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戰略高手軍事國防版(Life論壇) → 【轉貼】北宋軍力孱弱的另類重要原因:缺少戰馬的供應

您是本帖的第 6021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北宋軍力孱弱的另類重要原因:缺少戰馬的供應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264
積分:9815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北宋軍力孱弱的另類重要原因:缺少戰馬的供應

宋朝是一個缺馬的王朝,由於北方邊境戰事不斷,宋朝軍隊對戰馬的需求量很大,於是,如何保障軍馬供應成爲令宋朝政府十分頭痛的問題。再加之,與宋朝軍隊在北方邊境交戰的對手均是北方遊牧民族,他們的兵強馬壯,尤其善於馬上作戰,常常奔襲於千里之外,消匿於倏忽之間。這使得以城市駐防爲主的宋朝職業兵無所適從,等他們從各地調集兵馬而來時,敵人早就隱匿得無影無蹤了,所以戰馬在宋與北方遊牧民族交戰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反觀漢武帝擊匈奴成功,就是因爲大量的畜養戰馬,保證了軍隊的機動、作戰需要)。   
   
在宋以前的幾個封建王朝,比如漢、唐等,都擁有對北方草場的控制權,因此,軍馬供應來源不成問題。而宋朝與北方遊牧民族處於並存格局,並沒有直接的隸屬關係。這些北方遊牧民族又往往控制著大量的優質牧場,他們逐水草而居,四處遷徙,趕著數以萬計的馬群。宋朝與北方並立政權之間戰爭時多,和平時少,在北方雖有一些零星草場,但不適宜牧養大量的馬匹,而且很容易受到北方遊牧民族的攻擊。宋朝南方各路又不適宜牧馬,當時就有所論及,《宋史》卷198兵志載:“議者言南地不宜牧馬。昨自牧養,今二三年,已得馬數百。”所以宋朝爲了滿足軍隊對戰馬的需求,不得不以高價從北方遊牧民族那兒大量收購,而北方契丹族建立的遼政權和黨項族建立的西夏政權,在與宋關係緊張時是禁止馬匹輸入宋地的。北宋與北方遊牧民族政權遼、西夏的關係十分微妙,不光宋與遼、西夏之間時戰時和,遼與西夏之間也是如此,概括起來就是,北宋、遼、西夏三個並立的民族政權之間都處在戰和交錯的關係之中,因此,如何利用好這種微妙的戰時關係成了保障北宋軍馬供應的重要因素。這種特殊的關係大致表現爲以下三個方面:一、在與遼交戰時,北宋政府就主要從西夏購馬來對付遼國。二、當與西夏交戰時,就大量購買遼國馬匹來對付西夏。三、當與遼、西夏同時處於緊張關係時,北路軍馬供應來源完全斷絕,就只好從西南各蕃購買西南馬。這種軍馬供應的辦法,爲保障北宋軍隊中軍馬持續穩定的供應,發揮了不可小視的作用。利用民族關係制衡因素來保障軍馬供應是北宋政府在當時客觀環境中的一種創新。下面就從這種制衡關係來細緻的探討其在保障北宋軍馬供應中所發揮的作用。    
   

北宋時期中國分裂爲好幾個並立的民族政權,在中原有北宋、遼、西夏,在邊區有大理、吐蕃、西州回鶻、黃頭回紇以及于闐、黑汗等。北宋疆域基本上沿襲了五代十國後期的範圍,只有自唐以來據有陝北河套的黨項族時叛時降,宋朝始終未能統治這一地區和北方幽雲十六州一直被遼所控制。宋神宗時代(1068-1085)曾銳意開疆拓土,但收效甚微。陝西方面對西夏僅收復了綏州和銀州的一部分(今綏德、米脂一帶),又取唐代爲吐蕃、西羌所據的今甘肅隴西地,置熙河、蘭等州。至哲宗元符時(1098-1100)才進一步開拓到湟水流域。西南方面則將今湘西、川南一些諸蠻羈縻州收入版圖,建爲州縣。遼朝南以雁門關、大茂山和白溝河下游(今白溝鎮、霸縣、信安鎮一線)與北宋分界。北以西北路招討司、烏穀敵烈統軍司統轄漠北諸部族,北界在今蒙古國和俄羅斯邊界之北,東循外興安嶺至海,東南面據有渤海國故地,南面跨過鴨綠江、圖門江的今朝鮮東北部。黑龍江下游的室韋諸部和松花江流域的女真諸部,均爲其羈縻地區。西境轄有阿爾泰山地區的粘八葛部。西夏初據有夏州,其疆域盛時西至古玉門關,北至今額濟納旗和河套地區,南至祁連山,東有河套至陝北的橫山。    
   

北宋時期北方各政權以遊牧、漁獵生活爲主,北宋統轄的區域由於一直受漢族農耕文化的影響,幾乎見不到遊牧文化的影子,當時北部農牧界限大致劃分如下:    
   

 契丹由於受漢族文化影響較深,佔有中國北方後,在漢唐以來傳統的塞外地區開始發展粗放農業。從十世紀開始,契丹就將戰爭俘虜掠來的漢族人和滅渤海國強迫遷來的渤海人,安置在西拉木倫海和老哈河進行農耕,使這塊草原地帶初次有了農耕,以後又向北推進到克魯倫河和呼倫貝爾草原,形成了傳統農耕區外的半農半牧區。大興安嶺則成爲蒙古高原和松遼平原之間天然的農牧分界線。而遼國整個農耕區的範圍還不到遊牧區的1/4,遼國當時還是以遊牧爲主,蒙古高原的優質草場應該是遼國最主要的牧場,在牧場上放養著大量的蒙古馬。這種馬主要産于蒙古高原,分佈于東北等地。蒙古馬體質粗糙結實,體格中等,身軀粗壯,抗寒,持久力和適應力強,可供乘、挽、馱等多種用途,一般體高140釐米左右。蒙古馬當時是遼與北宋及西夏交戰的主要用馬。

 西夏境內的漢人也多從事農耕,在銀川平原利用漢唐舊渠、在河西走廊甘、涼等州利用祁連山雪水進行灌溉,開闢農田。但從西夏境內自然環境而言,畜牧業仍佔有很大比重。當地的河曲馬尤爲著名,這種馬主要産於今甘肅、青海、四川三省交界處的黃河第一彎曲部,故而得名。該馬體格較大,體質結實,具有良好的役用功能力和適應性,速力中等,能持久耐勞,挽力強,平均體高137釐米左右。西夏國就是用這種馬作爲軍馬征戰疆場的。    
   

 大理國也素以産善馬而著稱。大理國境內統轄各州、郡處在雲貴高原中心發育地帶,屬山地性高原,地面崎嶇,高原上多山間盆地(俗稱壩子),海拔1000-3000米。    
   

大理國內河流衆多,自東至西依次有長江、瀾滄江、怒江、伊洛瓦底江等大江穿過,各江大小支流縱橫交錯。大理所産之馬又以越賧西邊的越賧駿而著稱於世。《新唐書》卷222上《南詔傳》載:“越賧之西多薦草,産善馬,世稱越賧駿。”唐·樊綽《蠻書》卷七記載則更爲翔實:“馬出越賧川東面一帶,崗西向,地勢低下,乍起伏如畦畛者,有泉地美草,宜馬。……故代稱越賧驄。”可見大理所産的這種馬早在唐代就以“越賧驄”的名號聞名於世了。越賧隸屬于大理國騰沖府,在今雲南省騰沖縣境內,龍川江上游源頭交彙處。它的東面是瀾滄江、怒江,西面是伊洛瓦底江,處在大江的包圍之中,大江支系蛛網密布,又地處西南亞熱帶山地分佈區,水熱條件十分優越,適宜各種優質牧草生長,是山地草甸牧場發育的理想場所。該草甸以草茅、垂穗批堿草、穗序野生草、鵝冠草等爲主,不僅蛋白質含量適中,而且熱能較高。“越賧驄”應屬於南番馬,這種馬體小肌健,頭大頸高,鬃毛長冗,耐力頗強,很適應雲貴山區險陡路滑的山間小道,是山地的優良馱畜。人乘騎之,“往返萬里,跬步必騎,馱負且重,未嘗困乏”(《嶺外代答》卷9)。    
   

北宋前期據《宋史·兵志》記載:“市馬唯河東、陝西、川峽三路。”河東是唐、五代方鎮名。唐開元十八年置(730),治所在太原府(今山西太原市西南晉源鎮),北宋初廢。陝西路是北宋至道十五路之一,治所在京兆府(今陝西西安市)轄境相當於今陝西、寧夏長城以南,秦嶺以北及山西西南部,河南西北部,甘肅東南部地區。    
   

宋與遼的關係可以分爲前期和後期,其分期的標誌是“澶淵之盟”。前期北宋爲收復石敬塘以來所喪失的燕雲十六州,曾多次向遼發動進攻,在屢遭挫折後,則採取了防守的政策。當時遼還沒有稱霸中原的野心,只想保住燕雲地區,因此,在雙方都有意議和的情況下,簽訂了具有歷史意義的“澶淵之盟”。後期雙方在邊境開設榷場進行邊境貿易。宋遼之間維持了長達百年之久的和平局面,期間也發生過一些糾紛,但都沒有影響到這個大局。北宋與遼在政治、軍事、經濟上的關係也同樣影響了遼與北宋在軍馬供應上的關係。下面就以遼與北宋在軍馬供應上的關係爲出發點,淺析民族關係制衡因素在保障北宋軍馬供應中的作用。    
   

宋遼初期發生的衝突都與北漢有關。北漢臣屬於遼,遼也盡力支援北漢,這樣就形成了對北宋邊境的威脅。太平興國四年(979)宋太宗滅北漢以後,于同年六月下詔北伐,企圖收復五代以來所喪失的燕雲地區,此後數十年內,宋遼之間一直處在不斷征戰之中。由於宋遼關係的緊張,北宋太平興國二年(977),於北部沿邊鎮、易、雄、霸、滄各州所置的榷場,不久就“罷不與通”了。(《繼資治通鑒長編》卷18)此後雙方邊境貿易或開或禁,依邊境軍事形勢的鬆緊爲轉移。直接從遼宋邊境地區採購馬匹變得十分困難,更不可能由北宋政府派遣押馬官,帶著錢物去遼國購買馬匹。前面筆者提到“市馬唯河東、陝西、川峽三路。”河東路轄境便在北宋與遼的北方邊境上,此時,由於宋遼關係的惡化,河東路的軍馬供應基本上斷絕了。北宋政府從遼邊境民間走私貿易中也許會購得一些蒙古馬,然而數量十分有限,無法填補北宋政府整個國家軍隊對軍馬需求的巨大空缺。民間走私貿易對北宋軍馬供應來說,只是“杯水車薪”。    
   

三路少了一路,現在就只剩下陝西路和川峽路了。川峽路大致位於今四川、陝西省境內,也就是舊時秦馬、川馬的所在地。《宋史·兵志》記載:“舊川、秦市馬赴樞密院,多道斃者。”因爲川、秦所市之馬,大多是在“茶馬互市”交易中從吐蕃購得的高原馬。這些生長在青藏高原的馬匹,已經適應了高寒、低氣壓的自然環境,到了平原反而會産生諸多不適。平原的高濕、潮熱的自然環境對高原馬的呼吸系統的破壞是相當嚴重的。北宋與遼爭奪的戰場主要是華北平原,這種馬連平原的氣候都很難適應,就更不用說在華北平原上與遼軍作戰了。

 陝西路在北宋初與黨項羌族政權交界,此時,黨項羌族處在李氏政權的控制之下,北宋對西夏李氏政權主要採取“招撫”的辦法,通過加官進爵,以求形式上的臣屬,這個時期的軍馬供應主要通過進貢和邊境榷場貿易中獲得。北宋建立之初,加封李彜興爲太尉,李彜興於是向宋進獻馬匹300。又宋太宗太平興國七年(982),李繼奉率族人入宋,自動獻出銀、夏、綏、宥四州八縣地方,願意留居京城。(吳天犀:《西夏史稿》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增訂本,第18頁)宋太宗親自接見,授爲彰得軍節度史。這段時間,北宋與李氏政權的關係是十分密切的。雙方邊境榷場貿易頁一定十分活躍。大量的馬匹被不斷的補充到宋朝軍隊中,參與北方同遼軍的戰鬥。太平興國七年,正是遼景宗率三萬大軍分三路南伐之時,與宋軍戰于滿城(今保定市西北部)。北宋則積極備戰,大量購買能夠勝任平原開闊地帶作戰的馬匹。在無法從遼國境內購得大批用於作戰的蒙古馬的情況下,北宋政府利用同李氏政權的關係,從黨項族購買同樣能勝任平原開闊地帶作戰的西夏馬(河曲馬)就成了唯一選擇。後雖黨項李氏政權臣服於遼而不實心歸宋,北宋則採取經濟封鎖政策,迫使李繼遷向宋獻馬謝罪,乞求北宋政府開放陝西互市。此舉讓遼聖宗大爲惱火,於統和十年(992)派韓得威至銀州警告李繼遷,李繼遷托故不出,韓得威大怒,縱兵大掠而還。由此推知,北宋初年要從黨項李氏政權那兒獲得大量的馬匹並不困難。北宋政府正是利用並存民族政權關係中的制衡因素來保障軍馬供應的。    
    “

澶淵之盟”以後,宋遼之間的榷場貿易有了迅速的發展。宋景德二年(1005),遼在涿州、新城、朔州、振武軍等地設立榷場;宋在雄州、霸州、安肅軍、廣信軍等地設立榷場。榷場貿易不僅溝通了各民族人民之間的物資交流,政府也從中得到不少好處,其中就包括馬匹交易。如景德三年(1006)宋規定:“凡官鬻物如舊,而增繒帛、漆器、秔稻,所入者有銀錢、布、羊、馬、橐駝,歲或四十余萬。”當時,從雙方邊境榷場貿易中,宋購得馬匹數量是驚人的,這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軍馬匱缺對北宋軍隊帶來的影響。後經王安石變法,在全國推行“保馬法”,使國家儲備的馬匹大大增多,可以爲應急所需。“澶淵之盟”以後同西夏的關係也很密切。景德四年(1007),宋朝在與西夏沿邊的保安軍置榷場,並派官商以絲織品如“繒、帛、羅綺”等,易西夏人的“駝、馬、羊、玉、氈毯”等。“非官市者聽與民交易”(《宋史》卷186食貨下8)。天聖四年(1026),宋增“置保安、鎮戎軍榷場”與西夏貿易。北宋政府在與西夏邊境榷場貿易也一定購買了不少用於作戰的軍馬。這段時期,戰事減少,各國關係趨於平穩,北宋政府利用穩定和平的社會環境大量採購軍備物資,從各個渠道購得馬匹。邊境榷場貿易雖未能獲得一定數量的馬匹,但由於是戰時軍備物資,各民族政權肯定有所控制,還有一部分就只能通過民間走私,北宋與西夏通過走私販易貨物的情況很活躍。西夏的馬匹通過走私商人,大量流入宋境,而且馬匹的走私是經過北宋政府默許或參劃其中的,派官員赴西境市馬,“許民私市”,“官償其值”(《宋史·兵志》卷198)。官府鼓勵邊境商人進行走私貿易。這時期可徵集的馬匹數量增多了,供應渠道也廣闊了,大大增強了與遼、西夏在邊境上的抗衡力量,但這些措施卻未能從根本上改變北宋軍隊缺馬的現狀。    
   

宋景佑五年(1038),元昊自稱皇帝,都興慶(今銀川市),建國號大夏。他即位後,推行反宋政策,此舉引起北宋政府極大不滿。宋仁宗“即詔陝西、河東絕其互市,廢保安軍榷場”。(《宋史》卷186食貨下8)官方邊境榷場貿易基本上中斷了,大大影響了北宋軍馬的供應。此後,西夏連年對宋舉兵,邊境戰火重燃,宋軍敗多勝少。慶曆二年(1042)閏九月,元昊進攻王沿防區,王沿調葛懷敏等率兵抵禦。宋軍大敗,葛懷敏等戰死,余衆9000余人、馬600余匹爲夏兵所獲。(《宋史》卷289葛懷敏傳)大小戰事對北宋軍馬的消耗是十分嚴重的。兩國交兵之時,西夏是不會把戰略物資軍馬出售給宋軍的,連民間貿易此時都會嚴格限制,要想從西夏補給軍馬供應是不可能的。自宋遼“澶淵之盟”以後,隨著兩國關係的不斷改善,雙方在邊境增設了許多榷場,邊境貿易非常活躍。宋遼長期和平局面期間,官方和民間互市不絕,盛況空前。通過貿易,北宋官方從遼買回布、羊、馬、橐駝等。交易的數量往往也是很大的。據熙寧三年(1070)的統計材料,北宋每年從“河北榷場買進契丹羊、馬數萬頭。”(《宋會要輯稿》職官21)西夏的馬匹來源雖然斷絕了,但北宋政府卻利用“澶淵之盟”以後與遼國建立的穩定和平外交關係,從遼國購得大量的馬匹,補充到與西夏交戰的軍隊中去。北宋在陝西戰場上使用的戰馬就是從遼國購得的蒙古馬。這也是北宋政府利用並存民族政權制衡因素解決軍馬供應的又一範例。    
   

利用並存民族關係制衡因素來保障軍馬供應,是北宋政府在當時複雜形式下作出的最佳選擇。宋以前的各個封建王朝,有的對北方遊牧區有直接的控制,根本不用考慮馬匹供應來源問題;有的則處於分裂割據狀態,各自爲政,受各方面條件的限制,馬匹在軍隊中的作用並不像宋朝那麽突出。   
   

北宋與遼、西夏交戰的戰場都處在視野開闊的地帶(北宋與遼爭奪於華北平原中,與西夏則周旋於黃土高原上),這些地方都很適合大規模的騎兵作戰,而遼與西夏都屬於遊牧民族建立的政權,控制著大量的優質牧場,擁有成群的馬匹。北宋則處在農耕文化中心地帶,缺馬一直是困擾宋朝軍隊的嚴重問題。北宋政府在內外窘迫的困境下巧妙的利用了並存民族政權制衡關係,用遼國的蒙古馬與西夏軍隊作戰,用西夏的河曲馬與遼國作戰,如果遼與西夏兩邊都不供應馬匹就買西南馬來應付他們。這樣便不會因爲那一方面馬匹供應斷絕而造成整個馬匹供應無以爲繼的危險局面,這也是北宋與遼、西夏戰和關係的一種反映。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2/11/4 下午 02:01:35編輯過]

子若求母,徒令母悲,不以母為母,以為外人故。眾生求彌陀,徒令彌陀悲,不以彌陀為大慈大悲故,不以彌陀為我願行故,不以彌陀與我一體故。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8/7/8 上午 01:59:39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264
積分:9815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宋代茶馬貿易與軍事

茶是商品,但在某個歷史時期,它的政治屬性遠遠超過商品屬性,在我國宋代,由於國家加強戰備,渴求戰馬,而強化茶的禁榷,積極開展茶馬貿易,成爲邊陲要政。宋代沿襲唐制,對茶實行禁榷,引起了改革派和保守派的激烈爭論。改革派如李靚、王安石認爲,國家對經濟生活不能放任自流,但也不能干預過多,主張茶宜通商,貨暢其流,而包括皇帝在內的保守派則堅決主張禁榷,目的是有利於茶馬互市貿易的開展,確保與遼和西夏戰爭所急需的軍貿和戰馬來源,解決北宋王朝面臨的政治、經濟兩個頭等重大的難題,以維護其統治的長治久安。因而兩派鬥爭激烈,茶法頻頻變更。宋代始終把茶葉和戰爭捆在一起,茶馬貿易堅定不移地貫徹實施。

  茶馬貿易形成的原因  

(一)宋代茶葉生産的大發展,爲朝廷開拓茶馬互市貿易提供了豐宮的物質基礎。宋代東南地區的淮南、江南、兩浙、荊湖、福建諸路植茶在唐代基礎上有較大的發展。東南9路産茶遍及60個州242個縣。福建的建州,不但産區集中,産量較多,而且品質優異,引起朝廷的關注.因而設置規格宏大,管理嚴密,專造貢茶的“北苑龍焙”,以代替顧渚貢茶院。每到采茶季節,“千夫雷動,一時之盛,誠爲偉硯”。同時北宋王朝繼唐朝開發江南廣袤土地之後,繼續向嶺南開發。在廣東、廣西開闢了很多新茶園。如廣東的南雄、循州,廣西的靜江府及融、潯、賓、昭等州。東南地區的茶葉産量,在北未嘉祐四年(1059),已達到兩幹多萬斤,成爲全國茶業經濟中心,因此北宋政府規定專榷東南茶。大祖乾德三年(965),茶利“歲人百余萬緒”。景德元年(1004),茶歲課“五百六十九萬貫”,茶利直線上升,成爲國家財政重要支柱,對籌措軍響起了關鍵性作用。  

自秦人取蜀而後,始有“茗飲之事”。四川是我國茶樹發源地之一,也是我國最早出現茶葉市場的省。入宋,雖然茶業重心南移,但四川産茶歷史悠久,群衆富有種茶造茶經驗,茶農進一步開發山區,廣種茶樹。加上北宋中期以前,專榷東南茶,川茶聽民自賣。刺激了生産的發展。熙寧七年(1074)川茶禁榷之後,開展茶馬貿易,拓寬了市場,也刺激了川茶的發展,所以成都府路、梓州路、利州路、夔州路都産茶,成都府路有九個産茶州(軍),是川茶的中心。  

四川西北與西藏爲鄰,茶是藏族同胞“不可一日或無”的生活必需品。歷史上川茶被稱爲“邊茶”,其採制不及東南茶的精良。由於採摘粗老,故産量多,元祐元年(1086)達到三千多萬斤。加上東南諸路的産量,宋代茶葉總產量高達五千多萬斤,較唐代增長二、三倍,爲茶馬貿易的順利開展奠定了可靠的物質基礎。  

(二)“蜀茶總人諸番市,胡馬常從刀堥荂芋A漢族居住在中原地區,以農業爲主。邊疆少數民族居住在高寒草原地區,以畜牧業爲主。自古以來就進行著密切的經濟、文化交流。到唐代,朝廷採取團結寬撫政策,更加強了這種交流,促進了團結和友善。安祿山反唐,回紇曾兩次出兵助唐平亂,且大驅名馬,市茶而歸。爲茶馬互市貿易之始。  

邊疆少數民族以畜牧爲業,以肉,乳爲上,而茶“攻肉食之膻膩,滌通宵之昏寐”。到宋代牧民飲茶已很普遍,已是“夷人不可一日無茶以生”,上至貴族,下至庶民,無不飲者。  

古代,“國家大事在戎,戎之大事在馬。”北宋與遼、西夏戰火連年,軍費開支浩大,戰馬來源貧乏。熙寧七年(1074),王韶收復河州後,給神宗上奏曰:“西人多以善馬至邊,其所市唯茶。”神宗則派人入四川籌措此事,以內地過剩之茶,換取蕃人之良馬,調劑餘缺,兩廂情願,互惠互利。茶馬互市貿易順應形勢的發展需要而蓬勃開展起來,成爲漢族人民同遊牧民族之間經濟交流的重要形式。而這種形式的形成,對北宋來說,完全是由於政治與軍事的需要。  

(三)以茶易馬是諸物資中最佳選擇。宋初以銅錢、絹、茶等易馬。以銅錢買馬,存在三個問題,據史載,綜合平衡計算馬價,平均每匹約30貫錢,以每年買馬二萬五千匹計算,耗資七十五萬貫,非國家財力所能負擔,此其一。北宋初年。銅餞大量流往宋朝統治以外地區。導致錢荒,影響貨幣流通與市場繁榮。此其二。更爲重要的是是,“戌人得錢,悉銷鑄爲(兵)器”,這就等於爲對方輸送武器,增強了他門進攻的能力。從而削弱了本身的抵禦能力,在軍事上造成極大的危害,此其三。所以不能以銅錢買馬。  

再看以絹買馬。太宗、真宗時,宋中央政府二稅收入的綢絹每年不足二百萬匹。一匹絹值一貫,一匹馬值三十貫,則需三十匹絹買一匹馬,絹賤馬貴。平均每年買馬二萬五千匹,則中央財政絹的支出幾乎占全年二稅收入的三分之一多,也是宋政府財力無法承受的。只有茶貨源充足,牧民又喜愛,故以茶易馬是中央財政最佳方案,從而推動了茶馬互市貿易的發展。

  榷茶銷番,保證軍費和戰馬來源  

從歷史的真實意義來說,宋大祖雖然結束了五代十國的割據局面,但北宋始終沒有實現過真正的統一。在北方有契丹族建立的遼政權,在西北有黨項族建立的西夏政權,此外還有雲南的大理,西藏的吐蕃以及西北的高昌、龜茲等政權,爾後又有東北的金政權。北宋統治者片面總結了中晚唐時期宦官擅權,藩滇割據導致唐代滅亡的經驗教訓,而忽視了北宋的國情。在軍事部署上錯誤她採取“守內虛外”的政策。禁軍有一半是駐防在京師及其附近,其餘分戌全國各要衝地區,主要是防止人民起來造反。邊境上只屯駐少量的禁軍。對遼、西夏勢力採取被動的守勢。這種策略被他們所識破,就誘發了她們頻傾向北宋發動進攻。同時宋軍隊由於實行兵將分離政策,帶來了將帥無權,指揮不靈,戰鬥力削弱等弊端,所以雖然養了百余萬大軍,卻阻擋不住遼、西夏的侵憂。每次戰爭的結果,宋方只是求和,並奉獻大量的銀、絹、茶。如景德元年(1004).契丹大舉攻宋,訂立屈辱的“渣淵之盟”,宋每年給契丹銀十五萬兩、絹二十萬匹。康定元年到慶曆二年 (1010-1012),西夏發動多次人規模進攻,結果在西元1004年訂立和約,北宋每年給西夏銀七萬二千兩、絹十五萬三千匹、茶葉三萬斤。但到英宗治平三年(1066)西夏又發動進攻,烽人不息,長期戰亂。遼和西夏按連挑戰,使北宋成了歷史上名符其實的“積貧積弱”王朝。爲解決財政上的困難和軍事上的夫利,所以宋朝特別重視對茶的壟斷和茶馬貿易的實施。

宋代榷茶,始于未大祖乾德二年(964)。榷法極爲嚴酷,以維護專利政策的推行。後調整在茶葉集散地,又是交通便捷的“要會之地”設荊南府、漢陽軍、等六個榷貨場。其次又在准南盛産茶葉的靳、黃、廬、舒、光、壽六州設立十三場。凡六州園戶種的茶,一律隸屬於所在山場,把茶葉生産者控制起來。從而造成東南諸路茶皆榷,唯川、廣茶聽民自賣的局面。  

神宗即位,力圖富國強兵,欲徹底改變對遼、西夏的屈辱地位。他採納了王韶招撫居住在今甘肅洮河流域一帶的吐蕃部族,目的是把矛頭對準西夏,制服遼國。過去在河北、陝西一帶打戰,故榷東南茶以助軍餉,現在要在與四川接近的地區打仗,不能舍近而求遠,故決定禁榷川茶。這說明川茶之榷,主要是爲了保證熙州、河州地區軍事需要。

  茶馬貿易組織機構與實施辦法  

熙寧七年,神宗採納了熙河路經略使王韶以茶易馬招撫吐蕃的建議後,立即派李杞赴四川籌辦此事。當務之急是成立機構,統一管理榷茶買馬事宜,並制定具體實施辦法,使茶馬貿易政策得以順利實行。  

(一)茶馬貿易組織機構:

李杞抵達四川後,即在成都府路設置茶場司,在陝西秦州設置買馬司。因榷茶買馬本屬一回事.後兩司合併,更名爲都大提舉茶馬司。該司的職責是,制定政策、法令、法規,組建下屬機構,統一管理川茶的征榷、運輸、銷售、易馬事宜。  

買賣茶機構,在成都府路八個州設置24個買茶場。在陝西設置50個賣茶場。賣茶場按國家規定的價格全部收購茶農的茶葉,茶商必須向茶場買茶,不能和茶農直接交易。官、商、民一律禁止私販,許人告捕、治予重罪。買茶場屬茶馬司直接領導,但“茶場所在,州委都監,縣委令佐兼監”,各級地方長官,均有義不容辭的監督之責。各買茶場並設有專典、庫秤、牙人等辦理買茶和徵稅事宜。並制定了各場收購定額和超額獎勵欠額懲罰條例。賣茶場主要任務是把四川運去的茶葉按官價出賣或易馬,同樣屬茶馬司領導,地方長官也有監督之責,同樣制定了銷售定額和獎懲條例。  

買馬機構:熙寧八年,在熙河路設置六個買馬場,後又在秦風及四川的黎州、雅州、滬州等地增設。茶馬管理機構的設置與調整,組織的嚴密,獎勵和懲罰諸措施,對保證茶馬貿易政策的貫徹執行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二)茶馬貿易政策具體實施辦法。  

茶馬比價:這是一個十分敏感的問題,比價是否公平合理,關係到事業的成敗。宋政府確定“隨市增減,價例不定”的原則,是符合商品交換和市場經濟客觀規律的,是深謀熟慮的結果。元豐間,馬源充裕,一百斤茶可換一匹馬。後以茶價格下滑,要二百五十斤茶才能換一匹馬。崇甯年間,“馬價分爲九等(良馬三等,綱馬六等).良馬上等者每匹折茶250斤,中等者220斤,下等者200斤。綱馬六等,每匹分別折茶176斤、169斤、164斤、154斤、149 斤、132斤”。南宋時,馬源銳減,馬價上漲十多倍,要千斤茶才能換一匹馬。可以看出,茶馬比價是按照市場供求關係的變化和馬質優劣來確定的,可說是既公平又合理。  

爲了鼓勵吐蕃以馬易茶,宋政府還規定易馬的茶價低於專賣的價格,這種削價政策,既刺激了戰馬的來源,又“馬來既衆,則售茶亦多”,薄利多銷,同樣獲得厚刊。同時又規定好茶專用易馬,不得商賣,雅州名山茶是川茶中的上等茶,“蕃戎性嗜名山茶,日不可闕”,用名山茶易馬,最受少數民族歡迎。  

宋代買馬分兩種,其一曰良馬,用於戰爭,主要來自今甘肅,青海地區的吐著等少數民族,其二曰“羈縻馬,産于西南諸蠻,短小不及格,今黎、敘等五州所産是也。”買這種馬的意圖有二,一是從羈縻馬中挑選一部份良健的爲戰馬,以補充戰馬來源的不足。二是安撫西南少數民族,使他們不致反抗宋政府。在當時政治、經濟中産上了很大的影響。

  茶馬貿易的歷史意義  

茶馬互市貿易自中唐開始出現,到宋代已發展成爲封建國家一項重要的經濟政策而制度化,且一直延續到清代,長達幾百年之久。這不能不引起我們茶學學術界的深思。  

以前茶學界提到歷朝茶馬互市貿易多有責難之嫌。有人認爲這項政策是封建王朝“以茶治邊”的一種策略。也有人認爲這項政策是對邊疆少數民族施行 “政治上的壓迫,經濟上的剝削”的一種手段。歷史的客觀事實果真如此?筆者認爲有重新認識深入探討的必要,以復原歷史客觀真實面目,而有利增進地區聯誼,加強民族團結。  

邊疆少數民族,食肉飲酪,茶能解油膩、助消化,所以他們對茶有特殊的愛好。茶與鹽同屬於他們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從而導出許多諺語,如“寧可三日無油鹽,不可一日不喝茶”、“腥肉之食,非茶不消,青稞之熱,非茶不解”、進而到“番人嗜乳酪,不得茶則因而病”的地步,直至婚喪喜慶和祭祀活動中都少不了茶。可見茶在高寒草原遊牧族人民生活中的作用和地位何等重要。  

宋代茶馬貿易政策已臻完善,各種舉措也很有力。如易馬數額與價格“隨市增減,價例不定”;“馬價分九等”,各等按馬駿駕折茶不一;買馬的茶價低於專賣的價格,“馬來既衆,財售茶亦多”有利多銷;又規定品質好的雅州名山茶專用于博馬,在博馬任務沒有完成之前,禁止商人販運等等。所有這些規定都是符合商品交換原則和商品經濟市場客觀規律的,贏得了少數民族的歡迎和擁護,使茶馬貿易得以持續開展,所以筆者認爲茶馬互市貿易是雙方經濟上的互相依賴,物資上的餘缺調劑,是互惠互利的,是符合人民共同利益的。
  

宋代與吐蕃等少數民族通過茶馬互市貿易促進了經濟的緊榮。首先擴大了茶和馬的市場,推動了畜牧業和茶業的發展;同時帶動了其他商品的交換,高寒草原地區的牛,羊、獸皮、藥材和其他農副上特産大量流入漢族地區,而漢族地區的絹、布、陶瓷、食鹽及其他手工業品和農副土特産也大量進入少數民族地區,不但促進了當地手工等産業的發展,同時頻繁的經濟貿易活動,也促進了科學技術和文化藝術的交流,對推動邊疆地區的開發和社會進步都産生了深遠影響。  

宋代茶馬貿易在政治上有利於民族團結和多民族國家的形成與統一。吐蕃驅馬來買茶,少則幾百人,多則幾千人,既有官員,也有百姓,與漢族各階層人士進行廣泛的聯繫和接觸,這就有利於促進雙方的溝通,增進理解與友誼。西北地區的吐蕃就是通過茶馬交往而願意接受宋王朝的統治,邊疆地區也比較安寧,並共同抵抗西夏的進攻。西夏與宋對峙,茶無來源,也引起了人民的不滿,迫使與宋一度議和,購進茶葉。而宋孝宗時,四川黎州青塘羌族就是因爲宋朝一度中斷茶馬貿易而聚衆擾邊,要求恢復互市。所以茶馬貿易對增強民族團結和多民族國家的形成,對宋王朝的鞏固和發展都具有重要的政治意義。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8/7/17 上午 11:17:17編輯過]

子若求母,徒令母悲,不以母為母,以為外人故。眾生求彌陀,徒令彌陀悲,不以彌陀為大慈大悲故,不以彌陀為我願行故,不以彌陀與我一體故。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8/7/17 上午 11:06:53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264
積分:9815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3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北宋為何養不出好的戰馬?

首先,宋朝缺乏可供大量養馬的草場,因為戰馬最好是放養,老是圈著養是不行的。想想看,中原農民養馬,只能圈起來養,不敢放的,一放出來,就吃莊稼,或者踩踏農田。一個是整天關在馬廄里的馬,一個是在草原上馳騁的馬,想想看,哪個馬更有「戰鬥力」?

其次,馬生長於比較寒冷的北方地區,對於溫暖潮濕的氣候不適應。

再次,養馬的成本很高,尤其是養軍馬,成本更高。養活一匹戰馬的費用可以養活六個人,而且幾匹馬里才能出一匹好馬,這使養馬資源不好的北宋很難承受,不能大規模養馬,而在北方草原地區,養馬是牧民基本的生存方式之一。雖然是養一二十匹馬里才出一匹好馬,但養馬成本低,劣馬可以殺掉吃肉。這對北宋來說是不可想像的。

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在以往的研究巾沒有被提及,那就是種馬問題,按說北宋的農業發達,糧食物產豐富,是可以養出好馬的,為什麼養出來的馬壯不如驢呢?中原的馬都是從北方或西方輸入的,馬種駁雜,很難保持馬種一直純正。還有很多人熱衷於讓馬種雜交,以產生強壯的雜種馬。事實上第一代雜種馬的性狀確實很好,甚至優於純種馬,但優良的性狀只能保持這一代,這後一代不如前一代,最後育出來的馬壯不如驢,唐朝時,中原的馬種較多,後來馬種雜交退化,又沒有多少純種種馬補充,以至於到北宋時,中原的馬壯不如驢,贏弱不能使用。由於沒有好的馬種,北宋始終不能大規模地養出好馬來。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9/1/3 下午 01:29:31編輯過]

子若求母,徒令母悲,不以母為母,以為外人故。眾生求彌陀,徒令彌陀悲,不以彌陀為大慈大悲故,不以彌陀為我願行故,不以彌陀與我一體故。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0/19 上午 08:22:02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生命共同體
等級:版主
文章:10264
積分:9815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4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聯結】宋朝的馬到底有多貴?
https://kknews.cc/history/zp8pylp.html

子若求母,徒令母悲,不以母為母,以為外人故。眾生求彌陀,徒令彌陀悲,不以彌陀為大慈大悲故,不以彌陀為我願行故,不以彌陀與我一體故。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12/23 上午 03:29:22

 4   4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736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