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一口氣看懂劉邦削藩!強大的漢初諸侯王,為何會被劉邦輕易消滅?

您是本帖的第 553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一口氣看懂劉邦削藩!強大的漢初諸侯王,為何會被劉邦輕易消滅?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30
積分:12064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一口氣看懂劉邦削藩!強大的漢初諸侯王,為何會被劉邦輕易消滅?
劉邦在漢初平定異姓王的操作,絕對是真正的神級操作。

一方面,在平定異姓諸侯王的過程當中,劉邦沒有在整體上引起國家的混亂,最多只是局部戰爭。另一方面,在消滅那些異姓王的同時,劉邦完全沒有引起異姓王統轄區域內,平民階層的反感。

這兩個結果,看似簡單,但實際上,如果和其他朝代類似的事件進行對比的話,我們就會發現,劉邦的這番操作,簡直就是神乎其技了。

想要更好地理解,劉邦的這番操作到底有多牛,以及劉邦到底都是怎麼消滅這些異姓王,我們還得從楚漢戰爭剛剛結束的時候開始說起。


楚漢戰爭當中,劉邦自從暗度陳倉,奇襲關中之後,戰略目標一直非常明確。劉邦很清楚,自己最大的同時也是唯一的敵人,其實就只有項羽而已。

因為當時放眼整個天下,只有項羽最強。只要打倒了項羽,那其他所有諸侯王,就都不在話下了。所以,和項羽相比,其他所有諸侯,其實都未必一定是他的敵人。至少在戰略優先級方面,要遠在項羽之後。

正是基於這樣的考慮,楚漢戰爭開始之後,劉邦的整體大戰略,就是拉攏和扶持一些諸侯王,和他們聯合起來,一起圍毆項羽。而對於那些堅定站在項羽那邊的諸侯王,不好意思,那劉邦就只能不客氣了,直接從肉體上想辦法消滅了。


就這樣,在整個楚漢戰爭的過程當中,劉邦的主要任務,其實就是在正面戰場上,拖住項羽的主力。張良則是幫劉邦運籌帷幄,不斷拉攏那些支持項羽的諸侯王。韓信則是更加簡單粗暴,直接帶兵橫掃北方,消滅那些堅定站在項羽那邊的諸侯王。

如此,楚漢戰爭打了兩年多以後,項羽那邊的支持者越來越少。等到垓下決戰開始之前,項羽那邊幾乎已經成了光杆司令,一個支持他的諸侯都沒有了。此後,劉邦直接召集幾大諸侯,一起對項羽完成合圍。項羽被圍了一段時間之後,補給斷絕,最後只能敗給劉邦。

而隨著項羽戰敗,接下來,幾個原本支持劉邦的諸侯王,就隱隱成了劉邦新的敵人。要知道,當時劉邦自己統治的漢政權,能夠直接控制的地盤,大概也就占整個天下的一半而已。剩下的那一半,基本上就歸幾大諸侯王和項羽了。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劉邦想要真正統一天下,就勢必要剪除這些異姓王。但這樣一來的話,如何剪除這些異姓王,就成了一個很有難度的技術活。如果貿然翻臉,很容易會引起這些諸侯馬上聯合起來,一起反抗劉邦。

要是那樣的話,剛剛平定的天下,肯定瞬間就崩了。

以劉邦的智力,自然不會選擇這種方案。所以,當時劉邦選擇了另外一條路,那就是所謂的『摻沙子,分化打擊』。

公元前202年,就在垓下之戰剛剛結束後不久,劉邦在幾大諸侯的推舉之下,正式稱帝。在項羽身死之後,放眼當時的整個中原地區,一共有九個人,可以稱得上是一方諸侯。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這九位分別是齊王韓信、衡山王吳芮、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燕王臧荼、趙王張敖、韓王姬信、臨江王共尉,以及當時不太被視作中原勢力的南越王趙佗。

這九個人的地盤,如果加起來的話,其實比劉邦還要更大。所以,從項羽敗亡的那一刻開始,這九個人,就成了劉邦接下來的『首要針對對象』。對於這九大勢力,劉邦其實早就已經有了應對之策。早在項羽敗亡之前,劉邦就已經開始有所行動了。

第一個被劉邦盯上的,是齊王韓信。

對於劉邦來說,韓信絕對是他統一天下的過程當中,最重要的一個助手。甚至可以說,如果沒有韓信,劉邦根本就不可能統一天下。之前劉邦在滎陽一帶和項羽正面對抗,韓信則是花了兩年的時間,橫掃北方,幫助劉邦逐漸拿下了山西、河南、河北以及山東等地。


在韓信一路征戰的過程當中,劉邦其實也對韓信有所防備,生怕韓信背叛他。在楚漢戰爭期間,如果韓信真的反了,那絕對能給劉邦造成致命一擊。所以,在韓信橫掃北方的過程當中,每次打下一個諸侯國,劉邦就會在這塊地方上,找一個新的諸侯,讓這位諸侯幫他統治當地。

如此一來,既能保證韓信不會徹底做大,同時也不能保證這些地盤,都被劉邦所用,幫他一起打項羽。

就這樣,韓信不斷征戰,劉邦也就不斷在後面摘果子。直到最後,韓信打到山東地區之後,這時候韓信打下來的那些地盤,基本上已經被劉邦分乾淨了。只剩下山東這邊,因為當時韓信剛剛打下來,暫時還歸韓信控制。


所以,這個時候,韓信就開始跟劉邦提條件了,希望劉邦能夠封他為『假齊王』,以便他更好地安撫山東地區。劉邦當時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第一反應其實是勃然大怒。當時劉邦正在和項羽打正面對抗賽,打得非常艱難。所以在劉邦看來,韓信的這個要求,其實有點趁火打劫的意思。

但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張良在旁邊踩了劉邦一腳,讓劉邦瞬間意識到,自己這樣做很不妥。如果這時候劉邦不封韓信為王,萬一韓信要是反叛了,那整個戰局瞬間就崩了。

所以,劉邦當機立斷,直接封了韓信一個真齊王,把整個山東,都給了韓信。得到齊王的位置之後,韓信總算是心滿意足,一邊盡力安撫當地,一邊火速帶著自己麾下的主力,南下幫助劉邦,一起圍毆項羽。

然後,就是垓下之戰。


垓下之戰當中,劉邦為了打贏項羽,直接把麾下所有的軍隊,都交給了韓信指揮。這也是讓劉邦很無奈的一件事,此時的項羽雖然身處劣勢,但麾下精銳的戰鬥力還在。只有韓信,有能力徹底圍死項羽。要是換做劉邦自己來指揮的話,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在垓下之戰當中,徹底滅了項羽的。

在韓信的指揮下,垓下之戰,項羽被圍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終敗給了劉邦。而項羽身死之後,這時候韓信手握數十萬精銳,瞬間就成了劉邦最大的威脅。

所以,垓下之戰結束之後,劉邦第一時間悄悄跑到韓信的帥帳,拿走了他的兵符,剝奪了他指揮軍隊的權力。

從後世的角度來說,劉邦這一手,未免有點卸磨殺驢的意思。但從劉邦的角度來說,這只能是叫做『防患於未然』。


而韓信被剝奪兵權之後,接下來,劉邦再次下令,改封他為楚王。

劉邦的這一招,實在是太妙了。

要知道,之前齊國這塊地盤,是韓信自己打下來的。這也就意味著,當時山東地區的很多地方官員,都是韓信的手下。如果放韓信回齊國,讓韓信輕易掌控了整個齊國。萬一韓信因為奪兵符這件事,再對劉邦心存不滿,起兵造反。以韓信的指揮能力,天知道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所以,此時的劉邦,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放韓信回齊國的。但同時,如果不好好安置韓信,又很容易引來其他幾位諸侯的敵視,說不定人家馬上就聯合起來反對他。


而把韓信封到楚國,既能堵住韓信的嘴,同時也能讓其他諸侯不至於因此牴觸劉邦。因為要論國家地盤,楚國其實比齊國更大,所以劉邦等於是給韓信升格了。

最妙的是,楚國不久前還是項羽的地盤。這也就意味著,就算韓信被封到了楚國,短時間內也沒能力起來造反,必須花足夠長的時間,才能徹底控制楚國。而韓信控制楚國的這段時間,足夠劉邦做太多事情了。

就這樣,韓信吃了一個啞巴虧。而劉邦則是兵不血刃,接管了整個山東。此後的一年裡,劉邦開始迅速在山東地區,安插自己的人手。一年之後,當劉邦把人手安插得差不多了,劉邦又把自己的大兒子劉肥,封到了山東,幫他控制齊國。

如此,幾大諸侯王之中,威脅程度最大的韓信,暫時被解決了。


韓信之後,第二個被盯上的,是趙王張敖。

劉邦和張敖的關係,說起來也是有點複雜。張敖的父親張耳,早在很多年以前,就是劉邦的老朋友,當年秦始皇還沒徹底統一天下的時候,那會兒劉邦還很年輕。當時劉邦很仰慕戰國四公子之一的信陵君,所以就外出遊歷,想要去信陵君所在的魏國看一看。

可惜的是,當時信陵君已經死了,所以劉邦轉了一圈之後,就找到了一個叫張耳的人。這個張耳,也曾經是信陵君的門客。而信陵君死了之後,他就學著信陵君的風格,也去養很多門客。當時的劉邦,就去了張耳家裡,去做張耳的門客。

但是後來,劉邦在張耳門下待了一段時間之後,就回家了。不過,有這場遭遇,劉邦和張耳就算是有了老交情。再後來,二十多年以後,到了秦朝末年的時候,大家一塊起兵反抗秦朝。這時候劉邦從沛縣起兵,張耳也在邯鄲那邊拉起了一支武裝力量。


所以,項羽大封十八路諸侯的時候,劉邦被封為漢王,張耳則是被封為常山王。楚漢戰爭開始之後,張耳則是始終堅定地站在劉邦這邊,幫著劉邦一起打項羽。很多人都知道,韓信曾經背水一戰,大敗敵人。而當時和韓信一起背水一戰的,就是這位張耳。

等到垓下之戰結束以後,張耳又主動擁立劉邦登基,做了皇帝。

這份情誼,實在是很厚重。所以,劉邦在考慮剪除幾位異姓王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把張敖放在太靠前的位置上,而是想要最後處理張敖。

但接下來,很戲劇性的是,就在劉邦登基之後,張敖忽然病死了。至於死因,還真不是劉邦下得黑手,而是自然病死了。


這場變故,對於劉邦來說,自然是一個好機會。劉邦雖然很重視和張敖的情分的,但也不至於面對這麼好的機會,什麼都不做。所以接下來,劉邦直接把自己的嫡長女,也就是劉邦和呂雉所生的唯一一個女兒,魯元公主,嫁給了張敖的兒子張耳,同時讓張耳繼承他爹的爵位。

如此一來,趙王就成了劉邦的女婿。做了劉邦的女婿,劉邦自然也就可以對趙國暫時放心了。但同時,劉邦也沒忘了往趙國這邊摻沙子。借著幫女婿治國的名義,往趙國這邊安插自己的人手。

第三個被劉邦解決的,是燕王臧荼。

臧荼也是秦末的眾多梟雄之一,當年項羽大封十八路諸侯,其中就有他一個,直接被封到了燕國這邊。再後來,韓信橫掃北方,臧荼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韓信的對手,所以直接就倒向了劉邦,後來還派兵幫助劉邦打項羽。


不過,臧荼的這種投靠,顯然是權宜之計,並不是真的想要倒向劉邦。所以,就在劉邦登基之後的同一年,這一年劉邦開始大肆清理項羽的舊部,幾乎堪稱趕盡殺絕。這個時候,誰都看得出來,劉邦其實並不想玩分封制那一套,而是想玩徹底統一天下的那一套。

這時候臧荼知道,劉邦是絕對不可能放過自己的。不是因為自己做錯了什麼,而是因為自己不是劉邦的人,這是他最大的原罪。

所以,在這之後,臧荼直接起兵造反,宣布燕國獨立了。

再之後的事情,就比較簡單了。劉邦當時正愁沒理由收拾臧荼,此時臧荼造反,恰好給了他這個理由。所以接下來,劉邦直接親自帶兵,滅了臧荼。而臧荼這邊,原以為自己起兵之後,其他幾位異姓王會和自己一樣,一塊起來反抗劉邦。但是結果,等到他起兵之後才發現,原來那幾位諸侯王,此時都被劉邦用各種手段壓制住了。


所以最終,燕王臧荼毫無懸念地被劉邦消滅了。

臧荼被滅之後,劉邦並沒有取消燕國的國號,而是讓自己的髮小兄弟盧綰,前來擔任燕王。這裡可能會有人問,當時劉邦為啥要讓盧綰做燕王呢?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劉邦需要把幾大諸侯王,都換成真正的自己人。但偏偏但是劉邦能用得『自己人』,還真不算多。

對劉邦而言,真正的『自己人』,肯定都是老劉家的人。但問題是,當時劉邦的幾個兒子當中,只有老大劉肥,稍微大一點,所以後來就被劉邦封到齊國去了。而劉肥之後,老二劉盈當時才九歲,而且還是太子。至於其他孩子,那就更小了。

而劉邦的兄弟這一輩,劉邦他們家是兄弟四人,劉邦排老三。此時老大死了,老二和老四倒是還在世。但問題是,對於這哥倆,劉邦心裡其實有更重要的安排。至於說堂兄弟,不好意思,在劉邦心裡,那些堂兄弟,大概還沒有盧綰這個和他一起長大的髮小,更讓他放心。


所以,燕國被平定之後,盧綰就被封為了燕王。

第四個被劉邦解決的,是臨江王共尉。

和其他幾位諸侯王不一樣。楚漢戰爭結束之後,此時存在的其他幾位諸侯王,大多都是劉邦這邊的人。他們在之前的楚漢戰爭當中,都是幫著劉邦,一起打項羽。唯有這位臨江王,算是截然不同的。

第一任臨江王,名叫共敖,也就是這個共尉他爹。秦末農民大起義的時候,共敖也是揭竿而起,拉起了一支隊伍,後來項羽大封十八路諸侯的時候,被項羽封為臨江王,地盤大概就在今天的湖北地區。


不過,之前劉邦和項羽正面僵持的時候,這個共敖就自然病逝了。而共敖死後,他的兒子共尉接班。共尉倒是也不傻,知道自己貿然參與到楚漢戰爭當中,肯定是死無葬身之地。所以後來的戰爭當中,共尉直接帶著整個臨江國,成了中立派。雖然名義上是項羽的臣屬,但是卻沒派出一兵一卒,去幫項羽打劉邦。

可是共尉萬萬沒想到,他這樣做的結果,卻並沒有讓劉邦多麼感激他。劉邦其實也很清楚,既然共尉不是自己的人,繼續讓他做諸侯王,似乎也沒什麼必要了。所以,在把張耳變成自己的女婿之後,劉邦直接派自己的遠房堂哥劉賈,以及發小盧綰領兵,徹底滅了共尉。

滅共尉的這一戰,也是盧綰能被封為燕王的理由之一。而且,從這個人事安排當中,我們也可以看出來,劉邦當時並沒有派出那些特別有名的漢初名將,而是派了盧綰和劉賈這種能力不太強的,但是卻算他心腹的人。


第五個被解決的,是長沙王吳芮。

吳芮也是一個奇人,據說吳芮的祖宗,就是那位春秋後期稱霸一時的吳王夫差。後來吳國被滅了之後,他們家祖上就去了楚國做官。再後來,秦朝開國之後,吳芮又通過學習秦朝法律,成了秦朝的一個縣令。

而到了秦朝末年的時候,吳芮也是趁勢而起,在鄱陽湖一帶占了一塊地盤。有趣的是,據說吳芮是秦朝末年的第一個秦朝官員。後來,項羽大封十八路諸侯,吳芮就被封為了衡山王。

等到楚漢戰爭開始之後,吳芮因為和張良的關係不錯,直接被張良說服,投靠了劉邦的陣營。轉投劉邦陣營之後,劉邦又把他從衡山王改封為長沙王,直接管理今天的湖南地區。


再之後,隨著劉邦稱帝,劉邦這時候也開始注意吳芮了。不過,吳芮在劉邦心裡的清除名單上,其實同樣很靠後。一來當時吳芮的地盤,太過靠難,在幹掉臨江王共尉之前,劉邦甚至和吳芮都沒有多少領土上的接壤。二來,劉邦當時清理的順序,主要還是先北後南。三來最重要的是,吳芮是個很識趣的人,劉邦對他的戒備心其實也比較低。

不過,即便如此,劉邦雖然沒直接對吳芮做點什麼,但還是先給吳芮埋了一個雷,生怕吳芮閒著。當時劉邦直接把南海郡、桂林郡和象郡,全都劃到了吳芮的治下。原本吳芮就控制了長沙郡和豫章郡,如果再加上這三個郡,那吳芮幾乎就成了所有諸侯王裡面,地盤最大的一個了。

劉邦這麼做,當然不是好心,而是為了坑吳芮。因為當時的南海郡、桂林郡和象郡,並不在吳芮手裡,而是在那位南越王趙佗的手裡。


有關趙佗的事情,我們最後再說,再說吳芮。當時劉邦這麼做,其實就是想用一個陽謀拖住吳芮。反正我名義上把地盤給你了,如果你想要擴張,那你就自己去打。當時劉邦的算盤其實打得很好,在他看來,吳芮根本無法拒絕地盤的誘惑,肯定會和趙佗開戰。

如此一來,等到吳芮和趙佗兩敗俱傷之後,劉邦在出手摘桃子,自然就能一舉兩得,一戰定雙王。

可是劉邦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這個看似無解的陽謀,最後卻被吳芮給破了。吳芮破這個陽謀的辦法,其實也很簡單,吳芮直接躺平了!

雖然被劉邦封了五個郡,但是對於那三個沒到手的郡,吳芮是一點想法都沒有。吳芮不光沒和趙佗開戰,反倒是積極和南越國那邊搞好關係,兩國邊境一派祥和。而且,吳芮還在南方宣揚『和平共處』的思想,大力推廣高產水稻的種植技術。


除此之外,吳芮還主動把自己的地盤,劃出一部分,交還給劉邦,讓劉邦直接派人接管。就連手裡的軍隊,吳芮也交出了很大一部分,直接交給了劉邦的堂哥,也就是那位之前和盧綰一起征討共尉的劉賈。

如此一來,劉邦反倒是覺得有些尷尬了。起初劉邦還以為吳芮是裝作如此,多次進行試探。但結果,幾次試探之後,劉邦終於發現,這哥們似乎真的是打算徹底『躺平』了,真的是一點野心都沒有。

更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劉邦稱帝不到兩年之後,吳芮忽然和自己的愛妻同時無疾而終,巧合得令人匪夷所思。所以後來很多人都說,吳芮當時其實並沒有死,而是借假死脫身了,和自己的愛妻成了一對神仙眷侶,就此遠遁江湖。


正是因為吳芮如此識趣,後來吳芮這一脈,就成了漢朝幾個異姓諸侯王當中,唯一一個善終的異類。而長沙國也一直傳到漢文帝時期,傳了整整五代人。直到第五代的時候,當時的長沙王沒有後人,所以就被漢文帝收回了封國。不過,第五代長沙王雖然絕後了,但吳芮卻有其他的後人。據說直到今天,吳芮依然有很多人存世。

作為幾大異姓諸侯王當中,唯一一個善終的異類。吳芮能夠得到這個結局,還真不是偶然,而是因為他身後有一個人。這個人,就是謀聖張良。據說張良和吳芮的私人關係非常不錯,所以漢朝開國之後,張良隱退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去了一趟長沙國,在吳芮他們家住了一段時間,所以後來吳芮才會做那些事情。

所以,很多人都說,吳芮能夠善終,其實是託了張良的福。


不管到底真相如何,總之,被吳芮這麼一搞,長沙國這邊,劉邦也就不用多費心了。第五個異姓諸侯王,也被解決了。

第六個被解決的,是那位韓王姬信。

對於這位韓王姬信,很多史書上都叫他韓王信,所以很多人都會把他和韓信弄混。實際上,這倆人還真沒什麼關係,只是恰好重名而已。這位韓王姬信,是妥妥的當年韓國王族的後人。至於兵仙韓信,那就真不知道他祖宗是誰了。而當年的韓國王族,是妥妥的周武王的後代,人家其實姓姬。

為了方便區分,所以這裡我們稱呼他為『韓王姬信』。


姬信作為當年韓國王族的子孫,在那場秦末大起義當中,自然也是起兵反秦了。不過,因為他沒跟著項羽一起打那場巨鹿之戰,也沒跟著項羽一起進入關中。所以在那場大封十八路諸侯的盛宴當中,他並沒有被冊封。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後來姬信就直接站到了劉邦這邊。而韓信掃平北方之後,劉邦急需韓國舊貴族,幫忙統治韓國故土。所以這個時候,他就被劉邦封了一個韓王。

姬信在劉邦的消滅名單上,也算是比較靠後。因為他所在的韓國,實力確實不強。所以,劉邦直到陸續收拾了幾個諸侯國之後,這才輪到他。而當時劉邦對付他的策略,也非常簡單,那就是借刀殺人。

劉邦借的這把刀,就是北方的匈奴。


當時劉邦直接把姬信封到了山西北部,這地方在漢朝初期的時候,就是直面匈奴的最前線。所以,公元前201年,匈奴南下之後,姬信統領的韓國,首當其衝。面對強大的匈奴,姬信自然是擋不住,只能向劉邦求情。劉邦倒也沒說不管,而且也確實出兵了,但是卻走得異常緩慢,擺明了要把他往死了坑的節奏。

所以,這時候的姬信,也回過味來,知道劉邦的意思了。當時姬信率領自己麾下的軍隊作戰,最後被匈奴大軍圍了起來,只能轉投了匈奴。而劉邦這邊,得知姬信轉投匈奴之後,這才終於快馬加鞭趕來,很快就擊潰了姬信麾下的軍隊。

此戰之後,姬信不得不逃往北方匈奴那邊,後來在匈奴和漢朝的戰爭當中,被漢朝幹掉。而劉邦這邊,幹掉了韓國之後,直接正面和北方的匈奴交手了一次。當時的匈奴,正處於冒頓單于的統治下,正處於極盛期。所以接下來,雙方短暫交手之後,劉邦直接被冒頓單于圍在了山西大同城外的白登山上。


這就是歷史上著名的白登之圍。

這場白登之圍的結果,是劉邦答應和匈奴和親,並且給了匈奴很多好處,這才讓匈奴撤兵。熟悉漢朝歷史的人都知道,這場戰爭當中,劉邦被匈奴人圍了七天七夜,直接導致後來漢朝和匈奴上百年開始和親,影響絕對是相當深遠的。而這場戰爭開始的原因,其實就是劉邦想要剪除韓國。

而韓國被消滅之後,接下來,劉邦親手冊封的異姓諸侯王,就只剩下了韓信、英布以及彭越這三位。

對於這三位異姓諸侯王,劉邦對付他們的時候,明顯要比對付其他諸侯王更謹慎。


因為這仨人實在是太能打了。

這三位異姓王,號稱是漢初三大名將。當年楚漢戰爭的時候,劉邦在正面對抗項羽,就是靠著英布騷擾項羽的後方,彭越幫忙騷擾項羽的糧道,韓信在北方打野,所以劉邦才能正面對抗項羽。

如果沒有這仨人,劉邦想要正面抗住項羽,還真有點困難。

所以,對於這三位超一流的名將,劉邦是極為謹慎的。別看當時劉邦已經解決了好幾位諸侯王,可是這三人要是真聯合起來了,那還真夠劉邦喝一壺的。弄不好的話,整個漢朝被他們徹底打崩了,都是有可能的。


這個評價,其實一點都不誇張。因為當時劉邦手底下的那些將軍,還真沒有任何一個,能夠達到他們三人的水平。所以,劉邦才會把他們放到最後解決。而對付這三位異姓王,劉邦很清楚,自己絕對不能力敵,只能智取!

不能力敵,是因為如果真的開戰的話,劉邦真沒有贏得把握。

三位異姓王當中,劉邦首先挑中了韓信。韓信自從被劉邦改封到楚國之後,這幾年一直在楚國這邊兢兢業業,強化統治,此時劉邦也認為到了該摘桃子的時候。所以接下來,劉邦玩了一個花招,他打著出遊的名義,來到了楚國邊境的陳縣時,讓韓信來拜見他。而韓信來了之後,他直接給韓信扣了一頂『疑似謀反』的帽子,然後剝奪了他的楚王爵位,沒收了整個楚國,改封韓信為淮陰侯。


再後來,所有人都知道,韓信被劉邦帶到京城之後,最終被呂后處死。一代兵仙,最終死於女子之手。但從根本上來說,真正解決韓信的,還是劉邦。

只靠一個小花招,就能解決一代兵仙。劉邦這手段,簡直是神了。

至於楚國這邊,劉邦則是派自己的四弟過來,接管了整個國家。楚國在幾大諸侯國當中,算是最重要的一個,所以劉邦自然會安排自己最信任的人。劉邦的這個四弟,在老劉家也算是最優秀的一個。不同於劉邦的流氓匪氣,他是一個讀書人。

後來,這位劉老四到了楚國之後,果然把楚國治理的井井有條,也沒因為韓信被抓而搞出什麼亂子。很多很多年之後,當漢朝都已經滅亡多年之後,這個劉老四有個後代,再次起兵橫掃天下,但是結果卻因為種種原因,沒能真正統一天下,最後反倒是開啟了南北朝時代。


那個人,叫劉裕,南北朝時期劉宋政權的開創者。

韓信被除掉之後,接下來的彭越和英布,此時雖然意識到了危險,但是也無可奈何了。因為對於這兩位頂級名將,劉邦同樣是早有準備。在過去的幾年當中,劉邦雖然一直沒有動他們,但是私底下,劉邦卻一直在不斷地向他們的封國內摻沙子,安插自己的人手。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就算他們想要帶著自己封國內的軍隊,起兵反抗劉邦,也根本做不到。如此,解決了韓信之後,劉邦隨意設了個局,讓彭越麾下的人首先告他謀反,然後劉邦出其不意的派人抓住了他,並且將其流放。在流放彭越的路上,呂后再次給他設了個局,最終以謀反為名,直接幹掉了他,並且把他砍成了肉醬。


彭越被殺之後,對於僅剩的英布,劉邦就更加簡單粗暴了。劉邦直接派人把彭越的肉醬送給了英布。此時的英布,收到這份特殊禮物之後,不反也得反了。最終,在劉邦的逼迫之下,英布不得不造反。但結果,此時的英布已經是獨木難支,在漢朝強大國力的鎮壓下,最後還是被劉邦輕鬆解決。

最終,英布戰敗之後,逃往南越國,但途中被人截殺而死。

至此,漢朝初年,劉邦所封的幾位異姓王,全滅。

當然,這場解決異姓王的鬥爭,還有一個尾聲。那個劉邦的女婿,趙王張敖,雖然成了老劉家的親戚,但是劉邦依然沒有放過他。在解決彭越和英布之前,劉邦就路過他的領地,然後發生了一樁莫名其妙的謀反案。最終,劉邦把他帶回了京城,廢了他的趙王之位。但是因為他是自己女婿的原因,並沒有殺他,而是把他改封為宣平候。


還有那個劉邦的髮小盧綰,如果說劉邦這輩子只有一個朋友的話,那這個朋友很可能就是盧綰。但即便這樣,兩人的友情也沒能經受住權力的考驗。後來,因為一系列陰差陽錯,劉邦誤以為盧綰要謀反,而盧綰得知此事以後,直接帶著全家跑到了長城邊上,希望得到劉邦的准許,前往長安解釋一下。

但遺憾的是,這時候劉邦身體已經不行了。此後不久,劉邦病逝。得知劉邦去世的消息之後,盧綰知道,接下來呂后掌權之後,自己就算回去了,肯定也解釋不明白。因為就算呂后相信他沒有謀反,也會以此為藉口殺了他。

所以最終,盧綰直接帶著全家,逃往匈奴,最後死在了草原上。


隨著盧綰身死,異姓王就算是徹底從漢朝消失了。

當然,要說徹底消失,也不太對。因為當時在最南邊,還有一個南越王趙佗。

和其他幾位異姓王不一樣,趙佗原本是秦朝官員,當年曾經奉秦始皇之命,前往嶺南征服當地。但結果,趙佗前腳剛把嶺南打下來,後腳秦朝就崩了。所以在這之後,趙佗不得不留在當地,割據嶺南建立了南越國。

而漢朝開國之後,劉邦雖然也想收復南越,但是奈何南越國當時實在是太遠,劉邦也覺得鞭長莫及,強行征討難度太大,所以只能暫時默認南越國自立一方,只要名義上對漢朝稱臣就可以。


直到漢武帝即位,漢武帝打垮了匈奴之後,然後才徹底騰出手,收復了南越國,但那已經是百年之後的事情了。

這就是劉邦平定漢初異姓王的全過程。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2/11/11 上午 11:55:31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2/11/11 上午 11:55:02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30
積分:120648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漢武帝的推恩令號稱無解陽謀,到底難在哪里?
難在四代的量變積累。



首先,要有劉邦,先拔掉經驗老道,有功業聲望,能征善戰的強大異姓王,然后分封六個黃口小兒做諸侯王。



然后,要有一個呂后,雖然沒做什麼驚天地的大事,但有能力和意愿弄死那麼多龍子龍孫的黃口小兒同姓王,讓關東諸侯王常年「長不大」。最后又上馬一批集中在京師和不去封地,有名無實,最后能夠被低成本弄死的呂氏王。當然,還有劉盈庶出的幾個幼兒王。



再后,要有一個漢文帝,不斷對全國老百姓灌輸「我是你們的父親,我愛你們」,塑造一個不同于秦始皇這種主君形象的父君皇帝理念。而且借著他對齊王子弟的愛,把天下第一大國,70城的齊國,一分為六,又分給黃口小兒。他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所以誰都不針對,只針對齊國。



但這個有多重要呢?七國之亂時,楚國40城,吳國50城,趙國40城,然后老齊國上了四瓣,還有兩瓣是跟著朝廷,給那四瓣添亂,干擾反叛那四瓣的后方。





所以,所謂的七國之亂,因為中間的齊國自己互相使絆子,凝聚不到一起。北邊的趙國和南邊的吳楚聯軍,也因為中間絆著,合流不到一起,北邊趙國沒有援手一直打不開局面。七國之亂,齊地的四個小不說,還發揮不了作用,實際上成了三國之亂。



可如果沒有漢文帝一輩子誰也不得罪,就弄第一大國齊國,那後來的七國之亂,就應該是四國之亂:70城的齊,50城的吳,40城的楚,40城的趙,直接就合流到一起,輕松實現大漢朝的關東大合縱,恐怕漢廷就算能撐住,小戰國時代也要再來一編...但漢文帝專搞處在中間的NO.1,其實是給兒子爭取了一個戰爭機會窗口,專業提防關東合縱。



賈誼的文章,漢文帝是看得,也鼓掌的,但你讓他現在就推恩?漢文帝真不傻.





..

但漢景帝,雖然不傻,卻帶點莽勁兒。一言不合,就用棋盤砸死吳王太子。懶得下車,就縱馬直闖司馬門。一時口嗨,就許弟弟一個終身不兌現的皇太弟。惶恐失寸,就把老師就給騙到街邊兒給宰了...景帝開始是真有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意思。



所以剛上台就嫌諸侯王礙眼,強行削藩,直接點爆火藥庫,逼得七國反叛,大國都參加了...這時候大部分的諸侯王都長大了。幸好有驚無險,發現此時的諸侯國都是紙老虎,老百姓不認大王認皇帝,叛亂不得人心...號稱最強的吳王軍隊,最后是掉頭潰敗往回跑的,自己踩死溺水不知道死了多少...咋有點像印度軍隊...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小日子舒舒服服,自己為什麼要去打仗,這能有人心死戰嗎?



但朝廷這邊是什麼軍隊?和匈奴人打交道幾十年,雖然仍然是防御姿態,但畢竟面對匈奴不斷地侵擾,一直有保家衛國的精神信念和戰爭打磨,是面對匈奴有實戰經驗的軍吏人才豐富的成熟軍隊。





西北是京畿,但西北也幫著腹地在扛外患。西北、華北作為京師的朝代一般集權能力強,軍力強,時間長,就是因為中央軍要扛外患,普遍比腹地地方軍要強壯,更有憂患意識。吳楚這些貓在腹地,無憂無慮享受和平紅利,發展經濟的諸侯國,太高估自己的軍力,也太低估朝廷的軍力...

但七國按下去,漢景帝卻學乖了,做事不毛毛糙糙了,他并沒有立刻動手瓦解諸侯。而是細心等待,硬是把七國之亂后的十八個諸侯國國王,漢景帝親兒子加常年與漢景帝膩在一起的心腹族兄,封出去超過十個。剩下的非親信和嫡親的諸侯還都是小國。他是先控制住關東局勢,而不是繼續彈壓,這才有了後來削藩的階段性基礎。



漢景帝之所以學穩重,先控制局面而不是窮追猛打,因為要先干另一件事:把京師朝堂上的功臣集團也打垮。





否則你削藩,就是集權,這些人也給你使絆子。之前削藩,丞相陶青帶著京師戍衛部隊司令一起來和漢景帝談合作條件,要求先殺晁錯(當時的副丞相,第一個非功臣集團出身的御史大夫,下一任丞相的優先繼任人選),然后才肯讓周亞夫等功臣集團經驗豐富的軍事專家出任大將軍赴關東平叛...殺晁錯其實是威脅和交易,逼皇帝認慫,自毀旗幟和路線,以及麾下黨羽對皇帝的信任。畢竟,統領京師部隊的中尉都站在丞相一邊,政變也不是啥難事,就問剛繼位的皇帝你怕不怕?所以,漢景帝這次學穩重了。漢景帝又花了幾年時間,把周亞夫弄死,把劉舍罷相...最后,漢朝終于出現了第一個非開國功臣集團出身的郎官丞相(除呂氏專權時短暫任相的呂產外)。而且還是丞相與御史大夫(副丞相)同時都是郎官出身。



郎官一般都是年輕人,主要職責是當皇帝跟屁蟲,是和皇帝一起玩的,普遍是帝黨。而且景帝朝在史料里出現的所有的郡守也都不是功臣集團出身...這些都是破天荒的。

進一步收拾完功臣集團,沒有了朝堂上的過多掣肘,又該進一步收拾關東諸侯力量了。當列侯趨弱,漢景帝才借此時機,加大力度削弱關東諸侯力量,實現對列侯與諸侯的持續螺旋打壓。



更名諸侯丞相為相。下令不再設置諸侯御史大夫官。



將諸侯國丞相貶抑為相。不再設置諸侯御史大夫,相當于副丞相。



王薨,遣光祿大夫吊襚、祠、赗,視喪事,因立嗣子。列侯薨,遣太中大夫吊祠,視喪事,因立嗣。



取得列侯和諸侯王的立嗣權。



御史大夫綰奏禁馬高五尺九寸以上,齒未平,不得出關。



在馬政上,實現朝廷對良馬的壟斷。





最最重要的是漢景帝中五年的詔令:



景帝中五年,令諸侯王不得復治國,天子為置吏,改丞相曰相,省御史大夫、廷尉、少府、宗正、博士官,大夫、謁者、郎諸官、長丞皆損其員。



從漢景帝中五年開始,諸侯王失去了對國家的治權。這是除了秦朝短暫的十來年外,又一次破天荒的歷史情境。以前朝廷只能下派諸侯國丞相,現在諸侯王不能再自己任命官員,諸侯國丞相只能叫相,而且大幅度縮減諸侯國的國家官員配置,以強化朝廷對諸侯國的控制。實際上,此時的諸侯國已經是朝廷直轄。這是自秦始皇以來的第一次。秦朝最終沒能壓住的關東封建制度,中央集權制度其實一度進入衰亡狀態。就是漢朝四代人的量變積累,一點點突破諸侯國的底線,最終實現了質變。到漢景帝后期,雖然名義上,關東封國還沒有實現郡縣化,但諸侯王已經基本失去了對本國人事權、財政權、軍權、司法權的掌控,只剩下享用「衣食租稅」





的權力,都是吉祥物,封國已經是事實上的直轄化。質變點其實在漢景帝。所以喜好任用法吏壓制列侯與諸侯的景帝,不討大臣和宗親的喜歡,明明做得事很大,但死后評價不高。而漢武帝後來的推恩令、左官律和附益法,無非是以立法加速完成諸侯國裂變轉型為郡縣的形式制度,已經是順水推舟的事情了...

但漢景帝還有個諸侯王沒徹底解決,就是他一奶同胞的親弟弟梁王,在平定七國之亂時也是大功臣,一直想做他許諾的皇太弟,但一直當不上,一肚子怨氣。此時,梁國成了天下唯一的40城大國,而且梁王經營多年...這個瘡不拔,還是后患。可太后寵愛梁王,又不好下手...



所幸,梁王死在他前邊兒了,就早死了兩年。太后借機一哭鬧,反而順手把梁國也給一分為五,對親侄子們推恩嘛。





此后關東既無大國,也無雄主。

漢景帝來不及做更多了,自己也撐不住撒手人寰了。留下個年少的劉小豬繼位。



這時候趁皇帝年幼,功侯集團和諸侯集團都開始反撲,想動搖景帝的那套。漢武帝當然是想繼承他爹那套。所以十幾歲一上台,就搞建元新政,和漢文帝失敗的后元改制路數如出一轍,試圖借此把功臣集團徹底壓滅。誰知道人家都是老狐貍,把他給壓住了。老太皇太后出面,把一上來就瞎折騰的小孫子給架空。老太皇太后,說是壓住了皇帝,但也算是一種保護吧。如果沒有太皇太后這層緩沖,剛上台,最年輕大臣都是叔叔輩的十幾歲小孩,和一群老狐貍要斗個魚死網破,還真說不清最后結局。起碼十幾歲小孩,還沒有嫡系團隊,再聰明,也架不住身邊兒人關鍵時刻是否反水,可不可靠不好說。





兔子逼急了也咬人,功臣集團可是殺過皇帝,立過皇帝的,絕對不是善茬,奶奶是親歷者,再清楚不過那段血腥歷史。

他這一蟄伏就是五六年,就是個擺設...等奶奶死了,擺設完了,也二十多歲了,在親媽這邊兒人的支持下,實現元光決策,後來逐步掌控大權后,把漢文帝到他爸爸兩代人以及十幾歲時沒做成的改制工程,一步到位,從法理上終結了漢初皇帝與功臣集團共天下半共和狀態,加強了集權。



要說元光決策,其實就是漢景帝以及漢景帝自己親手扶植的王氏外戚人事集團的主要路線。這個路線其實完全是讓已經改弦更張,由鼓吹封建轉為積極為大一統做學術背書的儒家學派做馬前卒,去沖擊當時作為國家意識形態指導思想的黃老道家。漢武帝實現元光決策開始,算是正式親政。





但高層人事權上,仍然沒有自己的嫡系班底,仍然有王氏外戚掣肘。漢武帝這個時候并不是把功臣集團往死里壓,因為這個時候功侯集團倒了,人馬也會被王氏外戚所填補。但漢武帝借著儒家沖擊黃老,大量引入儒吏,來同時制衡功臣集團與王氏外戚集團。在這個過程中,從儒生與功臣子弟兩大備員蓄水池中,選擇自己可以依賴頂替王氏外戚的人馬。同時,通過對匈戰爭,重新啟動軍功授爵制,培養新時期的青壯派嫡系功侯,用軍權側面圍堵相權。

到了元豐年間,和漢文帝的路子如出一轍,漢文帝從河里撈出個玉杯,漢武帝從河里撈出個寶鼎。漢文帝準備封禪泰山未成,漢武帝封禪泰山成行。漢文帝要改正朔,易服色,也未成,漢武帝正式改正朔,易服色。漢武帝改制與漢文帝失敗的后元改制,幾乎是一模一樣,照搬爺爺。





甚至連封禪泰山,如果不是新垣平作為突破口被扳倒,功臣集團阻擊后元改制,令其最終失敗,漢朝漢文帝原本是第一個封禪東岳。其實漢景帝也是傾向繼承漢文帝的儒家集權方案,斗倒黃老,做「有為」君主。但漢景帝因為熟知自己老爸改制失敗的經驗教訓,把自己的重點方向放在從人事上,直接進攻功侯與諸侯兩大利益集團。所以漢景帝一度冷落了儒吏,而重用法吏甚至酷吏,推行自己的外圍人事包圍朝廷人事的控制策略,最終在人事上掌控了諸侯國君位置與郡縣長官位置。繼而對功侯與諸侯兩大內外制衡方,進行螺旋打壓。漢景帝,更傾向于一個法家皇帝,因為他曾經看到想做儒家皇帝的父親,是怎樣在最后時刻被迫放棄的...但這不意味著他不認同自己的父親。



因為相比于黃老道家的無為理念而言,儒家改旗易幟拋棄封建主張后的有為圣君的理念,相對而言,才是秦朝法家隕滅之后,當時最能伸張皇權的集權理念。從漢景帝為兒子劉徹所做的最后的布局,就可以看出端倪。

(插一段:漢初儒家是真的務實,從秦朝鼓吹分封,和秦始皇直接頂牛,到漢文帝開始,180°硬核調頭轉向為鼓吹大一統,支持皇帝集權,為中央集權理念提供學術和法理支持,這彎轉得堪稱千古第一大彎...畢竟,秦朝的兩大學派,儒家和法家斗得你死我活,最終法家爆滅,儒家被掃進垃圾堆,鷸蚌相持漁翁得利,竟讓黃老道家最終撿了便宜,成了指導學派...當代表集權制度故鄉秦境的漢王劉邦,兵臨城下,儒家大佬們為最后一位大封建制度的統治代表,魯公項羽,拒不投降,堅守死節時,估計大佬們心里是絕望和迷茫的.





..他們在秦朝堅持的東西被事實證明了,逆流,錯誤,經不起考驗...這大概是儒家在漢初先進行自身學術改革和轉向的動力吧,從此雜儒代替了醇儒,改旗易幟,丟棄封建主張。)

漢景帝任用法吏派搞斗爭搞集權,干臟活兒,甚至自己背負了刻薄君主的名聲,卻為兒子大幅度削弱兩個最大的障礙。可他把兒子的身邊,布滿了儒吏,才是針對漢初黃老道家的放權分治意識形態和指導思想,做終極一擊的準備。



漢景帝立劉徹為皇太子后,以儒門子弟、中尉衛綰、王臧為太子太傅、少傅。趙綰、王臧之屬明儒學。魏其、武安俱好儒術。丞相衛綰奏言「所舉賢良,或治申、商、韓非、蘇秦、張儀之言,亂國政,請皆罷」,武帝謂「可」。



田蚡,王皇后外戚集團的核心人物,好儒家。





竇氏外戚的核心人物竇嬰也好儒家。太子少傅王臧,是儒家。太子太傅兼丞相衛綰,也好儒家。漢景帝,把劉徹生生打造成了一個被儒家所包圍的太子...所以,如果漢景帝再有二十年的光景,不難看出,他要做的下一步,就是繼承失敗的漢文帝,發起後來漢武帝也二次才成功的儒家改制。

實際上,漢武帝剛登基就失敗的建元新政,就是以好儒家的竇氏外戚集團竇嬰。王氏外戚集團田蚡,兩人共同主導的繼漢文后元改制后,漢朝第二次儒家改制,第二次發起沖擊,挑動黃老道家的神經,也是漢武帝任內第一次。但竇嬰曾與竇太后有嫌隙,竇太后認同黃老,他并不完全都表竇太后,更傾向于作為儒吏參與其中,盡可能調動竇氏資源,主要是與王氏合作。實際上,王氏外戚集團,就是漢景帝留給漢武帝的班子,一直是要輔佐漢武帝,實踐漢文帝、漢景帝的改制遺愿。





王太后與王氏外戚集團,才是從漢景帝廢栗太子開始,景帝政治路線的最大擁護方和執行集團。漢景帝在作為太子的劉小豬身邊布局清一色的儒系色彩重臣,其實就是為自己沒有精力和壽命再去做的下一步,儒家改制,做鋪墊。當然,少年漢武帝剛登基,建元這次又失敗了。因為竇太后壓制了儒道兩派指導思想之爭,壓制了外戚集團與功臣集團的大規模黨爭與火拼。直到竇太后一死,竇氏外戚失去核心人物而熄火,王氏外戚集團順勢上位,推助漢武帝實現元光決策。建元新政,元光決策,都是王氏外戚集團作為主導方。劉小豬到元光決策這個時間點,其實還是處在漢景帝給他提前布局好的人事與路線的戰略舒適區內。他仍然處在人事突圍之中。

漢武帝剛一上台就吃癟,被壓抑了六年之久。





要知道,汲黯評價漢武帝,說他是「內多欲」,這個多欲的皇帝被壓抑了六年,其實就是在強行學習收斂...所以和老爹一樣上台就吃癟的經歷,和爺爺一樣學習克制欲望六年,漢武帝最后幾乎就是漢景帝和漢文帝,外加漢高祖軍事戰略才能加持的集大成糅合體。思辨能力成熟以后,他也講究個方法步驟,不再急躁。

元光決策,竇氏外戚散伙,王氏外戚上台,雖然外戚作為皇權代理,壓住了與皇權有沖突的功臣集團,但皇權內部,年輕皇帝與王氏外戚的權力之爭也就上升為主要矛盾。劉小豬再要做的就攢嫡系,擠掉王氏外戚。攢嫡系首先要的就是在軍中有人。而嫡系團隊最重要的就是自己一起玩的年輕人,需要絕對信得過。絕對信得過,在當時漢武帝所處的環境來說,最直接的渠道就是自己心愛的衛子夫一家,衛氏外戚。





可當時正兒八經的外戚是王太后的盟友,館陶公主家啊。館陶公主的女兒阿嬌才是皇后。衛子夫只是個寵妾而已。



建元年間,是太皇太后把持朝政。劉小豬是個擺設。



元光年間,劉小豬算是開始執掌朝政了,但身邊都是皇太后安排的人。比如舅舅田蚡是丞相,太后交好十幾年的盟友館陶公主作皇后外戚。



元光年間,就是漢武帝攢嫡系,和太后一系對抗的階段。這段時期,館陶公主一派也是動輒要整衛子夫、衛青,不只是女兒吃醋,更因為他們是皇帝一黨,是敵派黨羽。



最后漢武帝就贏了。扳倒了丞相田蚡,廢掉了皇后陳阿嬌。這其實是把王太后的人馬全給剃掉了。皇帝的年號其實都很有意思,看著亂,但其實代表著皇帝自己對自己每階段作為的劃分。于是進入了元朔年間,標志著此后漢武帝完全掌權,他不用在內部斗這個斗那個,才能集中精力搞外部戰略。





新皇后不用說,衛子夫。而衛青在元光年間,被漢武帝硬塞到軍中,而且不負武帝所望,打了漂亮仗,幫武帝把住了軍權。



同時期,和劉小豬衛家混一個圈子的,還有公孫賀,公孫敖、陳掌、平陽公主等人。公孫賀、陳掌也和衛家聯姻,公孫敖則是衛青的救命恩人。公孫賀是漢武帝當太子時的太子舍人,公孫敖是漢武帝身邊的郎官。漢武帝前期,漢武帝、衛子夫、衛青、公孫賀,公孫敖、陳掌這些人,是同齡圈,是一起混一起玩的少年之交。在建元年間,漢武帝蟄伏期間,這群十幾歲的娃子們就陪著皇帝天天玩,大概也是書生意氣,揮斥方遒,坐而論道的小圈子時光。而元光年間,漢武帝開始執掌朝政,但人事上是被王太后掣肘,所以死命把這幫兄弟往上推。最后,衛青、公孫賀、公孫敖都掌了兵,而且衛青更是將星耀眼,給青年漢武帝長了大臉。





所以,從小一起的玩伴,在五十年后,巫蠱之亂,衛太子兵敗自殺,衛子夫宮中自縊,以及位至丞相的公孫賀,悉數被腰斬,公孫敖也是早早死于先前的巫蠱事件...這是什麼感覺?漢武帝當時是什麼心情?漢武帝後來查清衛太子是被江充構陷,被逼起兵,但造反已成既成事實,武帝無法公開為兒子平反,只能建思子宮,提拔為太子喊冤的田千秋為相,表示在內心對太子的平反。而他對江充、劉屈氂、蘇文,甚至不顧李廣利還在外帶著大軍的后果,對他們家人發狂式抓捕和屠戮,基本上都是滅三族,大開殺戒,這就是急火攻心,在報復啊...報復他們做局讓漢武帝親手毀掉自己的嫡系圈子。而他到死不立李夫人兒子,年長的劉髆為太子,寧可立一個最年幼的小孩劉弗陵,卻讓衛太子家的霍光來輔政,大概也是源于,如果立了劉髆,那麼意味著江充曾經的陰謀最終得逞了,妻兒就白死了,老伙計們也白死了,有很強的抵觸心理.





..江充,整死的不只是一個長子,而是劉小豬十幾歲時開始,玩了近五十年的少年圈子。放在現在的感覺,就說劉小豬十幾歲上學,老婆衛子夫是同班同學,公孫賀、公孫敖這些都是同寢室臨鋪上下鋪的舍友。這些老伙計平時膩在一起玩,後來一起創業,一起分享事業的成功,互相支持,幾十年的過命交情,最后讓你江充一個後來人橫插一杠,搞得老皇帝自己把自己的初心和發小全殺光了...如果說晚年的漢武帝貪圖李夫人和鉤弋夫人的年輕貌美,貪戀美人皮囊,好讓已經年老的自己,找到一些征服感、雄壯感和年輕感,那麼衛子夫雖然人老珠黃,但這個圈子,才是劉小豬自幼以來的同齡圈,玩了幾十年的老伙計,在他心理地位是不一樣的。他們才是一代人,彼此有最多的少年記憶,共同經歷,而且互相成就。



老年人和年輕人畢竟有代溝,這群老人才是有共同時代意識和彼此熟知底細心思的真正朋友圈。有他們這群老人當朝堂頂梁柱,漢武帝在人事權力結構上,內心是安穩的,在情感和心理上,是不孤獨的,有安全感的。公孫賀本來就不想當丞相,是漢武帝硬逼著他出山的。漢武帝畢竟老了,對這些老人其實也有心理依賴。

後來可好嘛,江充等人為了扳倒繼承人,做局挑撥,漢武帝一時摸不清楚情況,衛太子為了保命又真的反了,這一牽連,老皇帝被動得把自己能關起門說話的人都殺完了。從此以后,他才真正是一個人獨自面對一群有代溝的后生,是既感到不安,也感到孤獨,高處不勝寒的獨行老人...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把這種歷時五十年的美好回憶和初心都毀了,把漢武帝自認為無暇的一生都毀了,把一個老人在老人堆里的安全感也毀了.





..漢武帝對江充李廣利劉屈氂等人可以說是恨入骨髓,狠辣報復...但沒了嫡系老年圈的人事護持,又因為一時激憤,逼的李廣利把漢廷精銳部隊給出賣賠光,漢武帝就徹底折騰不動了,一年后就下了輪台罪己詔,突然主動扭轉了既往的路線,基本進入了心灰意懶,等死階段...衛氏外戚集團和漢武帝的職業生涯和命運軌跡,可以說始終高度牽連...

這里多說些后話,漢武帝和把相權從功侯集團那里攬到自己人手里的漢景帝不同,漢武帝鞏固君權的手段主要是靠大規模漢匈國戰,打造強大中央軍與掌控絕對軍權。他是用兵權擠壓相權。所以到他死時,作為兵權代表的大司馬大將軍的實際權力,壓過了文官系統代表相權丞相之職,成為百官之首。所以直到元鼎五年酎金奪爵,漢武帝才真正把開國功侯集團徹底清洗。





而此前,漢武帝雖然大權獨攬,但對已經逐漸勢弱的功侯集團并沒窮追猛打趕盡殺絕,而是依然任用功臣集團子弟,逐漸弱化相權。在西漢任期紀錄第二名的嫡系公孫賀任相之前,他是在功侯子弟、軍吏、地方名儒等出身之間穿插選相。畢竟這個時期,官員選拔渠道還不成熟,功臣集團仍然是當世最大的備員蓄水池,現成的優質人才庫,所以不僅對諸侯的推恩消解方式很懷柔,對功侯退出歷史舞台也給了足夠的緩沖期,分寸得當,小火慢燉,并不激烈,同樣實現了新型意識形態下,權力結構性過渡的軟著陸。其實優秀的皇帝普遍具有成熟的制衡思維,而不是純粹的對抗思維。江充破掉的,真的是一個有條不紊,自信自如自律的政治家,讓漢武帝開啟了狂躁老頭模式,給了漢武帝前所未有,至死難平的挫敗感.



..

這塊說多了,回到元光年間,漢武帝就是用自己的衛家外戚朋友圈,擠掉了王太后的圈子,從此實現了乾綱獨斷的大帝生涯。



元朔年間,漢武帝采用了主父偃的推恩令主張,開始接續祖上的努力,完成瓦解關東諸侯的最后一擊。主父偃其實還是衛青舉薦給漢武帝的,也是衛系背景,只是元光年間漢武帝一直受制于王太后勢力,沒敢采納,到了元朔二年掌握人事權,才敢正式發布推恩令,完成去諸侯自治的法理化進程。但這個時候,關東諸侯事實上已經被搞得沒什麼反抗能力了。淮南王反叛那種和漢武帝麾下衛霍遠征軍相比,基本上就是過家家,小打小鬧,都不屑多說。不過淮南王之所以歷史筆墨較多,是因為他在反武帝儒家改制的意識形態上,是當世代表黃老防守方的宗室意見領袖,他主要是軟實力影響大。





比軍力,他那是小兒科。當漢武帝的中央軍鐵騎,如長龍一般游走與中原與草原之間,那是何等的氣闊?諸侯只有干瞪眼的份兒了。皇帝還能推恩,讓大家都過完自己這輩子尊貴的小日子,那是真的「天恩」,高興還來不及。

所以,這陽謀,實際上是奠定在:



秦始皇,先把上古部族時代就形成的天理般的諸侯權威打掉,強行搞集權。但秦始皇那套其實沒最終搞成,被反撲了。劉邦進行歷史性妥協,走郡國并行的回頭路,但花余生把最離心離德的異姓王搞掉,換成自家小孩。呂后殺劉邦的小孩,換成劉盈的小孩,讓孩王們總也長不大,建立不起封國民心,最后還推出一批待宰羔羊一樣的虛名呂王。漢文帝,趁劉家新一批小孩又替換掉虛名呂王,趕緊先把居于關東中間交通樞紐位置的第一大國齊國給搞殘,破掉強勢合縱可能性。





漢景帝,敢于干自己後來都后怕到驚慌殺老師的削藩,讓紙老虎一起上,所幸一鍋端,干脆利索。端掉以后,還讓諸侯國都變成實質性直轄,而不是自治。這個時候諸侯王就沒什麼反抗能力了。漢武帝,熬死竇太后,擠掉王太后,把自己嫡系竄出來,掌握了兵權,乾綱獨斷,然后完成最后去諸侯措施的台面化和法案化。

這是正式宣告式的最后一擊。沒有前邊的歷史進程,這不僅不是無解陽謀,只能是強大的異性諸侯呵呵一笑的無用空謀。要麼你打死我,否則你等不到我死我兒子瓜分我大國,我就先要搞死你。



這要真是叫無解陽謀,東周天子不早用了,等得到漢武帝?哈哈,大概春秋戰國的諸侯們理都不理,還要扣你一個擅改祖宗良法成法,失德不配做天子的帽子,削藩失敗后,造反的諸侯就是這樣說漢景帝的。





宋國作為殷商后繼,表示抵觸周禮,抵觸嫡長子繼承制,堅持兄終弟及,亂得一塌糊涂,經常被列國取笑,一直到宋襄公這個近乎偏執迂腐的遵守和崇尚周禮的弱霸,才算撥亂反正,扭轉了宋國形象,把宋國的文化慣性掰扯過來。因此硬實力明明不怎地,還總被當反面例子笑話的宋襄公,在當時影響力卻很大,甚至成了一些人心中的常敗霸主。因為他是當時諸侯又嘲笑又敬佩的理想主義的化身,諸侯根本就藐視禮制了,但佩服宋襄公對更有利于人道主義的政治正確的固守堅持。

不是說禮制定下了,諸侯就遵守,還是要看實力的。而且定這種禮制,阻力最先就來源于朝廷上,而不是諸侯,因為這是搞集權,除了皇帝,都提防。列侯與諸侯對皇帝來說,原本是內外制衡的雙方,一邊兒消失了,另一邊兒肯定就沒用了,列侯心理也清楚這種制衡態勢,自己這個群體存在的意義。





漢文帝后元改制失敗,漢武帝建元新政改制失敗,按照今天看不過就是改正朔易服色,禮儀改革嘛...但為什麼朝堂上反撲力量那麼強?因為古代講禮法,禮法禮法,禮在法前,禮也是法,放到現在,是動根本大法,動國本,直接影響列侯集團與皇帝共天下,諸侯集團與皇帝分天下的合法性基礎。那種禮儀是在對全天下講,皇帝為什麼存在,諸侯為什麼存在,功侯為什麼存在,又為什麼能世代掌權,皇帝、功侯和諸侯各自行使權力的界限在哪里...這是意識形態啊,是在解釋政治存因的根本,看似是禮儀,實則是動政治秩序的根本。不說別的,就說憑什麼開國功臣立了功能當丞相,但開國功臣的孫子沒立功也能當丞相?為什麼諸侯王一定要擁有獨立的軍隊和官府?改制其實觸碰得就是這些根本性的解釋權,就是塑造新的意識形態。



抄一家殺一族不難,但宣告既得利益的整個統治階層的權力來源都不合法,不合情,不合理,那是什麼樣的阻力?

可為什麼推恩令,明明是等諸侯死了才分,他們也會反抗呢?因為每一代諸侯王的身后,都有一個強大的地方利益集團。就像江充巫蠱之亂一樣,漢武帝沒死,李廣利他們就想讓漢武帝自斷根基,把權力轉到劉髆這一系,而不是劉據那一系。漢武帝玩了一輩子鷹,到了被鷹啄了眼,但作為專業權力運作大師,總能回過味兒的。



如果不是諸侯國的軍政實力,早早就在漢景帝時被打掉了,而且趁著內戰得勝兵威,漢景帝已經實質性運作,讓地方利益集團與諸侯王的權力與利益,進行決定性的解綁和脫鉤,那麼,後來漢武帝即使推恩眾建,諸侯國獨立的統治單元內,奶酪受到嚴重觸動的諸侯國地方利益集團,也會推著諸侯王趕在推恩前就反的。




諸侯王不反,可能諸侯王也會暴斃,然后諸侯王的太子或庶子被地方利益集團推拱,奪權上位,再去造反...其實戰國時期就有趙武靈王的例子,一代雄主動了分割利益集團蛋糕的心思,結局也終究是被權臣做局活活餓死,連身為趙王的兒子都沒能力救他...畢竟,諸侯王家的權力可以分,但利益集團在當地的整體利益怎麼分裂,誰愿意跟著諸侯家就這麼心甘情愿把利益分出去?即使今天,哪個壟斷性的集團企業,主動把自己給裂解的?



https://kknsays.com/answer_QTNmdFM5YkRvUzQ1ZDI0MVVsMk00Zz09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4/5/18 下午 10:31:47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4/5/18 上午 10:08:36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2343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