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檢視主題

-  佛網Life論壇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index.asp)
--  金剛討論版(Life論壇)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list.asp?boardid=2)
----  在亞青修法的僧人,死亡時基本往生佛剎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dispbbs.asp?boardid=2&id=66409)

--  作者:AI
--  發表時間:2020/5/27 上午 10:59:14
--  在亞青修法的僧人,死亡時基本往生佛剎

如何依上師成就的開示
 亞青阿松仁波切

     對治心不安定、散亂的方法為:首先要找到一位與自己有宿緣的,同時也是具功德的、真正為了眾生解脫成佛的上師,此上師不為貪圖錢財、不會只給你說好聽的話、不會對你百依百順。找到後應誠心依止這位上師,誠信祈禱上師加持自己,修福德和智慧資糧。如此日益熏習,則無論於禪定當中還是日常生活中,心都能安靜下來

     當自心散亂時,應大聲呼喚:“根本上師知!我的心現在安住不了,我妄念繁多、業障深重、深感輪迴的痛苦,祈請大恩上師慈悲加持我,令我業力得清淨、心能安定,並終獲解脫、成就!”如是至誠祈禱上師,當汗毛豎立、流淚感恩、有感覺時則為與上師相應。在憶念上師恩德時心是調柔的,有要哭的感覺。

     汝等應知,具德上師是念修證悟圓滿的、法脈傳承清淨的、菩提心廣大平等的。而直指心性令自己現量證得本性者則為自己最根本的上師。

     大恩上師哪怕僅用一天時間為自己傳法,作為弟子則應用一輩子的時間來修持此法,直到出定、入定無有區別,獲得如是成就後便可不用再修了。

     汝等應知,僅靠聞思、禪修不一定能成就,唯有通過祈禱上師,與上師相融才能真正得成就。因此,一切法都集於祈禱上師當中 在無有改造的清明狀態中,恆時憶念、祈禱上師,自然放鬆安住。在自心和上師相融無二中,以無緣(不依靠外緣)之信心修持上師瑜伽;在外顯滅盡、自心清明、明了心識中念誦上師瑜伽;密相上師瑜伽是自心深處祈禱上師後,所處之自性與上師一體的狀態。 在憶念上師時的這種清明狀態下,於自心與上師無二無別中安住,如此串習,中陰萬象皆已成上師之遊舞

    諸位於護持見解中,一心祈禱上師,與上師相融,生起感激之心,自然得加持現見大圓滿。

     汝等應知,唯有祈禱上師,上師與自心融合一體,才能證悟大圓滿。因此,悉地的根本在上師。

     祈禱上師與自心無別中安住,無有思維二取,此中便能除障、解脫、成佛。此乃是大圓滿終極的即身成佛的竅訣

 

在亞青修法的僧人,死亡時基本往生佛剎


作者:  empty

     阿鬆上師給我們講了幾個公案,這幾個公案,牢牢地刻在我心裡。

     2009年,一個在亞青修法的普通和尚,因病回石渠老家看病,後來那和尚覺得自己不行了,要求家人把他送回亞青,說自己不想死醫院裡,要回亞青。這和尚在家人運送他回亞青途中,一直祈禱和憶念上師而逝。屍體運回亞青,安住心性三天,心口暖和,身體無有任何異味,其家人請阿鬆上師去超度該僧人。阿鬆上師到了停放屍體的房間,見僧人仍安住在心性中,因屍體在運送途中被還俗的親戚接觸過,無法自己解脫,但念及運送屍體的辛苦,又不好意直說,故對其親眷言:“此僧人本不需要幫助,無奈沾染晦氣,需為其超度才能解脫。” 破解者趕快跪到阿鬆上師前,對阿鬆上師做了懺悔。阿鬆上師始為其超度,該僧往生了佛剎。

     2010年,以上提及亡僧的哥哥,是石渠一個很有名的大堪布(非法-王弟子),亦卒於同月同日,其屍體亦被送到亞青的一間僧舍,正是前年停放他弟弟屍體​​的房間。阿鬆上師被請去該房間,看到這位堪布被很多老百姓恭敬地圍著,阿鬆上師不敢直言——說實話吧,當地老百姓可看重這位堪布啦,說假話吧,這也不是阿鬆上師的風格。阿鬆上師稍微猶疑了一下,對堪布眷屬說,你們去找阿秋喇嘛觀一下吧,阿秋喇嘛問:“身體有異味嗎?”“不僅身體有,房間和院子裡都有。”阿秋喇嘛後要求念很多經,安排巨大的超度法事,不然會得惡劣身。

     聽到上師講的這兩個公案,我真被鎮住了!

 

    一個僅普通僧人,一個是有頭有臉的堪布,死亡後會有這麼大的差別。阿鬆上師說,在亞青修法的僧人,死亡時基本往生佛剎,而其他寺院的僧人,死後安住心性的不太多,不是說我們是亞青的僧人,就說亞青好,而是亞青僧人死亡時基本往生佛剎之故。不是說亞青就特別好,而是亞青的修法引導好。不管是阿秋法-王還是我傳法,一堂傳法中,都會不斷地提醒大家別忘了祈請上師,而其他道場,今天講中觀,明天講唯 ​​識,上師們不停地傳法,弟子們也不斷地聞思,但沒有收攝心的修法而亞青每天不停地對大家說:祈請上師!祈請上師!就是一個小娃娃,也會不停地說:“喇嘛欽!喇嘛欽!”故娃娃死亡也往生!

     阿鬆上師給藏人傳法時講了這兩個公案,給漢人傳法時也講了,我在眼淚汪汪中不停地叮囑自己:想死好點嗎?想死好點嗎?想的話就不斷地祈請上師吧!喇嘛欽!喇嘛欽!喇嘛欽!但願這句祈禱詞伴隨我到生命的最後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