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漢末迷案:糜芳、傅士仁作為劉備的功臣元老,為何要突然背叛關羽

您是本帖的第 173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漢末迷案:糜芳、傅士仁作為劉備的功臣元老,為何要突然背叛關羽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2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漢末迷案:糜芳、傅士仁作為劉備的功臣元老,為何要突然背叛關羽
在讀漢末的歷史時,相信很多朋友對于關羽敗走麥城一事是耿耿于懷的, 其中尤其讓人想不通的是在這個過程中糜芳和傅士仁的不抵抗投降主義行為。要知道,這倆人都是劉備屬下的親信高官,當時糜芳擔任的可是南郡太守,相當于荊州二把手,駐扎在重鎮江陵。而駐守公安的傅士仁同樣是委以重任,因為公安是劉備在荊州的原治所,更是劉備在長江南岸的關鍵門戶。尤其是糜芳,他還是劉備的舅子,俗稱國舅爺。這麼深受器重和信任的人,為什麼說叛變就叛變了?這背后究竟是怎麼了?

一花一世界,一人一江湖。這個問題的背后其實全是讓人不忍直視的人性問題。所以,在史書中,為了不讓大家對傳統的真善美產生偏見,對于這件事簡直就是模棱兩可地一筆帶過,給人一種半生不熟的感覺。

今天咱們仔仔細細來分析這個事件的深層原因,看看我們的歷史印象是否需要調整或者修正!

糜芳、傅士仁叛變的大致情況


糜芳、傅士仁都是被劉備委以重任的人,否則不可能安排他們兩人分別留守江陵和公安的。江陵這座城市我們之前已經介紹過很多次,它盡得長江水利,對益州和荊州都是格外重要的,是天下第一堅城。公安是劉備借江陵之前在荊州的治所,也是劉備在荊州長江南岸的根據地,它是總控荊南各郡的重要據點,也是江陵城的江南依托。

總的來說,江陵是荊州第一重鎮,是江北咽喉,是長江、漢江樞紐,代表著江北的歸屬。公安是與江陵隔江而望,是南岸重要樞紐,武陵和零陵的物資皆順各江匯聚于此,再走揚水入漢江北上支援。 這兩座城是北伐的關羽幾乎全部的保障和依托。

鑒于此,大家或許會疑問,既然是兩個這麼重要的地方, 為什麼會選兩個這麼靠不住的人去駐守呢?這不正說明劉備或者關羽識人不明、用人不當嗎?

其實不是的,冰山沒有浮出水面,大多數人都是難以一窺究竟的。糜芳和傅士仁在政審方面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或者說不應該存在任何問題的。

先介紹一下糜芳。他是劉備的小舅子,出身于徐州當地大戶,當年擁立劉備入徐州的土豪主力,跟劉備二十多年了。嚴格意義上來說, 他就是劉備集團的原始股東之一,更是老闆劉備的至親,誰能想到他會突然叛變?

再介紹一下傅士仁。這個人在史書中留下的筆墨并不多,但《三國志》中說他是廣陽人,今天的河北廊坊一帶,和劉備老家很近,屬于劉備先生出道時的活動范圍, 很有可能這位名不見經傳的將軍是當年劉備一路從北方帶過來的老兄弟。否則,劉備不會讓他去駐守舊都公安的。

兩個被視為最不可能叛變的人突然叛變了,這是關羽隕落襄樊戰場最有心無力的原因。因為這兩個人的叛變, 不僅僅等于把關羽的背部全露出來了,更為關鍵的是供給線斷了,再更為致命的是三軍將士的家屬全部落入敵手,關羽再神,也沒法激起三軍將士的斗志了。

糜芳和傅士仁的叛變發生呂蒙白衣渡江之后,關鍵是兩人居然是毫不抵抗地投降了。 沒有一點點防備,沒有一點點預料。白瞎了江陵和公安這兩座堅城。

事實上,只要這兩人正常地拿起刀槍抵抗,呂蒙能否攻下江陵和公安是猶未可知的,畢竟這兩座城的城防都是名聲在外的。即便這兩人干不過呂蒙和東吳的舉國之兵,但只要他們抵抗,關羽完全有機會回防。荊北有漢水沿江而下交通太方便了,襄樊前線的曹軍也基本被關羽打殘了,也不必擔心曹軍背后追擊的問題。



糜芳和傅士仁當了漢奸之后,呂蒙相當于不費吹灰之力就現實了自己的戰略目的, 然后開始從容不迫地實施自己的一貫套路——收買人心。他立即采取安撫措施,籠絡民心、穩定局勢,下令軍中所有人不得搶掠百姓財物,期間還抓了個典型,呂蒙麾下的一個親信拿了百姓家的一個斗笠,結果被呂蒙一邊哭一邊砍了。

蒙入據城,盡得羽及將士家屬,皆憮慰,約令軍中不得干歷人家,有所求取。蒙麾下士,是汝南人,取民家一笠,以覆官鎧,官鎧雖公,蒙猶以為犯軍令,不可以鄉里故而廢法,遂垂涕斬之。于是軍中震栗,道不拾遺

呂蒙為加強效果,還親自上街去搞親民工程,從早到晚的去看老大爺們,問問吃的都怎麼樣啊?有沒有啥需要我們解決的困難啊?積極主動地給困難戶提供各種資源。

蒙旦暮使親近存恤耆老,問所不足,疾病者給醫藥,饑寒者賜衣糧

咱淳樸的老百姓其實追求的東西一直很簡單,那就是安居樂業地過上太平日子,一見呂蒙如此親民,便紛紛導向了新的父母官呂蒙了。

與此同時,陸遜在十一月迅速占據了南郡北面的宜都郡,獲秭歸、枝江、夷道,還屯夷陵,堵死了老劉救援和二爺回川的路線。這相當于徹底把關羽給包餃子了,荊南回不來了,西川去不了了。北邊是已經被打出怒火的強敵曹操。 真是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呀。



變成孤軍的關羽其實在剛剛接到曹操方面故意散播出來的被偷襲的消息時,心里還保留了些許幻想,因為他也想不通,也覺得不太可能,糜芳、傅士仁沒有理由要背叛自己、背叛劉備。 所以,當時與之對戰的徐晃為了亂他軍心,到處發小廣告時,他是使勁在給下面兄弟們打氣,說徐晃他們是在瞎扯。

但是,要面對的殘酷事實終究逃避不了。在徐晃冒死沖開一個缺口,救出樊城中坐以待斃的曹仁之后,關羽主動把戰線退至了襄陽一帶,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荊州失守的消息被徹底證實了,三軍將士因擔心家眷安危,出現了大面積潰逃。

無力回天的關羽,也曾嘗試派人和呂蒙去談判,但卻被掌握絕對優勢和主動權的呂蒙再次惡心了一把。 呂蒙用善待使者和展示典型的方式證明他現在在江陵過得很好,很受擁戴。

哀莫大于心死,心知事不可為的關羽退走麥城,卻被孫權派潘璋、朱然在南郡臨沮縣切斷二爺退路,并反復勸降。誓死不降的關羽再度棄城而走,在臨沮漳鄉連同其子關平被潘璋部下司馬馬忠擒獲。隨后雙雙被殺。

糜芳、傅士仁叛變的原因分析


一粒耗子屎打爛一鍋湯,大抵說的就是糜芳、傅士仁這樣的人。關羽本已在襄樊前線打出了逆天表現,若是這兩人不干出這種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來,真不知道后續會如何發展。糜芳和傅士仁毀掉了很多人關于漢末歷史的美好遐想。

但是,秉承事出有因的原則,我們還是要正視這個問題,要把這兩人匪夷所思的行為邏輯挖掘出來。要知道,這兩人投降可不像于禁等人投降那樣,人家是刀架在脖子上了,沒辦法才投降的,這兩貨似乎是在等著敵軍來招降他們似的, 一看呂蒙過來了,就充分發揚了青樓女子的精神,大老遠就吆喝著接客了。

他們為啥要這麼做呢?為啥會這麼做呢?如果說是追求更高的待遇,他們在劉備集團已經是位高權重了,到孫權集團去,絕對不可能得到比之更高的待遇的;如果說是貪生怕死,這特麼打都沒打,怎麼就知道打不過的一定是自己呢?如果說是跟關羽有私人矛盾要報復關羽,作為劉備集團的皇親國戚,糜芳的覺悟和格局似乎低得說不過去吧,關羽是你姐夫的義弟,你們有矛盾,即便鬧到劉備那里去了,關羽也不見得能把你怎麼樣,你何必要這麼破罐子破摔呢? 總之,這件事情背后很詭異。



可凡事總會留下蛛絲馬跡的。根據史書的相關痕跡,其實不難推斷出: 糜芳和傅士仁叛變的原因是因為軍貪問題,他們是做賊心虛之后想逃避責任。

《三國志關羽傳》的正文上是這麼說的:又南郡太守麋芳在江陵,將軍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輕己

啥意思呢?就是說糜芳和傅士仁感覺自己在關羽那里沒有受到足夠的尊重和重視,所以對關羽這個頂頭上司有意見。

在此基礎上嗎,自打關羽北伐后,他們兩個總督江南、江北的后勤給養,但這倆人總是不能足數足量的交割,關羽隨后放出狠話: 等我回去再收拾你!

自羽之出軍,芳、仁供給軍資,不悉相救。羽言「還當治之」

這倆人一見關羽的暴脾氣發作了,內心感到十分恐懼。恰巧這事被愛打聽的孫權知道了,便趁機勾引他們,忐忑不安的他們便趁機倒向了孫權。

芳、仁咸懷懼不安,于是權陰誘芳、仁,芳、仁使人迎權


上述這些其實是在大致描述糜芳他們叛變的過程,并不能直接體現他們叛變的原因。真正能夠反映他們叛變原因的記錄在《吳錄》里面。

初,南郡城中失火,頗焚燒軍器。羽以責芳,芳內畏懼,權聞而誘之,芳潛相和。及蒙攻之,乃以牛酒出降

關羽北伐前,南郡城中突然發生了火災,燒了很多軍事器材,關羽罵了糜芳一通,糜芳畏懼,被孫權知道了,于是勾搭這貨,糜芳因此從那時開始和孫權秘密來往,等呂蒙兵到了,這貨便下作地準備好酒水迎接了。

結合上述的點點滴滴,我們不難看出, 糜芳和傅士仁是被孫權策反的。孫權為什麼能策反他們呢?因為他們和關羽有矛盾!他們和關羽為啥有矛盾呢?主要是因為軍需問題。

芳、仁供給軍資,不悉相救。

關羽在前線作戰,糜芳和傅士仁在后方搞后勤,總是不能按期撥發進度款,搞得關羽心里很惱火,于是放出狠話說回來再找他們算賬。這兩人心里虛了。



這里就牽涉到幾個關鍵問題: 糜芳他們的后勤為什麼老跟不上?要知道出征前都是要盤算各種戰略物資的,賬本上有那麼多物資,怎麼就是發不過來呢?這些東西哪去了呢? 身在前線的關羽明明要仰仗背后的糜芳和傅士仁,為何會對他們動怒?如果真的是因為軍需庫早已空了,關羽會這麼莽撞嗎?還有, 當初那一把神奇的大火為什麼會出現得那麼及時?關羽要出征了,軍需庫就起火了?

有人說,糜芳和傅士仁叛變是因為關羽不會做人,平時老懟人家。這不是瞎扯嗎? 關羽在荊州很得人心,這是第一點。其次,關羽若真對兩人有啥深仇大恨,會把如此關鍵的任務交給他們嗎?這無異于以命相托。

上述的種種跡象表明,糜芳這兩人就是兩只碩鼠,平時偷偷摸摸搞軍貪,隨著關羽要出征了,要核賬盤庫了,干脆來一把火毀尸滅跡,后面在發運過程中慢慢去平賬。

有賬目但是就是見不到東西,再加上莫名其妙地燒倉庫,大家能明白這是什麼操作了吧?軍費和糧食早就被糜芳、傅士仁給貪污了!這樣的戰略物資平時是沒有人天天去清查的,一般只會在站前或戰時進行盤點,以便做到對后勤保障心里有數。 關羽北伐,實際上是逼得糜芳這樣的軍貪無處遁形了,所以干脆一把大火燒掉,一了百了。



搞清楚了這些彎彎道道,大家自然就明白關羽平時為啥看不起這倆貨了。但是,關羽平時還是挺會做人的,盡管這倆人手腳不干凈, 但一個是大哥的小舅子,一個大哥的老兄弟,自己能把他們怎麼樣,拿他們開刀不利于荊州的班子建設和團結嘛。

插一句,關于關羽的為人,死對頭呂蒙是這樣說的: 「已據荊州,恩信大行」;史書上是這樣記載的: 「羽善待卒伍而驕于士大夫」。都是得民心的好話!即便是后面的記載,人家劉備本來就沒什麼世家大族的勢力,有也被他帶到成都去了,所以關羽在荊州根本不存在什麼不會做人而引起廣泛矛盾的可能。 關羽能讓曹操、張遼、徐晃等敵陣中人對他多年念念不忘,不會做人那是說不過去的。

關羽鑒于種種內部團結和政治考慮,并沒有拿糜芳怎麼樣。 但是關羽又是一個一心撲在大哥革命事業上的純粹的人,所以骨子里有點看不起糜芳和傅士仁,這倒是真的。

若沒有襄樊之戰,或許關羽和這倆人就會這麼一直貌合神離下去。但是襄樊之戰爆發了,軍資必須要清點,糜芳、傅士仁的軍貪行為曝光了,這讓雙方的矛盾進一步激發。



其實糜芳在關羽出征前火燒軍需庫的小動作,關羽明白是什麼意思嗎?自然是明白!他之所以只是罵了糜芳一頓,而沒有把糜芳怎麼樣,其實還是鞭策的用意大于懲戒的用意。言下之意: 老糜呀,現在到了關鍵時刻了,咱都得上點心,為了你姐夫的大業,你那些小動作要適可為止,以后不要再弄了。

可是,關羽到了前線后,供給還是一如既往地得不到滿足,他能不心里冒火嗎?所以才會說出「還當治之」那樣的極端話來。大家不要苛責關二爺,大家想一想, 關二爺為什麼長時間打不下孤軍據守的樊城?不就是缺乏攻城器械嘛!老是打不掉敵人最后那半口氣,這對一個軍事將領來說,是多麼惱火的一件事?

這個時候,又有人會疑惑,既然關羽對糜芳的所作所為都心知肚明,為什麼不將他們就地正法或者將他們帶到前線安排他們意外了。 一是因為關羽知道他們不怕自己,人家的身份和地位都擺在那里,有恃無恐;二是他們都是主政一方的高官,臨時安排人手接替他們,真不容易上手。更為關鍵的是, 關羽至死是都不相信糜芳會因為自己說了幾句激烈的話就會叛變的。我是老大的義弟,但你是老大的舅子,你根本不怕我,沒有理由因為這點事就選擇魚死網破的極端方式!


但是,事情的轉折點就出現在劉備漢中稱王這件事上,劉備漢中稱王后,為了表彰和鼓勵二弟在襄樊戰場的逆天表現,他將關羽封為了前將軍(當時劉備集團的最高軍職),還假節鉞(有自主生殺大權)。 真正讓糜芳感到害怕的是這項人事任命,人家關羽現在有先斬后奏的權力了,萬一他暴脾氣發作了,把自己給咔嚓了,不給自己找姐夫劉備申訴的機會怎麼辦?

綜上所述,糜芳、傅士仁之所以叛變,其實終究是做賊心虛的恐懼感戰勝了復雜的理性和人性。他們之前是有恃無恐地搞貪污, 但是隨著關羽假節鉞了,他們擔心的是,關羽不光放話要辦他們,還完全有能力辦他們了。一不做二不休地狗急跳暀F。

一點點相關的思考

世人皆說糜芳、傅士仁叛變是被關羽的壞脾氣逼的,比如關羽人在前線就放話回來之后要辦他們。但是,大家想過一個問題沒有,如果關羽真的是這麼個直性子或者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的急性子,他難道不會早早把他們給安排一個意外的結局,何必等到自己人在前線無能為力去放狠話呢?這不是典型的沒事找事嗎?

這其實就是不同的人認知程度不一樣而已。對于有些事情,一些局外人總會顯得比當事人要格外明智一些,其實呢?關羽為什麼名望厚重的同時卻偏偏輕視糜芳、傅士仁呢?不就是這兩人那貪婪的本性暴露太讓人作嘔了嘛!但是關羽作為荊州一把手為什麼沒有「公事公辦」呢?不就是在照顧他大哥也就是老闆劉備的內部和諧嘛!但是出征之前,為什麼在軍火庫被燒又要那麼不合時宜地把糜芳罵一頓呢?不就是挑破那層窗戶紙,敲山震虎,希望他們能懸崖勒馬,分清輕重,在這次牽涉到集團命運的大行動中不要再做手腳了嘛。 為什麼關羽人在前線卻要對身在后方的糜芳等放狠話呢?不就是為了穩固軍心嘛!你帶著兄弟們在外拼死拼活,工資都不能及時到位,兄弟們沒有情緒,你這麼說,兄弟們還會跟著你去賣命?



很多人都在笑話關羽,其實就是毀謗,說關羽因為傲慢而不善于處理同事關系。這一看就是沒有啥管理經驗的朋友。咱們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假設我們自己在一個公司當部門經理,但你的主要助手都是老闆的親戚,你想當一個好經理,把部門業績做上去,全心全意撲在了工作上。但你的兩個助手卻仗著老闆的關系(老闆也是個戀舊情的人),背地里到處索拿卡要、中飽私囊,而且還有恃無恐,你查賬他們就敢燒賬本……大家覺得自己會比關羽處理得更好嗎?

所以,人, 一定要學會把喜歡說風涼話、鉆牛角尖等臭毛病想辦法改掉!


另外,關羽這樣的處境其實我們大多數身在管理崗位的朋友都會遇到,這個問題轉化一下就是,即便你身為上級,但你身邊總容易有一些明著扯你后腿但你還不敢輕易動他的人存在。那麼,問題來了, 怎麼去用好或者處好這樣的人呢?

糜芳、傅士仁這樣的人其實就是一些小人, 他們行事的基本邏輯是商業邏輯,把一切社會活動都理解成了一樁生意,他們是以自身利益至上的。但關羽是漢末為數不多的能保持一顆赤子之心的人(這也是關羽後來封神的主要原因),他的行事基本邏輯是理想邏輯。 關羽和糜芳、傅士仁之間其實存在清與濁、雅與俗等天然的屬性矛盾。

既然有矛盾,要麼徹底地消除矛盾,要麼暫時去緩解矛盾,前者就是所謂的相互同化即同流合污,你改變了我,我也改變了你;后者則是要有人學會去做出暫時性的忍讓。

一般地,君子和小人之間的矛盾,要想緩和,必須要以君子的忍讓為前提。 因為小人的本質屬性就是「遠之則怒,近之則不遜」,他們是不會在自身利益上主動讓步的。



關羽其實做得相當不錯了,否則他就不會一直容忍糜芳、傅士仁他們到那個時候了。但是他終究還是做得火候不夠,他忍了小人卻沒有防好小人。 他犯了一個本位主義錯誤,以為糜芳、傅士仁那樣的人和他自己一樣的,人心都是肉長的,會被感動、教育或者震懾而改變的。

我們在現實生活和工作之中,經常會聽到 「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沒有干不好工作的員工,一切問題都是管理問題」之類的話,但其實這樣的話在邏輯上永遠是對錯各半的,大家對此只能借鑒不能照搬。

小人慕虛命、重實利,其實真要應付起來并沒有那麼困難,其中投其所好就是一個很好的辦法。比如你是我惹不起、動不了的關系戶,高級別、高待遇給你供起來就行了, 但我絕對不會讓你參加我的核心業務,或者說不會讓你在核心業務上有話語權。關羽如果安排一個心腹在江陵實控荊州大后方的防務與后勤,結果絕對會不一樣。

歷史不容假設,因為所以歷史事實都是既定的。 但是歷史也應該假設,假設其實代表著思考上的活性!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3/10/6 上午 10:00:34

 1   1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781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