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觀賞。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討論版電子書(Life論壇) → 靜涵老師文集_禪宗音聲修行法門初探

您是本帖的第 3363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靜涵老師文集_禪宗音聲修行法門初探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950
積分:3682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靜涵老師文集_禪宗音聲修行法門初探

禪宗音聲修行法門初探

               作者--賴靜涵
   

前言

 

漢傳佛教除了禪宗不立文字,直指人心,是一大特色外,另一個重要特色就是音聲法門,舉凡持咒,誦經,科儀,念佛等等都是。筆者在撰《梵唄史談》之餘,發現漢傳佛教包含禪宗在內,幾乎八個宗派都有音聲法門,更重要的是,祖師們運用音聲法門來作本宗主要修行法門的助緣是以發心想將以各宗音聲修行法門作為研究對象,不僅想要明瞭各宗課誦(經、咒與佛號)的情形,兼以明瞭各宗運用音聲法門的目的及原理。以資增益修行用功。在此冒昧為文,懇請十方指引。

 

一、禪宗的音聲修行樣貌

 

傳統禪門以「不立文字,見性成佛」,以及「蕩相遣執」作主要宗風,但也不偏廢音聲法門。念誦經典,持誦咒語,本來在禪宗裡不是主要的修行法門,但是寺院生活當中重要的日課之一中國佛教的禪宗的課誦內容,全以《清規》為主,也就是百丈懷海禪師立下的《百丈清規》。從這部《清規》當中我們可以看到,禪門有舉辦法會,如「祝厘」這種為國家舉辦法會,所需要持誦的經典就有:

 

1.        《大方廣佛華嚴經》

2.        《大佛頂萬行首楞嚴經》

3.        《大乘妙法蓮華經》

4.        《大乘金光明經》

5.        《大乘金光明經》

6.        《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

7.        《大乘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

8.        《大仁王護國經》

 

由以上可知禪門當中流行諷誦的經典,然而,在《百丈清規》規定當中也不只有持誦經典,也有咒語,舉如《楞嚴咒》、《大悲咒》等。可知百丈禪師立下的禪門音聲法門的課誦,已經是經咒並重的情形。

 

到了明代,禪門的課誦有所增加,明末藕益大師制定了「諸經日誦」的儀軌,可惜該書已經散(據《耦益大師全集》當中收錄的《序文》指出),因此尚未見到全貌。但我們現在還可以看到的明代禪門課誦,現存於日本的《黃檗清規》當中就有記載禪門念誦情形:

 

1.        早堂(早課)誦《楞嚴咒》和《心經》,並有繞佛念佛修持。

2.        晚堂(晚課)誦《佛說阿彌陀經》、《蒙山施食》、《往生咒》、《心經》、《普賢警眾偈》。

3.        每月遇十四、三十羯磨夜誦念《彌陀經》,並跪念《八十八佛懺悔文》。  

 

由於《黃檗清規》是公元一六六一年寫定,可知該書記載的是明代後期的禪門儀規,這部清規是福建省福州黃山的僧人,隱元禪師從黃檗山傳到日本,後來的日本佛教禪宗寺院制定清規,基本上都以此作為重要範本。從它的時代與面貌上來看,應該是屬明代叢林的清規。就其內容來說,可以說是現代禪門課誦「五堂功課」早課有兩堂:《楞嚴咒》為一堂,《大悲咒》及十小咒為一堂;晚課有三堂:《彌陀經》一堂,《大懺悔文》一堂,及《蒙山施食》一堂的雛形。其中《黃檗清規》當中出現一些類似《爐香讚》類型的唄,這顯示現代的禪門課誦於茲成形。

 

現在中國佛教使用寺廟課誦的內容是以禪門的課誦為主,加上淨土宗的佛七儀軌,及重要儀等等其他課誦。這些基本上都是來自《禪門日課誦》,也就是江蘇常州天寧寺課誦本。這本課誦本內容包含了當時禪門使用的全部課誦。由於明代的佛教唄,率多以常州天寧寺作為主要範本,故天寧寺課誦本自然成為全國各地禪寺,甚且是漢地寺院日課重要規範。

 

因而我們可以約略看出,禪門音聲法門的發展,除了固定節日的法會以外,有日課的部分,如《心經》、《彌陀經》等,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百丈清規》當中還規定了《楞嚴咒》與《大悲咒》等咒語,使得禪門除了坐禪,誦經以外,又有持咒。

 

但是,按理說,一向就重視參禪的禪宗,為何有「課誦」的產生?甚且不僅是誦經與持咒,甚且有儀加入,成為禪門日課誦的內容?固然《百丈清規》的規定與當時佛寺的風尚有很大的關聯,並且部分誦經內容也不盡然與禪宗教旨有絕對關係。可是禪門有「課誦」出現,這顯示音聲修行在禪門當中居有重要的地位。

 

二,禪宗音聲修行原理以《六祖壇經》為宗

 

說到禪門之所以會有今天這樣的念誦儀軌,首先是來自六祖慧能大師的開示,加上歷代祖師增益而成。但六祖以前,達摩大師以來到五祖,除了以經(《楞伽經》、《金剛經》)印心,及心地功夫的偈頌外,有關念誦經典的開示並不多見,大多都是提到以經典印心的部分,很少提到念誦經典與參禪的關係。直到六祖慧能大師,才有這方面的開示,因此我們可以說,禪門音聲修行的教學軌範是六祖大師奠定的。

 

六祖大師對於禪門修行法門並沒有固定形式的規定,他訓勉徒眾,除了參禪以外,也不應偏廢多聞。在《六祖壇經•懺悔品》說:

 

自心既無所攀緣、善惡,不可沉空守寂,即須廣學多聞,識自本心,達諸佛理,和光接物,無我、無人,直至菩提,真性不易,名解脫知見香。」

 

由此可知,六祖大師主張不是拘泥在禪坐上去「沉空守寂」,為了能夠「識自本心」,應當要「廣學多聞」。這就是禪宗教學「大機大用」的活潑精神的開顯,舉如山河大地,瓜熟蒂落,甚且棒嚇等等都是直指人心的禪機。持誦音聲的教法自然也是禪機的部份。六祖大師教人持誦經典,及種種頌,主要目的就是教人「識得本心」。事實上,今天禪門課誦森然羅列,基本上都是根據六祖大師的開示作為範本,而由歷代祖師增益內容而成。

 

(一)「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首先我們來看,今天台灣佛門早課,在《心經》之後通常都要念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這和六祖大師教人持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有關。《六祖壇經•般若品第二》說:

 

「師坐,告大眾曰:『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多。』復:『善知識,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只緣心迷,不能自悟,須假大善知識,示導見性。當知愚人智人,佛性本無差別,只緣迷悟不同, 所以有愚有智。吾今為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使汝等各得智慧。』

 

順此而說,念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的目的是「使汝等各得智慧」。因此今天佛門的日課誦都有念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目的也就是要求開智慧。但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六祖大師教人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多」並非口就算了,而是要懂得參「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的真實義。原來念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是和「佛性本無差別,只緣迷悟不同,所以有愚有智」有關。這就不難看出,六祖大師持誦教學的風格,是要弟子們邊念邊參,唸唸成念,以念助參,使行者能夠掌握「識得自性」作為宗旨,破參入道,這就是禪門念誦的大機大用。

 

六祖大師開示的念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的法要重點在於要眾生識得:「自性般若」,「自性般若」的重點在於「自性真空」,自性能含萬法,是「摩訶」的真實義。他說:

 

「何名『摩訶』?『摩訶』是大。心量廣大…世人妙性本空,無有一法可得;自性真空,亦復如是。… 善知識,自性能含萬法是大,萬法在諸人性中。若見一切人惡之與善,盡皆不取不,亦不染著,心如虛空名之為大,故曰『摩訶』。…心量廣大,遍周法界;用了即了了分明,應用便知一切。一切即一,即一切;來去自由,心體無滯,即是般若。」

 

運用般若能夠生出一切法門,因此六祖大師稱讚「摩訶般若波羅蜜」是無上法門,並且是「變三毒成為戒、定、慧」,能夠生出八萬四千智慧:

 

「善知識,『摩訶般若波羅蜜』,最尊最上最第一,無住無往亦無來,三諸佛從中出。當用大智慧,打破五煩惱塵。如此修行,定成佛道,變三毒為戒定慧。…善知識,我此法門,從一般若,生八萬四千智慧。何以故?為世人有八萬四千塵。若無塵智慧常現,不離自性。悟此法者,即是無念、無憶、無著。不起誑妄,用自真如性,以智慧觀照;於一切法,不取不。即是見性成佛道。」

 

從六組的開示,我們可以了解,「自性般若」是六祖宗旨。六祖要人念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一方面就是念誦,目的就是參究「從一般若生八萬四千智慧」,達成「悟此法門」,也就是「無念、無憶、無著」等的「見性成佛道」。換句話說,其實念誦法門也能夠用作參禪的心要。念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了解心包虛空義理,有助於參透「見性成佛」之道。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7/2/1 上午 07:49:47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2950
積分:36821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2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二)誦經的示範-持誦《金剛經》的開示

 

今天我們可以看到,除了固定日課以外,《金剛經》在禪門受到重視,這和六祖大師教人持誦《金剛經》有關,為什麼六祖大師要教人持誦《金剛經》呢?這固然和五祖大師用《金剛經》來印心有關,不過六祖大師教人持誦有獨到的見解。(《六祖壇經•般若品》)說:

 

「善知識,若欲入甚深法界,及般若三昧者,須修般若行。持誦《金剛般若經》即得見性,當知此經功德無量無邊,經中分明讚嘆,莫能具說。此法門是上乘,為大智人說,為上根人說若大乘人,若上乘人,聞說《金剛經》,心開悟解故,知本性自有般若之智,自用智慧,常觀照故,不假文字。」

 

這段開示告訴我們:

 

1.        禪者持誦《金剛般若經》是必備的,因為可以明心見性。因此六祖大師極力讚嘆此經的功德無量無邊。六祖大師以為欲入甚深法界,及般若三昧者,須修般若行。而修般若行最好的用功方法,就是念誦《金剛經》。  

2.        此一持誦《金剛經》的法門是上乘,為大智慧的人說,為上根器的人說。

3.        悟頓教的成就,基本上是與修持《般若經》經論是沒有差別的。

 

禪宗的教學,本來就不在於漸修,特別是在於「頓悟」。是強調「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直截了當功夫。因此禪宗祖師教人閱讀經典,除了是用來印心,就是醞釀開悟的心地功夫。所以雖說禪門「不立文字,見性成佛」,卻非是廢除文字不用,而只不著文字名相,發揮大機大用。這點是因為經典文字,本來皆「因人置」,又「因智慧性」建立,足見禪門自來主張「不立文字」,卻非「廢卻文字」,但守其見月之功,卻非執著其見月之指。故此,文字可以發揮般若大用,是名「文字般若」。可以使眾生「即時豁然,還得本心」。因此六祖大師才訓勉禪門行者念誦經典,應該是其來有

 

(三)《懺悔品第六》的開示

 

中國佛教的法於南北朝漸次形成,六祖大師對於禪門的修行,除了教人明心見性的禪法,也很重視懺悔法門。在《六祖壇經•懺悔品第六》揭示一些頌,後來成為禪門課誦的內容。

 

※四弘誓願

 

祖大師所授的懺悔法門,是以心地法門為宗的「無相懺悔」,而今《壇經》內記錄的這種懺悔文念誦並不多見,但是禪門早晚課將懺悔列為重要日課,以《八十八佛大懺悔文》或《禮佛發願文》、《西方發願文》替代,姑且述。但是懺悔之後的「四弘誓願」,智者大師於《摩訶止觀》當中已經提過,但禪門則是六祖大師在曹溪南華寺開示後列入了課誦之。為什麼要發此「四弘誓願」?六祖說:

 

者:前衍;從前所有惡業、愚迷、憍誑、嫉妒等罪,悉皆盡永不復起,是名為悔者其後過;從今已後,所有惡業、愚迷、憍誑、嫉妒等罪,今已覺悟,悉皆永斷,更不復作,是名為悔,故稱懺悔。…

 

於是我們知道,懺悔的意義,在於其前,但更重要的是:從今以後的覺悟,悉皆永斷,更不復作,這樣才是真正的懺悔故發「四弘誓願」的意義在此:

 

『善知識!既懺悔已,與善知識發四弘誓願,各須用心正聽:

 

       自心眾生無邊誓願度,自心煩惱無邊誓願斷,

       自性法門無盡誓願學,自性無上佛道誓願成。』

 

這「四弘誓願」天台智者大師提過,但是此處最大不同在於六祖大師捻以「自性」來發願。六祖大師開示:

 

『善知識!大家豈道,眾生無邊誓願度?怎麼道,且不是惠能度。善知識!心中眾生,所謂邪迷心、誑妄心、善心、嫉妒心、惡毒心,如是等心,盡是眾生,各須自性自度,是名真度。』

 

於是,我們從六祖的開示當中,了解此「四弘誓願」的道理:

 

1.        何名自性自度?即自心中邪見、煩惱、愚癡、眾生,將正見度。既有正見,使般若智打破愚癡迷眾生,各各自度。邪來正度,迷來悟度,愚來智度,惡來善度;如是度者,名為真度。

2.        煩惱無邊誓願斷,將自性般若智,除卻虛妄思想。

3.        法門無盡誓願學,須自見性,常行正法,是名真學

4.        無上佛道誓願成,既常能下心行於真正,離迷、離覺,常生般若,除真、除,即見佛性,即言下佛道成。常念修行是願力法

 

換言之,禪門修行,不離大機大用,大抵以自性為宗,明心為功,是以「無相懺悔」的宗旨,就是自性上的懺悔。前罪既,往後的罪行當不能使其復起,六祖開示我們,罪性本於自性,是以須以轉迷成悟,將一念無明轉成清淨真如,這才是真正懺悔之道。「四弘誓願」以自性為宗,自然包含了前罪與後業的懺悔,是徹底的罪之法。

 

※三皈依戒

 

禪門課誦當中,有「三皈依」念誦。原來「三皈依」本來是《華嚴經•淨行品》頌,但是為何禪門列入課誦之這和六祖大師的開示有關:

 

「善知識!今發四弘願了,更與善知識授無相三歸依戒。善知識!歸依覺,兩足尊;歸依正,離欲尊;歸依淨,眾中尊。」

 

可知六祖大師所說「三皈依」是所謂的「無相三皈依戒」,它是以「皈依覺,皈依正,皈依淨」為三皈依,這與《華嚴經•淨行品》的「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三皈依名相不同,但內容上,禪門的「三皈依戒」也是心地用功的「自性皈依」。換句話說,六祖的三皈依,要旨在於「皈依自心三寶」。

 

所謂的「皈依自心三寶」也就是「內調心性,外敬他人」。除此以外,並要除卻自性中善心、嫉妒心、諂曲心、吾我心、誑妄心、輕人心、慢他心、邪見心、貢高心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常自見己過,不說他人好惡。這也是「皈依自心三寶」的要義:

 

『善知識!自心歸依自性,是皈依真佛。自皈依者,除卻自性中善心、嫉妒心、諂曲心、吾我心、誑妄心、輕人心、慢他心、邪見心、貢高心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常自見己過,不說他人好惡,是自皈依。常須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見性通達,更無滯礙,是自皈依。』

 

於是,我們了解到六祖大師開示人們要受持三皈依戒也好,無相懺悔也好,四弘誓願也好,甚且教人持誦《金剛經》也好,要義並不在於口念而已,最重要的是在於「參透心性」。因此禪宗雖不立文字,但卻不廢文字,相對的,禪宗重視文字,重視祖師大德的開示,代代相傳,為的就是開示後人明心見性的功夫。禪門有此課誦,其功用亦在於此。於是這些壇經所開示的念誦,後來大多成為禪門日課誦的部分。

 

,以唸助參是禪門念誦法門的傳統

 

受到六祖開示的影響,這種念誦經典來協助心地用功的法門,成為禪宗的重要的傳統。前面我們提到,禪門主張直截了當的頓悟功夫,不重視漸悟因此念誦經典,持咒都是希望運用經典與咒語成為開悟的禪機。在禪門公案有所的記載,在此略舉數條以供參考。

 

    洪州法達禪師誦持《法華經》,前來參訪六祖。六祖大師開示:「心迷法華轉,心悟轉法華,誦久不明已,與義作家。無念念即正,有念念成邪。有無俱不計,長白牛車。」並對法達禪師開示:「諸三乘人不能測佛智,患在度量也。佛本為凡夫說,不為佛說。此理若不肯信者,從他退席,殊不知坐卻白牛車,更於門外覓三車。

 

    壽州智通禪師看過《楞伽經》千餘遍,不會「三身四智」,向其師求解。他的老師說:「三身者,清淨法身,汝之性也;圓滿報身,汝之智也;千百億化身,汝之行也。若離本性別說三身,即名有身無智,若悟三身無有自性,即名四智菩提。」再開示:「自性其三身,發明成四智,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吾今為汝說,信永無迷,莫學馳求者,終日說菩提。」於是智通禪師大悟其旨。

 

    百丈懷海禪師教人:「讀經看教,語言皆須宛轉歸就自己,但是一切言教只明如今覺性自己,俱不被一切有無諸法境轉,是導師。能照破一切無境法,是金剛。即有自由獨立分。若不能恁麼得縱令誦得十二經,只成增上慢。卻是佛,不是修行。讀經看教,若准世間,是好善事,若向明理人邊數,此是壅塞人。十地之人脫不去流入生死河。但不用求覓知解語義句。知解屬貪,貪變成病。只如今但離一切有無諸法,透過三句外,自然與佛無差。既自是佛,何慮佛不解語,只恐不是佛,被有無諸法轉,不得自由。是以理未立,先有福智載去。如賤使貴,不如於理先立,後有福智,臨時作得,捉土為金,變海水為酥酪,破須彌山為微塵,於一義作無量義,於無量義作義。」

 

    京兆大薦福寺弘辯禪師,有人問:「持經念佛咒求佛如何?」禪師說:「如來種種開,皆為最上一乘,如百川眾流,莫不朝宗於海。如是差別諸數,皆歸若海。」皇帝問曰:「禪師既會祖意,還禮佛轉經否?」禪師說:「沙門釋子禮佛轉經,蓋是住持常法,有四報焉。依佛戒修身,參尋知識,漸修行,履如來所行之跡。」

 

    湖南長沙景岑,號招賢大師,有人問:「如何是陀羅尼?」師指禪床右邊曰:「這箇師僧卻誦得。」又問:「別有人誦得否?」師又指禪床左邊曰:「這箇師僧亦誦得。」於是這個人又問:「某甲為什麼不聞?」師曰:「大德,豈不知道真誦無響真聽無聞。」

 

    洪州大寧院隱微禪師,有人問:「《金剛經》:一切諸佛及諸佛法皆從此經出,且道此經是何人說?」師曰:「說與不說一時拈向那邊著。只如和尚決定什麼作此經。」對方無對。師舉經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斯則以無為極則。憑何而有差別?且如差別是過不是過?一切賢聖盡有過?若不是過,決定什麼作差別?」

 

就此來看,讀誦經典,持誦咒語在禪門裡都是作為參透心性的禪機之尤其,禪門讀經,除用功積久,亦須善知識指導。但是從前面的公案來看,我們可以領略到,禪宗不重視經典的訓詁章句,也不重視前人註解,最重視的是:「自己怎麼看」,也就是累積讀誦多時的經咒,參出切身的意義來,才是真正的功夫。這種功夫卻不是祈求福報的功夫,而是「透龍門雲外望」的見性,「無相」、「無念」的功夫。誠如前面,百丈懷海禪師所教人的「讀經看教,語言皆須宛轉歸就自己,但是一切言教只明如今覺性自己,俱不被一切有無諸法境轉。」這就告訴我們,禪門解經誦經,事實上就是參破生死的解經誦經。

 

 

四、結論

 

禪門課誦有其歷史變遷,後來增加了往生淨土的願文,但仍不離以心為宗,為的就是能夠成就大機大用,因此「山色無非清淨身,溪聲盡是廣長舌」。以禪門課誦的用功之法,仍以參破心性為目的來念誦經咒,但以破一念無始無明為目標。如百丈禪師說:「但不用求覓知解語義句。知解屬貪,貪變成病。只如今但離一切有無諸法,透過三句外,自然與佛無差。」以禪者念誦經典是求自己心開悟解。即使到後來的「禪淨雙修」,事實上是以「淨土」的念佛,來幫助「參禪」,最後的目標還是在於開悟,明心見性。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禪門日誦》內有他宗多樣課誦,並非一定是中國佛教後來八宗融合的發展趨勢,對於禪門而言,只要能夠有助明心見性,都可以成為禪門日課。這是因為禪宗掌握了佛法核心與成佛的原理,即「直截了當,見性成佛」的修行觀念緣故。因此禪宗並無偏廢因聲法門,為的就是大機大用。

 

參考文獻:

 

1.          宋•釋道原編《景德傳燈錄》,民國33年普慧大藏經刊行會刊印,台北市:彙文堂出版社,民國七六年六月一版。

2.          •宗寶編《六祖大師法寶壇經》,收於《大正藏》第四十八冊。

3.          密著《禪源諸詮集都序》,收於收於《大正藏》第四十八冊。

4.          永明延壽著《宗鏡錄》,收於《大正藏》第四十八冊。

5.            •德輝編《敕修百丈清規》,收於《大正藏》第四十八冊。

6.            民國•陳士濱撰寫《楞嚴經疑偽之研究》,華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民國八十七年碩士論文。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7/2/1 上午 07:51:33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26563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