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讀書討論版(Life論壇) → 慈悲三昧水懺的由來

您是本帖的第 369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慈悲三昧水懺的由來
懺悔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蜘蛛俠
文章:826
積分:952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9年7月18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懺悔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訪問懺悔的首頁

發貼心情
慈悲三昧水懺的由來

慈悲三昧水懺的由來

慈悲三昧水懺的起源,是唐朝的悟達國師,遇迦諾迦尊者,教他以三昧水洗滌人面瘡而消除累世冤業的懺法。

在唐朝懿宗皇帝時,有一位知玄悟達國師,在他年少還未被封為國師時,曾參訪叢林,掛單在一間不知名的寺堙A正巧另一位僧人也掛單在該寺,但那位僧人得了很重的病,通身長滿了瘡,發出很難聞的臭氣,所以都沒有人想要和他來往,國師住在他的隔壁,很同情他的病苦,常常照應他,一點都沒有討厭躲避的感覺。

不久那位病僧的病也好了,為了道業各奔前程,在臨別的時候,那位僧人為了感激知玄和尚的德風道義,就對他說:「你以後如有難臨身,請你不妨到四川彭州九隴山來找我,我會設法解救你的災難。記住山上左邊兩棵大松樹連在一起,那就是我居住地方的標誌。」說完便離去了。

後來知玄和尚因為德行高深,唐懿宗十分崇敬,就封他為悟達國師,還賜他沉香莊飾的寶座,悟達國師坐上寶座之後卻生起一念傲慢心,心想現在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於是從這時候開始,膝蓋上便生出一個人面瘡來,長得和人面一模一樣,每次還要用飲食餵他,也能像人一樣開口吃東西,悟達國師當時痛苦難忍,遍請各地的名醫,但是每位名醫都無法醫治。

國師這時突然記起過去,同住的那位病僧臨別所說的話,於是便前往四川彭州九隴山去尋找。一日,天色已晚,忽然看見了兩棵並立的松樹,再往前一看是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堂與那僧人,兩人相見甚歡,國師便把所患的怪疾告訴他,僧人便加以安慰,告訴國師不要擔心,只要用清泉水洗一洗即可。次日清早僧人就令一個孩童引領國師到巖下清泉的溪旁清洗,國師剛要捧水洗人面瘡時,人面瘡竟然大聲呼喊:「不可以洗啊!您知識廣博、見解深遠,但不知是否曾讀過西漢書上,袁盎與晁錯的典故呢?」國師回答說:「曾經讀過。」

原來西漢時代,袁盎和晁錯兩人素來不合,不同坐也不共語。漢景帝時晁錯為御史大夫,其個性非常的剛直忠心,他提議要削去諸侯的封地,以免他們的勢力日日強大。但當景帝削去吳、楚等七國的封地後,吳、楚等七國竟然聯合起來造反。當時的袁盎趁這個機會向景帝進言,必需殺晁錯以謝七國,所以景帝聽信袁盎的進言,就將晁錯斬死在東巿;然後拜袁盎為太常,因此晁錯含冤而死。人面瘡乃說:「往昔的袁盎就是您,而晁錯就是我,當時我被腰斬時,心懷怨恨,因此累世都在尋求報復的機會,可是您十世以來,都是身為持戒嚴謹的高僧,冥冥中戒神在旁守護,使我沒有機會報復,而今您受到恩寵,動了一念名利心,無形中德行已經虧損,因為這個緣故,我才能接近您的身邊來報仇。現在蒙聖人迦諾迦尊者出面來調解,賜我三昧法水(此三昧水是迦諾迦尊者三昧力的加持而成三昧法水),讓我得解脫,今後我不再與您為難作對了。」

國師聽了以後,非常震驚,連忙掬水來洗,感到痛入骨髓,甚至暈倒在地,經過好久才醒過來,醒來時,人面瘡己不知去向。乃知那位僧人是位聖僧,國師欲回寺禮謝尊者,但金碧輝煌的崇樓寶殿,已杳無蹤影。

悟達國師,想到自己累世的冤結,如果不是遇到聖人,如何能夠排解?就藉此因緣,作了一個懺法,早晚禮誦。後來流傳開來,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禮拜的「水懺」,因為當時國師是用「三昧法水」來化解冤業,因此,就將此懺法命名為「慈悲三昧水懺」,簡稱「水懺」。

由於尊者慈悲的救度,國師對尊者的恩德銘記在心,所以後來就在這座山中簡單搭了一座茅棚住下來。那時的國師心想,我多生以來的冤業,承蒙尊者的慈恩得以解冤釋結,我該如何來報答這份恩德呢?而且經典上說,若不說法度眾生,畢竟無有報恩者,所以悟達國師便懷著懺悔的感恩心,著述了一部懺法,也就是我們現在介紹的這部慈悲三昧水懺。這部慈悲三昧水懺總共有上、中、下三卷。為何會稱水懺?就是取尊者以三昧法水洗人面瘡,解宿世的冤業為名的。悟達國師他早晚恭敬懺悔,用功精進來禮誦這部懺法,果然到臨命終時,自己能預知時至,吉祥臥而往生。

悟達國師是十世的高僧,都還需負宿報,更何況我們一般凡人,累劫累世不知犯了多少貪瞋癡,造了多少身口意的業,所以我們要拜懺,誦經禮懺迴向給冤親債主,消解彼此的恩恩怨怨,讓自己的身心無所障礙,不萌惡念,趨進善途,災禍漸除,福德增長。

一樁十世前的冤仇,縱使十世身為高僧,只因一念名利心、貢高我慢心起,還是逃不了因果的報應,這個真實的故事,給我們的警醒不可說不小,誰還會輕忽任何一個念頭的生起?誰還會懷疑因果的公正呢?佛說八萬四千法門,「懺悔」是最具威力的法門之ㄧ。今日大眾在禮拜懺悔時,藉由祖師大德身行、言教的提示,應當發起真誠的清淨心,以三昧法水洗去我們累劫的塵垢。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2/8/10 下午 07:28:02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2/8/10 上午 07:27:07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921
積分:10537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晁錯之死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晁錯跟吳國宰相袁盎,互相仇視,晁錯在的地方,袁盎總是躲開;袁盎在的地方,晁錯也從不去,兩人沒有在一起說過話。晁錯當了最高監察長(御史大夫)之後,就派人調查袁盎收受吳王劉濞賄賂的事情,證據確鑿,依法應處死刑。劉啟下令赦免,只把袁盎貶作平民。吳楚等七國既反,晁錯準備趁機再打擊袁盎,對總監察官(丞)和監察官(史)說:「袁盎收了劉濞太多的金銀財寶,專門替他說話,蒙蔽皇上(劉啟),誓言劉濞絕不會叛變。而今劉濞竟然叛變,我打算把袁盎定罪,相信袁盎一定參與劉濞們的陰謀。」總監察官(丞)和監察官(史)說:「叛變沒有公開時,懲治袁盎,可能斷絕劉濞的叛變念頭。而今劉濞大軍已經發動,殺掉袁盎,有什麼補益?而且,袁盎只不過貪財而已,不可能參與。」晁錯猶豫不決。而這時,已有人密報袁盎。袁盎驚慌恐懼。星夜拜訪竇嬰,對吳國叛變的原因,做一分析,願晉見皇帝(劉啟),當面陳述。竇嬰入宮向劉啟報告,劉啟答應。袁盎遂即入宮晉見,當時,劉啟正跟晁錯討論後方勤務,及軍隊糧秣如何調度問題。劉啟問說:「而今吳楚反叛,你有什麼看法?」袁盎說:「用不著憂慮!」劉啟說:「劉濞有礦山可以鑄錢、海水可以製鹽,集結天下英雄豪傑,在頭髮已白時才舉大事。如果沒有周密的計畫,豈敢發動?怎麼能不憂慮?」袁盎說:「吳國誠然有鑄錢、製鹽的財源,可是並沒有被引誘上鉤的英雄豪傑。假令有英雄豪傑,一定會輔佐劉濞走上正道,就不會叛變。吳國所引誘的,不過地痞流氓、無賴亡命,跟一些鑄錢工人而已。」晁錯認為袁盎倒向自己這一邊,在旁插嘴說:「袁盎的判斷正確。」劉啟說:「那麼,我們用什麼辦法對付?」袁盎說:「請求陛下屏退左右,單獨聽取我的意見。」晁錯退出之後,袁盎說:「吳楚兩國發表文告,聲稱:高皇帝(劉邦)封子弟們當王,各有固定的疆界。而奸臣晁錯,擅自處分各國王侯,減削各國土地,所以被迫起兵。大軍西上,只在誅殺晁錯,恢復失土,一旦達到這兩項目的,自然班師。現在唯一的辦法,只有犧牲晁錯,派使節赦免吳楚等七國,把原削減的土地,歸還他們,不必流血,就能重獲和平。」劉啟同意。十餘日後,劉啟命宰相(丞相)陶青、首都長安警備區司令(中尉)嘉(姓不詳)、司法部長(廷尉)張歐,聯名彈劾晁錯:「一切行為,不符合領袖的恩德信義,打算使領袖疏遠群臣跟全國人民,又打算把城市割給吳國,失去臣屬的立場,大逆不道。晁錯應腰斬,父母、妻子、同母的兄弟姐妹,無論老幼,應全體綁赴街市處決。」劉啟批:「可。」晁錯一點消息都不知道,還在為前方軍事盡力。劉啟命首都長安警備區司令(中尉)嘉(姓不詳),傳話晁錯入宮晉見。一同乘車,穿過街市。就在街頭,晁錯仍穿著朝服,被武士摔下,腰斬。劉啟遂派袁盎,跟劉濞的侄兒、皇族事務部長(宗正)德侯劉通,出使吳國(首府廣陵)。

  

人稱晁錯先生是「智囊」,看他種種方略,確實是「智囊」;唯一的遺憾是他的胸襟太窄、器宇太小,指尖剛觸到權力,便急吼吼公報私仇,要把對方滿門抄斬。政治家必須有三分混沌,才能把反對力量稀釋到最低限度,一定要把賬算得清清楚楚,去年張三瞪了我一眼,前年李四踢了我一腳,對方為了自保,自不得不奮起反擊。反擊失敗,不會有再大的損失;反擊成功,晁錯便是一個榜樣。他如果不先向袁盎下手,袁盎何至狗急跳牆。政治家固然不能沒有敵人,但絕不努力製造敵人。

  

正因晁錯不是一位政治家,所以才建議皇帝出去打仗而由自己坐鎮京師,把皇帝置於險境而自己穩享太平,可謂荒唐得離譜。劉邦可以出征,而請蕭何留守,但那要出自他的自願。劉啟不過一個嫩娃兒,他怎有那麼大的膽量?至於忽然又要割兩個城市給吳國,事屬蹊蹺。我認為那可能是晁錯的一種謀略,而被劉啟斷章取義。但不管怎麼吧,晁錯顯然臨危已亂。葉公以畫龍聞名於世,一旦真龍駕到,幾乎把他嚇死。晁錯在文字上預卜吳國必反,看起來心有定見,一旦吳國真的起兵,面對那麼多複雜難題,其中最可怕的一個難題是:中央軍可能戰敗,中央政府可能崩潰。於是,方寸不安,遂掌不穩舵。高級知識份子很容易陷於這種窘境,因為說話容易,寫文章容易。

  

然而,晁錯卻是忠於劉啟的,為了和平而犧牲晁錯,可以理解。但不理解的是,為什麼教他死得那麼悲慘?砍頭也行,何至腰斬?腰斬之人,因沒有傷及心臟,上體仍然在活,清王朝一位官員在腰斬之後,用手沾自己的血,在地上連寫「慘慘慘慘慘慘慘」七字,聞者垂淚。晁錯在劉啟還是孩提時,便在身旁陪伴,以後言聽計從,寵信有加。即令有過,處死已經足夠,殺就一殺了之,照樣可以向吳國表態,何至指定用此酷刑?甚至「無少長皆斬」?古人云:「伴君如伴虎。」事實更為嚴重,在極權政體下,伴君簡直像坐在百步蛇的毒牙之上。

  

劉啟從決定到執行,中間有十餘天時間,仍跟晁錯在一起商討軍國大計,不知道每天面對獵物時,劉啟心裡有什麼反應。更使人毛骨悚然的,是晁家的巨變,父子夫妻兄弟姐妹,霎時一堆鮮血人頭。晁錯並非大奸巨惡,手握兵權,何用如此閃電手段?鼓兒詞有言:「說忠良,道忠良,忠良自古無下場。」數千年傳統文化,化作三句唱詞,令人興悲。


子若求母,徒令母悲,不以母為母,以為外人故。眾生求彌陀,徒令彌陀悲,不以彌陀為大慈大悲故,不以彌陀為我願行故,不以彌陀與我一體故。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2/8/12 上午 10:22:25
小江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4611
積分:5703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27日
3
 用支付寶給小江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2/8/26 上午 05:09:16

 3   3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312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