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觀賞。
搜尋更多此類問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討論版電子書(Life論壇) → 生死的幻覺_第21章 臨終的和合往生

您是本帖的第 3060 個閱讀者
樹狀 列印
標題:
生死的幻覺_第21章 臨終的和合往生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3018
積分:3760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樓主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生死的幻覺_第21章 臨終的和合往生

來源:網友上傳  作者:佐欽白瑪格桑法王

第21章 臨終的和合往生
  
  佛祖給我們宣說了眾多的法門,傳承大師們對佛語經典的詞義也作了大量的註疏論說,這一切的目的就在於通過修煉佛法,使人們做到不懼怕死亡,充滿信心地迎接死亡。能夠這樣做的人,我們可以稱其為佛門中人或修持佛法者。除此之外的所謂佛門中人或修法者,不論他生前能夠輕鬆快速地背誦多少經續秘訣法寶,如果在臨終時想不出任何有用的秘訣,那麼他便是虛度年華,到頭來一場空,這就像背水的人來到河邊,又背著空木桶回去一樣。
  
  我曾經見過這樣一位臨終者,他已經病入膏肓,即將與世長辭。他的樣子看上去非常可憐,醫生已經斷定他無藥可救,照顧他的人和家人也知道他將要死亡。為了減輕病人的痛苦,醫生和周圍的人都沒有把真實情況告訴他,他的家人和親友只是在暗地裡痛苦地哭泣。病人在這種不尋常的氣氛中也覺察到了什麼,猜到自己無法渡過這一關,但是,家人和他自己都沒有把心裡話說出來。
  
  就這樣持續下去的時候,他的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脈搏跳動的力量也越來越微弱。在臨死之前,他的兩個眼窩在下陷,鼻腔也在塌陷,牙齒上面已經有了一層污垢,雙手在不斷地向外伸出。這時候,我和他的家人都聽到了他最後說的話:「把我抬起來,把我放下……」這些話有一點像夢話,但這證明他已經踏上了死亡之路。
  
  他的家人開始著手安排後事,醫生和部分家庭成員仍然守在他的病床邊。突然間,那個臨終的人呼吸出現了困難,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醫生和家人哀求說:「不要讓我死去,不要讓……我……」他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聽不清楚,這聲音好像是來自他的上顎深處。聽到那悲傷的哀求聲,與他毫無親戚關係的我也很難受,心痛如刀割。我急切地盼望他能夠活過來,如果有可能的話,當時我非常願意替他迎接死亡。
  
  從他絕望而悲傷的臉上,我能猜得出他在想過去,想他過去因愚昧無知而造下的罪業。他在年輕力壯的時候不知道死亡的可怕,也沒有想到過死亡,而且還奪取過其他有情的寶貴生命,給無辜脆弱的人造成過傷害,破壞過如來佛的身口意三聖像,誹謗過微妙佛法與大德善知識。他在回憶往事的時候,我相信他的心中一定充滿了恐懼和悲痛。想到這裡的時候,我看見那個人終於斷氣走了。如果我具有天眼通的神力,我還會看見那個人死後遇到的種種非常恐怖的場面,但是,平凡的我,只看見那天有一個人與世長辭,永別了他的家人和親友,只留下一具可怕的屍體、一具骯髒並散發出一股臭味的屍體。他的名字也許能夠留在極少數人的記憶裡,但絕對不會留很長時間。
  
  幾天以後,那個人的屍體也要處理乾淨。按照當地的習俗,他的屍體也許被火化,也許被埋在墓穴裡,也許下葬在河水裡,也許天葬喂鷹。總而言之,他在人們的心中逐漸地失去了蹤影,最後像流星一樣徹底消失。那個人死後將遇到什麼樣的陌生世界,我們無法察知,但是在他死亡的那一刻,我聽到他的親友們在祈禱:「我們最可愛的親人已經踏上了往生之路,祈求三寶保佑他脫離中陰世界的恐怖!」當然,也有部分無知的親友發瘋似地大喊大叫:「你為什麼拋下我們,自己一個人到哪裡去呀……」他們捶胸頓足,用力扯頭髮。此時此刻,也許死人的意識已經昏迷,也許已經脫離了身體的束縛,但是無論怎麼樣,他們的大喊大叫不僅得不到死人的回應,而且對剛死去的人有百害而無一利。
  
  西藏有很多地方忌諱叫死人的名字,如果村子裡有一個人的名字與死人的名字一樣,那麼這個人馬上會換一個新的名字。這樣做是有一些道理的,如果死去的人不貪戀家園、受用、子女和親友等世間法,並且在生前多有善行,死後又有大量的善法跟隨,那麼此人會往生於善趣或得到解脫,不會有暫時和恆久的痛苦。相反,如果死去的人在生前沒有什麼善行,死後又沒有人給他修法超度,只是給死人獻花和開追悼會並不能帶給他任何幫助。尤其是死去的人深深貪戀此生世界之後,非福德的罪業會變成直接業因,貪戀迷妄會變成間接條件,從而像磁吸住鐵一樣往生於輪迴世界,再一次復受輪迴痛苦。在這種情況下,用死人的名字呼喊活人,會招致死人戀世後降來的災禍。在佛法興盛的西藏,懂得這個道理的人們當然不願提起死人的名字,於是這個習俗便傳揚開來。
  
  在西藏,人們如果不得已而談起已故之人的事情,他們會將其稱為「安魂者」,始終不會直接稱呼死人的名字。人們認為,人人都有命、魂和心識這三個生命的重要組成部分,據說人死亡之後,命被敵魔奪取,心識隨業緣投生,魂住在安葬之處。稱之為「魂」的東西就是指生命的依所和生命的精華部分,如果魂脫離身心而到處遊蕩的話,丟魂的人便會失去快樂、失去身體外表的光澤、整天昏昏沉沉、始終提不起精神來。人死之前,首先受損的就是「魂」,其徵兆是會體受到自己魂脈斷滅的過程。
  
  在藏傳佛教舊密寧瑪派的眾多儀軌當中,有不少是通過修密咒和禪定來招魂勾魂的。人死之後魂就住在安葬之處,這裡的「魂」是指本來俱生的某種神或祖先的魂魄顯為人相者。「魂」雖然不具備任何超越人類能力的大威力,但是,亡魂的安息可以幫助後人平安無事。如果安葬之地遭到破壞而使亡魂不得安寧,那麼後人會因此遭遇天災人禍等災難,這一切也許正是因緣神聖無偽的本性。俱生魔或奪命怨敵妖鬼會變成死者的模樣來到人世間害人,也有少數鬼妖變成丟魂失魄的活人模樣來傷害生靈。
  
  西藏人的另一種說法是:人死之後,親友不能為死者哭泣。如果哭個不停,淚水會變成燒鐵大雨而讓亡靈受苦。雖然,西藏人的有些說法沒有多少理論和教法依據,這些說法有一部分是來自民間的古老傳說,但是,我們絕對不能輕視所有的民間傳說。其實,死人的痛苦和恐懼要比家人和親友大很多倍,當沒有依所的亡靈依靠意識之體和食香來度過死後幾天時,他沒有朋友和怙主,獨自一人在充滿恐懼中度過時光,遇到業風追隨時亡靈會回到生前自己的家中。當亡靈回到家中的時候,如果沒有聽到開示道法和安慰,只見親人都在痛哭,那麼亡靈就會因此心繫家人而痛苦傷心,從而有可能致使其往生於惡道。如果因為我們的痛哭而導致亡靈往生惡道,那麼,我們給亡靈製造的災難和痛苦就遠遠超出了下幾場燒鐵大雨使其所受的苦。
  
  如果人死之後,親友先是哭幾天,然後為爭奪遺產大吵大鬧,這樣做會給亡靈造成極大的傷害,這種言行是絕對不可為的可恥之舉。中陰意識之體的亡靈,因為脫離血肉塵體而意識特別清醒,其中還具有少量的神通力。所以,家人如果做出對亡靈不盡人情的壞事,而亡靈知道後就會因嗔怒過度而墮入惡道,那麼,家人便成了把亡靈推入惡道的罪魁禍首。雖然亡靈與我們之間有很大的距離,但是我們的一舉一動卻能很輕易地影響到亡靈。
  
  知道以上的道理之後,我們就可以像西藏人一樣在死者屍體邊許諾要為其除罪修善,承諾修多少個善業,並且要真正地落實自己的諾言。這樣做的結果可以自利利他,一舉兩得,從中還可以完成目前和長遠的大業。尤其是敬供僧眾、施物給窮人、創立法會或建造佛學機構等善行能夠很快得到利益果報。
  
  此外,有人即將死亡的時候,如果能請一位大德聖人到臨終者的身邊,給臨終者修往生超度法「頗瓦法」,就可以幫助臨終者死後往生到極樂世界。「頗瓦法」是方便猛厲的深密心法,如果臨終者能夠聽到這個微妙勝法,那它的價值就遠遠超出了世間的任何財寶。對於臨終者而言,世間財寶已經不能助他脫離死亡;相反,心意貪戀於財寶會引生各種輪迴痛苦。
  
  我們不僅要在臨死之際及時修持「頗瓦法」,而且還要盡早學會這個妙法,我們應該想到自己無法把握活在世上的歲月,並且死亡從來都是無常的。要是我們白白浪費了最利於修法的人身,那就實在是太愚昧了,那和惡道的動物沒有什麼區別。
  
  往生超度妙法「頗瓦法」是密宗大圓滿法的方便捷徑勝法,屬於無修成佛五法當中的一法。無修成佛指的是無需一劫一生等長時間厲修生起圓滿次第法門,就能快捷輕鬆地修成解脫正果。但我們不能把它理解為連頗瓦法的觀修次第都不用修,頗瓦法是迅速修煉成就的道法,利根罪障少的人可以在七天之內修煉得出徵兆。
  
  臨終者如果事先接受過頗瓦法的開示,並且經過修煉之後得有徵兆,那麼在即將死亡的時刻,由上師來做引導時,自己就可以在觀修次第中,用虔誠無偽的敬信重新觀想此前觀修過的內容,依靠上師的加被和自己的觀修力量兩者結合,從而輕鬆地修取解脫正果。就算接受頗瓦法的徒弟是個非常愚鈍的人,而如果傳授者是一個具有殊勝證覺的上師,那麼這個上師也完全有能力把受法者的心識猶如射箭般地送入到淨土無量光佛的心際,並且令其與無量光佛的密意和合無二。這也是使罪業深重的人得以強行解脫的法門之一。

  「頗瓦法」的開示有多種方法和各種不同的傳承。比如上等法身頗瓦法,要由上師或淨護三昧耶誓戒的道友,告訴和引導曾經修法得正覺的徒弟說:「你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死亡徵兆,你的見識即將發生變化,你的這個和那個見識是這樣和那樣的死亡次第現象。因此,你應該用敬信心祈禱,觀修這樣和那樣的禪定。」這樣引導和提醒之後,此人依靠本原立斷和如意頓超的秘訣,就能於此生得到解脫,或者在死後猶如母子相會般地體證法身光明,從而得到解脫正果。
  
  中等報身的往生、下等化身的往生和凡人具足三念的往生等,則根據各傳承法寶秘訣的不同,在時間、心念和解脫方式等方面也不盡相同。攝納亡靈的頗瓦法,是用方便法力把未曾修道學法的大罪人也能夠強行救度解脫的深密秘訣。修頗瓦法來超度亡靈的上師,必須是證解見道勝義和入登第一地的聖人,因為修頗瓦法的人,如果不具備生起菩提勝心的微妙證覺,就不能超度他人的亡靈。如果是具備以上微妙證覺的上師,就能夠用氣、明、心三無別和合的法力,把亡靈在剎那間送入無上圓明的法界勝義極樂佛國之中。
  
  還有一種頗瓦法是由少數上師首先把死者的亡靈勾入到物體或靈牌等觀想依境之中,然後修頗瓦法觀想次第,把實物形式的亡靈超度送入樂土。佐欽·白瑪仁增大師帶兩個徒弟去給一位死者修頗瓦法時,首先由大師本人把死者的亡靈勾入到一個碟子下面,然後大師讓兩個徒弟各修一次頗瓦法,當徒弟發出「嘿」聲的時候,眾人看見了碟子在原地動了一下。而由大師親自修頗瓦法而發出「嘿」聲的當下,碟子突然從原地跳到了空中,這是在西藏廣為流傳的真人真事。

  「頗瓦法」的開示有多種方法和各種不同的傳承。比如上等法身頗瓦法,要由上師或淨護三昧耶誓戒的道友,告訴和引導曾經修法得正覺的徒弟說:「你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死亡徵兆,你的見識即將發生變化,你的這個和那個見識是這樣和那樣的死亡次第現象。因此,你應該用敬信心祈禱,觀修這樣和那樣的禪定。」這樣引導和提醒之後,此人依靠本原立斷和如意頓超的秘訣,就能於此生得到解脫,或者在死後猶如母子相會般地體證法身光明,從而得到解脫正果。
  
  中等報身的往生、下等化身的往生和凡人具足三念的往生等,則根據各傳承法寶秘訣的不同,在時間、心念和解脫方式等方面也不盡相同。攝納亡靈的頗瓦法,是用方便法力把未曾修道學法的大罪人也能夠強行救度解脫的深密秘訣。修頗瓦法來超度亡靈的上師,必須是證解見道勝義和入登第一地的聖人,因為修頗瓦法的人,如果不具備生起菩提勝心的微妙證覺,就不能超度他人的亡靈。如果是具備以上微妙證覺的上師,就能夠用氣、明、心三無別和合的法力,把亡靈在剎那間送入無上圓明的法界勝義極樂佛國之中。
  
  還有一種頗瓦法是由少數上師首先把死者的亡靈勾入到物體或靈牌等觀想依境之中,然後修頗瓦法觀想次第,把實物形式的亡靈超度送入樂土。佐欽·白瑪仁增大師帶兩個徒弟去給一位死者修頗瓦法時,首先由大師本人把死者的亡靈勾入到一個碟子下面,然後大師讓兩個徒弟各修一次頗瓦法,當徒弟發出「嘿」聲的時候,眾人看見了碟子在原地動了一下。而由大師親自修頗瓦法而發出「嘿」聲的當下,碟子突然從原地跳到了空中,這是在西藏廣為流傳的真人真事。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6/12/10 上午 07:09:32
小師兄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等級:版主
文章:3018
積分:37605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6年8月13日
2
 用支付寶給小師兄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在西藏,給死者修超度法要修四十九天,因為死者在中陰世界裡度過的時間壽命一般為四十九天。這個四十九天要從死亡的那一天開始算起,每過七天之後要修七期超度法。在修七期超度法的時候,要請一定數量的僧人集體誦修各種儀軌,達到清除罪障、解說境界和往生超度的目的。修七期法的原因是中陰眾生要在每七天之後體受一次死亡的痛苦,這個時候修法超度可以助死者離苦得樂。
  
  在給死者修法超度的過程中,最重要的時刻是在外呼吸氣斷滅而內呼吸氣未斷的那一刻,這個時刻通常要請一位殊勝的上師來給死者修頗瓦法,因為這個時刻是決定死者心識去到哪裡的關鍵時刻。西藏人非常珍惜這一時刻,牧區的人會把家裡最好的馬匹配上好鞍,外加最好的氆氌衣供養上師,請上師給死者修頗瓦法。此外,西藏的少數地方還有把火器、吹火筒、鍋碗和食物等生活用品裝進皮袋裡供養上師的習慣。
  
  一般情況下,死者死亡之後的第三天是心識從昏迷中甦醒的日子,這一天給死者誦修解說境界等法門非常重要。西藏人在這一天會請很多有修證成就的大德上師給死者修法做善業,他們對此非常注重。七七四十九天中的最後一天是超度結束日,這一天還要請一位大德上師給死者修法,指明往生的善道。在七七四十九天之內和修七期超度法的時候,根據死者家屬的經濟能力要修《中陰聞教解脫法》、《深密猛靜自在解脫法》、《金剛薩垛法》、《解脫經》、《懺罪法》和《普賢菩薩行願品》等。在此基礎上,還要請很多大德上師、活佛和普通僧人給死者修《大日經》等儀軌中的超度法、寶瓶儀軌和洗禮儀軌等除滅罪障的法門。
  
  在四十九天結束之際或結束後要對死者的骨灰修金剛薩垛法門中的骨修儀軌,並且用骨灰做成小佛塔。來年死者的祭日那一天,還要給死者修一次圓滿盛大的滿期超度大法。
  
  在處理死者的屍體時,根據宗教和地方習俗的不同有著各種各樣的做法。這裡,我說一說在佛法興盛的西藏,經常實行的與眾不同的「天葬」。有人聽到天葬中用死屍喂鷲的情形時,也許會覺得恐怖和不人道,這種想法其實是錯誤的。出現這一想法的原因是因為自己被深深的我執、我戀心所束縛。人死之後,屍體就像土地和石頭一樣怎麼處理都不會造成疼痛等痛苦。如果有人硬要說屍體像活體一樣有感覺,那麼把屍體埋入墓穴中也會給屍體造成極大的痛苦。持有這種想法的人是無法恰當地處理屍體的。
  
  西藏人在對屍體做天葬處理的時候,首先會請一位具足生圓修行和誦修入量的大德聖人擇福地修加持儀軌,然後在福地中裝入諸佛猛靜壇城,把屍林修成具足加持力的福地。此外,還要在其中修造如來佛塔和刻經石堆,樹立印有各種經文明咒的經幡,所有這些都須是經過開光加持過的。在這樣的屍陀林中,一位具足覺證的能斷法大師在實行天葬的前夜要用法力把屍體與怨鬼分離,用死喪卜算算出方位和時間。在黎明時分把死屍從清淨之地抬進屍林中,能斷法大師從前行皈依、發心和祈請開始修能斷儀軌。屍體以俯臥的方式放在天葬台上,要在背上劃出寂靜大格子、忿怒大格子和忿怒王救供等幾種格子紋,把屍體加持成智慧甘露會供品,迎請智慧業神和世間空行母等諸施業天尊,還要迎請受納余物的小卒天尊眾,即化現為鷲鳥的鷲。對於鷲鳥還要修呼鷲觀修儀軌,打鼓、搖鈴和吹骨號,同時,把屍體切碎後讓鷲鳥吃得乾乾淨淨。
  
  對屍體做火葬處理時,要修某一尊本尊壇城,迎請與本尊壇城相關的智慧火神,觀想火神融入法師自己修持三昧耶戒的身體裡,並在其中安坐。觀想智慧之火燒化我執蘊身之屍體,以燒施(護摩)的方式把屍體清淨燒滅。
  
  就這樣圓滿修完滿期超度善法以後,會令後人心安理得、死者靈魂安息,並且助死者的亡靈在今後的生生世世中,次第進入樂善勝道。我們這樣做,不僅能幫助死者離苦得樂,而且還能給自己修造進入樂道的善因。臨終時修頗瓦法極能助人,而臨終祈禱發願也很容易如意成就。因此,我們要在臨終時發願:「我為施行利生事業,願成為飢餓者的食物、口渴者的甘飲、無助者的助友和無依者的依靠……」並且虔誠祈求三寶,這樣便可以使發願得以實現。
  
  在臨終時,我們要懺悔無始以來所造的罪業,把善業回向於微妙大菩提。要有這樣的願心:「我要抓住這個死亡的機會,依修密宗頗瓦法來證取正覺佛果,然後把如母眾生從輪迴苦海中都解救出來。」像這樣充滿信心和勇氣是殊勝密法的優勝之處。
  
  我曾遇見過一位孤身一人、身無分文的西藏老喇嘛,這位老喇嘛雖不是勤學顯密經論而博學多聞的大學士,但他從小就勤於禮拜和轉經以除罪滅障。到了中年,老喇嘛依止一位善知識聞學了大圓滿《空行心要》前行和正行的開示,並且進行了一定程度的修煉。這位老喇嘛平時喜歡開玩笑,很會說一些既不傷人又能給大家帶來笑聲和快樂的笑話,他還能用玩笑的形式告誡不道德的言行和不如法的壞行為。
  
  臨終時,老喇嘛和平時一樣仍在開玩笑,他的說笑聲還是那麼的響亮。他視死亡猶如從屋裡走到屋外,毫不在意。周圍的人也沒有看出他有任何異常的舉動。即將圓寂之際,他很平靜地告訴在場的人說:「世間食物我已經吃夠了,為了成就微妙因緣,我想喝一碗牛奶。」
  
  老喇嘛接著說:「把肚子清淨一下再走,也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
  
  當老喇嘛喝完牛奶,脫掉一身破爛的舊衣服,並取出法衣穿好之後,就雙手結定印,臉上帶著平日常見的笑容圓寂入滅了。老喇嘛圓寂的剎那間,眾人看見他的頭頂生起了一團熱氣,那神奇的圓形氣團直飛空中,消失在遙遠的宇宙空間裡。當時,罪障多的人根本不敢接近老喇嘛的法體;而那些善良的人接觸老喇嘛的法體時,沒有絲毫的恐懼感。像這樣的奇人奇事在西藏還有很多很多。
  
  老喇嘛圓寂入滅就像上床睡覺一樣,他的法體比平時更莊嚴、更有光彩,他沒有給人帶來任何恐怖和痛苦。沒有人為老喇嘛的死哭泣,也沒有人給老喇嘛修滿期超度大法。老喇嘛留在世間的東西只有一點酥油,和能夠吃上七天的合好水的糌粑面。我們可以斷定:老喇嘛是一位具有修法功德、貪慾小、易滿足的大德。這樣的大德不可能有一匹好馬供養給上師,也不需要由哪位上師為他修頗瓦法。但我相信,老喇嘛進入清淨極樂佛土,一定就像人們回到自己的家裡一樣。
  
  我十三歲那年,年僅三十七歲的母親就匆匆離開了人世。那一年,我正好住在佐欽寺附近的長壽谷密境,依止白瑪才旺法師學習《中觀六論》。我的舅舅扎·穆日活佛從故鄉扎曲卡專門派來幾個人,來到了我所在的長壽谷。他們帶來穆日活佛的口信說:「要你馬上請一個月的假,盡快回到故鄉去。」
  
  於是,我暫停學法,騎著馬急匆匆地往家裡趕。經過五天的騎馬路程,終於回到了生我養我的故鄉和舅舅穆日活佛的駐地。媽媽告訴我她身體的右側腋下部位有些不適,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病痛。從母親的氣色也看不出有什麼重病,甚至像沒有任何疾病一樣。
  
  母親是個遠近聞名的美女,她不識字但能夠說唱《格薩爾王傳》一百多葉的全部內容,她不是用一個調子唱誦全部的史詩,而是有分別地運用各種不同的調子,形像生動地唱出嶺國諸位大將的個性。就在她即將離開人世的那段日子裡,她依然用美妙動聽的聲音唱誦著《格薩爾王傳》,和往常健康的時候一樣歡聲笑語、能歌善說,看不出有任何難受和痛苦。
  
  我們父母兄妹以及舅甥久別重逢的日子正是夏天,牧區夏日的草原美麗如畫,在廣袤無邊的草原上,牛、羊、馬群悠然吃著青草,遠看猶如鑲嵌在綠色地毯上的花朵。而那些體形威猛的藏獒則被拴在牧民帳篷的周圍,它們的毛色有四眼形的、有胸口是白色其餘為黑色的、有棕黑色雙肩呈現斑點的等等,這些狗個個都高大體壯像小犛牛,它們的脖子上都套著紅色的牛毛繩索。被狗包圍著的黑帳篷通常是四方形的,帳篷裡面右邊是男人的座位,左邊是女人的座位,中間擺放著藏式的土灶,裡面火焰不斷。家庭主婦們在土灶上大顯身手,做出很多美味佳餚。帳篷裡面的最深處,堆有大大小小的皮口袋和木箱等,上面通常蓋著一張花紋顯眼的大毯子。
  
  在男人的座位上方設有供壇,供壇上面有佛像、法器和很多油燈等。女人座位的上方則放著盛滿美食的眾多大鍋、盤子和碗勺等,準備隨時給家人和客人獻上豐盛可口的美味。在白色四方形的羊毛墊子上面,男人們通常盤腿而坐,女人們則雙膝著地跪坐,或者是雙膝著地之後由一隻手支撐著上半身而坐。這些在西藏東北部牧區常見的生活習俗,在我的家鄉也都無一例外地存在。就在那充滿詩情畫意和歡歌笑語的藏北草原——我的故鄉,我們全家人相聚在一起度過了一段美好難忘的歡樂時光。直到現在,我還常常夢裡重遊回故鄉,流連在那段歡樂美好的時光裡。
  
  在家裡住了半個月之後,遵照舅舅穆日活佛的安排,我隨穆日活佛和百餘名馬隊前往老寺等聖地朝聖禮拜,這次出遊朝聖總共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當我們正往家裡返回的時候,母親突然病重臥床不起。我和舅舅騎馬涉過扎曲河,飛馳過藏北草原,急匆匆地趕回家。我們是在晚上到達的,就在我家的黑帳篷裡,我看見母親病情非常嚴重,知道她已經活不了多久。舅舅快步走到母親的床前,坐在她的枕頭邊和我一起修起了大圓滿心髓法寶中的往生妙法「頗瓦法」,我一邊隨舅舅誦修頗瓦法,一邊睜大眼睛看著母親的臉,心裡非常難受。
  
  正當我和舅舅修頗瓦法的時候,母親突然伸出雙手,做出合十禮印,嘴裡還誦起了確邁大師所傳的祈願往生極樂文中的部分偈句。這個時候,舅舅穆日活佛發出了五次「嘿」聲,然後,母親的外呼吸便斷了。看到這一切,我被驚呆了,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當頗瓦法的儀軌念完之後,我的心神才恢復了正常,想到與慈母從此就要永別,一陣從未有過的悲痛幾乎令我的心臟停止了跳動。不過我又想到母親能有幸接受觀世音真身穆日活佛修的頗瓦法,知道活佛一定能夠指明正道,送母親的心識於極樂淨土。此外,我知道母親是曾經做過噶陀阿蕪等眾多大德的上師佐欽·阿卓·索郎曲培的女兒,很多人看見我母親的舌頭上有一個白色的阿(14)字,無疑母親應該是勝根基善種姓的人,她一定不會墮入惡道地獄。想到這些,我的心得到了很大的安慰。後來,我們請第六世佐欽法王吉扎·向秋多吉看母親的超度情況,法王告訴我們超度非常圓滿,法王的話使我們大為寬心。
  
  像上面所說的死亡遲早也會降臨到你我眾生的頭上,到那時如果想自在解脫,就必須從現在開始想好對策、做好準備。死亡是不會提前通知我們的,如果事先沒有準備,而當死亡突然降臨之時,除了心慌意亂、不知所措之外,便是難以形容的悔恨。為了使有緣眾生不致於突然毫無作為地死去,在這裡我想講述一下大圓滿無修成佛五法之一的臨終往生秘訣,即往生無修成佛的開示法要:
  
  往生妙法「頗瓦法」分為:此生修證大圓滿本性勝義正見之後,臨終在本原立斷勝道中依靠法界智慧而往生於法身法性之界的上等法身見證往生;此生修煉生起次第瑜伽與圓滿次第瑜伽取得證覺之後,在中陰世界裡生起中陰迷見的同時往生為雙運智慧身的中等報身生圓雙運往生;修煉成熟解脫勝道之後,具受中陰往生秘訣的人們依靠世間中陰化身妙道而往生於清淨佛土的下等化身無量慈悲往生;把中脈觀想為道路、心識明點觀想為貴賓、極樂淨土觀想為想要到達的目的地而修頗瓦法,是凡人具足三觀想的往生或自利具足三觀想的往生;具足殊勝證覺的聖人,針對臨終或中陰界的有情修頗瓦法,是利他悲系往生或攝受亡靈悲系往生。
  
  以上多種頗瓦法中,如果自己不具備體證見道勝義的功德,就不能對死者修悲系往生法。在對死者修頗瓦法的時候,最好的時機是外呼吸氣斷滅而內呼吸氣尚未斷滅的那一時刻,此時修頗瓦法就像遊客走路遇到好嚮導而順利到達目的地一樣,能夠幫助死者的亡靈往生。
  
  修煉或真實運用的往生妙法「頗瓦法」正行法要:
  
  在舒適的座墊上面,身體以毗盧七法的禪坐姿式端坐,觀想自己的蘊身剎那間變成紅色金剛瑜伽母,聖母一面二臂,右手持有彎刀,左手握著盛滿紅血的天靈蓋,左臂抱著象徵勝樂金剛的天杖,週身披戴錦緞、寶石和骨衣飾品,右腿稍微彎曲,左腿伸直,顯示大力步,站在蓮花、日輪和屍體之上。法體猶如吹氣的胎盤,或者像撐起的絲製紅帳篷。
  
  自身金剛瑜伽母的身體中央,有粗細如中等竹箭般的空心中脈,形如一根圓管狀的光柱,光色猶如藍天般湛藍,脈管猶如蓮花花瓣般細薄,脈光猶如油燈般明亮,脈形猶如水柳般筆直,脈內猶如空心管子一樣空無一物,如此具足五特徵的中脈上端伸入梵淨穴內,向外開口,下端伸至臍下四指寬的部位,緊閉脈口。中脈在心際如竹子生竹節一樣的部位,有大小像豌豆一樣跳動不停的風性淡綠色明點,明點中央有油燈燈心般明亮閃耀的紅色捨(5)字。
  
  頭頂一肘高的空中,法界勝義無上佛國彩虹照耀、明點閃爍之處,有蓮花月輪寶座,上面坐著與皈依總集根本上師無二無別的無量光佛聖尊。無量光佛法體紅色,一面二臂,雙手結定印之上握有盛滿無滅甘露的缽,身穿三法衣,具足三十二相和八十種隨好的微妙莊嚴,雙足金剛跏趺坐。無量光佛的右邊有觀世音菩薩,左邊有大勢至菩薩,周圍還有諸佛、眾菩薩和三根本佛眾等無數佛菩薩眷眾,都把充滿無限慈悲的法相朝著眾生、慈悲慧眼注視著眾生、慈悲悅意垂念著眾生,他們是把眾生帶入極樂清淨佛土的大嚮導。
  
  在觀想以上內容的同時,要念誦頗瓦法儀軌,心中要產生無比的敬信悲求之心。然後要念誦「世尊如來正等正覺佛……」,並且要誦七次,緊接著念誦心要法的往生文「善哉!聖境自見……」。然後內心專注於明智心之依捨(5)字,從上顎深處發出聲音,把「捨」字念誦五遍,同時觀想紅色心性「捨」字被淡綠色風性明點在跳動中從中脈內往上推送,其情景猶如風吹碎紙。當念誦最後一遍「捨」字時,「捨」字已經觸及頭頂梵淨穴,此時此刻用力大聲發出一聲「嘿」,「捨」字猶如箭一樣飛入與上師無二無別的無量光佛心際,並與上師無量光佛聖意和合無二。
  
  接下來又和前面一樣觀想心際有紅色捨(5)字,再一次把「世尊如來正等正覺佛……」念誦七遍。之後,要修煉佐欽派特有傳承的插草頗瓦法,這個頗瓦法易修煉、易得到證覺,可以從梵淨穴中插入一根草。
  
  修插草頗瓦法的時候,要念誦「禮敬無量光佛……」等長、中、短任意一種往生儀軌文。推送「捨」字的「捨」念誦五遍之後,要大聲發出「嘿」聲而把「捨」字送入無量光佛心際,這些修法與前面的往生法一樣。然後,再又念誦「世尊如來正等正覺佛……」,接著要念誦《天法》中的往生儀軌文「善哉,無比微妙……」之後,再與前面一樣地推送「捨」字。這樣反覆多次修煉,當修法告一段落,在五身法界印持的時候,要用心把無生阿(14)字默誦五遍,接著把呸(4)誦一遍,就這樣從「阿」到「呸」重複誦五次,然後在離戲無念法界中入定片刻。
  
  最後,觀想頭頂上方的佛菩薩眷眾融入主尊無量光佛身內,主尊又化為一團紅光融入自己身內,自己剎那間變成長壽佛。長壽佛法體紅色,一面二臂,雙手結定印之上持有盛滿無滅甘露的長壽寶瓶。世尊法體披戴錦緞和寶石飾品,具足微妙相好莊嚴,其中脈上端由月輪和十字金剛杵覆蓋。觀想從自己心際放射出多彩光芒,把有、寂、道三界的壽分以光芒的形式迎入自己身內,自己立刻成就為無滅金剛之身。同時要念誦咒語:「嗡啊嘛熱那智萬得耶梭哈」,把這個長壽心咒念百餘遍,此外還可以念誦其他相關的長壽心咒和儀軌文等。這樣修法,可以在消滅壽禍的基礎上破除壽命障礙。
  
  頗瓦法修煉成就的徵兆有:頭痛、頭頂流黃水或出汗珠、能把一根草從頭頂中心插入進去等。修頗瓦法要修到出現以上徵兆時為止,在正式運用中,要選擇出現無法免去一死的死亡徵兆和必死無疑的時候修煉,除此之外,不能在不恰當的時候修頗瓦法,如果修頗瓦法的時機選擇不當,將會造成很大的罪障。
  
  在年輕力壯、四大協調、氣脈明點旺盛的時候修頗瓦法並不容易修成,相反,年近古稀或臨終的時候修頗瓦法更容易修煉成就,這個現象就像秋天的瓜熟蒂落。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修煉熟習頗瓦法,等到需要運用頗瓦法的時候,就會有足夠的把握和信心。另外,在遇到大驚嚇的時候,要把心專注於頭頂,觀想頭頂坐有根本上師,如果遇上突發事件而意外死亡的話,這種做法將會帶給你很大的利益。所以,經常觀想頭頂有上師,是一門眾人稱讚、極為有益的殊勝心法。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06/12/10 上午 07:09:57

 2   2   1/1頁      1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4688 秒, 4 次資料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