,他也很認真,每天藥師經、普門品、地藏經、阿彌陀經......都念,持續一年左右,淋巴癌轉移病重時,他才停止。第一次住院,他看到師父來探望,一直掉眼淚並告訴師父說:「那天晚上,我把佛珠丟了(淋巴癌跑到腦部,壓到手部神經,脫衣服時掉落的,第二天清早就去掛急診了。)我要跟佛菩薩攤牌了。」師父笑著說:「難怪佛菩薩要打電話給你,頻率總是接不上,所以才派師父來看你。」經過師父的一番鼓勵和安慰及勸解後,他回答師父說:「現在頻率已接上,和佛又恢復溝通了。」在急診室時,知道師父來電關心病情,他亦泣不成聲。生命道上,誰都有坎坷無奈的時候,誰都需要關懷。

他在電視上看到小詩人周大觀的往生畫面就進入臥房裡掉眼淚,自覺他也不行似的;他說:「這病無法醫治的。」又想起兩個孩子未成家...。我回答說:「如果現在能到極樂世界,我馬上要去,這娑婆世界太苦了,孩子又不是三歲或五歲,都二十幾歲了,不必操心,他倆有能力生活的......。」我想到若臨終時要回家安然助念,也該先徵求他歡喜同意,就乘此因緣和他商量說:「周大觀小朋友是因緣較特殊,醫院才能讓他在那裡助念八小時,平常人是不方便的。我們學佛的人,都要盡可能的留一口氣回家安心念佛,讓阿彌陀佛等諸佛菩薩來接引,高興的到極樂世界,不再受病痛折磨。」他聽後心情就開朗了。想到此,雖然我的同修是往生二天半前回到家,應該是有相當充足的時間準備,但有一件事要懺悔的,就是我沒想到他是在很清醒的狀況下回來,而且始終清醒,我預先準備的床不夠舒服,後來知道佛說無常經提到給臨終人的環境應當香光莊嚴,盡量舒適。我應該準備柔軟舒服的床,床墊內放檀香末,周圍散花,讓他心境更舒坦才對。在此把我唯一內疚遺憾的事提出來,做臨終關懷的貢言。

蒙佛慈念,我們有這因緣供養「阿彌陀佛」畫像在我們家,我的同修瞻仰慣了、時間到了,阿彌陀佛就化此金身來接引他去極樂世界。我很感恩阿彌陀佛,也很感恩醫生、醫護人員、所有熱心的法師、蓮友、助念團、以及好多善心人士、親朋好友......盡心盡力的陪他走完這一段坎坷難走的路,蒙佛接引到無有眾苦但受諸樂的阿彌陀佛國土去了,滿懷的感恩!無比的欣慰!從此,我願走出個人小愛,盡心報佛恩,報答大家熱誠相助之恩,但願有更多更多的人,有好福報,有好因緣來深入了解阿彌陀佛無量無邊的功德,歡喜信受阿彌陀佛大慈大悲救度眾生的四十八大願。更願眾生皆能離苦得樂發菩提心、精進念佛,花開見佛悟無生,迴入娑婆度有情。阿彌陀佛!

附錄—師父的信

陳妻提供道證法師給陳進池的信,謹記。

【前言】:

在他生病治療期間,每當接受檢查,等報告結果的那段時間真是難熬。如果得知蔓延,病人就全身無力、心生惶恐,家屬除難受外,也不知如何來安慰;只好拿師父之前寫給他的信,再讓他過目,舒解他的心情、克服雜念。師父的信上說:

我們可以仔細觀察,一個心念波動時,身體瞬間就有變化。一念「羞愧」面紅耳赤;一念恐怖、面色慘白。同一身體前後一秒之間,身體的內容差不多,但是功能差很多。

我們並不是靠這幾十公斤的肉體、骨頭活著,我們有偉大的生命力,有遍滿宇宙虛空的強大佛力!我們本具的佛性是無量光明無量壽的,含藏無限慈悲智慧、無限潛能,要開發出來用!誰敢嚇您,您就發揮力量把他嚇回去!腫瘤又沒有一隻老鼠大,您幹嘛要怕?這麼壯的進池菩薩,被老鼠打敗?豈不冤枉!何況腫瘤是自己的細胞,比老鼠好商量。別忘了,我們的「好細胞」比癌細胞多得太多了,有好細胞得做好事,集中心力念佛,才不辜負一身好細胞。否則活久作什麼?難道是追逐腫瘤用的?

您去大陸時,腋下腫瘤就存在,只是「不知道」「不在乎」,結果您可以玩得很好,體力也不錯。後來「知道」有腫瘤就冷了半截、很傷心,其實身體差不多,是心和念頭在波動,負面波動就令人全身乏力。

我們的意念會造成事實,我們要用強大光明的好念頭造成事實,自己要安住心,走出一條康莊大道!從今起好好快樂過生活,發佛心念佛,利樂眾生。該走的那一天,歡喜跟阿彌陀佛去極樂世界,會更快樂!事情就是如此簡單。

與其天天想腫瘤,被它和「治療」搞得心情黑暗,不如天天想佛,想如何發揮本能佛力,幫助眾生。非洲雖然很大,您不想到它,它對您來說就不存在。

把內心對癌的恐怖、隱憂丟掉,篤定「黑暗的念頭」是腫瘤的營養,一怕就大聲念佛,念一陣就好了。

自性中有無限佛力,我們自性中的藥師佛便是自然療能的最高發揮,自性阿彌陀佛也是。可惜眾生不用佛力,喜歡用胡思亂想力。每天念佛十分鐘,妄想二十三小時五十分鐘,這樣當然會掉入妄想塑出的黑暗區,要趕快起心念佛,跑到佛光中。

佛力強大、慈悲無盡,求人不如求佛

萬法唯心、操之在我,求醫不如求自心

一念可以放光動地,一念轉、就轉乾坤

善用此心、自救救人

善用此心、自樂樂他

善用此心、直了成佛

生命輪迴,捨一肉身,換另一肉身而已。猶如搬家,若不修行念佛,可能愈搬愈窮苦。我們要發願,一定去極樂世界。(絕不去做魚蝦、鬼畜;作總統、上帝也不免生死苦。)至於何時去,由佛決定,佛來接就高興去,佛還沒來接就在此念佛歡喜過日子。醫生雖有醫學專業知識和經驗,但和我們一樣同是凡人,他也不確知自己體內有否長癌,也不能判定自己何日要死,所以不必被醫生的判決嚇到,要自己創造命運,不必讓醫生決定您能活多久,要發心成佛度眾生。

人一念佛,心一想佛就有光;散漫心念也還有四十里光,虔心念是無量無邊強光。有光則黑暗不存。冤親債主蒙佛光也能安樂,發善心和您解怨結,一切惡意不能加害。一胡思亂想,心就黑暗,招感黑暗之類。

心中口中不斷念佛,功德福慧分秒增長,趁病緣修成就。

相信一切壞蛋都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相信一切壞細胞都能變好、都無妨礙。

不准做病人!做一條好漢,起來放光發功。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

今夜還是好好種蓮花、好好賞月念佛。

假如一個人懂得把每天都當作是留在世上唯一的一天,那麼就更能珍惜感恩,把握光陰,彼此善待。人其實從小就該這樣活,否則醉生夢死、天天忙些不相干的事,追求「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名利感情,到頭來都是捕風捉影、空費力一場。不久前,有位患腎臟癌的太太告訴我,生老病死這條路人人都得走,我要走得坦然一點。她心境很好,相貌也很莊嚴,沒有病感,這種人會活得又久又好。

感到難過時,趕快吸一口氣,拼命念佛,立刻讓自己跳到快樂舒服的佛力圈、佛世界,您會很好的,佛保佑您。一樣的體重,不怕水的人能浮,能游泳;怕水的人,一掙扎就會沈下去。為什麼?有人腫瘤存在,但修心消業障,腫瘤並不妨礙他。以不變應萬變,現象虛幻萬變,本體沒變,我們的心仍然自在安樂念佛。

相信人身有強大奇妙的癒病力。

不要去相信:有腫瘤會怎麼樣。家中有垃圾都知道該丟,心中有耽憂就是垃圾,更該丟!

讓我們一起念佛互勉:

以無限歡喜,走向光明的世界

現在就攜手過極樂的生活!

極樂世界不是死後才去。

是現在就無有眾苦,但受諸樂。

慚愧學人道證 合十敬書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3/2/1 上午 07:32:27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01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