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檢視主題

-  佛網Life論壇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index.asp)
--  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list.asp?boardid=12)
----  【轉貼】美械精良兵員又多 阿富汗政府軍為何潰敗?  (http://www.buddhanet.idv.tw/aspboard/dispbbs.asp?boardid=12&id=69104)

--  作者:凡夫俗子
--  發表時間:2021/8/15 上午 02:33:42
--  【轉貼】美械精良兵員又多 阿富汗政府軍為何潰敗?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此主題相關圖片如下:
圖片點擊可在新視窗打開檢視

 

在美國宣布撤軍後,民兵組織塔利班(Taliban)5月起就發動攻勢並連戰皆捷,而最近幾天政府軍更在超過15個大城潰敗,阿富汗最重要的兩個省會坎達哈(Kandahar)、赫拉特(Herat)均在13日淪陷。

政府軍頻頻不戰而降導致戰況急遽惡化,數百萬美元美式裝備與美援直升機被塔利班擄獲的影像更在網路瘋傳。美國過去20年投注超過830億美元(新台幣2.3兆),提供武器、裝備與訓練協助阿富汗建軍,眼看都要付諸流水。

● 軍警早不願為政府賣命 未戰已敗

「紐約時報」指出,官員們完全清楚政府軍實際員額遠低於帳面的「吃空餉」現象卻選擇無視,任由貪腐形同公開秘密般橫行,讓阿富汗軍、警早對政府領導階層深懷憤恨。當塔利班趁美國撤軍發起攻勢,只是讓軍警「不值得為總統甘尼(Ashraf Ghani)政府賣命」信念更堅定。

在坎達哈淪陷前,上週當地一處前線歷經數週激戰後,卻接連好幾天只收到一箱髒兮兮的馬鈴薯作為配給,此外什麼都沒有,重擊糧彈告盡、兵疲馬乏的官兵士氣。阿富汗空軍飛行員也抱怨,冒著敵火執行數不完的疏散任務後,長官居然只關心飛機的狀況而非他們。

阿富汗陸軍217軍團總部所在的昆都茲(Kunduz)11日淪陷。軍團司令塔瓦寇里(Abbas Tawakoli)說:「最不幸的是,一堆國會議員與政客彷彿在為敵人助陣。沒有一個地方是真正戰敗淪陷,都是輸在心理戰。」

貪腐病入膏肓 兵匪不分早失民心

「華盛頓郵報」一篇根據所取得政府機密報告的調查報導指出,帳面看阿富汗政府有軍、警35萬2000人,但真正找得到者僅25萬4000人。美國審計部門表示,阿富汗軍方高層長年灌水員額,揩美國納稅人的油中飽私囊,逼得美國要阿富汗提出包含指紋、臉部掃描等資料才願撥錢。

華郵表示,在他們取得的機密政府訪談資料裡,美國、北約乃至阿富汗政府官員,提到政府軍時都以不堪作戰、暮氣沉沉、訓練不足、貪腐、頻頻逃兵與敵人滲透嚴重等形容。

曾在坎達哈擔任阿富汗政府平叛顧問的美國海軍軍官強森(Thomas Johnson)在訪談裡透露,阿富汗民眾視警察如強盜,是他們國內「最可恨的機構」;一位不具名的挪威軍官在訪談時則說,他估計有30%的阿富汗警察帶著政府所發的槍械逃離部隊,然後私設崗哨收過路費。

前美國駐阿富汗大使克勞可(Ryan Crocker)在政府訪談裡表示,阿富汗警察衰敗並非缺槍缺人,而是因「貪腐已深入骨髓」而擔負不起維安職責。

● 小便斗誤為飲水機 教育匱乏難成精兵

2007到2008年以美軍作戰顧問身分協助阿富汗陸軍的葛拉維諾(Victor Glaviano)更稱阿富汗官兵毫無紀律,只是「會偷東西的蠢貨」,最會盜賣美援裝備,空有精良槍枝卻不會用,只會掃射浪費彈藥。

新入營的阿富汗官兵僅約1/5的人會讀寫,迫使美國與北約的訓練人員需為他們開辦識字速成班,但往往只有幾週而成效不彰。常識匱乏則是另一難題,有美軍特戰導師在訪談裡說,營區的阿富汗人會把小便斗誤為飲水機,還有人說非得實際放在傷口,才能教會阿富汗官兵使用止血帶。

除教育不足,忠誠與動機不純也是難解問題。據訪談人士披露,阿富汗族群與部落緊張的歷史背景,部隊裡掌握升遷者盡是出自地方軍閥。

長年下來讓阿富汗公眾對一切感到厭惡,很多人甚至不知究竟是塔利班亦或政府才是真正魔頭。

前阿富汗內政部顧問米爾赫(ShahmahmoodMiakhel)2017年接受訪談時說,他曾問地方耆老為何政府軍500人會打不過塔利班20或30人,對方回答「因為政府軍不是來捍衛民眾、對付塔利班,都是來賣槍械與油料賺錢的」。

● 缺乏宏觀規劃 美國北約咎由自取

一位不具名的美軍軍官在2016年的政府訪談裡表示,阿富汗1/3的地方警察「看起來更像毒販或塔利班」,成天只想從美軍單位弄到燃料賣錢。

政府訪談報告顯示,受訪官員多認阿富汗建軍不彰,美國與北約難辭其咎,包括訓練計畫設計不佳、欠缺協調,訓練師資也都不足。美國與北約負責訓練的人員只派駐6到12個月,訓練飽受不連貫之苦,甚至有美國訓練人員坦承,選這份工作純屬「混飯吃」。

美國與北約人員在訪談報告裡坦承,一開始動作慢、沒能把握反恐戰爭頭幾年塔利班式微時趕緊為阿富汗建軍,確實是失策,之後因塔利班捲土重來才又倉促著手,短時間又難以訓練好這麼多人影響成效。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1/8/15 下午 02:38:45編輯過]

--  作者:凡夫俗子
--  發表時間:2021/8/17 上午 09:42:51
--  【轉貼】貪官們為何這麼不會想 ?

俗話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句話很形象地說明了個人利益和集體利益的關係。如果 失去了集體利益,個人利益也就失去了藉以生存的基礎,也將不復存在。可想而知,如果不以「大家」為重,又哪裡來得「小家」的安穩?


戰國時期,趙孝成王六年,紙上談兵的趙括親自率領趙國的40萬大軍與秦國軍隊展開交戰,不幸的是,趙括全軍覆沒。因此趙國元氣大傷,秦軍趁勢追擊,很快形成合圍,包圍了趙國的都城——邯鄲。


危難之時,趙國的相國平原君馬上到楚國求助,在門客毛遂的引薦下,楚國楚烈王當即與平原君敵血為盟,讓春申君黃歇率領8萬楚軍前去支援趙國不僅如此,平原君的內弟——時任魏國信陵君魏無忌也謊稱得到了魏王的號令,奪得了魏國的虎符率軍支援邯鄲。


當平原君回到趙國之後,發現邯鄲城危在旦夕,根本堅守不到援軍的到來。但是平原君一時之間又想不出好的辦法,這時軍心渙散,很多士兵竟生出了投降的念頭。


正在這時,邯鄲城有一個小官吏叫李同,求見了平原君,他說:「趙國就要滅亡了,相國難道就不著急嗎?」

平原君聽後非常生氣,大喝道:「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趙國如果滅亡 了,我就成了亡國奴,怎麼能不擔心呢?」


李同繼續說:「現在,邯鄲城已經被圍困一年多了,百姓衣不蔽體、食難下咽,有的百姓甚至 已經開始易子而食了。但是反觀相國府內,依舊錦衣玉食,就連婢女都是身穿綾羅綢緞,大魚大肉享受不盡。長期的戰爭消耗了國家大批的物資,現在,百姓家中巳經家徒四壁;武器裝備也已經消耗殆盡,只能用木材作為武器參加戰鬥。但是相國府內卻是鐘鼎鼓磬一應俱全。這樣看來, 相國並沒有把趙國的存亡放在心上。」


平原君一聽,霎時間驚出一身冷汗 !

李同接著說:「如果所有人都這麼想,必然會人心渙散,如今,趙國存亡僅在一線之間,如果長此下去,趙國肯定會快速走向滅亡!請相國三思。」

平原君聽了後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頓時向李同深深作揖並謙虛地說:「請先生賜我解救之法。」


李同說:「相國心裡自然明白,您的個人榮辱和國家安危是連在一起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秦軍攻破了邯鄲,您的一切也會隨之消失;反之,如果趙國不亡,您的東西不還是您的嗎?我建議,您的家人以及奴婢都去參加戰鬥;家中的錢財、食物和衣服都拿出來犒賞守城的將士。這樣一來,很多人都會感謝您的施恩,自然會上下一心,拼死守城。」


平原君當即採納了李同的建議,疏財守城。果然,這樣的行動大大鼓舞了守城兵勇的士氣,城中自發組織起了一支3000人的敢死隊。李同率領這支敢死隊衝出城和秦軍展開廝殺,迫使秦軍撤圍後退了30多里,緩解了邯鄲城的危機。這場戰役李同殉國了,但是他死得重於泰山,死得其所。因為他為援軍的到來爭取到寶貴的時間。就在秦軍被逼退30里的時候,魏楚大軍殺到邯鄲城下,和趙軍聯手內外夾攻,秦軍大敗,邯鄲城與趙國存活了下來。


平原君在國家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不計個人得失,仗義疏財,與將士同甘共苦,站在了同戰線上,用自己的資財贏得了民心。最後守城成功,不僅保住了國家,更保住了自己。這可以說是對「舍小家,保大家」最恰當的闡釋。

所以說,在日常工作生活中與人相處時,我們要顧全大局,不能僅為堅持個人的一點利益而「鑽牛角尖兒」。要知道,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身處在某種大環境之中,不維護好「大家庭」的和諧,每一個體是無法得到長久之安穩的。只有懂得捨棄自己的小利益,維護共同的大福利,舍小我,成大我,這樣,社會才會得以進步,而人與人之間也才會變得越來越和諧。

史道智慧

只有捨棄個人的蠅頭小利,讓個人利益和集體利益聯繫在一起,才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同時,也只有懂得先保全集體、再考慮個人的人,才能做出更為明智的決定,從而顯示出一個人的長遠眼光和巨大的魄力。

要知道,捨棄的利益並不會隨風消散,而是會在集體利益保全之時收穫到更大的利益。

[此帖子已經被作者於2021/9/4 上午 07:21:14編輯過]

--  作者:凡夫俗子
--  發表時間:2021/8/17 上午 09:46:57
--  【轉貼】梁武帝之子因太摳門錯失帝位甚至丟掉性命

蕭紀是梁武帝蕭衍的第8個兒子,在梁武帝蕭衍稱帝後,他被任為益州刺史,統領川蜀之地。直至發生了侯景之亂,梁武帝被餓死在宮中,這才導致都城建康大亂,各位皇子都有稱帝之心。

按理說,自己的父親遇到了危險,應該馬上前去平叛,可蕭紀想做皇帝都想瘋了,不但沒有平叛反而作壁上觀。在兄長蕭繹平定侯景之亂大傷元氣後,蕭紀公然在四川稱帝,出兵討伐自己的哥哥蕭繹。


不過,蕭繹卻技高一籌,直接聯繫西魏端了蕭紀老巢,讓其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蕭紀有家難回頓時軍心大亂,為了能夠穩定軍心,他採取手下的建議,命人鑄了一萬多個一斤重的金餅,與五萬多個銀餅,許諾士兵只要打勝仗,就每人賞賜一塊金餅。


 
將士們看著堆成小山的金銀,個個情緒高漲,紛紛拿出了拚命的勁頭與敵軍交戰,結果還真的打了幾個勝仗。可此時的蕭紀卻變卦了,他並沒有履行自己的承諾將金餅分發,反而亂忽悠——下一次勝仗再進行賞賜。

軍隊中最忌言而無信,蕭紀的吝嗇帶來的後果可想而知,在蕭繹帶領大軍反攻時,蕭紀手下的士兵紛紛倒戈,再也沒有人為其賣命,甚至還有人帶路,讓敵軍將蕭紀的龍舟團團圍住。

當蕭繹手下大將樊猛跳上船要取蕭紀小命時,他還天真的從懷裡拿出一個金餅,要求用這些錢收買樊猛讓他帶自己去見哥哥。可樊猛一句話懟的他張口結舌,樊猛冷笑道:「你想用一塊金餅收買我,可我若是殺了你,一船的金餅都是我的」,接著手起刀落,蕭紀就去見了閻王。

 


摳門不等於儉樸,而吝嗇更不等於節約,儉樸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既能持家又能興國,而吝嗇卻是人性的缺點,不但限制了自己的格局,更是會毀掉自己的一生。有句高尚的話說得好,叫做「格局決定命運」,可惜蕭紀不懂;有句低檔次的話這樣說「錢財決定自己的生死」,可惜蕭紀臨死都看不透,而他的小命,也就只能是呵呵了……


--  作者:凡夫俗子
--  發表時間:2021/8/19 上午 07:41:32
--  【轉貼】李自成率衆活煮烹食明朝小福王

崇禎十四年(1641年)正月二十日,河南洛陽,福王府邸。  
  

在宏偉壯麗的飛簷紅牆映襯下,王府中堂廣場尤顯平闊。人聲鼎沸中,烈焰騰騰,珍稀香木製成的無數王府家俱皆成爲柴木,烘燒著一口從洛陽郊外迎恩寺擡來的“千人鍋”。巨大的鐵鍋內,撒滿薑、蔥、蒜、桂皮、花椒以及無數高湯燉煮用料,奇香撲鼻。熊熊烈焰中,最駭人心目的景象是,巨鍋之中,除七、八隻剝皮去角的整隻梅花鹿以外,還有一個光頭的三百多斤的巨胖活人在堶情A他盲人游泳一樣瞎撲騰,時而竄上水面,時而沈入水底,邊嚎邊叫,好不淒慘。其間,這個連陰毛都被剃光的“豬油糕”樣大胖人剛剛抓住一隻浮起的梅花鹿屍體喘息,大鍋周圍兩三千圍觀的農民軍士兵立刻用長矛戮刺其胳膊,使此人不得不慘叫著放開手,重新在已經微微燒開的熱水中“游泳”。  
  

鍋中被剝光剃毛乾淨的巨胖,不是什麽寺中和尚,也不是在表演什麽“絕世武功”。此人乃明朝當今皇上崇禎皇帝的親叔父、明神宗最寵愛的兒子——福王朱常洵。大鍋周圍興高采烈圍觀的人,乃李自成手下農民軍,他們正在欣賞的“活物”,正是馬上要享受大餐的一味主菜——“福祿(鹿)宴”中的“福”菜。  
  

一個時辰過後,煮得爛熟的福王朱常洵以及數隻鍋中的梅花鹿已經被幾千兵士吃入腹內,成爲大家的美味晚餐。  
  

河南本來是富有之鄉,但連年災害,加之明廷七藩封於此地,土地高度集中,貧困人民非死即逃,“桀黠不逞者遂相率爲盜”。李自成進入河南之始,手下僅有一千左右兵士,勢單力薄。由於明朝官府強斂賦稅,當地人難忍官府壓榨紛紛造反,幾個月就發展到數萬人,農民軍一舉攻克宜陽、永寧、 偃師、靈寶、寶豐等地,殺明朝宗室萬安王以及各縣官員數百人。也恰恰在此時,宋獻策和牛金星這兩個“知識份子”加入了李自成農民軍。牛金星是犯法被貶戌的“舉人”,宋獻策是江湖術士,二人深受重用。特別是宋獻策,首獻“十八子主神器”讖語,讓李自成極感高興:“姓李的該當皇上了!”至於姚雪垠先生小說中極力渲染的李岩,歷史上應該沒有這個人,僅靠歷史筆記中的矛盾記載混編而成。  
  

農民軍在河南攻掠,最大目標自然是洛陽的福王朱常洵。此人乃明神宗第三子,是寵妃鄭貴妃所生,他在當時幾乎奪了明光宗當時的太子之位。明末“三案”,追根溯源,皆與此人和其母大有關係。萬曆二十九年,明神宗封此愛子爲福王,婚費達三十萬金,在洛陽修蓋壯麗王府,超出一般王制十倍的花費。億萬錢財,皆入福王藩圍,神宗皇帝一次就賜田四萬餘頃。就國之後,福王橫徵暴斂,漁肉百姓,千方百計搜刮,壞事做絕。崇禎即位後,因這位福王是帝室尊屬,對他很是禮敬。  
  

這位重達三百斤的肥王爺終日閉閣暢飲美酒,遍淫女娼,花天酒地,也算韜光養晦吧。陝西流賊猖熾之時,河南又連年旱蝗大災,人民相食,福王不聞不問,仍舊收斂賦稅,連基本的賑濟樣子都不表示一下。四方徵兵隊伍行過洛陽,軍士兵紛紛怒言:“洛陽富於皇宮,神宗耗天下之財以肥福王,卻讓我們空肚子去打仗,命死賊手,何其不公!”當時退養在家的明朝南京兵部尚書呂維祺多次入王府勸福王,勸他說即使只爲自己打算,也應該開府庫拿出些錢財援餉濟民。福王與其父明神宗一樣,嗜財如命,不聽。還反嗆:”為什麼只叫我花錢?難道強盜來了只殺我?”  
  

崇禎十四年(1641年)春正月十九日,李自成率軍以大炮(抛石機)攻洛陽。畢竟洛陽城極其堅固,農民軍軍攻了整整一個白天也攻不下。傍晚,城內有數百明兵在城牆上縱馬馳呼,城下農民軍回應。於是,明朝守城兵因怨生恨,突然把正指揮守城的王胤昌綁在城上,準備獻城投降。

   
  
總兵王紹禹聞訊,急忙趕來諭解。嘩變士兵大叫:“賊軍已在城下,王總兵您又能把我們怎樣!”一時間叛兵動手,殺掉守城明軍數人,不少人因驚墮城。  
  

城外農民軍見狀,趁亂蟻附攀城,嘩變的明軍伸手引梯,洛陽即時陷落。王胤昌見勢不妙,掉轉馬頭就跑(崇禎帝把他逮捕,淩遲於市)。  
  

巨胖福王與女眷躲入郊外僻靜的迎恩寺,仍舊想活命。其世子朱由崧腳快,縋城逃走,日後被明臣迎立南京,即“弘光政權”。  
  

別人逃的了,福王沒有這福份。很快,他就被農民軍尋迹逮捕,押回城內。半路,正遇被執的南京兵部尚書呂維祺。呂尚書激勵道:“名義甚重,王爺切毋自辱!”言畢,呂尚書罵賊不屈,英勇就死。福王草包一個,見了李自成,立刻趴在地上,叩頭如搗蒜,把腦袋磕得青紫,哀乞饒命。  
  

李自成也笑,看見堂下跪著哭喊饒命的三百斤肥王爺,他靈機一動,讓手下人把他綁上,剝光洗淨,又從後園弄出幾頭鹿宰了,與福王同在一條巨鍋埵@煮,名爲“福祿宴”,與將士們共用。農民軍中各行各業能手應有盡有,幾個昔日大廚子出身的兵卒聞言踴躍,持刀上前,輕刮細剃,先把福王身上毛髮盡數刮乾淨,然後撥去指甲,以藥水灌腸排去糞便,悹堨~外弄乾淨後,送大閘蟹一樣把他放入大鍋中慢燉,笑看他在白湯佐料間上下翻滾,肥肉與鹿肉齊飛,湯水共花椒一色,終成一頓美餐。  
  

事後,李自成手下搬運福王府中金銀財寶以及糧食,數千人人拉車載,數日不絕,皆運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