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健康人生版(Life論壇) → 醫學無法解釋之業力症狀學⋯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您是本帖的第 297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醫學無法解釋之業力症狀學⋯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Terminator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任我行
文章:1857
積分:2069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13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Terminator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醫學無法解釋之業力症狀學⋯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醫學無法解釋之業力症狀學⋯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陳怡貝


「症狀,是信號,也是傳遞訊息的工具。症狀會提醒我們面對自己是病人或是生病靈魂的事實,也就是說,我們已喪失內在的精神平衡。


疾病是走向療癒之路,療癒只來自於疾病的轉化,而不會來自於症狀的克服。疾病是對立,而療癒是超越對立。」《疾病的希望,身心整合的療癒力量The healing power of illness. The meaning of symptoms and how to interpret them)


母親的體質從中年開始轉變,變得異常過敏,只要過敏,一定是先喉頭水腫合併哮喘,嚴重時還曾經呼吸困難,以前在家時,三、四月的季節一到,只要家母過敏,抗過敏劑以及氧氣常備床頭,家父就會嚴陣以待,深怕家母因為過敏症狀出現生命危險,這麼多年過去了,在家父細心照顧以及排除所有過敏原之後,家母已有十幾年沒有再發,這四年開始吃純素飲食之後,過敏體質也得到很大的改善。


今年三月中開始,中國江蘇的天氣依然寒冷,卻也開始百花盛開,此時的季節是花粉與塵霾的過敏季節,某一天下午,母親突然全身發癢,在很短的時間發病之後就在床上打滾,我趕快檢查是否又是許久未發的過敏反應誘發的蕁麻疹,結果皮膚光滑,沒有一點皮疹的現象,所有的藥物也吃了,熱水澡也洗了,所有能夠想到的治療措施與方法全都用過好幾輪,母親身上的搔癢依舊沒有緩解,最後只好拿出殺手鐧「抗精神焦慮」的藥物雙倍劑量給母親服用,才半個小時,終於進入深度睡眠狀態,折騰了一整天一整夜,已是接近天亮。


從那一天開始,每隔一天同樣的症狀與戲碼上演一次,母親的情緒也在過程中變得更加暴躁,加上疲勞轟炸,我們之間的衝突不斷在攀升,每一天無法好好睡覺或是休息,我真的累壞了。


這樣的狀況持續到三月底寂光寺的清明佛三,我從內地透過翻牆VPN觀看直播,請母親跟著直播一起念佛,先前全身搔癢難耐卻又找不到原因的症狀才緩解下來。


佛三結束之後,進入四月初,母親告訴我她的肚子好脹好痛,躺也不是,坐也不是,我拿聽診器聽母親的腹部,發現腸道裡的腸鳴音(Bowel sound 胃腸蠕動的聲音)是聽不到的,只有聽到胃腸道痙攣時,水份夾帶著氣體因為壓力通過腸道的「呼∼呼∼」聲,除了服用解除胃腸道痙攣、促進蠕動的藥物以外,用了熱毛巾熱敷、遠紅外線加熱器提高血液循環來解除胃腸道痙攣,還一邊將雙手放在母親的腹部上持咒,誠心向累世食噉的眾生求懺悔。就這樣,這一天忙碌到了淩晨一點鐘,母親說肚子好很多,不脹了。我重新聽診,聽到胃腸道開始蠕動,腸鳴音恢復正常。


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的結束,似乎開了一個閥門,後面的症狀如同洪水傾倒而來,從四月初開始,母親每一天有不同的症狀出現,每一次絕對不是小病,是只要我的視線離開母親,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的那種症狀,因此我每一天過的異常謹慎小心,更多時候,也沒辦法睡覺,深怕一個不經意出現意外。


直到四月中,大概摸索出了一套規律與治療方法可以幫助母親,這一段時間裡母親也開始會用四腳架慢慢走路到佛桌前禮佛,向眾生與累世的冤親債主真心祈求懺悔,在母親的堅持之下,她的狀態漸漸穩定。


正當可以稍微放鬆之時,四月十六日晚上十點之後,母親又是無緣由的突發哮喘,為什麼說突發,因為發生的時間僅僅一秒的瞬間,母親完全變樣,我聽到母親從肺部到喉嚨之間的氣管像是被重物壓迫,導致管腔狹窄,氣體要費力的呼出否則就會窒息的哮鳴音,像是小喇叭破音的高分貝聲音,不停地伴隨著母親的呼吸聲,奇怪的是,這麼嚴重的哮喘代表著氣管黏膜以及上皮細胞一定是腫脹的,氣管的管腔變得狹窄,也會因為呼吸不到氧氣而缺氧,照理說母親的嘴唇應該會發黑,可是母親的嘴唇依然紅潤,雙手的指甲也沒有變黑。


進入醫療行業將近十八年了,過去無時無刻在血、尿、糞、癑、痰、車禍、加護病房裡周旋著,什麼大的傷病與車禍也不曾嚇壞過我,可是母親這次的哮喘,真的把我嚇傻了,完全手足無措,我和母親說,也許是我們的冤親債主在討債,我們當下帶著慚愧之心,一同持咒念佛回向,哮喘依然沒有平復,在母親身邊守了一個晚上直到早晨也不敢闔眼,母親與我更加知道如果去急診住院,估計後果會更嚴重,所以我們討論好,萬一母親發生什麼意外,就跟隨著佛菩薩的牽引,我的心裡也做好準備告訴母親不要害怕,有我在。


終於撐到早上六點多,趕快聯絡父親,拜託父親週三休息不看診的這一天向師父上人求救,到寺裡以後,父親先向冤親債主求懺悔,也打開視訊讓我們向眾生道歉,眾生非常生氣不願意理會我們,一旁的法致師與法嚴師幫忙解釋說,過去生母親是地方父母官,我是母親身邊的幫手,仗著權勢胡作非為,淩遲、脅迫、虐待、刻薄人民,有錢判生,沒錢的判死。


眾生說,母親每一次都是依著情緒做事,心情好的時候,大事化無,心情不好的時候,小事甚者傷害他人性命,尤其都是以絞刑為主,所以這次勒住她的脖子讓母親無法呼吸;而我,更是惡劣,母親說的每一句話,我一定照辦,從來沒有勸阻,在對付他人時猶如酷吏般的沒有任何餘地,過去生父親是我們的長輩,對我們過度寵溺,又因為母親與我作惡多端,這輩子兩個人就綁在一起,目前所在地傷殺害的冤親債主是恨之入骨,不讓我們回到台灣去,要將我們綑綁在這裡,就像過去生我們對待他們的方式一樣。


眾生們說的每一句話,深深重擊著我的心臟,每一句話,都是自己的習氣與壞脾氣,還有因為長期照顧母親之後的心理失衡,原本以為自己調整的很好,事實上是周圍的家人們與朋友們理解我的辛苦,不願意與我計較,完全不是自己有多好,是周圍的每一個人付出的包容。


聽了之後,極度羞愧,眾生們受過的苦,不正是母親與我正在經歷的嗎?那種內心的糾結與折磨,孤立無援的無助感,看不見盡頭的無奈,一天過著一天,彷彿未來不再有出口的絕望,真是絲毫不假。


師父上人在一旁幫忙開示,良善的眾生聽了師父上人的話之後告訴我凡事要忍耐下來,不要與母親發生衝突,越衝突,回去台灣的機會更是不可能,更叮囑我低調再低調的回應每一件事。


幫忙的居士醒過來之後說她整顆心都糾結在一起,師父上人告誡我說:怡貝,以後不要讓人家有這種心情。


我點點頭,聽到眾生和師父的那兩句話之後難過的哭了,不是因為委屈,過去生造的業,沒有委屈的權力,是因為那種糾結的心,我太懂了。


非常感謝幫忙的居士、法致師、法嚴師、陳爸以及師父上人,在眾生離開之後,母親當下哮喘也停止了(我發誓,絕對不打妄語)。全部的事情忙完了以後已經下午一點多了,我也接近24小時沒有闔眼,可是完全不會覺得疲累,倒是善知識的話不斷迴盪在腦海裡。母親終於安穩的睡了兩天,除了喝水和如廁以外,沒有進食,沒有睜開眼睛。


四月二十日早上,照常幫母親盥洗,牽著母親回到床上安頓好以後,又有狀況出現,母親整個背部到臀部的部位開始出現「苔蘚狀」的蕁麻疹,而且是在十幾分鐘的時間內蔓延式的從肩膀擴散到臀部,前面的軀幹、雙上肢和下肢是沒有出現紅疹,似乎是「故意」長在背部,讓母親無法抓癢。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我們從醫藥、物理治療先處置,再由業力層次懺悔,方方面面努力一番之後,考慮是否我們沒有思考到的面向,或者也不清楚自己錯在哪堙A聯繫了法塵師,在聽完我們的詳細過程之後,勞煩提供寶貴的意見。


當時法塵師說感覺像是在阿拉伯公國,有淩虐、鞭刑、拖拉於沙漠中所傷殺害的眾生;也有過去生欲做藥材拔除鱗片與食噉的穿山甲。


感謝法塵師提供的資訊,尤其是穿山甲的業障特別有感覺。印象中,小時候我們家經常到家鄉附近的關子嶺洗溫泉,那邊的山產很多,每一次父母親或者他們的朋友在點菜時一定會點一道穿山甲肉。


實在無言以對,除了懺悔,還是懺悔,沒有任何藉口。


這次的症狀,也如同哮喘那般,心生至誠懺悔之心之後,母親的蕁麻疹約莫十分鐘之後開始退疹,折騰一整個早上到下午,母親又靜靜地睡去。


每一天,不敢懈怠,謹遵師父上人的教導,以慚愧之心做功課。唯有做功課,似乎是安頓母親與自己身心最合適的道路,每一次做功課之前,召請在江蘇省與南京市境內累世冤親債主和眾生與我們一同向佛菩薩學習,也希望能夠一起努力,請給我們機會帶著有緣欲求解脫之眾生回到台灣的寂光寺修行。


四月二十八日寺裡的水懺法會結束之後,因緣殊勝,善知識告訴父親,前一段時間母親的肚子疼痛脹氣是因為過去生我們欺負飢餓的眾生,不曾給予糧食,卻以石頭餵食導致其消化不良;以及現在世食噉的東山鴨頭一併出來討報。


如果要說我的罕見病例經驗很多,那是母親成為我從醫以來最嚴峻也是最貼身的教材,她不斷的犧牲自己,用她的的病痛教導我,迫使我必須學習尋找根源,思考出許多方法來緩解母親的症狀,也從過程中經歷每一次的「嘆為觀止」,更由母親的病痛中深切的感受到「苦」。說不出口的苦,最苦,苦不堪言。


一次又一次的業障現前,除了接受,提起心懺悔,再多的語言沒有任何意義,從每一次的業障中,重新感受到底是什麼樣的起心動念,讓我有加害於人或者欺負、淩虐他人之心呢?!


因為我是迷惑眾生啊∼跟著自己與家人的業障脈絡,開始尋找生命的答案∼


《慈悲三眛水懺-卷上》給了我第一個生命的答案:【所謂三障者,一曰煩惱,二名為業,三是果報。此三種法,更相由藉:因煩惱故,所以起諸惡業,惡業因緣,故得苦果。是故我等今日至心懺悔。第一先應懺悔煩惱障。而此煩惱,皆從意起,所以者何?意業起故,則身與口隨之而動⋯⋯】


【六道牽連,四生不絕,惡業無窮,苦果不息,當皆是煩惱過患,是故今日運此增上善心,求哀懺悔。】


佛法教導人們如何脫離障礙,而人世間的障礙,第一件事莫過於煩惱,因為多煩惱,於是造諸惡業,從心理與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煩惱多是因為人們面對「未知」,容易產生恐懼不安,繼續延伸會觸動人類本能的「生存焦慮」,從人體大腦神經科學的生理結構上來看,人類的爬蟲類大腦區塊落在杏仁體,也就是情緒邊緣系統,當人們遇見危險、不知道如何回應當下情況以及太過情緒化時,血液便流入邊緣系統引發警覺、防衛、恐懼、憤怒或者焦慮時,理性的認知能力(額葉以及更上一層的前扣帶與邏輯理性和語言能力有關)也被壓抑,完全失去評估他人感受的能力。於是,為了「自保」,我們傾向對外攻擊,這就是造業的開始;第二是業力;第三因緣成熟時,要為之前所做的事承受果報。


每個人心中,都有「佛(覺悟)」與「清淨地」,然而在外界諸多誘惑、幹擾或者貪念之下,經常迷失自我,扭曲人生的方向,衍生煩惱、疾病與痛苦。世間裡,諸多的難以放下的不甘心與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的「無明執著」。


看著自己每一條業障現前,給了我第二個生命的答案:隨著輪迴與業力的流轉進入不同的時空、有著不同的色身,然後在那一個世間跟著流轉,不斷地「學習不同的課題」。


透過每一次的輪迴好像在「提醒」人類「學習回到內在去探索」,外在環境的一切只是在幫助人們不斷的回到內在。


這一世有因緣學習佛法,在一個殊勝道場跟隨師長,或許是過去世每一次輪迴的「一點點」累積到這一世的因緣成熟,接觸正法,知因識果!


現在世的每一個起心動念也同樣在影響著過去與未來。


好像,現在學佛,可以知道哪些事不能做,阻止了惡的輪迴,轉換信念,種下善的種子,也許這個善種子會在我們離開人世時跟著我們進入下一世的輪迴。


業力與輪迴之間的關係,好比現在的我們,不斷的與過去的自己相遇,「每一次相遇,即是久別重逢」,何懼之有呢?!


《三時繫念》裡給了我第三個生命的答案:


人人分上本有彌陀,箇箇心中總有淨土;了則頭頭見佛,悟來步步西方。


世界何緣稱極樂,只因眾苦不能侵;道人若要尋歸路,但向塵中了自心。


諸苦盡從貪欲起,不知貪欲起於何?因忘自性彌陀佛,異念紛馳總是魔。】


想要找到得度的歸路,須從「心」找起。如何找回自己的「心」呢?懺悔自身過錯,是將迷失自我拉回來的首要。


《孟子離婁上》「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這句話真的非常有道理。學佛這幾年來,帶給我最深刻的體會就是,人生的道路遇到了挫折和困難,或者人際關係處得不好,求神拜佛不是請祂們代替我們做決定、保平安或者諸事順遂,是祈請神/佛給予內心正面的力量,安定躁動不安的心,「反躬自省」,一切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修正自身的缺失,冷靜思考之後與相關人士多加討論,考慮家人們的感受,最終做出適合該階段&符合現實生活的決定。平安和順遂與否,在於自己的處事態度與進退應對的分寸。


父親與母親不斷的告誡我不能有所隱瞞,要誠實的說明我們對累世冤親債主和眾生所造的惡業,以及家族裡正在承受的眷屬分離與病痛之苦,真誠的向所有眾生祈求懺悔,我們慚愧至極,希望更多人們從我們的經歷獲得一點省思,避免重蹈覆轍。


在此,向累世因黨爭,背信棄義,誣陷忠良,導致家破人亡、眷屬分離的眾生及其至親眷屬;中國各地,江蘇省以及南京市境內,因各種戰爭,自然災難,醫學毒氣實驗,動物實驗,生化武器,細菌感染;累劫累世胡作非為,刻薄淩遲以及食噉,造成身心受創的一切眾生至誠的祈求懺悔。


深深感到慚愧自身的迷惑顛倒,造成他人受苦受難。


祈願諸佛菩薩慈悲救助,醫治受苦諸眾生,願一切眾生在諸佛菩薩的智慧教導,上乘九品蓮花,跟隨佛光,求生淨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一稱阿彌陀佛名號,能滅八萬億劫生死眾苦。】


生命的答案,生生不息∼


阿彌陀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5/2 上午 11:46:51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1250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