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讀書討論版(Life論壇) → 傳喜法師的出家因緣

您是本帖的第 174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傳喜法師的出家因緣
阿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蜘蛛俠
文章:890
積分:96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9年12月1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阿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傳喜法師的出家因緣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傳喜法師簡介

釋淨慶,字號傳喜,一九六七年生於上海市。父諱韓家樹,母諱崔銀蘭,在家行六,俗名富洋。

八十年代為探尋生命意義而學佛。

一九九零年在圓明講堂上明下旸大和尚座下受三歸五戒,開始茹素念佛。

九二年在金剛道場於定公上師前得四皈依及五部開許灌頂。

九三年於普陀山普濟寺皈依上悟下道大和尚。

九四年因夢見於廢墟中收拾佛捨利而發菩提心出家,在浙江省新昌大佛石城寶相寺依悟公上人披剃,即隨侍恩師朝拜五台山文殊菩薩時,於大塔院佛捨利塔上夜睹智慧燈,又於佛光寺大殿見文殊普賢大士顯聖,並以種字融入身心。

九五年在上海龍華寺上明下旸大和尚座下受具足戒時,見普賢大士騎六牙白象現於圓光之中。

九六年奉悟公上人囑閉關靜修念佛三年。

九九年出關,受師命兼管岱山極樂寺法務,領眾念佛開示,施大蒙山冥陽兩利。

二零零一年受恩師指派,四眾迎請,住持杭州蕭山楊歧寺。

二零零三年應寧波各界邀請住持慧日寺。

二零零四年與大德海濤法師晤面。一見如故,勸轉法 輪,肇東南亞各國弘法之始,及結伴赴印度,尼泊爾朝聖之旅。傳喜法師一直禀承恩師悟公上人之教誨、持戒念佛、自度度人,振興佛法、普利人天。有《楞嚴經》《妙法蓮華經》《盂蘭盆經》等部份講經光盤面世。平日隨緣開示,誨人不倦,應機施教、導歸極樂,曾四次啟建大型法華勝會,每次瑞相紛呈,傳為教內佳話。

傳喜法師的出家因緣

我出生在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六日,父母親都是普通勞動人民。父親在迎接新中國解放時,熱情很高,陳毅做上海第一任市長,父親就被大家推舉為裡弄主任。一九五八年,國家號召支援農村建設,父親帶著全家去了江西,以後又輾轉到安徽。只留了祖父、祖母和一個哥哥在上海。因為農村生活非常艱苦,母親時常回上海,所以我被生在了上海。

我上面有五個哥哥,母親非常想要一個女兒。隔壁鄰居,他家生了六個女孩。就有人跟我們說,干脆你們換吧!母親口頭已經答應了,但真要換的時候,父親抱著我流淚,母親看見他哭了,也哭,於是終究沒換成。

生下我後,母親就又到農村去了。所以我是經常的上海,農村兩地走。由於這樣的因緣,從小我就看到了城市和鄉村不同的民風民俗,以及它們之間的差異、變化和發展。

我讀書的時候,有一次同學之間討論:我們以後長大了,都做什麼?我當時就說:我要雲游天下。這個雲游天下的概念,並不是說要出家,那時不知道有出家。因為我周邊的人沒有學佛的,也沒有人傳播這些。現在想起來,我小時候特別喜歡一樣東西,就是佛塔。只要誰說哪裡有佛塔,我心裡就會癢,就想要去看。比如上海,我家住在西藏路,到龍華塔,要換好幾輛車。但是我很小一點點,就會查著地圖,換車去看。這或許就是我對佛教最初的印象。後來我皈依佛門,就在了這個龍華寺。

我和別人去寺廟不一樣,別人喜歡初一、十五去,我不喜歡,因為人太多了,連拜凳都要搶。那次,我站在很靜的地方,心裡感受佛菩薩。在龍華寺後面的花園裡,看到了一位老和尚,他在接待人。這老和尚相貌莊嚴,面如桃花。我止不住問別人:這是誰啊?他們告訴我,這就是龍華寺的方丈,上明下旸大和尚。我看了心裡真是非常的歡喜。過了一會兒,我轉回來,想再看看他,卻找不見了!我就問:剛才那個老和尚哪裡去了?別人說:他回他的住處去了。我問在哪裡,說是在延安路。(注:上海延安西路434號圓明講堂,當時明旸法師擔任那裡的住持)我連忙趕到延安路。別人就問我:你有沒有皈依三寶?我說什麼叫皈依三寶?他說皈依三寶,就是以佛、以法、以僧為師,就是拜師父,你願意嗎?我說:好啊!後來就在這裡,在明旸大和尚這裡,我第一次受三皈依。三皈依儀軌結束之後,大和尚說:下面受五戒,三皈依的人可以退場了。我就問:什麼是五戒?別人告訴我:五戒就是不可殺、盜、淫、妄、酒。我說:這很好,做人應該這樣子。我就跪在那裡,繼續受五戒。所以我的第一次,就是三皈、五戒一起受。

為什麼我會到寺廟裡來?

在這之前,我不相信有鬼、神、佛。我們家裡冬至乃至七月十五,會燒素齋供,看他們燒紙錢,我反對,小孩時候就反對。我們家裡,爺爺傳下來的,除夕二十九、三十,完全素食,一直要吃到新年初三。這叫一年到頭吃素。當時我對這個也不理解。

但是平時很多時候我會對人生有思考,特別看到生死無常。在農村,有人死了,棺材抬出去,然後他所有的衣服物件,會在路口燒掉。我那時很小,站在遠處看,就想:人到底活著干什麼呢?活著的時候為了這個家,死了之後家裡人也不要他了,甚至骨灰放在家裡,都會怕。生命有什麼意義啊?

我那時雖然不相信有鬼神,但是走到黑暗的地方,走到山裡,走到墳墓邊,也還會害怕。我就跟自己急:沒有鬼神,你怕什麼!然後特意的晚上坐到墳墓邊。越是怕,越要坐,就這樣,一直坐到心很定了,才回來。我以前就這樣,喜歡向自己挑戰。

八十年代中國開始改革開放。八六年,我領了營業執照,做私人老板。別人那時候工資一、兩百,三百元是不得了了,我賺二、三千,也不成問題。但是錢賺得越多,越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我本來想:賺錢是為了生活,結果發現生活全部搭進去。縱使我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我也只不過是個金錢的奴隸而已。我自己的人生意義到底在哪裡?那個時候我鑽到牛角尖裡出不來。所以我做了幾年生意後,有一天就煩得不得了,就把店都關掉,從此不做。然後就坐在家裡,思考這個問題。那個時候我覺得天是昏暗的,心裡非常難過,憋得不得了。

於是,我跑到新華書店,去翻、去找。我想知道古代的老祖宗們,先哲們是怎麼考慮這個問題的?結果在《三字經》裡面就讀到了天、地、人三才。我疑惑:天、地、人,人這麼渺小,怎麼和天地並稱呢?就又轉向道家,對道家感興趣了。學老子的《道德經》。第一章不明白。第二章有點明白:“世間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這時候我一看,上海今天流行這個,明天流行那個,都覺得喇叭褲漂亮的時候,你跟風穿喇叭褲,就不漂亮了。然後下面一句就是:“長短相較”。高下是比較出來的。再下面一句是“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這時候我就想:是啊,這個人生,所有一切的概念都是相對的,偉大、渺小,貧窮、富貴,不過是相對而已。這樣想時,就又鑽到牛角尖裡:人啊,其實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而改變。

那個時候我連報紙、電視也不看,我的侄子看電視,我還要呵斥他們:小孩子看世界新聞有什麼用?這世界對你有什麼相干?其實是我自己不關心,天天躲在房間裡看書。要吃飯了,爸爸媽媽喊一聲,下來吃飯,吃過飯又跑回自己房間。我看書有一點跟別人不一樣。就是看明白的地方,我喜歡沉浸下來消化。看《道德經》時,我有一些奇特的例證。當時我想:我就是死了,這個世界還是這樣。所以我就當自己死了,什麼也不想。這個時候慢慢地,放下了外界,進入到自己生命的真實一面來,出現了很多氣血上的景象。當我思想負擔放下的時候,身體的氣脈就開始一個一個解開,內在的氣血運轉。在無我的狀態裡,恍然一下就“轟”地,人整個要爆炸了。但立刻又有“我”了。我起來照照鏡子,感覺那麼輕松,思維那麼敏捷,感悟力非常強。那時候看什麼書都非常容易懂。但是控制不住“無我”的狀態。一有境界來,馬上“我”就來;沒有“我”時,馬上境界就來;一“無我”就有境界,一有境界就有 “我”。好幾個月的時間裡,我都處在平衡這個當中:怎麼樣既有境界又沒有“我”?後來慢慢隨著氣脈的運動,慢慢地能夠控制。控制到後來,人發生了非常多的變化。甚至有一次當真正處在這個狀態裡時,人懸浮起來。我當時也體驗到一種,非常不一般的、內心深處的感受,生命它並不像以前認識的那樣。我們如能真看破、真放下,真正無我,這些都會功不唐捐。當時我豁然開朗,一下子就對生命感興趣了,開始關注社會在做什麼,大家在做什麼。

那段時間裡,有一次,大年初一我去泰山。傍晚的時候到泰山的碧霞池,遇見一個道士。他看到我很高興,我看到他也很高興。我問他:你們出家做道士學什麼?他說:學《道德經》,還有《參同契》。我說:《道德經》很好。談了幾句他問我:你相信人會飛嗎?正好我自己有點體驗,就說:相信啊!他說:你晚上九點鐘到碧霞池來等我。因為碧霞池一天到晚不關門,香客不斷。我住到碧霞池上面的“岱山賓館”,晚上吃過了,就去等。沒等到他,卻碰到一個北京人,年紀很大了,背著一個包,到處收集碑刻。因為年初一,岱山賓館漲價,他住不起,准備在碧霞池裡熬夜。看到我在那裡,就跟我聊天。他問我:你有沒有拜過?我說:我不拜的,我們祖先教我們大丈夫要昂首挺胸做人,不可以卑躬屈膝,所以我不拜。我那時候很有理由:不拜!其實那是貢高我慢。那老人家說:我以前也不拜。但每次回家的時候,總覺得缺了些什麼。千裡萬裡地去,然後又回去了,缺了些什麼。我一聽,是啊,好不容易來一次泰山,將來什麼時候再來,也不知道。這叫道理上沒打動我,情感上打動我了。我說:好的,那我也拜吧!結果我拜了。這一拜就不可收拾,拜了這尊不拜那尊,好像看不起他。觀裡所有大的、小的,兜一圈過來,最後拜到慈航道人,觀世音菩薩。那時候我還沒有皈依三寶。拜過之後,要等的人還沒來,我准備回去休息了。走到碧霞池後面,遇到一個以前佛教大殿的廢墟,巖石上刻著: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大勢至菩薩。我一個人站在大殿的地基上,看著滿天的星斗,心裡默默祈願:希望找到我所有的師父!然後我朝東、南、西、北、中,各拜了三拜。其實那次我是想去崂山找得道高人的,泰山只是路過。當時面對蒼穹,面對星空,心裡非常清淨,就這樣觀想、祈禱、尋求幫助。

到了崂山,我滿懸崖去找山洞。看懸崖裡有沒有洞,有沒有我要找的師父。結果攀著懸崖找來找去,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忽然就想到,如果我業障很重沒緣份,就是到了仙洞面前,這個洞我也看不到;如果我有緣,就是在平地,也會遇到師父。這樣想時就十分傷感,就扒在那懸崖上痛哭:為什麼我遇不到師父呢?我對生命的出離,有很強的願望。這都是我辭職以後,心裡彷徨疑惑尋求出路時的故事。

我由於讀《道德經》有一點受用,可以不吃飯。那一次去杭州,七天沒有吃飯,在山裡走。忽然就走到了“上天竺”這個廟。天剛下過大雨,廟裡一個人沒有。那時我很喜歡抄楹聯,就獨自抄抄楹聯,看看觀音菩薩。正看著,出家人上晚課了。他們拜八十八佛忏悔,我在邊上聽著聽著,淚水就往外流。奇怪了,我哭什麼?但是止不住眼淚往外冒,不單單流淚,還要哭;不單單哭,還要嚎啕大哭。別人都在做晚課,那麼多出家人,我一個人站在這裡哭像什麼?就跪下來,把頭埋在拜墊裡。但是止不住,嚎啕大哭。我一邊哭一邊心裡想,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哭?但是哭了之後,走在青山裡,就覺得那麼親切。由於心非常清淨,想找出離,想找生命的答案,所以受到諸佛菩薩加被。這都是我以後才明白的道理。

有一次一個朋友,帶我去某地喝茶,那時我對道家非常親切,就高興地去了。進去之後,裡面一圈坐的全是修行人。有修密宗的,有修道家功的。其中一個修道家功的,七十多歲了,道力非常強,大家最尊重他。當時大家開玩笑,說要看看誰的天目靈氣足,吸的硬幣多。他們有的拿一個硬幣往頭上吸,吸進去了,不會掉下來;有的拿兩個吸,有的拿三個吸。我也能夠吸,吸一個、兩個、三個。別人最多就吸到三個,再不能吸,包括那個功力最高的。後來我想,我能不能吸到四個呢?四個硬幣摞了一摞,“啪!”就吸上去了,吸得動也不動。當時他們看了,說:這個小青年,名不見經傳的,哪裡來的?結果那個修道人就打邪主意,他說這個年青人好像身上挺厲害的,就想使壞。所以修行的人,確確實實要跟好師父,不要瞎亂轉,瞎亂轉有時候被人欺負,有時候還被鬼欺負。我自己沒有皈依佛門之前,就這樣瞎亂轉來著。

後來在淨慈寺,就是永明延壽大師的道場,碰到一個上海出家人,他主動跟我打招呼,介紹我看《楞嚴經》,《金剛經》和《六祖壇經》。我回去看了,看到哪裡,哪裡就法喜充滿,汗毛直豎,整個人空掉了、融在空氣裡。後來又看禅門公案,看了基本都能懂。如果不懂,晚上做夢就會夢到跟他在一起聊,就是這樣的神奇。

那以後到龍華寺,碰到明旸大和尚,皈依。皈依了之後,一年後又碰到清定上師,我的第一個密宗上師。那是我在佛學書局買書碰到的。別人贊歎這位老師父,了不得,活佛。當時定公上師九十三歲。這麼大的高僧碰到了,當時就想皈依。但我已經皈依明旸大和尚了,一切佛,一切法,一切僧,都是我師父了,定公上師也是我師父了,我還要不要皈依呢?後來想,那是顯宗的,這是密宗的。當時就跟自己說:皈依吧!結果確實非常激動。上午傳四皈依,下午五部灌頂,還聽他老人家親自講解《心經》。這是我入密宗的因緣。

這時候我慢慢覺得,人就是要修道,除了修行之外,沒有其他東西值得我感興趣。因為只有處在 “道”,或“真理”中,我的人生,我的生命才是最快樂的,除此之外沒有快樂。我有一點非常好,我一直沒有女朋友。學校讀書時,我從來不向女生看,看她們我會臉紅。她們以為我傲慢,有時候還說我。到了開店時,我對自己說:我要先立業再成家,沒有業,有什麼能力愛別人?所以我是一直沒有發財,一直也沒有愛人的想法,只有對生命的懷疑。那時已經沒有其他東西能動搖我了,一心只想修行。

那時我還做了一首打油詩激勵自己。然後就想:我不應該住在家裡,應該到山裡面去修。我就看地圖,覺得浙江是最好的,四季分明,山水如畫,又不太冷。就決定去浙江,在那裡修一兩年,修得甚至不穿衣服也不要緊,穿得很少、吃得很少也不要緊,然後去西藏。從西藏再到昆侖山,那裡是修行人的聖地。這樣想了,就決定告別家人了。我打起包袱跟家人說:這次出去什麼時候回來就不知道了。家裡人,特別是媽媽哭得很傷心,哥哥也落淚,他們說:你為什麼要出去呢?你要想修你在家裡好了,我們養著你。但是我已經不想在家裡了。

我皈依佛門之後,陸陸續續把家裡人,都帶去皈依了,母親、哥哥、侄子、侄女。當時他們不清楚,修行是什麼,但阻止不了我,也就隨我去了。

我乘火車,到紹興下車。從紹興開始就有山了,就往裡走。一直走,到新昌大佛寺。一進去就遇到了我現在的剃度恩師---上悟下道大和尚。那時候天很冷,他戴了個觀音斗蓬,從階石上來。我看到他第一面就覺得非常有緣。當時就在大佛寺住了一夜。師父主動來跟我說話,他問我:你有沒有皈依過?我說皈依了明旸大和尚。我師父跟明旸大和尚關系非常好,他請我帶信。我心裡想,我什麼時候回去也不知道。但這位老和尚托我帶信,我就給他帶了。然後他又指點我,說:你下面准備到哪裡去?我因為看過地圖,下面就想去國清寺,天台山。我心裡一直想找山洞。師父就告訴我,你去天台山、國清寺,一定要去拜見靜慧老法師和慧良老法師。寫了名字,讓我帶著。

離開大佛寺,我就繼續往山裡走,走了一整天,天很黑很黑了,才走到石梁方廣寺。我並不知道有寺廟。山上只有一條小路,白天也不大好走,我晚上還走得挺順,而且看到山下面有一個琉璃燈,我就順著這個燈,摸到那個廟裡。這種琉璃燈,現在都已經沒有了。摸進去之後,一個老和尚給我開門。還給我下了一碗面。我一邊吃,他坐著一邊問:你為什麼這麼遲來到這裡?我說:我是走過來的。看著我打的包袱,他點點頭,問:你是哪裡人?我說:上海人。他聽了更高興,上海人會走到山裡來。再問:你家裡有兄弟幾個?我說家裡連我,兄弟六個。他聽到這裡一拍台子:那你不出家誰出家!意思你家有六個兄弟,該貢獻一個出來了。我以前真沒考慮過要出家,只不過想我要修道,我要修行,沒想過我要出家。他說,你不出家誰出家!就打那時候起,把這個因給種下了。

那一次我在山裡走了將近一個星期。過幾天到了國清寺,正好又迎面遇到慧良老法師。我高興得不得了,說悟道老和尚叫我來找你們。他就帶我去見靜慧老法師。見到靜慧老法師,我就要落淚。他老人家那時候已經八十歲了,非常瘦弱,但是渾身的清氣。後來我知道,這位老和尚,他母親懷他的時候,就不能吃葷,所以這個老和尚叫“胎裡素”。我們師父也是非常贊歎他。其後有一天,我跟著他們上早課,看到他躬著背在前面領著合掌繞佛,我就一直在哭。早課做好了,我跑到大殿外面,跪在地下發誓:我這個生命毫無價值,佛如果憐憫我,把我的壽命減掉20歲,拿來供養老和尚。這樣的老和尚活在世界上,對人天,對一切都有利益,真正的有利益!

離開國清寺,我又走蒼括山,雁蕩山,一直走到溫州。那一次步行,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回到上海之後,我就帶團,帶著大家開始朝山,朝新昌大佛寺,拜見我們師父。後來又去朝普陀山,到了普陀山又遇到我們師父。師父還給我寫了張紙條,說你還要去寧波阿育王寺,拜佛陀捨利。

去了阿育王寺,拜了佛陀捨利,又到了天童寺。在天童寺,第二天就遇到松山老和尚圓寂。老和尚圓寂非常殊勝。93歲的他,就坐在一個自制的破椅子上,盤著腿伸著手,坐化了。那時我在當家的那裡吃早飯,有人來報告,說隔壁的老和尚往生了。當家的說:奇怪了,我們做早課他還起來,還上廁所的,這麼快。他這個修行,生死自如。過一會兒,廣修大和尚也來了,看到他這麼好,拿起一串念珠放在他手上。當時我就決定不走了,要給這位老和尚助念。結果也是一邊助念一邊淚水不停地流。

你們聽下來是不是覺著這個師父怎麼老是要哭啊?---這是佛法的感應。就像弘一大師臨涅盤時要流淚,但告訴弟子:你們不要為我擦眼淚。他臨涅盤前,寫了四個字:悲欣交集!當你了解這個生命的時候,當你看清楚這個世界的時候,你既充滿了悲憫,同時又充滿了欣喜,這個時候就會有感應,就會落淚。當這個老和尚被阿彌陀佛接引走的時候,我第一次給人助念。從那時我就知道,助念其實不是助他,是助我自己。以他殊勝往生的緣,加被我消業障,以後臨命終時,能蒙他來接引我。你送往生的人,接的是往生的緣,所以當時我非常的有感觸,送這麼一位老和尚走。

後來再一次到新昌大佛寺拜見我師父,就有他身邊的人說:如果你能夠在師父身邊出家,我們就放心了。我說:我出家,師父會答應嗎?他說:你求啊!你要發心,求師父,師父非常慈悲。我這時候真的有點想著要出家了,因為看到寺廟裡,有這麼好的老和尚!

師父後來才秘密地跟我說,他以前曾和靜慧老法師,在靜權老法師那裡做侍者,做了十幾年。靜慧老法師三十多歲就證得了“念佛三昧”。證得念佛三昧有什麼瑞相嗎?我們常人晚上看不到東西,伸手不見五指。證得念佛三昧,可以看到一片紅光充滿世界,整個宇宙是阿彌陀佛的光明。阿彌陀佛在密宗裡是紅光,顯宗修道證道的,也可以證到紅光。靜慧老法師跟我師父說:我想往生了,我想去極樂世界了。師父就跟他說:不可以走。你要留在這個世界,和眾生結緣,帶有緣眾生一起往生。那個時候靜慧老法師只有30多歲,就證得了。為什麼?他們在師父身邊兢兢業業,夜不倒單,日中一食。我們師父托缽日中一食18年,誦《妙法蓮華經》3000多部,其他經典還有很多。他們這些和尚,我看這個世界上,好像都不知道他們是寶貝。

靜慧老法師年紀還沒到70歲的時候,有一次在國清寺走路,突然有一個人,跑上來就打他一大嘴巴子,打完了指著老法師鼻子罵:“你這個出家人,為什麼要帶走我老婆?!”靜慧老法師被人打了,很多人都圍著看。老法師看著那個人笑笑,念了句阿彌陀佛,說:“你啊!有沒有看錯人啊”!有時候這是化現。不通過他來打,別人不知道這個老法師功夫有多深。這個人一看,認錯了,趕快跪下來磕頭忏悔:對不起,對不起。這個事情傳出來,大家知道,這個老和尚功夫非常了得。這是我在師父身邊才能聽到的故事。他早早就證得了念佛三昧,他一直不出山門60多年。到60歲,才開始收皈依弟子。結果收了好幾十萬,86歲的時候,坐在那裡安詳往生。不單密宗裡面,修得人可以縮小,在顯宗裡我也看到了,這就是靜慧老法師。他圓寂的時候,身體縮得很小,頭縮得很小,但是非常光亮,像活人一樣,坐在龛裡面。他老人家圓寂的時候我也在。通過接觸這些,看到他們這些老法師,爐火純青的道力,卻沒有人去欣賞,沒有人知道。佛法這麼殊勝,我們人生就在生滅裡面轉,不生不滅的殊勝佛法不懂,可惜啊!這時候我真的想出家了。為什麼?聖教衰弱,眾生在苦海裡,光光自己流淚還不行,還要讓大家都流淚,當時我強烈地感覺到了這一點。

但是我又發愁:我母親已皈依三寶了。我父親比較剛強,抽煙、喝酒,老酒瓶隨身帶,一天兩頓,不喝得醉醺醺的,不罷休。我最擔心他。這樣想時當天晚上就做夢,夢到我父親死掉了,我痛苦得不得了,非常傷心。然後有一個聲音跟我說:你爸爸在什麼地方,我帶你去見。我問他:在哪裡?他說:你爸爸在天上。我就說我生天去看。先是生初層天。初層天裡找,沒找到。他們說在二層天。二層天怎麼去呢?這個時候,夢裡面很奇特,就像真的一樣,雙手在頭頂合十,心裡念著:凡有所相皆是虛妄。就這麼一句,就像火箭一樣,生上去了,生過一層天,到了雲霧缭繞的地方,裡面那個旅店很漂亮。我就看見了我爸爸。爸爸在二層天,我就放心了。我在二層天,又問別人:有沒有三層天啊?說:有啊。我也想去看看。他說:三層天要修道的人才能去。我當時想:我就是修道的,就一合掌,《金剛經》裡的那句一念,像火箭一樣就上去了。上去之後,雲霧缭繞,看不到人。我慢慢看,發現人都長得非常莊嚴。我問他們:你們為什麼會生到天上來?他們告訴我:我在人間是做老師的;我在人間是做工程師的。啊呀,原來他們每個人能生到三層天,是在人間做了大貢獻的。後來夢醒了,想佛菩薩慈悲,叫我不要記掛我爸爸,爸爸可以生天,不會墮落。就這樣我放下了。

這時候我也開始在上海組織念佛團,帶著一些老太太念佛。我答應她們,我要組織你們二十四小時念佛,因為別人曾經帶我二十四小時念佛。那個時候我覺得禅宗不好弘揚,禅宗猶如在虛空裡找把手,一般人不適應。但是念佛法門非常微妙。它確實像祖師說的,以清水落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修念佛法門,又沒有掛礙,這是佛度我們,給我們眾生的一個大方便,大究竟的法門。讓我們雖然念,卻又無生,以有念而證無生,證極樂世界。這時我決定,我這一生當中要弘揚念佛法門,弘揚淨土。為此,我拿刀割手,在家寫血書。

這個時候,出家的因緣慢慢成熟了。一想到出家的念頭,就渾身汗毛直豎,火燒一樣冒汗。這時候就想:啊呀,我在家的生活,就要結束了,在家的生活要結束了!就在此時,念佛的這些老太太也慢慢知道,我們這個老師,他要出家了!她們中有人已經看到我剃著光頭,穿著紅袈裟了。我出家時,我媽媽、哥哥,還有她們,租了一輛大巴士,把我送到新昌大佛寺。我師父非常高興,教導我說不要昧因果,做任何一樣事情,在這個世間都是不滅的,所以要為你的身口意負責。

剃度之後,我就跟著師父去朝五台山。那時師父70多歲了,穿著一件很破的海青。師父說: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朝五台山,我就穿著它去,我看到一個出家人就拜,總有文殊菩薩被我拜到。結果到了五台山,師父走到哪裡,僧俗四眾就拜到哪裡,一拜倒就是一大片。師父說:吃虧了,吃虧了。本來他是來拜別人的,結果被人拜去了。因為他老人家德相莊嚴,頭大,雙耳垂肩,走起路來那個相,非常殊勝!上悟下道大和尚,他早早的就在我們佛教界裡,非常非常出名了,現在80多歲,身體還非常健康。這邊拜完,師父還要給他們寫梵文,寫“赫利”字,阿彌陀佛心咒,頂咒,諸佛的頂咒,寫觀世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寫文殊菩薩的咒,給大家加持。

其中有一個被加持過的女居士,鑽佛母洞時,看到觀世音菩薩大放光明。她就在佛母洞裡痛哭。我們回到塔願寺,她就天天跟著師父,我們走到哪裡,她跟到哪裡!

這個塔願寺,那天晚上我出來,就覺得奇怪:白天沒見到這麼高的山,怎麼這山上在點火?而且這火燒得這麼亮。第二天,香港的幾位居士過來,他們住在善財洞,在那裡看得更清楚。就說:五台山將近二、三十年沒有出現過智慧燈了。所以朝山要誠心,要至誠懇切地忏悔業障。那一次跟著師父就是不一樣。後來我們再去朝寺廟的時候,我站在大殿裡,合掌看著文殊菩薩,忽然大殿沒有了,都是虛空,湛藍的,文殊菩薩碩大的身體,放光加被。我站在那裡,又是淚水嘩嘩地往下流。後來跟著我學佛的,奇怪了,都會哭。我鼓勵他們說:不要緊的,是要經歷的,多哭幾回業障都消除了,就開智慧了。

我出家的因緣就是這樣。出家以後,與密宗的因緣怎樣顯現,我怎樣去藏地參學,遇到了哪些大成就者,他們殊勝的事跡,顯現的大神通,以後有機會再向大家匯報。

南無阿彌陀佛!

[此帖子已經被amw於2016/9/25 下午 11:16:57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6/9/11 下午 12:08:44
AI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風清揚
文章:2173
積分:1932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9月24日
2
 用支付寶給AI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傳喜法師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6/9/11 上午 07:52:43
小江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4065
積分:44867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27日
3
 用支付寶給小江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14 上午 06:34:31
omahhum999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大大善知識
文章:6115
積分:5204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10年2月21日
4
 用支付寶給omahhum999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阿彌陀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8/1 上午 03:54:50

 4   4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9375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