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健康人生版(Life論壇) → 【轉貼】瓊瑤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

您是本帖的第 1062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瓊瑤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
夏日的微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608
積分:3245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5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夏日的微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瓊瑤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瓊瑤探視完老公,百感交集洩心酸。(圖/取材自瓊瑤臉書)
知名作家瓊瑤日前才在臉書提及支持安樂死,以及交代身後事,希望自己能走的有尊嚴,今(5日)突又透露,老公平鑫濤已經住院400天,這2年她勤跑醫院探視對方,也看到很多「臥床老人」的痛苦,而這回受到一位老婦人的感動,才讓她在百感交集下,含淚寫下擔任「照顧者」的心酸。
瓊瑤表示,平鑫濤這3年健康每況愈下,讓她從「被保護者」轉變成「保護者」的地位,長期照顧老公的日子,漸漸地也令她有了很大的壓力,「不知道為什麼?生病不能對外人講,我需要醫生以外的支持啊!…我沒有人能幫忙啊!」透露近幾年她崩潰痛哭過,但最後只能擦乾眼淚,對自己說一句:「加油!只有妳有力量支持他,只有妳可以讓他減少痛苦,妳不能倒下!用正能量來對付所有的負能量吧!」
面對長期臥病在床的老公,瓊瑤總把眼淚留給自己,在平鑫濤面前一定綻放笑容,但對方卻連一個笑容都不再給她,令瓊瑤忍不住感嘆「是我們以前太揮霍,把幸福都用完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恨著目前這個我?這個依然愛著你的我?這個學不會放手的我?這個把你變成這樣的我?」一番心酸發文,流露出她的無奈之情。
而《蘋果日報》報導,瓊瑤對此坦言「我已經到了臨界點,快撐不下去了」,更令網友相當不捨。
瓊瑤臉書全文 由此去
瓊瑤臉書全文:
一個美麗的微笑……
因為鑫濤生病住院,我這兩年勤跑醫院探視。在我去探病的這層樓,都是單人病房。病房裡的病人,絕大部份是高齡的病人,每個病人,都有自己僱用的外勞或照顧者,二十四小時照顧著。病房要透風,雖然病患很少出門,房門卻常常開著,我經過時,會好奇的張望一眼。有時,也會在走廊碰到被看護用輪椅推出來的病患。於是,我發現這些病患的一個共同點,就是沒有一個會笑。這些老人,每個都愁眉深鎖,有些失智者,即使什麼都不知道了,依舊會皺著眉頭。因而,我會問醫生或護理長:「他們會不會痛?他們常常在呻吟,是不是會痛?」
護理長是個熱心、美麗、解人、和藹可親的女子,我非常喜歡她。她會很有耐心的回答我各種問題。坦白告訴我:「抽痰會很不舒服,吃軟便劑會造成肚子痛,長期臥床,身體會有臥床的各種後遺症……」我不需要她多說,也深深體會到,這些「臥床老人」,雖然失智了,中風了,或因其他重症變成無行為能力,也無法表達了……他們的「軀殼」依舊會讓他們痛苦!多麼殘忍的最終一段路!對於深愛他們的家屬,更是酷刑,不能代替他痛,不能給他任何安慰和幫助,只有無可奈何的看著他,陷進自我的挫折和痛楚裡,無法自拔!
「臥床老人」這個名詞,是榮總的陳方佩主任告訴我的,泛指依賴維生醫療系統活著的老人!我在給兒子和兒媳那封信裡,特別提出我不要成為「臥床老人」,典故就來自於此。我希望每個65歲以上的朋友,都能被我喚醒,留下遺囑:「拒絕當臥床老人」!恐怕比立法安樂死要容易得多。因為有了「病人權利自主法」,每個病人,都可以選擇「自然死亡」,不需要插滿管子,痛苦難言的「活著」(如果這算「活著」的話),即使這樣「活著」,最後還是難逃一死!也希望大齡的子女,提醒父母交代好自己的這段路,要如何去走?愛到極致時,不是強留病人的軀殼,是學會「寧可把痛苦留給自己,對最愛的人放手」!
話說回頭,我在這家醫院裡,看到的高齡患者,沒有一個會笑。也很少有人能夠走出病房。可是,我卻常常在走廊裡,碰到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在照顧者的扶持下,勉強的走動或復健。照顧者是個年輕姑娘,身強體健,嗓門很大,老太太可能有點耳背,年輕看護屢次高聲指點她這麼做那麼做,老太太不見得能聽令行事,於是,看護就會大聲指責她。每次我在走廊裡遇到她們,我都會對老太太微笑一下,點個頭,但是她從沒反應。她總是皺著眉頭,雖然年華老去,依舊能看出年輕時是個美人,而且有份雍容華貴的氣質。
有一天,我又在走廊裡遇見她們兩個,年輕看護正在對老太太怒吼:「妳撒謊!妳告訴每個人我對你不好,我哪有對你不好!你撒謊……」老太太顫巍巍的站在那兒,嘴裡低聲的,喃喃的不知在說些什麼,看來弱不禁風又可憐兮兮。我知道這不關我的事,但是她們兩個攔住了我的去路。在那一剎那,我沒有運用思考,就本能的插進她們兩個之間,先把小看護推開幾步,對她溫和的、小聲的說:「老太太說什麼,妳聽聽就好,要對她笑,不要罵她呀!」看護瞪了我一眼,氣呼呼的跑進病房去了,把老太太一個人留在走廊裡。我回頭看著她,只見她茫然的站著,瘦弱的身子像一片掛在樹梢搖搖欲墜的葉子,滿臉無助和委屈。我的「瓊瑤病」頓時發作了,往前一步,我用雙臂擁抱住老太太,在她耳邊說:「沒事沒事!不要難過,她還年輕,千萬要保護好自己,不要和她生氣,生氣對身體最不好了!」說完,我放開老太太,只見老太太眼中充滿了淚水,第一次,她正視了我。用很微弱的聲音說:「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還被人罵我撒謊,我哪有撒謊?」我正要繼續安慰老太太時,只見主治醫師帶著護理長等一行人走過來巡房,也目睹了我擁抱著老太太的一幕。我對他們打個招呼,趕緊去探視鑫濤了。
那天,護理長對我說:「那一老一小讓你受不了,是不是?」我說:「是啊!那看護好凶啊!一直在罵老太太!」護理長笑著說:「這是她們兩個的相處之道,就像祖母和孫女兒一樣!」我沒聽清楚,驚訝的問:「原來那看護是老太太的孫女兒?」護理長搖頭說:「不是不是!是我們醫院代她請來的看護!因為她們見面就吵,我已經幫老太太換了好幾個護士,可是老太太都不要,只要她!每次都說,胖妹呢?胖妹呢?到處找這個會凶她的胖妹!我只好把胖妹再請來!」哦!我恍然大悟,心想,這樣吵吵鬧鬧,也是一種情感的發洩吧!當我明白這位老太太是個獨居老人時,我的感觸更深了。如果每天沒人跟你說話,有個能吼你罵你的人也好!或者別的看護,都是靜悄悄服侍型的人!她需要的,卻是一個能對她說話的人!
過了兩天,我再去醫院,卻發現這位老太太,正從醫院大門走出來,她居然病癒出院了!我們兩個迎面走來,四目相接。忽然,我看到老太太對我綻開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我呆住了!原來她會笑,原來我那個擁抱是有意義的!我立刻回了她一個微笑,她對我說了三個字:「祝福妳!」我回答了一句:「也祝福妳!」然後,我們錯身而過了!
那一整天,老太太的笑容隨時閃現。以前,我總認為世間最美麗的笑,是嬰兒的笑,現在才明白,嬰兒生來會笑,老人卻在逐漸失去笑的本能,他們的生活裡只有痛苦,沒有「笑」這個東西了,尤其是插著管的臥床老人!我看著鑫濤,他的眉頭皺得很緊,我上去撫平他的眉頭,對他說:「有個老太太出院了,她會對我笑,你,也對我笑一下好嗎?我已經一年多沒有看過你的笑容了!」他茫然的看了我一會兒,我開始讀秒,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八秒鐘,他的眼珠轉開,然後閉上不理我了。我心上那個洞,又開始流血,即使我擁有老太太那個美麗的微笑,也無法取代我渴求的,鑫濤的微笑!
當你活在一個沒有笑容的世界裡,你才知道笑容的珍貴!以前,多少笑容都是「平常」,多少笑容都是「當然」,多少笑容被我「忽視」,多少笑容被我「漏掉」!多少笑容,我甚至視而不見。現在,渴求一個笑容,卻難如登天!我呆呆的看著他,一任我的心流血。鑫濤,我不知道你會躺多久,只知道你再也不會跟我說話,對我微笑了!我握住你已經變形的手,你會痛嗎?你會痛嗎?如果你不痛,我能不能告訴你,我每天都會笑,但是,我每天都在痛呢?
鑫濤,你知道嗎?經過你這十幾年來大大小小的生病,經過將近十年我當「特別護士」的日子,經過無數次我們討論「生死」問題,再經過你最近三年每況愈下的身體,我早已從「被保護者」的地位,轉成「保護者」的地位。不知道為什麼?生病不能對外人講,我需要醫生以外的支持啊!國外有各種心理輔導,輔導家屬如何面對疑難雜症,如何撫平自己的疲累和傷痛……我沒有人能幫忙啊!三年來,我崩潰過,痛哭過,最後只能擦乾眼淚,對自己說一句:「加油!只有妳有力量支持他,只有妳可以讓他減少痛苦,妳不能倒下!用正能量來對付所有的負能量吧!」於是,我把眼淚留給自己,把笑容送到你的眼前。回憶起來,我幾乎做到了「一見你就笑!」
我這麼努力,一見你就笑!直到現在也一樣。可是,你連一個笑容都不再給我了!超過半世紀的愛,我們彼此付出,彼此守護,你說過:
「有多少夫婦能夠像我們一樣分享50年前的經典電影
有多少夫婦能夠像我們那樣,每天有講不完的話題
我們實在太幸福了,生活裡有小小的不如意,正是一種點綴
當我們在一起,誰能剝奪我們的幸福和快樂?」
當我們在一起,誰能剝奪我們的幸福和快樂?我握著你的手,我們還在一起,為什麼我只感到心在滴血,卻感覺不到一點幸福呢?是我們以前太揮霍,把幸福都用完了嗎?為什麼?為什麼我竟然恨著目前這個我?這個依然愛著你的我?這個學不會放手的我?這個把你變成這樣的我?
瓊瑤
寫於可園
2017.04.05
鑫濤住院滿400日
我從醫院探視回家後,百感交集,含淚書寫。
(中時電子報)

----------------------

瓊瑤在臉書上公開平鑫濤罹患的是「血管型失智症」,是因為腦部血管有栓塞所造成,而非一般的阿茲海默症。

瓊瑤今年3月突然在臉書寫給兒子陳中維和媳婦何琇瓊一封公開信,宣告不急救、 不插管、 不進加護病房,要求不發訃文、不公祭、不設靈堂、不出殯,盡速將她火化並花葬;其實她會有所感就是因為老公平鑫濤早已因失智臥床超過400天,愛的人認不出她,也認不出所有愛的人,「因為看著愛的人生命一點一滴被抽走,對我是件酷刑。」

瓊瑤在臉書上公開平鑫濤罹患的是「血管型失智症」,是因為腦部血管有栓塞所造成,而非一般的阿茲海默症。她回憶當她從醫生那得知這個消息時,曾問醫生:「他會最後忘掉我嗎?」醫生只告訴她:「不一定!這個病不會用他最愛或最不愛的人來排秩序,如果有一天他忘了你,你就不在他生命裡了!他不會再想起你是誰!」

瓊瑤說,和醫生通完電話後,當時她身子軟軟的癱在床上,過了好久,才發現自己滿臉的淚。她透露和平鑫濤結婚以來兩人一直住在距離20步的地方獨自睡覺的生活。她一直在距離他20步的地方哭,只知道,那種痛是要撕裂她的痛,把她撕成幾千幾萬片的痛!她在他耳邊輕聲說:「我只請求你一件事,請你求你,把我排在最後一個,當你把所有的人都忘記了,最後再忘掉我!」

她還透露當初平鑫濤曾在臥病前寫了一封給兒女的信,信中交代病危時,不進加護病房,不插管不電擊,只求走得清清爽爽。她說自己寫的那封公開信其實就是受先生影響,「我把所有的理由都寫出來,讓大家正向思考死亡。明白「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死不活」,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可怕的是「苟延殘喘」,可怕的是「加工活著,卻什麼都不能做!」但儘管她知道死亡是人生必經之路!現在回憶起來,這段談話字字句句,對她仍如刀絞。





 

〔娛樂頻道/綜合報導〕79歲瓊瑤日前在臉書無預警PO文交代後事,大喊支持安樂死,拒絕急救、插管、葉克膜,前天再度透過臉書發文,透露曾因母親在過世前2年罹患失智症,隨著歲月流逝,她說,「失智症」是她最怕的一種病。

瓊瑤PO文分享照顧失智母親過往,據《聯合報》報導,瓊瑤提及當時為制止無時無刻想衝出門、誤以為被欺負而不斷喊救命的母親,她和妹妹及母親經常上演拉扯、哭喊戲碼,不料卻反遭父親誤會責罵。

瓊瑤坦言,「失智症」是她最怕的一種病,所以發出心聲,希望立法通過「失智者列為安樂死優先病人」,瓊瑤透露,因母親、親舅舅、阿姨都曾罹患失智症,也讓自己對失智症特別關心,她說:「這是一個不可逆的病,一旦患病,也就是人生最後的一段路;這段路可以長達10年,家屬如何照顧失智者,更是急需教育指導的問題。」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7/4/13 上午 10:35:24編輯過]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4/8 上午 05:17:30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745
積分:3334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2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4/10 下午 12:32:33
夏日的微風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608
積分:3245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7月5日
3
 用支付寶給夏日的微風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含淚投降」 悔聽侯文詠「背叛」平鑫濤



知名作家、編劇瓊瑤因照顧失智丈夫平鑫濤心力交瘁,經常在臉書上記錄、分享400多天來的煎熬,最新文章中提到,他與3名繼子女對平鑫濤的治療方式意見不同,最後因為候文詠的意見,而同意讓平鑫濤插鼻胃管;此外,文章中也談到了當年平鑫濤猛烈追求下、介入對方家庭,與平家子女的矛盾。

瓊瑤提到,去年3月時,「經過和腦神經內科主任的會診,斷定鑫濤腦中那一大片白色部份,並非腦水腫,而是中風後壞死的組織,面積大到有11×8×3公分。」醫生提議插鼻胃管,她不忍丈夫臨死前受苦,但「三個兒女,就用充滿敵意的眼光看著我,說:『如果插了鼻胃管,就不會讓爸爸吃這麼多苦,藥可以從鼻胃管裡灌進去!』」

最終,平鑫濤的女兒平瑩找來曾被瓊瑤視為「家庭醫生顧問」的侯文詠說服,瓊瑤回憶「對方在電話中說:『鼻胃管是很普通的東西,等到他病好了,一分鐘就可以拿掉的,你為什麼不插呢?』病好?恢復?怎樣病好?怎樣恢復?我想到劉醫生對我說的話:『如果這次插了鼻胃管,就終身拿不下來了!』我只好把鑫濤的現狀,大概的說了說,也把他的那封信,他的願望都說了。」

聽了病人狀況,瓊瑤繼續形容,「侯文詠依舊不以為然的說:『現在不插管,他註定是死,插了管還可以繼續治療,如果治療效果不好,妳再把鼻胃管拿掉不就好了?為什麼這麼固執呢?』掛斷電話後,我突然筋疲力盡,心灰意冷,混身冒冷汗,五臟六腑又絞痛起來,我覺得自己快要斷氣了!」

瓊瑤回想起與平鑫濤的戀愛過程,也想到3名繼子女對父親的愛,「和他的三個兒女為敵,我不願意!和整個社會為敵,我沒能力!我想,如果插管,最起碼,鑫濤的三個兒女會很高興吧!」左思右想之下傳了訊息給平鑫濤的兒子,「現在我知道你們的意思,愛有很多種,我相信你們也是愛爸爸,我含淚投降了!不過,你們三兄妹要在場,既然要插,越快越好!」

插管那天,瓊瑤對丈夫說了幾百次的「對不起」,手術完成後,子女表情輕鬆,但瓊瑤看到平鑫濤痛苦掙扎,「他不再愛我了,我,不是在他失智時失去他的,是在我背叛他時失去他的!我再也感覺不到他的愛,他的溫柔,他的體貼!五十幾年的相知相許,在此刻化為輕煙,不用等到他離開這世界,我已經失去了他!」

●瓊瑤臉書全文:

背叛 -- 別了!我生命中最摯愛的人

2016年3月4日鑫濤在高齡科已住了幾天,接著他轉到了腦神經內科,又換了病房,主治醫師是許立奇醫生。許醫生帶來了一個更壞的消息,他說,經過和腦神經內科主任的會診,斷定鑫濤腦中那一大片白色部份,並非腦水腫,而是中風後壞死的組織,面積大到有11×8×3公分。這些組織再也無法恢復了!許醫生說的時候,他的兒女又都不在場,沒有聽到。我以為沒有什麼再壞的消息可以讓我痛楚了,但是,我依舊為這個消息感到徹底的絕望。我知道,鑫濤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但是,他的兒女並不願意接受這事實!我看向鑫濤,走過去握住他的手,深深的凝視他。我低聲的、喃喃的說:「鑫濤,你為什麼不能說服你的兒女,為什麼把我弄到如此左右為難的地步?為什麼把你自己陷進這個僵局?你即使不在乎自己,也不心痛我嗎?」

當鑫濤的兒女趕到,許醫生說明病情,再度提議插鼻胃管,我請他和劉醫生談談,並且把會議紀錄給他看。他看了點點頭,不知是誰提議打白蛋白,於是,鑫濤的點滴架上,又增加了白蛋白。他的手臂上,針孔累累,左手打不進去,就換右手,換到兩隻手都瘀青了,就在腳踝處找血管,常常針頭在他皮膚裡探索找血管,而他,就一直呻吟著不停。那些針頭好像都插進我的皮膚裡,可能我比他更痛!三個兒女,就用充滿敵意的眼光看著我,說:「如果插了鼻胃管,就不會讓爸爸吃這麼多苦,藥可以從鼻胃管裡灌進去!」我不能背叛鑫濤,我必須勇敢,我必須堅持!我說:「上次插了鼻胃管,靜脈注射也一直打到出院!何況,上次他是有希望好轉的,這次,他是根本沒有希望好轉的!你們再去問蔡佳芬醫生,她已經告訴我,就算沒有大中風,失智就是百分之百沒有希望的!三個醫生會診,都說 是一個無救的病,你們為什麼不依照你爸爸的指示去做呢?我知道你們愛你們的爸爸,我知道你們捨不得,可是,『孝順』兩個字裡,不是包括了『順』字嗎?讓他這樣離開,我會很痛很痛,可是,讓他加工活著,變成臥床老人,我會對他歉疚終身!請你們為他想想吧!」

他的三個兒女,對於我的話,完全聽不進去。平珩開始對我說:「病危!病危!他現在沒有病危!」聲音溫和,語氣裡已充滿威脅。我真想給自己一耳光,我是那根筋不對,會把「昏迷不醒」改成「病危」?不知是誰說:「你讓爸爸餓死,你就沒有歉疚嗎?」我真想大喊:「去看看資料吧!去看看許多醫生寫的文章吧!病人不是因為沒有鼻胃管餓死的,是他所害的病帶走的!」可是,我沒說。因為,我知道,這是兩種愛的拔河。他們的愛,是只要爸爸活著,等待奇蹟降臨!我是深知沒有奇蹟,不忍把鑫濤陷進『生不如死』的絕境裡!這兩種愛,註定是平行線,註定無法交集!他們的愛沒錯,就是缺乏對醫學的知識!而我的愛,包涵了太多我對鑫濤的瞭解和壯士斷腕的痛!今天,我不幫他做主,沒人能幫他做主!我是他唯一的救星,他知道兒女不可靠,卻百分之百,千分之千,萬分之萬的相信我!我不能背叛鑫濤,我不能不為他長遠著想,所有的箭射向我吧!我挺立在那兒,讓他們的眼光,把我碎屍萬段!

那晚,即使吃了抗憂鬱藥(蔡佳芬醫生開給我的,因為她覺得我快崩潰了),我也吃了安眠藥,依舊無法成眠,凌晨一點多,我還發了一封簡訊給平珩,我寫著:「你爸是個強人,充滿生命鬥志的人,他並不怕死,卻怕陷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為他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吧!真正愛他,請不要讓他陷進他最怕的境地!」這封信連回音都沒有。我躺在床上,心裡像打翻了一鍋熱油,什麼是「煎熬」,我現在才知道!這種煎熬,快要讓我死去了!我一直回想,從鑫濤失智,我要在他面前瞞住病情,強顏歡笑,每個日子對我都是煎熬,那些煎熬加起來,也沒現在多!那個無眠的長夜裡,我背誦著唐婉的「釵頭鳳」,想讓自己入睡:「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這闕詞,簡直是我這兩年生活的寫照!我背著背著,背到天亮了,還在那兒難,難,難!

2016年3月5日(周六)晚間十一點多,平瑩忽然打電話給我,聲音非常輕快的嚷著說:「妳快打電話給侯文詠,我剛剛跟他一起吃飯,把爸的情況告訴他了,他說爸會恢復的!核磁共振片子顯示的,不像醫生說的那樣嚴重,你打了電話就明白了!」我一驚,這才想起平瑩每個周六都和一些社會名流吃飯打牌,我問:「侯文詠知道你爸是重度失智症患者嗎?知道這兩年來,你爸送急診的次數和每次的情形嗎?」平瑩笑著說:「那些來不及說!總之,你打給他就不會糾結插管的事了!」侯文詠,他曾是個麻醉科醫生,現在是皇冠的作家之一,也曾是我的「家庭醫生顧問」,碰到鑫濤有些疑難雜症時,我就會先打電話給他諮詢一下。可是,自從鑫濤失智,平家又認為不宜張揚,我就再也沒有和候文詠連繫過。

這時已是午夜,我仍然打了電話給侯文詠,對方在電話中說:「鼻胃管是很普通的東西,等到他病好了,一分鐘就可以拿掉的,你為什麼不插呢?」病好?恢復?怎樣病好?怎樣恢復?我想到劉醫生對我說的話:「如果這次插了鼻胃管,就終身拿不下來了!」我只好把鑫濤的現狀,大概的說了說,也把他的那封信,他的願望都說了。侯文詠依舊不以為然的說:「現在不插管,他註定是死,插了管還可以繼續治療,如果治療效果不好,妳再把鼻胃管拿掉不就好了?為什麼這麼固執呢?」掛斷電話後,我突然筋疲力盡,心灰意冷,混身冒冷汗,五臟六腑又絞痛起來,我覺得自己快要斷氣了!想到接下來,全世界的人,大概都會知道我不肯給鑫濤插管的事。我可以聽到,我成了大家酒餘飯後的談話資料:「你們知道那個瓊瑤嗎?當初搶人家丈夫,過了幾十年好日子,等到平鑫濤老了、失智了,她就不想照顧而要他去死!」我想到阮玲玉去世前留下的「人言可畏」四個字……

這時,我明白了!因為我是名人,因為我在五十幾年前,抵抗不了鑫濤的猛烈追求,我必須付出慘烈的代價!這已經不是鑫濤該不該插鼻胃管的問題,這是社會能不能放過我和鑫濤的問題!媒體有的很公正,有的很殘忍,有的很嗜血!我不是沒有經歷過各種毀滅性的侮辱!那時,有鑫濤站在我身後說:「要罵,就來罵我,是我主動,是我在追求她,她已經千方百計在逃避我!」現在,那個為我遮風擋雨的鑫濤,已經倒下。我如果堅持不插管,他的兒女會恨死我,整個社會也會批判我。何況,人,到底應不應該有「善終權」,在醫療界還有爭執!此時的我,忽然變得非常脆弱,和他的三個兒女為敵,我不願意!和整個社會為敵,我沒能力!我想,如果插管,最起碼,鑫濤的三個兒女會很高興吧!他們可以慢慢的等奇蹟了!他們或者不會再恨我了吧!至於鑫濤,他會不會欠了那三個孩子的債呢?他是不是「在劫難逃」呢?

欠了他們三個?我忽然想起,當鑫濤猛烈追求我的時候,居然對我說過一句話:「請你等我,我在三個孩子長大之前,不會離婚!」我回答說:「誰會等你?你就該回到你的家庭裡去,好好愛護你的孩子,不要來騷擾我,讓我過自己的日子!」他用堅定的語氣說:「不行!我會糾纏你一生一世,也會愛護我的兒女,直到平雲十五歲,能夠瞭解感情,瞭解我的苦衷時,我才能談離婚!」那年,平雲只有五歲!我說:「請你回你的家,千萬不要離婚,我有我的自由和人生,我們各自尊重!」結果,他真的糾纏我到我無路可逃,也真的在平雲十五歲那年才離婚。他離婚後,我正過著很自在的單身生活,隨他怎樣求婚,我就是不答應。他依舊打死不退,三年後,才終於娶到我!這漫長的16年,有很多椎心刺骨的故事,這兒也就不再贅述。

那夜,我又是一個無眠的長夜,我想了很多很多,思想零亂而雜沓,穿越在我們相遇後的五十幾年中。最後,我的思想集中了!我想,三個孩子立場一致,如此堅定,可見他們對鑫濤的愛有多麼強烈!我,是不是有權利剝奪孩子們對父親的愛呢?如果我執意不插管,會不會造成三個兒女心頭永遠的痛?易地而處,我是不是也想給父親一個機會?我動搖了!天亮時,我再發了簡訊給平珩,我寫著:「現在我知道你們的意思,愛有很多種,我相信你們也是愛爸爸,我含淚投降了!不過,你們三兄妹要在場,既然要插,越快越好!」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們陳家的人到齊,鑫濤的三個兒女也都來了。明知星期天主治醫生和住院醫生都不在,我卻很怕我會後悔,又不肯插了!依然決定立刻幫鑫濤插管。在找醫生插管前,我先到了鑫濤的床邊,在他床前坐下,我握住他的手,看著他闔攏的眼睛,明知道他是沒有意識的,明知道他聽不到,我卻當著他的三個兒女,對他說了一大篇話:「鑫濤,今天我們決定要幫你插鼻胃管了!我知道,我答應過你,甚至在你面前發過誓,說我絕對會尊重你的選擇,絕對不會幫你做這樣的決定!但是,我食言了!因為你的三個兒女,沒辦法跟我站在同一陣線,對生命的看法,也和你我不一樣,你知道我常常很脆弱,一直是堅強的你,在支撐著那個脆弱的我!現在你沒有知覺,和我也斷電了!我聽不到你的聲音,感覺不到你的力量,我只能投降了!或者你的兒女們對你的愛太強大,會造成奇蹟也說不定!我累了,請你不要恨我,不要怪我,我承認我懦弱,無法堅持!如果你能聽到我,能夠原諒我,請你給我一點暗示,眨眨眼睛也好,緊握我的手也好!說一個字也好……」在我這篇話中,鑫濤一度睜開眼睛,嘴中的呻吟也加大了,我們的眼光彷彿對焦了,可是,立刻這點電流就不見了。他再度閉上眼睛,對我置之不理。我的心在滴血,我知道他不要這樣活著,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背叛了他!可是我無可奈何啊!我抱住他的頭,開始在他耳邊一連串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說了起碼一百個對不起。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7/5/1 上午 11:28:58

 3   3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6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