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加入最愛
聯絡我們
論壇幫助
dvbbs

>> 歡迎各路網友一起討論分享。
搜尋相關精彩主題 
佛網Life論壇佛網Life論壇【綜合類】討論區歷史風雲版(Life論壇) → 【轉貼】《琅琊榜》背後那些事 以七千兵橫挑北方強鄰的真實歷史

您是本帖的第 1008 個閱讀者
平板 列印
標題:
【轉貼】《琅琊榜》背後那些事 以七千兵橫挑北方強鄰的真實歷史
凡夫俗子
帥哥喲,離線,有人找我嗎?
頭銜:門外漢
等級:版主
文章:9757
積分:92334
門派:無門無派
註冊:2007年6月22日
 用支付寶給凡夫俗子付款或購買其商品,支付寶交易免手續費、安全、快捷!

發貼心情
【轉貼】河陰之變,拉開了北魏大亂帷幕;梁武帝扶持無用之人而錯失良機

南北朝時期,曾經強大的北魏在河陰之變後逐步走向分裂,爾朱榮一度掌控了北魏的朝政,並且他也是憑一己之力,消滅了漢化的鮮卑貴族以及在北魏出仕的漢族大家,為後來北魏分裂為東魏西魏打下了基礎,而且後來的兩位亂世梟雄,東魏的奠基者高歡,以及西魏的奠基者宇文泰都曾在爾朱榮的部下,可以說爾朱榮成為了創造歷史節點的關鍵人物,在北魏內亂的同時,南梁也一度有進一步削弱北魏,進取中原的機會,可是在局面大好的時候,明明有利於南梁的局面瞬間被扭轉,南梁也失去了一次大好機會。


說起河陰之變,就要提一下北魏的六鎮之亂,六鎮是為了攻擊和防禦柔然,在北部設立的六個軍事據點,但是隨著柔然的衰落,六鎮的地位也大幅下降,北魏也不再向六鎮傾注資源,終於在523年,因為柔然的掠奪和北魏朝廷的輕視,令六鎮百姓遭遇大規模饑荒,引發了六鎮起義,爾朱榮就是在平定六鎮起義的過程轉中崛起的。

《北史.爾朱榮傳》正光中,四方兵起,遂散畜牧,招合義勇……自是兵威漸盛,朝廷亦不能罪責。

在平定六鎮起義的過程中,爾朱榮成為了割據一方的地方諸侯,北魏朝廷已經失去了對他的控制,其地盤主要在今山西一帶,而這位亂世之中的野心家,自然不會甘心只當一個小小的地方勢力集團首領,洛陽成為了他覬覦的寶物,他要著北魏的天下。


要說機會就是給有準備的人準備的,雖然爾朱榮生性兇殘,但是老天還是給了他一次絕佳的機會,也就是當時北魏的胡太后疑似殺害親生兒子孝明帝元詡,另立3歲的元釗為帝,一時間朝野震動,這個胡太后能對自己兒子下手,原因就是孝明帝想要掌權,而胡太后則想要自己掌握朝政,果然帝王之家沒有什麼親情可言,在親密的血緣關係也難以和權力的誘惑相比,不知道孝明帝臨死前會是個什麼心情。

《魏書.皇后列傳》母子之間,嫌隙屢起。鄭儼慮禍,乃與太后計,因潘充華生女,太后詐以為男,便大赦改年。肅宗之崩,事出倉卒,時論咸言鄭儼、徐紇之計。於是朝野憤嘆。

歷史記載自然是不可能明確寫出來的,只是說胡太后有很大的可疑性,因為當時胡太后為了掌控朝政,是沒事就殺掉孝明帝親近之人的,為的就是封堵孝明帝和外界的交流,母子之前已經不是親人而是仇人了,而且胡太后的幾個心腹也是提前準備讓孝明帝的妃子潘充華所生的女孩登基的,加上孝明帝又死得太突然,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是胡太后一夥計劃殺死了孝明帝,一般認為是鄭儼、徐紇給孝明帝投毒造成的孝明帝暴斃。

洛陽之內發生巨變,爾朱榮就好比是東漢末期的董卓啊,在得知洛陽的事情後,編個藉口,說要為孝明帝報仇,而北魏朝堂百官對於胡太后的做法也大多是不支持的,關鍵是「遊戲模式」沒有這麼玩的,你聯合大臣一起廢了孝明帝還算說得過去,你直接殺了孝明帝,還是自己的親兒子,這就必然引起一定的不滿,爾朱榮就是抓住了北魏朝局動盪之機,率軍南下的。

《魏書.孝莊帝紀》及武泰元年春二月,肅宗崩,大都督爾朱榮將向京師,謀欲廢立。以帝家有忠勛,且兼民望,陰與帝通,榮乃率眾來赴。

《北史.爾朱榮傳》天光乃見莊帝,具論榮心,帝許之。

爾朱榮在率大軍南下的時候,還自己找了一個隊友,也就是後來的孝莊帝元詡,兩個可以說是各取所需,元詡想要趁機稱帝,爾朱榮則是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既然胡太后的做法太過分,那麼元詡繼位也沒有太大的阻礙,爾朱榮還特意讓自己侄子爾天光到洛陽和元詡聯絡,敲定了聯盟的細節,爾朱榮這才放心從晉陽發兵,直指洛陽。

由此北魏迎來了幾乎滅國的巨變,先是胡太后秀了一手操作,讓爾朱榮有了發兵的藉口,之後北魏內部的元詡還想趁亂為自己謀私利,爾朱榮率大軍沒有遭遇什麼像樣的就到了渡過了黃河,洛陽已經是爾朱榮的囊中之物了,胡太后認慫,帶著後宮嬪妃去永寧寺出家,她的意思是告訴爾朱榮,這天下是你的了,我只要保命就可以,但是爾朱榮沒有放過胡太后。

《北史.爾朱榮傳》及度河,太后乃下發入道,內外百官皆向河橋迎駕......至南北長堤,悉命下馬西度,即遣胡騎四面圍之。妄言丞相高陽王欲反,殺百官王公卿士二千餘人,皆斂手就戮......乃令四五十人遷帝於河橋,沉靈太后及少主於河。

當時爾朱榮強迫胡太后帶著當時的幼帝以及百官出迎,在河陰,也就是今洛陽孟津東北,爾朱榮來了一次大屠殺,其下令誅殺了出迎的百官皇室兩千餘人,同時將胡太后(靈太后就是胡太后)和幼帝扔到黃河中,可以說爾朱榮此舉令北魏已經漢化的鮮卑貴族以及出仕北魏的漢族士族大家幾近消亡。

顯然爾朱榮這麼做的目的就一個,不是簡簡單單的嗜殺,他這是希望以此來消滅北魏朝堂的勢力,讓洛陽城內沒有可以自己抗衡的勢力集團,這樣無論誰當皇帝,這北魏的天下都是自己可控的。

《北史.爾朱榮傳》北來之人,皆乘馬入殿。諸貴死散,無複次序。莊帝左右,唯有故舊數人。

最終爾朱榮的目的也是實現了的,洛陽城內沒有可以和其抗衡的人,元詡身邊也沒有太多可用之人,所以爾朱榮也是進一步要求遷都,但是元詡明白,洛陽再如何殘破那也是自己立命之本,要是跟著爾朱榮走了,那就真的成為董卓和漢獻帝的關係了,而爾朱榮知道自己不把元詡控制在自己身邊,心裡就不踏實,兩人是因為遷都的事情鬧的很不愉快。

兩人只能是相互承諾,沒有他心,願意繼續保持聯盟關係,爾朱榮回到晉陽遙控洛陽朝堂,元詡則是等待反殺爾朱榮的機會。

北魏局勢暫且穩定,而一旁的南梁可要樂開花了,因為北魏的動亂,給了南梁一個天大的餡餅,一來是北魏經歷此次大亂,國力大損,對南梁的威脅大大降低,同時因為爾朱榮殺戮過重,所以很多北魏的王公貴族各州刺史都選擇了南逃,這無形中幫助南梁,不費一兵一卒就擴張了疆域,估計梁武帝做夢都要笑醒了。

《魏書.孝莊帝紀》光州人劉舉聚眾數千反於濮陽,自稱皇武大將軍。是月,高平鎮人万俟丑奴僭稱大位,署置百官......八月,太山太守羊侃據郡引蕭衍將軍王辯攻兗州。

《梁書.武帝本紀》夏四月辛丑,魏郢州刺史元願達以義陽內附,置北司州。時魏大亂,其北海王元顥、臨淮王元彧、汝南王元悅並來奔;其北青州刺史元世雋、南荊州刺史李志亦以地降......魏豫州刺史鄧獻以地內屬。


可以看到,孝莊帝繼位之初,北魏國內動盪不安,時有叛亂發生,最主要的是各個以地獻降的北魏刺史,這幫助南梁擴張了疆域,而北魏又暫時無暇顧及,郢州,治所在今湖北鍾祥,南荊州在湖北棗陽,豫州在河南汝南,所以說南梁在沒有發到戰爭的情況下,疆域得到了擴張。


同時這也為南梁插足北魏朝局打下了基礎,一個國家內亂必然引來敵對勢力的行動,梁武帝不會放過這麼一個好的機會,所以說不能白撿了便宜就拉倒了,趁你病,要你命,梁武帝有一個禍亂北魏的計劃,那就是被北魏送回去一位皇帝。

《北史·元顥傳》梁武以為魏主,假之兵將,令其北入。永安二年四月,於梁國城南登壇燔燎,年號孝基元年。

《梁書.陳慶之傳》高祖納之,以慶之為假節、飈勇將軍,送元顥還北。

元顥當初是因為害怕被爾朱榮殺了,才投奔南梁的,在北魏局勢相對穩定後,他向梁武帝請求回去,梁武帝自然是欣然答應啊,讓元顥回去,最起碼可以引起北魏再一次的內亂,最好的結果就是,元顥和孝莊帝元詡分庭抗禮,這樣的話,梁武帝送元顥回去就相當於是起到了分化瓦解北魏的目的,可以說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同時南梁的名將陳慶之也是在護送元顥會北魏的過程中,大顯神威,留下了千軍萬馬避白袍的名號。


陳慶之率部護送元顥,先後擊敗擁兵七萬的丘大千,以及擁兵兩萬的元暉業,兵鋒只是滎陽,距離洛陽不遠了,而在滎陽城下,也成為了陳慶之此次北上行動最精彩的一戰。

《梁書.陳慶之傳》魏左僕射楊昱、西阿王元慶、撫軍將軍元顯恭率御仗羽林宗子庶子眾凡七萬,據滎陽拒顥。兵既精強,城又險固,慶之攻未能拔......天穆、吐沒兒前後繼至,旗鼓相望。時滎陽未拔,士眾皆恐,慶之乃解鞍秣馬......一鼓悉使登城,壯士東陽宋景休、義興魚天愍逾堞而入,遂克之。俄而魏陣外合,慶之率騎三千背城逆戰,大破之,魯安於陣乞降,元天穆、爾硃吐沒兒單騎獲免。收滎陽儲實,牛馬谷帛不可勝計......其臨淮王元彧、安豊王元延明率百僚,封府庫,備法駕,奉迎顥入洛陽宮,御前殿,改元大赦。

北魏在滎陽擁兵7萬,同時也在虎牢重兵補防,陳慶之所率梁軍長途跋涉,已是強弩之末,而那些依附於元顥的原北魏將士,戰力也堪憂,所以只能依靠陳慶之所率梁軍了。

可問題是北魏各方援軍已經向滎陽靠攏了,如果不能拿下滎陽,那麼北魏軍就可以實現對梁軍的合圍,那麼局勢就危險了,最終陳慶之是把事情和將士們說了,如果不拿下滎陽城,在平原地帶和北魏騎兵相抗,那就是死路一條,與其到那種被動局面,不如做最後一搏,拿下滎陽城是唯一的生存機會,梁軍將士被陳慶之激勵後,玩命攻城,最終拿下滎陽,順勢攻下虎牢,孝莊帝元詡見狀直接從洛陽出逃,元顥入主洛陽,算是在形式上成為了北魏的正統帝王。


到了這個時候,其實局勢一直朝著有利於南梁的方向發展,畢竟元詡是爾朱榮扶立的,並且元詡也沒死,而是北逃了,而元顥是梁武帝扶持的,北魏已經出現了兩股勢力,而且還是那種只能存活一股勢力的情況,只要這支局面維持,北魏基本上就會在內鬥中消亡,南梁可以趁機進取中原了,只是尷尬的是,梁武帝沒選好人,元顥這個人難成大器,不值得被支持啊。

《北史·元顥傳》自謂天之所授,頗懷驕怠。宿昔賓客近習之徒,咸見寵待,干擾政事。又日夜縱酒,不恤軍國。所統南兵,陵竊市里,朝野失望。時又酷儉,公私不安。

《梁書.陳慶之傳》顥前以慶之為徐州刺史,因固求之鎮。顥心憚之,遂不遣。

在元顥入主洛陽後,做的不是鞏固自己的勢力,拉攏北魏其他利益集團,而是只顧享樂了,本來經歷動亂的洛陽就需要時間休養,但是元顥沒那個心情,反倒是縱情享樂,投奔元顥的將士也是軍紀混亂,直接導致了元顥在洛陽失去了人心,這為他後面的敗亡埋下了隱患。


同時元顥已經實現了自己目的,對於陳慶之所率的梁軍就很反感了,所以對於陳慶之的請求,元顥表示不支持,潛台詞就是想下逐客令了,只是暫時因為爾朱榮的存在,沒有和陳慶之徹底鬧掰,隨著元顥和陳慶之之間裂隙的加深,雙方就很難在一起合作了。

《梁書.陳慶之傳》慶之渡河守北中郎城,三日中十有一戰,傷殺甚眾......慶之馬步數千,結陣東反,榮親自來追,值蒿高山水洪溢,軍人死散。

《北史.爾朱榮傳》榮聞之,馳傳朝行宮於上黨之長子,輿駕於是南趣。榮為前驅,旬日之間,兵馬大集......榮與顥相持於河上,無船不得即度......屬馬渚諸楊雲有小船數艘,求為鄉導。榮乃令都督爾硃兆等率精騎夜濟。顥奔。

隨著爾朱榮率部南下,陳慶之率部渡河阻擊,雖說遲滯了爾朱榮的攻勢,但是並未能挽救敗局,爾朱榮派部隊繞過陳慶之渡河襲擊洛陽,元顥臨時建立起的部隊自然不是爾朱榮軍隊的對手,快速潰敗,元顥只能逃出洛陽,最後被斬殺。


而元顥的快速衰敗,讓陳慶之陷入絕境,遠離南梁國境,又是經歷了多日苦戰的梁軍,在北魏腹地難逃厄運啊,加上意外情況出現,隨陳慶之出征的梁軍幾乎全軍覆沒,陳慶之一人獨自逃回了南梁,至此南梁之前取得的有利局面蕩然無存了。

總的來說,爾朱榮製造的河陰之變,拉開大亂帷幕,為北魏分裂打下了基礎,同時給南梁創造出了有利的局面,局勢也是一度向著梁武帝希望的方向發現,眼看南梁就有機會進取中原了,但梁武帝扶持的元顥太不中用,快速衰敗,引發了全局的崩壞,南梁也失去了一次絕佳的機會。

參考資料《魏書.孝莊帝紀》《魏書.皇后列傳》《梁書.武帝本紀》《梁書.陳慶之傳》《北史.爾朱榮傳》《北史·元顥傳》


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願我所修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
ip地址已設置保密
2020/3/26 上午 08:25:08

佛子網路世界的家 佛網 Buddhanet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 [0601]
頁面執行時間 00.03027 秒, 4 次資料查詢