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佛教類】討論區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 希阿榮博堪布弟子念金剛薩垛時又哭又笑時而夢見白衣人等清淨之相

您是本帖的第 1664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希阿榮博堪布弟子念金剛薩垛時又哭又笑時而夢見白衣人等清淨之相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2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希阿榮博堪布弟子念金剛薩垛時又哭又笑時而夢見白衣人等清淨之相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希阿榮博堪布()

...四位法子中,只有希阿榮博尊者當時既未經過坐床認證,亦非堪布,顯現上只是一名普通僧人,而接受灌頂的人群中,僅活佛、堪布就有近千位。

  對於如此特殊的安排,法王如意寶解釋道:“這樣的安排有著非常殊勝的緣起,有利於寧瑪巴教法的廣弘。”法會期間,法王宣布:“如果能以我在光明定境中所見為依據的話,我認為這次輔助我灌頂的四位弟子將成為未來弘揚寧瑪巴的紹聖者。他們日後顯現的行為也將成為寧瑪巴弟子行為的緣起。”

 

中秋節,一位師兄來看我,我說我打算先開素菜館,攢錢供父母養老之後出家。世事難料,我在他的鼓勵下又來到了扎西持林,見到了慈悲的上師。我沒再說出家的事情,只是和上師說準備在這裡積資懺障,上師同意了。接下來的日子,我拼命地精進修行。有一天在磕山的過程中,我趴在冰冷的雪地上看見遠方的雪山,一絲涼風吹過我的鼻尖,這不是​​我在文殊院時的夢境麼?而此時是夢境還是現實,我分不清了。

 

  磕山的同時我還拼命地轉繞百字明轉經筒,最多時一天轉七個小時。晚上做夢也是在念百字明,早晨邊唸百字明邊醒來。痛心往昔的罪業和當今的緣分,讓我幾分鐘前還在大哭,幾分鐘後卻在放聲大笑,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精神分裂了。轉繞百字明時,我拿著學院發的黃色金剛薩埵修法儀軌,有時累了就坐在那裡邊看邊唸,後來經書中的驗相在夢中都一一出現,例如夢見自己在洗澡,夢見白衣人等。

 

  磕山與修百字明成了我生活中的全部,我不願意浪費每一秒,生活過得充實、有意義。我喜歡上了這種生活。有一次轉繞時突然想念家人,心情壓抑,十分痛苦,於是觀想上師,感覺上師在對我說:“弟子,現在你只受短短的痛苦,將來卻可以獲得永久的安樂!”我正伸出手比劃著“短短的”距離,突然上師出現在門口,還看著我,我太激動了,忙跪了下來,內心有一股衝動,恨不得衝上去頂禮上師的蓮足。我的想法似乎被上師知道了,他立刻走了。我仍跪在那裡,淚流滿面,渾身卻感到溫暖,有了面對痛苦的勇氣。感恩上師的慈悲。

 

  又有一次在轉繞時,上師經過看了我一眼,我忙頂禮後繼續轉繞,一瞬間,我突然看見外面的山和自己的手彷彿沒有了,整個人處於恍惚的狀態中,我驚呆了。整個狀態持續了幾分鐘,但僅僅這幾分鐘,卻足以堅定了我的決心,這是我今生最重要的決定。我馬上向上師追去,想對上師說我要出家。可等我看見上師時,上師在與人談話,我只好焦急等待,直到天空下起了雨,坐在木頭上的我被雨淋醒了,我從恍惚的狀態中出來了,產生了想回家的衝動,內心劇烈地痛苦​​起來,讓我很受不了。此時班瑪喇嘛走過來了,他好像知道我很痛苦,慈悲地問我你在幹什麼?我告訴他我想和上師說要出家……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5/1/29 上午 10:45:56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2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2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我1990年出生,16歲參加工作,短短幾年就掉進了社會的大染缸,經常和同事去夜店狂歡,時常凌晨2點鐘還在江邊喝酒燒烤,夜不歸宿是家常便飯,身體也漸漸垮掉了。終於有一天我徹底厭倦了那種生活。

 

  一天,我在江邊散步,看見一名漁夫捕捉烏龜,被網住的烏龜猛烈掙扎的樣子讓我心裡好難過,於是就把它們買了下來,放到了上游。看到烏龜重回江中,內心產生了巨大的喜悅,這讓我很意外,之後產生了長期放生的想法。

 

  通過網上查閱,我參加了當地的普賢放生。我發現參加放生的人和社會上的人不一樣,他們真誠、親切,讓我心情寧靜、安逸。之後每週一次的放生成了心靈的一種休息。

 

  後來在共修學習時我見到上師的法相,內心特別歡喜,心裡想,什麼時候才能見到這位上師呢?幾天后有人打電話,問我是否去扎西持林,我欣然報名了。

 

  出發的前幾天,我的夢裡出現了上師,我把皮箱打開給上師看,拿起一件件衣服,心裡一直在期盼著上師摸摸我的頭,後來上師笑著為我摸頂加持,我特別開心。

 

  藏地的山川,像一位父親對歸來的遊子敞開著寬廣的懷抱。花開得滿山遍野,草地綠油油的,如同人間天堂。一路上念《心經》時流了很多眼淚,想著自己真的不知苦了多少世,輪迴了多少次,終於回家了,心底里突然產生一種感覺,十分清晰、明白,與小孩子回家就要見到媽媽時的感覺毫無二致。

 

  三天后,我終於站在了上師的陽光房前,親眼看見了上師。和師兄們一起拜見時,我低著頭一句話也沒有說,我抬頭看上師,看見上師在看著我。看見上師眼睛的那一刻,內心有一股從未有過的委屈湧出。過了幾分鐘上師離開了,我們焦急地等待上師再回來。後來上師真的又來了,我的身體卻疼痛無比,猶如一隻烏龜剛剛被剝去了殼,頭部也像被劈裂了一樣。在人群的縫隙當中,我注意到上師不時地看我一眼,我內心十分歡喜,如同一股暖流,讓我覺得身上疼痛算不了什麼。忽然,不知道哪裡來了一股勇氣,我上前祈請:“上師,我要出家。”上師說:“出家可不是鬧著玩的。今天出,明天不出。”我的第一次拜見便這樣結束了。

 

  在聖地的頭幾天,我一直被一個問題困擾著:真的有地獄嗎?佛經裡把地獄說得那麼恐怖,但為什麼我卻看不見呢?佛陀那麼慈悲為什麼不讓我看見它呢?如果我看見了,是不是就相信佛經裡說的,不敢造惡業了?我去問師兄們,他們的回答不盡相同,而我的困惑卻沒有解決。

 

  一天下午我特別困,不知不覺睡著了。在夢裡我看見一隻禿鷲,頭頂上圍繞著一圈藍色的火焰,有一隻手在摸它的頭。接著有一個人領著我向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走去,在我眼前他只是一個很模糊的黑色人影,其餘的什麼都看不見。我被帶進了一個有手腕那麼粗的鋼筋製成的鐵籠子裡,旁邊可以看見濕漉漉的岩石牆壁,鐵籠子下降時不斷發出劇烈的響聲,“嗒嗒嗒“,籠子行至一個平台後我從籠子裡走出來。這時我看見了無數的黑色人影排在我的前面,看不到隊伍的頭,也看不到我的兩側。我感覺太壓抑、太難受了,內心不斷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我絕對不會在這裡的!絕對不會!後來,在前方的不遠處有一束光照射過來,帶著我來的那個人,大聲地喊著:“你們要用力跳、跳出去……”我醒了,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全身疼痛。晚上,我好像發起了高燒,整夜處於昏迷狀態。

 

  在聖地,“輪迴”這個概念在我的腦子裡開始有了新的理解。我開始一一對照自己以前造的惡業,看看會下到哪些層地獄?一個慘痛的事實告訴我,地獄的每一層都有我往昔所做的事,我嚇壞了。

 

  我決定斷惡從善,去開素餐館。為學習素食製作,來到了文殊院。每天學習之餘,我精進聞思,終於鼓起勇氣發出了給上師的第一封短信。我時刻期盼著上師的回复,甚至睡覺時也把手機放在耳邊。凌晨,夢裡我聽到手機在響,我打開手機,是一行行的紅色字體,我激動地問旁邊的人:這是上師給我的回复嗎?這是嗎?他說是的。隨後,我夢見來到上師的陽光房外,很多位師兄在一起等待上師的加持,輪到我時我感覺到上師用手指彈我的頭,一、二、三、四……十一,共十一下,我高興地醒來了,特別激動!夢裡的一切是那樣的清晰真實。我一直沒有收到上師的短信,但夢中得到上師的加持令我開心不已。

 

  一天早晨,我準備觀修,這是我生平的第一次觀修,從未受過任何指導。我又開始給上師發了短信:“慈悲的上師,弟子是……,弟子怎樣才能真正地生起出離心、菩提心,而且是對每一位眾生?”之後我開始入座觀修了。觀想到上師,耳邊響起上師念《金剛七句祈禱文》的聲音。我又開始觀想《前行引導文》里關於寒冰地獄的描述,我真切地感受到有一個人正在地獄裡受苦,而這個人竟然就是我媽媽,心裡猶如有東西在抓、在揪,十分痛苦,眼淚嘩嘩地流……此時我才明白:如果把眾生觀想成老母有情,是真的可以生出悲心的。

 

  有一天晚上我們去文殊院旁邊上網,兩三點時看到了法王的視頻,這是我初次見到法王的法相,看到了五六點。我筋疲力盡,回去洗了澡就睡了。雖然只睡了三個小時,第二天居然神清氣爽。後來,每隔幾天我都會進入到夢境中。一次,我夢見自己懶洋洋地躺在一片草地上,看見不遠處屹立著的潔白的雪山是那樣的雄偉,一陣涼風吹過我的鼻尖,冷冰冰的。我知道我正在夢中,夢裡的那個自己因不精進修行而羞愧難當,向雪山奔跑……當我真的醒來時,摸了摸鼻子,真的和夢​​中一樣,冒著涼氣。我問同屋有沒有開空調?他們說沒有,我覺得不可思議。

 

  我每天都會在文殊院的千佛塔轉繞,並念百字明,看著手機裡上師的照片,思念著上師。上師的加持如影隨形,讓我對世間的一切慢慢失去了興趣,越來越想修行,拼命地想盡快地積累資糧,懺清罪業。

 

  中秋節,一位師兄來看我,我說我打算先開素菜館,攢錢供父母養老之後出家。世事難料,我在他的鼓勵下又來到了扎西持林,見到了慈悲的上師。我沒再說出家的事情,只是和上師說準備在這裡積資懺障,上師同意了。接下來的日子,我拼命地精進修行。有一天在磕山的過程中,我趴在冰冷的雪地上看見遠方的雪山,一絲涼風吹過我的鼻尖,這不是​​我在文殊院時的夢境麼?而此時是夢境還是現實,我分不清了。

 

  磕山的同時我還拼命地轉繞百字明轉經筒,最多時一天轉七個小時。晚上做夢也是在念百字明,早晨邊唸百字明邊醒來。痛心往昔的罪業和當今的緣分,讓我幾分鐘前還在大哭,幾分鐘後卻在放聲大笑,我甚至懷疑自己是否精神分裂了。轉繞百字明時,我拿著學院發的黃色金剛薩埵修法儀軌,有時累了就坐在那裡邊看邊唸,後來經書中的驗相在夢中都一一出現,例如夢見自己在洗澡,夢見白衣人等。

 

  磕山與修百字明成了我生活中的全部,我不願意浪費每一秒,生活過得充實、有意義。我喜歡上了這種生活。有一次轉繞時突然想念家人,心情壓抑,十分痛苦,於是觀想上師,感覺上師在對我說:“弟子,現在你只受短短的痛苦,將來卻可以獲得永久的安樂!”我正伸出手比劃著“短短的”距離,突然上師出現在門口,還看著我,我太激動了,忙跪了下來,內心有一股衝動,恨不得衝上去頂禮上師的蓮足。我的想法似乎被上師知道了,他立刻走了。我仍跪在那裡,淚流滿面,渾身卻感到溫暖,有了面對痛苦的勇氣。感恩上師的慈悲。

 

  又有一次在轉繞時,上師經過看了我一眼,我忙頂禮後繼續轉繞,一瞬間,我突然看見外面的山和自己的手彷彿沒有了,整個人處於恍惚的狀態中,我驚呆了。整個狀態持續了幾分鐘,但僅僅這幾分鐘,卻足以堅定了我的決心,這是我今生最重要的決定。我馬上向上師追去,想對上師說我要出家。可等我看見上師時,上師在與人談話,我只好焦急等待,直到天空下起了雨,坐在木頭上的我被雨淋醒了,我從恍惚的狀態中出來了,產生了想回家的衝動,內心劇烈地痛苦​​起來,讓我很受不了。此時班瑪喇嘛走過來了,他好像知道我很痛苦,慈悲地問我你在幹什麼?我告訴他我想和上師說要出家……

 

  因為之前告訴家裡自己在外地做就業培訓,決意出家後,我的“異常”被媽媽發覺了,幾次在電話中的敷衍也越來越不自然。終於有一天我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她要來看我。為了不被拆穿,我唯一的選擇只能回家。

 

  我從小就特別依賴媽媽,是個聽話的孩子。幾個月大的時候睜開眼見到的必須是媽媽,否則我會一直哭下去。有一次她去了洗手間,我哭得眼淚灌滿了兩隻耳朵。每次生活中出現困擾,我打的第一個電話是我媽,無論對還是錯,我聽到的不是批評,而是安慰與牽掛。父母感情破裂多年,但媽媽卻一直等到我工作了才提出離婚。有一次母子聊天,她哭著對我說:“兒子媽媽想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庭,讓你能夠幸福,等你結婚的時候啊,別人說你是單親家庭這樣對你有影響,都怪媽媽不好!”後來媽媽還是複婚了。

 

  在做了出家的決定後,我常常放不下母親。她苦了一輩子,以前姥姥家裡孩子多,她十幾歲就跟成年的人去修路,年輕時吃了不少的苦頭,人到中年婚姻又遭受折磨,在她和其他母親一樣渴望抱孫子,渴望合家團圓時我選擇了出家,這讓我怎麼也不能安心。有一次我在山上跪在法王的法像前祈禱:“慈悲的法王,弟子因為有上師了,可以解脫了,可我的母親有誰呢?以後又有誰可以依靠?”我哭得臉和手都是麻木的,內心非常難過不捨,彷彿已經與她生離死別了。

 

  然而世間的一切我再也提不起興趣,讓我離開我的上師還不如讓我死了。我必須選擇一條對父母有利的路,對父母有幫助的路,雖然現在他們不能理解我,但以後一定會的。在回家前我做了充分的心理準備。

 

  到家了,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法王如意寶的法像放在自家的佛堂頂禮,心裡暗自發願:“祈求慈悲的法王您加持弟子順順利利處理好此事。”從小嬌生慣養的我坐在沙發上,再次看見母親為我忙碌的身影,噓寒問暖,一切都很熟悉,我的眼淚止不住了,內心很不捨,直接把事實告訴她,怕她接受不了,所以我猶豫了幾天,不知如何開口。但世間的這一切已經離我很遙遠的了,我該怎麼辦?

 

  一天傍晚我看見滿天的星星,思念起我的上師,於是我衝進了屋子對媽媽說:“我要出家。”她當時愣了一下,然後說:“我就覺得你這些日子有些奇怪。”說完就哭了,泣不成聲。我看著她,心裡的那種滋味想必只有與我有同樣經歷的人才能體會得到吧。媽媽說要等父親回來再商量這件事,我聯繫了師兄,想在他那裡躲躲,不忍聽母親的勸解,也不知該怎麼和父親談。

 

  我在師兄家里呆了幾天就離開了。走的那天,我拎著行李箱,看見大街上人來人往的人群,彷彿我已經跟整個世界分離。我完全不屬於這裡,內心的孤獨與淒涼讓我不安。到了傍晚我給土登喇嘛打了電話,說:“土登師父,弟子不想再過世俗生活了,弟子想出家!”我咬著手在那抽泣,他安慰我說:“不要哭,我去和上師說。”上師打來電話了,我特別激動,上師問了我的情況,囑咐我要讓爸爸也知道這件事,然後先去家附近的一個寺廟。

 

  回家見到爸爸,媽媽和從學校趕回來的表姐也在,爸爸看樣子還不知道我的事,但他似乎感覺到了什麼。爸爸是貨車司機,每天非常辛苦,好久沒有見到兒子,異常興奮與我聊了很久,似乎忘記了疲憊。我很不忍心此時開口,可不說終究不行,更不能出輪迴,我狠狠心說了。多年沒見掉過一滴眼淚的父親,此時雙手不停地拍打著桌子,泣不成聲。母親也淚流滿面,求我說:”我的兒子,以後爸媽都跟著你吃素,再也不吃肉了,我們都跟著你信佛,只求你別出家了!”平時遇到這種情況,我肯定會掉眼淚,這次出奇地平靜,我的內心深處一直在呼喊著喇嘛欽!喇嘛千諾!大家都沉默了,一言不發。我回到房間,關上房門,終於卸下了“鎧甲“,我再也忍不住了,捂著嘴痛哭。我的內心一直在掙扎,心裡不斷地說:我會救你們出輪迴的。爸、媽,請相信我,相信你們的兒子,今天不聽你們的話,是為了將來有一天來救你們的。凌晨,我在電腦裡給雙親留了一封信。偷偷溜了出來,握住方向盤啟動汽車,一腳油門的那一刻,我如釋重負,似乎忘記了家人還處在那種狀況中,大喊了一聲:“再見了,輪迴!”

 

  我本該先在家鄉找個寺廟住下來,但是我沒有。後來,土登喇嘛幾次打電話讓我上山,我都拒絕了。我從皈依到這會兒僅有七八個月,況且之前造了比同齡人還多的惡業,也沒有培過什麼福,不懂得“依教奉行”。

 

  一天早晨我夢見上師。夢裡,天氣晴朗,萬里無雲,我騎著自行車,看見上師站在前方的上坡上,我下意識躲起來,偷偷看上師,心裡慚愧不已,隨後見到上師坐在那兒念經,我才跑到上師的面前。上師說:“弟子,你還出家嗎?”我沒有正面回答上師,搶先問:“上師,我什麼時候走?”上師伸出V字形的手勢,說:“弟子,初二,初二。”說了兩遍初二。隨後我醒了,連忙跑到電腦前看藏歷初二是哪一天。訂好機票,我提前到成都等著,可因為各種原因連續三天走不了。我很焦急,多次催促,得到的都只是一個“等”字。果真等到了藏歷初二,我才得以出發。去扎西持林十分順利,我心情激動萬分,自己是多麼幸運。

 

  可後面的事情卻遠不像我想得那麼順利。

 

  以前,我覺得在了斷女友感情的事情上應該並不費力,無絲毫留戀,但是由於自己之前沒有聽上師的話,這些平時我本不放在眼裡的事情,卻讓我無力招架,以至於在扎西持林這樣具有加持力的聖地,因為這件事幾乎天天淚流滿面,非常痛苦。我想到磕山、轉繞百字明經輪或許能減輕我的痛苦,可是因為沒有帶著信心去做,效果並不大。只有在晚上睡覺時才獲得少許的安樂,除此之外整個人處於隨時崩潰的狀態。

 

  有時,我跪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哭泣;有時,我跑到上師的法像面前猛烈地祈禱,讓上師加持我遣除內心的煎熬,我祈禱著:慈悲上師,請您加持弟子加持弟子。祈禱過後,我會獲得半天的安寧狀態,但第二天煩惱還是接著來,我的心力已經快撐不住了,感覺生不如死。我想,我這樣出家,不要談修行了,能不能待下去都成問題。這樣出家不是在丟上師的臉嗎?經過幾番掙扎後,覺得自己沒心力了,也沒有能力去對抗違緣,我出家的路可能也就到此為止了。

 

  之後,我以慚愧萬分的心情,給土登喇嘛發了一封短信,就又下山了。下山以後的日子,每天渾渾噩噩,如同行屍走肉,雖然對上師和正法仍然非常渴望,但在業障現前時卻低下了頭。

 

  一天晚上剛剛睡著,我夢見自己在黑暗的空中飛了起來,在這樣漂浮的狀態下我突然往下沉,向下墜落。我非常害怕,大喊:“希—阿—榮—博!!!”隨後整個身體迅速上升,飛得越來越高,停在了霧濛濛的黑暗天空上。霧的對面是滿眼的金色,我漸漸地向它靠近,然後突然墜落。此時我已知道自己是在夢中,在墜落的同時我的手還可不斷地摸到天空中的浮雲和一絲絲的涼爽。快要落地時,我猛然地掙扎醒了。我想,我是哪輩子積了福報,才能遇見這樣的上師?這種感嘆讓我更加壓抑,幾乎無法呼吸。我知道,沒有了上師,唯有墮入三惡道,只有上師才能救我出輪迴,才會幸福。我這樣半死不活的,意義在哪裡呢?隨後幾天我又猛力祈禱上師加持:上師啊!上師,請不要捨棄業障深重的弟子,弟子知道錯,弟子真的知道錯了!

 

  有一天我在網上查閱觀音上師的簡歷,當時只是隨便看看,誰知在夢裡竟夢見了觀音上師。觀音上師坐在一個小屋子里火炕上,侍者站立旁邊,排隊的人群手捧哈達等待加持。輪到我的時候,觀音上師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把我抱在了懷裡,這是我今生最溫暖的感覺、最安樂的感受,這種愛是我無法用言辭來形容的。隨後我對觀音上師說:“請您加持我,讓我能夠在希阿榮博上師的座下出家。“之後觀音上師猛烈地拍我的腰,我醒了。醒來後我很高興,同時又對現實很無奈,我掉了眼淚。

 

  每當見到上師的法像,我都慚愧地不敢直視。我沒有臉見上師。一天早晨,我夢到上師對我說:“弟子,你將會像其他的僧人一樣優秀,撈起水中的月亮!”淚水打濕了枕巾,我內心無比地慚愧與內疚,對上師、對正法的渴望也達到了​​極點。我告訴自己必須從這種困境當中擺脫出去,生死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能離開我的上師,找到上師多麼的不容易啊,就這樣失去了,我這是在幹什麼呢?我要努力修行,我可以超脫生死輪迴!

 

  抱著這份決心,我再次踏上了去扎西持林的路。

 

  路經西安,我先去了法門寺,追隨上師朝拜釋迦牟尼佛舍利的足跡。我在那裡發了願:“願弟子能遣除一切出家前的違緣魔障!”就又上路了。車開到成綿高速,離成都還有100公里,因為是夜間,開得比較慢,只有每小時90公里。突然,我感覺車子的尾部被撞了一下,我馬上意識到出車禍了。2秒後,副駕駛的車門被猛烈撞擊,接著聽到了輪胎劇烈的摩擦聲,我以為自己死定了,於是大聲呼喊:喇嘛欽!喇嘛千諾!喇嘛欽!喇嘛千諾!這時,車子像被一隻手強烈地按住,車身緩緩地飄向應急車道。在應急車道附近,車子居然可以控制,我打正方向盤,車滑行了一會兒就停了。我連忙用手摸自己的身體,檢查是否受傷,奇蹟的是毫髮未傷。驚魂未定,我下了高速在附近住了一晚。當晚我給上師發了短信,懺悔過後,匯報了要上山的事情,祈求上師慈悲加持,幾天之後終於平安到達扎西持林。

 

  2014621日,阿彌陀佛極樂法會的頭一天,我如願出家。

 

  上師為我剃度時說:“你一定要想這輩子就要解脫輪迴。”我說:“上師,您怎樣關愛別人,我以後就要同樣地去關愛他人。”上師說:“好的,弟子。”

 

 

 

 弟子秋吉羅珠

20148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5/1/29 上午 10:49:08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2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3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祈禱加持日光文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著

益西彭措堪布譯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三世一切佛陀總集身,無餘引導諸眾大商主,

  如海空行主尊嘿日呷,於您如意寶前敬頂禮。

  較您殊勝上師我無有,除您教言之外無所修,

  諸時唯一希欲依靠您,如意寶之稱呼當具義。

  智慧狹劣學識淺薄我,無力奉持廣大之修學,

  殊勝上師及文殊童子,二者無別頂輪或心間。

  觀想安住深信作祈禱,大悲恩賜加持莫乏少,

  灌頂成熟教言解相續,四現趣於究竟祈加持。

  生生世世與您不分離,如海禪定功德願自在,

  猶如文殊童子盡空際,利益無餘眾生願精進。

  於善弟子日頓前五台山靜處阿旺洛珠宗美所著。
善哉!於五台山靜處,應賢善弟子日頓所請,阿旺洛珠宗美所著。善哉!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5/1/29 上午 10:53:34
whataboutu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獨孤求敗
文章:2715
積分:2122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8年12月25日
4
 用支付寶給whataboutu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三大法王共讚化身堪布

 

摘錄

 

堪布阿秋仁波切所著住世祈禱文

 

蓮師補處列繞朗巴之,

殊勝心子方便智慧義

一切正覺妙道善言說,

祈禱至尊善知識蓮足。

 

希阿榮博上師住世祈禱文十七世噶瑪巴

 

能知所知壇城中,

所需諸義極顯者

執持智戒賢功德,

具德上師祈久住。

 

天王尊勝—希阿榮博堪布住世祈禱文薩迦法王

 

佛法教主本師釋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諸多印藏大德遊舞身

普現希阿榮博誠祈禱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5/2/2 下午 12:52:12

 4   4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6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