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導致唐朝外交政策陷入混亂的「陝州之辱」

您是本帖的第 2225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導致唐朝外交政策陷入混亂的「陝州之辱」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導致唐朝外交政策陷入混亂的「陝州之辱」

吐蕃王朝似乎是專門為了噁心唐朝而存在的。在唐朝之前和之後,它都處於四分五裂狀態,老實巴交地在青藏高原上放羊,從來沒對中原王朝造成過威脅。唯獨跟唐朝「伴生」這200多年,它象吃多了菠菜的「大力水手」,動不動就跑下來搶地盤。

大唐建國後,打遍天下無敵手,四周的少數民族政權紛紛表示服氣,或稱臣,或納貢,將唐太宗李世民尊為「天可汗」。吐蕃卻嘴服心不服,經常越界找碴,雖然雙方曾有過「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兩次入藏形成的短暫甜蜜的「甥舅關係」,但從唐初到唐末雙方共會盟八次,約架六回,磕磕碰碰不計其數,翻臉比翻書都快。趁著「安史之亂」後唐朝疲軟的工夫,吐蕃還一度洗劫了長安城。


 


因此,唐朝中後期外交政策的核心就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部族小弟,一塊兒打吐蕃。特別是在「安史之亂」中,回紇不僅出工出力打安祿山,還幫忙收拾趁火打劫的吐蕃,成為唐朝的鐵桿盟友。

然而因一次缺乏溝通的外交事件,幾乎毀滅了唐回關係,讓唐朝的外交政策一度失去方向,差點提前100多年關張大吉。

吐蕃攻占長安那次,唐代宗跑路走人,命太子李适任天下兵馬大元帥,聯合回紇共擊吐蕃。李适在陝州(今三門峽市陝縣)進入回紇牟羽可汗大營會面。事先雙方沒有就見面的禮儀進行溝通,由於唐代宗曾在「安史之亂」中與回紇葉護王子結為兄弟,而牟羽可汗是葉護之弟,因而在李适面前擺起了「叔父」的架子,要求李适行拜舞之禮,所謂拜舞,就是下跪叩首然後再跳個舞,這在唐朝是臣子拜見君王的禮節,身為皇子的李适自然不樂意。


 
陪同李适前往的韋少華等官員認為大唐太子不能下拜,並且在現場大聲喝斥回紇人。這個牟羽可汗本來就有點驕狂,聽到後大怒,竟命人將韋少華等四名唐朝官員各打了一百鞭。牟羽可汗的母親知道後趕緊道歉,親手向李适獻上貂皮大衣以示賠罪,並陪同李适返回唐營,但次日韋少華與另一名官員因傷重不治身亡。


大局為重,這事讓唐代宗壓了下來,沒有追究。不久代宗病逝,李适繼位(唐德宗),牟羽可汗竟認為唐朝衰弱可欺,趁國喪之際舉兵內犯。他的堂兄國相頓莫賀達干勸諫要珍惜唐回友誼,但牟羽不聽,於是頓莫賀達干帶人斬殺了牟羽,自立為「合骨咄祿毗伽可汗」,並主動向唐朝廷表示願意成為蕃臣(之前唐回之間並無臣屬關係),甚至改變剃髮習俗,像唐人一樣蓄髮。


 
但德宗始終難於忘懷「陝州之辱」。他即位後,改變了傳統的外交政策,謀求與吐蕃和解,視回紇為仇敵。

因為對唐朝有功勞,回紇商人特別得到許多優惠照顧,但德宗下令在唐朝的回紇商人全部返鄉,不得滯留。許多西域胡人打著回紇的旗號在唐朝做生意,現在一併被趕回西域。回紇商人突董等900多人在返鄉途中被唐朝地方官員張光晟截殺殆盡,德宗竟睜隻眼閉隻眼,沒做任何處理。

回紇人聽說此事後很憤怒,要求「以血洗血」,殺死唐朝使臣,然後興兵動武。但合骨咄祿毗伽可汗硬是將此事壓下,對唐朝使者說:我不想追究這件事,只想「以水洗血」,化解兩國之間的矛盾,希望唐朝把歷年來欠我們的馬債(唐回間以馬換絹)趕緊償還!

就在與回紇關係日趨緊張之際,唐德宗又在吐蕃跟前栽了個大跟頭。吐蕃以在平涼結盟為藉口,突然劫持唐朝多名官員和將士,主盟人名將渾瑊僥倖逃脫。面臨吐蕃的反覆無常和貪婪狡詐,唐德宗一籌莫展,真可謂有心殺賊,無力回天。

宰相李泌為勸說德宗返回原來的外交政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前後十五次跟皇帝吵架都不起作用。好幾次李泌急得揚言撂挑子不幹了。唐德宗也氣得破口大罵:咱們以德服人,以理服人,有本事你說服我,動不動就辭職算什麼!?


 
李泌於是從代宗跟葉護結為兄弟談起,耐心講解了唐與回紇老一輩領導人之間的深厚友情,並從回紇與吐蕃、大食與吐蕃、南詔與吐蕃等多邊關係詳細地描述了唐朝對外政策的連續性和可行性,努力幫皇帝搞清楚「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


唐德宗這個人在歷史上是出了名的花崗岩腦殼,李泌只能用重錘猛敲:吐蕃趁我們內亂,洗劫長安,逼得你爹代宗皇帝蒙塵荒野,這是百代必報之仇;回紇前任可汗對你不恭敬,但已經讓現任可汗給宰掉了,而且人家沒有計較劫殺商團的事件,充分釋出善意,這是就坡下驢的最好時機。

為了照顧德宗的面子,李泌還拍著胸脯保證:跟回紇和好後,明確讓其稱臣(以前是兄弟之國),讓可汗給您當兒子(德宗的輩分一下子提高了兩代),為避免他們用劣馬換中國貨物,每次回紇來使團不得超過200人,馬不過千匹,不准攜帶唐人及胡商出塞。如果他們答應這五個條件,陛下就可以許以公主和親。


 
李泌的自信是有根據的。回紇跟吐蕃關係早已成了死結,無力承受來自唐與吐蕃兩個方向的壓力,同時又貪圖大唐的財物,一心想發展雙邊貿易。果然,回紇很痛快地答應了唐朝的條件,合骨咄祿可汗上表唐德宗稱兒稱臣,迎娶咸安公主時更是謙恭地表示忠心:若吐蕃為患,子當為父除之!

隨著唐朝外交關係的重新理順,唐與回紇、南詔、大食等國都建立了同盟關係,合圍吐蕃。國際形勢迅速朝著有利於唐朝的方向轉化,從某種意義上說唐朝度過了一劫。而驕狂一時的吐蕃王朝則四面受敵,國力耗盡,內部矛盾不斷激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公元822年,曾經強大一時的吐蕃王朝內亂爆發,土崩瓦解,不得不又一次厚著臉皮向唐朝乞和。而此時唐朝也已經陷入藩鎮割據的泥潭不能自拔,無力再清算陳年舊帳,一對筋疲力盡的老冤家最後搞了次「長慶會盟」,在互掐了近200年後手挽手走向墳墓。

歷史的弔詭之處在於,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任性地選擇朋友和敵人,唯獨帝王不能,因為他的好惡決定著國家和民族的興衰。唐德宗不懂,他僥倖沒翻船,是因為有個倚老賣老、苦口婆心的好宰相。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9/9/21 下午 01:02:42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3/24 上午 03:10:51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神仙宰相」李泌,是怎樣給皇帝「洗腦」的?

勸說對方,讓對方接受你的想法,恐怕是這個世上最難的事情之一。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立場、認知體系和情感經歷,面對他人的「洗腦」時,往往本能反應就是「排異」。

在唐朝「神仙宰相」李泌那裡,這件事兒也挺難。不過,他有耐心,更有辦法,於是一步步打開了皇帝的心結,扭轉了皇帝的想法。

今天,我們就跟李泌來學學——如何給人做思想工作?

唐德宗的心結


安史之亂平定後,吐蕃的頻繁侵擾成為擺在唐王朝面前的又一大危機。他們不僅在邊疆地帶燒殺擄掠、擴張地盤,還時不時侵入腹地,發動突襲,搞得大唐上下苦不堪言。

面對吐蕃的威脅,李泌認為,最佳方式是——聯合回紇、南詔、大食等幾個周邊國家,共同牽制吐蕃,使其陷入四面受敵又孤立無援的境地,從而讓大唐長久擺脫威脅。

 
辦法是個好辦法,但實現起來卻並不容易。因為德宗在還沒當上皇帝前曾被回紇人深深羞辱過,從此對回紇這個國家心懷怨恨。別說結盟,誰敢在皇帝面前提到「回紇」這倆字,恐怕都要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讓德宗對回紇主動示好結盟,可想而知有多難。

沒關係,難事那就慢慢來,畢竟,做思想工作這件事,李泌擅長。

—1—埋好伏筆,循循善誘


德宗上位後一直想要改革兵制,一次,他跟李泌討教:怎麼才能恢復過去的府兵制?

李泌回答說:「現在糧食都供應不足,還不到討論恢復府兵制的時候。」

德宗問:「那怎麼辦?不然立刻裁減秋防部隊,讓他們回去?」


李泌說,「這倒不用」。於是他提出了一系列解決糧食問題的辦法——

把國庫里舊綢緞重新紮染,賣給吐蕃,換取耕牛;要求所有制鐵廠趕製農耕器具,然後把麥種和工具,分發到邊疆各軍事據點,招募土卒,開荒耕種,告訴他們,小麥收割後,朝廷會高價收購。同時,鼓勵人們拿糧食來換取邊疆官位,這樣一來,國家糧倉就充實了。此外,鼓勵士兵留守戍邊,只要願意留下,就送房送地,提供優越福利。等邊疆人口多了,再推行府兵制,就水到渠成了。


 
德宗聽後非常興奮:「你說,這麼做,以後是不是天下就能太平了?」

李泌冷靜地說:「還到不了那種地步,不過,我倒是有方法,根本不用軍隊,就能使吐蕃自陷困境!」

德宗很好奇,忙問什麼方法。李泌賣起了關子,說:「我現在不敢說,必須得等開墾政策收到效果後,才可以討論。」

德宗堅持想知道,但李泌就是不肯回答。


於是,一個漂亮的「扣」,算是埋好了。

—2—找準時機,打開心結


不久,回紇首領主動示好,請求和親,但被德宗一口回絕。

此時若貿然去提聯盟之事,肯定要碰一鼻子灰。不過剛巧這時,邊防軍奏報朝廷,說邊塞戰馬不足,請求補充。然而朝廷竟沒有馬可以撥付,德宗十分焦慮。

 
李泌乘機進言說:「陛下如果採用我的策略,幾年之後,馬價會降到今天的十分之一。」

德宗問什麼策略。李泌還是不直說,「陛下如果真能開誠布公,為了人民和帝國的前途,而肯委屈自己,拋除私心,我才敢提出!」

德宗答應。

李泌這才說出自己的策略——「北方跟回紇和解,南方跟南詔(雲南)和解,西方跟大食(阿拉伯)及天竺國(印度)結盟,如此一來,吐蕃定會被困,想要戰馬豈不是輕而易舉?」

果然,這個提議還是觸碰到了德宗的傷疤。德宗反應很強烈,「其他三國,都可以按你說的來,但是回紇,絕對不行!」


李泌說,「我只負責宰相的工作,最後要不要執行,是陛下說了算。」

然後,李泌試探地問道:「陛下莫不是為了25年前那次羞辱?」


 
德宗說:「不錯,我的手下韋少華為了我在羞辱中慘死,我怎能忘記?可惜大唐多災多難,我沒有能力報仇,但是和解的事,絕對不可能!」

李泌說:「當年羞辱陛下的,是回紇三任大可汗,陛下登基後,他曾經想來侵犯,可是還沒出境,就被現任可汗誅殺。所以,現任可汗是替陛下報了仇,陛下應該對他封爵和賞賜才對,怎麼可以怨恨?」

德宗聽完,態度稍稍軟下一點,不過依然板著臉說:「等我好好想一想。」


—3— 反覆勸說,層層遞進


德宗的心結,算是初步打開了。但是想讓他馬上扭轉態度,卻並不容易。

自此之後,李泌有十五次跟德宗面對面討論國家大事,沒有一次不談到聯盟回紇之事,然而德宗始終不為所動。

李泌依然不放棄,一次他對德宗說:「陛下如果不允許與回紇和解,請允許我辭職退休!」


 
德宗終於說出了自己的顧慮:「我可以委屈自己,跟回紇和解。可是,我不能辜負韋少華那些人。」

李泌說:「在我看來,是韋少華那些人辜負陛下,不是陛下辜負韋少華那些人。他們沒有深思熟慮,竟讓高貴的皇家嫡長子直進回紇軍營,事先也沒有協商見面時的禮儀,這才使他們的凶性大發,為所欲為。」


李泌又說,「回紇人民兩次協助唐朝收復京師,而吐蕃軍趁虛而入,攻打京都,這才是深仇大恨。可是宰相們竟沒人向陛下做過分析,竟然主張跟吐蕃結盟,共攻回紇,這是宰相的失職。」

德宗的態度開始有所扭轉,他問李泌說:「我跟回紇結怨已久,現在去跟他們和解,豈不會被拒絕和恥笑?」

李泌說:「這你放心,我跟現任可汗關係是故交,他知道我當宰相,怎麼可能翻臉拒絕!我今天就寫信要他們接受五個條件:一,向我國稱臣;二,向陛下稱子;三,每次派來的使節,不超過兩百人;四,販賣馬匹,不超過一千匹;五,不可以攜帶漢人或胡族商人出境。」

德宗終於接受。不久,回紇可汗派使節前來長安,上疏稱「臣」、又稱「兒」;對李泌所約定的五件事,全部承諾,雙方又恢復了通好關係。


讓德宗轉變想法,接受回紇,並與南詔、大食等國聯手,牽制吐蕃,無疑是國力日衰的大唐對付吐蕃的最佳路徑。而這條路徑上最大的絆腳石就是德宗的心結。要讓德宗放下心中長達25年的屈辱和仇恨,它需要技巧,更需要耐心。

每個人都會本能的排斥對方對你的說服,所以做思想工作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也沒有那麼困難,因為很多人早已為你留好一條通往內心的道路,只是你還沒發現。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9/4/29 上午 09:46:42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4/13 上午 11:15:15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3101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