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檢視主題

-  佛網Life論壇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index.asp)
--  佛網文章精華集(Life論壇)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list.asp?boardid=17)
----  佛力加持腎病治好(轉帖)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dispbbs.asp?boardid=17&id=9729)

--  作者:阿貴
--  發表時間:2007/12/9 上午 05:07:39
--  佛力加持腎病治好(轉帖)
佛力加持腎病治好(轉帖)

很早以前我就信佛了。大約是92年吧。不過幾年來都是半信不信的。我從廟婼苳F很多書來看。但是並不讀經。要我一個大學生相信什麼﹐可是很難的。經過多年的唯物主義的教育。我最多是在心媟迡e時去廟塈b著。尋找一種內心的平靜。身邊也有幾本佛教方面的書。但是我並沒有認真的讀經或是咒。可是﹐一場病改變了我。我開始認真的學佛和信佛了。事情是這樣的﹕

大學畢業後我工作了幾年。三年以前﹐我考上了研究生。去了北方讀書。2004年底﹐慢慢地﹐我覺得每天都很累。但是找不到原因。最後實在是無法學習﹐每看五分鐘的書我就受不了﹐需要趴在桌子上休息。

2005年初偶然一次因為肚子疼﹐我去了醫院。醫生讓我查尿。發現在尿中有隱血3個加號﹐但是沒有蛋白。學校的醫務室告訴我是腎病。但是處理不了這些。讓我到大醫院去。我到大醫院去﹐醫生都建議我住院做腎穿刺來查清病情﹐然後來根據病情再用藥。我害怕極了﹕獨自在千堣坏~的北方做手術﹐穿刺﹐就是要在背後打一個小洞﹐從腎堥一塊組織出來。想想都快嚇死了。於是我決定回到家鄉去做這手術。

臨回家前﹐我環顧了一下我住的小窩﹐想﹕我帶什麼回去呢﹖這個時候﹐可真是覺得帶什麼不安慰不了我此時的心情了。看到床頭的2本佛教的小冊子﹐包括心經、大悲咒、白衣大士神咒﹐另外我就帶上了MP3。

2005年4月﹐我回到家鄉﹐住進省最好的醫院。我所在的病房共4個床位。1床的是82年的在讀的女大學生。2床是個老太婆﹐腎炎到了晚期了﹐總要做透析。3床的和2床一樣。4床就是我了。大家都全天躺在床上﹕腎炎嚴重時﹐要多休息。而且這個不用醫生告訴我們要躺著﹐我們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不容我們多起來走動。我發現我們病房一片悲慘的情緒﹕對於腎病大家都知道一些知識了。我們大家每天都了解一些關於腎病的知識。自己拿著書來看。可是了解的越多﹐就越明白這病目前沒有什麼特效的藥﹐一旦得了病﹐就是不可逆轉的了。最多只能保護著讓病不發展那麼快。我們大家都很悲觀。因為都明白腎病目前沒有什麼藥好治。我和1床的都是剛發現得病﹐要做穿刺來查清楚病情。2和3床的要做透析﹐她們要面對死亡的威脅﹐因為她們的腎90%不工作了﹐全靠著透析來維持。

在病床上﹐我和1床的都等著一周後做腎穿刺。因為手術前要經過一周的消炎啊﹐查種種指數什麼的。這中間﹐我們就打針消炎。等待。

沒事時﹐我就拿出我的佛教的小冊子來讀。卻無意中發現從2床念佛機傳來了“阿彌陀佛”的音樂。我問了問。原來做手術的是個老太婆。來照顧她的是女兒和女婿。慢慢地聊天中﹐我發現﹐念佛機是女婿的。老太婆本人並不信佛﹐也不讀經。

我每天沒事就捧著我的小本子讀。因為我看到神咒上說﹐讀了12000次﹐把那些圈圈填滿﹐就能滿一個願。我讀得很認真。

看到我一直在讀﹐老太婆的女婿很好奇﹐問清我是讀佛教書後﹐女婿小聲地告訴我說﹐你的病不嚴重。根本就不用象現在這樣住院。我聽了﹐有點不相信。我甚至覺得他是不是不太對勁。(當時甚至覺得他是不是不正常﹐現在想想覺得我自己是沒有相信的緣故。)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問他為什麼﹐我還有點害怕和他這樣的“不正常”的人接下來對話。只是默默地還是讀我的經。

慢慢地聊天多了﹐我才知道﹐女婿的舅舅是個和尚﹐現在是在五臺山修行。他舅舅的師傅則已是肉身不壞了。我聽了佩服極了。看到了他們的照片了。因為女婿信佛﹐女兒四年前也信佛了。包包媕H身帶著觀音的像。那二床的女兒教我讀了一個咒﹐告訴我說﹐是專門治腎病的。一天要讀108次。是她舅舅問了高僧﹐人家專門說的治腎病的。於是我抄下來記在本子上﹐還問到了她的舅舅在五臺山的電話。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07/12/9 下午 05:08:44編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