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健康人生版(Life論壇) → 【轉貼】瓊瑤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

您是本帖的第 74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瓊瑤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
夏日的微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546
積分:31229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夏日的微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瓊瑤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瓊瑤探視完老公,百感交集洩心酸。(圖/取材自瓊瑤臉書)
知名作家瓊瑤日前才在臉書提及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今(5日)突又透露,老公平鑫濤已經住院400天,這2年她勤跑醫院探視對方,也看到很多「臥床老人」的痛苦,而這回受到一位老婦人的感動,才讓她在百感交集下,含淚寫下擔任「照顧者」的心酸。
瓊瑤表示,平鑫濤這3年健康每況愈下,讓她從「被保護者」轉變成「保護者」的地位,長期照顧老公的日子,漸漸地也令她有了很大的壓力,「不知道為什麼?生病不能對外人講,我需要醫生以外的支持啊!…我沒有人能幫忙啊!」透露近幾年她崩潰痛哭過,但最後只能擦乾眼淚,對自己說一句:「加油!只有妳有力量支持他,只有妳可以讓他減少痛苦,妳不能倒下!用正能量來對付所有的負能量吧!」
面對長期臥病在床的老公,瓊瑤總把眼淚留給自己,在平鑫濤面前一定綻放笑容,但對方卻連一個笑容都不再給她,令瓊瑤忍不住感嘆「是我們以前太揮霍,把幸福都用完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恨著目前這個我?這個依然愛著你的我?這個學不會放手的我?這個把你變成這樣的我?」一番心酸發文,流露出她的無奈之情。
而《蘋果日報》報導,瓊瑤對此坦言「我已經到了臨界點,快撐不下去了」,更令網友相當不捨。
瓊瑤臉書全文 由此去
瓊瑤臉書全文:
一個美麗的微笑……
因為鑫濤生病住院,我這兩年勤跑醫院探視。在我去探病的這層樓,都是單人病房。病房裡的病人,絕大部份是高齡的病人,每個病人,都有自己僱用的外勞或照顧者,二十四小時照顧著。病房要透風,雖然病患很少出門,房門卻常常開著,我經過時,會好奇的張望一眼。有時,也會在走廊碰到被看護用輪椅推出來的病患。於是,我發現這些病患的一個共同點,就是沒有一個會笑。這些老人,每個都愁眉深鎖,有些失智者,即使什麼都不知道了,依舊會皺著眉頭。因而,我會問醫生或護理長:「他們會不會痛?他們常常在呻吟,是不是會痛?」
護理長是個熱心、美麗、解人、和藹可親的女子,我非常喜歡她。她會很有耐心的回答我各種問題。坦白告訴我:「抽痰會很不舒服,吃軟便劑會造成肚子痛,長期臥床,身體會有臥床的各種後遺症……」我不需要她多說,也深深體會到,這些「臥床老人」,雖然失智了,中風了,或因其他重症變成無行為能力,也無法表達了……他們的「軀殼」依舊會讓他們痛苦!多麼殘忍的最終一段路!對於深愛他們的家屬,更是酷刑,不能代替他痛,不能給他任何安慰和幫助,只有無可奈何的看著他,陷進自我的挫折和痛楚裡,無法自拔!
「臥床老人」這個名詞,是榮總的陳方佩主任告訴我的,泛指依賴維生醫療系統活著的老人!我在給兒子和兒媳那封信裡,特別提出我不要成為「臥床老人」,典故就來自於此。我希望每個65歲以上的朋友,都能被我喚醒,留下遺囑:「拒絕當臥床老人」!恐怕比立法安樂死要容易得多。因為有了「病人權利自主法」,每個病人,都可以選擇「自然死亡」,不需要插滿管子,痛苦難言的「活著」(如果這算「活著」的話),即使這樣「活著」,最後還是難逃一死!也希望大齡的子女,提醒父母交代好自己的這段路,要如何去走?愛到極致時,不是強留病人的軀殼,是學會「寧可把痛苦留給自己,對最愛的人放手」!
話說回頭,我在這家醫院裡,看到的高齡患者,沒有一個會笑。也很少有人能夠走出病房。可是,我卻常常在走廊裡,碰到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在照顧者的扶持下,勉強的走動或復健。照顧者是個年輕姑娘,身強體健,嗓門很大,老太太可能有點耳背,年輕看護屢次高聲指點她這麼做那麼做,老太太不見得能聽令行事,於是,看護就會大聲指責她。每次我在走廊裡遇到她們,我都會對老太太微笑一下,點個頭,但是她從沒反應。她總是皺著眉頭,雖然年華老去,依舊能看出年輕時是個美人,而且有份雍容華貴的氣質。
有一天,我又在走廊裡遇見她們兩個,年輕看護正在對老太太怒吼:「妳撒謊!妳告訴每個人我對你不好,我哪有對你不好!你撒謊……」老太太顫巍巍的站在那兒,嘴裡低聲的,喃喃的不知在說些什麼,看來弱不禁風又可憐兮兮。我知道這不關我的事,但是她們兩個攔住了我的去路。在那一剎那,我沒有運用思考,就本能的插進她們兩個之間,先把小看護推開幾步,對她溫和的、小聲的說:「老太太說什麼,妳聽聽就好,要對她笑,不要罵她呀!」看護瞪了我一眼,氣呼呼的跑進病房去了,把老太太一個人留在走廊裡。我回頭看著她,只見她茫然的站著,瘦弱的身子像一片掛在樹梢搖搖欲墜的葉子,滿臉無助和委屈。我的「瓊瑤病」頓時發作了,往前一步,我用雙臂擁抱住老太太,在她耳邊說:「沒事沒事!不要難過,她還年輕,千萬要保護好自己,不要和她生氣,生氣對身體最不好了!」說完,我放開老太太,只見老太太眼中充滿了淚水,第一次,她正視了我。用很微弱的聲音說:「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被人罵我撒謊,我哪有撒謊?」我正要繼續安慰老太太時,只見主治醫師帶著護理長等一行人走過來巡房,也目睹了我擁抱著老太太的一幕。我對他們打個招呼,趕緊去探視鑫濤了。
那天,護理長對我說:「那一老一小讓你受不了,是不是?」我說:「是啊!那看護好凶啊!一直在罵老太太!」護理長笑著說:「這是她們兩個的相處之道,就像祖母和孫女兒一樣!」我沒聽清楚,驚訝的問:「原來那看護是老太太的孫女兒?」護理長搖頭說:「不是不是!是我們醫院代她請來的看護!因為她們見面就吵,我已經幫老太太換了好幾個護士,可是老太太都不要,只要她!每次都說,胖妹呢?胖妹呢?到處找這個會凶她的胖妹!我只好把胖妹再請來!」哦!我恍然大悟,心想,這樣吵吵鬧鬧,也是一種情感的發洩吧!當我明白這位老太太是個獨居老人時,我的感觸更深了。如果每天沒人跟你說話,有個能吼你罵你的人也好!或者別的看護,都是靜悄悄服侍型的人!她需要的,卻是一個能對她說話的人!
過了兩天,我再去醫院,卻發現這位老太太,正從醫院大門走出來,她居然病癒出院了!我們兩個迎面走來,四目相接。忽然,我看到老太太對我綻開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我呆住了!原來她會笑,原來我那個擁抱是有意義的!我立刻回了她一個微笑,她對我說了三個字:「祝福妳!」我回答了一句:「也祝福妳!」然後,我們錯身而過了!
那一整天,老太太的笑容隨時閃現。以前,我總認為世間最美麗的笑,是嬰兒的笑,現在才明白,嬰兒生來會笑,老人卻在逐漸失去笑的本能,他們的生活裡只有痛苦,沒有「笑」這個東西了,尤其是插著管的臥床老人!我看著鑫濤,他的眉頭皺得很緊,我上去撫平他的眉頭,對他說:「有個老太太出院了,她會對我笑,你,也對我笑一下好嗎?我已經一年多沒有看過你的笑容了!」他茫然的看了我一會兒,我開始讀秒,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秒鐘,他的眼珠轉開,然後閉上不理我了。我心上那個洞,又開始流血,即使我擁有老太太那個美麗的微笑,也無法取代我渴求的,鑫濤的微笑!
當你活在一個沒有笑容的世界裡,你才知道笑容的珍貴!以前,多少笑容都是「平常」,多少笑容都是「當然」,多少笑容被我「忽視」,多少笑容被我「漏掉」!多少笑容,我甚至視而不見。現在,渴求一個笑容,卻難如登天!我呆呆的看著他,一任我的心流血。鑫濤,我不知道你會躺多久,只知道你再也不會跟我說話,對我微笑了!我握住你已經變形的手,你會痛嗎?你會痛嗎?如果你不痛,我能不能告訴你,我每天都會笑,但是,我每天都在痛呢?
鑫濤,你知道嗎?經過你這十幾年來大大小小的生病,經過將近十年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經過無數次我們討論「生死」問題,再經過你最近三年每況愈下的身體,我早已從「被保護者」的地位,轉成「保護者」的地位。不知道為什麼?生病不能對外人講,我需要醫生以外的支持啊!國外有各種心理輔導,輔導家屬如何面對疑難雜症,如何撫平自己的疲累和傷痛……我沒有人能幫忙啊!三年來,我崩潰過,痛哭過,最後只能擦乾眼淚,對自己說一句:「加油!只有妳有力量支持他,只有妳可以讓他減少痛苦,妳不能倒下!用正能量來對付所有的負能量吧!」於是,我把眼淚留給自己,把笑容送到你的眼前。回憶起來,我幾乎做到了「一見你就笑!」
我這麼努力,一見你就笑!直到現在也一樣。可是,你連一個笑容都不再給我了!超過半世紀的愛,我們彼此付出,彼此守護,你說過:
「有多少夫婦能夠像我們一樣分享50年前的經典電影
有多少夫婦能夠像我們那樣,每天有講不完的話題
我們實在太幸福了,生活裡有小小的不如意,正是一種點綴
當我們在一起,誰能剝奪我們的幸福和快樂?」
當我們在一起,誰能剝奪我們的幸福和快樂?我握著你的手,我們還在一起,為什麼我只感到心在滴血,卻感覺不到一點幸福呢?是我們以前太揮霍,把幸福都用完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恨著目前這個我?這個依然愛著你的我?這個學不會放手的我?這個把你變成這樣的我?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04.05
鑫濤住院滿400日
我從醫院探視回家後,百感交集,含淚書寫。
(中時電子報)

----------------------

瓊瑤在臉書上公開平鑫濤罹患的是「血管型失智症」,是因為腦部血管有栓塞所造成,而非一般的阿茲海默症。

瓊瑤今年3月突然在臉書寫給兒子陳中維和媳婦何琇瓊一封公開信,宣告不急救、 不插管、 不進加護病房,要求不發訃文、不公祭、不設靈堂、不出殯,盡速將她火化並花葬;其實她會有所感就是因為老公平鑫濤早已因失智臥床超過400天,愛的人認不出她,也認不出所有愛的人,「因為看著愛的人生命一點一滴被抽走,對我是件酷刑。」

瓊瑤在臉書上公開平鑫濤罹患的是「血管型失智症」,是因為腦部血管有栓塞所造成,而非一般的阿茲海默症。她回憶當她從醫生那得知這個消息時,曾問醫生:「他會最後忘掉我嗎?」醫生只告訴她:「不一定!這個病不會用他最愛或最不愛的人來排秩序,如果有一天他忘了你,你就不在他生命裡了!他不會再想起你是誰!」

瓊瑤說,和醫生通完電話後,當時她身子軟軟的癱在床上,過了好久,才發現自己滿臉的淚。她透露和平鑫濤結婚以來兩人一直住在距離20步的地方獨自睡覺的生活。她一直在距離他20步的地方哭,只知道,那種痛是要撕裂她的痛,把她撕成幾千幾萬片的痛!她在他耳邊輕聲說:「我只請求你一件事,請你求你,把我排在最後一個,當你把所有的人都忘記了,最後再忘掉我!」

她還透露當初平鑫濤曾在臥病前寫了一封給兒女的信,信中交代病危時,不進加護病房,不插管不電擊,只求走得清清爽爽。她說自己寫的那封公開信其實就是受先生影響,「我把所有的理由都寫出來,讓大家正向思考死亡。明白「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死不活」,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可怕的是「苟延殘喘」,可怕的是「加工活著,卻什麼都不能做!」但儘管她知道死亡是人生必經之路!現在回憶起來,這段談話字字句句,對她仍如刀絞。





 

〔娛樂頻道/綜合報導〕79歲瓊瑤日前在臉書無預警PO文交代後事,大喊支持安樂死,拒絕急救、插管、葉克膜,前天再度透過臉書發文,透露曾因母親在過世前2年罹患失智症,隨著歲月流逝,她說,「失智症」是她最怕的一種病。

瓊瑤PO文分享照顧失智母親過往,據《聯合報》報導,瓊瑤提及當時為制止無時無刻想衝出門、誤以為被欺負而不斷喊救命的母親,她和妹妹及母親經常上演拉扯、哭喊戲碼,不料卻反遭父親誤會責罵。

瓊瑤坦言,「失智症」是她最怕的一種病,所以發出心聲,希望立法通過「失智者列為安樂死優先病人」,瓊瑤透露,因母親、親舅舅、阿姨都曾罹患失智症,也讓自己對失智症特別關心,她說:「這是一個不可逆的病,一旦患病,也就是人生最後的一段路;這段路可以長達10年,家屬如何照顧失智者,更是急需教育指導的問題。」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7/4/13 上午 10:35:24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4/8 上午 05:17:30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670
積分:32440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2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4/10 下午 12:32:33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625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