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孤懸海外有遺忠:安史之亂後孤守西域的唐軍

您是本帖的第 8726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轉貼】孤懸海外有遺忠:安史之亂後孤守西域的唐軍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孤懸海外有遺忠:安史之亂後孤守西域的唐軍
由於唐玄宗李隆基晚年的昏聵,內用佞臣李林甫、楊國忠,外用叛將安祿山、史思明,755年造成安史之亂,國家勢力一潰千里,使得伊斯蘭勢力進佔西域,從而使中華文化近500年無法佔領西域,才使得伊斯蘭一統中亞、西域,造成今天的新疆各族都被伊斯蘭化。





安史之亂後的西域歷史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753年前後,正是唐朝經營西域的全盛時期,但是此後隨著國內政局的的劇烈變化,唐朝在西域的勢力也大大衰退,由高峰跌入了低谷。755年(天寶十四載),唐朝國內爆發了有名的安史之亂,由唐朝蠻族將領安祿山、史思明率領的東北邊疆叛軍長驅南下,攻陷東、西兩京,唐玄宗愴惶逃出長安,南下四川盆地。玄宗的兒子肅宗在靈武繼位之後,調集西北邊軍勤王平叛,守衛西域的安西、北庭節度使屬下的邊兵也被大批調往內地。







據記載,756年(至德元載)有三支西域唐軍被調回內地,其中李嗣業、段秀實率精兵五千,"安西行軍司馬李棲筠率兵七千,馬磷精兵三千,三支軍隊共一萬五千人返回鳳翔,參加了收復長安的戰爭,以後在此基礎上組成了戰鬥力很強的鎮西北庭行營。(見《新唐書》各人傳記)



除了西域邊兵之外,唐朝還徵發了西域各國本地的軍隊幫助平叛。《資治通鑒》卷218記載,756年肅宗在徵發拔汗那兵馬的同時,又使拔汗那"轉諭城郭諸國,許以厚賞,使從安西兵入援。"明確見於記載的有于闐王尉遲勝率領的本國兵馬五千(《舊唐書尉遲勝傳》)。另外與拔汗那一起發兵的還有大食等國。最晚到 757年(至德二年)正月以前,他們就已經行進到了河西地區(《資治通鑒卷219》)。到了758年(乾元元年)秋天,吐火羅葉護烏那多與西域九國首領來朝,請求"助國討賊",肅宗派他們赴朔方行營效力[《冊府元龜》卷973 《肋國討伐》,參見《新唐書吐火羅傳》]。西域邊兵大批內調,對平定安史之亂起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卻大大削弱了唐朝在西域的勢力。



這時西域的外部威脅主要是大食和吐蕃,西域防禦能力的衰退,給他們提供了入侵的時機。但是大食勢力並沒有趁機東進,而是派兵助唐叛亂,這說明大食從一開始就無意(或無力)進入蔥嶺以東的地區。對吐蕃而言,這時唐朝不僅僅是撤回了安西、北庭的邊兵,而且也調回了隴右、河西防備吐蕃的軍隊,入侵隴右、河西要比進攻西城便捷得多,也有利得多,於是吐蕃大舉進攻河西。在這種形勢之下,西域反而得以保全,孤軍堅守了將近半個世紀之久。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到763 年(廣德元年)時,吐蕃軍隊已經盡陷蘭、廓、河、都、洮、岷、秦、成、渭等州,佔領了河西、隴右的大部分地區(《資治通鑒卷223》)。此後西域守軍與內地的聯繫斷絕,但仍然奉唐正朔,堅守西域







(吐魯番出土的《高耀墓誌》(發掘簡報見《新疆社會科學》1985年,第4期)有廣德四年(相當766年)年號。實際上廣德只有兩年(763-764年),765年代宗改元永泰(765-766年)。墓誌仍然沿用廣德年號,說明在765年以前就己失去聯繫,不知長安改元永泰。)。而且四鎮在這時還保持著一定的兵力,765年(永泰元年)左右,河西唐軍抵擋不住吐蕃的進攻,遣使前往四鎮,"索救援河西兵馬一萬人"(敦煌文書P.2942《河西節度使判集》),這至少說明西域的形勢這時要比河西穩定得多。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大概到了768年(大曆三年)左右,西域守軍又與朝廷恢復了聯繫,(斯坦因在於闐發現的漢文文書中,有大曆三年(768)年號。見M.A.Stein, Ancient Kothan,Appendix A:Chinese Documents From the Danda-Uillq,Niya and Ender, No.1)朝野上下對他們"忘身報國"的精神感動得"酸鼻流涕"、庸代宗下詔褒獎,並向西域唐軍通報內地情況,讚揚他們"不動中國,不勞濟師,橫制數千里,有輔車首尾之應。以威以懷,張我右掖,淩振於絕域,烈切於昔賢。微三臣(指河西節度使周鼎、安西、北庭都護曹令忠、爾朱某)之力,則度隍逾隴,不復漢有矣(《唐大詔令集》卷116常袞《喻安西北庭諸將制》。據岑仲勉研究(《西突厥史料補闕及考證》第104頁),此制文下於大曆四年(769)至大曆七年(772)之間)。"



其實就歷代中原王朝而言,經營西域不外乎內外兩方面的原因。就內部來說,控制了西域既可張揚國威,又保證了絲綢之路貿易的繁榮;就對外來說,控制了西域就可以牽制和削弱北方遊牧民族的勢力,並進而保障河西,隴右的安全,防止南、北兩個方向遊牧民族勢力的匯合。吐蕃攻陷關隴之後,已深入唐朝心腹地區,西域地區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戰略意義,西域的存亡對整個唐朝邊防來說已經沒有多少實際的意義,所以西域雖有"奉國之誠",朝廷卻因"事勢不及相恤",(《全唐文》卷464 《慰問四鎮北庭將吏敕書》)不得不採取了任其自生自滅的態度。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783年(建中四年)唐朝將領朱泚又發動兵變,佔領了長安。充滿諷刺意味的是,這些所謂「叛軍」(約5000人)正是20多年前萬里勤王的西域唐軍餘部。這批老兵(很多人都是父子、叔侄)只因長期逗留內地不能返鄉(西域),再加上朝廷犒賞不力、刁難歧視,才被迫鋌而走險,沒想到腐朽的唐朝統治者竟勾結死敵「自毀長城」,遣使向吐蕃請求援兵。吐蕃借機提出以徑、靈等四州以及安西、北庭作爲交換條件。德宗或許已經忘記了這些「叛軍」的戰友和親人仍在遙遠的西域為大唐頑強堅守最後一塊陣地,竟應允了吐蕃的條件,與吐蕃簽署了誓約,並且準備派遣沈房、韓朝彩等人前往西域辦理交割事宜。擬將西域將士、官吏、僧道、耆壽、百姓等撤回內地,然後將西域交割給吐蕃。令四鎮、北庭將士"遞相慰勉,葉力同心,互相提摘,速圖近路,複歸鄉井,重見鄉親。"同時"如有資産已成,不願歸此,亦任便住,各進所安"(《全唐文》卷464《慰問四鎮北庭將士敕書》)。但是實際上由於吐蕃軍隊在戰爭中觀望不進,陰持兩端,而且又趁機劫掠武功,所以唐德宗聽從了李泌的意見,以吐蕃沒有履約爲由,拒絕將四鎮北庭交給吐蕃。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從已有的線索分析來看,西域唐軍並不知道交割西域這件事。唐德宗發佈撤軍敕書的時間是784年(興元元年)(據《舊唐書吐蕃傳》),但是在於闐丹丹烏塈J遺址中卻發現了有建中八年(相當787年)年號的漢文文書,(M.A.Stein, Ancient Kothan, Appendix A: Chinese Documents From the Dandan-Ulliq, Niya and Ender, No.9)唐德宗建中年號只有四年(780一783年),784年改元興元,785年又改元貞元,直到787年(貞元三年)西域仍在沿用建中年號,說明不知道兩次改元的消息,換句話說,沈房等人可能根本就沒有到西域。李泌在上疏中還說:"安西、北庭,人性驍悍,控制西域五十七國及十姓突厥,又分吐番之勢,使不得並力東侵",並以此作爲反對將西域交給吐蕃的另一個理由。其實就當時的客觀情況而言,安西、北庭即便起到了"分吐蕃之勢"的作用,這種作用也很有限。西域之所以能夠長期堅持不墜,主要原因並不在於它自身如何強大,而是由於吐蕃勢力在此期間正全力經關隴地區進攻關中,沒有全力進攻西域。唐德宗最初痛痛快快的就答應了吐蕃的要求,正好爲李泌的說法打了一個大大的折扣。總之,一直到了788年至789年(貞元四、五年)之間,唐朝駐守在安西四鎮,北庭、西州的軍隊還控制著蔥嶺以東的西域地區(《悟空行記》,參見《宋高僧傳》卷3《唐上都章敬寺悟空傳》、同卷《唐北庭龍興寺戒法傳》)。



在西域邊軍大批內調,四鎮、北庭孤軍堅守期間,西域發生了兩個重大的歷史事件,一是回鶻(Uighur)汗國的西進,一是葛邏祿的南下。這兩個事件都對西域歷史進程産生了重要的影響。



回鶻原來是臣屬於東突厥的遊牧部落聯合體。開元末年,漠北東突厥(後突厥)汗國漸次衰亡,回鶻勢力逐步興盛起來。744年(天寶三載),回鶻葉護骨力裴羅自立爲骨咄祿毗伽可汗,佔據了漠北草原,取代東突厥成爲漠北草原遊牧部落的共主。此後,回鶻汗國的勢力迅速向西延伸,到達了東、西突厥的傳統分界線金山一帶。原來居住在金山附近的葛邏祿部落在回鶻的壓力下開始向南遷徙。



突騎施蘇祿政權被唐朝消滅之後,唐朝雖然不斷地冊立突騎施各部首領,但由於突騎施內部四分五裂,內戰頻仍,一直沒有建立起一個統一的政權。到大歷年間(766-779年),南下的葛邏祿部落就已經佔據了原來由突騎施控制的西突厥十姓故地。《新唐書突厥傳》說:"至德(756-758年)後,突騎施衰,黃、黑二姓皆立可汗相攻,中國方多難,不暇治也。乾元中(758- 760年),黑姓可汗阿多裴羅猶能遣使者入朝。大曆後,葛邏祿盛,徙居碎葉川(今中亞楚河),二姓(即指突騎施黃、黑二姓)微,至臣役于葛(邏)祿。"比較清楚地構畫清楚了葛邏祿南遷的過程。唐朝在西域的守軍在這一時期大體上只能孤守據點,所以葛邏祿部落很順利地臣服了突騎施以及西突厥部衆。





葛邏祿南遷之後,西域形勢發生了較大的改變。大食帝國仍然控制著蔥嶺以西的西域地區;四鎮、北庭以及西州還掌握在唐朝守軍的手中;吐蕃政權西據伊吾,東有隴右,佔據河隴地區,隔斷了四鎮與朝廷間的聯繫;而回鶻汗國則佔據了金山以東的漠北草原,並進而左右著北庭地區的局面。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由於吐蕃的入侵阻隔了西域與內地的交通,這時唐朝西域守軍與唐朝政府的資訊往來以及西域各國與中原地區的貿易交往都不得不改道,經由北庭,通過回鶻控制的"回鶻道"到達長安。安西、北庭因爲不得不"假道"回鶻,所以被迫"附庸"回鶻(據《舊唐書吐蕃傳》),以作爲自存之計。但是由於回鶻人"徵求無厭",激起了葛邏祿、白服突厥以及北庭附近的沙陀部落的反抗,葛邏祿、白服突厥勾結吐蕃同進攻北庭。



789年(貞元五年)冬天,吐蕃軍隊以葛邏祿、白服突厥作爲向導,聯合大舉進攻北庭。回鶻大相頡幹迦斯率軍由漠北西進,援救北庭。回鶻軍隊與吐蕃軍隊在橫口遭遇,回鶻大敗,恰好這時頡幹迦斯得到了回鶻可汗被暗殺的消息,於是在 790年(貞元六年)6月撤軍返回漠北。失去回鶻的援助之後,北庭很快就被吐蕃攻陷,節度使楊襲古率殘兵二千人逃往西州。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同年秋天,頡干迦斯在處理完漠北事務之後,又率領五、六萬軍隊匆匆踏上了西征的道路,謀求奪回北庭。但是回鶻軍隊又大敗於吐蕃,士卒死亡大半,無功而返,(《資治通鑑》記於貞元七年,791年,秋)北庭節度使楊襲古也隨同回鶻軍隊參加了這次戰役。兵敗之後,楊襲古本來打算重返西州,但頡干迦斯詒之曰:且與我同至牙帳,當送君歸本朝也。襲古從之,及牙帳,留而不遣,竟殺之(《舊唐書·吐蕃傳》)。北庭終於完全失陷。與吐蕃聯合攻取北庭之後,葛邏祿乘勝取回鶻之浮圖川,回鶻震恐,悉遷西北部落於牙帳之南以避之(《資治通鑑·卷233》)大體上與此同時或稍後,西州等地也被吐蕃攻陷,從而結束了唐朝長達一個半世紀的經營西域的活動。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剩餘唐軍繼續在分散的據點中堅守,最後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4/3/26 下午 02:20:38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8/7/9 下午 12:11:15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2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滿城盡白髮,死不丟陌刀,獨抗五十載,怎敢忘大唐?
安西都護府最後一戰,滿城盡白髮,死不丟陌刀,獨抗五十載,怎敢忘大唐?可惜他們最後還是沒有等來當初那震懾天下的大唐鐵騎,但唐蕃最後一戰,那讓吐蕃十萬人崩潰的代價,希望可以讓他們瞑目。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唐憲宗元和三年,即公元808年暴雪漫天的冬天,是大唐王朝西域戍邊史上,最為悲壯的時刻:安西都護府最後一支殘兵,孤守在龜茲的軍堡上,早已在吐蕃的圍困下彈盡糧絕。白髮蒼蒼的將軍,慨然拔劍高呼,震天的喊殺聲里,面黃肌瘦的唐兵們手持兵器,與登上城頭的吐蕃軍進行了最後的浴血肉搏,全數壯烈殉難,無一人投降!率領這支西域孤軍,固守抗敵的就是唐朝名將郭子儀的侄兒-郭昕。

安史之亂後﹐安西、北庭以及河西、隴右駐軍大部內調,吐蕃乘虛侵入大唐西部邊疆,陸續占領隴右、河西諸州,汾陽王郭子儀建議朝庭派遣郭昕巡撫河西、安西等地擔任安西四鎮留守。

自郭昕上任後,便一邊加固安西四鎮的城防,一邊打聽朝廷的消息。他日夜期盼戰爭局勢能夠儘快好轉,希望唐朝能夠重新回到太平盛世,然而,殘酷的現實讓他失望了。當安史之亂終於在763年結束時,吐蕃已經攻陷蘭州、廓州、河州、鄯州、洮州、岷州、秦州、成州、渭州等河、隴地區的大片土地,就連都城長安也被吐蕃占領了十五天。

764年,吐蕃攻陷涼州,766年,吐蕃又攻陷甘州,隨著吐蕃對河西走廊和西域的攻勢越來越猛烈,郭昕再也得不到朝廷的消息了,局勢愈發讓人絕望起來。在這至暗時刻,郭昕的鬥志被徹底激發了出來,面對吐蕃的進攻,郭昕誓死不降,拼盡全力,一次次擊退了吐蕃大軍。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不過,郭昕並不是孤軍奮戰,其他地方的唐朝將士們也正全力抵抗著吐蕃大軍:在庭州,有北庭節度使李元忠;在西州,有刺史李琇璋;在伊州,有刺史袁光庭;在沙州,有刺史周鼎;在瓜州,有刺史張銑。他們雖然無法再和長安取得聯繫,但卻赤心報國,無不用有限的兵力抵抗著數倍於己,甚至十倍、十幾倍、幾十倍無己的吐蕃大軍。他們雖然拼盡全力,但未能扭轉戰局,也沒能等來長安派來的援軍:瓜州陷落,張銑犠牲了;沙洲陷落,周鼎戰死了;伊州陷落,袁光庭成仁了;西州陷落,李琇璋殉國了。最終,吐蕃攻陷整個河西走廊,唐朝只剩下西域的安西四鎮和北庭還在堅持戰鬥。

眼見戰友們一個個離自己而去,郭昕和李元忠儘管悲痛萬分,卻毫不氣餒,繼續頑強抵抗吐蕃進攻。


郭昕為了和朝廷處得聯繫,先後派出幾路軍土傳遞消息。有的將士在突圍中壯烈犧牲了。

其中有一個偏將僥倖突出重圍,他風塵僕僕長途跋涉,歷盡千辛萬苦來到了長安。

「安西四鎮節度使郭昕旗下偏將奉主帥之命向朝廷報到 !」

當偏將雄渾的聲音傳達朝廷,朝廷上下為之震驚 ! 站在他們面前是一個衣衫襤褸的老兵。

郭昕被隔絕在西域長達十五年,直至唐德宗建中二年(781)始與內地聯繫上。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朝廷加封安西四鎮節度使郭昕為武威郡王,其他將士連升三級。

然而此時的大唐剛剛從安史之亂中恢復過來,內有藩鎮割據,外有吐蕃虎視眈眈,除了精神鼓勵,已經沒有餘力支持西域!無奈之下,郭昕依舊只能獨立堅守。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787年,郭昕困守安西的局勢發生了轉變,唐德宗因吐蕃「平涼劫盟」,轉而與西北地區的另一大勢力回紇修好。同時,唐德宗還派遣段文秀,借道回紇前往安西,表明唐朝不放棄西域的決心,以激勵堅守安西將士。這對於郭昕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雖然李唐中央依舊無法直接支援安西,但是有了回紇的支持,仍然可以大大減輕北庭、安西二府飛地唐軍將士所面臨的軍事壓力。792年,吐蕃兵團攻擊靈州(寧夏靈武),回紇迎擊,吐蕃遭到空前大敗,回紇收復北庭西州,此時邊疆也一度出現了安謐的景象。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可惜好景不長,隨著回紇勢力的衰落北庭西州再度淪陷(797年),郭昕所堅守的安西四鎮再次暴露在吐蕃的攻勢之下。只是這次在失去回紇援助後,郭昕也是獨木難支無力回天。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公元808年,西域的唐軍只剩下了最後一個可以據守的城池--龜茲。吐蕃的國王已換過4位了,新國王為了立威,不惜一切代價攻占龜茲城 ! 吐蕃最後的進攻,也是西域唐軍最後的榮光,這個時候的唐軍都是堅守了近半個世紀的老兵,當年的愣頭青小伙子們已戰死、病死不知還剩多少人,還活到現在的戰士已白髮蒼蒼,明光重鎧早已破裂,鋒利的橫刀也已經缺口連連。我們如今很難想像,一隊孤軍,一座孤城,他們如何堅持下來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作為大唐男兒,抗擊外敵,保家衛國的家國情懷,作為他們53年的精神支柱。當吐蕃的士兵攻入城內時,發現守城的將士早已滿頭白髮,連舉旗的士兵都顫顫巍巍,依然堅持奮戰 !


也許最後一次戰鬥,古稀之年的郭昕,高舉長矛,用他不再洪亮的聲音,號召身邊的老夥計們迎戰。


也許最後一次戰鬥,年邁的弓弩手,舉著年輕時曾經受傷的左臂,熟悉的瞄著目標,可能只是模糊的目標。

也許最後一次戰鬥,滿頭白髮的鼓手,捶打著變形的牛皮破鼓,力度不大,聲音不響,但是足以喚醒龜茲。

也許最後一次戰鬥,長鬚戰士,跟著他們的夥計們,笑迎強敵,因為他們早就想好了結局。

也許最後一次戰鬥,城內一匹剛出生的馬兒,不解的望著城門,也許它以為士兵都是白髮蒼蒼吧。

萬里守孤城,開門白髮兵,誰不憐父母,誰不念朝廷。父母應不在,援軍何時生 ? 我等古稀年,魂斷龜茲城。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4/3/26 下午 09:56:16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8/10/21 上午 10:33:04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3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被國家遺忘的軍團:孤守西域42年,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人的一生,能有幾個四十年?四十年里,能夠做多少事情?

最愛君不禁想起唐代的一位老人,他用生命中的四十二年,只做了一件事情,多年來默默無聞,卻詮釋了何為鐵血軍魂,展現了大唐將士的血性。

他的名字,叫做郭昕。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邊關明月。

 
唐憲宗元和三年(808年),某一個冬夜,西域邊城,風沙怒卷,月色蒼涼。

白髮蒼蒼的安西大都護郭昕就在這裡,眼前仍是熟悉的景象,四十二年來夜夜如此。

葡萄美酒,澆不滅心中煩憂 ; 長矛短劍,斬不斷此間悲愁。

唯一與平時不同的是,他的使命到今夜,就將結束。

城外吐蕃的大軍咆哮嘶吼,山呼海嘯般地湧來,大唐在西域的印記,在這一夜隨風煙散盡。

直到千年以後,人們才在黃沙堆積之下發現,當年壯士們鎮守邊疆的痕跡。


郭昕的人生轉折,始於唐代宗永泰二年(766年),那時候大唐的西域疆土岌岌可危。

唐朝在西域設有兩個主要軍政機構,安西都護府和北庭都護府。

安西都護府,統轄安西四鎮(碎葉、龜茲、于闐、疏勒),最大範圍曾囊括天山南北,直至蔥嶺以西,後來,分管天山以南地區。

北庭都護府,分管天山以北地區,東起伊吾,西至鹹海,北達額爾齊斯河到巴爾喀什湖一線。


安史之亂後,朝廷調動大量西域兵力回師中原,安西都護府和北庭都護府在吐蕃等族的多次侵攻下,逐漸成為「孤懸絕域」。吐蕃還曾藉此奪取隴右,一度攻陷長安城。

當年唐蕃和親,吐蕃自稱外甥,雙方和和氣氣,如今吐蕃撕破了臉趁虛而入,大唐就是想管也有心無力。

在這樣的情形下,郭子儀向唐代宗奏議,可派人巡撫河西、安西等地,並任命瓜、沙、甘、涼、肅等州官吏,以此捍衛西域疆土。

經過內憂外患的折騰,大唐已經不是以前的大唐了,可郭大爺依舊是那個郭大爺。

代宗立馬同意郭子儀的主張,在國家危難之際接過這個任務的,正是郭子儀的親侄子,郭昕。

於是永泰二年(766年),郭昕以雲麾將軍、左武衛大將軍之職,奉命前往安西都護府。

風華正茂的他不會想到,此一去,就再也沒能回來。

老馬識歸途,狐死歸首丘,而郭昕卻找不到回去的路。

據史書記載,安史之亂前唐在西域的駐軍共有四萬四千人,為應詔勤王派出了一萬五千人,因此此時鎮守西域的兵力尚在。

郭昕到後,發現儘管深受侵擾,西北邊陲仍被河西節度使周鼎、北庭都護曹令忠和安西都護爾朱某等人,打理得井井有條。

但是,隨著河西、隴右被吐蕃攻陷,西域與唐朝聯繫日益困難,沒有微信的日子裡,連給皇上問聲好都成問題,甚至不知今朝是何年何月。

通古孜巴什古城遺址出土的一張借糧契,上面日期寫為「大曆十五年」。而另一張《楊三娘借錢契約》,更為完整,落款時間為「大曆十六年」。正是這兩個時間,暴露了戍邊將士遺落在邊境的真相。

大曆,是唐代宗的年號。事實上這個年號只用了十四年。所謂的「大曆十五年」是建中元年(780年),「大曆十六年」則是建中二年(781年),此時的皇帝,已經是唐德宗李适,可與朝廷斷了聯繫的西域將士並不知曉。

吐蕃步步緊逼,時常大軍壓境,安西、北庭卻無法與朝廷聯繫,沒有支援沒有供給,絕境之下,將士們只能靠自己給養。

郭昕遂帶領將士們開荒屯墾,在將士和當地百姓的勞作下,戍邊的糧餉基本得到保障。吃飽了飯,才有力氣和吐蕃軍較勁。直到今日,還能在庫車等地發現唐軍屯田的遺址。

除了發動軍民屯田外,為了維持社會秩序發展經濟,郭昕還命將士自鑄貨幣。

在阿克蘇等地的唐代遺址中,曾出土大唐將士們自鑄的 大曆元寶、建中通寶、「元」字錢和「中」字錢等錢幣,這些,正是大唐將士在邊疆,浴血奮戰、堅韌不拔的見證。這些文物歷經一千多年的時光,早已殘敗腐朽,但仍熠熠生輝。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據史書記載,一直到建中二年(781年),郭昕派出的使臣才與朝廷取得聯繫,此時距他來到西域已過去整整十五年。

唐德宗一聽聞,二庭、四鎮居然還有大唐將士鎮守,驚喜交加,當即下詔,稱讚其功:

「二庭四鎮,統任西夏五十七蕃、十姓部落,國朝以來,相奉率職。自關、隴失守,東西阻絕,忠義之徒,泣血相守,慎固封略,奉遵禮教,皆侯伯守將交修共理之所致也。」

並加封郭昕為安西大都護、四鎮節度觀察使,其他將士也都升職加薪,甚至越級七等授官。

這一年,為大唐立下汗馬功勞的郭子儀去世了。

十五年前,正是他的一封奏議,將親侄子送去了西域,從此再沒相見。

如今安西、北庭猶在,將士們知道歸家無望,卻還在他鄉堅守不懈。

不知郭子儀聽到這個消息,是感到幾分欣慰,還是些許愧疚?


 
唐德宗給的,其實只有精神上的鼓勵,沒有物質上的嘉獎。西域的唐軍艱苦卓絕,唐朝始終無力支援。

與唐代宗寸土不讓的態度相比,唐德宗顯得模稜兩可,在他眼中,安西、北庭二都護府不過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建中四年(783年),長安城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唐朝剛與吐蕃洽談清水之盟,涇原兵變就爆發了。

積怨已久的涇原鎮士卒攻陷長安,擁立太尉朱泚為帝,唐德宗無力抵抗,倉皇出逃。

安史之亂後,唐朝皇帝被打到搬家那是常有的事情。叛軍一來,唐德宗秒慫,急忙向吐蕃示好,稱願割讓安西、北庭之地換取吐蕃出兵援助,這是要把郭昕賣了。

幸虧大臣李泌極力反對,上言:

「兩鎮之人,勢孤地遠,盡忠竭力,為國家固守近二十年,誠可哀憐,一旦棄之以與戎狄,彼其心必深怨中國,它日吐蕃入寇,如報私仇矣。」

安西、北庭的將士們苦守多年,三年之後又三年,這都二十年了,戍邊的小伙們都熬成大叔了,他們一個「苦」字都沒說過,也沒人當二五仔,老大您現在說賣了就賣了,以後誰幫你防著吐蕃,好意思嗎?

李泌是四朝元老,德宗的爺爺肅宗和父親代宗都跟他是老鐵,有他仗義執言,此事就此作罷,兵變最終在李晟等將領的努力下迅速平定。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大唐名相李泌。


朝廷都有自身難保的時候,實在無法出手相助,郭昕鎮守西域,不得不藉助同與吐蕃為敵的回鶻人。

吐蕃進攻之時,回鶻多次派軍相助,郭昕派往中原的使臣,有時也要跟回鶻借道。

早在安史之亂時,唐肅宗為了儘快收復失地,曾與盟友回鶻(當時還叫「回紇」)約定,「克城之日,土地、士庶歸唐,金帛、子女皆歸回紇」,任由回鶻人對中原進行劫掠。回鶻人趁火打劫,不少老百姓在安史之亂中平安無事,碰上同盟的回鶻軍反而遭了殃。

唐肅宗為了把皇位坐穩,也是蠻拼的。一直以來,大唐與回鶻看似合作無間,實則同床異夢。

外人不可信,還得靠自己人,郭昕不乏給力的幫手,北庭大都護李元忠便是其中之一。李元忠原名曹令忠,粟特人,鎮守西域的資歷比郭昕還老,郭昕來到安西都護府時,李元忠便已坐鎮北庭。吐蕃軍威日盛,邊陲危如累卵,守將頑強不屈。

當時,唐代宗曾讚揚西域的唐軍:

「不動中國,不勞濟師,橫制數千里,有輔車首尾之應。以威以懷,張我右掖,凌振於絕域,烈切於昔賢。微三臣之力,則度隍逾隴,不復漢有矣!」

其中「三臣」,就包括北庭的李元忠,他因鎮守北庭有功,被賜姓李。郭昕到後,李元忠從旁協助,積極開展屯田,抵禦吐蕃進攻,安西、北庭二都護府相互呼應,「扼吐蕃之背以護蕭關」 吐蕃圖謀中原受阻,不得已只能向南發展。

在李元忠之後,還有唐代末任北庭都護楊襲古。現今準噶爾盆地東部的奇台將軍廟,正是為了紀念這位將軍所建。

唐德宗貞元六年(790年)吐蕃賊心不死,聯合葛邏祿、白服突厥,發動三十萬大軍進攻北庭。也怪回鶻不厚道,葛邏祿、白服突厥沒少受欺負,早就想找個大哥抱大腿,正好這時候吐蕃拋出了橄欖枝。其中,葛邏祿人盤踞於阿爾泰山南部,是出了名的白眼狼。唐玄宗天寶十年(751年),怛羅斯之戰,高仙芝率領安西都護府兵二萬,與一萬葛邏祿人聯合,對陣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的阿拉伯大軍。唐軍一度占據優勢,不曾想葛邏祿人勾結黑衣大食,臨陣倒戈,從背後偷襲唐軍,阿拉伯騎兵趁亂掩殺,唐軍慘敗,僅數千人突圍而出。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葛邏祿這回又來坑唐軍了。

吐蕃聯軍來襲,楊襲古孤立無援,只能向回鶻求援,回鶻大相頡干迦斯領兵來救。此次吐蕃聯軍聲勢浩大,北庭與回鶻聯軍實在打不過,一擊即潰。楊襲古無力回天,僅帶兩千殘兵,退守西州,一番休整後,再次叫上回鶻人與吐蕃幹上了。敵眾我寡,勢單力薄,幾番交戰,北庭軍皆慘敗。楊襲古屢敗屢戰,可頡干迦斯正忙於應付國中朝政,實在不願多費心思,只想儘速脫身,便假意對楊襲古說:「您和我一同回營帳吧,之後我再派人送你回中國。」

楊襲古沒有絲毫懷疑,率領血戰多日的殘兵進入回鶻大營。一進大營,頡干迦斯瞬間翻臉,下令將楊襲古及其手下將士殺害。

北庭,失守!

在楊襲古英勇就義後,安西四鎮也相繼陷落,僅餘少數幾座邊城還在堅守。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騎兵進軍,風卷塵沙。


在此之前,貞元五年(789年),高僧悟空西行求法歸國,東還長安,途經龜茲。此地還毫無戰亂跡象。

郭昕來到西域已經二十三年,他沒有任何怨言,沒有向朝廷告老還鄉,始終堅守崗位,戰時披甲,閒時屯墾,苦心經營西域,眼裡東望故鄉。將士們有的早已在這裡娶妻生子,放下了歸鄉的奢望。

悟空得以與郭昕相見,並在這裡滯留一年,與駐守安西都護府的唐軍朝夕相處,這一經歷被記載於《悟空入竺記》中。可惜一年之後,情況急轉直下。

北庭失守之後,吐蕃軍趁勝追擊,安西都護府再度失聯。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西域的唐軍還堅持了近二十年。

據薛宗正教授考證,安西都護府最終陷落,應是在唐憲宗元和三年(808年)的一個冬夜,而其中的依據,就包括元稹的一首敘事詩《縛戎人》,這是一篇安西都護府老兵的「口述歷史」。

自安西四鎮淪陷後,常有邊將捕獲從西域來投的漢人,充當吐蕃俘虜,邀功請賞。其中一名從吐蕃人手中逃回的唐軍老兵,也被當做俘虜,押解回中原。

機緣巧合下,元稹與他相遇,並聽他講述一路的遭遇,聽罷,作詩記錄,詩中句句都是安西都護府唐軍的血淚。

元稹與白居易這對好友,共同倡導新樂府運動,寫詩注重寫實,通俗易懂。

白居易在寫給元稹的《與元九書》喊出口號:「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

元稹的這首長詩,正是發揚這一主張,從中可以推測,郭昕及其將士是如何度過最後一段歲月。

「萬里虛勞肉食費,連頭盡被氈裘暍。

華裀重席臥腥臊,病犬愁鴣聲咽嗢。

中有一人能漢語,自言家本長城窟。

少年隨父戍安西,河渭瓜沙眼看沒。」


老兵先是向元稹訴苦,自己家鄉本在長城腳下,自小陪父親戍邊,一口流利的鄉音依舊不改。在安西陷落後,一路又是如何顛沛流離,才得以回到中原。

「天寶未亂猶數載,狼星四角光蓬勃。

中原禍作邊防危,果有豺狼四來伐。

蕃馬膘成正翹健,蕃兵肉飽爭唐突。」

這幾句講的是,安史之亂後,吐蕃趁亂入侵,大唐邊疆引來異族垂涎。而老兵正是在安西都護府,與吐蕃鏖戰多年。

「半夜城摧鵝雁鳴,妻啼子叫曾不歇。

陰森神廟未敢依,脆薄河冰安可越。」

苦守多年的戍邊將士,在元和三年的一個冬夜,遭到吐蕃大軍突襲,走投無路,據薛宗正推測,此處的「陰森神廟」應是庫木土拉千佛洞,「脆薄河冰」則是渭干河,這兩個地方正是地處當時的安西都護府。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庫木土拉千佛洞。


「五六十年消息絕,中間盟會又猖獗。

眼穿東日望堯雲,腸斷正朝梳漢發。

近年如此思漢者,半為老病半埋骨。

常教孫子學鄉音,猶話平時好城闕。」

自安史之亂後,西域與中原多次失聯,唐朝和吐蕃幾度交涉。戰至最後,安西都護府中的士卒,有的垂垂老矣,有的早已離世,老人還記得教孫子們學家鄉話,念念不忘家鄉的好風光。

由此可見這個老兵,正是郭昕部下。

那一夜安西都護府淪陷,郭昕殉國。刀似冰,月如霜,戍邊壯士依舊滿腔熱血,在最後一夜,如壯麗的煙火燃儘自己的生命。

四十二載,年復一年日復一日,初心未改。

在這段歲月里,唐朝換了四個皇帝,三軍將士皆已白頭。

雖說大唐國力日衰朝政腐敗,要這「飛地」已無用,早就欲放棄西域。可鎮守孤懸絕域的將士們沒有放棄,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那一撥人,在為同一個事業奮鬥。郭昕、李元忠、楊襲古,還有無數為國盡忠的白髮老兵,他們是大唐的榮耀。

他們的姓名不應該隨著時間消逝,淹沒在漫漫黃沙中。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9/3/26 下午 09:12:48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3/8 上午 11:38:11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4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唐朝,漢族人是怎樣融入吐蕃的?

眼巴巴、淚嘩嘩,甚至血淋淋。
只要講到這裡,就讓人心痛!


安史之亂,由唐朝將領安祿山與史思明發動的唐朝爭奪統治權的內戰,對於中華民族來說簡直就是災難。按照現代一些學者的說法,這場動亂致使中國當時的人口下降了3000萬,而當年的唐朝人口也就在8000-9000萬之間。這麼多的人都去了哪兒?很多人都說是死了,死於戰亂,在心痛的同時,我對此說是保留看法的。3000萬人死亡,這個數字顯然是有些誇大了,誇大了多少我說不清楚,憑直覺,我認為這裡面應該有融入少數民族的人。


白居易,唐朝的大詩人,他寫過一篇《縛戎人》,該詩通過刻畫一名冒死從吐蕃強占的隴右地區逃回唐朝、卻被當做吐蕃人而含冤流放的一名漢族百姓的形象,以表現「達窮民之情也」的主旨,並鞭撻了唐王朝政策的錯誤和社會的黑暗。現在就讓我們一起來讀一讀吧。

縛戎人,縛戎人,耳穿面破驅入秦。

天子矜憐不忍殺,詔徙東南吳與越。

黃衣小使錄姓名,領出長安乘遞行。

身被金創面多瘠,扶病徒行日一驛。

朝餐饑渴費杯盤,夜臥腥臊污床蓆。

忽逢江水憶交河,垂手齊聲嗚咽歌。

其中一虜語諸虜:「爾苦非多我苦多!」

同伴行人因借問,欲說喉中氣憤憤。

自雲鄉貫本涼原,大曆年中沒落蕃。

一落蕃中四十載,遣著皮裘系毛帶。

唯許正朝服漢儀,斂衣整巾潛淚垂。

誓心密定歸鄉計,不使蕃中妻子知。

暗思幸有殘筋力,更恐年衰歸不得。

蕃候嚴兵鳥不飛,脫身冒死奔逃歸。

晝伏宵行經大漠,雲陰月黑風沙惡。

驚藏青冢寒草疏,偷渡黃河夜冰薄。

忽聞漢軍鼙鼓聲,路傍走出再拜迎。

游騎不聽能漢語,將軍遂縛作蕃生。

配向東南卑濕地,定無存恤空防備。

念此吞聲仰訴天,若為辛苦度殘年。

涼原鄉井不得見,胡地妻兒虛棄捐。

沒蕃被囚思漢土,歸漢被劫為蕃虜。

早知如此悔歸來,兩地寧如一處苦!

縛戎人,戎人之中我苦辛。

自古此冤應未有,漢心漢語吐蕃身。


這裡面說的戎人並不是真正的西方少數民族,而是一個在戰亂年代淪落於吐蕃的漢族人。「涼原」即是涼州、原州,在今甘肅、寧夏一帶,我的家鄉。白居易的詩通俗好懂,但說慣了現代漢語的我們讀起來依然有些吃力,用大白話說出來或許會更好些。

被捆綁的戎人,被捆綁的戎人,耳朵穿,面皮破,趕進了長安城。皇上憐憫,不忍心屠殺,下了詔令,把他們遷往吳越。黃衣內使記下他們的姓名,押送出長安,乘車前行。身上有刀劍的創傷,臉色瘦瘠,帶著病勉強步行,每天只能走一驛。早晨進餐,饑渴得吃光了杯盤,夜晚歇息,一身的腥臊弄髒了床蓆。猛然間見到江水,想起家鄉交河,一齊垂下手,嗚嗚咽咽地唱起悲歌。其中有個吐蕃俘虜告訴其他俘虜說:「你們受苦不少,我受的更多。」同伴們就向他追問,剛要開口,喉中先就氣忿忿。他說:「我的家鄉本在涼、原一帶,大曆年間淪陷於吐蕃,一落入番中就過了四十載,身上披皮衣,腰間扎毛帶。只准在正月初一穿漢人服裝,整理衣冠我暗自悲傷。於是立下決心,秘密定下歸鄉計,不敢讓還在蕃占區的妻兒得知。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敦煌壁畫中的吐蕃人

我慶幸還有些殘餘的筋骨精力,更擔心年紀衰老,回家不得。蕃兵警戒森嚴,鳥都無法飛越,我冒死東歸,僥倖逃脫。晝伏夜行通過了大漠,陰雲遮蔽月光,風沙十分險惡。網盤驚慌地躲進墳地,擔心塞草稀疏,夜裡偷渡黃河,又怕河冰太薄。忽然聽到唐兵敲擊鼙鼓的聲音,高興得從路旁走出,再拜相迎。雖然我一口漢語,游騎卻根本不聽,將軍把我綁起來,算是活捉的蕃兵。如今發配到江南的卑濕之地,準是沒有慰問撫恤,只有嚴密的防備。我想到這裡忍氣吞聲,仰頭上訴蒼天,今後怎樣去度過痛苦的晚年。我的家鄉涼原從此不能得見,胡地的妻子兒女也白白地棄捐。當年流落番邦被囚禁,思念漢土,今天回到漢土,又被劫持成為俘虜。早知道這樣,真是悔不該歸來,兩地受苦,倒不如一處受苦。被捆的戎人啊!在戎人裡面,我最痛苦,最酸辛。自古以來,這樣的冤屈哪兒有?漢人的心、漢人的語,卻被當做吐蕃人!」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吐蕃武士

好個「漢心漢語吐蕃身」!親不親故鄉人,一千多年了,這些句子讀起來依然讓人感到心痛。史料記載,安史之亂後,唐朝原來駐防在河西、隴右、河湟的軍隊內調,吐蕃藉機占領了河西地區,這中間有相當一部漢族人融入了吐蕃。而據《舊唐書》記載,當年的河西地區共有人口34818戶,172086人。這些人絕大數是漢族人。他們都在忍受著白居易詩中的悽苦與寒冷。而寫這種詩的也絕非白居易一人。


王建《涼州行》:

涼州四邊沙皓皓,漢家無人開舊道。

邊頭州縣盡胡兵,將軍別築防秋城。

萬里人家皆已沒,年年旌節發西京。

多來中國收婦女,一半生男為漢語。

蕃人舊日不耕犁,相學如今種禾黍。

驅羊亦著錦為衣,為惜氈裘防斗時。

養蠶繰繭成匹帛,那堪繞帳作旌旗。

城頭山雞鳴角角,洛陽家家學胡樂。

西域的道路沒有昔日繁華的景象了,武威城外黃沙茫茫,當年防守的駐軍都已經死了,這裡只有「胡兵」了。這些「胡兵」擄來的中國婦女,現在都給他們生下孩子了,還會說漢話。而那些胡兵呢,都學會種地了……而在洛陽城中,家家戶戶都還在演奏胡樂呢。


張籍《隴頭行》:

隴頭路斷人不行,胡騎夜入涼州城。

漢兵處處格鬥死,一朝盡沒隴西地。

驅我邊人胡中去,散放牛羊食禾黍。

去年中國養子孫,今著氈裘學胡語。

誰能更使李輕車,收取涼州入漢家。

隴右的道路荒草淒淒,快要讓人不能通行了,吐蕃人的騎兵趁夜攻入河西涼州城。大唐將士雖說堅持戰鬥到最後一人,還是未能擋住隴右全境的迅速陷落。吐蕃人擄掠驅趕隴右百姓進入吐蕃境內,逼迫他們放牧牛羊,食用吐蕃稻禾。去年他們還在中原享受子孫天倫之樂,今天卻只能穿著胡人的衣服,學起胡人的語言了。唉,有沒有像李廣李蔡兄弟那樣優秀的將領,重新收復涼州,讓我們重回漢家故土!


唉,我也不說了,說出來都是眼淚。詩者,史也。那個被後人稱為盛世的唐朝在這些詩歌里,離窮苦的漢族百姓很遠啊。

https://ek21.com/news/1/150933/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19/4/3 下午 11:41:48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19/3/9 上午 08:42:55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5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唐詩三百首中最悽慘的戰爭古詩,字字泣血,後世無人再能寫出來
唐詩300首當中有很多寫到戰爭的詩歌,且不說岑參高適、王昌齡留下的大量關於邊塞的詩歌,就是知名度不算很高的陳陶也有「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的悲涼詩句。唐代雖然是中國古代發展最鼎盛的時期,但是邊疆一直也都面臨著戰爭。這樣真實的社會現實給了詩人們進行創作的題材。

 


他們或者描寫邊塞風光,或者描寫戰爭場面,或者批判唐軍將領,或者表達征夫思婦之痛,留下了大量膾炙人口的詩篇。這些古詩當中,不乏豪邁詩作,但也有不少直面戰爭殘酷,表現戰爭悽慘的古詩。尤其是本文要說到的這首古詩,字字泣血,可謂唐詩三百首中最悽慘的戰爭古詩。


且看:


前年伐月支,城下沒全師。蕃漢斷消息,死生長別離。


無人收廢帳,歸馬識殘旗。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時。

這首古詩的題目是《沒蕃故人》,作者是唐代著名詩人張籍。這首古詩是作者所寫的一篇懷念老友的詩作,「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時」這一句是這首詩最經典的詩句,也是最悲慘的詩句。前年的時候作者的老友在戰爭當中已經全軍覆沒,直到今天想祭奠你又懷疑你還活著,此時只能朝著天邊痛哭流涕。

 


「前年伐月支,城下沒全師」,前年的時候唐軍征討月支,作者的老友也在軍隊當中,沒想到卻遭遇全軍覆沒。「蕃漢斷消息,死生長別離」,與此同時,吐蕃和唐王朝斷絕了關係音訊,作者和老友兩地相隔,不知對方是生是死。


「無人收廢帳,歸馬識殘旗」,這是一句描寫悽慘戰爭場面的詩句。因為全軍覆沒,戰鬥結束以後,戰場上的營帳都無人收拾,而從戰場上歸來的戰馬還認識殘破的軍旗。沒有人歸來,只有幾匹馬逃脫回來,戰爭的慘象真是讓人觸目驚心。


 

「欲祭疑君在,天涯哭此時」,這兩句寫出了作者的矛盾心情。兩三年都沒有了消息,不知道老友是死是活。想要祭奠對方的時候,卻又希望對方還活著;但是卻又兩三年沒有消息,若確實已死,不祭奠也是大不敬……作者內心的矛盾和痛苦可想而知。

這首詩表達了作者和老友之間的思念之情,也寫出了戰爭的殘酷,可謂字字帶淚,字字泣血。相比唐詩當中的這首詩作,後世的文學作品極少能有與此作品相提並論者,這首詩所反映的背景、作者與友人之間的友情關係以及作者內心的傷心苦痛,後世沒有人能寫出來。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2/9/2 上午 10:03:40編輯過]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1/11/21 上午 08:29:08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淨土門的通關密碼
等級:版主
文章:12453
積分:12101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6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唐朝安西孤軍堅守45年,最後一戰全殲吐蕃大軍,史實與傳說正相反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news/lmvvxre.html


同乘彌陀號,飛過業障山,越過生死海,同登極樂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2/2/22 上午 02:03:57
ppo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李小龍唯一傳人
等級:版主
文章:2045
積分:2186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10月9日
7
 用支付寶給ppo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本欄位提供給僅會員閱讀,非本站會員無權檢視精華帖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2/2/22 上午 09:05:48

 7   7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18750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