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讀書討論版(Life論壇) → 懺雲法師與夢參長老對談,講述夢參長老的參學故事

您是本帖的第 289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懺雲法師與夢參長老對談,講述夢參長老的參學故事
jackwu123
帥哥喲,線上,有人找我嗎?
等級:左冷禪
文章:1598
積分:2135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2年5月8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jackwu123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懺雲法師與夢參長老對談,講述夢參長老的參學故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懺雲法師與夢參長老「坐地參方」,講述夢參長老的參學故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CtHPDIxYA4

   


懺雲法師:在學教的時候,聽老法師講經的時候,或者自己的經過,什麼時候感覺著很得利益?

 

夢參長老:我是最初的時候,到了鼓山。鼓山本來不是不收我的嗎?我的程度特淺。倓老法師,慈舟老法師跟我說,就我們這華嚴大學啊,你就連初級的資格都沒有,你怎麼能到這佛學院,他不收。有半年多,我在那聽。他講啥我也不懂,華嚴經我也不懂。我是後來得力,就是老法師告訴我啊,要拜普賢行願品,念啊,人家睡覺的時候你拜啊,就這樣我自己求,這樣求得了。


 
懺雲老法師:就是大家聽說,他老人家怎麼得利益啊,最初根本佛法也不懂,可能,他老人家也不好意思說,字也不懂的太多。

 

夢參長老:沒有什麼不好意思,我小學都沒畢業。但是他那個華嚴經,那句子,二十多個字一句,我念也念不下來,更不用說讓我講了。他那個時候,老法師是湖北人,他說話是湖北口音,也沒有說普通話。我是北方人,聽他語言也不懂,經也不懂。半年就是這樣子。後來我想,還是不住了,我想走。要走的時候,我問老法師,有什麼方便沒有啊,能開開智慧,能讓我學得進去,他說,那得吃苦。我說,苦我可以吃啊。他讓我燃身、臂、指供佛,讓我去拜普賢行願品。人家睡覺了,你不要睡,拜到實在支持不了了,再睡。這樣求的,這樣得的利益。求了大概有半年多。將近八個月,就聽得懂了。


 

懺雲法師:你看不可思議,佛法是心法。


 

夢參長老:也會幹什麼了,後來覆講小座就是那樣。一年半,我就代課了。


 

懺雲法師:一年半就能代課,不可思議的。最初聽都聽不懂,當學生都不夠,完了可以作老師。您老人家,有時候,在哪裡打佛七,是用什麼功,在行門裡頭得利益?


 

夢參長老:那時在青島有一次。當時在福州跟人在念佛堂打佛七,老法師讓我去講彌陀經。他講一個題目,講個題目,老法師就上山講課。我就在底下在那講,我也跟著人家念佛壓,念佛講經,感覺有點收穫。


 

最大的時候是在青島的時候,弘一法師把占察輪做好了之後,老法師走了之後,日本還沒占去。我就到湛山精舍。我在那等於是閉關,我拜占察懺,拜懺就是消三業。那時候三業快清凈了,日本人來了,我就不清凈了。這一退,又完了,三業又都照樣不清凈。


 

懺雲法師:之前有聽說,你說虛雲老和尚怎麼樣說是「晚間是六祖來告訴他,你給我興隆興隆我的祖庭、道場。


 

夢參長老:大概民國二十三年,三四年,他夜間得著的夢。


 

懺雲法師:是看見六祖啦,還是只是聽見聲音了?


 

夢參長老:不是不是,他做夢了,夢中看見六祖來跟他說,說那個道場很衰敗,你去給我復興一下吧。他起來就說。我經常跟那小侍者,他都在跟前。他說,我做個夢啊,就這樣。說起來隔了大概不到十天,七八天,廣東省主席李漢魂,就派人來請他去了。因為有那個夢他才答應,沒那個夢他不會答應的。不是一次啦。


 

懺雲法師:心靈這個作用不可思議。六祖怎麼就能夠進入虛雲老和尚的心?


 

夢參長老:這個有幾種原因啦,有好多人說是,虛雲老和尚是憨山大師再來,他名字就叫德清,虛雲老和尚名字也叫德清。憨山大師的肉身也在南華,六祖的肉身也在南華。平常這個問題,我們那經常談過這個問題。所以六祖來跟他說這個,他的心靈感應,這個大家心靈感應。六祖可能在兜率天,下來給他託夢,也許可以。


 

懺雲法師:您老人家在參學途中,或者在大陸,以後很苦難中,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靈感?


 

夢參長老:這個不必說了。可以講個夢吧?


 
懺雲法師:就可以講了嘛。

 

夢參長老:我在監獄裡頭,年代太久了,已經有20多年了,住監獄,心裡頭想不通了,將來還弘法,恐怕是沒有希望了。有機會把我放了,他也不會讓我自由。也不許我再當和尚,當法師,在他的制度之下,沒辦法。我就是自己想辦法了脫了。走了就是,那不是成道啊。換一個分段身的辦法。


 

夢參長老:這個也不曉得是佛說的不是,反正西藏有這個法子。完了之後,大概打這麼個妄想吧,就準備不住了。晚上就做了個夢,夢到人請我講經。請我講的人太多了,它那個台子,就像在底下到了上頭,很高很高,大約有三層樓這麼高。我在底下上啊,很吃力。要臨到這個座了,就在那底下,這最後一蹬怎麼的也上不來了。聽經的在底下等著,我這上不來座,心裡很著急了。這時來一個老和尚,他說,法師啊,我把你軸上去吧。他就一幫我,我就上了座了。


 

懺雲法師:這老和尚什麼樣子,認不認識?不是虛雲老和尚?


 

夢參長老:做夢啊。完了之後就醒了,一升上座就醒了。第二天一想,嗯——還不能走啦。將來還有講經的希望,弘法的因緣。這一等,又等了十多年,八零年平反。平反了之後,回不到北京。人家跟我說北京、天津、上海這三個市,任何人去了都不上戶口,不用說是」反革命「分子了。雖然是平反了,你還是反革命分子,不入戶的。要不到北京入了戶,我中國佛協回不去。沒戶口,他沒辦法接納。因此,就沒辦法。在這個時候,我還是念普賢行願品。回去,我回到北京來了,也上了戶口了,回去很微妙。但這微妙情況不能說,現在不能說。大陸的情況還不敢。很微妙,那麼就回來了。回來了,就是法尊法師已經不在了,死去了。他的弟子正果法師,我因為看法尊法師,所以跟正果法師認識。正果法師他就一定讓我回佛學院,就這樣。我以為軸我的一步啊,就是正果法師。他也很老啦,他跟咱們同歲啦。


 

而且是我到了法源寺佛學院講課了,是他的課。他想講,把腿摔了,他就讓我替他講。講什麼呢,四分戒。但是這個中間相隔五十年了。我在法源寺講四分戒,我是在大殿裡頭講。這一回是在課室裡頭,在大殿旁邊一個課室講。這是八二年底,八三年初。這也是因緣,一切諸法因緣生。這也是個感應。我的感應都在夢裡頭呢。


 

懺雲法師:所以您老人家的法名叫上夢下參。


 

夢參長老;我自己起的名字。我師父給我起的名字叫覺醒。我感覺也不相稱,也沒覺也沒醒。我自己改個名字叫夢參,跟那個名字相反的。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0/12/14 下午 03:09:59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0/12/14 上午 03:05:04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6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