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馬超後裔 亞美尼亞人? [附圖]

您是本帖的第 3261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馬超後裔 亞美尼亞人? [附圖]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944
積分:36703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馬超後裔 亞美尼亞人? [附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提起三 國時期的英雄人物,人們都不會忘記那位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名列蜀國“五虎上將”之一的馬超。西元211年,馬超起兵十萬反對曹操,將曹操打得 “割須棄袍”,狼狽逃跑。後來,馬超被曹操以離間計打敗後,輾轉投奔劉備,但他的整個家族都被誅殺。沒想到在近1800年後,記者在亞美尼亞工作期間卻遇 到了當地一群自稱來自中國馬姓家族的後代。追根溯源,他們竟然是馬超的後裔。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一個自稱姓馬的亞美尼亞人
2005年年底,記者來到亞美尼亞首都埃 溫。許多亞美尼亞朋友得知我來自中國,特別是聽說我姓馬後,都對我說,亞美尼亞有一個姓氏很特別,叫馬米科尼揚,他們的祖先是從中國來的,也姓馬。這事過 去在國內也聽說過,但一直沒當回事,不想此時卻真有機會接近他們。其中一位熱情的朋友還表示,他就認識許多姓馬米科尼揚的人,如果我願意的話,他可以介紹 幾個給我認識。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也許是因為此時身居亞美尼亞,我對馬氏後裔的事情變得好奇起來,於是決定要和異國“本家”見一見。幾天后,在朋友的介 紹 下,我在一家餐館堮b請蘇堙P 馬米科尼揚。一見面,我就覺得眼前這位客人很面熟。雖然他和普通的亞美尼亞人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但仔細端詳他的五官和頭髮,我覺得他長得很像中國人。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接 過我遞上的名片,蘇堸矽釵a說:“我其實也姓馬,我們是本家。我的先祖來自中國。”既然他自稱是本家,我就毫不客氣地提出了心中的問題:你們的中國祖先究 竟是誰?哪朝哪代、出於什麼原因來到亞美尼亞的?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蘇婸﹛G“亞美尼亞所有姓馬米科尼揚的人都知道自己的祖先是中國人。亞美尼亞的一本 古 籍 明確記載,亞美尼亞的馬氏來自遙遠的中國。”不過,蘇堥不知道他們的中國祖先究竟是誰,他請求記者幫他查一下,到底他們的中國祖先是什麼樣的人。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亞美尼 亞史書記載他們祖先來自中國
既然蘇堨誘H承認當地所有姓馬米科尼揚的人先祖是中國人,那麼他們到底是誰的後代呢?帶著蘇堛漫e託,我開始搜尋 有 關 馬米科尼揚家族的情況。據蘇堣雯苤A記載其祖先來自中國的古籍是亞美尼亞古代著名歷史學家莫夫謝斯·霍列納齊著的《亞美尼亞史》。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馬超後裔 亞美尼亞曝光
《亞美尼亞史》明確記載,馬米科尼揚家族的始祖 名為馬抗(也譯馬姆貢),西元三世紀由中國遷徙而來。馬抗自稱其父為中國一位國王,名叫阿爾博克,他因罪而出走波斯。當時為了追殺馬抗,中國皇帝曾派特使 來到波斯,並揚言如波斯不交出馬抗,就對其發動戰爭。當時波斯薩珊王朝的君主阿爾達希爾一世不想交出馬抗,也不想因此得罪中國,就讓馬抗投奔其屬國─── 亞美尼亞。亞美尼亞國王特爾達特二世收留了馬抗。後來,馬抗因戰功獲得亞美尼亞國王的歡心。於是,國王就按亞美尼亞姓氏的習慣,賜馬抗姓馬米科尼揚,亞美 尼亞的馬氏家族從此開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亞美尼亞史》是亞美尼亞史籍的開山之作,莫夫謝斯在亞美尼亞也有“史學之父”的美譽,他大約生活在西元五 世 紀,距離馬抗來亞美尼亞僅200年左右,這段史實應該可信。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馬 超 後 裔 亞美尼亞曝光
那麼馬抗到底是誰的後裔呢?記者詢問了當地和國內的一些史學界朋友,並查詢了一些史學書籍,終於找到了線 索。 我國 著名歷史學家蘇仲翔曾經寫過一篇論文,他認為,阿爾達希爾一世統治時期在西元226─241年,特爾達特二世統治時期在西元217─238年,因此,馬抗 來到亞美尼亞的時間相當於中國的三國時代,而且都在馬超家族被誅之後,時間相當。如果再參照他的姓氏、全家被誅和被中國皇帝追緝等情況,那麼馬抗為馬超後 代的可能性非常大。

此外,據史書記載,馬超家族帶有羌胡血統,與西邊的各國關係良好。有學者認為,馬超統率的部隊“不尚弓弩”,而擅 長 使 用西式的長標槍等武器,行軍作戰採用西式密集軍陣,馬超本人也穿類似當時西方國家的鎧甲。上述情況表明,馬超家族和中西亞地區有著密切的聯繫。馬超之子為 逃避追殺,選擇到中西亞避難是合乎邏輯的。

第三,阿爾達希爾一世寧願得罪中國也不交出馬抗,由此可見馬抗應該是名門之後,不是一個中 國 史 書上不記載的普通家族的後人。

馬超後人成了亞美尼亞英雄
在 亞美尼亞,其實不僅姓馬米科尼揚的人知道自己的祖先來自中國,幾乎所有 的亞美尼亞人都知道這一點,這主要是因為馬氏家族後裔出了一位為亞美尼亞爭取民族解放和獨立的民族英雄。記者剛到亞美尼亞時,當地朋友帶記者參觀的第一個 景點就是位於首都埃媟聽咫@個廣場的瓦爾丹·馬米科尼揚雕像。只見在藍天的映襯下,一位勇猛的將軍躍馬揮劍,仿佛在指揮將士們奮勇殺敵。

當 地朋友告訴我,西元五世紀中期,為加強對亞美尼亞的統治,波斯當局強迫亞美尼亞人改信波斯人信奉的瑪達教(拜火教的分支),引起了亞美尼亞民眾的強烈反 對。西元450年,東亞美尼亞出現全民起義,起義軍的統帥就是馬抗的後代瓦爾丹·馬米科尼揚。起義遭到波斯當局的殘酷鎮壓。西元451年,雙方在阿瓦賴爾 (現伊朗境內)進行決戰。在戰前的誓師大會上,瓦爾丹·馬米科尼揚說:“懵懂而死,與草木同朽;悟道而生,是為永生。”這句話後來成了亞美尼亞人家喻戶曉 的名言。

馬超後裔 亞美尼亞曝光
決戰打 得 十 分慘烈,雙方死傷慘重,瓦爾丹·馬米科尼揚也流盡了最後一滴血。起義雖然失敗了,但波斯當局也做出了讓步,不再要求亞美尼亞人改信瑪達教。

482 年,東亞美尼亞在瓦爾丹·馬米科尼揚的侄兒───瓦安·馬米科尼揚的領導下,再次爆發了反對波斯人統治的起義,最終迫使波斯當局簽署和約,使亞美尼亞實際 上恢復了自治地位。

從此,瓦爾丹和瓦安·馬米科尼揚就成了爭取亞美尼亞民族解放和獨立的英雄。1991年亞美尼亞獨立後,還設立了 “瓦 爾 丹·馬米科尼揚”勳章,表彰為爭取國家獨立做出突出貢獻的人。

“原 來中國先祖也是馳騁沙場的勇士”
記者來亞美尼亞時間雖然不長,但感覺當地人對中國真的非常熱情。這其中有馬米 科尼揚家族的貢獻,但 更重要的 是中國和亞美尼亞悠久的友好交往歷史已經印在亞美尼亞的民族記憶中。據亞美尼亞史料記載:西元二世紀時,亞美尼亞商人就從中國運送絲綢和其他商品到西亞和 歐洲各地,為古代絲綢之路的開拓、延伸做出了貢獻;西元1307年,中國廣州形成了亞美尼亞第一個在華社區,建有亞美尼亞教堂和規模宏大的商行。亞美尼亞 朋友還告訴我一個當地的傳說:遠古時,當地有一對兄弟,年長的一位去了東方,他的後代成了中國人﹔另一位留在當地,後代就是亞美尼亞人……

當 我查清亞美尼亞馬米科尼揚和中國馬氏的關係後,馬上打電話約蘇埵b廣場見面。在瓦爾丹·馬米科尼揚塑像前,我對蘇婸﹛G“亞美尼亞馬氏的先祖馬抗是中國一 位大將軍馬超的後代。馬超是蜀國的五虎上將之一,套用現代的軍銜,最起碼也是個上將。”

蘇媗尼鳩琲瑭翮z,仰望著瓦爾丹·馬米科尼揚 的 塑 像,激動地說:“原來,我們的中國先祖也是馳騁沙場的勇士。瓦爾丹·馬米科尼揚能成為亞美尼亞的統帥絕不是偶然的,應該有遺傳基因吧!”

蘇 塈i訴我:“如今,亞美尼亞的馬米科尼揚家族人丁興旺,各行各業都有。中亞一些國家也有許多馬米科尼揚家族的人。我們在埃媟臟言艉F馬米科尼揚家族聯誼 會,我現在是副會長。”對於我查到他們先祖的身份,蘇堳D常感激,他很鄭重地對記者說:“如果你願意,可以成為聯誼會會員。”記者高興地答應了。

過 了一會兒,蘇堣S問我:“請告訴我,我在中國有多少親戚?”我告訴他:“在中國百家姓中,馬姓排名第19位,恐怕有好幾百萬吧。”蘇媗市嵹矽頂﹛G “這就是說,在中國的本家相當於亞美尼亞全國總人口(300多萬)!”為加深友誼,我提議:“既然我們都是馬超的後裔,那麼我們今後就以兄弟相稱吧。”一 報年齡,我比蘇堣p了好幾歲,自然就成了弟弟。現在,當我向亞美尼亞朋友做自我介紹時,總會情不自禁地說:“我姓馬,和貴國的馬米科尼揚氏是本家。”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1/2/24 上午 11:36:38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隨眾生心應所知量
等級:版主
文章:9663
積分:91096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馬先生的道德門
樂羊為魏將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遺之羹,樂羊坐於幕下而啜之,盡一杯。文侯謂睹師贊曰:「樂羊以我之國外,食其子之肉。」贊對曰:「其子之肉尚食之,其誰不食!」樂羊既罷中山,文侯賞其功而疑其心。--《戰國策》

樂羊食子是一個相當有名的故事,與其類似且更著名的,
還有管仲死前對豎刁、易牙、開方三人的判斷,也變成了一個判斷人性的基準。
但其實這對樂羊來說並不見得公平,畢竟不像後者三人,樂羊沒有後續的事蹟,
來讓人判斷他的品行是否真如睹師贊所言。他有可能是巧而詐,但亦有可能是直而愚。
後世類似的例子,如南朝梁的羊侃在侯景圍臺城之際面對同樣的威脅,
他選擇的是彎弓射子,但與樂羊不同,兒子並未成為肉湯,羊侃也沒有得到殘忍非情的評價。

初,侃長子鷟為景所獲,執來城下示侃,侃謂曰:「我傾宗報主,猶恨不足,豈復計此一子,幸汝早能殺之。」數日復持來,侃謂鷟曰:「久以汝為死,猶復在邪?吾以身許國,誓死行陣,終不以爾而生進退。」因引弓射之。賊感其忠義,亦不之害也。--《梁書》•〈羊侃傳〉

而於樂羊的例子來說,他沒有羊侃的幸運,兒子已經被做成肉湯了,
樂羊把它倒掉、或是好好放到棺材裡埋葬,就會比較「近人情」嗎?
所以對樂羊來說,這件事其實有點「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味道。

我之所以先提樂羊食子這段故事,就是因為這個故事跟我接下來要講的馬先生──馬超,
事實上也有異曲同工之處。馬超的「不孝」已經被罵很久了,
而隨便翻開《三國志》,馬超不孝的證據似乎也俯拾皆是。不愛其親啦、弒父之逆子啦....
但是如同上面樂羊食子,馬超是否真正不孝?一個「搥胸吐血」、悲嘆「闔門百口,一旦同命,今二人相賀邪」的人,會是「不愛其親」的人嗎?
我一直認為馬超的不孝問題,其實是一個「風評被害」的問題。

馬騰死亡的時間點是揭發這個問題的關鍵,也是解開這個問題的關鍵,
誠然馬騰之死並不如《演義》所宣稱的是在馬超起兵前為曹操害死,
(順便說句,很有趣的是這件事並不是羅貫中的發明,而是早在《平話》,
就寫曹操害死馬騰,而馬超為之起兵報仇了,足見民間傳說袒護馬超之早)
但也並非馬超一起兵馬騰就遇害,依照《典略》,馬騰一族處刑在馬超兵敗潼關之後。

是歲,曹公西征,與超等戰於河、渭之交,超等敗走。超至安定,遂奔涼州。詔收滅超家屬。

這代表馬騰之死,其實是他失去了人質的利用價值後,作為一種處罰與殺雞儆猴之用而死的,
也是法斯特666版友在另一串裡提過的「政治角力」之意。曹操之前之所以不殺馬騰,
一方面是防備重蹈董卓覆轍(董卓殺袁隗一家,結果反倒使袁紹成為悲劇英雄,更增人氣),
另一方面也是預備萬一之時能夠運用。換言之,殺死馬騰的直接原因,
並非「馬超舉兵」,而是「馬超戰敗」。如果勝了,馬超能用某種方式迎回人質,
或是馬騰能自行逃出許都,那恐怕就沒人會指責馬超「不孝」、「不愛其親」,
甚且反而會說他「光耀馬氏一族門楣、重振馬援當年雄風」吧?

當然這並不完全是一個成敗論英雄的概念,馬超以父親族人性命為政治賭注,
大概也沒法稱的上純孝。而對馬超來說,最苦悶的就是以父親族人為賭注,
以旁觀者立場來看並不是馬超能走的唯一一條路。
曹操列兵隴右本來就有威嚇的意思,高柔已經預言過,曹操應該不會沒有心理準備,
或者曹操的本意可能就是武嚇涼州諸將,使其解兵來降。
如果馬超這時不抵抗、不起兵,完全順從曹操,可以預見的就是申儀、申耽、臧霸的未來,
剝去所有兵權後給一個顯赫但沒有實權的官職,全族移到京畿去,
過著富貴榮華但無兵無權也無表現,給人眷養的日子。──但老實說,這也沒甚麼不好,真的,
舍群盜,列功臣,去危亡,保宗祀」有甚麼不好?好得很啊!
但這樣就不會是在潼關殺的曹操割鬚棄袍,名列五虎大將的錦馬超,
而只是一個好像能打點仗,政治敏感度不錯,關鍵時刻站對邊但面目模糊的軍閥之一。
馬超在安穩與野心、平庸與不凡之間選擇了不凡的野心,他的謬誤與其說是無親情,
不如說是他沒有認識到自己沒有爭天下的才幹。

再回頭看看批評馬超不孝的那些聲音吧。扣除連裴松之都嫌其「太苛」的道德潔癖患者孫盛,
張魯部將攻擊馬超很明顯是出於嫉妒(又魯將楊白等欲害其能(《典略》)),
至於楊阜、趙昂等涼州士族,他們如此痛恨馬超的原因,難道只因為馬超是「弒父之逆子」嗎?
不管馬超多麼滅絕人倫,那也畢竟是馬家家務事,
難道為了別人家務事,涼州士族不惜拚盡全族性命,跟馬超來場血洗血的鬥爭嗎?
馬超自毀其諾言,殺害了涼州刺史韋康,破壞了涼州士族仰賴的道德與利益結構,
才是真正的原因吧?馬超還沒殺韋康,在隴上起兵時,隴上郡縣可是「皆應之」呢,
足見涼州士族本來對這個「不孝子」也沒這麼反感嘛。
所以馬超不孝,與樂羊食子,某種程度上,都可以視為一種「欲加之罪」。

不過我也不是要說馬超就是無雙裡那個「我か義の刃(ry)」的正義小超人,
馬超有他的人格問題,但並不是關於孝順或是親情上的。
羅貫中在《演義》中,將楊阜所稱「超有信、布之勇」,改成「呂布之勇」,
其實某層意義上很準確地抓住馬超的人格特色。

我們又要來看被裴松之罵得要死的《山陽公載記》了。
一如我以前論過荀彧與伏皇后一事一樣,這雖然如裴松之所言是個虛妄的記載,
但只要並不是袁暐的「發明」,這種謠言、流言,某種程度上就能反映當時的輿論背景。

山陽公載記曰:超因見備待之厚,與備言,常呼備字,關羽怒,請殺之。備曰:「人窮來歸我,卿等怒,以呼我字故而殺之,何以示於天下也!」張飛曰:「如是,當示之以禮。」明日大會,請超入,羽、飛並杖刀立直,超顧坐席,不見羽、飛,見其直也,乃大驚,遂一不復呼備字。明日歎曰:「我今乃知其所以敗。為呼人主字,幾為關羽、張飛所殺。」自後乃尊事備。

這篇記載的價值在於:劉備方的人,是如何看待馬超這個明星級降將。
──一個自大、輕薄、粗魯、無文的軍閥。
再看看《英雄記》記載呂布初會劉備的過程。不覺得似曾相似嗎?

英雄記曰:布見備,甚敬之,謂備曰:「我與卿同邊地人也。布見關東起兵,欲誅董卓。布殺卓東出,關東諸將無 安布者,皆欲殺布耳。」請備于帳中坐婦牀上,令婦向拜,酌酒飲食,名備為弟。備見布語言無常,外然之而內不說。

所以毋寧言之,馬超的人格特質,(就外人看來)可能有某個部份是跟呂布非常相像的:
剛愎自大、見利忘義、缺乏遠見且輕薄無禮,
甚至他可能比起呂布還更缺乏政治智慧,如殺韋康一事,以漢朝二元忠誠論來說,
殺刺史是大忌(尤其還毀約殺之),這件事問劉備就知道了,呂布都沒幹的事,馬超卻幹了,
下場就是比呂布還快速地邁向眾叛親離的毀滅之道。
馬超的幸運在於他最終終於了解自己沒有爭奪天下的福分,終於選了個主人歸順,
而且還是被後世多數史家視為「正道」的主子──即所謂「乖道反德、託鳳攀龍」,
如何焯所言「幸得所歸,不終名為賊」。

馬超有他的道德門問題,但他過不去的那扇門,不見得是開在「孝」字那一端。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9/15 上午 08:20:17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3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